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3章 逆天运气

    大家都很同情地看向齐剑,等待齐剑再出价,齐剑脸色苍白,额头都是汗水,手掌紧紧握在一起,在大家的目光忽然转身就走。

    “齐家没钱了,真是可怜,齐明怕是真的废了。”有人叹气。

    那边的宫五立刻讥笑道:“齐剑,若是你去求我们大小姐,也许她会送你一块药石救你哥哥的腿。”

    “让她去死!”齐剑咬牙启齿道。

    “你!不识好歹!那就看着你哥哥变成彻底的残废,让你们齐家滚出外城!”宫五的脸一下子变得狰狞恐怖。

    “滚出外城?”欧阳玥脑子里一惊,想到自己和毛毛进城前那片荒芜的黄土地,难道那里都有人居住不成?惊讶之下来不及细想,欧阳玥看到齐剑要离开的身影,立刻大叫道:“齐小少爷,这橙色药石我卖给你了!”

    齐剑瞬间停下脚步,惊讶地转过神来,一张好看的俊脸上都是不敢相信。

    而宫五也被惊住了,张大嘴看着欧阳玥,其他人则都是面面相觑,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少了一个中金币的情况下选择钱少的买家。

    “你,你说真的?”齐剑立刻兴奋地跑过来,武者三级中等的战气让欧阳玥知道为何他没有上场对战宫英了。

    “三个中金币!”宫五立刻把身边的人一把推开,凶神恶煞地走到欧阳玥面前来冷笑道,“小姑娘,我出三个中金币!”宫五还不知道欧阳玥就是打败两个宫家人的小姑娘。

    齐剑的脸瞬间都黑了,其他人则‘哇’的一声,没想到宫五又涨价,那可是多出了整整一个中金币,够普通人一年的生活费了。

    齐剑一双大眼睛急切地看向欧阳玥,那里面有着无数中说不清的意思,但是欧阳玥却看懂了,对他微微一笑道:“我话已经出口,自然不会反悔,你拿去吧,路上小心点。”说完任云桀就把刚解出来的橙色药石给了齐剑,而任云桀刚才摸着药石的时候,发现一件古怪的事情,那就是药石和翡翠真的不同,翡翠是坚硬如铁,而这药石居然质地是软的,不过想到是制药用,若是翡翠的硬度都不知道怎么制药了。

    “谢谢欧阳姑娘,谢谢你。”齐剑的大眼睛有一霎那浮上的雾气,但被他强行眨了回去,连忙把手中拽着的两块中金币和一块小金币塞给欧阳玥,欧阳玥接过来发现三块硬币都已经是汗水了。

    齐剑长得算是秀气,大约不到二十岁,有种玉面小飞龙的感觉,要是没有之前听他大骂宫英,欧阳玥很容易把他归类为小受类别,五官长得确实很细腻,给人感觉还是挺清爽舒服的,特别此刻在欧阳玥眼中,他有种可怜小弟弟的感觉,让她心里有种同情之感。

    “不用客气,快回去吧。”欧阳玥对他轻柔一笑,若芙蓉开花,百魅丛生。

    齐剑面色立刻就红了,目光水盈盈地看了欧阳玥一眼,点点头有点羞涩地转身就跑了。

    旁边的宫五面色如锅底,双目眯着看向欧阳玥,然后有个人走到他身边,在他耳朵旁嘀咕起来,大家只看到宫五的表情一惊一乍,最后掉头就走了,到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了。

    “小姑娘很有善心,齐家人真太可怜了。”有人立刻赞美欧阳玥。

    “是啊,宫英那女人也太狠了,齐明真是无辜。”

    “这橙色药石能接上齐明的腿,但要想行动自如是不可能了,齐家又少了一员大将,这样下去,齐家早晚都要被宫家赶出外城。”

    “吴家不帮帮齐家吗?两家可是老朋友了。”有人提到‘吴家’两字,欧阳玥他们很陌生。

    “吴家自身难保,还能顾得上齐家?这种时候,吴家也只想和齐家关系拉远点,免得遭殃。”

    “这吴家家主当年受齐家恩怨,才跻身家族之列,没想到这种时候也势力了啊。”有人摇头叹气。

    “哎,人情冷暖,希望齐家挺住吧,齐家人人品不错,偏偏得罪了宫家,也是倒霉。”

    欧阳玥听了这些话心里不好受,这齐家还真是可怜,不过她现在也没多余精力管别人,自己也成宫家的死对头了,当然她可以联合齐家,但这样会不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灾难。

    任云桀见她纠结,伸手握了握她的手掌,他很明白欧阳玥的心情,齐家和他们一样,是宫家欲除之人,但齐家不强,他们也不强,要是联合,只怕会害人家。

    “好了好了,大家就别管这些事,来这里都是寻找刺激的,小姑娘继续解石吧!”老烟枪立刻大声说道,嘴里的烟雾更加缭绕了。

    欧阳玥又点了两块废料,小伙子满头大汗,人群中又散了一部分,在他们看来,能出一块橙色药石已经是运气了。

    第三块的时候,欧阳玥看着小伙子一刀下去,第一刀没切中那片绿色,所以又是废石,又一帮人失望地走开了。

    “再切。”欧阳玥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里面的绿药石虽然只有一个小馒头这么大,但颜色浓郁,高品质绿色药石,应该是值钱的。

    第二刀下去,还是没中,欧阳玥嘴角抖了抖道:“小哥,你第三刀小点,快没了。”

    “小姑娘,我看着里面是没有出色了。”有人笑着摇摇头。

    话刚落,那小伙子忽然的惊讶声,让一大片人都弯了脑袋看过去。

    “那,那是绿,绿色?是绿色吗?还是我眼花?”最前面的那人口吃道,显然是激动所致。

    “真的是绿色,我也看到绿色!天哪,是绿色药石吗?”另一个吃惊的声音。

    老烟枪的枪杆子差点掉地上,迫不及待地走上来看了看,目光朝欧阳玥看来,然后对大家道:“切面确实出了绿色,还是很浓郁纯正的绿色,看来老夫这里也是有极品药石的!”

    “哇!真是绿色药石啊,小姑娘要发大财了!”有人比自己得了还兴奋。

    “绿色药石已经好些天没见过了,运气真不错!”

    老烟枪呵呵笑道:“小姑娘,现在卖吗?”

    “一个大金币!”有人喊道。

    “天啊,这还没切出来就一个大金币了?”大家都是虚叹不已,绿色药石,已经稀少了,做出来的药剂也非常厉害,自然有钱的都想得到。

    “一个大金币加一个中金币!”

    “一个大金币加两个中金币!”

    “老板,这绿色药石要是有一个拳头那么大,能卖多少大金币啊?”欧阳玥询问道。

    “这种颜色要有拳头那么大,估计能到五个大金币,怎么,小姑娘要切开来卖?”老烟枪问道。

    “嗯,我觉得里面应该还有的。”欧阳玥对他笑了笑。

    老烟枪点点头,小伙子兴奋地继续切割,大家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那种期待的样子让欧阳玥有点想笑,绿色药石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很稀少了,那等下的紫色药石可要怎么办才好?

    很快,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绿色药石出现在大家眼前,清水一过,阳光下透露,里面似乎有水光波动一样,绿色清透,水灵灵的,堪比翡翠,但又有种说不出的灵动。

    “哇,好漂亮啊,小姑娘的运气实在太好了,这得值多少大金币啊。”有人已经要流口水,只恨自己没那么好运气。

    “五个大金币!”那帮采购团成员已经挤到前面来,大家看着那绿色药石目光中都是惊艳和贪婪。

    “六个大金币!”这话却不是采购团里的人说的,声音有点熟悉,居然是去而复返的成老爷。

    “成老爷,你不是有蓝色药石,还买绿色吗?”有人惊奇道。

    “好东西不怕多不是吗?这绿色好纯净,小姑娘,六个大金币怎么样?”成老爷一直到了欧阳玥面前激动道。

    “六个大金币加十个中金币!”有人继续报价,人群中更是沸腾起来,一下子这片地方就人山人海了。

    任云桀走到老烟枪面前道:“老板,这天也黄昏了,下面的能不能明天再解?我们还有其他事情急着去办。”

    老烟枪一愣后,微微皱眉道:“这天确实暗下来了,不过你们要解,大家都会等待的,若真有事,可以把这些石头存放在老夫这里,明日再来解吧。”

    “能放我们自己这里吗?”任云桀嘴角一抽,他知道剩下的四块里面一定有一块紫色的。

    “这可不行,这是规矩,就是不让药石被隐藏起来,这个市场才会严令规定的,你们放心,放在老夫这里是没有问题的。”老烟枪缓缓道。

    任云桀依旧俊眉紧锁,转头看看欧阳玥那边,发现绿色药石已经被人买下了,六个大金币五十个中金币,成老爷夺得,把其他人都看得眼热。

    成老爷快速交了钱就拿着绿色药石笑眯眯地直接走人了。

    “小姑娘,你还有四块石头,快点解吧!你的运气真是逆天了!”大家都迫不及待起来。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任云桀走过来,收了金币后对欧阳玥说了老烟枪这里的规矩,欧阳玥叹口气道:“那就只有切了。”说完就让那小伙子再次切石。

    第一块在众人期盼下是废石,第二块又是废石,第三块还是废石,大家已经失去兴奋感,觉得欧阳玥的运气已经过了。

    最后一块,欧阳玥知道里面是紫色药石,但自己已经出了两块,这一块最厉害的紫色药石出现的话,势必又要引起轰动。

    “小姑娘,不想解了?可以先存放,今天运气不好,可能明天运气就好了。”老烟枪见欧阳玥愁眉苦脸地看着最后一块石头,笑眯眯地看着她。

    “今天的运气确实到头了,这一块还是留着吧,明天再解,不过我还想挑几块。”欧阳玥见不少人又进去挑石头,怕她看中那几块被挑走,连忙道。

    “当然可以。”老烟枪自然高兴的。

    大家见她不解石了,都纷纷散去,但今日的绿色药石已经在这个市场引起一股赌石热,很多已经失去信心的人又有种雀雀欲试的感觉,老烟枪这里更是人满为患。

    欧阳玥进去又挑了五六块,然后出来对老烟枪道:“老板,放在你这里实在不放心,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这种事情有点邪门,我总觉得运气这回事真得说不准,这样,你把石头让我带走,我多给你一个大金币如何?明天我们再过来解石可好?”欧阳玥说着就拿出一玫大金币。

    老烟枪目光四处看了眼,然后再惊讶地看看欧阳玥,眯眯眼睛道:“这有点违反规定。”

    “规定是人定的不是吗?何况这规矩也有些不合理的地方,我现在有事要办,也不能晚上解石不是吗?而放在你这里,虽然我们相信你,但谁能百分百保证呢?或许就有掉包什么的,还有好运气也许也没有了,总是放在自己身边感觉好些,又不是不来解石,老板实在不用太过担心的。”欧阳玥笑意盈盈道。

    老烟枪再一次看看周围,面色是左右为难,但最后还是低声道:“好吧,看在你今日为我这里带来生意,就破例一次,让你带回去,但明日记得要来解石,不然这晶宝市场的管理部会来找你的。”

    欧阳玥一愣后,苦笑一下道:“好的,那就谢谢老板了。”欧阳玥把大金币塞给他,老烟枪笑眯眯地收了,虽然有规矩,但有钱不赚是傻子。

    欧阳玥快速把石头全部扫进空间里,里面的球球似乎非常高兴,在石头上跳来跳去。

    “球球,你能知道石头里面有药石?”欧阳玥意识问球球。

    球球的声音响起来道:“主人,球球不知道,球球只能感应晶石,感应不到药石。”

    欧阳玥明白,这里的世界和球球的世界又有些不同了,不过晶石在哪里都是对古武者修炼有效的,只是现在已经很少能找到晶石了。

    两人快速离开了市场,赚的钱可以买一部手机,但欧阳玥还是希望一起买两部,她想着最后挑选的五块石头里面是块块有颜色,那么她现在需要的是找些废石冒充,不然明天解石一定会轰动武域不可。

    把想法告诉了任云桀,任云桀点头,本来他们是还想在其他三个场子挑的,但天色已晚,他们必须去一趟龙家,现在欧阳玥的打算又改变了,明日她还要来一次赌石,那么去不了药剂学院,最好就是今晚说动龙家,让他们有点保障,也许紫药石能让龙家网开一面。

    龙家位于外城东面的最高峰上,两人虚空而行,大约半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那隐藏在树林中层层叠叠的屋檐,让欧阳玥眼热的是,这些屋子很有华夏古代特色,就像电视中那些武林世家的大山庄一样。

    两人在离龙家大约五十米之外时,一股强大的战气让他们两人顿时感觉压迫,寸步难进。

    “来着何人!若是走错路,还请立刻绕道!”一个稳重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

    任云桀和欧阳玥只能出了虚空,四处看看居然没看到人,欧阳玥立刻双目凝视,四周的树木、阻挡物都褪去,看到左边的虚空中一名身穿灰色长袍的、大约五十上下年纪的男人正看着他们这边。

    “大叔,我们是来拜访龙家的,我叫欧阳玥,是华夏子孙,刚从外界进来历练,有事请求龙家帮助。”欧阳玥开门见山道。

    “华夏人?”那名男人的身影缓缓地走过来,看上去很慢,但却一下子就在两人面前冒出来,当然欧阳玥其实是看到他,只是任云桀还是被吓得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这人实力远在他之上。

    “我是华夏人,他是华裔,也算半个华夏人。”欧阳玥对面前这位五官端正,表情严肃的男人微微一笑。

    “你们不知道龙家一向不与外人交往吗?就算华夏人也是一样!”男人冷冷地开口。

    欧阳玥到也不觉得意外,毕竟外面的传闻不会是无风起浪,这个华夏家族还真不是一般的冷漠,只是为什么呢?

    “难道同为华夏人都没有同族情可讲?我们得罪了宫家,只是希望得到自己人一点庇护,这样也不可以?还是龙家已经到了没有手足之情、冷酷无情的地步?”欧阳玥也冷笑一声。

    “小姑娘!你胆子不小。”中年人微微一愣,还没有人敢来龙家如此放肆的。

    “我只是心痛、气愤,同为华夏人,为何你们都没有了华夏的优良传统美德,你们还是华夏人吗?还是龙的子孙吗?我表示怀疑!”欧阳玥果然很气愤,说话也毫不客气,不是她冲动,只是生为一国人,在这种时候都不愿意出手帮助,她还真不愿意有这样的国人!

    强大的压力瞬间扑面而至,任云桀快速带着欧阳玥后退十米,欧阳玥怒目而对道:“怎么?还想残害同族不成?怪不得外面的人说你们龙家冷血无情,固步自封,被宫家压在头上了,还不肯出面维护下外城的次序,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下去,早晚你们都会被别人淘汰吗?华夏是坚强、勇敢、善良的民族,显然你们已经不是了!”

    “放肆!”中年男子被欧阳玥一番辱骂气得老脸抽搐,“小丫头,你不懂就别乱说!你是华夏人,你坚强勇敢,就别来寻求帮助!”

    欧阳玥冷笑起来道:“果然冷血无情啊,看来我真是来错了,原以为找到了家,没想到比敌人还无情,毛毛,我们走吧,就当他们不是华夏人!简直玷污我华夏这个名字!”

    “你,好你个小丫头,你就不怕死吗?”中年男人还是第一次被人气成这样。

    “杀我吗?你们除个会杀害同族,还会什么?来啊,杀啊,若你能杀同族,我也不会因为你们而生气了,因为你们根本配不上华夏两字!”欧阳玥冷笑。

    “住口!”中年男子瞬间一掌拍出,战气拟化成一只巨爪,朝欧阳玥胸口抓来。

    任云桀顿时双掌拍出,球球一道银光闪现,欧阳玥神兵劈出,电闪雷鸣之间,任云桀和欧阳玥都后退了五米,而中年男子站在原地,但面露惊讶之色。

    “他没有用全力。”任云桀低声对欧阳玥道。

    欧阳玥嘴角一勾,微微点头,她相信这个家伙虽然说得难听,但自己毕竟是华夏人,她就不信他会下杀手,而且她看此人相貌,方正得体,不该是凶残之人。

    “吼!”球球一声怒吼,绿眸圆瞪,利爪再次击出。

    “畜生!”中年男子对着球球单手一挥。

    欧阳玥立刻扑上去,球球一下子被收回了空间之内,而欧阳玥的云天掌排山倒海一般朝中年男子拍去。

    “云天掌!”中年男子惊讶地叫出来,身影暴退,然后万分惊讶地看向欧阳玥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云天掌?”

    欧阳玥第一次以武王一级低等的力量拍出云天掌,没想到效果不错,起码也有武王二级的力量,这个认识让她很高兴。

    “玥,他很强,武尊二级。”任云桀已经看出了他的实力,这么高级别,要杀他们两人确实轻而易举。

    “你知道云天掌?”欧阳玥也很惊讶,这可是医药世家的遗传下来的战技,他怎么可能知道?

    “二伯!”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女子清亮的声音。

    中年男子皱眉,转过头去,一道绿色的身影很快就到了大家面前。

    “咦!你们是谁?”绿衣女子大约二十岁左右,长相娇俏秀丽,一双大眼睛很灵动,惊讶地看看欧阳玥和任云桀,然后对中年男子文道,“二伯,你怎么打架了?他们是谁?”

    “莲儿,这里没你的事,这么晚了,你还出来做什么?”中年男子很严肃道。

    这位叫莲儿的女子目光兴奋地看着欧阳玥道:“你是华夏人?”然后看任云桀道,“他是混血儿?”一双眼睛里都是惊艳的光芒,“你们两人好漂亮啊!”

    欧阳玥感觉这女子身上的气息还算不错,立刻微微一笑道:“你好,我叫欧阳玥,他是我朋友任云桀,我们只是来拜访龙家的,只是没想到华夏人对华夏人都这么无情。”欧阳玥嘴角扯了扯。

    “呃。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二伯会打架,我们龙家现在不让外人进来的。”莲儿有点为难道。

    “我们不算外人不是吗?”欧阳玥皱眉道。

    “说得也是,不过,?”莲儿看看一边的二伯,有点为难道,“家主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龙家,二伯也是遵守命令而已。”

    “为什么?龙家出事了吗?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吧?我听说以前龙家在外城可是老大,管理外城井井有条,为何现在被宫家欺负到头上,反而成缩头乌龟了?”欧阳玥觉得这里面应该有内幕。

    “你问得太多了,你还没告诉老夫,为何你会云天掌?”中年男子怒对欧阳玥。

    “云天掌?二伯,你说什么?她怎么会云天掌?怎么可能?”莲儿顿时惊讶地瞪大一双眼睛。

    “云天掌怎么了?我会很奇怪吗?”欧阳玥看两人那惊讶无比的表情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绪了。

    “云天掌可是我们龙家的独门战技啊,你怎么会的?我们龙家轻易都不会使用云天掌的。”莲儿迫不及待地爆出声来。

    “什么!”欧阳玥和任云桀顿时面面相觑,这怎么可能?难道说医药世家是龙家的不成?

    “二伯,你看错了吧?”莲儿看看严肃的二伯。

    中年男子目光没好气地看看莲儿道:“你去把家主请来,这事我不好做主。”

    “请什么啊,现在这么晚了,我可不想被爹骂死,既然会云天掌,就说明和我们龙家关系不小,就让他们今晚住这里,我们也好问问清楚。”莲儿原来是龙家现任家主的龙战天的女儿。

    “莲儿,这怎么成?万一他们是偷盗之人,这不是引狼入室?”中年男子立刻反对。

    欧阳玥听了差点被气死,什么叫偷盗之人?他们看上去像贼吗?这个顽固的老男人,实在像茅坑里的石头又硬又臭。

    “难道龙家这么厉害,还怕我们偷盗?”任云桀冷冷地哼了声。

    “哎呀,二伯不是这个意思,二伯,我看还是你去找我爹好了,我跟他们聊聊总成吧?”莲儿伸手去推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眼睛眯了眯,看了看笑眯眯的莲儿,然后一闪身就不见了。

    “嘿嘿,你们别见怪,我二伯就是头牛,没有我爹的命令,他是死活不放人的。”莲儿对欧阳玥和任云桀都是亲切地笑笑。

    “原来如此,莲儿小姐,你们龙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能跟我说说吗?说到底我也是华夏人,也许能帮得上忙。”欧阳玥对这个女人感觉还不错了。

    “呃,呵呵,你现在才刚进入武王级别,不可能帮上忙的,哎。”莲儿摇摇头道,“我这个武王四级巅峰都帮不上忙了,何况你呢?”

    欧阳玥和任云桀都一愣,这女人居然武王四级巅峰了,看来龙家的实力确实很厉害,但如此厉害为何会怕了宫家?这里面一定有隐情!

    ------题外话------

    谢谢大家一直在投票支持,老香这几天是谷底中,今天不知怎么回事肚子隐隐痛了一天,真是个杯具了,难道要废了?哭。

    恭喜亲爱的‘九重天缺’升级为本文解元粉丝,扑倒大么么,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