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6章 错综复杂

    欧阳玥微微蹙眉,她也不知道,是东方家的人?不太像,五官完全不是东方家族的遗传,那就是萧家的人?虽然和萧萧也不像,但事情一分析,这个男人是萧卿义的可能性很大,听说四大家族的少爷们可都是俊男,萧家一定发现萧萧不见了,所以她这么猜想也就无可厚非。

    欧阳玥的目光从这个男人的脸上移开后直接往身体上扫去,胸口的口袋里有一部银色超薄的手机,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目光继续往下,身材不错,身上肤色很白皙,精壮型没有赘肉。忽然欧阳玥浑身一震,没想到这个男人也是个骚包,居然也穿着一条黑色的子弹头内裤,这让欧阳玥立刻想起了毛毛,为什么现在的男人都喜欢子弹头呢?难道更突出他们的凶器不成?

    面色有点发热,刚想要转移视线,就看到他插手的裤袋里有个名片夹,欧阳玥顿时凝目一盯,透过层层障碍,看到了萧卿义的身份证,嘴角不禁勾起一些冷笑,萧家果然来得极快。

    欧阳玥在注意萧卿义的同时,萧卿义享受着校园学妹们对他的注目礼,但很快他发现了一道非常灼热的视线,所以眸子一抬,就看到了前方有个身材苗条、衣服清爽的小姑娘正盯着他看。

    本来这都是很正常的,可是这小姑娘的眼光是不是太大胆和赤果果了?居然从上到下,最后停留在他的裤裆上?

    那双闪光的黑色大眼睛似乎在冒光一般,让萧卿义第一次感觉有种被人扒光的感觉。

    欧阳玥没注意到自己这么大方的注目礼已经被他本人监视,而且造成非常不爽的心里情绪,那嘴角淡淡的微笑已经憋了回去变成阴冷之色,男人脚步加大,直接来到了欧阳玥的面前。

    “花痴,你看什么?”萧卿义眯眯眼睛,低头看着眼前这个视线还在他腿上的女孩子。

    欧阳玥抬起头来,微微皱眉,自己真是想事情想出神了,不过自己好像被当成花痴女了。

    欧阳玥一张清秀完美无瑕的小脸让萧卿义目光一阵紧缩,好漂亮精致的小姑娘啊,不过没想到这小姑娘是花痴,还这么好色!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两边的同学看到大帅哥和欧阳玥打招呼,以为她们认识,都纷纷绕开走,她们也不太好奇,因为欧阳玥认识的男生都是出类拔萃的,这男人手上没有带书本,显然不是这里的学生,应该就是来找欧阳玥这样优秀出色的女神的。

    “花痴?”欧阳玥挑眉,然后冷冰冰道,“对你?”小嘴瞬间勾起一抹邪笑,“你身材不错,长相不错,衣服不错,可惜,凶器太小了。”说完目光在他的裤裆处停下,然后鄙视地摇摇头潇洒地转身,直接走人,不带走一片云彩。

    萧卿义目瞪口呆,然后想到欧阳玥说得凶器是什么意思,顿时俊脸涨红,看着欧阳玥那背影一时半会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了,他被调戏了吗?这种调戏的方法还是头一回见,难道现代的女人这么强悍了吗?

    欧阳玥回到教室,看到东方博弈已经在座位上了,看到她进来,对她笑着招招手,欧阳玥回报于灿烂的一笑,因为她知道马上东方博弈的悲剧要到了。

    欧阳玥走到他面前道:“东方,今天好点了吗?”

    东方博弈点点头道:“我没事,明天周末了,一起出去玩好吗?”东方博弈的目光闪亮,看着欧阳玥漂亮的小脸有种幸福感,要不是想见见她,今天他也不想来学校,胸口还隐隐痛着。

    欧阳玥摇摇头皱眉道:“不行啊,我明天要回家看父母,周日晚上才回来,真不好意思啊。”

    东方博弈顿时露出失望的神情,嘴巴扁了扁。

    “我给你带礼物回来。”欧阳玥对他皱皱眉,笑了笑。

    东方博弈这才笑起来,伸手刮了她的鼻子一下,目光深情,口气温柔道:“好啊,你说的哦,不过什么时候我能跟你一起回去看看伯父伯母啊?”

    欧阳玥微微推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里一阵厌恶,然后道:“你想得美,八字还没一撇呢!好了,我回座位上去了。”欧阳玥说完就转身,摸着鼻子走了,一张笑脸也瞬间阴沉。

    刚坐下,门口一阵骚动,就看到萧卿义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走进了教室。

    “萧卿义?”东方博弈古怪地叫道,一张俊脸上都是不可思议,没想到这里会遇到萧卿义。

    萧卿义听到自己的名字,立刻抬头,就看到了东方博弈。

    “东方博弈!”萧卿义刚想走过去,先发现了坐在前面的欧阳玥,此刻欧阳玥嘴角含笑地朝他瞅了眼,目光还很大胆地看向他裤裆,最后又摇了摇头。

    萧卿义被欧阳玥的目光再一次搞得狼狈不堪,心里实在有点无语,这个长相这么斯文的小姑娘为何这么猥琐?他完全忘记是他的那句花痴,让欧阳玥反击的。

    “萧卿义,你怎么来这里了?”东方博弈站起身来。

    “我来找萧萧。”萧卿义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机,发现萧萧的手机位置就在这附近,等他走到东方博弈面前的时候,两个点吻合了。

    “萧萧?她没来中医大啊?”东方博弈惊讶道。

    萧卿义摘下墨镜,一双黑眸眯起,然后低头看向东方博弈的抽屉里。

    “萧卿义,你找什么?这里有萧萧不成?”东方博弈有点好奇,也对萧卿义那冷冰冰的态度有点不舒服。

    “她的手机定位在你这里!”萧卿义说完就开始翻他的抽屉。

    “喂!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有萧萧的手机呢,搞什么鬼!”东方博弈气恼道。

    此刻班级人还没到齐,但也有一半人,大家先是被萧卿义的帅气吸引住,然后又被他和东方博弈认识而好奇,现在更是都不出声,想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萧卿义把东方博弈抽屉里的书全部翻出来,最后翻到了那本冷门书,欧阳玥坐在前面转身看着他们,看到萧卿义找到了,心想着好戏要开始了。

    “这是什么?”萧卿义拿着手机站直身子,冷冰冰地看向东方博弈。

    东方博弈一张俊脸都是惊讶和不解,看着手机气恼道:“这手机怎么会在我抽屉里的?”

    “东方博弈,这话应该我问你,萧萧呢!你把萧萧弄哪里去了!”萧卿义目光里闪过杀气。

    “我没见过萧萧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糊涂了!”东方博弈气急败坏,看着手机差点就想吃了它。

    这时,学生越来越多,萧卿义道:“你跟我出来!”说完拿着手机就往外走,同时开机,很快手机里都是未接电话,最多的就是伍少华的,看来伍少华没有撒谎,他一直在找萧萧。

    东方博弈是一头雾水,跟在萧卿义后面出去,在经过欧阳玥面前的时候停了停,目光看向欧阳玥但没有说话,他脑子里忽然有个想法,自己没有见过萧萧,这手机又是哪里来的,唯一可能就是被人嫁祸了,那么这个人会是欧阳玥吗?

    “东方,怎么回事,那家伙是谁啊?”欧阳玥露出紧张地表情,很是关心。

    “他是萧萧的弟弟,没事的,我出去一下。”欧阳玥的笑容让他稍微放开心一点,总觉得欧阳玥不是这样的人,她也没必要这么害他吧?

    两人离开后,教室里是一片喧哗,大家纷纷询问欧阳玥这个帅哥是谁,欧阳玥只能笑了笑说是东方博弈的朋友,然后走出教室,在走道上透视眼开始扫射。

    看到东方博弈和萧卿义已经走下教学楼,两人朝后面花坛走去,欧阳玥走到另一边,继续远远地看着他们,好在这个距离她还是能看到,只是用眼比较吃力。

    萧卿义和东方博弈来到花坛前的树荫下,萧卿义一转身看着东方博弈道:“解释!”

    “什么解释,我也不知道萧萧的手机怎么会在我抽屉里,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想要陷害我,萧萧不见了吗?”东方博弈郁闷道。

    “哼!不见二天二夜了!你这两天两夜难道没见萧萧?”萧卿义对萧萧也是非常疼爱的。

    “没有,我根本没见过萧萧,不过我女朋友欧阳玥见过,说萧萧前天下午找过她,好像是要打她,不过后来到是没发生什么事,萧萧自己离开的。”东方博弈皱眉道。

    萧卿义还没具体弄清楚这些事情道:“你先和我一起去见伍少华,这件事要弄清楚,不然你们东方家脱不了关系!”

    东方博弈也知道,只能道:“好,我跟你去,不过伍少华是个人渣,之前差点强了小玥,这种人也不能随便相信吧!”

    “信不信我自己知道!叫上你女朋友,最好一起对质!”萧卿义目光阴冷道。

    东方博弈皱皱眉,然后拿电话出来给欧阳玥打了电话,欧阳玥到是没想到萧卿义还挺冷静的,只能自己亲自去火上浇油了。

    等欧阳玥出现在萧卿义面前时,萧卿义双眸突出道:“是你?”

    “是我!有意见?”欧阳玥冷笑一声。

    “你们认识?”东方博弈惊讶道。

    “不认识!”欧阳玥和萧卿义异口同声,让东方博弈更加狐疑,这两人一定认识。

    “原来你就是东方博弈的女朋友,还是伍少华的死对头,真是没看出来!”萧卿义冷笑道。

    “很多事情确实看不出来,比如我就没看出来你比东方帅气到哪里去,我又怎么会对着你花痴?”欧阳玥翻个白眼,对东方博弈道,“东方,刚才进教室前,这家伙说我是花痴呢!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最多就是只苍蝇!”

    东方博弈一愣后笑了起来,伸手拉住欧阳玥的手道:“他一定是误会你了。”心里为欧阳玥肯定他的好相貌而高兴,这是不是说明她开始喜欢自己了?

    “小丫头,你别油嘴滑舌!”萧卿义有点气结,之前她的眼光分明像女色狼,虽然现在确实很正常,但当时的感觉实在让他有种被人非礼的感觉。

    “萧卿义,你不会跟小玥计较这么些吧,你要说小玥对你花痴,我也不信。”东方博弈捏捏欧阳玥的手,鄙视下萧卿义。

    “懒得跟你们啰嗦!现在是萧萧的问题,欧阳玥,你最后一次见萧萧是什么时候!”萧卿义总觉得这两个人和他有代沟,还是小孩子一样,他要忍住气,他来可不是斗气的。

    “我不是说过了吗?萧萧前天下午来找我,就在租界那边,很多人看到,摄像头也很多,你们大可以去查啊,萧萧虽然找我的时候很气愤,想打我,但我朋友来了,所以她是主动离开的,那之后我就没见过她了。”欧阳玥露出一脸的无辜,“现在人不见了就来找我,怎么和东方旭的事情一样啊!”

    萧卿义和东方博弈对看一眼,萧卿义冷道:“你不觉得都很巧合吗?东方旭也认识你,最后一次也是见了你,萧萧也一样。”

    “好笑!他们好像也一样当天都见过伍少华吧,还有我能把他们怎么样?杀了毁尸灭迹?我和他们又没大仇!我只跟伍少华有仇,用脑子想想!”欧阳玥再次鄙视萧卿义。

    萧卿义一愣,摸了摸下巴没出声,他其实也不相信这个欧阳玥能把萧萧怎么样,毕竟她只是个普通人,就算要杀萧萧,萧萧也不可能出事,更不可能连一点消息都没有,所以来之前,他爷爷就说萧萧要是真出事,这里面估计有古武者的参与,而他爸爸也说东方家很多人都去过s市,让他好好查一查,若是真是东方家族的人,萧家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东方,你觉得我会杀你哥哥和萧萧吗?”欧阳玥一脸委屈地看看东方博弈。

    东方博弈立刻心疼道:“怎么可能,我想萧卿义你也不会相信吧!”说完看向萧卿义。

    萧卿义扁扁嘴道:“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对了,你妹妹呢?”

    东方博弈手一僵,欧阳玥直接道:“东方莹莹回京市了。”

    “哦?她不是也在这里念书吗?怎么这么快回京市?”萧卿义皱眉看向东方博弈。

    东方博弈有点为难,最后道:“我爷爷找她回去有点事。”

    这句话听在萧卿义的耳朵里,让他产生一种想法,不会是东方莹莹对萧萧动手,然后用手机嫁祸到东方博弈身上吧?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立刻增长起来。

    “东方,你和莹莹和好了吗?不会是你把她赶走了吧?”欧阳玥脑子一亮,也想到了萧卿义这样的推测,所以她又得加把劲,要是说萧卿义知道东方两兄妹吵架,那么东方莹莹杀人后家伙东方博弈也是能说得通,最重要的是东方莹莹和萧萧都是古武者,有得一拼。

    “不,不是,是爷爷叫她回去的。”东方博弈有点心虚,若是他说东方莹莹还没有回去的话,欧阳玥一定说他撒谎,那他好不容易能跟她有进展,估计又要泡汤了。

    “东方莹莹回去前可见过萧萧?”萧卿义道。

    东方博弈一愣后道:“当然没有,我们都不知道萧萧来这里!”

    萧卿义憋口气不说话,一帮人打的来到了长安医院,一路上,欧阳玥扮演着好女朋友的角色,和东方博弈坐在后面,还不介意地让他一路握着她的手,马上要成为死人的人,她到是可以大方一点,只是死之前最好能让两人矛盾尖锐化,所以这也是她愿意来看伍少华的原因,只有这样,三方面才会越吵越凶。

    走到伍少华的病房里,伍少华看到欧阳玥顿时想坐起来,但可惜不行,一双眸子愤恨地盯着欧阳玥道:“欧阳玥,你个贱人!害我变成这样,现在又害萧萧,你不得好死!”

    欧阳玥面色阴冷,转身就走。

    萧卿义一把拉住她,然后对伍少华冷声道:“今天不是来吵架的,而是为了找萧萧的!”萧卿义可并不因为伍少华之前是萧萧的男朋友而客气,相反,他本身也看不惯伍少华,在京市,伍少华可是十足的花花公子,比他们四大家族的少爷们都风流快活。

    伍成强也叫伍少华别生气,现在萧萧的下落最为重要,要找不到人对于他伍家也是一个打击。

    “小玥,你别听他那张臭嘴,自己做人太差也好意思骂人!”东方博弈果然站在欧阳玥这边维护她。

    萧卿义放开欧阳玥道:“现在我们一步步详细讲讲,当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伍少华,你先开始!”

    欧阳玥被东方博弈拉到一边坐下,听伍少华开始讲和萧萧的恩爱史,直到自己在商场被人打晕,然后就是萧萧说要为他报仇去找欧阳玥,说到最后,一双眼睛是恨不得能盯死欧阳玥。

    欧阳玥也开始讲什么时候见到萧萧,什么时候她离开,然后她自己的事情,每一步都可以让萧卿义自己去查,现在社会到处都是摄像头,萧家的势力很容易把那些监控查到,甚至于欧阳玥的行踪都能一清二楚。

    萧卿义听后眉心紧皱,最后对欧阳玥道:“你说得我自然会一一查证。”然后看向东方博弈道,“你说被人陷害,你觉得谁会陷害你?”

    东方博弈一愣后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什么陷害?”伍少华一听来劲了。

    萧卿义就把萧萧手机在东方博弈桌子里找到的事说了一遍,伍少华忽然哈哈大笑,看着东方博弈道:“你还不知道谁陷害你,除个这个女人还会有谁?”

    “伍少华,你别欺人太甚,我和东方同班级,我会那么笨去陷害他?你觉得我脑子这么不好使吗?”欧阳玥冷笑一声。

    伍少华一愣,似乎觉得欧阳玥不应该这么笨,要陷害东方博弈有很多方法,她自己大可以避嫌,而她这次偏偏没有避嫌,难道真不是她陷害的?那会是谁?还是她故弄玄虚?

    “伍少华,你别乱讲冤枉小玥,小玥现在是我女朋友!她为什么要陷害我?”东方博弈气恼道。

    伍少华一惊道:“什么?你是她男朋友?”伍少华的眼珠子似乎要掉出来了。

    “不可以吗?你自己追不到别以为我也追不到!”东方博弈气恼道。

    “东方博弈,你不知道她身边有很多男人吗?她为何会选你?”伍少华冷笑,然后看向欧阳玥道,“你又在玩什么花样了?”

    欧阳玥走到他床尾处,嘴角一勾道:“你说我还什么花样呢?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坏女人,我也承认我是坏,毕竟我要守着我的公司,对于你这样的竞争对手不可能留情,不过伍少华,商场上你不能胜我,难道就要在各方面都冤枉我,来减轻你自己失败的不服气吗?我确实和东方现在在交往,他比你可好得太多了,别以为我看不上你,就嫉妒别人,像你这种人已经坏到骨子里了。”

    “你!谁嫉妒!欧阳玥,你会喜欢东方博弈,我才不信!你一定有阴谋!”伍少华气得面色涨红,身体一动又浑身痛,真是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少华!”伍成强走过来按住他的手道,“没有证据,你也别乱说。”

    “爸!这个女人不是你们想象得那样,她太狡猾了!”伍少华心里悲哀,为什么没人相信他的话呢。

    “伍少华,你嘴巴放干净点,你之前对小玥做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看在我哥哥喜欢你妹妹的份上,我也不会饶你!现在你还想污蔑小玥!”东方博弈勃然大怒。

    萧卿义一边皱眉,看看伍少华又看看欧阳玥,最后看看东方博弈,感觉这里面确实有点乱,但对他来说他们乱都没关系,他也不想管,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自己的妹妹。

    “萧卿义,对质对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吧!”东方博弈看向萧卿义。

    萧卿义道:“关于手机的事情,我还会找你的,你最好能解释清楚,不然你可脱不了关系。”

    “我和萧萧无冤无仇,我干什么要对她不利?这手机我真的不知道,你自己查吧!”东方博弈气急败坏。

    “怎么会无冤无仇,你不是欧阳玥的男朋友吗?萧萧找欧阳玥报仇,你帮欧阳玥对付萧萧也很正常不是吗?爱情很容易让人冲昏头脑的。”伍少华立刻想到。

    欧阳玥冷笑道:“你以为东方会像萧萧那样没脑子吗?她会为你找我出气,是因为她爱你,而且你们快订婚了,但我和东方才交往不到半个月,没那么爱得你死我活。”

    东方博弈有一点点尴尬,但欧阳玥说得确实不错。

    “你和她才刚交往?”萧卿义询问东方博弈道。

    “嗯,我刚转来才不久,和小玥也是刚开始的。”东方博弈很诚实道。

    “你们要是不信,可以问东方莹莹,她还不停阻止我和东方交往,所以伍少华,你这个推理实在是太烂了。”欧阳玥鄙视他。

    伍少华又被气到,猛然咳嗽起来。

    欧阳玥直接看了眼萧卿义就拉着东方博弈走了。

    萧卿义皱眉,抬眸看看伍成强,伍成强则叹口气道:“坐下来再说吧。”

    “卿义,萧萧是我心爱的女人,我不可能害她,欧阳玥真得很狡猾,我虽然知道自己坏,但绝对没她狡猾,何况她还有很多厉害的男人帮忙的。我敢肯定萧萧的失踪和欧阳玥有关系。”伍少华想和萧卿义拉亲近些。

    “我会好好调查,你还是多休息,伯父,那我先走了。”萧卿义面色有点冷。

    伍成强送他出去,到门口才道:“萧公子,少华虽然不怎么样,但对萧萧还是很认真的,希望你不要怪他。”

    “我知道,伯父,你们什么时候回京市?”萧卿义也肯定萧萧失踪和伍少华无关,伍少爷都已经残废了,自然没可能害萧萧,何况,萧萧还帮他开口向他父亲借十个亿,他断然不会这个时候出差错。

    “等少华病稳定点就回去,那边也方便照顾,对了,要谢谢萧萧为少华做了那么多事情,我是真心喜欢萧萧这个媳妇的,哎。”伍成强看萧卿义听了不说话,也只能叹口气离开。

    萧卿义站在医院门口,脑子里先把事情都想了一回,觉得东方博弈的嫌疑最大,毕竟他是古武者,第二就是东方莹莹,所以他拿出电话先打给他爸爸,让萧深风查一下东方莹莹是不是回京市了。

    想到东方旭的失踪,这次又是他妹妹,他忽然背后起了凉意,似乎无形中有一只手在推动所有的一切,难道是谁要针对四大家族吗?

    东方博弈和欧阳玥离开长安医院后,直接回学校,路上东方博弈想不通地说:“小玥,我想不通,谁把萧萧的手机放我抽屉里的。”

    “你也怀疑我吗?”欧阳玥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不是的,我只是很好奇。”东方博弈握握她的手。

    “真的不是你做的?”欧阳玥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东方博弈一愣道:“你以为我撒谎?”

    欧阳玥扁扁嘴道:“那你怎么解释萧萧的手机在你抽屉里?要说别人陷害,有几个人知道你在中医大,还很清楚你的座位?”

    东方博弈太阳穴突了突道:“我就在想这个问题啊,可我不认识什么人啊,要说熟悉也就是你的朋友。”

    欧阳玥立刻把手抽回来道:“你别乱说,我的朋友谁认识萧萧啊,根本不可能的事,对了,莹莹呢?会不会是她?”

    “不可能。”东方博弈立刻摇头,东方莹莹今早醒了就在房间里哭,之前自己也受伤一直在,不可能有时间去放手机的。

    “那真的想不通了。”欧阳玥也耸耸肩,“算了,让萧卿义去查好了。”

    “就怕他查不到,就冤枉是我做的,这该死的萧萧,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根本不可能会出事!”东方博弈气恼道,但又想不通她的手机怎么会离开她身边呢?

    “算了,别想了,你哥哥失踪不是也没查出来嘛!我看呢,上次是伍蓝枫,这次估计就是伍少华!不过他残废了在医院,会不会是他买凶杀人呢?”欧阳玥露出深思之色。

    东方博弈看着她,脑子里也想起来,眉心更是纠成一团。

    当天晚上,欧阳玥把事情告诉了任云桀,同时问问任云桀把萧萧怎么样了,任云桀只是耸耸肩,说搞定了,欧阳玥不敢再问了。

    第二天周末,任云桀和欧阳玥回h市,当欧阳爸妈看到任云桀的时候都愣住了,不过内心还是有点高兴的,虽然女儿还小,但这两孩子要是能长久到也不错,任云桀也算是个好孩子。

    欧阳荣抓着任云桀陪他喝酒,欧阳玥先去师傅方世情那边帮他治疗脚,之前因为不急,所以欧阳玥都没有加快速度,但想到自己可能要出去一年,所以这一次她用了大量的青木灵气,足足针灸了三十分钟,等她满头大汗时才完成,精神也感觉有点累。

    方老在她针灸完了就感觉自己的脚似乎不一样了,看护小姐看出他的惊喜道:“方老,你要不要试试走走。”说完就去搀扶他。

    方老真有这个想法,慢慢地站起来,本以为不可能的事情,却让自己真的站起来不会摔倒时,他激动了,欧阳玥这孩子本事实在太大了,他都没奢望过会好起来的。

    “师傅,恭喜你啊。”欧阳玥从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就看到站着的师傅,立刻高兴地走过来。

    “小玥,你这针灸可真是神了!”方老激动道,“师傅还以为这辈子就只能坐这轮椅上了。”

    “怎么会,我说过会治好师傅的嘛,以后师傅要多走走,会越来越习惯的。”欧阳玥放下一桩心事也很高兴。

    两人又聊了会天,方世情对于李家的事情也不再多关心,当李云河把股份全给了李利克后,他就从李家搬回了h市,虽然一个人有点冷清,好在请了看护,胖子也时常来看他,还会来车他去店里,这日子过得其实也挺好,只是一直放不下的就是苗思思,但钱无忌变成了植物人毕竟没死,反而拖累了苗思思一直要照顾,他儿子又出国去了,方老有点放心不下。

    欧阳玥也只能叹气,虽然想师傅以后日子能好点,但毕竟苗思思是钱无忌的妻子,钱无忌不死就不会再有机会了,不过方老到是并不在意这个,他只是心疼苗思思。

    欧阳玥是吃了晚饭才回家的,欧阳杰见她回来有点神秘兮兮地把她拉进屋子,而任云桀满脸通红,显然喝酒喝了不少,而欧阳荣是笑呵呵的,一直在说话,那感觉还真像是岳父对女婿。

    “姐,你和毛哥真得在一起了?”欧阳杰高兴道。

    欧阳玥看看房门道:“什么叫真的在一起?”

    “就是同居啊。”欧阳杰笑得有点猥琐。

    “毛毛是住在我那里,但我们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有他的房间,你不是也见过,还有,你不好好学习,管这些干嘛。”欧阳玥翻个白眼。

    “嘿嘿,姐,这个暑假我能不能去你那边住啊?”欧阳杰向往大城市。

    “你这个暑假我都有任务交给你,你不能偷懒。”欧阳玥斜睨着他。

    欧阳杰顿时面色一变道:“什么任务?在这里还是去你那边啊。”

    “你别急,这件事非常重要,你必须向姐做几个保证。”欧阳玥很认真严肃地看着他。

    欧阳杰一愣,从来没见欧阳玥这么严肃过,立刻身体坐坐直道:“姐,你放心,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完成任务。”在欧阳杰心目中,欧阳玥这个姐姐是厉害的,能为他们家带来好生活,自己又能干,她完全是他学习的榜样,还有就是任云桀,也是他崇拜的对象,以后自己也要像他那么厉害,那么酷,然后要找一个像姐姐这样的老婆。

    欧阳玥很欣慰地点点头,转头看了看自己房间的台面上一只陶瓷杯子,她伸手拿来道:“小杰,现在你看着姐姐的手。”

    欧阳杰不懂,但还是看着欧阳玥拿杯子的手,欧阳玥忽然战气在手中爆发,杯子一下子就被她捏碎,然后手再一紧,等她放开的时候,一部分杯子已经成了粉末,从她手指中间滑下来。

    欧阳杰张大嘴巴,下巴差点掉地上,一副完全被雷劈到的神情。

    欧阳玥不急,擦擦手等待他回过神来。

    足足五分钟后,欧阳杰才清醒过来,眼中满是兴奋道:“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欧阳玥笑笑道:“你想学吗?”

    “当然想,我靠,太神奇了,这和电视里武打片一样啊,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欧阳杰很是亢奋。

    欧阳玥摇摇头道:“完全不一样,你要学这个也不是用来欺负弱小的,你要学第一要答应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爸妈,第二就是不能对没有功夫的平凡人动手,因为你一出手可能就是一条命。”

    欧阳杰皱眉道:“打坏人不行吗?”

    欧阳玥摇摇头,开始跟他慢慢讲述古武的事情,足足解释了一个小时候欧阳杰才算明白什么叫古武,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神奇的事情,不过他到是没什么害怕,只是感觉就算不能在平常人面前显示出来,起码自己能自保,又能强身健体,增强寿命,在他看来危险性离他是很远的,所以好处显而易见。

    “小杰,姐过段时间会出去历练一年,若是有人找上门来,你可千万不能暴露知道吗?”欧阳玥今天也会跟爸妈说一下要去国外开展商业的事情,当然这只是个借口,“还有,要是电话联系不到我,你也让爸妈别担心我知道吗?”

    “我知道了,姐,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爸妈的。”欧阳杰保证道,同时脑子里也记住了华夏四大家族的事情,心想姐姐这么爱国,自己也该好好修炼,也许能有帮上姐姐和孙家的一天。

    欧阳玥很安慰,拿出洗髓丹让他回房吃,还要一分资料给他,告诉他若是看完背下来后就要烧掉,免得被人看到,还有她留了一颗赤晶石和橙晶石,赤晶石给他入门后使用,而橙晶石是给他自己开启一个小空间使用的,自然丹药也少不了,只是让他要基础打扎实,若是修炼中不懂,可以问楚格林。

    等两姐弟说完,走到客厅,欧阳荣又喝醉了,而任云桀满脸通红地躺在沙发上,秦红拿了张毯子给他盖着,任云桀似乎已经睡着了。

    “小玥。”秦红轻声叫欧阳玥,之前知道她和小杰谈事,也没打扰他们。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皱眉,这家伙怎么喝这么多啊。

    “小玥,我看云桀这样子也没办法去会所啊,让他和小杰睡吧,你爸也真是的,每次都抓着他喝酒。”秦红转头看看房间里的老公,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

    “妈,没事,他等会就会醒的,醒了再说吧,妈,你和爸过得好吗?”欧阳玥拉着秦红走到餐厅里坐下来聊天,因为一回来她就去看方老,都没有和爸妈好好聊聊、

    “好,怎么不好,你这孩子,别为我们操心,不过你爸老想着去帮你呢。”秦红心里很安慰道。

    “妈,暂时不用了,收购李禄的事情没有成功,现在公司运行很正常,连大少爷也轻松不少,爸就暂时不用急了。”欧阳玥本来是想等别墅好了接他们过去,但现在她要出门一年,还是缓一缓。

    “啊,你爸可惦记着呢。”秦红皱眉道。

    “妈,其实我要出国一年去开拓国外生意,我怕你们过去我不在会无聊。”欧阳玥看着秦红道,“不过别墅好了,你们可以先去装修买家具什么的,住进去也行。只是别让爸那么辛苦,不过他真要去公司,我就跟大少爷打声招呼好了。”

    “其实,我也不急,毕竟小杰在这边念书,你爸要去你那边,我也无聊的,回头我跟他说说,对了,国内生意不好吗?怎么就想要去国外发展了?小玥,爸妈只希望你平安,钱多钱少点没关系的,最重要是一家人才在一起。”秦红露出不舍之色。

    “妈,我知道,其实也不算开拓生意,是毛毛家里的事情,他让我跟他一起去处理一下。”欧阳玥心想这个借口可能还好点。

    “小玥,你和毛毛是认真的吗?你们年纪可不大啊。”秦红紧张起来。

    “我们都知道这点,妈,你放心,我们不是小孩子,只是毛毛有困难,我不能不去。”欧阳玥看着秦红。

    “这样啊,说来这孩子也帮了你很多,现在他有困难,你也应该去帮帮他的,不过要早点回来知道吗?”秦红只能点头。

    欧阳玥心里一喜道:“我知道,你和爸放心好了,现在还没定什么时候走,走的时候我会再回来一趟的。”

    秦红点点头,目光里全是不舍,欧阳玥心里一酸,她其实也很舍不得,但自己不强大一些就不能帮毛毛,也不能帮孙焯裎,还不能灭东方家族。

    母女两人又说了一会话,秦红先进房休息,欧阳玥走到任云桀身边看着他的睡相。

    毛毛的脸还是一片通红,看来这次是真喝多了,不像上次那样清醒了,睡着的样子很纯净,卷卷的头发很柔软,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鼻子高挺,海棠花瓣颜色的薄唇微微张开,呼吸出来都是酒的芬芳。

    欧阳玥看着他这样子,心里一暖,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又拉好他的身上的毯子,抬头看看墙壁上的钟,晚上九点了。

    “玥。”一声很轻的声音拉回了欧阳玥的注意力,发现任云桀一双好看的眸子已经睁开了。

    “毛毛,你醒了?怎么样,难受吗?”欧阳玥连忙询问道。

    “没事,有点头晕而已,你爸的酒量是越来越好了。”任云桀苦笑,这次比上次可整整多了一倍。

    “你呀,他叫你喝你就喝啊!”欧阳玥翻个白眼。

    “他是你爸,以后可是我岳父大人,我能不喝吗?”任云桀双手拉住了她的小手,眸子里星光闪烁,目光热灼地看着欧阳玥那美丽的小脸。

    欧阳玥面色红了起来,没好气道:“胡说八道什么啊,那你今晚是跟小杰睡还是回去会所?”

    任云桀脑袋晃了晃,然后目光盯着欧阳玥半晌,嘴角邪恶地一勾道:“我能跟你睡吗?”

    ------题外话------

    东方博弈的好日子不远了哈~。

    恭喜亲爱的‘yybbzz’成为本文的第22位解元粉丝,扑倒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