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9章 狠解思念

    黄毛和任云桀两人动手之下,很快其他人一个不剩,只留下欧阳玥和李炎贝两人。

    欧阳玥放出空间的球球,李炎贝也被她拉到后面,李炎贝想挡在她前面,欧阳玥严肃道:“别动!”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任云桀那张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任何表情的冷酷俊脸。

    “小玥玥,怎么办,我们死定了,这家伙看来是不认我们了。”李炎贝有点想哭,不过他也发现欧阳玥的身体气息似乎变了,而且球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从哪里出来的?李炎贝一直以为球球是欧阳玥的宠物猫。

    欧阳玥没有回答,而是目光深深地看着任云桀,眼里有着痛心。

    “杰克,一定是这个女人杀了威廉,那里面的东西也一定是她拿走的,咦,这只猫?”黄毛看着地上对着他们张牙舞爪的球球很是惊讶。

    “灵兽,靠!居然是灵兽,兽者三级巅峰,哈哈,我们发财了!”黄毛的精神力刚才探知了下球球,知道它是灵兽,贪婪之心立刻起来,要是能得到它,自己的实力能提高一个档次,家族中就会重用他。

    球球绿色圆眸狠狠地瞪着黄毛,尖尖的牙齿露出来,面色狰狞,眼中还有鄙视之色。

    欧阳玥一惊,看来这家伙也在她和球球之上,自己想要赢他们完全不可能,何况任云桀是武王级别,想到昨晚威廉的强悍,要不是白蛇,她和球球早就死透了。

    但她现在并不关心这些,她只是觉得心痛如刀绞,毛毛不认她没关系,可现在要杀她和李炎贝了吗?这实在让她有点无法接受。

    “主人,这家伙也是武者三级巅峰,不过另一个很强,比威廉强得多。”球球的话出现在欧阳玥脑子里,“你能召唤白蛇出来吗?要不然我们可死定了。”

    欧阳玥一惊,低头去看看手珠链的位置,心里开始急切呼叫白蛇,但显然徒劳无功,手珠链热都不热一下,让她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道为何昨晚那么神奇,是什么触发了白蛇的帮忙呢?

    “主人一定是没有找到召唤的方式,这下死定了,不过就算死,我们也要拉个垫背的!”球球顿时身体弓起,全身白猫炸起,一双绿色眸子对着两人露出凶光。

    “大少爷,你往后退,越远越好!”欧阳玥推了身边的李炎贝一把。

    “这怎么行!反正都是死,退不退也没关系。”李炎贝忽然伸手抓住了欧阳玥的小手。

    对面的任云桀顿时全身的战气猛然爆发出来,一双黑眸盯着李炎贝握住欧阳玥的手眯了眯,欧阳玥惊讶地抬起头看向他。

    任云桀那双深褐色的眸子里闪过暗光,有一抹明显的不爽。

    “毛毛?”欧阳玥嘴里忍不住叫出了这两个字。

    “杰克,动手!别浪费时间,罗大人还等着我们去度假呢!”黄毛说完冷笑一声,全身战气爆发,双掌立马对着欧阳玥拍出。

    “主人,我来!”球球实力在武者三级巅峰,已经快要突破,跟黄毛算是不相上下。

    欧阳玥见任云桀没动,立刻不去管他,而是速度飞快地用云天掌对着黄毛拍出,最好能在任云桀动手之前重创黄毛,不然他们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李炎贝感觉到那强大的气流,立刻往后跑,心里是胆战心惊,看来他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但现在他也知道是关键时刻,自己不能给小玥玥添麻烦。

    强大的战气让他很狼狈,但好在跑出了三十米开外,才能喘出口气来,却已经趴地上只喘气,心里惊悚,这些都是什么人?拍电视剧吗?

    “杰克!你干什么!还不帮忙!”黄毛被两人联合攻击,顿时败下阵来,从空间拿出一把武器才勉强维持平衡,但面色已经很难看了。

    “主人,那个男人怎么不动手?”球球有点好奇地询问欧阳玥,要是任云桀出手他们不可能轻松。

    “不知道,球球,我们先解决这个再说!”欧阳玥云天掌再次拍出,巨大的掌印呼啸而去,而球球尖锐的爪子也同时挥出,两人都是用足了力量。

    “他妈的!找死!”黄毛怒了,全身战气爆发,长剑快速劈向球球。

    球球身影如闪电,一下子躲开,黄毛嘴里却忽然出现一声闷哼,被欧阳玥的云天掌打中了后背,顿时嘴角鲜血流下来。

    “死女人!”黄毛二话不说,一转身,一剑就朝欧阳玥劈出,也不去管球球的进攻,只想先解决一个再说,他心里不安,为什么这种时候,杰克还不动手,他似乎认识这个女人,但不至于见死不救吧?自己好歹也是他的家人。

    欧阳玥纵使有战技也不可能承受黄毛这雷霆的一剑,顿时云天掌凝聚的战气被劈散,剑气直冲她的脸面而来。

    欧阳玥面色苍白,以为这次一定没办法逃脱,球球的爪子在黄毛后背也成功击中。

    “啊!”黄毛的惨叫惊心动魄,他没想到球球的力量会这么大,这一抓几乎要了他的命,整个人被抛起摔下,后背是鲜血喷洒。

    以此同时,欧阳玥正在承受这强大的剑气破空而来,虽然她咬牙双手拍出狠狠顶住,但一股绝望之感还是在心底升了起来。

    但下一秒,她并没有感受疼痛,而是整个身体快速地落入一个宽敞熟悉的怀抱中,鼻尖充满了她最喜欢的男人味道,抬眸,就看到任云桀一掌对着摔在地上的黄毛拍下,眸子里冷光如剑,一张俊脸冰冻刺骨,像万年冰山一样。

    黄毛满目惊恐,‘杰’克没叫完,就被任云桀一掌拍成肉饼,而且地上的坑足足有一米多深。

    “喵呜!”球球以为任云桀要伤害欧阳玥,顿时圆球的身体朝任云桀袭来。

    “球球,不要!”欧阳玥吓得大喊。

    任云桀目光一冷,伸手一挥,球球的身体就像被风吹走了一样,在天空滚了无数个跟头,往远处落去。

    “球球!”欧阳玥顿时吓得想推开任云桀去追。

    “它没事。”任云桀搂住欧阳玥的身体,让她无法离开。

    欧阳玥抬头,四目相对,一时间没有了语言,欧阳玥感受到他身体的僵硬,知道他心里也不平静。

    欧阳玥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此刻心疼无比,一双黑眸中溢上了泪花,她刚才真得好怕任云桀出手杀她,真得好怕。

    任云桀微微皱眉,俊脸依旧冷酷,冰冷的眸子却暖了起来,看着欧阳玥的双眼慢慢浮上一片柔情。

    “玥。”任云桀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毛毛。”欧阳玥心里一酸,顿时紧紧地抱住他的身体哭泣起来。

    李炎贝看到这一幕,连忙惊慌地连滚带爬地跑回来,心里松了口大气,刚才真是把他吓死了,他的腿到现在都是软的。

    任云桀紧紧地抱住欧阳玥,那双紧实有力的大手似乎要把她揉进骨子里去,两个人的心紧紧地靠在一起,能彼此感觉到对方的快速的心跳声。

    “喵呜!”球球飞跑回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对着任云桀露出凶悍之相,尖牙亮闪闪,绿眼里满是不爽,还发出不满的叫声。

    欧阳玥连忙低头看向球球,这小家伙一双绿眼非常气愤地盯着毛毛,但里面还带着害怕,不敢靠近任云桀一步。

    “球球,他是我的朋友,他不会伤害我的,别担心。”欧阳玥连忙把球球收进了空间里。

    “臭小子!你吓死我们了!”李炎贝总算软着腿跑过来了,气喘吁吁道。

    任云桀目光冷冷地扫了李炎贝一眼,李炎贝就像被点了穴一般,顿时乖乖闭嘴。

    “玥,没想到你真得开始修炼武道了,还这么快就到了武者三级低等,是孙焯裎允许你修炼的吗?”任云桀摸摸欧阳玥的秀发,眸中一片温柔,声音也软下来了。

    “毛毛,先别说我的事,你好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欧阳玥看看那深坑里的黄毛已经成了大饼的样子心有余悸,没想到这一趟盗墓,会是如此的出乎意料和惊心动魄,说出去估计也没人信,就算她看着四处那么尸体都感觉不真实,古武之力真得是太强悍太凶猛了。

    “我处理一下吧,离开这里再说。”任云桀目光扫射,然后身影一下子就跳下了深坑,把黄毛扫进了他的空间里,欧阳玥发现他手腕上戴着一串青色的手珠链。

    李炎贝伸手拉了拉欧阳玥的衣服,欧阳玥转头看他,发现李炎贝一张脸白得像鬼,知道他一定是被吓坏了。

    “别担心,我回去再跟你解释,现在最重要的是死了那么多人,回去怎么解释?”欧阳玥皱眉。

    李炎贝点点头,目光惊慌地看看任云桀那些处理尸体的快速动作,感觉这个世界彻底疯狂了。

    “小玥玥,他,他还是那个毛毛吗?”李炎贝被任云桀刚才那一瞪,心肝儿还在乱跳。

    “他还是毛毛。”欧阳玥看着那个修长的身影眼中都是暖意,她知道在他身上一定有很多事情发生了,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不是吗?她的毛毛回来了。

    任云桀处理玩现场,又一掌把那陵墓入口封住,最后到两人面前,眼中也只有欧阳玥道:“走吧,这些人盗墓失踪了。”

    “那为什么我们还在?”李炎贝小心滴问道。

    “你们不贪财,侥幸逃脱罢了,这事不会追查很久的。”任云桀冷冰冰地道。

    欧阳玥点点头,相信查下来,上面就会有所察觉,定不会再查,只是自己和李炎贝很可能会成为古武家族的注意对象,但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也只有到那个时候再说了。

    任云桀见她一脸纠结,搂住她的肩膀温柔道:“别担心,有我。”

    欧阳玥顿时觉得心情松了很多,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害怕道:“毛毛,你还走吗?”

    任云桀一愣后,一张俊脸冰如寒霜,看着遥远的天边道:“威廉和东尼都死了,我也不会给他们复活的机会,所以回去也是没用,不回去了,等着他们来找我吧。”东尼就是那个黄毛了。

    “啊,那会不会有危险?”欧阳玥惊慌道。

    任云桀转头温柔地看着她道:“我会处理的,要想动我也要看他们的本事。”任云桀的深邃眸子顿时划过冷漠的杀气。

    “你,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李炎贝又好奇地问道。

    “大少爷,回去再说。”欧阳玥说完,快速往他们的帐篷而去,花了十来分钟收拾自己的东西,别人的不去动,自己的扔进空间里,三人就开始赶路。

    “现在车子都没有了,我们难道要走回去,不如打电话叫人来吧?”李炎贝吓得腿都发抖,实在没法走路。

    任云桀看看欧阳玥,忽然嘴角一勾道:“要快也不是不行。”说完就把欧阳玥快速拉进了虚空里。

    “小玥玥?”李炎贝目瞪口呆看着欧阳玥就在他眼前消失不见。

    任云桀看着李炎贝的傻样冷笑一声,伸手也把他拉进了虚空。

    李炎贝看到虚空的样子,忽然间有点接受不了这种事实,双眼一翻直接晕倒了。

    “没用的家伙。”任云桀冷哼一声。

    欧阳玥笑笑道:“这不能怪他,任何人都会被今天的事情吓傻的。”

    “你怎么跟他解释?”任云桀把李炎贝的身体扔进了他的空间里,心里等他醒过来看到里面那么多尸体不知道会不会又被吓昏过去,不过他不管,谁叫这家伙这么粘着他的女人。

    “慢慢解释,反正徐大哥、楚格林和范老大都在修炼古武,他知道就让他也学吧,免得这种事情只有吓得份。”欧阳玥想通了,她身边的人也应该学习,如此一旦像这种时候,起码不会太过被动。

    “孙焯裎给了你千猩草?”毛毛拉住了她的手询问道。

    “不是,我们一起去神龙架找的,所以其他家族并不知道我们修炼古武。”欧阳玥抬头对他笑了笑。

    任云桀点点头道:“走!”说完身上的气息一变,拉着欧阳玥就像一阵风似的在虚空中御空而行,欧阳玥心里非常羡慕,自己什么时候能晋级到武王级别呢?

    十分钟都不用,任云桀放下速度道:“已经到了市区,你住在哪里?”

    “我们住在古玩街的长城酒店。”欧阳玥道。

    “好,我在无人处放你出去,我去我们的宾馆交代些事情,就去找你。”任云桀道。

    “不,我和你一起去。”欧阳玥紧紧拉住他的手,她好怕他一走不回来。

    任云桀一愣,点点头,带着他直接来到了他们在西安住宿的地方。

    走出虚空,是一间单人房,欧阳玥看到桌面上很多东西,任云桀快速地收拾一下,扫进空间,然后去了隔壁的房间,欧阳玥透视过去,就知道不是威廉就是黄毛的房间。

    十分钟后,两人离开酒店,坐车到长城酒店。

    欧阳玥一进房间就让任云桀把李炎贝放出来,但任云桀却一把拉过她。

    欧阳玥整个人撞进他的胸口,立刻面红耳赤,她能感受到任云桀那股灼热的视线。

    “玥,我,我好想你。”任云桀深情地看着她雪白晶莹的小脸,那双明亮的黑眸更是深深吸引着他。

    欧阳玥心脏狂跳,今天是太过惊吓和刺激,而此刻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有点不知所措了。

    “玥不想我吗?”毛毛见她没有回应,只是脸红,顿时有点委屈地嘟嘴,那海棠花瓣色的薄唇是那么勾人,让欧阳玥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但毛毛这装可怜的样子却让她一颗一直处在紧绷状态的心慢慢放松下来了。

    “想。”欧阳玥目光柔和地看着这张冷酷而俊俏的脸孔,感觉自己是怎么也看不够,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深深的迷恋一般,让她的双手慢慢地摸上了他的俊脸。

    “玥。”任云桀的目光灼热地看着她,深邃的眸子越来越暗,慢慢视线停留在她粉色嫩泽的小嘴上,胸口猛然一紧,脑袋一低,薄唇深深地噙住那一片柔软。

    欧阳玥双手拽着他腰间的衣服,心里没来由地紧张,闭上眼睛,感受着唇上的温柔,整个身子都被他轻柔地带进怀里。

    开始是温柔的,但慢慢的,任云桀似乎激动起来,动作有点失控,灵舌越来越强势,犹如一团火一般,搅动起一阵阵狂风暴雨,似乎在发泄对她的思念,双手也紧紧地搂住她的腰肢,似乎要把她融入他的身体内,让她有点喘不过起来。

    一双大手越来越滚烫,在她背上游移,欧阳玥感觉要窒息,灵舌终于脱离她的小嘴,但开始进攻她的脖子,滚烫的唇齿在她雪白的肌肤上肆虐,让欧阳玥忍不住发出娇喘声,然这更引起了男人的失控,吻更加狂野,手掌快速探入她的衣服,只想去寻找那一片柔软。

    欧阳玥浑身滚烫,全身发软,等感受到他的大手爬上禁地时,她浑身颤抖,小嘴里更是发出you人的呻银,让任云桀差点失去理智。

    但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什么,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抬起了脑袋。

    深褐色的眸子暗沉如潭,像要把她整个吸引过去,眸里跳跃着一处火花,那是对她的浴望,俊脸上有一层淡淡的红色,难道是害羞?

    欧阳玥双目迷蒙地看着他,她的毛毛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好看。但她不知道他为何会停下来,她其实并不介意接下来的事情。

    “玥。”声音沙哑粗重,任云桀看着眼前这种娇媚如花的小脸,整个人都崩得紧紧的,把她脑袋压回他的胸口,自己深深地吸取她身上的味道,然后深深地呼出口气。

    “毛毛,怎么了?”欧阳玥抱着他,轻声询问道。

    “现在还不可以,也不是时候。”任云桀有点痛苦地说着。

    “为什么?我不介意。”欧阳玥立刻抱住他,似乎能感觉到他传达的那抹纠结。

    “不,不行,等一切稳定了,安全了,我会给你最好的。”任云桀自然有他自己的顾忌,他不能伤害她,因为他深深地爱着她。

    欧阳玥有点糊涂,但她没有多说,这是个敏感而尴尬的话题,而且她想到自己的年纪,也不用这么着急的,何况现在确实很乱。

    “该把李炎贝这个家伙放出来了。”任云桀忽然放开她,伸手揉揉她的脑袋,欧阳玥一愣后笑起来,以前总是她揉乱他的头发,现在却反了过来,不过她喜欢这样的宠爱。目光舍不得离开这个男人,虽然心中有太多疑问,但并不急着问。

    一道银光,李炎贝整个人姿势怪异地躺在了床上,一张妖孽的脸上一点血色都不见。

    “玥,我先去处理下尸体,马上会回来。”任云桀看看空间那些东西露出厌恶的表情。

    欧阳玥点点头,虽然怕他又不见,但自己也总不能把他栓在裤腰带上。

    任云桀直接遁入虚空,欧阳玥则拿出银针为李炎贝扎针。

    一分钟不到,李炎贝就醒了过来,看到坐在床边的欧阳玥时,目光迷惑了一下后立刻惊慌道:“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少爷,你别急,已经没事了,你先起来去洗个澡,然后过来我这边慢慢跟你解释可好?”欧阳玥自己也想梳洗一下,毕竟离开了两天两夜,在荒郊野外也不能好好梳洗,连衣服都没换过。

    李炎贝一愣后,看看自己的衣服,暗红色里还有泥土青草色,立刻坐起来道:“我马上去洗。”说完就起床。

    “对了,那臭小子呢?不是又走了吧?”李炎贝没看到任云桀有点惊讶道。

    “他有点事,很快会回来的。”欧阳玥把他的包扔给他。

    李炎贝这才心事重重地去隔壁梳洗去了,欧阳玥也开始整理自己,想着怎么样跟李炎贝解释这种事情,但抹去他记忆这种事,她做不到也做不出来。

    等欧阳玥洗完澡出来时,就看到任云桀站在窗口看着外面景色,整个身体就像雕塑似的一动不动,但能让欧阳玥感觉到他的孤独和冷漠。

    听到声音,任云桀转过身来,冷漠的俊脸在看看到只穿着浴袍的欧阳玥时,眸子一下子就暗了下去。

    “毛毛,你这么快啊,我马上好。”欧阳玥顿时面红耳赤,这感觉实在有点暧昧,连忙拿了换的衣服就冲进了洗浴室。

    任云桀冷峻的脸上放缓,薄唇微微弯起,眼中一片温柔。

    欧阳玥再次出来已经整理好,只是头发还没干,任云桀眉心一皱,走过去接过她的毛巾,站在她身后为她擦干,欧阳玥嘴角勾起甜蜜的笑容。

    “李炎贝呢?”任云桀询问。

    “在隔壁梳洗,等下会过来,我必须把事情跟他解释一下。”欧阳玥道。

    任云桀道:“你不准备抹去他对古武的记忆?”

    欧阳玥摇摇头道:“他是我朋友,而且这种事早晚他还是会知道的,若是有可能,我希望他也能修炼古武,给自己多一点的保障。”

    任云桀手上的动作停了停道:“这个年纪学也没用吧,遇到古武者只怕死得更快。”

    “那就让他强身健体好了,毛毛,你武王几级了啊?我为什么探不出你的实力?”欧阳玥很惊讶这点。

    任云桀在身后发出沉闷的笑声道:“你猜呢?”

    “孙焯裎是武王三级低等,不过已经很变态很强大了,你和他比呢?”欧阳玥自然想到那个光有外表但有点二的孙少爷。

    “我武王三级巅峰。”任云桀也不隐瞒她。

    “哇,这么厉害,你才二十二岁啊!”欧阳玥惊讶无比,她本来想着估计是武王二级左右的,没想到比孙焯裎还厉害。

    “我是我们家族年轻一辈中资历最高的。”任云桀笑了笑,但忽然笑容又不见了,冰冷的气息从他身边散发出来。

    “你的家族?”欧阳玥很好奇,“威廉和东尼都是你们家族的吗?”

    任云桀点了点头。

    “那这次你可有麻烦?”欧阳玥顿时心急道。

    “现在还早,麻烦早有了,要不是遇到你,我也许还要隐忍一阵子,突破了武王四级再说,但我不能让东尼杀了你,你这小家伙,到是让我吃惊,才刚开始学就这么厉害,以后一定超越很多人的。”任云桀又摸摸她的脑袋。

    “毛毛,你才比大多少?我怎么成小家伙了!”欧阳玥嘟嘴,本来她是觉得她比他大的,怎么回去一趟,这家伙把她看成小家伙了。

    “你就是我的小家伙。”任云桀搂住她,在她脑袋上亲吻一下。

    欧阳玥也没计较这些,心想估计这家伙恢复记忆后想起的事情多了,自己感觉成熟了,所以直接把她看小。

    “能告诉我你的一切吗?”欧阳玥转过头来担忧地看着他。

    任云桀微微一愣后道:“我刚回来你就要严刑逼供了?”说完伸手点点她俏丽的鼻子。

    “毛毛,我说真的,你会不会有危险?”欧阳玥翻了个白眼。

    任云桀沉默了一阵道:“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我不怕危险,我怕你会离开我。”欧阳玥顿时快速说道,双手抓住他的衣袖。

    “这一次我不会离开你,除非我死!”任云桀眸中闪过杀虐之气。

    “不,我也不要你死,你告诉我什么事情,也许我们能一起应付,再不行,我们可以请孙家帮忙。”欧阳玥内心隐隐不安。

    任云桀立刻露出些笑容,搂了搂她的肩膀道:“玥,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等我们离开西安,我再告诉你我家族的事好吗?”

    欧阳玥只能点头,知道他也没有料到他们会如此见面,自己的出现打破了他的计划,但她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让他一个人面对危险,自己要更加努力的修炼,这样自己就能为他分担了。

    任云桀迫切想知道他离开后的事情,让欧阳玥不要遗落地都告诉他,他认真的倾听,似乎要把这半年的离别补回来。

    敲门声响起,欧阳玥透视出去是李炎贝,立刻去开门。

    “小玥玥,该跟我说说了,我心神不定,实在想不通,是不是我在做梦?”李炎贝的脸色依旧难看,看来他是回想了之前那些恐怖情节了。

    任云桀一脸淡漠地看着李炎贝那张惊吓过度的俊脸不说话。

    欧阳玥让他坐下来,泡了杯茶给他道:“你先冷静点,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害怕也没用,现在我就跟你说说古武的事情,都是真的,所以你不用怀疑。”

    李炎贝目光看了下任云桀,又对欧阳玥慎重地点点头。

    欧阳玥开始讲解古武的事情,然后讲到四大家族,讲到整个华夏,然后是全世界都有古武者的存在,那是一个普通人无法接触的世界。

    李炎贝听得是目瞪口呆,脑袋发胀,那样子实在和他平日那潇洒样拉不上一点关系。

    “白痴!”任云桀见欧阳玥说得口渴,而李炎贝一脸痴呆样,冷冷地吐了两个字。

    李炎贝瞬间回神,炸毛道:“你个臭小子,别以为你是古武者就可以欺负我,我可有小玥玥保护的。”

    任云桀瞬间面色阴沉,欧阳玥连忙急道:“大少爷,毛毛,你们别闹,现在我们要做的是离开西安,大少爷,你去找小玫和择文,顺便订明天的机票,对了,古武的事要绝对保密,不然会给你带来危险。”欧阳玥严肃道。

    “好,我知道,只是那帮人不见了,只回来我们两个,我怎么说?”李炎贝苦恼道。

    “你就说你们觉得那地方恐怖,先回来了。”任云桀说了一句。

    “好吧,就不知道他们信不信了。”李炎贝还是心有余悸。

    “没有任何证据,谁也不敢说。”欧阳玥到是不怎么紧张了,人是失踪了,没找到尸体,谁知道去哪里了。

    李炎贝离开,欧阳玥和毛毛继续聊天,任云桀看着她的小脸满脸的柔情,让欧阳玥倍感温暖。

    没多久,李炎贝就打来电话,电话里很急促道:“小玥,你们快下来,古玩街五十一号,小文和欧玫跟人吵起来了。”

    “什么!”欧阳玥顿时和任云桀跑了出去。

    现在马上到中午吃饭时间,古玩街上人山人海,任云桀拉着欧阳玥在人群里挤过去,很快就找到了五十一号,门口都聚集了很多人,都是看热闹的。

    “这东西就是你们撞破的!不陪就别想出这个门!”里面传来怒吼声。

    “是你伙计撞过来的,你讲不讲理!”范择文气恼道。

    “这碗分明不是古董,你还骗人,当我们外地人好骗啊!”欧玫的声音,“陪五十万,你也好意思开口!”

    “这是正宗的雍正年间的五彩大碗,我收货都要三十万,你今天要不陪,休想走!”里面的声音无比强横。

    “放屁,这分明是假的,就是真的也不是我们撞碎的,你伙计自己没拿好管我们屁事!别把我们当冤大头,有本事报警!”欧玫也很犀利。

    “报警就报警!”那男人立刻叫道。

    欧阳玥和任云桀挤了进去,看到范择文似乎被人推拉过,头发有点乱,衣襟也乱,欧玫被他挡在身后,在他们前面和旁边的有三个男人,加上一个看上去很凶悍的中年男人,应该是老板。

    李炎贝正在地上查看那只被打碎的五彩碗,眉心紧皱。

    “小文!欧玫姐!”欧阳玥立刻冲了进去,“怎么回事?”

    “小玥,我们被人坑,还以为我们好欺负!”欧玫见欧阳玥进来,立刻转身说道,然后她看到了一身冰冷、目光阴鸷的任云桀顿时说不出话来。

    “任哥?”范择文也无比惊讶,任云桀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嗯。”任云桀对两人点点头,然后双目看向那个凶悍的老板,那老板被任云桀这么一盯忽然打了个冷战。

    事情起因很简单,欧玫和范择文在这店里看古董,要走的时候欧玫转身就撞到从后面走出来的伙计,那伙计手上拿着一只五彩碗,碗破了,伙计拉住欧玫要她陪,老板出来大家就吵了起来。

    争吵中,范择文被推拉了几下,不过没有大碍,他们也不敢真动手打人,毕竟这是闻名中外的古玩街,还是要开门做生意的。

    古玩街的民警大院里,一帮人很快都被招进这里,交代事实。

    欧阳玥几人和那老板伙计,包括那只破碗都拿来了。

    老板一个劲地抹黑欧玫,说是欧玫故意撞的,不长眼睛自然要陪,而这碗又是正宗古玩,三十万元的收据都拿了出来,最少也要欧玫陪三十万这个成本价。

    欧阳玥到是看了那收据,上面还真是写着清雍正五彩碗三十万元,看这张收据也有段时间,那么这老板说三十万收回来应该是没有撒谎了,要是一只工艺品,大家也不至于吵成这样。

    “小玥玥,这碗不真吧。”李炎贝得出的结论。

    欧阳玥其实早透视过了,这碗确实是假货,但仿得已经可以以假乱真了,怪不得这老板也受骗上当,要知道在古玩街的老板眼光都是很毒辣的。

    “你才不真呢!真心白银买回来的,你说不真就不用陪了!?”老板气恼道。

    “那你的意思是假的也要我们陪三十万?”欧阳玥冷笑一声开口道。

    “哼!小姑娘不懂古玩就别乱说,这绝对是真的,老子店里还没收过什么假货!”老板有点得意道。

    “我现在是问你,是假的要怎么算?”欧阳玥没有生气,反而是任云桀的眸子冰冷地眯了眯,他站在欧阳玥身边,似乎又变成了一个保镖。

    “假的?假的老子一分不要!”老板果然怒了。

    欧玫走过来轻轻地对欧阳玥道:“小玥,我虽说这是假的,但我只是说说的,难道真是假的。”

    欧阳玥微微一笑对警察道:“大家都听见了,这位老板说了这碗要是假的,我们就不用陪对吧?”

    一位民警点点头道:“不错,不过小姑娘,你若是说这是假的,怎么来证明呢?”

    “就是,你怎么来证明这是假的,这根本就是真的!”老板有点气极反笑了。

    “你们这边可有专业的鉴定师?”欧阳玥询问道。

    老板立刻道:“古玩街上自然有鉴定师,不过鉴定这只五彩碗可是要五千,我劝你省省了,我之前已经请张老鉴定过是真品。”

    “这里难道就只有张老一位鉴定师?”欧阳玥冷笑道。

    老板一愣,民警道:“有三位鉴定师,姑娘你要鉴定可是要出鉴定费的。”

    李炎贝怒道:“难道你们警察不能让他们帮忙破案吗?”

    “要是让我们处理,各位可能要在这里等上三五天了,我们会把碗送去西安文物部的鉴定所,不过需要排队鉴定。”民警没好气地看了看李炎贝。

    “我出钱就是,麻烦警察先生把三位鉴定师都找来。”欧阳玥出声道。

    “小姑娘,三人可是一万五啊!”民警一愣道。

    “我还给得起!我要给朋友一个公道,这位老板,若是假货你最好向我朋友道歉!”欧阳玥走过去声音冰冷道。

    老板一愣后一咬牙道:“你说假的就是假的吗?好!要是假的我道歉,一分不要你们,要是真的,小姑娘你是不是付三十万!?”老板也冷笑起来。

    欧阳玥爽朗一笑道:“一言为定,想必民警在这里,你也不敢不守承诺。”

    老板看着欧阳玥那自信的样子有点发虚,目光立刻看向那放桌子上的碗,但随即想着张老已经鉴定过了,不可能是假的,顿时也冷冷地哼了一声。

    民警派人去请三位常驻古玩街的鉴定师傅,不到十分钟,三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就说笑着走了进来。

    “王老板,你怎么在这里?难道这次是你出事?”一个男人看到那老板惊讶道。

    “张老,你上次给我鉴定的五彩碗被人撞碎了,人家说假货不赔钱!”王老板顿时哭丧个脸走过去。

    “哦?原来是那只五彩碗啊,那你放心,那碗是真货,要是他们不信,就让刘老和赵老再鉴定一下。”张老笑呵呵道。

    欧阳玥往前一步道:“三位师傅,我叫欧阳玥,也算是一名鉴定师,这次我朋友撞破了王老板的五彩碗,依我的眼光看,这是只高仿品,所以请三位再仔细鉴定一下,鉴定费我会付的。”

    “欧阳玥?这名字有点熟悉。”那个叫赵老的看着欧阳玥露出深思之色。

    李炎贝顿时跳出来道:“赵老,古玩界很多人都认识欧阳玥的,她是方世情的徒弟,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

    “哦,原来是方老的徒弟,我说这么耳熟呢,听说这次一只天价元青花瓶就是小姑娘你捡漏得来的是不是?”赵老顿时惊讶地眉开眼笑。

    “那是我好运气而已。”欧阳玥淡淡地笑了笑。

    “方老的徒弟,那眼光必定不会差,张老,你上次会不会看走眼了?”另一个刘老看了眼和王老板站在一起的张老。

    张老有点惊讶地看看欧阳玥,再看看桌子上的碗,一下子居然没话说了。

    欧玫和范择文看到这一幕立刻露出鄙夷的目光,而任云桀的目光始终在欧阳玥的脸上,似乎一辈子都看不够似的。

    “小玥的鉴定水平已经在鉴定界很出名了,她说假的自然有道理,大家可以再一起分析看看。”李炎贝招呼两位老者过来一起鉴定。

    欧阳玥自然也走了过去,张老和王老板对看一眼,也走了过去。

    桌子上被摔破的五彩碗本体还是完整,只是碗口缺了三块,大体情况还是一目了然的。

    “你们看,这摔破的地方露出来的瓷很新,一看就是假的啦!”欧玫指着摔破的碗边道。

    “你懂什么,清朝好的瓷器打破出来大都也是很崭新的,这不能说明真伪!哼!”王老板重重地哼了声,气恼地瞪着欧玫,“不懂就别说话!”

    ------题外话------

    新的7月了哈,月头月票很宝贵,订了正好有的记得给老香破0哈~。

    恭喜亲爱的‘ly425298128’成为本文第20位解元粉丝,鼓掌表扬,扑倒蹂躏,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