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7章 诡异

    欧阳玥看看李炎贝的狼狈样笑起来,要不是自己拿了他的大部份东西,估计他早累得走不动了。

    “小玥玥,你太厉害了,吃什么长大的?我脚好酸。”李炎贝真想一屁股坐下来。

    “我每天锻炼一个多小时,我看你以后也要多锻炼了。”欧阳玥笑着拿出水来给他喝。

    忽然脑子里的球球有了动静。

    “主人,这边的气息好奇怪。”球球拍拍空间壁道。

    欧阳玥皱眉,抬头瞭望,还是没啥感觉,最多就是感觉空气特别的清爽。

    “什么奇怪?”欧阳玥脑海里询问球球。

    “有灵气,这里有很强的灵气。”球球道,“应该是晶石或者其他宝贝。主人,你来对了。”

    欧阳玥一惊,也很惊喜道:“看来真没白来,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反正不管是什么,她都要得到。

    “大家到那边再休息。”杨二在前面指挥,一帮人跟着走,直到一棵荒树下,杨二才让大家休息。

    “这哪有墓啊?”李炎贝一双眼睛扫描了一下道。

    “应该在那里!”欧阳玥看到一个长满野草的土丘,因为那里有泥土被翻动的痕迹。

    杨二的五个兄弟到是很勤快,帮大家把四周的杂草都割掉后,大家开始安装帐篷。

    欧阳玥让李炎贝帮杨二捡干柴生火堆,自己则趁天黑,把东西从空间里拿出来,再把大背包打开,一样样组装起来,很快一个差不多两人的帐篷搭建成功。

    欧阳玥看看其他几人,五个帐篷也都搭了起来,杨二的火堆也生起来,李炎贝到是来了精神,和他们聊着天。

    金花一个人坐在一边眼睛看着李炎贝,刘老板则在帐篷里忙进忙出的。

    很快,大家已经把营地搞了起来,不得不说,杨二很有一手,经验丰富。

    “杨二,就这个墓吧?怎么看着不怎么大呢?”刘老板搞完后走到那个土堆前。

    杨二拿了个聚能灯,照进他挖出来的一个黑乎乎的地方道:“看看这里有多深?”那声音里都是得意。

    “哇,看不到底啊。”刘老板声音也兴奋起来。

    欧阳玥站在这边,目光看着那土丘,透视眼扫射进去,土层一截截退开,露出下面的格局,果然是一个墓地,欧阳玥之前很少用透视眼看地下,这次到是吃了一惊。

    就像考古的电视里差不多,深约十米之下出现古墓,范围确实很广,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方格分布很多,但里面很乱,她也不能看得很清楚,直到看到中间位置一幅很大的石棺,把她吓了一大跳。

    细细凝目,石棺外围雕刻着图腾,看上去确实像后秦的图案特点,欧阳玥想看进去,但结果不知道是不是石棺密度太大,居然无法透视,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枯骨。

    每间石室里都有不少陪葬的东西,大多都是器皿或者是青铜器,欧阳玥到没多少兴奋,只想找找看有没有球球说得有灵气的东西,但看来看去也没找到。

    “我的探测仪探头还在下面,不过天黑也看不到什么,我敢保证里面有料。”杨二很肯定道。

    刘老板笑笑道:“那就好,真怕白走一趟,有点总算有个交代。”

    “今天大家就好好休息下,等着明天好消息。”杨二说完走到欧阳玥他们这边道,“欧阳小姐需要帮忙尽管说。”

    “谢谢,我和大少爷能搞定的。”欧阳玥笑笑,拿出几个苹果道,“要吃水果吗?”

    杨二一愣,他到是没想到这么远的路,这小姑娘还有心思带水果什么的,不嫌重吗?

    “不用了,我们也带了吃了,晚上好好睡吧,有兄弟会看着的。”杨二客气地笑笑,走了回去。

    “哎呀,欧阳小姐居然有水果,能不能给我来一个。”金花的声音响了起来。

    欧阳玥嘴角直抽,不过还是给了她两个,金花笑眯眯道:“欧阳小姐好像是来度假的,我是背不了那么多东西。”

    “既然出来了,自然要对自己好点。”欧阳玥淡淡地回应一下,给李炎贝扔了个苹果,自己也吃了起来。

    “欧阳小姐身体好像很好,常常锻炼吧?”金花开始答话。

    “还好。”欧阳玥依旧冷淡。

    金花目光又回到李炎贝身上道:“李大少,要吃肉夹馍不,我拿了好多个。”

    李炎贝一愣道:“不用了,我吃的东西小玥玥都帮我安排好了。”李炎贝看看欧阳玥那包,不敢相信怎么能放那么多东西,还有中等厚的毯子,实在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想到今晚虽然露营,但能和小玥玥睡在一条毯子下,那种感觉让他从头到脚都兴奋。

    “金花!过来吃饭!”刘老板目光很冷地看了看这边。

    金光立刻对李炎贝笑道:“大少爷要是想吃什么,记得告诉我哈。”说完就咬着苹果马上跑去刘老板那边,大家的距离虽然不远,但因为大家都需要**,所以等于是围着火堆组成三角形。

    欧阳玥坐在铺好的塑料地毯上,慢慢地从包里拿出一样样食物,都是用食品盒装好的,对李炎贝道:“吃饭了。”

    李炎贝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不是热菜,但是都是精致的糕点,还有熟的牛肉片什么的,这简直就是来野餐的嘛。

    “小玥玥,你带了这么多东西啊?”李炎贝好感动,以为她张罗吃的,就买点面包什么的,没想到这么丰盛。

    “呵呵,怕你大少爷没胃口啊。”欧阳玥自己打开一个个盖子,拿起筷子吃起来,身边还有进口的水果罐头,这比度假还休闲。

    李炎贝非常开心,坐在她身边也开始吃,望望对面的两队人马,个个都在啃面包或者是肉夹馍,李炎贝就得意。

    在杨二他们看来,欧阳玥和李炎贝肯定是一对,所以两人一个帐篷也没多问,大家吃完后,杨二那帮人就开始打牌,嘻嘻哈哈得还很热闹。

    欧阳玥坐进帐篷里休息,李炎贝在外面溜了一圈后,也脱了鞋子爬进来。

    两个人的帐篷下面扑着毛毯,上面还有一层盖的毛毯,因为大家睡觉不会脱衣服,所以虽然天气还不暖,但也不会冷了。

    “小玥,你真是全能,什么都想好了。”李炎贝拉起毛毯就盖住自己,“今晚我们要同床共枕了。”

    欧阳玥抬眸看他那得意的样子翻白眼道:“这毯子你盖!”说完她又从她那大黑包里拿出一床毯子来,李炎贝直接傻眼了。

    欧阳玥憋住笑,慢慢地打开毯子,然后很舒服地睡下,继续看书。

    “小玥玥,你这什么万能包啊,什么都能装的?”李炎贝恨不得再看看她包里还有什么东西。

    “我都打包成小样,所以能放啊。”欧阳玥知道这有点扯,但没办法,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有空间吧,虽然他也是自己人,就怕告诉他一切后,他也跟着要学什么的,反而对他不安全,何况,他要管公司,很多事情做,根本不适合修炼。

    李炎贝嘴角一抽,也躺下来,心里小郁闷,居然不能一毯子下睡,不过这样也不错了,见欧阳玥背对着他,他叹口气道:“小玥玥,你想毛毛吗?”

    欧阳玥手上的书抖了抖,然后又继续道:“为什么这么问?”

    “他都走了这么久了,你还想着他吗?就不准备迈出新的一步?”李炎贝看着她毯子下那清瘦的身子轮廓有点心疼。

    “大少爷,我还小,一点不急,你不用为我操心这个,我不会做老姑婆的。”欧阳玥回答道,“快睡吧!”

    “怎么睡得着!”李炎贝不爽地嘀咕一声。

    正巧这时,金花跑过来在外面喊道:“大少爷,欧阳姑娘,要不要打牌啊,热闹点。”

    李炎贝一愣道:“我不会打牌!”

    “不是打牌,比大小而已,赌小钱,这么早睡多无聊啊,出来玩会吧。”金花还在说。

    李炎贝看看欧阳玥,欧阳玥笑道:“你去吧,没关系的。”

    李炎贝这才出去,外面的金花顿时媚开眼笑,李炎贝走到杨二那边,果然一帮人在玩大小,一百元的人民币到处都是,看来玩得还不小。

    “大少爷,你也来凑热闹啊!”杨二笑道。

    “反正睡不着,怎么赌的?”李炎贝坐下来,他们铺开的毯子足足有一张大床那么大,两边还有聚能灯和火堆,也很惬意。

    金花热情地介绍,刘老板一脸难看,但想到两人之前的话,他忍着自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大献殷勤。

    “很简单,一张底牌下注,两张牌加起来比大小,一百元起步,你可以自己多下注。”杨二说了下,然后要赌的就把钱拿出来,直接现金赌,谁也不会赖帐。

    李炎贝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元,先来第一把。

    李炎贝第一暗牌是五,他下了一百元,因为十以上的牌没有的,一共三副牌一起,金花坐在李炎贝这边,看到是五后,对刘老板打了个手势,反正李炎贝也看不到后面。

    刘老板的是六,嘴角一笑,也下了一百元,杨二那边只有一个底牌二的,直接退出,其他都参加。

    第二张牌是明牌,然后大家下注,也可以退出,但一百元就是输的了。

    李炎贝是个八,嘴角勾了勾,加起来十三点,他觉得不好不坏,又下了一百。

    那边的刘老板加起来才十点,立刻放弃了,而杨二他们最后剩下两家都加了一百,等大家开底牌时,是杨二的那个兄弟十六点,一把就收了不少。

    李炎贝觉得挺刺激,只要有一把大牌,就是通杀啊,所以他继续还,输输赢赢,到最后一千元变成一千八了,虽然不在乎钱,但也笑不拢嘴。

    杨二的兄弟一个个退出了,最后只剩下输了钱的刘老板和杨二这个陪客了。

    三人开始,规则也变了,变成了梭哈,赌注也越来越大了。

    李炎贝也没想到后面那个金花还在他这边,因为三人的位置不是很远,金花等于是坐在李炎贝和刘老板之间,所以很快,李炎贝在金花的出卖下,一下子输过了五千。

    刘老板哈哈大笑道:“李大少,你的梭哈不行啊,还来不来?”

    “咳咳,我没现金了,等我一下!”李炎贝郁闷中,也激起了他的好胜心,立刻起来找欧阳玥。

    欧阳玥差不多有点昏昏欲睡,李炎贝有点不好意思地探头进来道:“小玥,有没有现金,我输得好惨。”

    欧阳玥一愣,坐了起来道:“输多少?”

    “五千多,我没现金了。”李炎贝苦笑。

    欧阳玥皱下眉,五千虽然不是大数目,但对其他几个应该也不小了。

    “谁赢了?”欧阳玥一边拿钱,一边问道。

    “刘老板,我和杨二都输,好黑啊!”李炎贝见欧阳玥拿出一万元,眼睛亮了亮。

    欧阳玥把钱给他道:“再输掉就别玩了。”

    “知道了。”李炎贝笑着拿钱走了,欧阳玥坐着没躺下,直接透视过去看他们打牌,然后她就看到了金花的小动作,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李炎贝也太蠢了,怎么就不防着金花呢?

    为了不让李炎贝输精光,欧阳玥只好出去。

    “我也玩!”欧阳玥笑着坐下来。

    “欧阳姑娘也会玩啊,好好好,加入!”杨二高兴道。

    刘老板也笑起来道:“没想到欧阳姑娘也喜欢这种啊。”

    “被大少爷吵醒睡不着了,也来试试手气。”欧阳玥淡淡而笑,目光看了金花一眼。

    她的位置在李炎贝和杨二的中间,大家位置移了移,金花依旧还能看到李炎贝的牌。

    刚开始几把,欧阳玥的牌都不怎么样,李炎贝有好牌的时候,刘老板就弃了牌,杨二就倒霉输钱。

    刘老板好牌的时候,叫得很大,一把就上千,李炎贝常常被坑进去,让欧阳玥摇头。

    欧阳玥连输几把后,终于拿到一把不错的牌,但牌面却一般,她看看刘老板的牌面好过她,但其实比她小,而杨二已经退出,李炎贝牌比刘老板小。

    刘老板叫牌,他一下子加到二千元,李炎贝摸摸脑袋,要是不跟就损失伍佰元了,要跟,他的牌面比杨二小,最后他还是摇摇头退出。

    刘老板看看欧阳玥笑道:“欧阳姑娘跟吗?”

    欧阳玥道:“我可不信你有三个q带对子,我跟你二千,再加三千!”

    “小玥玥,你下这么大?”李炎贝吃惊道。

    “这不是梭哈吗?没封顶吧?”欧阳玥故意迷惑地问杨二,“我输了不少自然要赌一把大的。”

    杨二笑笑道:“没有没有,刘老板,你可遇上对手了,你跟不跟啊?”

    刘老板看看欧阳玥的牌后,面色一紧,计算了一下后道:“好,我跟,我就不信最后一个八在你那里。”

    欧阳玥是顺子牌,外面出现三个八,所以刘老板觉得最后一个八不可能是欧阳玥的底牌,而这种牌往往就是用来吓唬对手的。

    大家把钱堆出去,欧阳玥打开底牌,果然是最后一个八,而刘老板只有三个q,自然是输了,面色立刻变得有点难看。

    “小玥玥真厉害啊!”李炎贝崇拜道。

    “是你不懂得把握机会。”欧阳玥把钱收回来,刘老板之前赢得一把就全部吐了出来。

    “刘老板,你还继续吗?”杨二看刘老板面色阴沉,询问道。

    “当然继续。”刘老板就不信他输给这个小姑娘。

    欧阳玥这下可不跟他客气了,透视眼把四家的牌以及底牌都看得清清楚楚,半个小时后,刘老板倒输了一万多,金花黑着脸让他别玩了。

    欧阳玥和李炎贝回到帐篷里,李炎贝满脸笑容道:“小玥,你可真是做什么都厉害,我看我以后还是少玩这些好了。”

    “你啊,自己笨,金花坐在你身边,把你的底牌都看光了,刘老板能不赢你吗?”欧阳玥鄙视他。

    “啊!那三八居然这么卑鄙?”李炎贝顿时惊怒道。

    “好了,生气也没用,反正都赢回来了,现在睡得着了吧?”欧阳玥躺下来盖毛毯。

    李炎贝也躺下来,因为怕尴尬,欧阳玥是用背对着李炎贝,李炎贝也只好背对她,心里有点哭笑不得。

    一晚上到没发生什么事,第二天早上,欧阳玥就看到金花那张不善的脸,刘老板也是眼光很冷。

    杨二走了过来,几个兄弟手上都是铲子,还有些电锯什么的,是后面用的,现在就要用铲子挖通道。

    欧阳玥四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看着杨二指其他兄弟动手。

    杨二确实很有经验,挖的路线也很正确,只是要往下很深,初步估计也要一天,所以欧阳玥他们只能等。

    下午一点左右,一边的金花忽然叫起来道:“那边好像有人来了!”

    杨二他们全都停下了动作,欧阳玥也连忙惊讶地转头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行人正在往这个方向走。

    杨二面色阴沉道:“可能是同行。”

    欧阳玥目光一凝看过去,果然是一帮人背着包包,扛着铲子什么的,似乎真是同行。

    “杨二,那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抢啊?”刘老板紧张道。

    欧阳玥看着那队人很狐疑,里面居然有一个老外,还是年轻人,看上去不超过二十五岁,另外六人都是华夏人,像是被雇佣的了。

    杨二叫兄弟们停下手中的活,大家都停下来等待那边队伍的靠近。

    果然那边的人都往这边而来,欧阳玥看到那外国人很白皙,一头黄色的卷发,手里拿了个仪表探测器。还没靠近,空间里的球球就开始有点烦躁不安了。

    “主人,那些人有问题。”球球的爪子挠着空间壁。

    欧阳玥一惊脑子里道:“里面有古武者?”

    球球不敢很确定,但还是点点头道:“好像似的,那个黄毛,应该是古武者,身上的气息和正常人不同。”

    欧阳玥目光一凝,看向那低头还在看仪表盘的男人,他只是之前淡淡地朝这边瞥了一下就没再多注意,欧阳玥发现他身上什么都没有,然后她看到了他脖子里一块绿色的玉石,不是翡翠,而是绿晶石,心里巨震,没想到这里还能碰上不是华夏的古武者。

    “主人,这家伙是古武者,好像到武者四级巅峰了。”那些人越来越近,球球也肯定下来,“一定是这边的灵气吸引这家伙过来探宝的,武者四级巅峰,差一步就是武王级别,但有些人永远无法跨越,要是有晶石那就容易得多了。”

    欧阳玥心里点头,见那男人手中的仪表盘忽然发出滴滴的急促响声,就知道球球推测对了。

    “大家别轻举妄动,我来问问。”杨二让大家冷静,走上去大声道:“各位朋友,这边是我们发掘的,按照道上规矩,请你们离开。”

    那年轻人终于抬起头来,目光不是看杨二,而是看杨二后面的那块墓地,再看看仪表盘,顿时好看的嘴角勾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来,看得欧阳玥有点心惊胆颤。

    “威廉先生,你要找的地方难道是这里?”一个高瘦子走到外国男人面前询问道。

    “不错,我要找的东西就在这下面。”威廉总算看向杨二这边人了,一双蓝色的眼睛非常漂亮,但却含着冷光。

    欧阳玥感觉他是个很酷的外国男人,让她一下子就联想到毛毛,两人身上似乎有种什么东西很想象,但她又说不上来,这男人还夹带着一种邪恶的感觉,有点不舒服。

    “好帅的外国小伙子。”金花在后面说了一句。

    刘老板顿时狠狠地瞪了金花一眼,金花才讪讪闭嘴,一双眼睛却直直看着叫威廉的男子。

    那个高个子对杨二道:“这位兄弟,这是我们的老板威廉先生,他要开挖这块地方,我们不如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我们已经挖了一天,通道也快了,这下面是后秦大臣的陵墓,你们若要来占便宜,还是请你们打消这年头。”杨二声音严厉道。

    “我给你们十万元,把这地方让给我。”威廉说得是很破的中文。

    “十万元,你放屁啊!我们成本都不止花了十万!下面的东西出土还不知道多少,你这洋鬼子想抢劫啊!”刘老板第一个不服气吼了出去。

    欧阳玥明显感觉到威廉身上一股冷气散发出来,目光里掠过杀气。

    高个子开始和威廉说话,一边的翻译快速说着,最后高个子说:“我老板说了,他不要里面的其他东西,只要一样东西,其他还是归你们,这样十万元就当你们的辛苦费应该足够了吧?”

    此话一出,杨二立刻面上松动,几个兄弟也上去和杨二商量。

    欧阳玥冷笑道:“那也要看看是什么东西不是吗?要是里面最值钱的,我们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欧阳玥自然是不会让宝贝给外国人拿去的,这可是在华夏的土地上。

    李炎贝也道:“这里可是华夏,这洋鬼子要来抢我们东西,我们怎么可以给他呢!”

    杨二一听转过头来,他似乎没想到这一层意思。

    “古墓里可都是国宝,不能给外国人得去吧!我宁愿少赚点。”欧阳玥心里暗赞李炎贝这话好,“刘老板,你们怎么看?十万元给人家一件国宝,这生意你做不做?”

    刘老板立刻道:“自然不做!杨二,你虽然是盗墓的,但好歹也是卖给我们自己人,这老外费尽心思找得东西一定是好东西,我们不能把国宝给他们,那就是卖国贼啊!”

    欧阳玥差点笑出来,这刘老板还真能说。

    杨二想想有道理道:“不好意思,我们兄弟都不同意,这样,我们挖出来,若是你们有要的,可以出价购买。”

    “对对,这样也行!”刘老板又附和。

    欧阳玥好笑,他们也不管什么国宝不国宝,最重要还是钱够多。

    翻译在威廉耳朵边说着,最后威廉看了看后面的墓地点点头,说了一串英文。

    李炎贝冷笑一声道:“他同意了,让我们开墓,他们就等着东西出土购买。”

    欧阳玥一声不出,她绝对不会让东西给他买走。

    高个子又把意思说了,杨二看看大家道:“那只有这样了,我们也不知道这位威廉先生要找什么,不过等我们东西出来后,他要的东西直接卖给他,钱我们三家平分如何?”

    “那要是我找到的卖给他,我不是少一件物品?”刘老板精明道。

    “件数大家都达到相同,谁也不会吃亏。”杨二道。

    欧阳玥道:“万一那件东西真得很宝贵呢?”

    杨二一愣道:“那我们就不卖,他还能抢不成?”

    这话一落,欧阳玥注意到那威廉嘴角的冷笑,不用想他也是势在必得的。

    这边大家达成一致,那边的人就走到一边休息,完全不用动手,看着杨二他们开墓,欧阳玥告诉球球道:“下去的时候,一定要第一时间找到那有灵气的东西知道吗?我可全靠你了,要不然给那威廉得去就便宜他了。”

    “嗯嗯,球球最会找东西了,主人放心,这家伙四级巅峰,我现在三级巅峰还没突破,主人现在三级低等,要打起来我们不是他对手,不过主人有云天掌可以一战的。”球球分析道。

    “嗯,这次找到好东西,就让你吸晶石,把三级巅峰突破了。”欧阳玥说道。

    “哇,谢谢主人,主人对球球真好。”球球在空间里满地打滚,撒着娇儿。

    威廉坐在一边,其他六人就是为他服务的,侍候得很周到。

    欧阳玥目光透视进墓穴里,希望能找点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无奈看来看去都看不到。

    忽然发现一道眼光看着她,她转过头来,就看到了威廉的一双蓝色眸子正盯着他。

    欧阳玥微微一笑没说话,李炎贝却没好气道:“小玥玥,那老外在偷看你。”

    “大少爷,你去搭话。”欧阳玥对李炎贝道。

    李炎贝一愣道:“啊,搭什么话?这家伙有点酷,不会揍我吧?”

    “你问问他是哪国人总行吧,你不是在国外待过吗?”欧阳玥翻白眼。

    李炎贝点点头道:“好吧,为了我家小玥玥,我去问问。”说完他就走了过去。

    威廉看着李炎贝挑挑眉,其他六人也看着李炎贝那张妖孽的脸,面色各异。

    李炎贝用熟练的英语和威廉打招呼。

    威廉到也回应他,当欧阳玥听到他是u国人的时候,心里有点激动,这家伙不知道会不会认识毛毛?只是自己不能开口询问。

    威廉说自己是做地质探测的,偶尔一次机会发现这边地区有他需要的东西,所以就雇佣了当地人准备来挖掘,这才和他们撞在一起的。

    李炎贝说这里是华夏,就算他找到什么都是华夏资源,威廉只是冷笑了一下道谁知道,他只是个人爱好,政府没人知道。

    李炎贝又问他到底找什么东西,他说是一种矿石,对于文物他没有兴趣,所以让杨二这边尽管放心。

    刘老板和金花松口气,但欧阳玥却脑子里想着自己要是和他发生争抢怎么办?自己实力不如这个男人,就算有云天掌也很危险,武者四级巅峰还没进入武王,那他是不能遁入虚空的,这要是打起来,其他人怎么办,不过相信他在华夏也不敢随便动用古武之力。

    两边相安无事,杨二和兄弟们动作迅速,其他人则是只能等待,欧阳玥看看还差不少,估计今天是进不去了,先回到帐篷里看书,研究一下药草之类的东西。

    威廉那边也开始准备帐篷,毕竟天色又要暗下来了。

    果然到了夜晚八点的时候,杨二停下了所有的挖掘工作,告诉大家,明天估计再挖一个小时就可以了,但为了安全,今天就此打住,明天再下去。

    杨二这边到是大家很听话,但威廉那边就急得问为何不挖了,说杨二这边不挖,那他们挖,把杨二气得火气就上来了。

    “老子说今晚不挖了就不挖了!你们要是再啰嗦,明天什么也别想买到!你们以为盗墓很简单吗?里面有没有机关,有没有毒气,这种时候进去,搞不好出点什么事,谁负责?”杨二很恼火道。

    那翻译快速翻给威廉听,威廉看看那墓穴,皱皱眉最后点点头,这才两边消停。

    夜晚,明月当空,天气到是真不错,这地方星空无比得明静。

    一直闭目养神的欧阳玥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腕处慢慢热了起来,睁开了眼睛,心里很惊讶,怎么隐形了的手珠链也会烫了呢?难道这地方有珠子?

    目光透视出去,发现大家都在休息,但在挖掘的古墓处,她看到了一个人。

    欧阳玥一惊,那人正是威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那个墓穴,难道这家伙想晚上偷东西?

    欧阳玥一直注视着他,威廉站了一会,开始在挖掘处看来看去,又围着古墓走了一圈,最后看看这边,又回到了他的帐篷处。

    欧阳玥松口气,以为这家伙会行动,显然他放弃了。

    不过她奇怪,这墓穴还没打通,为什么自己的手珠链会烫,而之前都没热过啊,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抚摸一下光洁的手腕缓解下热度,但她知道这样子自己根本无法睡觉。

    正在她郁闷的时候,忽然杨二兄弟的一个帐篷里有人惊叫道:“蛇,妈呀!”那帐篷瞬间倒翻了,里面两个人乱七八糟,呼叫连连,最后是人仰马翻,等两个先后出来时,一个面色苍白,一个人手上还抓着一条黑青色的小蛇。

    这边这么一喊,大家都被吓醒,李炎贝也被吓得立刻爬起来就拉开了帐篷。

    “啊,蛇!好多蛇,天哪,那里来的?”威廉那边的人也喊起来,场面一阵混乱。

    欧阳玥立刻出了帐篷,在聚能灯的照射下,果然看到草丛里有不少蛇,不过都是小蛇,也没有那种鲜艳的毒蛇。

    “大家别怕,这些蛇没有毒的。”杨二连忙急叫道,然后给了兄弟一个药瓶子,因为那兄弟被咬了一口,而杨二这些盗墓的人早有些准备的。

    金花吓得跳在刘老板的身上,一直在尖叫。

    欧阳玥虽然很怕蛇,但她帐篷的四周却是没有蛇的。

    “天哪,好多,怎么回事?好邪门。”杨二也发现不对劲了。

    “是不是古墓里面爬出来的,昨晚还没有啊?吓死人了!”有人道。

    威廉那边的人个个拿着刀子,见蛇过去就砍,很是血腥,个个人脸上表情都很惊悚,而威廉的一张脸冷得很阴沉。

    “我看我们还是走吧,这里太邪门了,我可不想赚钱没命花啊!”有一个人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对,对,老板,我们还是走吧!”威廉那边的人道。

    威廉狠狠地回头瞪了瞪他们。

    四周的蛇似乎是越来越多了,李炎贝吓得拉着欧阳玥就道:“小玥玥,我们还是离开这里,被咬可麻烦了,这钱不要赚了。”

    “大家往后退,我看今晚这里是不能呆了,明天早上再来看看!”杨二当机立断道。

    “好好,大家都离开!”刘老板大叫,背着金花就跑。

    “这里能跑哪里去,帐篷不要了吗?那晚上睡哪里?”有人急道。

    “收拾帐篷,快点,蛇越来越多了,真是见鬼!”杨二已经把他们那个帐篷整个背起,和兄弟就撤。

    欧阳玥发现这些蛇似乎到了一定范围就不会往外走,而且固定留守在墓地之前,让她也觉得有点诡异了,而且密密麻麻的,似乎有人指挥一样,真得很惊悚。

    同时她手腕上的热度似乎也越来越热了,这让她真惊讶,目光再一次透视四周,希望找到什么线索,但还是没有发现。

    威廉那边似乎被他们的人说动了,也收拾帐篷开始离开,欧阳玥也只能跟随大众。

    一帮人离开整整一里多才在一个光秃秃的地方再次扎帐篷,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杨二走过来问道:“李大少,欧阳小姐,你们没事吧?”

    欧阳玥摇摇头道:“我们没事,杨二大哥,你们盗墓以前遇到过这种事情吗?”

    杨二面色凝重道:“我是遇到过一大群的毒蝎子,蛇也遇过,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多,一般古墓都是有风水之说,特别是大型皇家古墓,里面还有机关,毒雾等等,确实很大风险,好在这些蛇没有毒,要不然我们明日都别想有机会。”

    “真恐怖啊。”李炎贝抱着自己的手臂,还有点心有余悸,反而欧阳玥很镇定,她的手腕也不热了,这也让她肯定是古墓里一定有她要的东西。

    忽然她脑子里一动,蛇?她之前的五颗珠子排列下来,第六颗正是蛇珠,难道是因为这个缘故?欧阳玥越想越觉得心慌,但她知道自己一定要进去看看。

    威廉那帮人也在议论纷纷,只有威廉一直看着古墓的方向没有说话,那黑暗中的眸子闪烁着幽光,让欧阳玥眯了眯眼睛。

    大家压惊后,总算消停下来,各自休息,两边各有一个兄弟放哨,大家很怕蛇群会再次出没。

    李炎贝劝说欧阳玥明天就算开了墓也别进去,怕有危险,钱是小事,命可不冒险,他其实是想直接回去的,但天色这么晚不方便,只能和大家一起,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做这种探险的事情了,真是毛骨悚然。

    欧阳玥安慰了这个男人很久才让他消停下来睡觉,她却是睡不着,只能闭目养神。

    后半夜,脑子里传来了球球的声音:“主人主人!那边有动静。”

    欧阳玥顿时睁开眸子,透视出去,看到威廉的身影快速向古墓方向掠去。

    欧阳玥一惊,看那两个放哨的也不知道是被放倒了还是睡着了,心里一惊,这威廉看来是想先偷他想要的东西了。

    看了眼熟睡的李炎贝,欧阳玥立刻悄悄地起身,出了帐篷,在黑暗中也快速往古墓方向而去。

    ------题外话------

    下章毛毛出来了哈,嘿嘿,确实是月底出来,最后一天也是月底,别拍我,遁。最后两天了,还有月票的亲们别浪费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