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3章 断子绝孙

    “今晚?那萧萧也在不行的。”欧阳玥立刻摇摇头,“要等那女人不在的时候,要不然知道你动用古武,那肯定会引来四大家族的人追查的。”

    “那女人一天到晚和伍少华一起的。”任云桀皱眉,“不如一起解决了。”

    欧阳玥立刻掐他一把道:“你想我们华夏大乱吗?要解决也是一个一个来。”

    任云桀耸耸肩道,脑袋一下子歪在她肩膀上郁闷道:“那你说要我怎么做?”

    “跟着伍少华,趁萧萧不在的时候下手,别弄死了,废了他就成,只要能让萧家不要这个女婿就可以。”欧阳玥眼睛一眯。

    任云桀点点头道:“放心,我会搞定的,你在学校怎么样了?东方博弈那边的计划可要我帮忙?”任云桀自然也听了楚格林、范择文说起学校里的事情。

    “不用,我要让他们两兄妹反目成仇,自相残杀。”欧阳玥滔滔恨意从眼中迸发出来。

    任云桀皱眉搂着她道:“玥,你和他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不会真是那个什么朋友吧?”

    欧阳玥一愣,转头看着他担忧的样子道:“毛毛,我现在还不能说,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好吗?”

    任云桀看着她纠结的样子,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道:“好,我等着。”

    欧阳玥忽然想起什么道:“毛毛,你可有神兵?”

    任云桀一愣后道:“有啊,你想看?”

    欧阳玥点点头,任云桀的空间里滑出一道银光,手里立刻出现一把利剑,棕褐色的,很阴冷,一看就是好剑,而且这颜色很特别,就像任云桀的眼睛颜色,很相配,让欧阳玥瞪大了眼睛。

    “这是武王级别的神兵,是我爸给我的,对了,威廉的那把兵器不见了,东尼的这把放在我这里,你需要的话给你用。”任云桀把东尼那把长剑拿出来,“不过这把只是武者级别的,而且你要是拿出来用会容易被认出来,要小心,我看看有没有机会帮你再找一把。”任云桀皱眉,神兵很难找,比晶石还稀少,他们家族是底蕴深厚,才会有那些神兵,也是时代相传下来的。

    “神兵很难找吧。”欧阳玥见他纠结,有点想笑。

    “嗯,这个你先拿着,不到万不得己别用,免得被人发现。”任云桀把剑给她,“我的剑你现在还用不到,等你到了武王级别,我就把我这把黑剑给你用。”

    欧阳玥顿时觉得心里甜蜜,从自己空间里拿出那块黄晶玉道,“你帮我看看,这个里面是什么?”

    任云桀一愣,惊讶地看到黄晶石上面有剑的图纹,立刻面露狂喜,惊讶万分道,“这里面一定有神兵,我听父亲说过,神兵是自然形成的,一般都包裹在晶石之内,历经万年才形成,而且外表都会有神兵的图形,这个一定是!”任云桀激动道,“玥,你哪里来的啊?”

    “我爷爷留给我的,我只是一直不知道这里面有神兵,不过我尝试打开,好像我级别不够。”欧阳玥苦笑一下,“你来打开看看吧?”

    任云桀惊喜万分地点头,两人快速上了三楼健身房。

    欧阳玥先用透视眼查看了四周路段,然后对任云桀点头。

    任云桀顿时整个人战气爆发,威压直接让欧阳玥退到墙角,强大的气息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只能也发出武者战气才能勉强维持,整个房子都有震动之感,吓得正在房间的李炎贝和范择文都跑了出来。

    “你们别上来!”欧阳玥叫唤道,他们现在上来就是威压也能让两人受伤。

    李炎贝和范择文面色苍白,好强大的战气啊,一定是任云桀的武王三级巅峰战气了。

    只见任云桀捏住那黄晶石狠狠地捏紧,一张俊脸无比凝重和冷酷。

    “破!”任云桀的嘴里轻轻地吐了一个字,只见他整只手掌立刻爆发出黄色光芒,发出犹如玻璃裂开来的声音。

    任云桀的战气收敛,打开手掌,只见黄晶石已经破裂,里面有一把迷你的小剑,小到只有一个小指那么小,看上去就像小孩的玩具,但上面的光彩却是金黄闪耀的,就像黄金打造的精致工艺品。

    “玥,你运气太好了,这把剑居然也是武王神兵啊。”任云桀面色狂喜。

    “真的吗?那能变大吗?”欧阳玥急切道。

    “这是你的剑,最好等你晋级到武王级别自己灌注战气,这样神兵会和你配合更加默契,两者合一,将会让你战斗力提升一个层次。”任云桀细细摸了下那可爱的小金剑。

    “我现在才武者三级低等,要到武王还没那么容易。”欧阳玥却郁闷了,自己不到武王就用不了,这不是等于没用?

    “就你这修炼速度,不会很远的,你炼药怎么样了?”任云桀忽然想到。

    “我练得给武者一级的吃就差不多,我自己吃了都没用。”欧阳玥扁扁嘴。

    “那晶石呢?”任云桀皱眉。

    “晶石珍贵,我也不能常吸取,再者实力还要有基础好,全部靠外力累积起来不牢固。”欧阳玥深深知道了这一点。

    “这话不错,不过还有一种方法很有效,那就是战斗,只有战斗历练才能让你突破晋级。”任云桀眯起眼睛。

    “我平日里都不敢放出气息,又没有对手,怎么战斗啊。”欧阳玥苦哈哈道,“难得和你对战吗?”

    “我知道一个地方,当年我小时候就在那边进行魔鬼式的历练。”任云桀吐口气缓缓道,黑眸里有着一种谨慎。

    “什么地方?”欧阳玥一愣。

    “武域。”任云桀说了四个字,“一个脱离世俗、非常隐蔽的空间,那里是一个完全古武的世界,里面的人大都数都是古武者,不过那里有他们的法则,只有绝对权力的古武家族推荐才能进去,不然凭你自己之力根本进不去,武王之力要打开那空间的隧道也颇为吃力,孙焯裎应该知道那个地方,不过四大家族好像不愿意和那里打交道,到是里面有一个华夏隐性家族,里面的人没有特许是不会出来的,他们有他们的世界,华夏古武者很久没人进去过了,这也是你们华夏古武能力变弱的一个原因,那些四大家族的长辈是不舍得他们的子孙进去历练,因为那地方弱肉强食,一不小心就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了。”

    任云桀看着欧阳玥瞪大的眼睛不禁一笑道:“世界并不是你眼中看到的那样,暗中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这些我们一般都不会对外人提起的,古武世界有自己的规则,哪国都是一样的。”

    “看来我们的世界外面还有更强大的世界。”欧阳玥咋舌,心想自己要是没有重生,绝对是不会知道这么多神奇的事情,想到这里,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这手链的秘密只怕更惊人吧。

    “不错,普通人是完全不可能接触到的,玥,只要你进去历练一年,一定会达到一个不同的高度。”任云桀眯眯眼睛,他内心其实不想她那么辛苦,但想到以后她要和自己站在一起面对更多困难,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提升实力。

    “我现在级别这么低,进去不是送死吗?”欧阳玥看着他道。

    “我相信你不会送死的,何况还有我陪着你。”任云桀微微一笑,“你若是同意,我们先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我想办法进去,不过也不用很急。”

    “一年吗?”欧阳玥纠结,一年对她来说虽然没什么,但这边的一切该怎么办?等处理好这边的事情那得多久?

    “也许你的天赋不用一年就能超越这些所谓的华夏古武家族的年轻一代。”任云桀有点鄙视华夏古武,实在除了孙焯裎之外,年轻人之中一个武王都没有,简直都是废物,这样的华夏早晚都要被其他国家吞没,再不反省,那将面临的是灾难,好在孙家还有点觉悟,只是若不加快速度,只怕也是徒劳无功。

    欧阳玥想了想,最后一咬牙道:“好,我去!”

    任云桀目光闪过一道惊喜后又有点担心,然后叹口气道:“玥,是时候跟你说说我的家族了。”

    欧阳玥一惊,目光看向他,见他俊脸上有着愁容,不禁也皱起眉心道:“若不想说也没关系的,反正你在就好。”

    任云桀楼紧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道:“玥,若是我们前方很多人阻挡,你会不会放弃我、离开我?”

    欧阳玥身体一僵,她早知道他们家族一定很有问题,自己也不可能成功能进入这么强大又古老的家族之中的,但看着他眸中的担忧,她还是点点头道:“我不会放弃你的,就像你不放弃我一样。”

    任云桀的黑眸顿时溢上柔情,心里深深震撼,凑脑袋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

    欧阳玥面色红了,但还是很快镇定道:“你说,我听着,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扛。”

    任云桀点点头道:“我的家族是u国最为古老的布拉达家族,有着深厚的历史和古武底蕴,不过我们家族的人一直是很低调的,从来也不过问世事,有得只有脱离世俗的修炼之路。”任云桀的目光放远。

    “但和我们布拉达家族并存的还有两大隐性家族,他们却不是这么想,随着时间的发展,他们耐不住寂寞,慢慢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也开始过正常人的生活,有些甚至于参加入国家各种组织之中,这让政府部门的古武异能者恐慌,政府也大为不满,连带我们布拉达家族也被误会进去,在我家有两位年轻人被杀之后,我们家的大人们也怒了,不得已开始走进大家的视线,当然这只是很少的一部份。我们家族在u国有两个基地,一个是一直隐藏的基地博玉山庄,另一个则是在u国的华人街的‘青帮’。”任云桀看着欧阳玥的表情继续道。

    “你绝对想不到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世界华人青帮的大少爷。”任云桀注意着欧阳玥。

    “啊!”欧阳玥果然惊讶无比。

    “呵呵,不过我是很低调的,一般不会出没,u国的其他黑帮被另外两家族人控制,所以我家族只能控制华人青帮,我姑父是华人,只不过他们没有小孩,姑父很欣赏我,所以很小我就在青帮里活动,教我不少东西。”任云桀嘴角勾起一些温暖,想必这姑父真地对他不错。

    “政府和黑帮之间是永远不停止的战斗,但古武者都有自己的规则,到不至于造成现实世界的伤害,但黑帮之间,也就是三大家族之间却是越演越烈,这情况和你们华夏四大家族有点像,不过我们只是三大家族间的矛盾,不包括国家,但却变得更加残酷,政府完全不管,让我们自相残杀。”任云桀眸子一沉。

    “我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不过我们家族旁系很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几十人之多,这里面也有竞争,我们家族大人的要求是想让我成为这一辈人中的领头人,但作为家主的接班人很多东西都被限定,比如说我还有一个被指定的未婚妻。”任云桀露出苦笑。

    “什么!”欧阳玥黑眸瞪大,小脸立刻白了。

    “你别乱想,我可是连见面都没见过只是这一次回去,我父亲才跟我说起的,是我旁系家族的一个表妹,反正也不关我事,我是绝对不会娶她的。”任云桀声音也冷了。

    “我其实不想做什么接班人,但大人们似乎是铁了心,父亲虽然知道我不喜欢被约束,但他也没办法违背命令,要知道我家那几个可是真正的老家伙,听父亲说实力已经在武神了,是真正的老不死。”任云桀苦笑。

    欧阳玥说不出话来,武神?那不是孙焯裎嘴里的最高级别吗?不死神话,那谁还是对手?

    “但是我不服输,我不会屈服的!”任云桀顿时黑眸犀利,“若是要我成为家主接班人,还要被老不死控制,做来又有何意义?”

    欧阳玥点点头,确实,这叫什么接班人,分明就是个傀儡。

    “玥,这样的家境之下的我,你还不放弃吗?他们要是知道我有你,只怕会对你不利。”任云桀最担心这点,所以现在还早,不可能这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

    “那我是不是要修炼到武神才能把你抢回来啊?”欧阳玥手心都是汗,貌似自己和他之间出现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所以我也想进武域修炼!”任云桀握住她的手一紧。

    欧阳玥苦笑,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不过她很肯定她爱他,就算前方再艰难,就算结局太悲惨,自己没走过总是要试试看。

    想到这里,她的手也握紧了。

    “家族里面很多年轻人对我很嫉妒,暗地里动作不少,那些叔叔什么的,可以说没一个好人,我不喜欢那个家族,一点一不喜欢,若是我不用背负那个该死的使命,我只想和你一起好好生活在这里。”任云桀咬咬牙齿。

    欧阳玥看着他的模样,心里涌起心疼,被人强迫着接受某些事情总是不甘心的。

    “玥,你也别担心,现在还有时间,我年纪不大,大人们也不急,也想趁机让我多休息一下,只要不忘记修炼就好。”任云桀嘴角露出些苦涩的笑容,“不过真没想到在华夏居然也接触到了古武,最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古武了,我想这冥冥之中,老天爷一定在帮我们对不对。”

    欧阳玥点点头,露出微笑,她也相信缘分,而她和他的缘分却是跨国、跨越灵魂而相识,这难道还不是天意?

    欧阳玥轻轻地靠近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激动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了。

    “其实你们华夏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很简单,只是孙焯裎那家伙太过保守,不服者杀无赦不就行了?现在孙家在四大家族中实力最强,完全可以只手遮天,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小心翼翼,害得你还得为他做事。”任云桀每次想到欧阳玥变成了孙焯裎的棋子,就感觉心里不舒服。

    “不是的,四大家族在华夏根基很深,要是三大家族都一并拔起,只怕整个华夏都会动荡,何况你怎么知道其他国家是不是会趁虚而入呢?所以现在是各个击破,徐大哥在京市也在发展徐家的势力,到时候华夏就能在稳定中交替,这样不会伤害到老百姓,我到是觉得孙少考虑得都很周到。”欧阳玥解释道。

    “你就觉得他好。”任云桀很不满地嘀咕一声。

    欧阳玥转头看他那张委屈的俊脸,翻了个白眼,伸手揉乱他的卷发道:“别乱吃醋。”

    “哼,他还口口声声说你是他女朋友。”任云桀能不吃醋吗?

    “哎。”欧阳玥一愣后叹口气道,“他也是为我安全着想,不过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任云桀扁扁嘴道:“不是不相信,只是那家伙看你的眼光总是那么讨厌。”

    欧阳玥再度翻白眼道:“你有功夫去注意他眼光,不如快点去修炼,突破武王三级巅峰!”说完她也站了起来,看看墙壁上的钟,已经不早了。

    任云桀无奈,只要乖乖回房间去,而欧阳玥回到自己房间,把空间里的东西都翻出来。

    忽然一个黑盒子让她眼睛一亮,上次在l国古玩店淘回来的盒子她居然忘记了,看着上面的刻文,她立刻又把那只本来装着她那条手珠链的盒子从保险箱里拿出来,细细对比起来。

    两只盒子居然是一模一样,这让欧阳玥再度震惊,完全一样就说明还有另一条一模一样的手链?就算不是手链,那也应该是神奇的东西,可那东西到哪里去了呢?为何只剩下一个空盒子?

    百思不得其解也只能放弃,也许有朝一日会再遇到也说不定,只是想到还有个人和她有一样的手珠链让她浑身不太舒服。

    小小的金黄色神兵躺在一边,欧阳玥没地方保存,现在又用不到,正好放在这个盒子里,两个盒子一起放进了空间里。

    再看看球球,那小家伙躺在里面打呼噜,那样子确实很可爱,让欧阳玥笑了笑,然后安定下来修炼,希望自己能也能快点晋级到武者三级中等,但明显到了三级,进步非常缓慢。

    第二天,任云桀嘴角勾着邪恶的笑容,看上去特别得让人胆战心惊,用楚格林的话就是他今天是不是要去做坏事了。

    欧阳玥一听楚格林的话就笑起来,任云桀今天确实是去做坏事,不过她必须和楚格林、范择文去学校,李炎贝也必须去公司,范奇森也接到电话不能离开,所有的一切都有了不在场的证明不是吗?

    伍少华在看到萧萧一个电话后造成的效果脸上就经不住的得意了,虽然对星月珠宝没多大打击,但对范奇森确实打击不小,不但被罚了巨额的款子,还被抓了不少兄弟进去,让范奇森是焦头烂额。

    但范奇森也知道是谁做的,要不是欧阳玥拦着他,他恨不得立刻去毙了伍少华,好在书记出来说话,为了社会影响,这件事到此打住、低调处理了。

    友谊酒店的房间里,伍少华和萧萧正在看电视新闻。

    而伍蓝枫那天去了东方英房间后,第二天就被两个东方男人带回去京市,要不是东方辽保证伍蓝枫没事,伍少华是不会答应的。

    “没想到欧阳玥做生意还真是有良心,居然都不偷税漏税的。”伍少华冷笑道。

    “她的星月珠宝才不到半年,没这么胆子,到是没给她打击实在是可恨。”萧萧的眸子里闪过狠意。

    伍少华一笑道:“好在范奇森那边载了个大跟头,我总算出了口气。”

    “哼,要不是书记出来说话,我还想让他损失更大一些呢,真是不过瘾!”萧萧扁嘴道。

    “萧萧,已经很好了,不急,我们慢慢整他们,对了,现在李禄和海娜合作,对云翔照成的影响不小,你可有办法让这两家出点事?”伍少华毕竟最在意是他伍家的云翔。

    “那还不简单,海娜在广市,不太方便,但李禄好办,这么大个公司,时间又那么久了,必定是漏洞百出,让工商部门好好查查,一定收获不少。”萧萧似乎玩上赢了。

    “李利克那家伙不声不响很久了,突然和海娜合作到也是出乎我意外,他这么做无非是想打击我和欧阳玥。不过欧阳玥走高端路线,损失不大,我们云翔可真是损失不少,萧萧,若有办法把李禄剩下的股权弄过来,这对李家是打击,而李炎贝是李家大少,自然会心痛,他心痛,欧阳玥也不好受。”伍少华的算盘很精,他要在萧家的帮助下,让云翔再度崛起来,而他也要让李利克那小子看看,敢暗算他的代价。

    “你要吞下李禄的另一半股份?”萧萧一惊道。

    “有这个打算,李家现在就剩李利克一人,这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现在是个机会,不过我们云翔最近股价太低,手头上流动资金不多,这到是个问题。”伍少华摸摸自己的下巴。

    萧萧皱皱眉,看着伍少华纠结的样子忽然道:“弄点事情出来让李禄的股价掉下来,直接收购到是好办法,钱嘛,可以向我爸借点,大约要多少?”

    伍少华一愣后道:“那怎么行,你爸会认为我没本事的。”

    萧萧一笑道:“这有什么,只要我认了你,我爸就不会说话啦,何况,我们马上要订婚了不是吗?”

    伍少华心里有点激动,但还是摇摇头:“不如这样,我把云翔的股权给你一些,那样你爸应该不会有意见。”

    “我的不都是你的嘛,这么麻烦。”萧萧皱皱眉,“要多少钱吗?”

    “估计得十个亿。”伍少华有点小心翼翼地开口。

    “十亿?”萧萧挑挑眉道,“我问问我爸看看,应该没问题的。”

    伍少华心里一喜,搂住萧萧的肩膀道:“现在别打了,我们先出去,你不是喜欢那条裙子吗?我们去买回来。”

    “哎呀,我穿又不好看,还是不买了。”萧萧连忙摇头,她从来没穿裙子,昨天去逛街,伍少华给她看中一条让她试穿,但最后她还是觉得别扭没买,但伍少华看得出来她很喜欢。

    “我觉得挺好看的,你就不想为我改变一点?”伍少华露出委屈之色。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个样子?”萧萧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是名牌,但很中性。

    “不是,但也可以试着改变啊,今天多买点,然后一件件试给我看好吗?订婚宴上,你总不能穿长裤吧?”伍少华笑道。

    萧萧面红耳赤,想想也对,最后妥协地出去逛街,这几天等于在度假,s市又是购物天堂,伍少华买了不少东西给她,让她更加觉得伍少华温柔体贴,对他也是越来越喜欢了。

    任云桀一直在虚空中监视他们两个人,等得就是一个机会,听到伍少华的阴谋心里冷笑,不过李禄的好坏不管他的事,星月没问题就好,至于李炎贝,他早应该清醒了,伍少华说什么打击玥,其实也只不过是说给萧萧听听,暗地里还是为了他自己的公司。

    伍少华两人来到最豪华高档的商场里,在女装部看来看去,任云桀看到伍少华帮着萧萧选裙子装出来的样子实在有点想吐,每次伍少华背对萧萧的时候那吃了一只苍蝇的神情实在让任云桀佩服,既然如此不喜欢,还能装出深情,这男人也算极品了。

    一个多小时候,伍少华突然对试衣服的萧萧道:“萧萧,我去下洗手间。”

    萧萧点点头,自己美滋滋地进去试衣间,越是越觉得自己穿裙子还是可以的,看着伍少华每次都说不错,她自我感觉也非常好,想着以后自己要多穿裙子,这次就多买些回去好了。

    伍少华确实是上洗手间,而任云桀嘴角已经勾起了邪恶的笑容,机会终于来了。

    萧萧在外面等了很久都不见伍少华回来,只好打电话给伍少华,结果没人接,她心里一惊连忙跑去男洗手间叫唤道:“少华,你在里面吗?”

    里面依旧没人接,这让萧萧很惊讶,不会是出去了吧,正好这时候有个男顾客进去,萧萧一把抓住他道:“先生,帮我看看我男朋友是不是在里面,麻烦你了。”

    那男人皱眉看了看萧萧,然后点点头进去。

    突然,里面一声大叫,萧萧连忙冲进去,就看到刚才那个男人吓得面色苍白,看着其中一个厕所门里面。

    萧萧一看,面色大变,伍少华整个人软到在马桶边上,裤子的拉链还没拉上,露出里面的白色三角裤,那白色上面有个明显的皮鞋脚印。

    “少华,少华!”萧萧大惊,马上蹲下去检查,发现还有气在,立刻对那男人叫道,“快叫救护车!”

    医院里,伍少华还在手术室,警察在门口给萧萧做笔录,很明显伍少华是被人打了,但商场摄像头那些都没有照到任何可疑人物,只有伍少华那白色内裤上的一个男人脚印,而脚印还是半只的,腿上也有两个很不清晰的脚印,也是不全的,实在很难破案。

    萧萧整个人都在气愤和担忧之中,录玩口供后看着手术室的灯不知道怎么办好,没想到好好得逛街都会出事,还是这么大一件事,心里只想到欧阳玥和范奇森这帮人,立刻打电话给市长,让人查查这些人当时有没有在商场出现。

    下午三点,一个个电话过来,都明确地告诉萧萧,欧阳玥和范奇森都不在现场,让萧萧眉心紧皱,也许是他们雇佣别人做的,但现在她管不了这么多,只希望伍少华没事。

    手术灯终于灭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满头大汗地走了出来。

    “医生,病人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萧萧跑过去急问道,两个警察也跟了过去。

    “你是病人的家属?”医生询问道。

    “是,我是他女朋友,他怎么样了?”萧萧眼睛都红了。

    医生有点同情地看了她一眼道:“性命是无碍,不过双腿废了,还有就是?”医生有点难以启口。

    萧萧面色惨白道:“双腿废了?还有什么?”

    “咳咳,他丧失了男性功能,以后怕是不能人道。”医生说完叹口气,“不过现在医学发达,也许有奇迹也不一定,你们可以找好一点的专家看看。”说完看了眼完全呆愣的萧萧摇摇头走开。

    两名警员皱皱眉,相互看看,如此看来伍少华是三条腿都废了,这下手的人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断子绝孙,太狠了。

    萧萧面色惨白,嘴唇抖动,整个身体都一动不动,彻底被打击,直到里面的推床出来。

    “少华!少华!”萧萧连忙哭着扑过去,看到伍少华依旧在昏迷中,一张俊脸面如白纸,让她心痛万分,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哪个人下这么狠的手,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虚空中的任云桀看着萧萧浑身发抖的样子嘴角勾起冷笑,再看看被推向病房的伍少华,心里总算平衡点,让他非礼玥,这就是该有的下场,不过饶他一命算是格外开恩,要不是玥不让死人,他会毫不犹豫地拧了伍少华的脖子。

    任云桀看看时间,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快速来到了中医大。

    大学下午的课程很轻松,很多都是自修课,欧阳玥为了自己有不在场的证明,就和许梅雁一帮人在教室里聊天。

    东方博弈就坐在欧阳玥的身边,目光时不时看着欧阳玥这张似乎一天天更加美丽的小脸,面上很开心。

    “小玥,你说过明天过来住校,陪我们两天的,可别耍赖哦。”许梅雁笑道。

    欧阳玥翻个白眼道:“我什么时候耍赖了?我会买很多好吃的总行了吧?”

    “耶!太好了,我们可以打牌玩通宵!”张璐璐高兴道。

    东方博弈立刻插嘴道:“喂,你们可别占着小玥不放,我明天开始也住校的。”说完高兴地看看欧阳玥。

    “靠!不会吧,难道你们两个为了约会才住校?小玥,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许梅雁顿时鼓起腮帮子。

    欧阳玥摇摇头道:“什么啊,我可是来陪你们的。”说完白了眼东方博弈,“我可没答应做你女朋友!”

    东方博弈嘿嘿一笑道:“是是,那我们可以一起去参加舞会,明晚有联谊舞会,梅雁可以带上你家陆剑明,大家一起去开心下嘛。”

    “舞会?东方博弈,你不是想占我们小玥便宜吧?”许梅雁鄙视道。

    “我怎么办?你们都一对对的,我不干!”张璐璐顿时委屈地叫道。

    东方博弈无辜道:“我怎么会占小玥便宜,当然不会啦,璐璐,那边很多单身男学生,联谊嘛,自然可以在那边多认识人,也许你能碰上你的白马王子也说不定。”

    “这话到不错,璐璐,你可以去试试。”许梅雁扁扁嘴,又笑起来。

    “哇,你们三个太可恶了,去那里的有几个正经的男生啊!”张璐璐鄙视道。

    “那你说我剑明也不正经喽!”许梅雁瞪她。

    “我哪敢,全世界就你家剑明最正经行了吧,瞧你这样。”张璐璐扁扁嘴看看欧阳玥道,“小玥,你们真去跳舞啊?”

    欧阳玥看看东方博弈,东方博弈连忙道:“在学校也没别的事情做,不会很早就睡吧,去玩玩好吗?”说完目光露出恳求。

    欧阳玥想了想道:“好吧,我也没去过那舞厅。”

    “哎呀,小玥你想笑死我啊,什么舞厅,就是饭堂晚上改变一下而已,还得收门票的。”许梅雁好笑道。

    欧阳玥也笑起来,她自然是知道的,前世就知道了,前世第一次也是和东方博弈去的,还是他教会自己跳舞的,想起这点,她忽然觉得有点可悲。

    虚空中的任云桀就站在讲台之上,看着这一幕,目光阴冷地盯着东方博弈这张俊脸,恨不得立刻撕碎了他,居然敢肖想他的女人。

    忽然门口出现一个身影,东方莹莹对东方博弈招手道:“哥,走了没有?我们先回去吧!”

    大家都目光看向一身浅绿色裙子的东方莹莹,不得不说她很亮丽动人,欧阳玥轻微地哼了声,也就东方博弈听到。

    “你先回去吧,我等下才回去。”东方博弈见欧阳玥有点生气连忙对东方莹莹道。

    东方莹莹皱眉道:“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啊,先走吧!”

    “都说你先回去了,什么事情我回去再说!”东方博弈不耐烦道。

    “你这女人还真粘你哥啊,不会不认识回家的路吧?”许梅雁笑起来。

    “东方博弈,我感觉你妹妹像你老婆!管得这么紧!”张璐璐也讽刺起来。

    东方博弈面色难看,东方莹莹也立刻一脸阴鸷,目光犀利地看看三个女人。

    “莹莹,你先回去吧!”东方博弈的声音直接变冷了。

    东方莹莹看看他那双似乎要冒火的眸子,心里如针扎一般,然后气得转身就走,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东方博弈松口气,看向欧阳玥笑道:“好了,这女人真够烦人的!”

    “那是你妹妹。”欧阳玥抬眸道。

    “妹妹也烦,好在明天我开始住校了。”东方博弈想到这点有点高兴。

    “你跟你妹妹说过了?”欧阳玥淡淡道。

    东方博弈微微一愣道:“今晚我就告诉她,反正那边什么都不缺,她一个人住更舒服点,我还能多认识同学。”

    欧阳玥没有说什么,只是微点头,然后看看手表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站起来道:“也差不多放学了,大家走吧,我要去宿舍拿点东西,东方,你还是先回去吧。”

    大家一哄而散,东方博弈看看欧阳玥是说真的,连忙收拾下东西先走了,欧阳玥冷笑,目光透视开去,见他跑步往校门而去,而东方莹莹正在去校门的路上,看来自己下得功夫还不够。

    不过看到东方博弈去拉东方莹莹,东方莹莹甩开的动作,她还是笑起来,起码这两人间已经有根刺了,而她要做得就是让这根刺越扎越深,疼死他们。

    等欧阳玥慢悠悠地出校门,楚格林和范择文已经在车上了,等欧阳玥走进,看到后车座上任云桀忽然冒了出来,吓得她立刻四周看看,好在没人注意。

    欧阳玥上车就问:“毛毛,你怎么来了?”

    “事情办妥了来看看你,那个东方博弈和东方旭长得还真是有点像。”任云桀目光看着她。

    “都不是好人!”欧阳玥冷笑一声。

    楚格林笑道:“小玥,你计划怎么样了,这家伙爱上你没有?”

    欧阳玥耸耸肩道:“他是情场高手,那么容易爱上吗?不过要是爱上必定是要死要活的,我不急,先让他和东方莹莹过些水深火热的日子好了。”

    “玥,你不会自己陷进去吧?”任云桀别扭地看着她。

    欧阳玥顿时目露凶光,一股杀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我不说了。”毛毛连忙投降,他知道她对东方这个姓氏的恨意。

    “任哥,你这是什么话?怀疑小玥啊。”范择文转过头来笑道,“小玥可要对你失望了。”

    “不是,我是怕她受伤。”任云桀见欧阳玥转开头不理他,立刻扁扁嘴,伸手扯扯她的胳膊。

    开车的楚格林笑起来道:“你可以吃我的醋,吃大少爷的醋,不管你吃谁的醋,但东方博弈你就放心好了,小玥是绝对不会爱上那个人渣的,能和自己妹妹搞一起的人多恶心你不知道吗?”

    任云桀一愣,看着欧阳玥依旧看着车外,心里暗怪自己,明知道她对东方家的恨,自己这是吃哪门子醋啊。

    立刻脑袋蹭过去,在她肩膀上蹭蹭,欧阳玥终于转过头来,刚才她想到了上一世游轮上的事件,那时候自己的心真得痛得让她现在回想起都心有余悸、不敢多想,自己若是再爱上这个男人,那么自己就是世界上最贱最烂的女人。

    “玥,我错了,你别生气。”任云桀扁扁嘴,委屈地看着她。

    欧阳玥伸手揉乱他的头发道:“伍少华那边搞定了?”

    “嗯,把他三条腿都废了,这下萧家应该不会要这种女婿了。”任云桀嘴角勾了勾。

    “三条腿?”欧阳玥一愣后,顿时面红耳赤,伸手就一巴拍在他头顶,这家伙说话怎么这么猥琐。

    “哈哈哈,三条腿,云桀,你做得真痛快,那家伙就该让他断子绝孙,免得祸害女人!”楚格林在前面哈哈大笑。

    范择文也笑道:“不错,任哥真给力!这家伙真是坏到彻底,我哥损失可不小,活该!”

    欧阳玥则道:“你没有让人怀疑吧?”

    任云桀立刻把当时的情况说了,最后道:“我故意留了些脚印让他们查,不过这辈子也休想查到。”

    楚格林皱眉道:“就算萧萧知道我们大家都不在场,但也不能排除说我们是买凶啊?还是会怀疑的,毕竟这里是s市,伍少华在这里也不可能有很多死对头吧。”

    欧阳玥点点头道:“我也这么想,不过凡是要讲证据,他们要抓我们起码也要有实质一点的证据吧。”

    “不错,除非抓到凶手指正你们。”任云桀挑了眉,手指玩弄着欧阳玥的手。

    楚格林点点头道:“那云桀出现会不会引起怀疑,毕竟他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他看上去还真有点像杀手。”

    “他们还不知道我回来。”任云桀嘴角抽搐了下,然后挑挑眉。

    欧阳玥笑了道:“那你最好在藏几天出来,免得暴露了。”

    任云桀点点头道:“我正准备闭关,这几天得突破武王四级。”

    “你吸了晶石没有?”欧阳玥皱眉。

    “还没,等最后一击才吸,这样会少点危险,要知道越是到上面,每一次晋级就越危险,有得可是一辈子也突破不了。”任云桀淡淡道。

    范择文一惊道:“任哥,你是天才型不用急,不过像我这种门都没摸到的可怎么办?”

    “小文,你别急,放松心态,慢慢来,一定会跨入门槛的。”欧阳玥安慰道。

    楚格林嘴角一勾道:“就是,你看看我进步不是很大吗?虽然比不上小玥,但是我很满足了,每天感觉精神充沛,练了还得延年益寿的,对你身体应该有好处。”

    范择文点点头道:“我会努力的,这么好的东西,我怎么可能放弃。”

    欧阳玥笑笑道:“慢慢来,别急,大少爷比你还差劲呢。”

    范择文一笑道:“就他那点耐心,我看要是三天没入门,估计他会放弃了,你们信不信?”

    “这家伙不会这么逊吧?”楚格林笑起来。

    “我们可以赌一把。”范择文看看不说话的任云桀笑道。

    “要赌大家一起赌,小玥,云桀,你们也赌怎么样?”楚格林从后车镜里看两人。

    欧阳玥摇摇头道:“我觉得大少爷一定会用心的,不会轻易放弃,你们看他管理公司有那么好成绩就应该知道他没那么逊。”

    任云桀扁扁嘴道:“三天不入门,我赌他会放弃,一百万!”

    欧阳玥看看他,瞬间伸手揉乱他的头发,这男人,又在乱吃醋吗?

    “哇,一百万,任哥你太狠了啦!”范择文惊叫道。

    楚格林则笑起来道:“小玥,你受赌吗?一百万。”

    欧阳玥耸耸肩道:“你们要赌就赌好了,我反正觉得大少爷不至于这么差劲,你赌那边?”

    “我也赌你这边,大少爷不会放弃。”楚格林说完看任云桀道,“要是我们赢了,云桀,两百万哈!”

    任云桀看看欧阳玥扁扁嘴,嘴里一哼道:“两百万就两百万!你们输了,我也赚两百万,小文,你呢?”

    “咳咳咳,你们太狠了。”范择文扁扁嘴。

    “你少来,赚了那么多还小气,输点出来也行吧!”楚格林鄙视他。

    范择文挠挠头道:“好吧,好吧,我赌就是,我跟任哥的。”

    “小玥,我们赢定了,哈哈哈。”楚格林哈哈大笑。

    “你别得意,不见得的!”范择文扁嘴。

    欧阳玥则笑得摇摇头,心情也好了很多。

    夜晚,任云桀再一次来到伍少华的医院,没想到伍少华的父亲伍成强这么快就赶来了,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儿子是老眼通红,看上去有点可怜。

    萧萧在一边也是泪眼通红,伍少华晚上七点左右醒过来,记起了在洗手间的一幕。

    当时他站在小便池,刚尿完后面脖子被人打了一下,就晕倒在地,之后发生什么他都不知道,但没想到醒过来半身麻醉,一问之下才知道自己居然废了,双腿骨头都被踩成碎裂,更不能接受得是男性特征上也被踩成残废了,这意味着他这辈子已经完了,他已经不是个男人了。

    警察和萧萧的安慰他都已经听不见似的,一个人痴呆着躺着,连他父亲到了他还没从这种灾难中醒过来。

    “少华,你别担心,爸马上帮你转到全世界最好的医院治疗,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伍成强看自己一向很骄傲的儿子变成这样,一口气也是难上难下,到底是谁要如此狠毒啊。

    伍少华依旧没动静,身旁的点滴一直都在滴。

    伍少强只能叹口气坐在一边,那模样一样子变得苍老忧伤。

    “伯父,你也别伤心,少华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的。”萧萧哭着说道。

    “萧萧,你告诉伯父,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严重,你们得罪谁了?”伍成强看向这个准媳妇,虽然他不太管一对儿女,但伍少华追求萧萧他是同意的,毕竟萧家背景很强大,对他们伍家会有好处。

    萧萧把去商场发生的事情很详细地说了一下,伍成强听完后道:“凶手是谁?到底是哪个混蛋要这么做!”

    “暂时没有任何线索,商场的摄像头也没有可疑人,不过我是怀疑会不会是范奇森的手下下得手,毕竟他是这边的黑社会,也和少华有过过节。”

    “什么过节?哦,是那个上次把少华打成那样的男人吗?”伍成强愤怒道,“为何一次不够还要第二次,就算少华第一次错了,那也打够本了不是吗?”

    萧萧面色也有点难看,毕竟她之前让人动了范奇森的产业,很有可能还是范奇森的报复,她想来想去这个可能性最大,黑社会怎么可能吃亏?但警方以范奇森不在现场为由,不能抓人,虽然开始调查他们的手下,但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出结果。

    “我要见见这个黑老大!”伍成强身上一股硬气上来了,面色涨红。

    “伯父!”萧萧大吃一惊,“你见他干什么?这种人不会跟你讲道理的,等下你也有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伍成强看看伍少华还是那痴呆样,心里剧痛道:“我就要知道那人为何要这么狠!让我伍家断子绝孙吗?”伍成强的眼睛红了起来,身体都在颤抖。

    萧萧连忙过去急道:“伯父,你别太伤心,对身体不好,这事警方会很仔细的调查,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任云桀在虚空冷笑,水落石出?真是好笑!

    “欧阳玥!”忽然床上的伍少华发出了轻轻地三个字。

    伍成强和萧萧立刻惊讶地转头,伍成强扑过去急道:“少华,你说什么?”

    “欧阳玥!他说是欧阳玥干的!”萧萧立刻道。

    伍少华目光总算有点聚焦,但浑身的疼痛让他一张脸都扭曲了。

    “欧阳玥,一定是她,她出得主意!”伍少华看向萧萧,忽然声音也大了起来,可见他的愤怒,“萧萧,我,我,我没用,对不起你。”说完他又看着萧萧落下泪来。

    “少华,你别这样,我懂你的意思,你别哭,慢慢会好的。”萧萧毕竟心里对伍少华很有爱意,虽然这婚她也知道结不成了,但是她依旧会帮他,起码现在她做不出来离开他,也不舍得离开他。

    “少华,你说的欧阳玥可是之前一直跟你斗的那个年轻女人?”伍成强立刻想起来,两次翡翠公盘他儿子都输给那个女人,所以他有印象。

    “嗯,一定是她,她对我恨之入骨。”伍少华本来或许不会这么肯定,但现在他失去男人的功能,有谁要这么做?让他不能人道呢?只有欧阳玥,因为上次自己要强上她。

    “可她有不在场证明,昨天她在学校,东方博弈也跟她一起。”萧萧皱眉道。

    “她可以请人的,一定是她,萧萧,你相信我,没有人会要我失去男性功能,只要她这个贱人!”伍少华激动起来,然后疼得他呲牙裂齿。

    萧萧一愣后点点头道:“上次你说l国,欧阳玥污蔑你非礼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觉得若只是非礼,欧阳玥也没必要这么狠,毕竟伍少华之前已经被打得躺了三个月了。

    伍少华一愣,顿时面露狰狞之色道:“我根本连她的人都没碰到,只是她当时在我的床上,范奇森冲进来看到就以为我非礼她,但我真得连一根手指都没碰到那贱人的!”

    萧萧面色一变道:“那她怎么会在你床上?”萧萧脑海里出现一个大疑问。

    “这件事小枫知情,其实是想拍些欧阳玥的裸照来坏她名誉的,李利克叫人抓了欧阳玥,萧萧,我真没碰她,只是那场合看上去。对了,我有摄像,我,我的手机里。”伍少华想起自己还没有上欧阳玥之前帮欧阳玥拍下的那一段录像。

    萧萧连忙找到他的手机,翻出摄像,就看到欧阳玥穿着还算整齐地躺在一张大床上,似乎失去知觉的样子,眼睛是紧闭的,面色很红,摄像拍得很仔细,从头到脚,不过还没有脱掉欧阳玥的衣服,所以也没什么可看性。

    “我们就是想抓点欧阳玥的把柄,所以才和李利克合作这么干的,没想到范奇森找来的速度这么快,一进来就以为我强姦欧阳玥就大打出手。”伍少华痛苦地说完。

    “你们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这种事情是人干的吗?”伍成强气恼地看着伍少华。

    “爸,你不知道欧阳玥多坏,还有妹妹她,她,哎!要不是小枫,我也不会做这些的事,爸,我真得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伍少华面露伤心。

    “又关小枫什么事?小枫怎么了?”伍成强惊讶道。

    萧萧也很惊讶,看着伍少华道:“少华,你别急,慢慢说。”

    伍少华歇口气,也喝了一点点水才道:“小枫在瀛洲,因为调查欧阳玥的事,被,被人轮姦了,这事东方旭知道,还被拍了录像。”

    “什么!”伍成强老脸一白,身体摇摇欲坠。

    ------题外话------

    加多四千字,月票、评价票总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