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7章 亲密热吻

    欧阳玥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你觉得呢?”

    任云桀捏捏她的手笑道:“我知道玥想跟我睡的,嘿嘿。”

    欧阳玥顿时面红耳赤道:“别胡说八道,想被我爸砍死啊!去小杰那里睡吧。”

    任云桀看她粉红色的小脸,胸口一紧,拉她下来,欧阳玥差点惊叫出声,同时心里也害怕,毕竟这里可是客厅。

    任云桀让她半个身体压在他前胸,好闻的酒气喷洒在欧阳玥的脸上,一双深褐色的眸子如一潭深水,像要把她吸收进去,欧阳玥面上更热了,自己之前虽然说乐意给他了,不过是他不要,现在这情况可是万万不行的。

    “玥。”任云桀很是情动,看着她粉粉的小嘴,大手压住她的脑袋,终于让他能感受一下上面的柔软。

    芳香的酒气让欧阳玥都想醉,但她也知道任云桀有点喝醉了,客厅里就敢放肆,她妈妈要出来看到就糟糕了。

    “毛~唔~”本来想让他停止的话语,因为小嘴张了下,立刻迎来滑腻强势的灵舌,让她的话尽数被吞了回去。

    欧阳玥只觉得脑袋发晕、全身无力,强势的灵舌搅拌着她嘴里的芳香,扫荡着她的敏感部位,让她胸口涌起一股空虚,久违的感觉又上来了。

    任云桀吻得很深入很动情,似乎完全不考虑外界条件,只想把眼前的女子吃下去一般,放在欧阳玥腰间的另一大手忽然收紧,欧阳玥发现他手掌的温度是异常得火热。

    口水湿润,灵活滑腻,欧阳玥的身体被他一抱压在他的身上,然后她脸更红了,任云桀下方的热度差点让她逃跑。

    小手不得不在他的腰间掐了把,任云桀睁开迷茫的双眼看着她。

    欧阳玥羞涩无比,离开他的薄唇道:“毛毛,这里是客厅。”

    任云桀似乎清醒了一点,看看她爸妈的房门,然后才好像清醒了一般,连忙放开了她。

    欧阳玥立刻下地道:“毛毛,你喝醉了。”

    任云桀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双眼睛肆无忌惮地欣赏着欧阳玥的羞涩表情,目光更加深邃,染上淡淡的**之色,看着欧阳玥一动不动,他想他是真的醉了。

    “毛毛!”欧阳玥见他这表情,更是难为情,立刻声音故意生气了。

    任云桀猛然甩甩脑袋,然后支撑着起来声音沙哑道:“我,我还是回会所睡。”

    “那你行不行啊?”欧阳玥看他那样子有点担心,伸手扶住他。

    “我没事,别担心。”任云桀感觉浑身太过燥热,现在想出去吹吹冷风。

    欧阳玥皱眉道:“要不去小杰房里睡一晚吧。”

    任云桀摇头,慢慢站了起来,微微晃了晃,然后圈住欧阳玥的肩膀道:“玥送我回去。”

    欧阳玥没有办法,又见他这个样子,只好点头。

    走出大楼就是一阵凉风,让任云桀好受了很多,抬头看看夜空,今晚月亮很圆,四周星星璀璨,任云桀笑了笑道:“玥,我们去漫步吧。”

    欧阳玥看看十点不到,点点头,扶着任云桀,两人紧紧搂在一起往风景不错的小区花园走去。

    花园里也有小区的人在散步,环境优雅,任云桀也没说话,两人就这么慢悠悠地走着,两人的心境都很平静。

    “玥,你告诉小杰古武的事了?”任云桀轻声道。

    欧阳玥点点头道:“是啊,小杰是个乖孩子,他知道分轻重的。”

    任云桀吸口气:“也好,就不知道他有没有你这样的天赋了。”

    “我现在才三级低等,这几天修炼也不能专心,事情烦得很。”欧阳玥叹口气。

    “等萧萧和东方博弈的事情处理好,我们就走,这样的话,萧家就算找你也找不到,你就像东方旭和萧萧一样失踪了,那么东方家族和萧家的矛盾一定会被激化的。”任云桀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欧阳玥一愣后,心里一亮道:“对哦,伍少华口口声声咬住是我,我看那个萧卿义也在怀疑,要是连我也失踪了,这件事就好玩了。”

    “嗯,所以我们这次回去杀了东方博弈,然后也玩失踪。”任云桀低头看看她。

    欧阳玥抬头看他道:“毛毛,那你罗大人那边怎么处理,又怎么说呢?”

    “罗大人还在泰国,我找机会去一趟,送点东西,然后我也玩失踪,嘿嘿。”任云桀想了想,“罗大人收了我东西,也不会乱说,我就说要四处走走,一年后回去就成了,至于威廉和东尼,谁知道他们在华夏哪里。”

    欧阳玥一头黑线,这家伙还真是考虑得周到了。

    “对了,你说进去武域很困难,我们该怎么进去。”欧阳玥询问道。

    “你不用担心,我去过武域,自然有办法再进去。”任云桀本想让他爸爸介绍去,但想想还是先不说欧阳玥的事情,免得家族里又出幺蛾子,不如自己想办法,他在武域有一个朋友,就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好吧,我只要跟着你就是了。”欧阳玥耸耸肩。

    任云桀搂紧她笑道:“你不跟着我跟谁去?”

    欧阳玥面色通红,笑打他道:“别贫嘴了,还是说说怎么样收拾东方博弈吧。”

    “他可有爱上你?”任云桀挑眉道。

    “说不上爱,不过应该是喜欢了。”欧阳玥目光变冷,心想着现在让那家伙死了还真不解气,但要一年后回来收拾他,也让他太过逍遥,为了不节外生枝,她还是快点解决掉他,不过东方莹莹去了京市,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你就亲手杀了他,一定让他很痛苦。”任云桀虽然不解她的仇恨,但想来这办法还是很解恨的。

    欧阳玥吸口气点点头道:“他现在是武者三级低等,和我一个水平,我能亲手杀了他!”

    “嗯,我会在旁看着的,你可以好好打一场,对你历练有好处。”任云桀微笑道。

    欧阳玥点点头,心里有种嗜血的兴奋感,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东方博弈,我要你血债血偿!

    “玥,我们的路还很长。”任云桀忽然又对着天叹口气,欧阳玥看着她的侧脸,感觉他有种无力和苍伤感,顿时心里一疼,搂紧他道,“不管多长,我会和你一起走的。”

    任云桀低下头,目光深情和温柔,盯着她皎洁的小脸道:“我就怕我会害了你。”

    “不会的,我会变强,强到能站在你身边为止。”欧阳玥有信心道。

    任云桀心里震动,紧紧地把她搂进怀里,声音低沉而沙哑道:“我的家族很复杂,斗争也多,我真怕以后会走不下去。”

    “别说这种话,既然我已经认定你了,就算走不下去,我也和你在一起,何况,我的毛毛是不会认输的不是吗?”欧阳玥不知道他承载了多少压力,但她愿意为了他而试试,从她救了他的那一刻起,很多东西已经注定好了,而她不得不相信缘分,因为上天给了她第二次机会,给了她一份真爱,她一定会用心、用生命来守护它。

    任云桀点点头,抱着她不再说话,两人在月光下享受着这份安心和温情。

    第二天是周日,欧阳玥教欧阳杰一些事情,然后跟爸妈说说话,一家人出去吃个饭、逛个街,这一回,欧阳玥转了一个亿给她爸爸的卡上,让欧阳荣差点眼珠子掉地上。

    不过欧阳玥说给他们买了别墅,她不在的时候他们也得买家具什么的,让他们不要节省,喜欢就买,要不够可以找李炎贝。

    欧阳荣怎么能说不够,心里的震撼不知道说什么好,女儿赚钱他是知道的,但能这么大方给钱的,还是让他很激动。

    任云桀看着欧阳爸妈那震惊的样子,揉了揉欧阳玥的小脑袋,心里很欣慰,他的女人可是个善良孝顺的好女人。

    下午三点,任云桀和欧阳玥启程回s市,回家正好吃晚饭,电话里楚格林早打电话来说买菜过去做饭,几个男人也都会赶过来。

    刚回到家,欧阳玥就接到了东方博弈的电话,让她皱了皱眉。

    “东方,什么事?”欧阳玥平复下声音道。

    “小玥,你回来了没有?”东方博弈的声音很毛躁。

    “刚回来,怎么了?”欧阳玥不明白。

    “萧卿义这家伙真烦死人了,你能出来吗?我好烦。”东方博弈声音里有恳求。

    “现在吗?家里做了饭,要不我晚一点过去?”欧阳玥皱眉道。

    “好,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东方博弈道。

    “别去学校了,晚了不好,你出来黄浦江这边吧,我也方便一些。”欧阳玥心里一转,看看正看着她打电话的任云桀。

    “好的,一个小时后可以吗?”东方博弈心里一喜道。

    “好的,那我出来打你电话。”欧阳玥说完挂了电话,走到任云桀身边道,“今晚动手?”

    “你觉得呢?”任云桀听她的。

    欧阳玥皱皱眉道:“先去听他发牢骚再说,不知道萧卿义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嗯,那快点吃饭吧。”任云桀摸摸她的脑袋,欧阳玥翻了个白眼,这家伙都成习惯了。

    餐厅里,范择文一见欧阳玥换了衣服下楼就高兴道:“小玥,快过来喝汤。”

    欧阳玥奇怪道:“小文,你怎么这么高兴,有什么高兴事吗?”说完看到端菜出来的李炎贝正对范择文翻白眼。

    “我入门了,哈哈,大少爷还没有入门,你说能不开心吗?”范择文一看李炎贝那张黑脸就笑。

    “哇,真的,恭喜啊。”然后转头看李炎贝,欧阳玥刚想说几句,李炎贝立刻急道,“小玥玥,你就别再刺激我了,这两天你没见我黑眼圈大了很多吗?这东西真他妈难学啊。”

    欧阳玥一愣后笑道:“我不是刺激你,是叫你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要轻易放弃才是真的,难道你承认不如小文吗?”

    “他本来就不如小文。”任云桀淡淡地说了句。

    “臭小子,你别刺激我!谁说我不行,我就是没找对方法,早晚也会入门的,哼!”李炎贝立刻炸毛了。

    “放弃吧,你放弃我还有钱收。”任云桀坐下来喝汤。

    里面的楚格林也出来道:“大少爷,我们可是在你身上下了赌注的。”

    李炎贝一愣后恼羞成怒道:“好啊,你们这帮臭小子,我不会放弃的!”

    “嗯,你放弃我可亏一百万了,要能入门,最多我赢了给你五十万。”欧阳玥也笑起来。

    李炎贝顿时惊喜道:“小玥玥,真的吗?还是小玥玥最好,为了五十万,我怎么也要入门,输死你们!”

    “大少爷,你缺钱啊?”欧阳玥一愣,这家伙平日里也不见得为五十万而如此高兴啊。

    李炎贝顿时面色有点尴尬道:“没缺啊。”

    “你有事瞒着我们。”楚格林立刻抓住他的小辫子了。

    “你帮李利克了对吧?”任云桀冷笑一声。

    李炎贝面色一白,有点不敢看欧阳玥,欧阳玥微微皱眉道:“怎么回事?你不说我们也查得到!”

    “小玥玥,我没有动用公司的钱,一分没用。”李炎贝连忙道,他知道欧阳玥有底线,李利克那么害她,要是被她知道他用她的钱去帮忙,一定不会原谅他的。

    “那就是说你自己的钱了?”楚格林看看他道。

    全部人边喝汤边看着李炎贝,李炎贝面色尴尬,也喝口汤道:“其实我也没多少钱的。”

    “具体事情是怎么样的?”欧阳玥看着他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不是查到云翔在收购李禄吗?我打了电话让李利克自己小心点,可没想到李利克被海娜的张董骗了,张董居然也在暗中收购李禄剩下的股份,他根本不是要跟李禄合作,而是想吃下李禄。李利克一查之下,云翔到是收购不多,后来又中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钱的缘分,但海娜却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操作着。”李炎贝把事情说了一遍。

    “那你就出钱去帮李利克了?”范择文道,“你的私房钱也不少啊,过年小玥就给了你一个亿,加上你自己存的,好歹也有二三亿了吧?”

    李炎贝目光有点闪烁地看看欧阳玥道:“他会还我的,我只是不想他现在把事情告诉我爸那边,免得两个老人真出点事,所以才借了点。”

    任云桀目光冷冷地不说话,欧阳玥则最终叹口气,李炎贝的心态她很了解,李禄有他的心血,自然不想给海娜抢走。

    “我看要让你安心,只有把李禄掌握在你手中才一劳永逸。”欧阳玥的话让李炎贝面色黯然。

    “不如我们大家入股,把李禄抢回来。”楚格林忽然脑子一亮道。

    “李禄现在有一半在海娜手里,没那么容易的。”欧阳玥皱眉。

    “那得多少钱啊,一个李禄集团多少亿啊,我们就算入股也买不回来啊。”范择文皱眉道。

    “李禄有百分之二十还在大少爷妈妈手中,还有的股份现在怎么分配了?”欧阳玥询问李炎贝。

    “还有百分之八十里面,有大约百分之五是一些公司的老员工拥有,可以忽略不计,海娜手中掌握了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剩下的都是李利克手中,但现在云翔大约收购了百分之五了,而海娜暗中收了有百分之八左右,也就是海娜再多收一些,张董就会成为李禄的董事长了。”李炎贝苦恼道。

    “李利克真是与虎谋皮,张董那只老狐狸,就要趁李禄和云翔斗,他才能坐收渔翁之利。”楚格林分析道。

    “现在知道也没用,李利克根本没有办法对付张董。”李炎贝叹气。

    “不如让李利克主动把股份卖给我们?李禄在我们手中好歹也不会完蛋。”欧阳玥皱眉道,“不过我

    们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吧?”

    “有。”任云桀忽然抬头看看她道,“我有十亿美元。”

    几个男人的下巴立刻集体掉入汤碗里,目瞪口呆地看着任云桀,十亿美元啊!

    “任哥,你好有钱!”范择文立刻一副崇拜的样子。

    欧阳玥也张大嘴巴,他从来没说过他这么有钱的,自己算不算钓了一只极品金龟婿?

    李炎贝双目冒光地看着他,这臭小子也太牛了吧。

    “云桀,你家这么有钱啊?我以为我存了三个亿已经很厉害了。”楚格林严重被打击。

    欧阳玥又惊讶地看看楚格林,这家伙居然也存了三个亿,然后她自然看向范择文。

    “小玥,你看我干什么,我,我不就是上次在缅甸赌赢了些,还有就是雕刻那些,加起来也不过一个亿吧。”范择文憋气了。

    “你才十九岁,还是学生,一个亿,你说出去不要吓人好不好,我可是工作很多年了,还省吃俭用的。”楚格林没好气道,那样子都快哭了,这什么世界啊,一个个都这么有钱的?

    “毛毛,你在我公司都有百分之十的股份的。”欧阳玥看看任云桀道。

    “那是你的,我不要。”任云桀摇摇头。

    “怎么可以不要,是你应得的。”欧阳玥白他一眼,有这么大方的人吗?

    “小玥,我要投资,投资!”楚格林立刻哭丧个脸道。

    李炎贝笑起来道:“格林,你要投资在小玥这边一定赚钱的。”

    楚格林立刻点头,双目冒光地看着欧阳玥。

    “那大少爷,我们凑钱,你有把握说服李利克吗?”欧阳玥看向李炎贝。

    李炎贝点点头道:“这臭小子现在知道没一个好人了,他不想以后没钱花,就会同意的。”

    “大约要多少钱?你计算一下,买了后股份就按出钱的比列分配,和我们公司合作资源,应该能救下李禄,至于海娜,我看也要让他清醒一下。”欧阳玥皱眉,“他的手伸得太远了。”

    李炎贝点头道:“最好也让上面的人去检查一下海娜,张董这个人身上问题多了,只是他本身关系都不错,要想弄倒他还是有难度的。”

    “嗯,我打电话给徐大哥,他应该可以出点力的,起码让他先消停点。”欧阳玥郁闷,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海娜的野心不制止,早晚会对上她的星月。她要出去一年怎么成?

    “好了,这事交给你办,回头我打钱去你账户。”任云桀道,“玥,时间差不多了,你快吃点。”

    欧阳玥点点头,李炎贝也眉开眼笑,似乎解决了一桩心事。

    “你别笑,李利克我也要收拾的!让他消停点!”任云桀看着李炎贝的笑容冷哼一声,他可是知道伍少华和李利克合起来欺负欧阳玥,这个仇自然要他来报了。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道:“毛毛,算了,他也被伍少华和张董坑了,现在估计也焦头烂额的了。”

    “怎么能算?这种人不给点教训,以后说不准还要弄点事情出来,再者了,大少爷,你就那么肯定他会乖乖听你话?”任云桀鄙视地看向李炎贝。

    李炎贝微微尴尬道:“这家伙确实缺教训,你要给他教训我也不反对,他对小玥玥确实太过分了,不过只要你留他一条命,让我爸不受刺激就好。”

    楚格林扁扁嘴道:“其实吧,我觉得弄残他,这样李禄自然就到你手中了。”

    “残?不太好吧。”李炎贝面色一白,但他完全相信他们的能力,这几个可都是古武者啊。

    欧阳玥连忙道:“残不太好,让他躺一个月吧,这样方便大少爷谈判。”

    大家一起点头,李炎贝也跟着点头,这应该是李利克应得的。

    饭后,欧阳玥和任云桀在虚空中直接离开,来到了黄浦江边后,任云桀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欧阳玥放出来,他则在虚空中跟随者欧阳玥。

    欧阳玥本来不想他多消耗体力,可以让他进去她的手链空间,但任云桀不喜欢和球球一起,球球也不愿意和任云桀一起,也只能作罢了。

    打电话给东方博弈,东方博弈电话里那头急道:“小玥,萧卿义也跟着我来了,烦死了。”

    欧阳玥一愣后道:“你们在哪里啊?”

    “在雕塑广场这里,你过来就能看到,这家伙我甩不掉啊。”东方博弈声音变轻。

    “没事,我这就过来。”欧阳玥离雕塑广场不远,快步往那边走去。

    果然远远的就看到萧卿义坐在石凳上,而东方博弈面带怒容地在面前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看来两人似乎吵得很厉害。

    欧阳玥悄悄靠近,就听到东方博弈气恼道:“萧卿义,我说了我不知道萧萧的任何事情,莹莹也没见过萧萧,你别来烦我了。”

    “东方莹莹根本没有回京市,也没离开s市,她去哪里了?”萧卿义的话让欧阳玥一惊,原来东方莹莹没有回去,那她一定还在他们租的房子里。

    萧卿义这两天都在查萧萧的行踪,直到欧阳玥说得她离开租界那里为止,就再没有摄像头记录萧萧的行踪,连离开后都没有了,他特意到了那边路段,摄像头里看不到她打车离开的画面,但看到她走过摄像头,所以线索再一次断了。

    好在他爸爸那边查到东方莹莹并没有回京市的消息,那么东方博弈明显在骗他,这让他怒火冲冲,找到学校里,东方博弈寝室里说他在外面租房子,偶尔才回来住校,但他一下子也找不到他的出租房地址,只能打电话。

    东方博弈没法解释,也被萧卿义烦得头痛,所以才找欧阳玥想聊聊天,散散步,结果萧卿义在电话里警告他若再不出面见他,他就认定是他杀害萧萧,所以不得已,只能一起来了黄浦江边。

    东方博弈跳脚,看着萧卿义道:“莹莹和我住在一起,她生病了,没去学校,我向老师请假说她回京市了。”

    “那你为何要骗我?摆明心里有鬼!你现在带我去,她怎么病的,是不是被萧萧打的?”萧卿义一听之下更加肯定了。

    “当然不是,之前我那么说是因为小玥在,小玥很讨厌莹莹,我骗小玥莹莹回京市去了,自然不想给她知道的,但我保证莹莹没有见过萧萧。”东方博弈苦恼道。

    “你不觉得你说得这些都太巧合了吗?你说你们没见过萧萧,一个有她的手机,一个生病,你还撒谎,你不觉得你编得太烂了吗?东方博弈,我现在警告你,明日之前我要见到萧萧,不然你别怪我冤枉你东方家族!”萧卿义双眸中浮上一片杀气。

    “你,我真没有见过萧萧,你为什么就不信!”东方博弈双手挠头发,看来真要被逼疯了。

    一旁的欧阳玥看到这里,心里惊喜,看来自己的机会真得来了。

    “东方!”欧阳玥故意小跑过去。

    东方博弈转身,连忙走过来道:“小玥!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他怎么回事?”欧阳玥自然不会走,看看萧卿义露出惊讶之色,走过去道,“萧卿义,找到你妹妹了没有?”

    萧卿义看了欧阳玥一眼后道:“没有,不过你确实没有嫌疑,现在是他和他妹妹嫌疑最大。”萧卿义有点肯定,毕竟要杀萧萧只能是古武者,但想到东方家族也不是吃素的,自己总给他一个机会解释,万一搞错了,那两大家族必定起争执,这对于华夏稳定不利,何况孙家的孙焯裎最近就爱抓人把柄,要不是他要去参赛,只怕会跟着来了。

    “那就好,还是你比较有能力,比伍少华那白痴强些。”欧阳玥这话让萧卿义太阳穴跳了两跳,这女人是夸他还是损他,和伍少华那家伙比,才强一点?

    欧阳玥见他的表情笑起来,心里更好笑,其实她想说他比伍少华还不如,伍少华至少没有证据但是猜测对了,他是直接帮她洗掉罪名,不过对她来说他可是大好人。

    “小玥自然不可能对萧萧怎么样,我也没见过萧萧,所以我看你还是另外再去调查吧。”东方博弈愣愣道。

    “东方博弈,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你,今日你不把东方莹莹叫出来对质,我就对你不客气!萧萧是什么人你很清楚,在s市也就你和东方莹莹才可能动她!你以为你一句话就想抵赖?”萧卿义似乎是受够了。

    “莹莹生病了,她也不可能对萧萧不利,你有什么理由怀疑她!”东方博弈气恼道。

    “什么理由,很简单,你喜欢欧阳玥,东方莹莹讨厌欧阳玥,萧萧找欧阳玥麻烦,东方莹莹就嫁祸到你身上,或者她原本应该嫁祸到欧阳玥身上才对。”萧卿义冷笑一声。

    “真是笑话,莹莹是我妹妹,她嫁祸给我?”东方博弈笑起来,“你以为她会这么没脑子吧?现在可是人不见了。”

    萧卿义心里其实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欧阳玥冷笑一声,萧卿义要知道两兄妹乱一轮的话,估计东方莹莹会有动机了。

    “东方莹莹虽然很讨厌我,但我也相信她不会这么做吧。”欧阳玥说完后看看东方博弈,目光变冷道,“你不是说她回京市了吗?”

    东方博弈瞬间面色尴尬道:“我是怕你生气。”

    “她真病了?还是你跟她打架了?”欧阳玥皱眉询问道。

    “真病了。”东方博弈看了眼萧卿义。

    “带我去见她!我亲自问!”萧卿义道。

    东方博弈气恼道:“明天不成吗?我好不容易和小玥约会,你就不能识相点?”

    “东方博弈,现在不见的是我姐姐!”萧卿义一张俊脸阴沉愤怒。

    欧阳玥拉住东方博弈道:“算了,我也理解他的心情,就带他去吧,我陪你一起去好了。”

    东方博弈一愣,要是欧阳玥陪着去那就更加不妙,酒店房间可只有一张大床,这两兄妹一起睡就说不过去了,自己可丢不起这个脸。

    “小玥,还是别去了,她生病挺严重的,还是让她休息吧,萧卿义,不如这样,我明天拿那里的监控给你,她这几天都没出过门,真的不可能见过萧萧的。”东方博弈口气软点了。

    “明天?我要现在!明天又不是会出多少事情了。”萧卿义冷笑,“既然你这么肯定,为何不敢带我去?你不觉得说不通吗?”

    欧阳玥也拉拉东方博弈的手臂皱眉道:“莹莹生病,我们别打扰她就是,这家伙看来今晚是不死心的了。”

    “那,小玥,那你先回去吧,我带他去好了,我怕莹莹见到你又要死要活的。”东方博弈有点不好意思道。

    欧阳玥脑子一转道:“那好吧,这事比较重要,你们去吧。”

    萧卿义对欧阳玥淡淡地看了一眼,她到是挺通情达理的,看不出她这张秀气的脸之下还有一颗猥琐的心,想到之前相遇的那一幕,萧卿义的嘴角抽了抽。

    东方博弈想送欧阳玥上出租车,欧阳玥说想在江边走走,自己等下就回去,东方博弈很不好意思,只好和萧卿义先离开。

    一等他们离开,欧阳玥走到黑暗处,任云桀立刻一把拉她进入虚空,御空而行,追赶上那辆车牌的出租车,一直来到了东方博弈所住的酒店里。

    “毛毛,要是东方博弈真有摄像监控证明怎么办?”欧阳玥询问身边的毛毛。

    “又有能说明什么,他们都是要出去上课的,东方莹莹若真是生病,那么她没有离开过,那最后凶手就是东方博弈。”任云桀嘴角斜勾了下。

    欧阳玥点点头,也对,摄像头能说明东方莹莹没出去过,但不能保证东方博弈在外面干了什么事。

    两人跟踪东方博弈和萧卿义来到房间,东方博弈让萧卿义先等一下,他先进去看看东方莹莹是不是好点。

    萧卿义抿下嘴,在走道上等着,心里想着这两兄妹还真会享福,上学居然还住宾馆。

    东方博弈快速进房间关上门,走到房中,就见东方莹莹靠在床头一动不动,但却是醒着的,双目很是空洞,似乎还没有从打击中清醒过来。

    “莹莹,萧卿义来了,就在门口,她要见你,你只要说你病了就行,别说我们打架的事情。”东方博弈坐在她床边道,“萧萧不见了,他怀疑是你我杀了萧萧。”

    东方莹莹目光聚焦到东方博弈的脸上,眼睛一瞬间就红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东方博弈为了欧阳玥居然对她下这么重手,她好歹也是跟他一起长大,自己什么都给了他的啊,难道就比不上才认识没多久的欧阳玥吗?她的心在他一掌毫不留情地打过来时,被彻底打碎了。

    “莹莹,你清醒下,现在可不是玩的时候,萧卿义就在门外!”东方博弈伸手摇了摇她的肩膀,“你别怪哥,哥实在是被你气得不轻,等萧卿义的事过后,我们再好好说好吗?”

    东方莹莹只是痴痴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但眼泪却掉了下来,把东方博弈都急慌了,这个时候还哭,也不看看时候。

    敲门声急促响起,东方博弈连忙对东方莹莹道:“你自己该明白,一旦萧卿义认定是我们杀了萧萧,以后我们就别想有好日子过。”说完只能去开门。

    萧卿义是浑身冰冷地入内,任云桀和欧阳玥自然也在虚空之内进去房间,看到东方莹莹非常憔悴地躺在床上,和之前的光鲜和盛气凌人完全不一样。

    “我没骗你,莹莹真得是病了。”东方博弈看着萧卿义道。

    “病这么严重怎么不送她去医院?”萧卿义见东方莹莹面色苍白带青,嘴唇也如米色,似乎是病得不轻。

    “她不愿意去,你该知道她要是想好也容易,只是她自己不想修炼。”东方博弈这回很大方地说起来,因为并没有其他人在,萧卿义自然也明白的。

    “东方莹莹!”萧卿义走过去看着她,他总觉得东方莹莹很不对劲。

    “萧少爷真是稀客。”东方莹莹忽然坐起来,似乎看上去立刻精神了点,但面色的痛苦看得出来她似乎病得很痛。

    “我姐姐萧萧不见了,所以我不得不过来,不知道你可见过萧萧?”萧卿义也不多废话。

    东方莹莹摇摇头道:“我没见过你姐姐。”

    “你这几天都没出门吗?”萧卿义继续问。

    “没有,你看我这样能出门吗?”说完冷笑一声看向东方博弈,东方博弈有点尴尬。

    萧卿义眼睛一眯道:“你什么病这么严重?不会是和萧萧打架,伤了吧?”

    “萧卿义,你什么意思!污蔑莹莹吗?”东方博弈顿时不爽道。

    “那是什么病,不看医生不修炼,任自己自生自灭?”萧卿义眯眼看着东方莹莹。

    “女人病不行吗?还是你要检查?”东方莹莹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她就算不想帮东方博弈这个负心汉,也不能让自己变成杀人犯。

    “女人病?”萧卿义忽然笑起来了,“这女人病能病成你这样还不去看的,难道是性病?”

    “萧卿义,你太过分了!”东方博弈顿时一掌向萧卿义拍去,没有用古武力量,但分量也不轻。

    萧卿义立刻扭身避过道:“怎么?恼羞成怒?若是要我相信,那么让她去医院,我看到底是不是女人病!”

    “萧卿义,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根本没见过萧萧!”东方莹莹气恼道,“我这几天都在这里,没有离开过,你大可以看监控,中午都有人送餐过来的。”

    萧卿义点点头道:“我会查,不过也不排除你悄悄出去不是吗?只要你们想的,有什么能拦住你们?”

    “那你的意思就是认准了我们做的不成?”东方博弈身体迸发出低级战气,希望让萧卿义有所顾忌。

    “你们不能解释各种疑点,那也只能认定是你们了!”萧卿义身上的气息也瞬间发出来,不然他就会感觉压迫,当然他的表情是一点也不怕东方博弈的。

    “你,真是胡搅蛮缠!”东方博弈气得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看这件事你们最好通知下长辈,看看他们怎么帮你们!”萧卿义不是鲁莽之辈,虽然萧萧不见了,但他总觉得那里不对,比如说在s市,只有东方博弈和东方莹莹这两个古武者,他们对萧萧对手的话根本就是难逃嫌疑,他们这么笨吗?就像手机会出现在东方博弈的抽屉里,实在也有点古怪,明知道会查到,难道还会这么做?到底是无辜还是真愚蠢。

    “我们在这边好好上学,你弄出这些事情,还叫我打电话给我们长辈?那不是要我们被叫回去?”东方博弈可一点也不想回去,他心里还惦记着欧阳玥呢。

    “回去也没什么不好,我同意萧少的,你不打我打给爷爷好了。”东方莹莹虽然对东方博弈很痛心,但内心深处可没有想放弃,也不会让欧阳玥得到他,现在回京市也许是最好的事情了。

    “很好,我也打个电话给我爷爷。”萧卿义点点头。

    “不行!莹莹,你要回去自己回去,我不走!”东方博弈连忙道。

    萧卿义冷笑道:“怎么?舍不得欧阳玥?”此话一出,东方莹莹的面色是更加惨白,眸子掠过狠毒。

    “不用你管,这样,你先回去,我和莹莹讨论下再回复你,反正要真是我们做的,我们也逃不了不是吗?”东方博弈盯着萧卿义。

    萧卿义面色凝重,最后看看东方莹莹点了点头道:“好,给你们一晚上时间商量,明日你们给我答案,要不就是把萧萧交出来,要不就是让长辈们过来好好查查!这是我们萧家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

    “你!萧家了不起啊,你也别欺人太甚!我们根本没见过萧萧,真是倒八辈子霉了!”东方博弈像只暴龙,心烦意乱,口气也不不好。

    萧卿义冷笑一声道:“废话也不多说,明日我就会来,你们别想逃。”说完就朝门口走去。

    东方博弈冷冷地哼了声,看着萧卿义出门,欧阳玥和任云桀在虚空没有走。

    “我打电话给爷爷。”东方莹莹拿床边的手机,“这事我们自己处理不好,搞不好,这黑锅我们背定了!”

    东方博弈气得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道:“你怎么说?爷爷还以为我们又在这边闯祸!”

    “总好过被冤枉吧!你还不是惦记着那个贱女人不肯被爷爷知道?”东方莹莹的恨意又上来了。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你搞出这么多事情来,我们能成现在这样被动!东方莹莹,我告诉你,你是我捡回来的玩具,别以为你可以管住我,识相点有你好日子过,要是再敢坏我好事,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东方博弈把气出在东方莹莹身上。

    “哼,谁都可以,就欧阳玥不行!你不让我过好日子,我也不让你过好日子,除非你杀了我!”东方莹莹性格也强烈起来。

    “你真以为我不敢吗?”东方博弈一张俊脸顿时变得狰狞,心里一个念头浮起来,若是东方莹莹死了,那萧萧的失踪就推到她身上,自己不就又平安无事,可以在s市继续活跃?

    ------题外话------

    老香累死了,今天回到老家了,一天不上来,月票居然掉到7了,我泪奔了。

    推荐好友乔茉児的玄幻文《一代女魂尊:狂女天下》,亲们喜欢可以搜索一下看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