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0章 还有我!

    欧阳玥被直接雷到,任云桀则全身战气立刻爆发,吓得那男子直接跳起来就往屋子的一边靠了靠,目光盯着任云桀惊讶道:“武王四级?咳咳咳。”

    话刚落,他后面的房子大门就被打开,一下子涌出来三个长相差不多的年轻男子,三人的目光直接过滤任云桀,盯在欧阳玥的身上。

    欧阳玥感觉无比难受,好像被人扒光衣服一般,然后四个男人对着欧阳玥目瞪口呆、开始流口水了。

    “靓女,果然靓女,我们这一带好久没来靓女了。”其中一个男人双手搓搓,无比猥琐道。

    任云桀身影快速一闪,直接把欧阳玥挡在身后,一双冰眸里露出杀气,这四个男人太恶心了。

    那四个男人见靓女看不到了,立马色相全部收回,面色都变得阴沉,目光也终于看向任云桀。

    “哥,他是武王四级的,我刚才被打了。”刚才那个被打的男人走到最高的那个男人面前轻声道。

    “武王四级?”那大哥皱眉,然后摸摸下巴对任云桀道,“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居然敢打人?”

    “打人?不是他不看路冲撞过来么?”任云桀冷冰冰地道。

    “哼!那你也不该出手这么重!弟弟,你哪里受伤了?”那大哥细眼睛一眯道。

    “哥,我胸口疼,屁股也疼。”那白衣男子立刻露出受伤的样子。

    任云桀冷笑一声,他要不是不想惹事,刚才那一掌就出全力了,这白衣男子武者四级巅峰,若他强势一点,就能直接撞死他。

    “看到没?虽然我弟弟有些鲁莽,但这地方很久没来外人了,他不知道也情有可原,你却打伤他,怎么样也要陪点医药费。”那大哥的目光就向任云桀身后露出脑袋来的欧阳玥看去,那双细眼睛又放大了一倍,这一家子还真都有这一个特色。

    欧阳玥又把脑袋缩回到任云桀的背后,这帮男人实在好无礼,她也没想到这才刚进来就遇到这种事情。

    “医药费?”任云桀浑身武王四级战气迸发,声音冰寒刺骨,这四个男人只有两个是武王二级,另外两个是武者四级巅峰,怎么样他都不会输。

    “算了,撤!”那大哥顿时速度极快地带着三位兄弟就跑回屋子里,这场景实在有点搞笑。

    任云桀和欧阳玥嘴角都抽了抽。

    “走吧!欺善怕恶的家伙。”任云桀鄙视一下,拉着欧阳玥就走。

    弯弯曲曲的山道之路,几乎没有人影,基本都是连着的房屋,排列有序,欧式风和中式风格,什么都有,让欧阳玥大开眼界,这里就像是个大杂烩的世界。

    两人走了好一会,直到转过一个大大的弯道,才终于看到人群,而且是一下子多出来很多人一样,就像是现代的某个热闹街道。

    街道是单边的,房屋上都挂着各种商店的牌子,酒店旅馆,不过都有些破破烂烂的感觉,喧哗声也多了起来。

    “哎呀,两位外来的吧,要不要住店啊,很便宜的。”两人一进这个区域就有个肥胖白种女人迎了上来,穿着居然是英伦风格的公主长裙,看上去臃肿肥胖,像英伦剧中的胖女管家。

    欧阳玥只是笑笑,任云桀直接拉人走,没有理会。

    但刚走两步,欧阳玥感受身后战气扑来,顿时转身,就见那胖女人一掌朝她背后拍来,刚才还客气的脸也变得狰狞。

    欧阳玥一惊之下,顿时云天掌祭出,两股战气相撞,两人都没动。

    “小丫头,有点本事,武者三级中等,这级别入门算是高的了,请便。”胖女人说完没事一般地转身就走。

    欧阳玥一愣,她知道胖女人没有用全力,但这种招呼方式可真有够特别的。

    “走吧,这边的人都好战,这女人算是客气的。”任云桀冷笑一声,就怕遇到不讲理还硬拼的,那可真是你死我活了。

    欧阳玥点点头,也更加谨慎起来,路上的行人都目光怪异地看着两人,让欧阳玥更是如芒在背,但这个世界也真是新鲜多变,各式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服饰,到成了这个武域的一种独特风格。

    “又来外界的人了,这两个实力不错,还很年轻。”有人看到欧阳玥俩个人开始议论起来。

    欧阳玥见这地方还真是杂乱,拉了拉任云桀,想尽快走过去。她实在看不出这些人是哪个国家,应该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好在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有点面向西化,有的中化,到也可以接受,但目光都不是很友好,更多的是探索。

    “外来人,你们这是去哪里!”有人喊道。

    任云桀神情一紧道:“去南区的擂台赛。”

    “哦,那边啊,今天很热闹,今天的奖品可是一瓶武者药剂,能直接晋级武王。”。

    “这小姑娘武者三级,正好需要,小伙子就不用了,快去吧,晚了就结束了。”大家都看得出他们的实力。

    任云桀顿时拉着欧阳玥御空而行,这次到没有人再阻挠了。

    很快过了热闹去,转入南区,南区也很热闹,只是路上人少,它的热闹源于一个地方,就是武者擂台赛。

    “好多人。”欧阳玥远远看去,密密麻麻的人头,这武域的人还真得不少,怪不得他们能自成世界。

    “玥,你想得到那瓶药剂吗?”任云桀询问道。

    “自然想,不过武者级别我也不是最高,很难得到。”欧阳玥有点郁闷。

    “你有球球。”任云桀嘴角勾起一笑,“先去看看规则,也许有机会。”

    “嗯!”欧阳玥看看空间里的球球,球球正竖起耳朵,一双绿色的眼睛东张西望,似乎对这个地方很是好奇。

    很快,两人就来到擂台赛的外围区域,居然要买门票,任云桀皱皱眉,从空间里拿出两玫小小的金币,大约是我们的一角钱硬币那么大小,两人在守门员那古怪的眼光下入内,欧阳玥惊讶道:“这里不用钱的吗?”

    “不用,都用金币交易的,我来之前换了些,你不用担心,不过这地方金币都不是值钱的。”任云桀对她温柔地笑笑

    欧阳玥心里一暖,他什么都已经准备好的,同时心里惊讶,金币都不值钱?那什么值钱?

    擂台处就像个排球场,观众从下而上,坐得很满,场中一个女子正在和一个男人打斗,不过战气没有泄露出来,似乎被空间禁锢在一个范围内,这样四周的观众就安全了。

    两人在人群中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后,欧阳玥看看大家都没注意她们,而是都紧盯着场中的两人。

    “那两人都是武者三级高等。”任云桀看了下道。

    欧阳玥点头,看向场中,两人都很年轻,那女子很是俏丽,一身红衣妖娆耀眼,脸上有着高高在上的感觉,而对面的男子斯文型、相貌中等,面色有点紧张,看上去感觉有点老实。欧阳玥认真观看比赛,她想着可以从中吸取经验。

    两人战气连连碰撞,旗鼓相当,难分上下,大家也看得很紧张。

    忽然那红衣女子倒退到擂台边上,目光一眯,只见她手中突然出现一把银色的长剑,顿时全场热闹起来。

    “居然有神兵!那男的要倒霉了!”欧阳玥旁边的人道。

    “这宫小姐到现在才出神兵,看来也是没有赢男的把握,她就算赢了这场,以后要面对武者四级,也会被打败,我看这杀手锏用得太早了。”有人加入讨论。

    “宫家小姐这次是铁了心要拿那瓶药剂,只怕宝贝不只一把剑。”有人嘀咕。

    “啊,那谁还是对手?”有人很郁闷道,“这样也太胜之不武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比赛没说禁止兵器什么的,你有本事也可以买把神兵啊。”有人鄙视道。

    “哼!这算什么公平啊,穷人哪里买得起。”

    “这就是规则,要不然内城怎么都是有钱人呢!只有我们这些穷人才待在外城!”有人叹气。

    正说着,擂台上忽然一阵巨响,空间振动,只见那红衣女子大喝一声,神兵已经对着对手直劈而下。

    那男子双掌横扫,顶住战气,一张脸似乎被风屑一样扭曲,最后整个人弹飞出去,撞在空间璧上,一口鲜血喷洒而下,整个身体摔在台上。

    这时那女子双目一眯,居然再次举剑。

    “我靠!这还打!”顿时场面沸腾。

    欧阳玥也是一口气紧张起来,那男子分明已经输了,这女人还要下杀手不成?这是比赛,又不是私人恩怨。

    “我认输!”那摔倒在台上的男子见女子巨剑劈来,顿时大叫一声。

    “来不及了”!女人面色狰狞,一剑似乎收不住地直劈而下。

    “啊!”那男子一声惨叫,好在他还还算机灵立刻翻了个滚,要不然直接被劈成两半,不过就算侥幸,一条腿也被剑气劈断,疼得他直接打滚,场面有点血腥,场内观众连连抽气。

    “宫小姐,你太过分了,齐明已经认输了,你为何还要下杀手!”对面有个老者站了起来愤怒地喝道。

    “齐老先生,他喊得那么慢,我剑已经出手,实在收不住啊。”宫小姐嘴角邪勾,目光里都是讥笑之色,站在台中很是傲慢地看着对面的老者。

    “你,你,宫家真是欺人太甚!”齐老先生顿时一张老脸涨红。

    “齐老爷要是不服气,可以让你们家那些小辈上来挑赛!我宫英奉陪到底!”红衣女子冷眼看着齐家老头。

    齐老先生身边一名年轻的男子猛然站起身来,但立刻被齐老先生案主肩膀,然后大家看着工作人员把受伤的齐明抬下擂台。

    “乌长老,宫英算不算违反规则!?”齐老先生目光犀利地看向擂台最靠近的一个高台上,那里坐着两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一个黑衣,一个白衣,看上去到有点像黑白无常。

    那个穿黑衣的老者立刻道:“齐老,擂台上使用兵器是可以的,没有规定。”

    “老夫说得是齐明已经认输,为何宫英还要废他一腿,这分明是公报私仇。”齐老先生声音洪亮,夹带怒气。

    “齐老头!我宫家需要公报私仇吗?技不如人就是输!”宫英很狂妄地道,“刚才他确实喊得晚了,我没有你老人家那么厉害,战气收放自如,误伤也是正常。”

    “你!”齐老先生被气得摇摇欲坠。

    “宫英,你这个贱人!有本事你别用兵器!”齐老先生身边的年轻男子气得大骂起来。

    欧阳玥这边的人议论更大了,让欧阳玥两人也总算知道了这宫英是外城第一家族的宫家的千金,齐家家境一般,又人丁少些,所以排名靠后,宫英看中了对面坐在齐老先生旁边的男子齐剑,也就是齐明的弟弟,这齐剑比齐明的相貌更加出众,但齐剑直接拒绝了宫英,就让宫英怀恨在心。

    齐明已经打了三场比赛,都一直赢着,直到宫英上来,直接被她废了一条腿。

    宫英面色一黑道:“齐剑,你这个胆小鬼,有本事你上来啊!”

    齐剑气得想冲上去,但还是被齐老先生抓住,那样子真是憋屈得不得了。

    “齐老,擂台上,也是刀剑无眼,这实在不好定论,你家可还有人上来挑战?”乌老露出尴尬的面容。

    “哼!这还真是刀尖无眼!”齐老先生气得拉住齐剑就走。

    “齐家也不过如此!”宫英在后面哈哈大笑。

    “宫英,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齐剑咬牙启齿道。

    齐老先生狠狠地拽他一般,两人很快消失在人群里。

    “宫家不好惹,欺民霸市,没一个好人,真该有个人收拾收拾!”有人低声细语。

    “你不要命了,别胡说,被宫家听到,搞不好下次倒霉的就是你。”

    “宫家有武神强者,在外城谁敢惹啊,唯一的龙家,也不问情况,哎,外城很快就是宫家的天下了。”有人感叹道。

    “龙家?是华夏的家族吗?”欧阳玥听到这个姓,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

    有人转头朝欧阳玥看来,看到她是华夏人还是新面孔之时都露出惊讶之色。

    “小姑娘好面生啊。”有人问欧阳玥。

    “呵呵,我们刚来武域。”欧阳玥淡笑一下。

    “哦?”一帮人都发出哦的声音,面色都有点变。

    “小姑娘是华夏人,那就是龙家的人,你看看下面那宫英欺人太甚,你们龙家也该出来一个人教训教训她了,不然龙家在外城可脸上没光啊。”有人道。

    任云桀目光一冷道:“不关我们的事,你们这么多人,怎么没有能打败宫英的?”

    “小子,武者战斗,年龄不得超过三十岁,我们要不就是老骨头,要不就是超过武者,没有资格。”有人笑起来。

    “难道三十岁之前的年轻人就没有比宫英厉害的?”欧阳玥惊讶道。

    “有是有,不过宫英有武器,不一定能赢,小姑娘武者三级吧?可有神兵?若是有可以一战,这可是历练的大好机会,要是得了药剂,那可是大惊喜,能直接步入武王级别啊,这可是武者梦寐以求的事情。”

    欧阳玥眸子一暗,她心里自然也对这药剂很是上心,但自己是武者三级中等,宫英是武者三级高等,自己有云天掌应该能打平,若是加上球球一定稳赢,问题是一来就得罪这个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宫家是不是明智之举?还有就是自己赢了,后面必定还有武者四级的来挑战起来,若是不能坚持到最后,一样会输。

    “再等等。”任云桀也觉得这药剂是志在必得,但他也想到了难度,伸手轻拍欧阳玥的手臂,眉心微皱,看向场内。

    这时,擂台上又上来一名年轻人,长相普通,到是气质不错,黑发蓝眼,身材欣长,跃上台后对宫英微微一笑道:“请宫小姐赐教。”

    “埃伦,你居然也敢上来!”宫英显然对这个男人不陌生。

    “埃伦也需要这一瓶药剂,宫家财大气粗,大可以购买药剂,我们穷人也就只有这个机会。”埃伦缓缓而说,很是沉稳。

    “就是!宫家就不要来抢了!”观众里有人大叫起来,然后嘘声不断。

    “你们懂什么!本小姐虽然不在乎这药剂,但这也是锻炼的好机会,埃伦,你虽然是武者四级中等,但我有神兵,也未必输与你,你要想得药剂,就出手吧!”宫英冷笑道。

    “那就对不起了。”埃伦也不含糊,顿时双掌一翻,一股强大的战气直扑宫英。

    宫英立刻神兵在胸前一横,面色涨红,神兵银光闪过,宫英微微退了一步,而埃伦依旧稳若泰山,但也看得出要拿下宫英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玥,东尼的神兵你想用吗?”任云桀低头对欧阳玥说道。

    欧阳玥一愣,才想起谁是东尼,微微皱眉道:“我用他的兵器,万一被有心人知道,不是暴露你?”毕竟东尼是任云桀杀的。

    “这里没人知道东尼,东尼更没来过这里,要不然他也不会只有那点实力。”任云桀想了想道。

    “毛毛,可是我对神兵没多大感觉,不会用啊。”欧阳玥郁闷了。

    任云桀一愣后差点笑出来道:“小笨蛋,战气灌入神兵,神兵就像你的手臂一样随心所欲,但它的抗击打能力提升一倍,自然攻击能力也增强很多,你看下面就是最好的验证,若是宫英被那小子拿下,你上去就没关系了,宫家不会找我们麻烦。”

    欧阳玥心里蠢蠢欲动,想了下道:“好,我听你的,既然有这么好机会,我也不能错过。”

    任云桀点点头道:“若真不行,你直接喊认输就成,我想没有第二个像宫英这样卑鄙的了。”

    “好。”欧阳玥点头,心情更加紧张了。

    台上打战斗越来越激烈,宫英毕竟低了一个级别,连连败退,就是有神兵也有点支持不住。

    “埃伦,你真要跟我作对是吧?”宫英双目愤怒地看向对面衣服有点散乱的埃伦。

    “宫小姐,这里是擂台,只要有本事都可以上来,大家公平竞争,你何出此言呢?”埃伦的话不大不小,但全场都能听到。

    欧阳玥注意到那边黑白两个裁判老头都在皱眉,似乎对宫英这种话也很不满。

    “快打啊,不想打就认输!”有人见他们停下来立刻鼓动起来。

    “宫英下去,埃伦必胜!”有人喊叫起来,顿时场面再一次沸腾起来。

    “住口!”宫英大怒一声,忽然从哪里拿出什么东西往嘴巴里一塞,顿时观众里惊叫起来。

    “增级丸,靠啊,这么多好东西,宫家看来是买不起药剂了!”有人大叫道。

    “埃伦小心!”有人喊道。

    欧阳玥皱眉,直看到那埃伦接下那神兵砍来的战气后,面色变了变,下面那个人道:“宫家真是卑鄙啊,又有神兵还用药丸!”

    “那也是他们本事,你有也可以用。”有人顶了句,“不过这种增级丸副作用很大,这宫小姐也是豁出去了,就算赢了埃伦,她凭什么赢下面一个!”

    “也许她还有药丸呢?”有人接口道。

    “她再吃就不要命了!”有人冷哼一声,“何况增级丸也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

    “上次在拍卖行,宫家就拍了增级丸,二百个大金币才三颗,估计还有两颗。”有人爆料了。

    “哇,真的啊,三颗要下去,她到是能赢,不过只怕赢了之后也得躺半年。”有人估计道。

    “什么半年,她赢了就有药剂晋级,她算得很聪明,只是这么虚的晋级,对她进入武王也并没多大好处。”有个坐在欧阳玥前方侧对面的老者说了句。

    “对,对,宫英真是不要命了。”有人点头。

    任云桀忽然问:“这个增级丸效力能维持多久?”

    “大约十五分钟,能足足提高一个级别,加上她手中的神兵,埃伦公子不是她对手。”老者身边的人解释了下。

    果然,下面一阵巨斗之后,埃伦快速后退,面色阴冷道:“我认输!”

    全场哗然,宫英冷笑,抱剑站立,看着埃伦跃下擂台,很快不见身影。

    “还有谁上来!”宫英嚣张地大叫一声,全场静寂,一时间居然没人上去了。

    宫英脸上终于露出得意之笑,面看黑白两大长老道:“两位长老,若是无人上台,那是不是宫英赢了这次擂台赛,药剂也归我所有。”

    乌长老面色沉重地站起来,目光一扫四周观众,欧阳玥只感觉一股很大的威压,这长老的级别深不可测。

    “真没有人上来了?虽然宫小姐有神兵和药丸,但武者四级巅峰的人还是可以一战的,果真无人,这场擂台赛可是近年来时间最短的一场,而这药剂也将归宫小姐所有。”乌老的声音传遍每个人耳朵里。

    “毛毛,怎么办?我有胜算吗?”欧阳玥皱眉道,给宫英拿去对她可是损失。

    “小姑娘,我看你还是算了,现在不比刚才,这宫英很可能还有增级丸的,你有神兵也不是她对手。”旁人劝说道。

    “她若是还有增级丸,只要能分散她注意力十五分钟,她的增级丸就会失效,小姑娘若是有什么好主意,到是不要错失这个机会。”那名老者往欧阳玥看了一眼后开口。

    欧阳玥和任云桀这才注意到这位老者,黑发白胡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五官很像华夏人,但他的眼睛却是灰黑色的。

    欧阳玥心里一愣,看看任云桀,又看看下面那个一脸傲慢的宫英,内心挣扎不定。

    “小姑娘,上啊!打倒宫英!”这边人顿时大叫一声。

    欧阳玥一头黑线,这帮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嘛。

    任云桀紧紧握着欧阳玥的手,目光盯着那位老人,而那位老人看了任云桀一眼后,又淡淡地扫了下欧阳玥,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宫英本来以为不会有人在上来,听这边一叫,她快速转头,但却没看到有人站出来。

    “谁要上来!别磨磨蹭蹭,本小姐可不想浪费时间,若再不出来,两位长老也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宫英简直是目中无人。

    “太气人了,黑白长老都被消遣,宫家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有人咬牙启齿。

    “毛毛,我没有胜算,但可以试试,怎么样?”欧阳玥皱眉道。

    任云桀刚想说话,宫英又大叫一声:“哪只缩头乌龟,再不上来,药剂就是我的了!”

    “还有我!”欧阳玥突然站起身来,任云桀目光一闪,二话不说,从空间取出东尼的神兵交给欧阳玥道,“小心点,若她再吃药,拖延时间。”

    “嗯。”欧阳玥点点头,往下走去,人群再一次沸腾,有谈论这个人是谁的,还有说她送死的,她的气息只在武者三级中等,实力都不如没神兵的宫英,何况宫英还有神兵,更甚至还有增级丸,这不是送死是干什么。

    欧阳玥嘴角弯弯,目光淡淡地看向台上有点错愕的宫英。

    快到擂台边时,欧阳玥身体一跃,直接上了擂台,顿时全场雷动,也不管欧阳玥是不是能赢,有人挑战宫英,他们就觉得解气。

    “你是谁,报上名来!”宫英盯着欧阳玥,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比她漂亮,气质淡然优雅,就像一颗会发光的明珠一般,那皮肤让她都有种想摸上一把的冲动,她怎么不知道外城还有这样出色的美女?

    “我叫欧阳玥!”欧阳玥对大家抱抱拳,“我是新来历练的,这次有机会遇到擂台赛,请宫小姐讨教几招。”欧阳玥算是彬彬有礼。

    “外来的,靠啊。”观众席又炸开了,武域一直排外,很多人都心绪不稳起来,乱哄哄一片。

    “肃静!”乌长老严肃一声,顿时全场静了下来,可见他战气的压迫之力,“没有规定外来之人不能参加擂台赛,这位姑娘的勇气老夫也很佩服,不过你可想好要比赛?”

    “武者三级中等,不自量力,就算神兵也没有优势可言。”有人直接点穿欧阳玥的实力。

    欧阳玥却不慌不忙,淡然一笑道:“无妨,我只是想要历练罢了,难道界别低的不能挑战?”欧阳玥到是没想过这规矩。

    “两位长老,外来人她想要找死,为何不成全她!哼!来吧!”宫英立刻叫嚣道。

    欧阳玥黑眸看着宫英眯了眯,这女人长得不错却心肠太狠毒,自己若是能教训她也不算过分。

    “请!”欧阳玥战气瞬间爆发,神兵一下子闪过耀眼光芒,直接劈向冷笑的宫英。

    宫英知道自己比她只高了一点点,也不敢怠慢,双脚一跨,马步扎稳,神兵唰唰一挥,也跟着劈出。

    “铛!”两把神兵相撞,发出的声音让大家都感觉耳膜刺痛。

    欧阳玥小脸涨红,感觉她确实比自己强了一点,不过她不急,稳住心神,一手握神兵,另一手云天掌祭出。

    “战技!这小姑娘会战技!”有人兴奋地叫起来。

    宫英面色一变,立刻闪身躲避手掌,欧阳玥神兵快速挥出,她不给宫英喘气的机会。

    “好!”有人拍手,显然欧阳玥这一记非常精彩,让宫英躲得有点狼狈。

    “好你个欧阳玥!居然还会战技!”宫英一转身,双目愤怒,双手握住神兵,战气鼓动。

    欧阳玥一惊,看来她要拼全力,她也只能双手握紧神兵,双剑再次狠狠地相撞。

    这一回,欧阳玥的实力暴露出来,往后退了三步,小脸惨白,胸口一阵气血翻滚,差点喷出血来。

    任云桀已经站了起来,双手紧握,看着欧阳玥那张惨白的脸心里一痛,他很想上去把宫英一巴拍死,但他知道欧阳玥没有认输。

    “哼,有战技又如何!”宫英一招得手,虽然用尽全力,但起码是赢了,心气又傲了。

    欧阳玥手中银针闪现,两针直接插入自己胸口,青木灵气瞬间让她疼痛缓解,但这一手吓坏不少人,这女人往自己身上插针,疯了不成?

    “你干什么?打不过也不用自杀吧?”宫英一惊后笑了起来。

    欧阳玥慢慢站直身体,神兵慢慢地举了起来,目光冷意划过,她还不想用到球球,还想看看自己的实力,虽然球球已经焦急地再拍空间壁,想要欧阳玥放它出来了。

    “找死!”宫英见她还不认输,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神兵也跟着竖起。

    欧阳玥嘴角一笑,顿时再次冲击,强力的战气贯彻神兵,夹带着云天掌的威力,在头顶形成一片巨刀,朝着宫英砍下。

    宫英面色一变,战气拟化!不,似乎又不太像,这战气比她本身的三级中等强度大了很多。

    宫英咬牙死命接住这一道战气。

    “碰!”战气相撞,空间一抖动,宫英闷哼一声退后五步,差点摔下擂台,而欧阳玥虽然没有退,但嘴角流下一条鲜血,触目惊心。

    全场轰动,大家都看不出是谁赢,但显然两个人谁都不会服输,在大家以为两人会休息一会的时候,欧阳玥收起神兵,双手云天掌猛然出击,朝着还处在震惊中的宫英拍去。

    “你敢”!宫英大叫一声,看着头顶那只直接压下来的巨大手掌,狼狈得翻滚,手掌直接拍在擂台上,出现一个大坑,而宫英刚想站起来说话,欧阳玥第二只云天掌又到,吓得她再度翻滚,狼狈不堪,红衣上沾满了灰尘。

    欧阳玥的云天掌一个接一个,似乎不会停,没有给宫英歇口气站起来的时候,只能在擂台上四周打滚逃避,最后‘啪’一声,宫英居然狼狈到掉在了擂台上被欧阳玥拍出来的木坑中。

    “哇!宫英输了!”有人立刻大叫,欧阳玥也终于停手,气喘吁吁,但立刻银针又是四根刺进了她自己体内,意念转动,青木灵气居然能补充她消耗的体力,这让她再度惊喜。

    “谁说我输了!我还没掉出擂台外!擂台木板质量太差,管本小姐什么事!再战!”宫英从坑里飞上来,头发散乱,衣服够破,很是狼狈,一双美目盯着欧阳玥就想把她盯出个洞来。

    “现在轮到我了吧!”宫英也不等黑白长老的话,神兵直接朝欧阳玥劈来。

    欧阳玥一惊,知道这女人已经被她气疯了,不过她到是有点佩服她的,虽然没被她的云天掌打中,但也被战气伤到不少,还能出手如此厉害,实力确实是有的。

    欧阳玥这回没有硬碰硬,只是扭腰一闪,战气插身而过,气得宫英连续挥剑,欧阳玥连连躲闪,直到宫英气喘吁吁大骂道:“你不打就认输,躲到什么时候去!”

    “宫小姐,你怎么不说你刚才也是躲来躲去的!”有人立马嘲笑宫英。

    “闭嘴!”宫英气得浑身发抖,忽然她手掌一翻,又往嘴里面送了什么东西。

    “又是增级丸!”有人吃惊地大叫起来。

    欧阳玥黑眸一眯,她知道球球不出来不行了,这女人的实力立刻上升,战气直接升到武者四级高等,她根本无法反抗。但球球现在武者四级低等,他们两个人若分散她注意力,她才有赢的机会。

    “那是什么!小猫?”欧阳玥放出球球后,全场疑问声此起彼伏。

    “吼!”球球忽然仰天一声虎啸,把欧阳玥也吓了一跳,球球之前从来没有发出老虎的声音,原来这小家伙是在装猫,看来这里的环境造就它的本性显露。

    “天哪,是老虎,这是灵兽!这个女人有灵兽!”人群中言论又爆炸开来了。

    “肃静!”乌长老颇为头疼地道:“比赛没有规定不可以使用灵兽,宫大小姐若是有灵兽,也可以使用。”乌长老目光古怪地看向欧阳玥这边。

    “灵兽!这个外界世界的女人为什么会有灵兽?就连我们这里有灵兽的也不会超过十个人。她到底是什么人?”有人发出疑问。

    任云桀站在一边紧张地盯着台上,现在台上已经坑坑洼洼,欧阳玥没想到自己刚才破坏擂台让这个女人掉下去,却没能让裁判判她赢,所以现在轮到她和球球躲避,要造成她分散注意力,所以破烂的擂台对她反而不利,真是愁死她了。

    “欧阳玥,你哪里来的灵兽?不会是偷来的吧!”宫英看到球球的瞬间,一双美目露出了贪婪之色。

    欧阳玥一惊,看来这地方灵兽也是稀少,自己这次让球球出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现在已经轮不到自己思考了,球球猛然进攻,一张可爱的脸一下子变得狰狞不堪,尖牙和锋利的爪子朝宫英扑去。

    “畜生!你敢!”宫英实力提升,神兵劈向球球,而欧阳玥同时云天掌攻击,一时间擂台上热闹无比,球球和欧阳玥轮流攻击,再相互逃跑,两人本来是契约的,心意相通,配合默契,气得宫英一个都打不中,而时间也在一点点消耗,她明白欧阳玥是要消耗她的药丸效力,但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球球的攻击好几次差点让她受伤,她是一点也不敢马虎。但气得是牙痒痒,神色更加狰狞扭曲。

    任云桀嘴角慢慢勾起笑容,看来玥很镇定,反而是宫英已经气急败坏了,这场比赛照这样下去,宫英必败。

    场上的观众兴趣盎然,一边看着比赛,一边讨论着灵兽和欧阳玥,很多人看着球球露出贪婪之色,这也让一边观察的任云桀暗暗心惊,若是比赛结束,有些人想抢球球,这对他们可真不是好事,不过好在自己在她身边,在外城也不至于太过窝囊才是。不知道蓝森少爷会不会从内城出来看看他这位朋友。

    台上已经进入白日化,宫英的十五分钟药效快接近尾声,显然她也不准备再吞一颗,或者根本就没有第三颗,反正宫英是额头汗水淋漓,眼珠子乱转着,神情有点奸诈。

    任云桀皱眉,这宫英好像有问题,给他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想法刚到,只见宫英一只手再次一翻,这次不是药丸,却是一把银色的飞刀,手臂猛然一甩。

    欧阳玥刚躲避到宫英的一剑,没想到宫英会使暗器,顿时眼前一刀银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射向她的心脏位置。

    “小心!”好多人大叫起来,看来观众之中武王之上的高手比比皆是,看得也非常清楚,都暗骂宫英狠毒,虽然欧阳玥是外来的,但宫家的恶行反而让很多人此刻都站在了欧阳玥这边。

    任云桀吓的身影迅速扑下,但没想到撞到强大的空间壁,让他直接弹了回来,他知道这空间壁是比他更强级别的强者设立,只能双目惊惧地盯着那飞刀射向欧阳玥。

    欧阳玥大惊失色,根本来不及反应,飞刀就快到胸前。

    ------题外话------

    本文终于过百万字数了,老香的身体也实在坚持不住,去医院检查了下,除了血液报告没出来之外,已经有胆结石和肾结炎,导致腰酸背疼,外加肩部肌肉劳损,颈部血脉不顺,脊椎骨不直,还有两个小手指硬化,老香一听后差点没晕过去,大家是不是也觉得吓人?4年多的写作生涯,老香从未真正休息过,一直都在万更,但这一次真的不敢再拼了,明天开始字数会逐渐减少,但也不会少于5000字,希望亲们谅解,等身体好点,老香会多更的,谢谢。

    最后,喜欢老香或者喜欢本文的亲们,还是希望能给老香投月票和年会票哈,谢谢大家了。

    对了,恭喜亲爱的‘潇筱菡’升级为本文的探花,o(n_n)o哈哈~,扑倒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