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6章 叫你下台

    欧阳玥不知道自己的青木灵气对癌症有多少作用,但她知道起码会让丁妈妈好受些。

    目光直接透视进丁妈妈的咽喉部位,里面不同程度的糜烂和红肿,看着就觉得疼痛,这还叫她怎么吃东西,欧阳玥记得以前他们小区有个爷爷也是咽喉癌,几乎最后是饿死的,因为到了末期,一点东西都吞不下去了,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很凄惨。

    神针缓缓地下去,青木灵气慢慢地流向咽喉部位,包围住那一片红肿糜烂的部位,丁妈妈顿时吸了口气,让丁可儿有点紧张。

    欧阳玥插入了三根银针,意念集中,青木灵气力度加大,在糜烂处堆叠,欧阳玥看不到修复的速度,但她知道一定有用处,脑子里想到上次楚格林从古书上找到一个药方就是治疗癌症的,看来自己有必要去看看,若是材料齐全,自己就炼制药丸试试,也许真会有效果的。

    十分钟后,欧阳玥收回银针,丁妈妈睁开眼睛,咽了好几回的口水,然后一片惊喜道:“这针灸好厉害,我喉咙居然不疼了。”

    丁可儿吃惊地看看欧阳玥,然后急道:“妈,真的吗?你能吃东西了吗?”

    欧阳玥笑笑道:“现在应该可以吃点东西了。”欧阳玥心里也高兴,能帮助朋友,感觉很暖。

    “小玥,丁妈妈能叫你小玥吗?”丁妈妈好激动,眼睛都红了起来。

    “当然可以,丁阿姨,你别激动。”欧阳玥对她温柔地笑笑。

    “太好了,我真感觉好多了,这针灸怎么这么厉害啊?”丁妈妈伸手摸着脖子,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欧阳玥。

    “这是我家祖传的针灸,和别人的不太一样的,丁阿姨要是觉得好受,我会常常过来的,对了,我还有个朋友是医学天才,他最近在研究癌症这方面,配制了不好药,回头我帮你问问,我不能说希望百分百,但好歹应该能看着可儿结婚生子。”欧阳玥给了差不多十年的期限,她相信可以。

    丁妈妈和丁可儿都震惊了,丁可儿立刻眼泪就掉下来道:“小玥,你,你别逗我们开心了,我很怕的。”

    欧阳玥拉住她的手臂微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的。”

    “呜呜,真的吗?太好了,小玥,认识你真好。”丁可儿顿时大哭起来,而丁妈妈也流下了眼泪,她以为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天。

    接下去,欧阳玥陪着丁可儿看着她妈妈吃了不少东西,苍白的脸上也似乎有了活力,吃完后欧阳玥又再一次帮她针灸,让丁妈妈都有了精神,可以直接下床走动了。

    副市长丁琨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妻子坐在客厅,被吓一大跳,然后就看到了欧阳玥。

    “老婆,你,你怎么起来了?”丁琨扔下公文包就惊吓地跑过来。

    “阿琨,我好多了,出来走走,这位是可儿的朋友欧阳玥,是她帮我针灸,我真感觉好多了,刚才还吃了一大碗肉粥,还有水果。”丁妈妈满脸笑容,她喉咙不疼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疼,但这对她来说就像老天爷的恩赐一般。

    “丁叔叔,你好,我们见过了。”欧阳玥对丁琨微笑的。

    “你好你好,确实见过,李家二少的订婚宴上,你帮了可儿,我记得,真是非常谢谢你啊。”丁琨感激道。

    “丁叔叔别客气,我和可儿是好朋友,应该的。”欧阳玥看到丁可儿从厨房出来了。

    “爸!你回来了!妈妈好多了。”丁可儿大声道,“妈,红姨做了红豆汤,你再喝点。”

    “可儿,你今天这么早下班?”丁琨看到丁可儿才想到了这点。

    丁可儿在丁妈妈身边坐下来,丁妈妈自己接过糖水喝起来,丁琨看得很吃惊也很惊喜。

    “小玥今天来看我,所以我提早下班,真没想到小玥的针灸居然能让妈妈的病好转那么多。”丁可儿顿时看着欧阳玥笑起来。

    “我过几天要去陕西一趟,回来后我会再过来为阿姨针灸的。”欧阳玥笑道。

    丁琨激动道:“真是谢谢你,你真是我们家的贵人,上次帮可儿,这次又,实在是感谢你。”

    “丁叔叔,你别客气了,能帮上忙就好。”欧阳玥有点不好意思了。

    “阿琨,你的工作怎么样了?”丁妈妈边吃边问,丁可儿端了其他三碗出来,大家都喝起来。

    丁琨有点勉强的笑笑道:“还是这样,我今天问了张市长,他说我和黑社会关系密切,怕我在工业这一块会和黑社会挂钩,所以让我不用管了,这种借口,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好,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黑社会,只是在李禄二少爷订婚宴上,见过那个范老大一面,还是欧阳小姐帮了可儿的忙那次。”丁琨看看丁可儿。

    丁可儿和欧阳玥都愣住了。

    “我和黑社会有来往,这也太瞎扯了吧?”丁可儿吃惊道。

    欧阳玥脑子一转,感觉这里面似乎有点不对劲了。

    “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说这些,不过他妹妹好像从中医大辞职出来后受了黑社会的警告什么的,我不是很清楚,反正他现在对和黑社会有来往的都不待见。”丁琨苦闷道。

    欧阳玥恍然大悟,目光一眯,闪过厉光,看来这事还是自己害了丁琨。

    当初丁可儿在李利克订婚宴上和范奇森的女人梁玉盈发生冲突,是自己站了出来,那时候不少人看到自己和范奇森的关系。而之后自己和范奇森跳舞,又和丁可儿成为朋友,这里面有心人就觉得丁可儿也算和黑社会有交集了。

    而市长妹妹张导师是被自己一脚踹进医院,后来为了不让校长被批,是她叫范奇森和周队恐吓了市长,所以她在中医大一直是相安无事,现在看来,这个张市长是暗暗把气出在丁可儿爸爸的身上了。

    “算了,这工作我也做累了,一天到晚看他脸色,要他真想除掉我,我就走吧。”丁琨笑了笑。

    “爸,这也太没天理,那家伙那么坏,你要走了,不是真好趁他心吗?”丁可儿立刻反对,“什么我和黑社会认识,他就是找个借口罢了。”

    “可儿,我想这件事是因为我的缘故。”欧阳玥忽然道。

    “啊,你?管你什么事啊?”丁可儿并不知道张导师的事情。

    欧阳玥立刻中医大那场选拔赛说了一下,丁家三人听了目瞪口呆,只觉得这个女孩子实在不像她嘴里说得那样能把张导师蹿进医院,又叫人摆平张市长寻仇。

    “我想是因为你是我朋友,所以那老家伙出气出在你爸身上,丁叔叔,你不用担心,这事我会处理,看来他是在位久了,不想干的。”欧阳玥声音里一阵冷意。

    丁琨不知道为何整个身体打了个冷战,欧阳玥让他刮目相看。

    “小玥,会不会有危险啊?”丁可儿担忧道。

    “你不相信我吗?既然我能让他不敢动中医大,自然有办法让他直接下台。”欧阳玥眼睛一眯。

    “小玥,张市长后面可是京市的萧家啊,你千万别乱来,丁叔叔丢工作事小,千万别出事。”丁琨猛然回神后连忙急道。

    “萧家?怪不得!”欧阳玥微微一愣,看来这里面还真是错综复杂,既然是萧家的手下,那么相信孙焯裎很乐意拉他下来。

    “丁叔叔,那你背后是?”欧阳玥看着他问。

    “我?我有什么背后啊,我是自己考公务员上来的,想为百姓做点实事,不过到了这个位置才知道全国各大城市的市长、书记都是四大家族的人任命,虽然表面上是徐家天下,但暗处大家都明白的。”丁琨叹口气。

    欧阳玥皱眉,怪不得四大家族这么厉害,原来控制着各大城市的前两把交椅,如此看来,他们要让徐家下台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那书记是谁家的人?”欧阳玥询问道。

    “孙家,他和市长有摩擦,虽然书记权力要大些,但张市长强横,书记是不喜欢惹事的人,其实两人算是相互监督吧。”丁琨想了下道。

    欧阳玥点点头有点明了,但想到张市长是萧家的人怎么会被威胁到?那么想来应该是范奇森的威力,就算有后台,黑社会可不管你有没有后台,只拿你性命,张市长自然不想没命,所以才拿丁琨解气。

    “小玥,你不是要做什么吧?千万别乱来。”丁可儿看欧阳玥的脸色连忙劝说道。

    “是啊,小玥,丁叔叔也不一定要这位置的,你可千万别乱来,这些人得罪不起。”丁琨也连忙劝道。

    欧阳玥抬头一笑道:“你们放心,我有分寸的。”

    半个小时后,欧阳玥离开了丁可儿的家,打了电话给孙焯裎,孙焯裎证实了市长是萧家的人,书记是他们孙家的人,而其他则是考上来或者两个头自己任命的人,几乎全国所有大城市都是这样的机制,当然s是萧家和孙家,其他市则有其他两家族,四家的权力基本是均衡的,说穿了,徐家就是个傀儡罢了。

    “我想拉下这个张市长,你觉得如何?”欧阳玥询问孙焯裎。

    那边的孙焯裎一愣后道:“你想怎么拉?”

    欧阳玥把自己脑子里的想法说了一遍后,孙焯裎沉默了很久道:“拉下了张市长,萧家一样会派人下来的。”

    “我知道,但起码你们孙家的这个书记会多得到点权益不是吗?”欧阳玥道。

    “不错,新人下来总是要适应一段时间的,对了,你为何要这么做?”孙焯裎很感兴趣,他发现欧阳玥还是很有政治头脑的。

    “我只要我朋友的爸爸不被排挤,可以的话,我会让他靠向孙家。”欧阳玥嘴角一勾。

    孙焯裎在那边勾起嘴角道:“好,你看着办,不要暴露你自己的身份就行。”

    欧阳玥也笑了道:“你那边的比赛怎么样了?”

    “还早着呢,我第一次参加这种神秘的比赛,你不知道啊,原来古武的世界比我们想象中得大多了。”孙焯裎深深感叹道。

    “那你这次有没有希望啊?要是华夏水平太低,不是被人家盯上?”欧阳玥皱眉道。

    “确实,不过我的水平在同年龄段应该不差吧,哈哈。”孙焯裎哈哈大笑。

    “那就好,早点回来。”欧阳玥道。

    “玥,你想我吗?”孙焯裎立刻口气一变,很痞子道。

    “想你个神经病!就这样!”欧阳玥顿时没好气地挂了。

    孙焯裎看着电话扁扁嘴道:“想神经病也是想,嘿嘿。”只要任云桀不出现,欧阳玥迟早是自己老婆,现在她还小,自己可以慢慢等,想到这里,孙焯裎嘴角勾起好看的笑容。

    欧阳玥因为丁可儿的事情,不得不去找范奇森,范奇森在家修炼,这段时间到是真得很努力,终于稳定在武者一级高等。

    看到欧阳玥过来,范奇森自然很惊喜,等到欧阳玥说出事情时,范奇森一愣后道:“这老家伙居然还想出气?”

    “看来这气是出在丁可儿的爸爸身上了,范大哥,我和孙少商量过了。”欧阳玥把准备做得事情说了一遍。

    范奇森听后有点毛骨悚然之感,惊讶地看着欧阳玥。

    “没有人能伤害我的朋友!”欧阳玥的一句话说出了她的愤怒。

    “好,什么时候动手?”范奇森道。

    “三天后,你把路线什么安排好,我来动手。”欧阳玥看着他道。

    “没问题。”范奇森很果断地点头,这个市长居然因为他的事情还不熄火,看来除了他对自己有利。

    时间一晃而过,三天后夜晚,一条单行线的路上,欧阳玥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身边是范奇森的得力手下黎墨,路的两边有不少树木,有几盏灯灭了,看上去有点昏暗,偶尔有几个路人从两边的走路通道经过。

    “张市长今晚有应酬,他家就在前面的别墅小区里,等下必定会经过这条路,我已经把这边的监控全部都破坏了,他们要维修也必须得明天。”黎墨看到一身灰色的欧阳玥面色阴冷,心里也很惊讶,这短短半年,这女孩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

    “好。”欧阳玥点点头。

    “你要小心。”黎墨目光闪烁道。

    “放心,不会有事的,张市长是不可能在知道的。”欧阳玥对他微微一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黎墨的电话响起,黎墨接了电话后对欧阳玥道:“来了,等他车进来后,我会让兄弟两边堵死车道,十分钟之内不会有人进来,你速战速决。”

    欧阳玥点头,立刻下车走到一边的走道处等待。

    一辆银色的小轿车来了进来,驾驶座上只有一人,这些欧阳玥他们是早已经知道的。

    黎墨的车子启动,开在前面,占据车道,让后面的车子不得不减速。

    车子越来越靠近欧阳玥,欧阳玥转头看向车内,张市长一张不耐烦的脸,然后按了喇叭,希望前面的车开快点。

    欧阳玥忽然跑过去敲起了张市长的车窗。

    张市长很惊讶地看着忽然跑过来的女孩子,天黑也看不太清楚,他只是觉得有点好奇,就把车靠边上,降低了车窗。

    “你有什么事吗?”张市长一张国字脸,看上去很严厉的样子。

    “你是张市长吧?”欧阳玥对他微微一笑。

    “是的,你是谁?”张市长皱眉,想来是在他家这边等他,要他帮什么忙的。

    欧阳玥手中银针乍现,面上却笑容更加灿烂道:“我叫欧阳玥,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呢?”

    欧阳玥的一只手已经搭在车窗上。

    “欧阳玥?”张市长似乎有点迷糊,不过很快他面色一变道,“你就是那个中医大的学生?”

    “不错,就是我踢了你妹妹一脚。”欧阳玥冷笑道。

    张市长面色大变,看看前面的车也停下来挡住他前面,顿时明白什么事情,立刻怒道:“是你!你想干什么?”

    “本来我也没想干什么?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动我姐妹的爸爸,所以我想你这个市长也当到头了。”欧阳玥的话阴森森地飘进张市长的耳朵里,同时,她的手一抬,一根银针快速地插入了张市长的脑袋里。

    张市长双目圆瞪,里面充满了恐惧。

    “你,你做了什么?”张市长只感觉脑袋一下子疼了起来。

    “没什么?只是让你以后没办法做市长罢了。”欧阳玥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张市长嘴里张了张,忽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然后他想开车,但又发现他的手脚都动不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在他脑海里蔓延,整个人靠在椅背抽搐起来。

    欧阳玥上了黎墨的车直接离开,黎墨看着欧阳玥一张肃杀的小脸道:“搞定了?这么快?”

    “你想要多久。”欧阳玥声音冷冷的。

    “他死了?”黎墨有点心惊胆颤。

    “死不了,不过脑中风变成了植物人罢了。”欧阳玥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黎墨愣住,这可比杀人厉害多了,这女人实在有点可怕。

    第二天,果然头版头条上面登出了张市长在医院变成了植物人的消息,事件正在调查之中,但多数认为是他昨晚应酬回家脑中风引起的,因为没有任何伤痕。唯一让警察感觉奇怪的是,那条路上的监控全部是坏的,也就是说一点线索都没有。

    丁琨和丁可儿看到这条消息时完全被吓傻了,丁可儿直接来找欧阳玥,但欧阳玥一早已经和李炎贝范择文离开s市,去了陕西度假了。

    市长一病,s市的领导班子格局一下子被打乱,书记出来坐镇,丁琨立刻被提到原来的位置上,大家也没什么怀疑,因为缺人手,然后就等上面派人下来。

    范奇森看着报纸时呵呵笑,这小女儿居然没杀人,他还以为她会杀了张市长,不过杀了人后面事情就麻烦,这样一来还真是神不知鬼不觉,让范奇森很佩服。

    陕西,六朝古都,处于黄河中游和汉江中上游,历史悠久,古老神秘,引来了无数的考古队和历史学家,而西安作为陕西的首府,历史气息更加浓厚,是著名的旅游城市。

    西安的古玩街,比任何一个城市的古玩街都来得大和热闹。

    欧阳玥三人在机场等到了欧玫之后,就来到了这里,来接他们的自然是李炎贝古玩店里的伙计,一辆商务车直接拉他们过来,住宿也在古玩街上古色古香的四星级宾馆。

    李炎贝这里的古玩店叫‘正古斋’,店面比h市的大一些,也是两层楼,格局差不多,店主叫周舟,看上去很憨厚的老头子,里面还有四个伙计轮班制。

    李炎贝一行人先休息之后,下午四点才走出来,欧阳玥看到热闹的古玩街就笑了,欧玫直接道:“这里可真大,比起瀛洲厉害多了,这回我得多淘点东西回去。”

    “欧玫姐,你那边生意如何啊?”欧阳玥笑道。

    “还可以吧,现在越来越顺手了,我和大少爷交换东西出售,货源也多,现在在瀛洲已经有名气了。”欧玫高兴道。

    “那就好,你和罗书记怎么样了?”欧阳玥对她眨眨眼睛。

    “咳咳咳,就这样。他到是挺惦记你们的,说有空要去s市看你们的。”欧玫有点羞涩。

    “看来进展不错啊。”欧阳玥立刻抓到信息了。

    “什么不错,你知道他这个人的,很闷的,每次都是我约他,气死我了。”欧玫抱怨道。

    “对你好就成了啊,主要是你自己要喜欢。”欧阳玥笑起来。

    欧玫看看她,耸耸肩大方道:“喜是喜欢,不过等他开口求婚,我估计成老姑婆了。”

    “哈哈哈。”欧阳玥愉快地笑起来道,“看来你恨嫁啊。”

    “我都二十五了,自然想嫁的,小玥,不如你?”欧玫猥琐地笑笑。

    “要我说好话?”欧阳玥抿嘴偷笑。

    “是不是好姐妹嘛,我可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啊,你就帮帮忙,给姐妹一点幸福吧,那家伙很听你们意见的。”欧玫嘟嘴道。

    “好吧,我会说说看的,他年纪也不小了,不过我可不保证成功哦。”欧阳玥道。

    “我知道了,就说说,嘿嘿。”欧玫拉着她的胳膊,看看前面的李炎贝和范择文,范择文显然很兴奋,东张西望的。

    “小玥,你家云桀呢?怎么这次没来?”欧玫道。

    欧阳玥心里一酸淡笑道:“他出国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啊?”欧玫到是没发现欧阳玥的不对劲。

    “暂时不知道,处理完事情就回来的。”欧阳玥心里也坚信这一点。

    “那就好,这小子是你同学?”欧玫没见过范泽文,不过之前打过招呼了。

    “嗯,也是朋友,他哥哥是s市的黑老大,你应该知道。”欧阳玥看着她。

    欧玫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你的朋友个个都厉害啊,姐以后可要跟你混了。”

    两个人嘻嘻哈哈,欧阳玥心情也很不错,把昨夜的事情抛离脑后,她相信没有什么遗漏了,唯一要解释的就是丁可儿那边了。

    前面的李炎贝带路进了自家的店铺,欧阳玥进去目光一扫,触目所及的居然都是真品,虽然货色有好有坏,但已经相当不错了。

    店里正有客人,一名伙计照看这,周老头把四人迎上二楼,而范择文想在下面看古玩,不愿意上去,欧玫也留在一楼,欧阳玥和李炎贝上了二楼。

    “大少爷,我昨日刚探到了消息,关于盗墓的,你想投资吗?”周老头看了看欧阳玥,然后轻声对李炎贝道。

    “周叔,不用顾忌小玥,她可是我星月珠宝的老板,而且说起古玩,你应该听说那只天价的元青花瓶吧,那就是她卖出去的。”李炎贝笑看欧阳玥。

    周叔顿时吃惊地看着欧阳玥,一副被雷劈到的样子。

    “周叔,你说什么盗墓,什么投资,我也很有兴趣。”欧阳玥嘴角一勾道。

    “哦,哦。”周老头回过神来,看看淡定的欧阳玥有点不好意思,“现在真是少年出英雄啊。”

    “周叔过奖了,我爷爷喜欢古董,从小耳熟目染,所以也很有兴趣。”欧阳玥大方道。

    “原来如此,欧阳小姐好福气啊,我还真想看看那只天价元青花呢。”周老头子也是古董爱好者。

    “三亿八千万卖出去了,周叔看来没有眼福了,哈哈。”李炎贝笑起来。

    欧阳玥也只能跟着笑,周叔扁扁嘴道:“可惜了,大少爷也不早点说,要不然我一定去s市看看。”

    “好了好了,下次遇到一定叫上你,哈哈。”李炎贝看向淡定的欧阳玥,心里有股骄傲感,“先说说盗墓的事情。”

    “杨二那家伙前天晚上回来了,说这一次找到一个大墓地,政府还没发现的,现在正筹集资金,问我们这边几个大户有没有兴趣加入,本来我是没啥兴趣,那地方太远了,不过大少爷你们或许有兴趣。”周叔道。

    “杨二是谁?”欧阳玥挑眉。

    “杨二是我们这边出了名的盗墓贼,我们这边很多铺子的东西都出自他手中,这家伙盗墓确实有一手,上个月还挖到了不少宝贝,好在出手快,不然他又要进去坐几年了,不过这家伙是手痒闲不住,这次听说是后秦时期的一个大臣墓穴,若是真的,价值不菲啊。”周老头子两眼睛都在发亮光。

    “哦?后秦时期。”欧阳玥脑子里转了转,若里面真有东西,照这个年代也是值不少钱的。

    “小玥玥可有兴趣?”李炎贝笑起来。

    “怎么投资,怎么分成?”欧阳玥虽然有兴趣,但她可是门外汉。

    “我估计这次投资的不会很多,毕竟路途远,投资也大,照杨二以前的做法,就是对半分,里面出来的东西对半分。”周老头子道。

    “这又怎么算,东西有好有坏不是吗?”欧阳玥惊讶道。

    “不是的,是等墓穴打开的时候,几个人一起进去,自己看中什么拿什么,但最后数量大家相等就是,比如你拿了十样,他只有八样,那你就要拿出一样给他。”周老头子道,“所以盗墓也是很考眼光的,虽然里面都是古董,但哪些更值钱还是要看个人眼光的。”

    欧阳玥有点懂了道:“那大家不会起争执吗?”

    “争执的事情当然有,不过尽量调节,调节不来就个看本事了,所以盗墓也是有危险性的。”周老头子目光闪了闪。

    “什么叫各凭本事?”欧阳玥有点哭笑不得。

    “就是看你的实力了,有胆小的,也有胆大的。”

    李炎贝翻个白眼道:“周叔,你说明白点,什么胆大胆小的。”

    “就是靠拳头说话,你打不过人家被人家抢也没办法啊。不过只限多出来不能平分的件数,要不然杨二也不是吃素的,他下次也不会找你们。”周老头这回算说清楚了。

    欧阳玥点点头道:“周叔,那你去问问,要投资多少,若是你觉得合理,我去。”

    “小玥玥,你真有兴趣?”李炎贝吓一跳。

    “我还从没盗过墓呢,也想看看拉,再者要是从那里面出来的,成本可就低多了,搞不好大赚。”欧阳玥嘴角勾起邪笑,就算起争执,谁又能和她争?

    “嘿嘿,我也没去过,不太敢去,不过这次你要去,我陪你去。”李炎贝立刻道。

    欧阳玥点点头,周老头立刻去办事了,晚上七点的时候,周老头说参加的有五家,杨二只能选两家,所以想见见面再决定。

    欧阳玥点点头,很快和李炎贝一起来到一个宾馆的房间里。

    欧阳玥两人算是最慢的,走进这个套房内,就看到四周都坐满了人。

    “大少爷,欧阳小姐,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周老头看到人立刻笑上来。

    欧阳玥环顾一周,最后目光停在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身上,此人大约三十来岁,很粗壮坚实,皮肤黝黑,欧阳玥看到他手背上有一条很深的疤痕,估计是盗墓时弄到的。

    “你好,李大少爷,我是杨二!”此男正是此次盗墓的策划者。

    李炎贝和他握了握手,欧阳玥也握了一下,只感觉这男人手上传来的力量很大,真当是个粗汉子。

    大家一阵寒暄后,杨二就道:“这次的墓穴是后秦的一个大臣幕,我只开了一个小洞,里面一切未知,挖掘的过程会比较辛苦,我初步估计要两天才能打通里面通道,挖掘的人手还是我杨二五个兄弟,所以这次因为距离远、人手多,所以投资数目也大了些,你们也知道,这种投资有风险,要是里面什么都没有,你们也不能收回投资,毕竟我的兄弟们也要吃饭的,当然若是里面有东西,相信大家都能赚点,这个我不用多说了,这次我准备让两家投资,因为人多了一是东西不够分,二是怕引起政府那边的动静,所以今晚召集大家看看你们准备出个什么数字。”

    大家顿时议论开来,有人道:“杨二,你上一次去,每家投资三万,这次应该也这个数吧?”

    “这次比较远,那个墓也不好开,我要出兄弟、出机器,你们以为这么简单的?”杨二立刻没好气了,“这次至少一家五万,两家加起来也就十万,我给兄弟们的酬劳罢了,也没多赚你们便宜。”

    欧阳玥和李炎贝对看一眼,然后又看看大家的脸色。

    “好吧,五万,我参加。”有个瘦个子说道。

    “我也参加。”另一个道。

    结果五家人都要参加,杨二连忙摇头道:“这不行,人太多,都没好处的。”

    “我们出六万。”李炎贝道。

    “哇,李大少爷,你不能用钱压人吧!”有人不满道。

    李炎贝好笑道:“大家都想去,那你说这这么办。”

    “李大少这方法合理,而且人性化,我也给兄弟们多点福利。”杨二呵呵笑起来,显然这个是他最满意的竞争方法。

    大家又嘀咕一阵,欧阳玥看到对面唯一有个女人的那一对,那女人大约四十岁左右,长相还不错,一双眼睛从李炎贝进来后,就时不时地盯着他,而她身边的男人留着胡子,大家都叫他刘老板。

    这时候,那女人对刘老板耳朵边说了些话,刘老板抬起头来有点不善地看着李炎贝道:“那我们也出六万。”

    话一落,其他三家就热闹了,最后两家退出,另一家也出六万。

    李炎贝没办法,只能喊七万,谁叫欧阳玥想探险呢?

    最后刘老板和那女人居然也出到七万,另一家只能退出,因为要是这墓穴什么都没有,可亏死了,刘老板生意大一些,自己想博一下,其他三家是不敢博了。

    大家商量好二天后出发,杨二让大家自己准备吃的和必备的露营东西,这点对欧阳玥来说小意思,她有空间手珠链,放多少东西都行。

    欧玫本来也想去的,但欧阳玥不让她去,欧玫也只要和范择文凑对逛街,四处淘宝了。

    两天后,欧阳玥和李炎贝各背着一个黑色的包包来到集合点,就看到三辆半旧的吉普车等在那里。

    刘老板和那个穿得花衣服的女人也是背着大包,不过他们还带了一个看上去很强壮的男人,叫大山,欧阳玥觉得应该是保镖,毕竟这一路也不是没有风险的。

    杨二非常热情,看着欧阳玥也是非常喜欢,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他还真没见过,刘老板虽然之前有点小摩擦,但现在也开始客气起来,一帮人上了车。

    前面一辆是杨二和他的兄弟们,后面则是他们几人,还有那大山和行李器械的在最后一辆。

    欧阳玥和李炎贝坐在后面,那女人叫金花,主动要坐后面,坐欧阳玥身边,刘老板坐前面,另一个杨二的兄弟开车。

    欧阳玥坐了一会是浑身不舒服,又不能靠着李炎贝,另一边的女人又不熟悉,还擦了香水,她坐中间实在很郁闷。

    “小玥玥,你靠我身上吧,会舒服点。”李炎贝却是挺喜欢这样的做法,就想和欧阳玥关系拉近点。

    “我跟你换位置!”欧阳玥没好气道。

    李炎贝顿时苦瓜脸,但看欧阳玥不舒服的样子也只好换个位置,结果一换位置,那金花忽然就面带笑容地和李炎贝聊起天来了。

    “李家大少爷,听说你有五家古玩店啊,都在哪里啊?”金花声音都变得娇声怪气了。

    李炎贝皱眉答了话,虽然他一点都不想答,但出于礼貌还是回答了下。

    “哇,五个地方啊,真不得了,我们就只有在陕西有店了,李大少的正古斋生意不错呢。”金花继续答话,引来前面的刘老板侧目。

    李炎贝嗯了声不想说话,转头看向欧阳玥道:“小玥玥,你没事吧?”

    欧阳玥摇摇头闭上眼睛道:“我眯会就好。”

    “李大少爷,欧阳小姐,你们是男女朋友啊?”金花大姐又开口了。

    李炎贝面色阴沉,狭长的眼睛冷冷地横了她一眼道:“金花大姐,你管得太宽了吧!”

    金花一愣道:“这不是问问嘛,李大少,我也比不了你大多少,这大姐还是免了。”

    “金花,你安静点!”前面的刘老板声音不耐烦道。

    金花扁扁嘴道:“这一天的车程,不说话多无聊啊。”

    “路还长,可以睡一会。”刘老板回头瞪她一眼。

    金花到是没在说话了,把脑袋一靠就闭上眼睛。

    欧阳玥没说话,既然路长,她就可以修身养性,就是苦了李炎贝,两边没得靠挺难受。

    一个小时候,李炎贝睡着了,脑袋居然一耷拉靠在了金花的肩膀上,金花没有说话,面上一喜,反而坐坐直,让他靠着舒服点,欧阳玥闭着眼睛也没看到。

    等欧阳玥睁开眼看向这边的时候,不禁嘴角直抽,想把李炎贝的脑袋扳回来,结果手刚伸出来,金光就狠狠地瞪她一眼。

    欧阳玥一愣,心里好笑,这女人不会看上大少爷吧,老牛吃嫩草吗?这种便宜都要占,她就不觉得笔直坐着累吗?刘老板在前面,两人明显是夫妻,这胆子也忒大了。

    欧阳玥觉得李炎贝一定是不乐意这样靠在金花身上,所以她还是果断地拍了拍李炎贝。

    李炎贝有点迷糊地抬起头,金花顿时对欧阳玥轻声怒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心,没见他这么好睡还吵醒他?”

    李炎贝皱眉看看欧阳玥,欧阳玥做了动作,李炎贝立刻张大嘴,对自己表示吃惊,然后面色尴尬地对金花道:“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这中间位置确实不好坐,不如我们换一下好了,我可以坐中间。”金花轻声道,目光看看前面打着呼噜的刘老板,似乎怕他听到。

    “不用了,等下停了,我们一个人去后面坐好了。”李炎贝见金花那双眼睛里的光芒,顿时后背发寒,感觉恶心。

    金花扁扁嘴,没说话,见欧阳玥看着她,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欧阳玥真是哭笑不得,这都是啥事啊。

    等刘老板醒来,李炎贝要求换位置,最后李炎贝和欧阳玥去后面车子坐,大山来到前面和金花、刘老板坐中间那辆。

    后面车上,李炎贝没好气道:“那个女人怎么恶心啊。”

    “人家看上你了,呵呵。”欧阳玥笑道。

    “小玥玥,你别恶心我了。”李炎贝郁闷道。

    前面开车的小林忽然笑道:“李少爷,你不知道那金花啊,这女人可是出了名喜欢小白脸,刘老板都不知道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

    李炎贝面色涨红道:“老子才不是小白脸,这女人也敢肖想!”

    小林不好意思道:“我不是这意思,只是李少爷应该是被她盯上了。”

    欧阳玥笑得咯咯响,看着李炎贝那张青白交错的怒脸道:“好了,别生气,她还能把你怎么样不成?”

    “两位,说句实话,这两公婆都不好对付的,金花喜欢小白脸,刘老板小气精明,要不是他们出价高,杨二也不会要他们来。”小林似乎是觉得一路上太闷了,自己聊了起来。

    “关我们屁事,只要不骚扰我们就是。”李炎贝没好气道。

    “话是不错,我只是提醒两位一下,到时候墓里有宝贝的时候,自己可要防着点。”小林笑笑道。

    “好的,谢谢你,小林。”欧阳玥淡淡一笑。

    小林也很友好地笑笑,然后三人开始天南地北聊了会,听小林说了不少盗墓的事情。

    道路越来越小,土地也越来越荒芜,人烟也越来越稀少,看出去感觉有点萧条。

    下午两点的时候,车子到了一处山脚,三辆车停下来,杨二过来道:“前面的路车子过不去了,我们要步行三个小时,大家准备一下。”

    李炎贝瞪大眼睛看看欧阳玥道:“还要走路的啊?三个小时,小玥玥,你能行吗?”

    欧阳玥看看自己的球鞋道:“应该可以,到是你这大少爷,行不行?”

    “我当然行。”李炎贝难得不穿大红色,而是深红色的休闲套装,下面是暗红的球鞋,看上去很帅气,金花依旧是时不时拿一双眼睛瞄着他。

    一行人共十一人,杨二和五个兄弟,欧阳玥和李炎贝,刘老板、金花和大山,大家身上都背满了东西,但其实欧阳玥的包里都是很轻的东西,重得她全部放在空间手珠链里了。

    “看来第一个晚上就要睡在荒郊野外了。”李炎贝苦笑道。

    “好在四月的天气还可以,就是别来野兽什么就行了。”欧阳玥现在感觉什么都不可怕了。

    “小玥玥,你别吓我,我可是第一次露营啊。”李炎贝面色都变了下。

    “呵呵,这么多人你怕什么啊。”欧阳玥好笑地看看他,真是大少爷做习惯的家伙。

    “就我们这几个人要是来什么狼群什么的,都不够分的。”李炎贝自己吓自己。

    前面的小林听到笑起来道:“李大少,这里没有狼群的,放心,我们有守夜的人。”

    李炎贝扁扁嘴,看看嘴角勾笑的欧阳玥,忽然猥琐起来道:“小玥玥,晚上我和你一起睡好吗?”

    欧阳玥一愣,小脸涨红。

    “你别误会,我是说两个人睡一个帐篷,大家有个照顾。”李炎贝见欧阳玥那马上要拍飞他的样子连忙改口。

    欧阳玥脑子里一转,大家都拿了露营的帐篷,两个人一个,自己和李炎贝的确实只有一个,看来也逃不掉和他共宿一个帐篷的命运,难道自己和金花一个帐篷不成?她觉得想想都恶心。

    “嗯。”欧阳玥嗯了声。

    李炎贝立刻眉开眼笑,那双狭长的眸子流光溢转,看得欧阳玥很是无语,这家伙还不死心啊。

    三个小时的路程杨二只给大家休息一次,天也渐渐暗了下来,等来到目的地时,四周完全是荒凉的,到处都是山坡和野草,树木到不是很多。

    “就在前面了!”杨二激动地加快脚步,一行人此刻都是气喘吁吁了,李炎贝本来那清爽的发型都变得凌乱了,金花和刘老板也好不到哪里去,到是欧阳玥神清气爽,她知道是因为自己修炼的缘故。

    ------题外话------

    今天多了二千字哈,老香真尽力了,泪奔。月底了,有月票的可别浪费和忘记了哈。

    恭喜亲爱的‘木子娜2059’晋级为本文进士,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