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0章 不是强迫她

010章 不是强迫她

    欧玫被气得腮帮子鼓起,欧阳玥拉住她,对她摇摇头,范择文则把她拉到一边道:“有小玥在,你别担心,她一定有本事指出这是假的!”

    欧玫憋住气点点头,她对欧阳玥也是绝对的信任和崇拜的,当初在瀛洲,她那鉴定的水平就已经深深刻在她脑海里了。

    五彩俗称古彩,基本色调为红、黄、蓝、绿、紫或者加上金彩,最早的五彩出现在明朝,但高峰时期是在清代。

    清代的五彩瓷特点在前期是彩色深厚堆垛,鲜明透彻,绘画线条劲健有力,到了雍正年间则变成淡雅柔和,笔画也变得纤细。

    眼前的五彩碗是珊瑚红地五彩花卉碗,口径约十五厘米,照市场价若是真品价格能上百万,但却极少真品,高仿为主,但就连高仿品价格也不菲,一般都在上万元。

    此碗深弧壁、浅圈足,外壁红底五彩,花纹图案,线条纤细而圆润,写实性很强,色彩艳而不俗,层次清晰,一看之下像是雍正年间官窑中的作品,还是精品范围。

    刘老和赵老都已经拿出了高度放大镜,欧阳玥只是站在边上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仔细地观察,两老人的面色都很凝重。

    大家都没有出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张老和王老板也很紧张,王老板更是额头出汗了。

    赵老把碎片也拿起来仔细看了看,然后抬起头来看向欧阳玥道:“欧阳小姐说这碗不真,不知道是从那方面看出来的?”

    此话一出,大家都愣了愣,敢情这赵老也觉得这碗是真品?

    欧阳玥等得就是他们把碗看清楚,见刘老也看完,面色也很凝重,她淡淡一笑走上前道:“我不得不说这只碗仿得非常逼真,很容易让大师也走眼,不过请两位看看这里。”欧阳玥拿起其中一块碎片,那地方是花纹树枝的一个枝杈图案。

    两位大师都拿过来细细看了起来,但还是没看出什么,欧阳玥淡淡一笑,把碎片接在那大碗上。

    “咦,这块上怎么没有了蛤蚧光?”赵老立刻眼睛一亮。蛤蚧光是真品陶瓷的一个特点,就是因岁月的流逝而泛出的一层淡淡的光彩,虽然现在假的也能做旧,工艺技术高超,但要做到整只碗的光泽度一模一样,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对哦,两块光泽不一样,这要是不分开还真看不出来。”刘老立刻兴奋地道,大家看到整体碗和碎片之间的光泽度确实有了差异,因为破碎,这种光泽区别就更加明显。

    “这是仿品!高仿品啊!”赵老哈哈大笑,“欧阳小姐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什么!”王老板顿时面色惨白,三十万买回来的居然是高仿品?

    欧玫这下眉开眼笑,立刻对着王老板冷笑一声道:“王老板,你现在还怀疑不成,我可等着你道歉呢!”

    “怎么可能?我可是三十万买回来的啊!张老?”王老板顿时哭丧着一张老脸看向之前帮他鉴定的张老。

    张老面色也很阴沉,仔细看着大碗,最后点点头道:“确实是假的,这要是不破还真很难区别,破了就相当明显了。王老板,看来你这三十万是亏了。”

    王老板面色苍白,盯着那碗一动不动。

    “别以为这样就能博同情,快点道歉!”欧玫大喝一声,看来受得气不少了。

    “你,你们,要不是你撞破了,就算假的也没人看出来,我还能卖好价钱,现在却一分钱不值了!你们赔钱!”王老板恼羞成怒。

    “哇,你这不要脸的,居然还想卖假货啊!”欧玫一脸惊奇。

    王老板顿时面色红了怒道:“别人也看不出假货!”

    “那你就是诚心想骗人,这古玩街可是中外闻名的,民警先生,你们就允许这种人存在?坏了古玩街的名声?”李炎贝立刻走上来阴沉道。

    那民警也面色沉下来,对王老板冷声道:“王老板!做人做生意都要讲诚信,你亏了三十万虽然肉疼,但别坏了我们这里的风气,刚才你自己说的很清楚,快点向这位小姐道歉!”

    王老板面色是一阵青一阵白,但在这里他又能如何。

    “王老板,生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也有人会收到假货,你看开些,三十万对你也不是什么大数目。”赵老面色也有点不待见这种人。

    王老板气得瞪着欧阳玥几人道:“算你们狠,我道歉,对不起!”说完就甩袖离开。

    “下次眼睛睁大点,别卖假货啊!”欧玫幸灾乐祸地喊出去。

    欧阳玥从包里拿出一万元递过去给赵老。

    赵老连忙笑着摇头推开道:“欧阳小姐客气了,你的鉴定水平比我们这几个业余人士可专业多了,我们还学到不少东西,哪里还能要钱啊。”

    “就是,欧阳小姐客气了。”刘老也呵呵笑道。

    张老有点面色难看,不过还是自嘲地笑笑道:“我还真是老眼昏花了,以后这么贵重的东西,得多个人掌眼哪,好在那小子是买下了给我鉴定,要不然岂不是要我陪了。”张老苦笑。

    “很有可能啊,哈哈。”赵老拍拍他的肩膀,“我们三人还得多学习。”

    欧阳玥很谦虚地笑笑,大家客气一番,欧阳玥也只能收回钱告辞。

    走出民警大院,欧玫就兴奋道:“小玥,你真厉害,要不是你,那三个人都说是真的,我们可亏死了。”

    “小玥玥一直很厉害!”李炎贝也高兴地称赞。

    “大少爷,你就不怕你的正古斋被他盯上?”欧阳玥笑笑。

    “那你就放心吧,周叔绝对不是省油的灯。”李炎贝狡猾地笑笑。

    后面任云桀和范择文走在一起,范择文在问任云桀话,任云桀只是简单地回答,一双眼睛还是看着前面的欧阳玥。

    欧玫也开始问任云桀归来的事情和盗墓的事,欧阳玥和李炎贝都敷衍过去,一帮人找了酒店吃中午饭,下午大家四处走走,买点纪念品,第二天早上的飞机直接离开了西安。

    盗墓的事情还没有消息,李炎贝让周舟注意着,欧阳玥知道在意也没用,触碰了古武,就意味着死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而她的心脏已经练强了。

    欧玫没有跟着一起回s市,而是直接回了瀛洲,说空了去看他们,欧阳玥帮她看了下她淘的东西,都很不错,因为有周叔的掌眼,也都是真品,让她很兴奋。

    范择文这一次也是很开心的,买了不少工艺品回来,主要看中的是上面的雕刻图案。

    大家一回到星湖湾,楚格林就问东问西,欧阳玥看看范择文,最后决定让范择文也学习古武,一间屋子下,这些早晚都要知道,何况范择文有范奇森这个哥哥,危险系数会高一点,只是他的心脏病不知道能不能负荷。

    晚饭,楚格林和李炎贝、范择文三人准备了晚餐,欧阳玥准备在饭桌上好好跟他们说,而且关于任云桀的事情她也不准备隐藏,她相信他们,就像他们相信她一样。

    楚格林和任云桀本来是反对的,但最后也觉得欧阳玥说得有道理,走进了古武世界,以后遇到什么都不清楚,朋友、亲人都很重要,他们也许都无法保护好,何不让他们自己有保护的能力?

    傍晚六点,范奇森也过来了,大门关上,大家坐下来吃饭。

    欧阳玥开始慢慢解释古武的事情,李炎贝虽然听了一些,但还是再次震惊,范择文就更不用说了,好在两人的接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当晚楚格林就拿出洗髓丹让李炎贝和范择文服下去,然后给了两人一人一份的修炼的细节描写,让他们各自回房。

    晚上八点,欧阳玥洗完澡电话响起,是丁可儿的电话,欧阳玥嘴角微微一勾,知道张市长的事情她一定在怀疑。

    “小玥,你总算回来了,我现在过去你家,你等我哦!”丁可儿说完就挂电话,让欧阳也哭笑不得,她是怕她跑了不成。

    任云桀敲门,欧阳玥开门让他进来,球球在床上看到任云桀立刻白毛扎起,一双绿色的眸子很不爽地瞪着任云桀。

    任云桀看到球球在床上立刻皱眉道:“玥,这家伙一直这么粘你?”他们回来后,球球就被放出来,一直粘这着欧阳玥。

    欧阳玥笑着点点头道:“球球很可爱,也很聪明,比我修炼都快。”

    “它是公的?”任云桀走了过来。

    球球顿时吓得躲在欧阳玥背后,尖尖的牙齿露出来。

    “呵呵,是公是母有关系吗?”欧阳玥笑道,“它好像很怕你。”

    “主人,他不是好人!”球球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

    欧阳玥一笑道:“毛毛不是坏人。”

    任云桀冷眸一眯,突然出手,球球吓得顿时整个身体射出去,但任云桀可是比它高了整整一大级,很快任云桀的双手就掐住了球球的身体,球球圆嘟嘟的身体在它手中乱扭,发出惊慌的叫声。

    “毛毛,别伤害它。”欧阳玥被这一人一兽吓到了。

    “我要它上上课!”任云桀伸出手指在球球的脑门上就是一弹。

    “呜。”球球顿时泪眼汪汪,但还是很愤怒地看着任云桀那双深邃的眸子。

    “你放开点,它会疼的。”欧阳玥连忙过去摸摸球球的脑袋。

    任云桀嘴角一勾,盯着球球,双目忽然一冷道:“居然还是公的,以后不准靠近玥,不然我就阉了你!”

    欧阳玥顿时张大嘴看着任云桀?这是什么话?

    “喵呜。”球球身体一阵乱扭,但实力相差太大,最后只剩下呜咽了。

    “毛毛,你说什么?”欧阳玥拍开他的大手,把被掐得浑身疼的球球抱紧怀里,球球委屈得大眼睛里泪珠就一滴滴往下掉。

    欧阳玥立刻抚摸它的脑袋哄道:“球球乖,别哭,这家伙果然不是好人。”说完瞪了任云桀一眼。

    “喵呜。”球球脑袋蹭蹭欧阳玥的手臂,欧阳玥拿出银针为它输送青木灵气,球球这才消停下来,但那双眸子看任云桀的时候明显有着恐惧和害怕,外加一股愤怒。

    任云桀挑挑眉看着球球的眼睛,忽然双眸一眯,球球身体吓得一抖,任云桀哈哈大笑。

    球球顿时扎毛,喵呜喵呜地对着他不爽地叫道。

    “玥,把它扔空间去,不然我不介意让它呆在我空间里。”任云桀嘴角邪勾。

    “主人,他认真的,快放我回去。”球球见任云桀嘴角的邪笑,吓得连忙通知欧阳玥。

    欧阳玥无奈,只好把球球收了进去,然后白了眼任云桀道:“你干嘛吓它,它是我的契约灵兽。”

    “我不管什么灵兽不灵兽,它要霸占你就是不行,你是我的。”任云桀嘟嘴,双手搂住她的小腰,刚洗过澡的样子很阳光,头发卷得很,乱乱的,脸上也少了之前的冷酷,似乎回到了以前那个毛毛。

    欧阳玥没好气地瞪他道:“你跟它吃醋啊?”

    任云桀搂住她,让她靠进他的怀里,深深地吸了吸她头顶秀发的清香,不愿意放开,声音有点沉默道:“这半年来,我想你想得心都痛了。”

    欧阳玥身体一下子僵硬,但她能感觉他说得话有多真。

    “我很想马上回到你身边,但我知道我事情没有处理好,一旦回来,会带给你危险,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任云桀吸口气幽幽道。

    “毛毛。”欧阳玥为他心疼,双手也紧紧抱住他,“到底是谁封住了你的记忆?”

    任云桀一愣后道:“是我叔叔,威廉的爸爸。”

    “那打伤你的难道也是他?”欧阳玥一惊。

    “其实当时我确实是来华夏旅游的,无益中给我找到了那块黄晶石,我本来是准备给我妹妹晋级用的,但威廉正处在突破阶段,很需要黄晶石,他们知道这事后就起了歹心,本来就算几个手下也根本不是我对手,但在华夏我不能动用古武,被他们暗算,所以才有了认识你的那一幕。”任云桀声音慢慢变得冰冷。

    “那在酒店包房里你怎么被打昏了?”欧阳玥问道。

    “是我那叔叔来了,他武王四级巅峰,我以为他是怕我在这边出事,没想到居然为了抢黄晶石对我下手,还抹去我记忆,好在被我爸知道,把黄晶石拿了回去,同时说是趁此机会让我休息一下,家族事情太乱,我本是家族年轻人之中实力最高的,要参加每十年一次的家族之间的比赛,之前我正好是刚得了第一名才能出来旅游的,威廉和黄毛一直都很嫉妒我,他们的父母也对我父母很嫉妒,表面上大家和睦,毕竟我爸的地位比他们高些,但暗地里恨不得我们一家死。当然他们也不敢对我下毒手,我身上有家族大人的一道战气,要是我死了,大人们就会立刻知道,他们可没这胆子。”任云桀冷笑一声。

    欧阳玥很认真地听,看来任云桀的家族也很大,他承受的压力不小。

    “毛毛,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来华夏旅游?”欧阳玥请问道。

    “我有华夏血统,自然才想来看看的,不过没想到能让我找到一块黄晶石。”任云桀吐口气,更没想到一块晶石让自己认识了眼前这个小女人并深深地爱上她。

    “那你这次回去后,怎么又会来西安?”欧阳玥有很多问题,只能一个个来。

    “哼,也许是我在华夏找到晶石,让威廉和东尼都心动,正好我恢复记忆回去,本来我要向我叔叔讨回公道的,但被我爸妈阻止了,撕破脸对家族都没好处,我只能忍气吞声,这次他们来,是罗大人让我跟来的,我本就有杀他们之心,只是时间没到,没想到你的出现让我一下子就下了决定。”任云桀揉揉她的头发。

    “会不会有麻烦啊,那个罗大人呢?”欧阳玥急切道。

    “罗大人在泰国度假,让我们有事打电话,给我们三人三个月时间寻找晶石,刚过去一个月,所以起码有两个月我不用担心。”任云桀嘴角一勾。

    “那罗大人是什么级别的,要是他知道你杀了东尼,会怎么样?”欧阳玥急道。

    “罗大人已经是武尊一级了,你我都不是对手,不过这个人贪婪成性,到并不是没缺点,而且他也知道家族中我的地位,所以就算知道,也不敢杀我,现在我就需要一样能让他心动的东西封住他的嘴。”任云桀眼睛一眯。

    “你给我的那块黄晶石如何?”欧阳玥还没有用掉。

    任云桀一愣后道:“晶石对我们古武者很重要,你留着自己用,可不能便宜那老家伙。对了,威廉到底是怎么死的?”任云桀到现在还不知道威廉的死因,但他不相信欧阳玥的实力能杀死威廉,就算能杀死,也不可能连灵魂都不见,完全没有复活的希望。

    “这个,说出来你一定不会相信。”欧阳玥苦笑道。

    “那你说说看,只要你说得我都相信。”任云桀拉着她坐在球形沙发上,让她坐在他双腿上,双手围住她的腰,欧阳玥不自在地红了脸。

    正在欧阳玥准备解释的时候,门铃响了。

    欧阳玥立刻跳起来,满脸通红地整理下头发道:“下去吧,可儿来了。”

    任云桀嘴角抽了抽,一张俊脸立刻又冷下来,显然非常不愿意有人打断他和她如此温馨的时刻。

    欧阳玥下楼开门,李炎贝和范择文都在房中承受着洗髓丹的副作用,楚格林和范奇森都早早回去,两个大男人看到任云桀再次回来时,除了叹气就是郁闷,看来他们又没机会了,还以为任云桀再也不回来了,而且这个男人似乎变了个人似的,让他们都有种压迫感,看着他们的目光是如芒在背,他对欧阳玥的占有欲也相当明显,看球球躲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了。

    “小玥,你可回来了,你看新闻了吗?”丁可儿是憋了好几天了,怕破坏欧阳玥的度假也没打电话给她,但她心里可乱了好几天了。

    “什么新闻?”欧阳玥露出不解之色,当然她是故意的,这事压根她没办法解释。

    任云桀从厨房出来,泡了奶茶给两位女人,目光不太爽地看看丁可儿。

    “哎呀,云桀,你怎么回来了?”丁可儿看到任云桀吓一跳。

    “我不能回来?”任云桀挑挑眉,“你真让我失望,连李炎贝这只妖孽都搞不定。”

    丁可儿一愣苦笑道:“我尽力了,我不是菩萨,降福不了妖孽啊。”

    “哼!”任云桀冷冷地哼了声,坐在欧阳玥身边搂着她的肩膀靠在沙发上,手指有意无意地扰动欧阳玥的秀发。

    丁可儿微微尴尬,欧阳玥则教训任云桀道:“毛毛,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任云桀顿时扁扁嘴,一脸委屈,欧阳玥无奈,猛然伸出双手狠狠地揉乱他的头发,然后看着他毛茸茸的样子自己先笑了。

    “咳咳咳,可儿,你别管他,对了,你妈身体好点没?我明日放学后就去你家看阿姨。”欧阳玥转过身来对着丁可儿笑道。

    “我妈好多了,这几天都很能吃呢,好像要把之前不能吃的都吃回来,我和我爸都怕她撑着了,小玥,谢谢你啊。”丁可儿想到自己的妈妈,目光总会不自觉地红起来。

    “都说是朋友就别谢来谢去了。”欧阳玥真诚地看着她。

    丁可儿笑着点点头道:“你知道张市长的事情吗?他突然中风下台了。”丁可儿的目光带着探索看着欧阳玥。

    欧阳玥只是淡淡一笑道:“哦?那不是真好,你爸没事吧?”

    “我爸到是没事了,不过小玥,这件事是不是你?”丁可儿眨巴下眼睛。

    “我有这么厉害吗?这不是应该叫坏人有坏报吗?”欧阳玥笑着摇摇头。

    任云桀不知道这中间出什么事情,不过看到欧阳玥那嘴角那抹狐狸一般的笑容,他忽然觉得他的女人变了,变得更加淡定、更加强大了,而他需要一个强大的女人,但他真得能给她幸福吗?任云桀陷入思绪之中。

    “小玥,是范老大的人做的对吗?”丁可儿是认准了他们两个了。

    “可儿,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你现在最重要的守护好你的家。”欧阳玥深深地看着她。

    丁可儿一愣后点点头道:“我知道,不过这事情闹得有点大,我怕?”丁可儿一双眼睛里露出担心之色。

    欧阳玥摇摇头笑道:“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丁可儿觉得欧阳玥淡定得有点可怕,但却也让她淡定下来,她说没事一定没事吧,毕竟警察调查了几天什么证据都没有。

    丁可儿想到这里松口气,点点头,想再说谢谢,但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两人开始聊些开心的事情,任云桀一直没打扰,到了十点多,丁可儿才告辞回去,欧阳玥让任云桀开车送她。

    任云桀扁扁嘴,但还是照做了。

    欧阳玥回到房间修炼,任云桀回来看到她正在修炼,也不打扰,回自己房间,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古怪的黑色小瓶子,嘴角勾起冷笑。

    这里面是东尼的灵魂,这个瓶子叫‘锁魂瓶’,修炼古武之人,灵魂只要不灭,就可以由武尊级别的高手配合生灵草恢复肉身,重生一次,不过任云桀却不准备让东尼再重生,更严肃点来说他们的家族内部矛盾激烈,是时候清理门户了。

    不过要消灭灵魂可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他只能先把东尼的灵魂锁在瓶中,心里想着孙焯裎不知道怎么样把东方旭的灵魂处理掉的,因为要灭灵魂,也必须是在武尊级别之上才能做到,他现在是武王三级巅峰,还远远不够格,不过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是一种叫‘灭灵草’的药草也能彻底让灵魂消灭。

    孙家应该有这种东西,也许自己可以问问玥,但孙焯裎要知道他的身份不知道会怎么看待?

    一切恢复到正常,第二天,欧阳玥坐上楚格林的车,和范择文三人一起去学校,因为去陕西已经请了几日假,所以欧阳玥也不好意思。

    任云桀在家修炼,他在武王三级巅峰停留很久了,一直没时间好好突破,趁这段时间他要好好加强,欧阳玥知道后,给了他一颗绿晶石,让任云桀吓一跳,他现在确实却这个东西,若有了晶石,他不用多久就能突破武王三级巅峰了,真让他喜出望外,也觉得欧阳玥的运气真是要逆天了。

    欧阳玥也不瞒他,告诉他楚格林的身份还有医药世家的事情,当然她没有说多少晶石,毕竟这些都是楚格林的东西。

    欧阳玥一到学校,就看到东方博弈那潇洒的身影,不过他身边还有个东方莹莹,看到她来了,东方莹莹朝她瞪了瞪直接走开,东方博弈则一脸笑容跑过来。

    范择文看到他哼了一声道:“你速度到是快,从京市回来了?”

    东方博弈跟大家打了声招呼道:“是啊,也没什么事情,就早点回来,欧阳玥,我有些话跟你说。”东方博弈看看不爽的楚格林和范择文,他知道楚格林在追求欧阳玥,而范择文的大哥也在追求欧阳玥,自然看他不惯。

    欧阳玥看看楚格林和范择文,对他们道:“你们先走吧。”

    楚格林和范择文没好气地看看东方博弈,两人离开。

    “有什么事吗?”欧阳玥淡淡地看着东方博弈,其实在西安那几天,东方博弈有打电话,只是她说很忙没给他任何说话聊天的机会,让东方博弈郁闷了好几天,但也更加激起他的好胜心,势必要拿下这个女人为止。

    “小玥,我在京市很想你。”东方博弈露出一副情圣的样子。

    欧阳玥一愣,差点把早餐吐出来,嘴角抽搐了几下道:“东方,我想你好像误会了,我和你之间只是同学。”

    东方博弈一愣后急道:“那,那我可以追求你吗?”

    欧阳玥看看他道:“我还不想谈恋爱。”

    “没关系,可以慢慢来,先做朋友嘛。”东方博弈迅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递给欧阳玥道,“这是送给你的,我从京市带回来的。”

    欧阳玥一看像是首饰盒子笑了起来道:“我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东西,何况我做什么的,你应该知道吧?”

    东方博弈立刻打开了盖子,里面是一条全碎钻镶嵌的手链,看上去很精致也很高档。

    “我知道你做翡翠,不过这是钻石的,我特地为你选的,你一定要收下啊。”东方博弈露出可怜的样子。

    “我不是你女朋友,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东西。”欧阳玥心里厌恶无比、不想看他。

    “我都说没关系,是朋友也可以送礼物的,你看在我用心帮你选的份上收下好吗?”东方博弈面色更委屈可怜了。

    欧阳玥皱皱眉道:“真的没关系?”

    “嗯,反正都买了不是吗?”东方博弈立刻把盒子盖上,塞到她手中。

    欧阳玥看看盒子,心里冷笑,然后说了声谢谢。

    东方博弈看她收下非常高兴,心想估计很快就能打动美人心了。

    “对了,找到你哥了吗?”欧阳玥和他并肩而行,目光往教学楼看去,发现东方莹莹在底楼偷偷地盯着他们。

    “还没有,真不知道我哥去哪里了,不过伍蓝枫回来了,但她却说没和我哥一起,我不是很清楚,我爸和我叔叔在处理这件事情,反正伍蓝枫和伍少华都脱不了关系。”东方博弈扁扁嘴。

    “哦,那你爷爷找你回去什么事啊?”欧阳玥和他走近一点。

    东方博弈闻到欧阳玥身上的清香,有点心猿意马,立刻也靠近一点道:“也没什么事,叫我在外面小心点,现在不大太平。”

    “哦?什么不太平?”欧阳玥好奇地看着他。

    东方博弈面色有点僵硬,支支吾吾道:“就是四大家族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不关我的事。”说完耸耸肩。

    “你家很厉害啊。”欧阳玥对他笑笑。

    “还好吧,不过你也很厉害。”东方博弈居然露出一点不好意思。

    “有空的话,跟我说说你家族的事情吧,我挺好奇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欧阳玥期待地看着他。

    东方博弈一愣道:“好啊,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好吗?就我们两个。”东方博弈觉得机会来了。

    欧阳玥摇摇头道:“今天不行,下次吧,咦,你妹妹还在等你吗?”欧阳玥故意伸出手指指道。

    东方博弈抬头,果然见东方莹莹面色阴狠地看着这里,顿时一股怒气上升,这女人真是越来越让他厌烦了。

    “你妹很粘你啊,我看先上去了。”欧阳玥面色也有点不悦,看了东方博弈一眼立刻走人。

    东方博弈气恼地看着欧阳玥走开,然后对东方莹莹招手。

    欧阳玥到三楼透视下去,看到两人有争吵,最后东方博弈拉着东方莹莹愤怒地离开了,连上午的课都没上。

    欧阳玥冷笑,这一世就看着这对恶心的兄妹怎么掐死对方,要他们痛不欲生,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中午,欧阳玥去了楚格林那边研究癌症的药物,东方博弈和东方莹莹下午回到学校,在教室走道上,许梅雁笑和张璐璐出来看到他们立刻笑道:“东方博弈,真有你的,送小玥这么名贵的钻石手链啊!好漂亮啊,羡慕死人了。”

    东方博弈一愣,东方莹莹则一惊,然后面色愤怒地看向东方博弈。

    “小礼物而已。”东方博弈不能和许梅雁闹翻,只是他没想到欧阳玥会说给她们听。

    “哇,这还叫小礼物啊。”张璐璐立刻道,“怎么就没男人送给我啊,东方同学,你要加油,我看好你哦!”

    “死丫头,你之前不是顶楚学长的吗?”许梅雁笑打他。

    “哎呀,东方也不错啦,小玥有选择的权力,不过我看小玥对东方也不错,要不然也不会把钻石手链拿出来戴戴看了,楚学长能送什么啊,男人就要大方。”张璐璐露出很三八的样子。

    “东方莹莹,你怎么了,你喜欢你哥哥追求小玥吗?小玥可是中医大女神啊。”许梅雁看看东方莹莹那脸色差点笑成内伤。

    “哼!她有什么好,还配不上我哥!”东方莹莹狠狠地掐了东方博弈的手臂一把。

    许梅雁顿时面色难看,怒对东方博弈道:“东方博弈,你妹妹不同意,我看你也别追小玥了,免得小玥受委屈,璐璐,我们还是劝劝小玥好了,就算他们谈恋爱,有这样的妹妹也够呛的。”许梅雁对着东方莹莹冷哼一声,反正大家早撕破脸皮了,要不是欧阳玥让她们演戏整这两兄妹,她们才不会出来搭话。

    “你们不会以为我哥真对欧阳玥感兴趣吧。”东方莹莹不屑道。

    “莹莹,你胡说什么!快去上课!”东方博弈面色一沉,推了她一把。

    “哥!我不同意你追欧阳玥!”东方莹莹气得甩开他。

    东方博弈顿时目露凶光,冷声道:“你管我?”

    东方莹莹面色一变,跺跺脚,然后气恼地跑了。

    “哇,东方博弈,你妹妹管你也管得太多了吧,感觉像你老婆似的!吱吱,恋兄癖啊。”许梅雁吐吐舌头道。

    “这样可不行,我还是支持楚学长好了。要是小玥和你好了,麻烦就多了。”张璐璐立刻鄙视东方博弈。

    东方博弈急道:“我妹妹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所以像我妈一样,我会好好说她的,你们可千万别和欧阳玥说啊。”

    “只要你对小玥好,我们到是乐见其成,不过你可别让你妹妹欺负小玥。”许梅雁哼了哼道。

    “要我们不告诉小玥也行,有什么好处?”张璐璐嘻嘻笑道。

    东方博弈知道自己追欧阳玥,这两位欧阳玥的朋友是一定要拉拢的。

    “没问题,你们想要什么跟我说就是,不过,你们可要帮我说说好话,我是真心喜欢欧阳玥的。”东方博弈对她们眨眨眼睛。

    “没问题,我想要一台笔记本,你这么有钱,应该没问题吧?”张璐璐撞撞许梅雁,这可是欧阳玥叫她们敲诈越多越好,不用客气。

    许梅雁笑道:“你这死丫头,这么狠啊,要是小玥知道你敲诈,会心疼他的。”

    “笔记本?自然没问题,只要帮我追到欧阳玥,买什么都成!”东方博弈果然豪气。

    许梅雁和张璐璐对看一眼,这男人还真是好骗,那她们也不用客气了。

    下午,校园的bbs上爆出了东方博弈送欧阳玥钻石手链的事情,大家都是羡慕嫉妒恨,欧阳玥本人不在校,当然这件事也是她一手促成的,东方莹莹看到之后,气得咬牙切齿,双拳紧握。

    放学后,东方莹莹和东方博弈两人面色都很难看,回到租的宾馆房间里,东方莹莹立刻发飙道:“哥,我不准你再追求欧阳玥!这场闹剧到此为止!”

    东方博弈看着她良久才道:“莹莹,你变了。”

    “我变了?是你变了,你说玩玩的,结果你居然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那个臭女人,以前你从来没这么认真过,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她了?!”东方莹莹气得一张漂亮的脸变得狰狞不堪。

    “随便你怎么说,欧阳玥我一定要追到手!”东方博弈也火了。

    “你!你不爱我了对不对?”东方莹莹看着东方博弈那强势的样子,气得眼睛都红了。

    “你太不讲道理了,我们都大了,我也答应过你以后一定会娶你的,难道现在让我玩玩都不成?”东方博弈看着她道。

    “你那是玩吗?我看你看到欧阳玥那样子不知道多开心,你对我都没那么好!”东方莹莹气恼道。

    “随便你怎么说,我累了。”东方博弈躺在床上不说话。

    “你要是真的玩玩,那好,我帮你搞定她,你玩过就不要再接近她!”东方莹莹目光一冷道。

    东方博弈顿时坐起身来,狠狠地看着她道:“你敢动她一下,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老子要的是她爱上我,心甘情愿给我,而不是强迫她!”

    ------题外话------

    七月刚开始,谢谢那么多位亲们的支持哈,好多钻钻、花花,好耀眼,么么么,眉开眼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