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5章 转变

    欧阳玥眸子一眯,看着东方莹莹那张愤怒扭曲的脸好笑道:“东方莹莹,你是不是有恋兄癖?”

    东方莹莹顿时面色一白怒道:“你胡说什么!我是让你别接近我哥,你根本配不上我哥。”

    “我还是第一次看看有妹妹这么在乎哥哥谈恋爱的,这味道好酸啊,看来我要跟你哥哥说说了。”欧阳玥双手抱胸冷笑道。

    东方莹莹面色微微尴尬,但立刻发怒道:“你别胡说八道,我今天就是警告你,离我哥远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东方莹莹心虚,说完就掉头走了,到是有点出乎欧阳玥的意料之外,还以为今天又要打架了。

    欧阳玥看着东方莹莹的背影冷笑起来,她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对谁不客气。

    第三天,欧阳玥在教室的时候,听到有人找她,让她去校门口。

    欧阳玥有点惊讶,是谁找她要来学校门口而不是先打电话,带着迷惑她来到校门口。

    当看见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时,欧阳玥愣了愣,这男人和东方两兄弟有点相像,而那挺拔的身形和一双漆黑的眼睛,更让欧阳玥肯定这人不是东方博弈的爸爸就是他叔叔。

    那男人本来是一身紧绷、面容阴沉,但看到欧阳玥出来微微一愣后面带笑容地走上来道:“请问小姐是欧阳玥吗?”

    “是,你是?”欧阳玥眯眯眼睛。

    “我叫东方辽,是东方博弈和东方旭的叔叔。”东方辽看着欧阳玥美丽清秀的小脸有点觉得不可思议,好漂亮的女娃。

    欧阳玥神色一愣,原来是叔叔,武王三级中等,自己和他差得不是一丁点,说正确些这男人一掌就能拍死自己。

    空间里的球球似乎感受到危险,很是騒动,欧阳玥脑子里就响起它的声音:“主人,这家伙很危险。”

    欧阳玥安慰它一下,让它稍安勿躁,现在的球球修炼到了武者三级巅峰,就差一点就能突破武者四级,但比起面前这个武王三级还是只有一巴打飞的命运。

    不过欧阳玥发现一件很惊讶的事情就是球球的修炼速度,比他们任何人都快,虽然它吃了三颗晶石,但也不可能这么快,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青木灵气,所以她现在心里其实有一个想法在蕴量,只是还没试。

    “哦,原来是东方叔叔,找我有事吗?东方博弈好像回京市去了。”欧阳玥礼貌性地淡淡一笑。

    东方辽漆黑的眼睛盯着欧阳玥,眼前这个欧阳玥给他的感觉很惊讶,只觉得这小姑娘很淡定从容,他这个人一向严肃,而且身上的气势也比较压人,但这个小姑娘却一点也没有惊慌,让他诧异。不过想到她小小年纪,就能让星月珠宝崛起,这样的人就算是小姑娘也不能看轻了。

    “博弈是他爷爷有事叫回去的,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博弈的哥哥,东方旭的事情,不知道欧阳小姐有没有空一起喝杯茶?”东方辽看看四周后邀请道。

    “东方旭?我想没什么好聊的,东方叔叔应该知道他和伍蓝枫的事情吧,我和伍家有点过节,所以和东方旭自然也没什么交集了。”欧阳玥淡淡地开口,和他喝茶?那不是自讨苦吃,校门口有人看着,到了两个人的地方,自己要被他拉入虚空还不是死路一条?

    “那你可知道东方旭和伍蓝枫来s市的事情?”东方辽一愣后也没生气,毕竟欧阳玥和伍家的恩怨他也了解的。

    “你说的是一个多月前?”欧阳玥挑眉道,“我好久没见他们两个了,说句不好听的,我也不想见,伍家的人我都不待见,虽然东方旭人不错,但眼光实在不怎么样。”

    “咳咳咳。”东方辽没想到欧阳玥这么直爽,不过她这话确实不错,伍蓝枫那女人确实配不上东方旭。

    “不知道东方叔叔到底想要问什么呢?”欧阳玥看看手表,露出不耐烦之色。

    “一个多月前,你见过东方旭对吧?”东方辽眸子里暗光一闪。

    “是啊,伍蓝枫确实有约过我,对了,就是那晚伍家和李家解除婚约的那晚上,我见过他们两个。”欧阳玥露出思考的表情,“对了,伍蓝枫好像有了东方旭的孩子。”

    “什么!”东方辽面色大变,“你说真的?”

    “我听伍蓝枫这么说的啊,东方旭很高兴,说要给她好日子,要是家里不同意,就带着她远走高飞。”欧阳玥扁扁嘴,“难道你们不知道?”

    东方辽面色阴沉,因为他们都知道伍蓝枫回来了,但并没有怀孕,难道东方旭是被伍蓝枫害死的?

    “我们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因为旭儿人影都不见了,我们都找不到他。”东方辽目光炯炯地盯着欧阳玥。

    “你们不问问伍蓝枫吗?她应该最清楚。”欧阳玥惊讶地看着他。

    东方辽有点迷糊,这丫头似乎真不知道啊。

    “问题是伍蓝枫好像有点事情不记得了,她说她和旭儿只是朋友。”

    “不会吧,她真这么说?难道她把东方旭甩了?”欧阳玥大眼睛瞪出,一幅非常吃惊的样子。

    东方辽沉默,现在看来好像真有这种可能。

    “欧阳小姐,你们那晚分开后,你真没再见过他们?”东方辽皱眉道。

    “没有啊,有什么好见的,我巴不得伍蓝枫早点离开,她和他哥哥都不是什么好人。”欧阳玥冷冷一哼。

    东方辽点点头,然后道:“你对于伍蓝枫和东方旭的事情知道多少呢?”

    “这个嘛,我听伍少华说过,东方旭对伍蓝枫很痴情,不过伍蓝枫对东方旭很一般,你应该也知道伍蓝枫花名在外的事情吧?要不是那次瀛洲公盘,我都不会认为伍蓝枫和东方旭走在一起,好像是东方旭为伍蓝枫做了件什么事情,然后两人才好上了,不过那天伍蓝枫说她很快会嫁入东方家族,叫我等着瞧,我就笑话她说她入不了东方家族的眼,东方家族又不是瞎子,这种女人也会要,伍蓝枫就说她已经有了东方旭的孩子,而东方旭也护着她,说什么家族不同意就私奔什么的,反正我最后走的时候,两人还在那里,我知道就这么多,从那以后我就没见过两人。”欧阳玥耸耸肩,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东方辽从本来的怀疑到现在已经不怀疑欧阳玥了,因为他相信第一,这个小姑娘没办法杀东方旭,第二她要是杀了东方旭不可能这么镇定,第三,她说的事情他们在伍家根本没有得到消息,这说明伍家一定是故意隐瞒,看来东方旭的失踪还是和伍家有关。

    “谢谢你,欧阳小姐,那我就不打扰了。”东方辽分析过后,觉得现在主要的怀疑对象还是伍蓝枫。

    “不用客气,说句实话,要是找到东方旭,你们应该劝劝他,伍蓝枫实在配不上他。”欧阳玥语重心长地说了句。

    “这个我们有数的,多谢,那我告辞了。”东方辽笑了笑后,立刻离开了。

    欧阳玥看着他的背影良久,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这次伍少华该头疼了吧,好在孙焯裎早来通知,要不然自己也不可能这么镇定地撒这么大一个谎。

    东方辽和东方英两人很快就回了京市,而东方莹莹是一无所知,这点让欧阳玥好笑,这就是一家人吗?想起家人,明日就是周末,她该回去一趟了。

    但她没想到,自己还没回去,家人就先上来了,这让她有点惊喜。

    欧阳杰是第一次来到她的别墅,看着这么漂亮的地方立刻哇哇直叫,秦红和欧阳荣都只是笑笑,对欧阳玥自然是嘘寒问暖的,感受一家人的温情。

    因为欧阳家的人来,所以李炎贝回去自己别墅住,范择文则回范奇森那边渡周末,楚格林最为勤奋,自己在家修炼,这么大个别墅就只剩下欧阳玥一家人。

    “姐,你这里好漂亮啊,我以后也能住这里吗?”欧阳杰一脸开心。

    “你不能住这里。”欧阳玥笑道。

    “啊,为什么啊?”欧阳杰立刻郁闷,“我不想住校啊。”

    “我准备再买一套大别墅,让你和爸妈一起住,我问过这里的二期功臣了,马上就要完工,我预定了一栋,比这个大一倍,以后你们都搬来这边住吧,爸妈,我的公司越来越大,我不想大少爷一个人太过辛苦,你们能过来帮帮忙吗?”欧阳玥其实只是想和家人多点相处的时间,而且想到上辈子,爸妈惨死,自己不在身边,这辈子她一定要好好守护在身边。

    欧阳荣和秦红都很吃惊,没想到女儿有这样的打算。

    “姐,我还有一年半才毕业啊。”欧阳杰虽然有点迫不及待,但也想早点过来,毕竟是大城市,而且有个这样牛的姐姐,他自然也想呆在一起的。

    “我知道,又没说现在搬。”欧阳玥笑笑。

    “小玥,你真要爸妈过来帮忙?”欧阳荣有点紧张,他其实一直有这个想法,但怕这个能干的女儿不喜欢,就没提出来。

    “我们现在正准备收购李禄,所以会很忙,我又帮不上什么忙,大少爷虽然我很信任,不过看他这么累,实在也不好意思。爸妈过来好歹也可以帮他看着点,不过若是你们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再请人就是。”欧阳玥看着父母道。

    “愿意,你这孩子,我和你妈又不老,你老是让我们享福,还真有点浪费,不如我先搬过来,让你妈陪着小杰在那边?”欧阳荣想了下道。

    秦红面色有点僵硬,欧阳玥笑笑道:“爸,不着急,我只是先告诉你们而已,等小杰毕业再来吧。”

    秦红立刻道:“那太久了,不如想个办法让小杰转校怎么样?这样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在一起了。”秦红其实也很挂念这个女儿的。

    “呵呵,妈,不用急啦,慢慢来,房子还在封顶,我看过了这个学期再说吧。”欧阳玥想了想道。

    欧阳荣和秦红相互对看一眼,最后也只能点点头。

    “姐,那九月份能转学吗?早点转过来好了。”欧阳杰也迫不及待。

    “我会看看有哪个学校适合你,若可以自然好,若不行,你就好好在h市念完高中。”欧阳玥翻个白眼,自己是不是把计划说得太早了,这一家子都迫不及待要过来呢。

    欧阳杰抓抓头皮道:“那好吧,不过这小区真棒啊,爸,我们下午去打网球吧!我看到网球场好大!”欧阳杰立刻又兴奋了。

    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不过也没说什么,一家人渡过了一个很温馨的周末。

    周一,欧阳玥放学回家,还没下车,李炎贝就冲了出来,看样子也是刚回来。

    “小玥玥。”李炎贝面色铁青。

    “出什么事了?”欧阳玥吓一跳。

    “李利克那混蛋气死我了!”李炎贝跳脚。

    “你好好说。”欧阳玥面色也不佳了,一定是公司出事了。

    “李利克那混蛋居然和海娜合股了。”李炎贝气得一张脸青白交错。

    “什么!”欧阳玥大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混蛋说,他要云翔好看,要我好看,所以他选择了海娜,这一个多月我以为他在挽救公司,结果没想到居然和海娜合股了。这混蛋!李禄真得要完蛋了。”李炎贝双目赤红。

    楚格林立刻道:“你爸知道吗?”

    “他敢说吗?”李炎贝气恼地回到屋内,一屁股坐下来。

    “那你打算告诉你爸爸没有?”欧阳玥皱眉。

    “没有,我不想刺激他,他们现在在瑞士,我妈说我爸挺开心的。”李炎贝道,“这次合股可不像上次和云翔合作,李利克家伙把他名下的百分之四十都投入了海娜,虽然两边名字不敢,但等于是两家合成一家,今天一开盘放出的消息,海娜立刻涨停了,我看马上就会对上我们星月了。”李炎贝头疼。

    “你别担心,我们还没上市,至少不用担心股价问题,只是可惜了。”欧阳玥目光闪了闪,原本以为收购了李禄,星月就能上市了,看来李利克对她和云翔已经是深恶痛绝了。

    “都已经成为事实,再气也没用,我是担心海娜那个张董,那只老狐狸不是吃素的,现在吃了这么大一块肉,他立刻超越在云翔和我们之上,这样下去会被死死压住的。”李利克皱眉。

    欧阳玥摇摇头道:“我们只做中高档,守住自己的就行,他不动我们就没事,动了再出手,我想现在最头疼的不是我们,而是云翔,就让伍少华去对付好了。”

    “对啊,小玥聪明啊。”楚格林呵呵笑。

    “云翔今日股价虽然没跌停,但也很凄惨,估计事先都不知道,李利克这混蛋这一次到是沉得住气,只是他就这么把李禄的股份合进去,以后必定连渣都不剩。”李炎贝痛心疾首,好歹他为李禄也出了不少力气,里面有他的心血啊。

    “好了,别想太多,事到桥头自然直,李利克也要自己受到教训才会知道错的。”欧阳玥虽然觉得可惜,到也没什么,她现在对钱看得不重,只是知道李炎贝的野心,才一直撑着他,她知道李炎贝一直很想打出一片天地,成为珠宝界的龙头,看来这目标确实太过遥远了。

    “先牢牢守住自己的星月吧。”楚格林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走进了厨房。

    范择文在二楼听到后道:“我们精品路线其实也不错啊,现在s市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订制我们星月的珠宝,毕竟精品两个字,不管是海娜、云翔还是李禄都做不到,有些人心态就是要名牌的,所以我觉得就算他们再厉害,也打不倒我们星月。”

    “小文说得不错,就凭小文的雕刻技术,我们就不会倒,话说小文,书记夫人那只正阳绿手镯完成了?”欧阳玥笑道。

    “嗯,明日就交货,我又可以赚一笔。”范择文嘿嘿一笑,要知道现在范择文的名气可是世界级的雕刻大师,要他亲自雕刻,费用高得吓人,但饶是如此,有钱人还是非要他出手,就算以后珍藏,价值也高很多,所以范择文的外块就能羡慕死人,范奇森是真正为这个弟弟骄傲啊。

    “记得请吃饭。”楚格林从里面喊出来,“混小子这样下去,很快身家就超过我了,小玥,不如我们开药店吧!”

    李炎贝一愣后跳起来道:“这想法不错啊,现在药的利润很高啊。”

    欧阳玥直翻白眼道:“你们就给我消停点,钱赚不完的,再者,你们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就不嫌累吗?”欧阳玥其实也动过这心思,但她现在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修炼上,也许等一切都搞定之后,她才会找点事情做。

    “小玥玥,怎么有你这样的人,有钱难道不赚吗?”李炎贝一脸郁闷。

    “大少爷,你也不嫌弃累,我看现在不用收购李禄,你就好好休息下吧。”欧阳玥摇摇头上楼去。

    范择文靠在二楼栏杆上笑道:“大家摆正心态哈,其实我们现在真不错了。”

    “臭小子,你就得瑟!下来洗菜打蛋!”楚格林没好气道。

    范择文到是很听话的下楼,嘴角勾着笑容,感觉这个家很是温馨,要是哥哥在就更好了,不过最近哥哥也不知道忙什么,居然说闭关?他以为他练武不成?

    李炎贝伸伸懒腰道:“人总是往上走的嘛,趁年轻打拼一下。”

    “大少爷,你的古董店现在还好吗?”范择文忽然问道。

    “一般般,怎么了?”李炎贝惊讶道。

    “我想去看看,很多古董的雕刻工艺值得学习。”范择文道。

    “可以,反正我不忙了,休息几天,带你去视察,说来我有五家古董店,去陕西不?那边店铺说收了不少新货,我正想去看看。”李炎贝来了精神。

    “好呀,我也想出去走走,什么时候?”范择文也兴奋了。

    “我这里处理一下,十天之内吧,问问小玥玥,她想不想去,上次听她很想去陕西看看的,不如大家一起度假了。”李炎贝一张妖孽的脸都是笑意。

    “好啊好啊!”范择文点头,“吃饭的时候说。”说完马上打蛋去了。

    楚格林在里面听到叹气道:“你们真会选日子,我下周要参加医学大赛,看来是哪里也去不了了。”

    “那你就看家好了。”范择文笑道。

    “没良心的。”楚格林翻白眼。

    半个小时后,欧阳玥下来,李炎贝就一脸猥琐的样子,让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

    “大少爷,你这什么表情啊?”欧阳玥好笑道。

    “小玥玥,想不想去陕西?”李炎贝立刻笑道。

    “陕西?你要去陕西吗?”欧阳玥一愣道。

    “我上次不是说了我在陕西有古玩店吗?反正这次收购不了李禄,我就当给自己放假去视察我的古玩店,对了,欧玫上次说叫我叫她一起去的,回头我打电话给她。”

    欧阳玥心里一动,陕西是闻名的古城,很多古玩都是从那边挖掘的,她确实很想去走走,何况她手珠链上还差七颗珠子,她要不出去走动,难道珠子还能找上门不成?还有就是她也很想见欧玫。

    “什么时候去?”欧阳玥点点头,祖国的大好河山上辈子都没机会见识,这辈子条件好自然要多走走。

    “我安排下这边的事情,小文也要去,大约十天左右吧。”李炎贝高兴道。

    “小文也去?”欧阳玥看向范择文。

    “小玥,是我提出来的,我当然要去啊,我要多研究古董上面的雕刻工艺,这边都没有好的。”范择文立刻道。

    “原来如此,那好吧,你们安排吧。”欧阳玥笑道,然后看看楚格林道,“格林,你去不了吧,要参加医学大赛了。”

    “我知道,我看家,你们去玩吧。”楚格林扁嘴,一脸委屈,那样子让欧阳玥觉得好可爱,很想伸手去掐他的脸蛋。

    一顿饭在欢乐中渡过,晚上,欧阳玥刚上楼,电话就响,一看是陌生电话,她接了起来。

    “欧阳玥!”对面传来愤怒的男人声音。

    “伍少华?”欧阳玥皱眉。

    “不错,你个贱人,对东方辽说了什么!东方旭不见了关我们伍家什么事情!你居然乱说?”伍少华彻底和欧阳玥撕破脸。

    欧阳玥脑子里一转,看来东方家族是去找伍蓝枫了。

    “我说什么?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伍少华,你这个畜生,还好意思打电话给我!”欧阳玥当然也没好口气。

    “伍家要是出事,我不会放过你的!”伍少华说完就挂了电话,欧阳玥冷笑,然后立刻打了电话给徐闵。

    “小玥!好久不见了,你好吗?”徐闵深沉温柔的声音。

    “徐大哥,你最近怎么样?也没来电话的?”欧阳玥声音也轻柔起来。

    徐闵发出低沉的笑声,他不是不想打电话给她,只是想把自己的心平复下来,他知道自己和她没有可能,何不让这份情意慢慢转化成朋友呢,笑声里有着一丝苦涩。

    欧阳玥的惊讶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感觉你心情不错,最近可好?”徐闵立刻道。

    “我心情才不好,刚才伍少华这个畜生打了电话把我骂了一顿。”欧阳玥翻了个白眼,“对了,东方家现在动静很大吗?”

    徐闵皱眉道:“东方家的人都出来了,四处寻找东方旭,他们找上你了?”

    “嗯,东方辽来找过我了,不过他最后和伍蓝枫一起,关我什么事。”欧阳玥冷笑一声。

    徐闵点点头道:“你就认定这一点,毕竟他们就算怀疑,也知道你没这个本事收拾他的,伍家最近和萧家走得很近,孙少一直叫我查萧家,里面那笔帐可真是惊人。”徐闵黑色的眸子浮起犀利的暗光。

    “哦?关于什么,犯罪?”欧阳玥迷惑道。

    “嗯,很多事情令人发指,就连我们徐家也有人遭了萧家的暗算,实在是欺人太甚。”徐闵调查得越多,就越心惊,“萧家比东方家族更狠,一帮挡路者就是死路一条,徐家没上来之前,得罪过萧家,也有意见不合之处,萧家心狠手辣,我到现在才知道徐老的脚是萧家暗中下得手,只是徐老一直以为是车祸造成的。”

    “那你可小心点,你现在水平如何了?”欧阳玥急切道。

    “我刚突破一级,多亏你的赤晶石。”徐闵高兴地笑笑,“我会抓紧修炼的,所以最近也没时间来看你们,大家都好吧?”

    “嗯,大家都好,你别挂心,自己小心,我回头寄点药给你,对你修炼有帮助的。”欧阳玥想了下道。

    “好,谢谢你小玥。”徐闵内心温暖。

    “什么话,我们是一条船上的,惩恶除奸嘛!”欧阳玥自己先笑起来。

    “不错,确实是惩恶除奸,要不然早晚要出大事的。”徐闵点点头,“伍家那边我会看着的,一有消息我就打电话给你。”

    “嗯,好的。”欧阳玥又和徐闵聊了一会挂上电话,然后把球球从空间里拎出来,她现在得研究一下自己的青木灵气。

    李时神针现在放在手珠链的空间里,而手珠链因为那本奇怪的古书完全隐藏在她的手腕上,别人根本看不到她的手珠链,只有当她拿出古书的时候,手珠链才会出现,这样一来让她反而觉得安全了。

    她意念一动,神针就到了她手中,别人要是不注意根本就不会知道她什么时候拿出来的,而现在她的飞针水平已经到达新的境界。

    手臂一扬,银针带着一丝银光快速钉在了对面的飞镖盘上,连续几下,十二根银针分布成一个圆圈,欧阳玥开心得小嘴勾起。

    古武气息一爆发,小手朝着飞镖盘的方向狠狠地凌空一抓,十二根银针就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一般,立刻全部回到她的手中,收放自如。

    “主人,你越来越厉害了。”球球看到这一幕立刻称赞道,雪白的身体在她身边大腿上蹭了蹭。

    “还不是很熟练。”欧阳玥感觉回收的时候还是速度不够快,当然若是一针的话,一般人肉眼也不可能看到了。

    “球球,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青木灵气?”欧阳玥把球球抱进怀里。

    “喵呜~”球球不会说话,但欧阳玥脑子里立刻响起,“有灵气,很舒服,修炼快。”

    “果然如此,怪不得你这小家伙修炼这么快呢。”欧阳玥也肯定这点,只是她现在的青木灵气还是不能大规模输入人体,她自己会很虚,到是便宜了球球这家伙。

    球球立刻撒娇地在她怀里扑腾道:“主人也很快,是天才呢。”

    “球球,我们的敌人很厉害,我们要抓紧时间修炼。”欧阳玥摸摸它的小脑袋,满眼宠溺。

    “嗯嗯,球球一定加油保护主人。”球球点点头,那样子萌到爆了。

    第二天中午,欧阳玥抽了个时间去了巴黎春天看望丁可儿,因为李炎贝说她最近好像不太对劲。

    巴黎春天的经理办公室里,欧阳玥找到了愁眉苦脸的丁可儿。

    “小玥,你来了,走,吃中饭去。”丁可儿看到欧阳玥就爽朗地笑起来,脸上的阴郁都不见了。

    欧阳玥点头,两人就在商场隔壁的西餐厅坐下来。

    “最近怎么样?都不见你来玩,难道和大少爷没机会,就不来看我们了?”欧阳玥微笑道。

    “才不是呢,只是我爸出了点事情,我妈身体又不好,我没什么劲。”丁可儿又露出苦瓜脸了。

    “你爸?出什么事了?”欧阳玥有点惊讶。

    “哎,做官的,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被上头压了,说起来还真气人,那个市长张伟强也太过分了,无缘无故就把我爸管工业的那一块转给别人管,直接把我爸架空了。”丁可儿郁闷道。

    “怎么会这样?”欧阳玥不懂。

    “我也不明白,我爸说从二月份开始,市长就好像对他不待见了,他和书记谈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真是奇怪。”丁可儿郁闷道,“要是知道事情原因还能解决,问题现在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把我爸愁死了。”

    “你也不急,会好起来,你爸名声不错的。”欧阳玥是听李炎贝说得。

    “那是!我爸为人正直,要不然我们现在也不会还住居民房了。”丁可儿扁扁嘴,“人家市长暗地里都买了别墅了,他老婆还在暗中搞移民,一定是贪了不少。”丁可儿鄙视道,“我在想是不是我爸不同流合污的缘故。”

    欧阳玥皱眉,很多事情她就算不懂也知道大概的意思。

    “哎,看来我爸这位置坐不了多久了。”丁可儿感叹道,“我妈她,”丁可儿忽然有点难过。

    “你妈怎么了?身体很不好吗?”欧阳玥一惊,从没看到到丁可儿脆弱的样子。

    “我妈得了癌症。”丁可儿顿时泪眼汪汪了。

    “啊,这么严重!”欧阳玥被吓一大跳,这才多少岁的人。

    丁可儿难受地吸吸鼻子道:“本来还稳定的,可现在我爸的事情烦恼,我妈心里也不好受,病情一直没好,她不想住院,回了家,可回家,她不是放弃了吗?”

    “你先别急,慢慢说,你妈到底是什么癌症?”欧阳玥庆幸自己今天来看这位朋友了。

    “咽喉癌,很难治,已经大半年了,我妈很难受,我知道的,每天只能喝点粥,靠打点滴,但她一直很乐观,也让我和爸爸不要担心,可治疗的效果真得不好。”丁可儿难受无比。

    “带我去看看你妈妈吧,我也许可以帮忙。”欧阳玥立刻道。

    丁可儿一愣道:“小玥,你别开玩笑了。”

    “你别忘了我是中医大的学生,而且不是还有楚格林吗?我们最近研究的课题就是癌症类的,只不过用中药治病。”欧阳玥很正经得道。

    “真的吗?”丁可儿立刻又乐观起来。

    “当然,你怎么一直不告诉我呢?”欧阳玥叹口气。

    “我,你很忙,我不好意思说这些,这话题又很沉重。”丁可儿扁扁嘴。

    “我们是朋友,你帮了星月那么多忙,这么见外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了,吃完就去吧,你上班有问题吗?”欧阳玥问。

    “我可以请假,雷菲菲知道我家的事,她会帮忙的。”丁可儿笑笑。

    “你现在和她关系不错?”欧阳玥道。

    “嗯,之前不是帮她看穿了她男朋友的花心,现在两人分手了,她很感激我的。”丁可儿笑笑,“也算做件好事。”

    “那就好。”欧阳玥真怕没个人安慰她,“快吃吧。”

    饭后,欧阳玥和丁可儿来到一个很普通的小区里,欧阳玥还真没想到一个副市长住这种地方,虽然不是很差,但跟他的身份却是有点不符合了。

    “我家请了个保姆,每天白天会来照顾我妈,我妈不想住院,所以现在每逢周末我和爸带她去医院,好在有医保,不然这日子还真不好过。”丁可儿无奈地笑笑。

    “可儿,你怎么不早说。”欧阳玥有点难受,虽然她和丁可儿认识不到半年,但这个女孩子确实很热情,又直爽,而且无怨无悔地帮了李禄那么多忙,就算和李炎贝没有交集了,也一样帮着打理不少星月在宣传上的事情,而自己对她的家事却一点也不了解,实在是愧对这个朋友了。

    “这有什么好说的,我交你这个朋友,又不是看上你的钱。”丁可儿笑笑,很直爽道,“其实我和我爸工资都不低的,我妈有医保,日子还不错,就是我妈的病让人担心,要是我妈没病,我想我家应该很幸福的。”

    “会幸福的,相信我。”欧阳玥内心深深感触着。

    “小玥,等下你帮我妈看后,要是没希望请不要给我们希望好吗?”丁可儿认真道。

    “我知道的,你放心。”欧阳玥也知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道理,看着丁可儿那样子,不禁有点心酸。

    干净的三房二厅的房子,有股淡淡的清香味,家具很整洁,看出是小康之家,要是家人没病没痛,这应该是个幸福的家庭。

    丁可儿轻手轻脚地开门进去,欧阳玥跟在后面。

    “可儿,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一个中年妇女从阳台进来。

    “红姨,我今天下午休息,带个朋友过来,我妈睡下了吗?”丁可儿看看她妈妈的房间。

    “嗯,不过已经睡了一个小时,差不多要醒了,我给你们倒水去。”红姨看上去人似乎不错。

    丁可儿让欧阳玥坐下,自己则去房间看她妈妈,一开门,欧阳玥就听到里面的声音。

    “可儿,你怎么回来了?没出事吧?”声音里有着一种沧桑嘶哑感,却透露着浓浓的关心。

    “妈,我没事,下午休息,我带了位朋友来看看你。”丁可儿立刻对欧阳玥招手。

    欧阳玥走进房间,这是一个白色为主,很干净的房间,一张白色的床边有着简单的医疗器材,床上正睡着一位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心酸的女人,头顶带着布帽,一张脸苍白消瘦,脖子里用紫色的笔画着一个范围,应该是癌细胞扩散的范围。

    “阿姨好,我叫欧阳玥,是可儿的朋友。”欧阳玥走过去微笑地叫道。

    “好,好,快坐下,真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丁妈妈想坐起来。

    “阿姨,你别动,没事的。”欧阳玥见她那双瘦骨嶙峋的双手,实在心里纠结。

    “妈妈,你躺着吧,对了,你中午喝了粥吗?”丁可儿连忙询问道。

    丁妈妈看看自己女儿,眼光有点闪烁道:“今天有点不舒服,不太想吃,早上挂了盐水,没事的。”

    “妈,你是不是喉咙又很疼了?”丁可儿难道地说。

    “还好。”丁妈妈心里也很难受,想到早晚都要离开,心里酸得很。

    “阿姨,我是学中医针灸的,能让我帮你针灸一回吗?”欧阳玥询问道。

    丁妈妈很惊讶地看看丁可儿,丁可儿连忙道:“妈,试试吧,小玥说起码有个机会的。”

    丁妈妈似乎不太相信,但见欧阳玥这么热心,也不忍心拒绝,点点头道:“那就试试吧,麻烦你了。”

    欧阳玥之前早从空间里把银针拿出放进小包里,这下快速拿出来,让丁妈妈闭上眼睛,放轻松,然后看看一边有点紧张的丁可儿,嘴角一勾,慢慢地下针。

    ------题外话------

    别喊毛毛了,月底一定让他出来哈,再喊老香直接拔毛了。不过现在是拔月票的时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