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4章 紫药石!

    “你们是打不过宫家吗?听说宫家有一位武神强者,两位武尊四级巅峰,确实很强大。”欧阳玥皱眉道。

    “宫家算什么东西,要不是我们龙家不愿意多管闲事,岂容宫家在外城耀武扬威!”莲儿面色一冷,鄙视地哼了下。

    “那又是为何?”欧阳玥更是惊讶了。

    “要对付我们龙家的,不是宫家,而是内城大家族,所以龙家的人基本都在闭关修炼,本来我们也不怕内城的挑衅,但老祖宗在十五年前被人陷害后,病情一直没有起色,所以我们才开始退出人前,只为了养晦韬光,只是现在龙家的实力,在外城可以,但也不敢和内城大家族相碰。”莲儿叹口气。

    “内城大家族不是有四家吗?”任云桀忽然开口道。

    莲儿目光在他俊脸上停留一下后,笑了笑道:“原来你也知道内城四大家族啊。”

    “和你们交恶的是哪个家族?”任云桀暗暗心惊,不会是蓝色家族吧,那还真是有点麻烦。

    “是公孙家族,老祖宗就是被公孙家族的公孙极那个老杂毛暗算受伤的。”莲儿气恼道,“真是卑鄙无耻!”

    “你家老祖宗应该是武神了吧?武神不是没有分界,神一般的存在吗?怎么会被打败?”欧阳玥惊讶道。

    “哈哈哈,那只是你们外面世界的说法,武神在你们世界就是神的存在,但在这个武域,却并不是巅峰,还有武神之上。”莲儿好笑起来,被欧阳玥的表情逗笑了。

    “武神之上?”欧阳玥彻底被雷住了。

    “小玥啊,学武止尽。”莲儿一句话让欧阳玥瞬间明白过来,就算到了神仙级别,也应该还有分级别的,要不然怎么会有小神、大仙的说话呢?自己还真是孤陋寡闻了。

    “龙家有多少个武神?公孙家实力有如何?你们停战十五年,这不是说明两家应该是实力相当吗?”任云桀皱眉道,怪不得他来的时候,龙家已经隐没了,在这里历练三年中只觉得华夏族很神秘,不管世事,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咳咳咳。”莲儿目光有点谨慎地看看任云桀。

    欧阳玥一笑道:“云桀没有恶意,只是想看看你们有多少胜算,这个公孙家族十五年来一动不动,是不是也被你家老祖宗重创了?”

    “不错,老祖宗被暗算后,用尽力气反扑,让公孙极十五年来也只能养伤,不过听说近年来,公孙家四处收购紫药石,只怕伤病好得七七八八,若是他们现在卷土重来,龙家只怕要在武域消失了。”莲儿看向远处,俏脸上一片凄凉。

    “你家老祖宗是怎么被暗算的?你们就没有收集紫药石?”欧阳玥心里一咯噔,看来自己来得还真是时候了。

    “不瞒你们,老祖宗其实是中了剧毒,沉睡了十年才醒,现在用自身力量控制毒气,但双腿已经废除,战斗力自然下降,龙家也有收集紫药石,但外城很少有紫药石出现,就连蓝药石也少得可怜,哎,内城比外城多机会开采药石的矿脉,而我们龙家又不能入内城,所以大家也只能闭关修炼,希望能在大难之际起码也能拉几个垫棺材的。”莲儿眸子一眯,杀气立现。

    “你们两家为何会打起来?”欧阳玥又问。

    “哎,其实也就是一件狗血的事,公孙极那只老乌龟的儿子公孙羣看上了我妈,那时候我都五岁了,那畜生居然强抢我妈,。”莲儿说到这里泪眼汪汪了。

    “我妈不从公孙羣,自曝经脉而死,这也是我们龙家誓死报仇的原因,只是公孙家族的人太卑鄙、太无耻了,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杀死公孙家的人!”莲儿的仇恨深深地压抑着。

    “不共戴天之仇。”任云桀明白龙家为何会退出外城的管理层,因为他们有不得不报的仇恨。

    “确实是不共戴天之仇,就算我们龙家最后全军覆没,也要让公孙家付出惨痛代价。”莲儿冷哼,目光冰冷似剑。

    “不错,但为何你们不寻求内城另外三大家族的帮助呢?”欧阳玥又问。

    “谈何容易,内城和外城本来就不来往,没什么交情,在内城大家族眼里,我们龙家算老几,怎么有资格和他们做朋友,要不是其他三家都不是喜欢爱管闲事之人,只怕早帮着公孙家族来灭我们龙家了。”莲儿好笑道。

    “明哲保身,都是聪明人。”任云桀点点头。

    “话说,公孙家族也是华夏人吗?”欧阳玥听这姓氏应该是华夏人才对。

    “哈哈哈,只有我们龙家才是这片土地上真正的华夏血脉,公孙家族本来确实是华夏人,但经历无数年代,也早就是杂乱的了,现在多数都是混血人种,华夏血脉越来越少了。”莲儿的笑声中因为自己是华夏人而自豪着。

    任云桀微微尴尬,不过混血不混血可轮不到他自己选,好在他有一半华夏血液,也让他感觉高兴,起码和欧阳玥之间有着联系。

    “原来如此。”欧阳玥点点头,若有所思。

    “对了,我叫龙岳莲,大家都叫我莲儿。”龙岳莲看着欧阳玥那张漂亮光滑的小脸有点出神,她也算是好看的女人了,但感觉在她面前,自己有种自行惭愧的感觉。

    “莲儿,其实我们是刚进来武域历练的。”欧阳玥很友好地伸出手来。

    龙岳莲一愣后也伸出手来道:“华夏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进来历练了,你们外界的华夏四大古武家族似乎都不愿意把人送进来历练,到是欧洲和u国常有一两个人进来,这次怎么你们会来呢?”

    “我不是四大古武家族的人,只是散修者,云桀以前来过一次,他说这里能让我提高实力,所以我想进来历练,没想到这里也能遇到华夏人,真高兴认识你。”欧阳玥笑笑,“不过你的二伯实在不好相处。”

    “呵呵,你也别怪他,老一辈都很紧张,我们龙家在武域是最古老的的家族之一,若是从此消失,实在是个悲剧,所以大家心头都是压着一块大石头。”龙岳莲说到最后叹口气。

    “也许我可以帮你们。”欧阳玥忽然咧嘴一笑。

    “呃?”龙岳莲惊讶道,“你,你能帮什么?你会解毒?”

    欧阳玥神秘一笑道:“也许可以,我还有紫药石。”

    龙岳莲顿时跳起来道:“小玥,你说真的吗?你,你别骗我啊?”

    “我们都是华夏人,我怎么会骗你,再者这次来我也是寻求庇护的,我一来就打伤了宫家的两个人,宫家现在恨我入骨呢。”欧阳玥抿抿嘴。

    “宫家不是问题!你若能救我们老祖宗,什么都好说!”龙岳莲兴奋道。

    “还真现实!”任云桀冷哼一声。

    龙岳莲立刻面色尴尬,一片通红道:“真不好意思,因为实在是自身难保,所以才?”

    “没事的,你们也是有难处,我们能理解,毛毛是开玩笑的。”欧阳玥瞅了任云桀一眼,任云桀立刻抬头看夜空,让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

    “毛毛?”龙岳莲惊讶地看看任云桀,看到他那头被夜风吹乱的头发,顿时掩住嘴巴笑起来。

    任云桀顿时浑身冰冷,目光不善地看着龙岳莲。

    正在这时,空间一阵轻微的振荡,欧阳玥目光一眯,就看到虚空中一名比刚才那中年男子略微年轻些的白衣男人面色凝重地冲了过来,他后面正是刚才那位二伯了,欧阳玥估计这男人就是龙岳莲的父亲,龙家的家主。

    欧阳玥拉着任云桀退后一步,虚空中两人在龙岳莲的身后现身出来。

    “这位姑娘会云天掌到底是真是假?”来人第一句话就是问题,一双犀利的黑眸直直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目光毫无畏惧地直射这名威严的男子道:“我确实会云天掌。”

    “为何你会云天掌?”男子眯眼道。

    “我并不知道云天掌是你们龙家的独门战技,我只是从一本古书上学到的。”欧阳玥不知道为何医药世家有这本古书,但想来医药世家和龙家必定有点关系。

    “古书?你可有带在身上?”男子一愣后,有点激动道。

    欧阳玥皱眉道:“这位大叔,你不是应该先说说龙家的独门战技为何会泄露出去,或者说龙家有人在外面的世界生活呢?”

    “小玥,这位是我父亲,也是龙家家主。”龙岳莲连忙对欧阳玥介绍道。

    “原来是家主大人,真是小玥的荣幸。”欧阳玥抱抱拳,因为龙战天穿得是白色长袍,头发也是乌黑的长发扎成古人发型,看上去就是个武侠小说里的人物。

    “云天掌确实是龙家的独门战技,所以对于姑娘你能使出云天掌实在让老夫吃惊,不过若你说是从古书上学的,那应该是我们龙家的一位走出武域的祖先留下来的。”龙战天深深地叹口气,“本来以为不会再有这位祖先的消息,没想到今日碰上姑娘,不知道你说的古书是在何处发现的?”

    “是我一个朋友的师傅留下来的,不知道龙家主可知道以前有个医药世家呢?”欧阳玥试探性地问道。

    龙战天顿时露出惊喜之色道:“果然是他,一定是他!你可知道医药世家的家主是谁?”

    “这个,我不太清楚,好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吧。”欧阳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爹,你不会以为那位龙家祖先还活着吧?”龙岳莲也惊讶地问道。

    龙战天嘴角抽了抽道:“你懂什么,要是活着也不是没可能,那位祖先可是龙家那时候天资最好的天才,可惜他钟情医理药理,最后离开龙家去寻求医药真理,一去就再没回来过,我也是听老祖宗说起过这位天才级别的人物,他可是龙家的骄傲啊。”

    欧阳玥瞪大眼睛道:“难道一个人可以活上千年?”

    “若是你能成就武道巅峰,别说上千年,上万年也能存在。”龙战天露出向往崇拜之色。

    “武道巅峰?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境界?”欧阳玥不禁呐呐自语。

    “爹,天都这么黑了,你不请小玥他们进屋去吗?小玥说她有可能能救老祖宗。”龙岳莲说到关键上了。

    “什么!怎么可能?”龙战天和二伯龙忠义都一副见到鬼的表情,四只眼睛如探照灯一般盯着欧阳玥,满是不相信。

    “我可以试试,医药世家的东西我接触不少,对药理也有一定研究。”欧阳玥觉得这么说比较有说服力。

    “你,你说真的?”龙战天声音都在颤抖。

    “爹,小玥还有紫药石呢!对了,我刚才把龙家的事情说了一下,她是华夏人,也算自己人嘛,大家还是进去再说可好?”龙岳莲走到欧阳玥身边微笑道。

    龙战天和龙钦相互看看,最后龙战天道:“好吧,不管你是不是说真的,只要有机会救老祖宗,我都愿意冒一次险。”

    “家主?”龙钦皱眉道。

    “不必多说了,时间已经不多了,多一份机会就多一点希望,也许老天爷知道龙家大限已至,派个外来人来救我们,或者祖先大人有先知也不一定。”龙战天说得神奇,可想而知他内心的渴望,说完转头对欧阳玥热切道,“小姑娘,你真的有紫药石?”

    欧阳玥点点头,龙战天顿时一张严肃的脸上多了喜悦,赶紧把欧阳玥和任云桀都请进龙家。

    龙家大宅果然很气派,虽然隐于山林,但规模依旧宏达,大屋顶盖黄琉璃瓦镶绿剪边,门前柱子都是圆形的,两柱间用一条雕刻的整龙连接,龙头探出檐外,龙尾直入屋中,大气豪华,有华夏的龙的子孙的豪气。

    大屋的朱漆铜环大门此刻是打开着的,门口站了几个年轻人拿着红色灯笼正在张望,想必是看到家主外出,大家都很好奇。

    “来了,来了,真有外人来!”有人见到欧阳玥一行人过来,就激动地喊起来。

    欧阳玥抬头看去,门口都是年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个个面色兴奋,而且长相都很不错,想必这地方确实很久没有外人来,让这帮整天关着修炼的年轻人都闷得发慌了。

    “家主,他们是谁啊?好年轻,她是华夏人呢!”有人看到欧阳玥的容貌时,惊讶地叫起来。

    龙战天面色一沉道:“你们出来干什么!还不进去!有时间玩还不如好好修炼!”

    几个年轻人顿时委屈地一下子散开了。

    欧阳玥笑着摇摇头道:“龙家主真是严格,这帮人只怕都变成笼中的金丝雀了。”欧阳玥有点同情。

    “小玥说得不错,哥哥弟弟他们一天到晚都要修炼,实在有点可怜。”龙岳莲扁扁嘴看看自己的父亲。

    “莲儿,你也该进去了!”龙战天的回答让龙岳莲差点叫起来。

    “爹,难得有客人来,就让我留下来嘛,我和小玥挺有缘的,有话也好说啊。”龙岳莲立刻不依地跺脚。

    龙战天没好气地看看自己的女儿,最后叹口气道:“那你还不去倒茶?”

    “哦,我马上去,小玥,你们先坐坐。”龙岳莲一听自己父亲答应让她留下来听他们谈话,顿时高兴地跑进去。

    龙家的大殿很是气派宽敞,上面没有电源,所以还是灯笼照明,在昏暗的灯光下,整个大殿看上去很有神秘感,特别是正中央一张九龙图腾,让欧阳玥直接叹为观止,大理石的雕刻,精致的雕工,华美而精细,九条龙纠缠盘旋缠绕着,栩栩如生,欧阳玥第一想法就是想让范择文来看看,那小子一定会大为惊叹的。

    “两位请坐,龙家因为家事,之前我二哥对你们有所误会,还想两位别往心里去。”龙战天让龙钦出去继续守门,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对着欧阳玥两人,其他人甚至于佣人都没有一个,大殿里显得冷冷清清。

    欧阳玥淡淡一笑,和任云桀坐在右手边的红木椅子上道:“没关系,你们也是有苦衷的。”

    龙战天点点头道:“其实莲儿已经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你们,我们也不想连累无辜,公孙家族太卑鄙恶劣,要是知道你们和我们龙家一路,只怕以后也会找你们麻烦。”

    “既然都来了,也就不怕麻烦,何况我们已经惹了宫家,要是没有你们龙家帮忙,我们也很难在外城混下去。”欧阳玥很直接道。

    “宫家确实太过嚣张,我也多次想要出手,但宫家实力也不小,若要动他们,我们龙家也势必会有损伤,这对于我们以后对付公孙家族会不利,所以才一直任他们嚣张扩大,不过这次既然你们来到龙家了,宫家要找你们麻烦,我答应你们我们龙家会出手的。”龙战天也知道互惠互利,何况他还把大希望放在欧阳玥身上。

    “如此甚好,我现在可以看看你们那位中毒的老祖宗吗?”欧阳玥觉得自己应该看看才下决定,万一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白给他们希望,连自己都会觉得丢脸的。

    “你能先给我看看你的紫药石吗?”龙战天一愣后先问道。

    “可以,不过需要你找些药石的原石来换。”欧阳玥还想着明天去市场解石的事情。

    “原石?这个容易,院子里就还有不少,不过应该都是废石,我们龙家也找到一条矿脉,但开挖了好几年,里面除了一些中下的药石外,根本没有蓝药石和紫药石。”龙战天叹口气,感觉龙家是真得很黑,“若是你们需要,不如我们移步去院子如何?”

    “如此胜好。”欧阳玥点点头,三人茶还没喝,就往后院走去。

    还没到院子,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清凉的风和熙地吹在脸上,让欧阳玥感叹,这地方还真是个养生的好地方。

    “你们看,那一堆就是原石了。”龙战天亲自带两人来到院子假山的一角,那些原石现在和假山放在一起,变成了假山一部分,成为一道风景了。

    欧阳玥目光扫过去,这些原石还真是废料多,只有几处有点红色,等于没用。

    欧阳玥从空间里拿出一块原石道:“龙家主,这块就是紫药石,你可以马上解开来。”

    龙战天看着她手上一个脑袋大小的原石愣住了,然后一张老脸不知是气得还是怎么着,目光立刻变得冰冷道:“欧阳姑娘,你,你这是在开玩笑吗?”龙战天有一种被耍的感觉,谁都不能知道原石里面是不是有药石,她居然随便拿块原石就说里面是紫药石,当他龙家都是白痴吗?

    “龙家主不信,可以解开看看不是吗?”欧阳玥知道他的怀疑,冷笑一声,俏脸淡定。

    龙战天一愣,见欧阳玥小小年纪如此沉稳,整个人充满了一种自信圣洁的气质,让他到感觉有点狐疑了,可是几千年历史说明,对于药石,无人可以未卜先知,她凭什么这么淡定?

    “爹,小玥,原来你们在这里,我说这么快就没人影了呢,咦,这原石是干什么的?”龙岳莲看到欧阳玥手上的石头愣了愣。

    “这是欧阳姑娘说的紫药石!”龙战天看看龙岳莲,老脸上明显有着愤怒。

    “什么?这,这就是你说的紫药石?”龙岳莲惊讶地看向欧阳玥,“小玥,你,你不是开玩笑吗?我还真以为你有紫药石呢。”

    “你们都当我疯子吗?不信地话,大可以解开看看!”欧阳玥真得很想翻白眼。

    两父女都愣住,面面相觑,然后龙战天咬咬牙,走过来接过了欧阳玥的石头,走到假山旁,那里还放在解石的工具。

    龙战天显然很熟练解石,拿起一把刀就要开始,龙岳莲面色凝重,又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看欧阳玥,心里有种念头,这姑娘不会是个傻子吧?怎么可能看出里面有紫药石,看来自己少不了一顿骂了。

    龙战天的手有点抖,他很想相信欧阳玥,但想想又觉得自己太天真了,紫药石何等珍贵,龙家寻访多年都才买的一块,怎么可能随便一块原石里面就有呢,但他又想相信这里面有,那么老祖宗的伤可能能缓一缓了。要知道一块紫药石能让一个普通人起死回生,但越是级别高,效果就越不明显,老祖宗深重剧毒,又双腿聚集剧毒而残废,武神级别,起码也要五颗以上的紫药石,但偏偏外城已经找不到了,而内城他们就更没希望。

    正在龙战天心里悲泣之时,任云桀走了过去道:“还是我来吧。”

    龙战天抬头看看任云桀,忽然问:“里面真的有紫药石吗?”他感觉任云桀非常冷静,这样的人不应该和欧阳玥一起胡闹,所以他有些迷惑,但更多得是想得到肯定。

    任云桀笑了,冷酷的俊脸让这一笑顿时暖意丛生,目光朝欧阳玥看了看,又回到龙战天脸上,斩钉截铁道:“玥是来帮龙家的,你该相信她!”

    龙战天一愣后苦笑一下,任云桀知道这很难说服人,还是直接解石吧。

    “毛毛,切右边一些。”欧阳玥看他下刀前提醒一声。

    任云桀点点头,一刀朝右边下去。

    “没色。”龙岳莲的小脸一片苍白,看看龙战天,面色比她还白。

    “小心点,马上到了。”欧阳玥看着父女两那像死了考妣的样子,有点想笑,要相信她就这么难吗?

    第二刀任云桀小心很多,慢慢地,慢慢地。

    龙战天忽然伸手擦了擦眼睛,然后把脑袋都凑了过去,想伸手去摸。

    “龙家主,小心你的手!”任云桀停下动作,有点好笑道。

    “是,是我眼花吗?有,有色吗?”龙战天感觉自己一定是老眼昏花了,似乎有点隐隐的紫色溢出来似的,但他感觉应该是自己想紫药石想疯了。

    “紫色,是紫色啊!天哪!我不是做梦吧!”龙岳莲的惊喜声,让龙战天虎躯一震,两父女不可能都看错的!

    “是紫药石,千真万确,要你们相信就这么难吗?呵呵。”欧阳玥双手抱胸,笑着看两个脑袋都要贴石头上去的两父女。

    第三刀下去,一片淡淡的紫光在月光下闪闪发亮,两父女惊得瞠目结舌。

    “紫,紫药石!”龙战天伸出手指颤抖地指着那片紫色。

    任云桀也不解了,直接站起来走到欧阳玥身边,伸手搂住她的肩膀笑了笑道:“我都说了相信玥,得永生!”

    “毛毛!你别吓人,我可不是神仙。”欧阳玥笑起来。

    任云桀目光晶亮地看着她那嬉笑的小脸,忽然凑上去亲了一口,然后立马闪开,欧阳玥顿时又羞又急,看看那两个盯着紫药石的父女,好在没给他们看见,俏目立刻狠狠地瞪了瞪任云桀,不过心里还是挺甜蜜的。

    “莲儿,去叫你两位叔叔过来,快去!”龙战天神情无比激动。

    “好!”龙岳莲立刻闪身就不见人影,速度快得让欧阳玥是羡慕嫉妒恨,她比自己只大了一岁,却已经是武王四级巅峰,马上就要步入武尊,实在太让她羡慕了。

    龙战天激动地用手轻轻抚摸这紫药石的切面,就像抚摸自己最心爱的情人一般,看得欧阳玥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题外话------

    继续喊月票和海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