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8章 毛毛回归

    欧阳玥盯着前面那道人影,她不敢太靠近,两人相差大约有五十米。

    威廉快速就到了墓地后,先看看四周,欧阳玥立刻整个人蹲在草丛中,好在这边很黑,威廉也绝对想不到有人跟着他。

    忽然,欧阳玥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战气波动,让她有种压迫感,抬头就见威廉一掌拍向那快要打通的地方,顿时一阵不是很大声的闷‘轰’,欧阳玥凝目,发现下面墓穴处立刻塌陷,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威廉掌风扫处,灰尘飞舞,然后欧阳玥见他跳了下去,下面发出亮光,应该是他打开了手电筒。

    欧阳玥小心翼翼、悄悄地靠近墓穴,没有再发现那些蛇群,但她的手腕处却再一次热了起来,她心里焦急,要被威廉找到珠子就完了,自己可没本事从武者四级巅峰的手中抢夺过来。

    “球球。”欧阳玥快速把球球放了出来,两人心意相通,球球了然地快速地跟着约下古墓。

    欧阳玥透视眼看着地下的景象,威廉一手拿着手电筒,另一手里就是他那个仪表盘,很小心谨慎地往里面的石墓通道前进,而球球也没有靠太近,只是在后面悄悄地跟着他,让欧阳玥不禁莞尔,这小家伙还是挺聪明的。

    下面墓道似乎是四通八达,一个个墓室很多,威廉一边进去一边看着自己的仪表盘,脑袋是左右来回查看,欧阳玥听不到声音,好在球球不断在脑子里跟她传音。

    “主人,那古怪的东西越来越响了,是不是他的目的地越来越接近了?”球球对威廉手上的东西还是不了解,就是感觉奇怪,会发出急促的响声。

    “球球,那你也感觉近了吗?”欧阳玥是希望球球能先一步找到宝贝,毕竟它对晶石有特殊的感应力。

    “嗯,这里面有晶石,我能感觉到,越来越近了,难道那东西是找晶石的?”球球有点错愕。

    欧阳玥嘴角勾笑,这古老的小家伙自然不懂现代的科技。

    威廉忽然站定在一块石墓前,石门是封闭的,球球告诉欧阳玥,威廉手中的仪表盘在这位置最响最快,而它也感觉到这算古墓之门后面一定有晶石。

    威廉开始仔细看那石墓的门,看来看去似乎找不到开门的机关,让他心生急躁。

    在欧阳玥以为他要徒手打门的时候,看到这家伙从空间里抽出一把剑来,黑暗中那剑闪着银色的冷光。

    “主人,这家伙有武器!”球球声音有点颤抖,“不过武器是武者级别的。”

    欧阳玥顿时更加郁闷了,一把什么级别的武器就相当于多一个什么级别的武者帮助,那就等于是两个武者四级巅峰,看来自己要真对上他,必输。

    威廉对着门,长剑挥出,欧阳玥看到球球在不远处的身体都被强大的气息压迫而倒滚出一段距离,不禁心里更着急了。

    石门被开出一个大洞,威廉冷笑着跨进去,欧阳玥顿觉自己的手腕热度更烫了起来,那东西一定在那墓室里,她心里更加焦急,一咬牙,也跳下了墓地,她不能让威廉夺去珠子。

    “主人,你怎么来了,这人很危险的,你快回去。”球球已经又追着威廉进去那内室了。

    欧阳玥心急,但也怕球球会有危险,又怕威廉拿走东西,还是悄悄地跟了上去,手里扣上随地捡的小石头。

    威廉走进去的那个古墓就是那个放着大型石棺的主室,仪表盘急促的声音连外面靠过去的欧阳玥都能听到。

    只见威廉快步走到那棺木处,他没有立刻开棺,而是突然蹲在棺材的侧面处,欧阳玥只看到他那张露出笑容的脸。

    “蓝晶石!”球球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欧阳玥大惊,果然有晶石,还是这么高级的蓝晶石。

    球球也很谨慎,没有立刻去抢,而是绕到一边蹲着不动,注视着威廉的动作。

    “主人,那蓝晶石就镶嵌在石棺上面。”球球告诉欧阳玥具体情况。

    欧阳玥已经到了石室的外面,不敢进去,但能更加准确地透视,就看到威廉伸手去拿那颗蓝晶石,这颗蓝晶石并不像之前欧阳玥看到的那些漂亮的晶石一样,而是被蒙着一层灰色的东西,但欧阳玥知道球球是不会搞错的。

    显然蓝晶石被镶嵌得很牢固,威廉一扳之下没有立刻拿下来。

    球球的身体在黑暗的角落弓成一个球体,威廉用他的剑开始撬那颗蓝晶石。

    突然,那蓝晶石有了松动,威廉面色一喜,伸手狠狠一扳,鸡蛋大小的蓝晶石就在他手上,威廉笑了。

    就在这时,球球突然从后面飞出,一下子就窜到了威廉的面前,银光一闪,欧阳玥就看到威廉手上的蓝晶石不见了,但欧阳玥被球球这大胆的动作吓坏了。

    威廉低咒一声,顿时强大的气息爆发出来,盯着落在一角的球球。

    球球嘴巴里鼓鼓的,看来是被它含在嘴里了,一双绿色的眼睛咕噜噜地看着威廉那愤怒的脸。

    “你是什么东西,把晶石吐出来!”威廉一双蓝眼睛凶狠无比,手上的剑凌空一挥,逼近球球。

    欧阳玥知道球球没办法出来,再下去很可能就会出事,顿时身上的气息爆发,手上的石子直接射出,她不能让球球有事。

    “谁!”威廉说得自然是英文,但意思一样。威廉一转头,这边的球球武者三级巅峰的气息爆发,一双爪子直接抓向威廉胸口,速度飞快。

    威廉的长剑一挡那飞射进来的石子,同时身影快速一移,躲过了球球的爪子。

    “古武者!”威廉立刻明白了,目光看着球球发出贪婪之色,“原来你是只灵兽!真是让人惊喜!”

    欧阳玥一击不重,心里有点惊恐,但也只能走了出来,威廉转头,看到欧阳玥时双眸紧缩。

    “你是华夏四大家族之人?”威廉问话。

    “威廉,你私入华夏已经违反规则,还妄想拿走这一枚蓝晶石吗?”欧阳玥黑眸犀利,只是手腕处烫得惊人。

    威廉一愣后,面色狰狞道:“哼,你们华夏也有人在国外寻找晶石,我没有杀害任何华夏人不是吗?”

    “那好,你现在立刻离开,我不会告诉上级,要不然,你就等着惩罚!”欧阳玥冷哼道。

    威廉面上风云百变,目光盯向球球,里面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

    “把蓝晶石给我,我立刻离开华夏!”威廉想了下道。

    “你觉得可能吗?这蓝晶石是我华夏的东西,不可能让你拿走!”欧阳玥冷笑道。

    威廉面色一变,强大的感知力释放出去,然后冷笑道:“你以为凭你这个武者三级低等和它兽者三级巅峰就能留下我吗?我只是不想惹麻烦,只要把蓝晶石给我,我就走,要不然,哼!”(现在的小玥玥是武者三级低等,球球是兽者三级巅峰,任云桀则是武王三级巅峰哈。其他我会在后面具体加注滴哈。)

    欧阳玥看了眼球球,球球没有吞晶石,欧阳玥脑海里立刻给它命令道:“球球,这晶石你吃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给他得去。”

    球球一听,一双眸子顿时露出惊喜的光芒,然后嘴巴里来时搅动起来。

    清晰的‘嘎啦、嘎啦’的咀嚼声传了出来。

    威廉巨惊,目光惊恐地看向球球,见它居然在吃他的蓝晶石,顿时没有二话,一掌就朝球球拍出,他可是要靠这玫晶石突破武王级别的,找了那么久才找到的晶石,怎么能给这只畜生吃了?

    球球身体飞快地躲避,这边的欧阳玥同时云天掌拍出。

    强大的气息在古墓里发出闷闷的轰隆声,欧阳玥真怕整个古墓会塌陷,但好在陵墓大多是巨石堆砌,还真是坚固。

    威廉嘴里乱骂,长剑一抖,飞速向欧阳玥凌空劈出。

    欧阳玥被战气罩住,躲无可躲,只能崩发出所有的力量,硬着头皮,云天掌推出。

    “噗!”欧阳玥整个人后飞撞在石壁上,一口鲜血喷出,掉在地上,疼得她感觉五脏六肺都碎了一般,果然差一级差千里,要不是她修炼武道之后,身体强度也大了很多,加上有云天掌,估计会被直接劈死了。

    “交出蓝晶石,不然就是死路一条!”威廉逼近球球说道,其实他内心的想法是等球球吐出晶石,他就杀了欧阳玥,那么这只灵兽就变成他的了,虽然知道有灵兽的存在,但他们年轻一辈却很少有人拥有,要是能契约这只灵兽,那么在他家族中无疑是佼佼者。

    球球绿色眼珠里绿色变成一条长线,身体变成球体带着强大的力量冲向威廉。

    “不自量力!”威廉冷哼一声,长剑再度劈出,犀利的剑气对着球球袭出,欧阳玥吓得大叫‘收!’

    球球化成一道银光就冲入了欧阳玥的手腕之中。

    威廉目瞪口呆,看着她空无一物的手腕,这是怎么回事,她的手就是空间不成?

    “主人,放我出去!你一个人会危险的!”被收回的球球急得猛拍空间壁,连嘴里还剩下的半颗蓝晶石都吐了出来。欧阳玥看着威廉面色阴狠地逼进她,她很是心慌,难道自己要被他杀死在这里?

    不!自己不能死!欧阳玥想到这里,双手出现八根银针,双臂齐挥,银针带着银光射向威廉,同时欧阳玥脑中已经和球球沟通好,把它又放出来,一人一兽一起冲击威廉。

    威廉一惊,不知道那银色的暗器是什么,立刻挥起长剑阻挡,但同时感受到强大的战气向他扑来,他猛然爆发武者四级巅峰的战气。

    欧阳玥和球球的力量就像被一道无形的东西阻挡住了,欧阳玥心里一沉,难道真要死在这里不成,忽然球球张嘴对着空气狠狠地一咬。

    “轰!”威廉的四级战气防御居然被球球咬破,欧阳玥的双掌战气顿时打中了威廉的身体。

    威廉闷哼一声,倒退两步,面色有点狼狈,双目顿时更加凶狠了,没想到灵兽这么厉害,居然跨级咬破了防御战气。

    “居然还有两下子!”威廉的伤对他是小意思,而欧阳玥刚才的伤却让她胸口赌得很,刚又全力一扑,消耗很大,面色苍白如纸。

    球球再次出击,威廉已经怒及,手掌猛然一挥,球球的身体被打飞出去,欧阳玥在它被撞墙之际,立刻又把它收回空间。

    “主人,怎么办,我们不是他的对手!”球球焦急道。

    欧阳玥的八根银针都被打落在地,她猛吸一口气,八根针回收,不是收到她手中,而是直接插入自己的身体,意念一动,青木灵气对自己输送,胸口压抑也瞬间消除。

    “这是什么功夫?想自杀?”威廉看到欧阳玥这一幕有点搞笑,嘴角勾着邪恶又得意的笑容继续逼近欧阳玥。

    “只要我杀了你们,华夏又怎么会知道我来过,哈哈哈。”威廉大笑起来。

    青木灵气在欧阳玥体内流动,猛然手腕处白光闪现,手珠链显现出来,欧阳玥的手腕更加灼热。

    “这是什么东西?”威廉惊奇地看着欧阳玥手腕处浮现出来的银白色手珠链。

    正当带着新奇和兴奋走向欧阳玥之时,忽然一种非常远古的兽吼声从棺木里发出来,威廉吓得立刻转身。

    “什么东西?”威廉惊恐地看着棺木,而欧阳玥内心一喜,不管是什么,都震慑到威廉了,让她有口喘气的机会。

    没人回答威廉,威廉又转过身面对欧阳玥,露出狰狞之色。

    欧阳玥的手珠链的白光越来越强,威廉看得很是惊讶道:“这到底是什么?说出来也许我会放你一马!”威廉直觉那是非常厉害的东西,心中更加贪婪,这女人身上似乎宝贝不少啊。

    欧阳玥自然不会回答,因为她手腕现在很难受,忽然整个人似乎被一种强大的力量牵引住让她直接站了起来,然后僵硬着被拉着往棺木靠近。

    威廉看着她痛苦的被拉扯的样子更加惊奇,也不动手了,只想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主人,怎么回事?”球球急切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好强的力量。”欧阳玥更觉得诡异,棺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让她内心很是惶恐。

    “哈哈,看来是我的机会了!”威廉心里邪念一升,杀了这女人慢慢研究不就知道了吗?免得等下自己要多费功夫,这女人可是狡猾得很。

    想到这里,威廉慢慢举起了长剑,对准了欧阳玥。

    欧阳玥满头大汗,身体虽然被青木灵气修复着,但看到威廉举剑,她还是被吓得面色惨白,可为何自己动不了,这不是白白受死吗?

    长剑发出强烈的战气,对着欧阳玥直接砍落,欧阳玥心里一凉,凄惨地闭上了眼睛,希望不要太疼才好,没想到这一世比上一世还死得早,就不知道有没有第二次重生机会了。

    正在欧阳玥准备受死、威廉得意地大笑的时候,忽然一阵耀眼的白色光芒从手腕处出来,直接包围住了欧阳玥整个人,那长剑砍在白色光芒形成的保护罩上,居然砍不进来。

    欧阳玥睁开眼睛,看着这一幕震惊地张大了嘴巴,威廉也是同样震惊,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白色的光芒到底是什么。

    “敢伤吾主人,受死!”一道依旧很远古深沉的声音传了出来,巨棺盖突然被弹飞,欧阳玥和威廉惊恐地看着那棺中猛然窜出来一条长达数米、有水泥柱子那么粗的白色三角形脑袋的大蟒蛇。

    那双如铜铃那么大的绿色眸子里都是杀戮和暴虐,此刻正愤怒地盯着威廉。

    欧阳玥还没回过神来,就见白色的蛇头骤然对着威廉飞速咬去。

    威廉完全被吓呆了,但还是紧急地手臂一抬,长剑银光乍现,劈向大蛇。

    “雕虫小技!”长蛇的脑袋一转弯,斜着张嘴一咬,威廉的长剑直接被它咬成两段,然后吞了进去,威廉吓得惊叫一声,就往门口逃窜,同时手中不知有什么东西被他快速捏碎了,发出一道金色光芒。

    白蛇身体从棺木中源源不断地出来,速度极快,欧阳玥直觉一条白线在她四周飞舞,红色的长舌头一卷,她就听到身后威廉的惨叫声,吓得立刻转过脑袋去,就看到威廉还剩两只脚在蛇嘴外面,地上是滴滴答答的鲜血。

    欧阳玥浑身血液凝固,面色比白蛇还白,好残忍惊悚的一幕,她双腿完全不听使唤,浑身都在发抖中。

    “球球,这是什么东西,好吓人。”欧阳玥哭诉的声音在脑海里和球球对话。

    “主人,别怕,你没听见它叫你主人的吗?”球球到是并没有什么害怕的,“应该是神兽之类的,只是它为什么叫你主人呢?”

    欧阳玥惊慌不定,手心都是汗水,不过手腕却不烫了,心想不会这白蛇就是蛇珠吧?那不是其他五颗珠子都是动物?怎么从来都不见它们出来过的?

    疑问非常多,来不及多想,那白蛇的三角形脑袋忽然就转到了她的面前,一双绿色的大眼直勾勾地看着她,吓得她惊叫一声就坐在了地上。

    “人类,你怎么会有这条十二生肖神珠链的?”白蛇的目光盯向欧阳玥的手珠链,长长的血红舌头卷了卷,很是吓人。

    “神神神。”欧阳玥舌头完全打结,这种情况实在让她太害怕了,虽然有了古武之力,但这比她想象中的更加遥远、恐怖。

    “主人,放我出去!”球球话落,就已经飞出外面,站在欧阳玥的大腿上,对着白蛇就‘喵呜喵呜’地说话,不过欧阳玥听不懂。

    “小家伙,原来你是白晶虎的后代,灵兽认主,看来这小姑娘有点意思,不用害怕,本尊不会伤害戴神珠链的人,既然神珠链已经出现,我也该归位会会老朋友了!”白蛇看着欧阳玥说完话后,直接化成一道银色白线冲进了手珠链的第六个珠孔中,化成和其他五颗一样的珠子。

    欧阳玥愣住,这是怎么回事?就这样走了?

    “喂喂,白蛇,你到是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都是谁啊?这链子是什么啊?”欧阳玥摸着手珠链道。

    然后手珠链只是发出一层淡淡的银光后,转动着六颗珠子,慢慢隐没在她的手臂中,归于安静。

    球球立刻道:“主人,你不用担心,它应该是上古时期的神兽,既然认你为主,以后你就不会有危险了,是好事啊。”

    “上古时期,那为什么要跑到现代来?”欧阳玥一头雾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好在有它,要不然这次主人就惨了。”球球心有余悸。

    欧阳玥惊魂未定,很多事情无法想象和解释,只能站起身来,看看四周,棺木已经打开,欧阳玥有点好奇除了蛇之外还有没有尸体,不过她不敢过去,到是球球明白她的心思跳跃上去。

    “里面有珠宝首饰,没有死人骨头,看来是被白蛇吃了吧。”球球的话让欧阳玥安心些,连忙上去看看,果然里面有不少古朴的珠宝首饰,看起来价值不菲。

    “主人,我们直接拿走吧,免得便宜那帮家伙。”球球道。

    欧阳玥也不客气,把全部东西都扫进了空间里,回去再慢慢研究,然后看看地上的那摊血迹,伸手挥出一股战气,卷起一层灰土,直接罩住了那血迹,深深喘了口气,感觉自己的伤好了很多,收回了自己的八根银针。

    欧阳玥从古墓中出来,天色似乎要渐亮起来,她小心翼翼地回到帐篷处,悄然无声地爬进去,李炎贝正打着轻微的呼噜,睡得还很香,她凝目四周看看,才安心地躺下来,但心里却极度不平静,那条白蛇的身影一直在她脑海里飞腾着。她发现自己正在接触一个完全超出她想象的世界,很多疑问在她脑海里找不到答案。

    第二天清晨,空旷的荒野还是非常阴冷,几个帐篷看上去有点孤寂。

    “兄弟们,起来了!”杨二的大嗓门突然响了起来。

    欧阳玥睡眼惺忪,李炎贝打了个哈欠,都是被吵醒的。

    “小玥玥早。”李炎贝看到欧阳玥的小脸,立刻眉开眼笑地打招呼。

    “早,睡得可好?”欧阳玥露出淡淡的笑容,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了,真是神奇。

    “还不错,反正没做梦,这地上真够硬的,你睡得好吗?”李炎贝揉揉自己的腰背。

    “还行,快起来吧,等下都会过去。”欧阳玥连忙起床。

    “小玥,我们真要去啊,要是再来蛇群怎么办?太邪乎了,我看还是不要了吧。”李炎贝想到昨晚的事情就后怕。

    “总得和他们一起回去啊,过去再说,看看也行的。”欧阳玥知道整个墓地里还有不少文物,只是都是瓶瓶罐罐的,也不好带,最好的东西早被她收进空间里面了。

    欧阳玥看看空间里,球球那小家伙吃了蓝晶石又在呼呼大睡,一个圆鼓鼓的大肚子正朝天着,那样子看上去很好笑,心里想着球球得了蓝晶石,自己得了蛇珠,还真是来对了。

    一帮人都起来了,梳洗的梳洗,吃东西的吃东西。

    “威廉先生去哪里了?”那边的几人发出询问声。

    杨二这边愣住,然后走过去道:“你们的威廉先生不在吗?”

    高个子四个帐篷都找了一遍道:“怎么会没人,去哪里了?”

    杨二顿时面色一变,对其他兄弟道:“走,我们去墓地看看!”说完就扛了铲子跑了。

    那帮高个子面色一变,也立刻追上来。

    “老刘,你到是快点,那威廉不会去偷我们的东西了吧!”金花还没整理好衣服就已经冲了出来,那老刘也是乱七八糟就跟着一大队人跑。

    李炎贝和欧阳玥不急,李炎贝是怕危险,而欧阳玥知道真相,两人搞定后才往那边走。

    一里的距离可不短,等欧阳玥和李炎贝一到,就见杨二他们和高个子几个人已经吵了起来。

    “你他妈的把人交出来!”杨二火大道。

    高个子气恼道:“老子也不知道威廉跑哪里去了,他都还没给我们钱!说好每人给一万的!”

    “你他妈的没见到墓穴被打开了吗?要是里面少东西,老子跟你们拼命!”杨二气得双目发红,其他兄弟也是气愤填膺。

    “老子真不知道这老外去哪了,也许还在下面,你们进去找找!”高个子一脸铁青,一把抓过那翻译道,“威廉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他雇佣的,才给了我三千,说是事成之后给我一万的!我也急啊!”那翻译一张苦瓜脸。

    “尼玛的!这死老外不会是耍我们吧!”高个子面色更加难看。

    “要敢耍我们兄弟,找到他要他好看!”高个子的兄弟一人气道。

    刘老板和金花看着被开出口的墓穴是焦急万分,连忙道:“杨二,我们也能进去看看吗?”

    “先等着,我下去探探,免得危险。”杨二气愤道。

    金花一愣道:“这怎么行,你要是先藏私我们不是亏了?”

    杨二一听气恼道:“你当老子什么人!这么多年来,哪个投资的怀疑老子人品!”

    金花被吓得往后缩了缩。

    刘老板连忙把金花扯到后面道:“杨二,你别生气,别跟着女人计较,你快进去看看那老外在不在里面,小心点!”

    “哼!”杨二拿着一根棍子往下面走去。

    因为墓穴口是昨晚被威廉用掌风推倒的,砖块乱七八糟,一不小心就要摔倒,不像欧阳玥她修炼古武让自己身体轻盈,就算在乱石堆中也能顺利跳跃。

    大家心情都紧张地等待着,看着杨二慢慢地进去。

    “你说里面有没有好东西,要是有就发财了。”有兄弟道。

    “肯定有,你没见这墓保存都挺好的吗?看着墓道口,那纹很像是皇宫贵族才能拥有的,要不然杨老大也不会这么谨慎了。”另一个兄弟笑道。

    “嗯嗯,那威廉可千万别在里面,不然老子抽死他!”那兄弟双目圆瞪。

    高个子这边很是忐忑不安,心里也起了些贪念,当然要是威廉在,他们还能拿到些钱,要是逃了,他们这么多天可就是白干了,不拿点回去怎么也是不够本的,所以这边几个都相互看看,看来心思都差不多。

    欧阳玥看在眼里,心里冷笑,这一次看来还真是麻烦了,自己反正都拿了不少,看情况不对就离开。

    “杨老大,里面怎么样了?”刘老板忍不住喊了起来。

    里面杨二也没回答,或者是回答外面也听不清楚,金花急道:“要不再下去个人看看吧!”

    杨二的兄弟冷眼看他们道:“你们放心,老大为人仗义得很,也不贪一样两样的!”

    “哎呀,兄弟,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不会出事吧?”金花讪笑道。

    正说完,杨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圆形的土罐子。

    “哇,真有宝贝啊!”金花顿时双目放光,连李炎贝也有点兴奋了。

    “小玥玥,我看蛇都不见了,我们也下去吧,毕竟出了七万元,也得捞点回来。”李炎贝道。

    “兄弟!威廉不在下面?”高个子立刻询问道。

    “不在下面,我看那家伙估计拿了他要的东西跑了。”杨二面色难看地看看他们六人。

    “什么!”高个子六人顿时面色惨白。

    “你娘的!居然被个洋鬼子骗了!”高个子气得吐口水。

    杨二上来,把罐子给一个兄弟,然后走到他们面前道:“既然威廉先生走了,我们之前说得也不算数,你们快点离开吧!”

    高个子六人一愣,没有做声。

    金花立刻叫起来道:“你们快走吧,别想分东西,这里可是我们发现挖出来的!”

    那个翻译伸手推了推眼镜道:“这些都是国家文物,你们是盗墓者,我们可以去告你们的!”

    “死眼镜,你说什么?”杨二的一个兄弟顿时冲上来。

    “盗墓大家都可以,见者有份!”高个子里面一个人喊了一声。

    “他妈的,见够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贱的!”杨二那几位兄弟立刻火了。

    欧阳玥见两帮人似乎要动手,连忙拉着李炎贝道:“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免得遭殃。”

    李炎贝点点头道:“这种玩命钱不是我们赚的。”说完立刻对杨二喊道,“杨二,我看我们先走了,这事我们不参与了。”

    杨二一愣道:“这怎么行,你们出了钱的,我可吐不出来。”

    “不要你吐了,算我们来见识见识,我们先回去了。”李炎贝和欧阳玥立刻离开一些。

    “李大少爷,你们不必慌张,这帮人要敢乱来,老子的兄弟们也不是吃素的。”杨二知道这两个大城市来得年轻人是害怕了。

    “杨二,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我们可以多分点。”刘老板小声道。

    “你他妈当我杨二什么人!骗子不成!李大少爷,你们就去帐篷呆着,这里交给我们处理。”杨二对刘老板狠狠地瞪一眼。

    刘老板扁扁嘴,心想杨二真是头猪,不过他是不敢说话了。

    “见着有份,我们都走到这里了,也找到这个地方,就凭你们说先发现就是你们的,这话可说不通,我们也不贪心,给我们三成就成!”高个子那边商量了一下对杨二道。

    “做梦!”杨二这边几乎是异口同声。

    两边立刻箭弩拔张起来,刘老板和金花退到一边去,面露惊慌,叫大山过来站在他们前面。

    欧阳玥和李炎贝退后十米,远远地看着这帮贪婪的人。

    “小玥玥,现在怎么办?要是出人命什么的,查起来我们可脱不了关系啊。”李炎贝郁闷死了。

    欧阳玥叹口气道:“那能怎么办?为了钱这帮人命都可以不要的。”欧阳玥也头疼,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不过好在她得到了蓝晶石和蛇珠,只要威廉的惨死不给她们带来麻烦就好。

    “你们快看!又有人来了!”金花在那边伸手指着,欧阳玥和李炎贝立刻转身,果然看到两个人就在不远处过来,欧阳玥一愣,怎么他们到现在才看见有人,这两人好像是突然出现的一般。

    凝目望去,欧阳玥顿时目瞪口呆,一张小脸一下刷白。

    脑子里曾无数次的想过两个人再次见面的情景,但却没想到是在这等荒芜之地。

    不错,对面来的两人之中有一个人让欧阳玥眼睛瞬间都湿润了。

    “毛毛。”欧阳玥喃喃的说了声,双手握成了拳头,抑制自己心里的激动,不知道他会不会认自己。

    李炎贝似乎也看清楚了大惊道:“怎么会是这小子?他怎么会来这里?小玥玥?”

    李炎贝转头,就看到欧阳玥泪眼汪汪的样子,心里一疼道:“小玥玥,臭小子回来了你还难过啊?”

    一身黑衣、身材欣长的任云桀面色冷酷、如千年冰山似的,他身边又是一个外国小子,黄毛碧眼,比任云桀微微矮一点,但一看不是什么善类。

    欧阳玥空间里睡觉的球球立刻睁开眼睛,然后爬起来拍空间壁。

    “主人,有古武者气息,好强。”球球道。

    “嗯,我知道了。”欧阳玥知道任云桀和另一个人都是古武者,毛毛的水平已经到达武王,但是几级她却是不知道,另一个不知道是多少级别的。

    杨二这边的人都看着两人越来越靠近,高个子立刻跑了出去。

    任云桀的目光正盯着欧阳玥,有点冷但却是一眨不眨,欧阳玥也看着他,眼里有着泪花,伸手包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太过失态。

    两人靠近,李炎贝刚想上去叫唤任云桀,被欧阳玥一把抓住道:“他,他也许不想认我们。”

    李炎贝一愣道:“为什么?你们之前发生什么事了?”

    欧阳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边高个子上去,三人停下,高个子气愤地说着什么,似乎是认识的,然后震惊的一幕在瞬间发生了。

    大家只看到那个黄毛伸手一横,高个子的脑袋直接脱离了他的脖子,头颅飞上了天空,一条鲜血在空中喷射,吓得所有人都同时白了脸。

    李炎贝立刻拉着欧阳玥就往回跑。

    “天哪,杀人了,那两个家伙是什么人?”有人战战兢兢地说着,惊慌混乱起来。

    “看来我们有麻烦了,大家准备好家伙。”杨二也无比紧张。

    刘老板和金花更是吓得退到最后面去。

    任云桀和那金毛很快就到了一帮人之前,任云桀那双深邃棕色的眸子扫过欧阳玥那张苍白的小脸,眸光微微一沉,扫过李炎贝时完全没有停留。

    “威廉呢?”那黄毛双目眯成一条线,鹰钩鼻看上去很凶狠,口气冰冷道。

    “你,你为什么杀了他?”有个人口吃道。

    “他该死,威廉呢?”那黄毛的普通话比威廉好很多。

    “不知道,他昨晚忽然就不见了,早上我们就没发现他。”翻译说道。

    “不见了?”黄毛冷冷一哼,然后转头看看任云桀再回头道,“你们让开,我要下去看看!”说完身影一闪就扑了过来。

    欧阳玥心惊胆颤,这家伙完全没有收敛古武的气息,他们就不怕暴露出来?还是早准备好杀人灭口?想到这里目光朝面色冰冷的任云桀看去。

    任云桀一动不动,就像一完美的雕塑,但气势却惊人,让人不敢靠近一步。

    高个子这边里的几个人立刻道:“我们还是走吧,什么都不要了。”说完有两个人就想离开,谨慎地看看任云桀,加快了脚步。

    大家都有了逃的心里,毕竟刚才黄毛杀人,又那么快速度,显然这两个人不是普通人,他们还想活命,当然是快点离开。

    杨二这边的兄弟刚有动静想走,只看到任云桀手臂往另一边先走的两人方向一挥。

    欧阳玥能感觉一道强大的战气化成一把大刀直接劈向那两个人,然后大家就看到那两个家伙哼都没哼,都扑倒在地面一动不动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你们想干什么!怎么能随便杀人!”高个子那边只剩三人,吓得往杨二这边靠近。

    任云桀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冷冷地注视着那墓地的洞口。

    欧阳玥心里很堵,堵得她非常难受,忽然她往前一步,挺直了胸膛出声道:“你们为什么要杀害无辜!”她自己也不知道说出来的话是那么得冷冰冰。

    任云桀的眸子转过来,盯着她的小脸,没有说话,没有回答,只是盯在她脸上一动不动。

    “任云桀!你他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人!”李炎贝受不了了,他也被吓傻了,但惊恐过后就是愤怒,这个人还是他们认识的朋友吗?

    “大少爷,你认识他们?”杨二他们惊讶地看向李炎贝道。

    “哦?你们是一伙的对不对!”翻译这边顿时指责过来。

    李炎贝怒道:“一伙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是一伙的,只不过我认识这个人!”

    任云桀依旧没说话,只是看着欧阳玥,四目相对,欧阳玥的心越来越疼,她的毛毛不见了吗?为什么变得这样冷酷无情,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他不认自己,不会的,他不会忘记自己,要不然就不会记住她的生日,不会给她送礼物了。

    一阵强风,黄毛从墓穴里飞跃出来,面色极度阴沉,走到任云桀面色冷声道:“威廉的通信玉牌捏碎了,掉落在墓室门口,我看到泥土下面有血迹,应该是死了。”说完愤怒地看向大家,“你们居然杀了威廉?好大的胆子!”

    “什么!谁杀威廉了,这家伙自己不见的!”有人立刻愤怒地叫道。

    “放屁!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吗?”黄毛面露凶相,说完转头道,“杰克,不用啰嗦,反正这帮人都得死!”说完他直接动手,古武的气息爆发出来。

    欧阳玥顿时拉着李炎贝迅速后退,不得已也用了古武之力,要不然被他的战气压制住根本不能走。

    “原来这里也有古武者?四大家族的人么?居然敢杀威廉?”黄毛一掌推出,其他人顿时被打得血肉横飞,杨二被打下后面墓穴,惨叫惊起,黄毛的目光猛然如野兽般盯向欧阳玥。

    “天哪,快跑!”金花和刘老板也是离得远,一见这种杀戮,顿时撒腿就跑,这个时候保命最重要。

    任云桀动了,黑眸一阵紧缩,手臂又是快速向那边猛然一挥,一道战气狂奔而出。

    金花和刘老板惨叫地飞上了天,在空中鲜血狂喷,像天女散发似的,然后尸体分成一块块地落下来,极其残忍。

    “小玥玥。”李炎贝面色苍白,紧紧握住了欧阳玥的手想往后退,他有种面临死亡的恐惧感。

    ------题外话------

    毛毛出来了,嘻嘻,别急哈。6月最后一天,月票千万别浪费哈,明天就作废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