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52章 尽情施展

    周龙拦住欧阳玥道:“你们两个怎么找?就算找到也太危险了。”

    欧阳玥对他笑笑道:“我们会小心的,在这里坐以待毙还不如出去碰碰运气,也许会有意外收获呢,周大哥,你放心啦,我不会有事的。”

    “我派人和你们一起去。”周龙皱眉道,这次是范奇森黑社会的事情,他只是来帮忙,并没有触动武装部队,只是带了几个平日里的兄弟,这也是看在欧阳玥的面子上。

    “这样啊,好吧,地方太大,也许分开来找多点机会。”欧阳玥也不好意思推迟。

    最后三辆车出发,楚格林和欧阳玥还是开着跑车,周队的四个兄弟一辆车,黎墨和几个兄弟一辆车,为了不打草惊蛇,范奇森也不敢派多弟兄,就怕王毛发火伤害范择文。

    屠店区大概有半个h市这么大,欧阳玥计算一下她现在的透视范围在一百多平米,她和其他两辆车分开行动,每辆车一个范围,大家先商讨一下,觉得王毛不可能在市区高级地段,因为这边都有范奇森黑社会的产业,只可能在那些角落边缘或者是施工地段,所以范围缩小了很多。

    欧阳玥在楚格林的敞篷跑车上,吹着冰冷的风,一双明亮的眸子不停地透视可疑的建筑,希望有所发现。

    “小玥,这么找你太消耗精力了,休息一下吧。”楚格林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很是心疼。

    “我没事,最主要是能找到小文,我怕王毛明天就算给他钱都会撕票,这种人哪里会讲道理的。”欧阳玥心急无比。

    楚格林点点头道:“确实,这家伙藏得真深,大家都以为他早跑路了,没想到一直在等机会,真希望小文没事。”

    欧阳玥心里坚定,今晚一定要找到小文,到了明天危险就更大了,何况他们不知道小文有没有被虐待,王毛不是什么善桩,日东新死得很惨,恐怕这口气会出在范择文身上,一想到这点,欧阳玥的心都像被石头捏紧了一般,难受无比。

    自己现在才是武者二级,意念的范围还很小,就是到了武王也就四周百米的探知范围,但若是武尊,意念的搜索范围就能达千里,而且是四面八方都能一起探索,那找人就容易了,可惜现在还不行,而且她的透视也只能是单方面,这让她感觉自己的弱小。

    三个小时后,欧阳玥揉揉眉心,两只眼睛都酸涩了,但却还没有找到范择文,其他两队电话联系也没有消息。

    “小玥,我看这样下去怎么行,你脸色都白了。”楚格林担忧道。

    “没事,现在人少,我看起来方便很多的。”欧阳玥再一次扫射一栋高楼,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活动的东西,是一栋商业楼。

    “现在一点多了,你冷吗?我还是关了敞篷,开暖气吧?”楚格林看看她单薄的衣服,自己身上也就一件外套,还开着敞篷,要不是两人都是武者,在这半夜将近零度的气温里,非冷得打哆嗦不可。

    欧阳玥转头看看他纠结的俊脸,点了点头,她精力消耗很大,也感觉冷了起来,反正关上敞篷她也能透视,只是会更累一些。

    一个小时候,车子来到一个四岔路口,这是个老街区,房子都有点破烂,其中一个角上是个十几层的烂尾楼。

    “小玥,要不要咖啡!?”楚格林把车子停在四岔路口的一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口。

    “好啊,我还要吃面包,多买几个。”欧阳玥很饿,用透视眼的一个最容易知道的消耗就是肚子越来越饿,身体也越来越懒洋洋,想睡觉。

    看着楚格林下车走进便利店,欧阳玥靠在副驾驶座上,闭上眼揉揉眉心,心里祈祷着快点找到范择文。

    睁开眼睛,看到斜对面的烂尾楼,钢筋水泥慢慢褪去,里面有人?

    欧阳玥一愣,立刻坐起了身体,细细看过去,果然有人,还有灯,这可是烂尾楼,哪里来的灯,难道是乞丐流浪儿?

    居然是聚能灯,看来还是有钱人,欧阳玥凝目,看到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人,然后她看到了厚厚的棉被,棉被中有枪支,最后看到了靠在墙角裹着厚棉被的一个人,仔细一看,顿时吃惊。

    “小文?”欧阳玥心里震惊,惊喜万分,但跟随而来的是心酸。

    烂尾楼里没有暖气,虽然那房间四周都是墙,只有一个门和一破窗,但这种天气半夜三更还是会冻死人的。

    范择文的一张露在外面的脸青红交错,还有点红肿,嘴唇冻得发紫,让欧阳玥心一下子紧缩。

    立刻下车,冲进便利店,楚格林见她面色苍白吓一跳道:“小玥,你没事吧?”

    “我,我找到小文了。”欧阳玥看看四周,除了买单处的一个营业员小伙子,没有其他人,她悄悄道,“在对面那栋烂尾楼里,五楼最里面的房间。”

    “真的?”楚格林大惊,“马上打电话给范老大。”

    “慢着,人多会打草惊蛇,那里面有不少人,还有个在看守的,都有枪。”欧阳玥阻止他拿电话。

    楚格林把面包给她,欧阳玥先咬了几口道:“既然找到了别急,现在一点多,等到二点多,是人最疲劳的时候,那时候我和你救人。”

    “我们两个?”楚格林挑眉,“你是说用武?”

    “嗯。”欧阳玥点点头,“要是其他人来,发生枪战什么的,很危险,我们两个应该能搞定。”

    “好,我听你的。”楚格林点点头,喝起了咖啡,心里有点小激动,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大了。

    两人买了单,没有出去,而是坐在店里的玻璃窗边吃东西,欧阳玥的目光再一次透视,要救人就必须先了解敌人的情况。

    一个巡逻的人在外屋房间的应急灯边上打这瞌睡,他身上明显带着手枪,还有一把西瓜刀,其他几个人全部睡在一个房间,也就是范择文的房间,厚棉被很多,地上铺的,身上盖的,看样子他们躲在这里有段时间,里面还有木桌子等日常东西。

    欧阳玥数了下,一共有八人,七个睡着,就一个放哨,而范择文时不时地身体抽搐着,让欧阳玥有点担心,细细看去,这家伙居然没睡,一双眼睛正在四处看,似乎想着逃跑,但欧阳玥看到他的手脚都是被绑着的,然后就见到他正在被子后面使命地拉扯手上的绳子。

    这傻小子,他以为这样就能逃跑吗?只会让他更加危险。

    忽然楚格林电话响了,一看是范奇森的,他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脑子一转道:“我来接。”

    楚格林把电话给他,然后在电话里说了自己已经找到范择文,让他不要给其他人知道,她会救人,范奇森知道她的意思,很信任地把范择文的命交到欧阳玥和楚格林手里。

    “格林,等下你在下面接应,我一个人上去。”欧阳玥考虑好战术。

    “这怎么成?太危险了,他们有枪的,虽然你是古武二级,但还是没速度躲避枪啊。”楚格林立刻反对。

    “你放心,我会悄悄上去的,我准备好硬币,最好在他们发现之前先收拾他们。”欧阳玥面色一片阴冷。

    “我不放心。”楚格林摇头,“我和你一起上去,我也能试试我的本事。”

    欧阳玥看他担心的脸,想了想道:“好,我摆平其他人,你救小文,这里是路线。”欧阳玥早拿来纸和笔画清楚上面的分布和路线。

    “嗯。”楚格林点了点头,“你多吃点东西,补充点体力。”

    欧阳玥也是这么认为,所以一下子吃了三个面包,喝了两倍咖啡,休息了大约一个小时候后,两人没有开车,直接往十字口走去,两人相依相偎地走一起,别人看来就像是一对晚回家的情侣。

    因为路上都有路灯,两人走过去看到这烂尾楼四周都是用墙壁包围住的,只有一扇很大的门,也是铁门关闭着的。

    欧阳玥透视眼一扫,拉着楚格林走向左边的巷子里,巷子的另一边是个四楼的旧商场,此刻已经是一片漆黑。

    “玥,这里翻进去?”楚格林看看那大约二米多高的围墙道。

    “嗯。”欧阳玥拍拍口袋里的一袋硬币,然后把球球先放出来,球球轻声地喵了一声后就猛然窜入了院墙,欧阳玥转头看看,对楚格林点点头,立刻往后墙壁一个横蹬,直接上了对面院墙,速度飞快,身手矫健,看得楚格林双眼放光,他还没试过这种高难度呢。

    顿时武者一级的气息爆发出来,猛然往院墙冲去,三步之后双手攀住院墙,翻身而下。

    欧阳玥在另一边笑看他,见他进来点点头道:“不错嘛。”

    “那是!”楚格林得意地笑笑,今天可有这么大个场地让他自由发挥呢。

    “上去,小心点。”欧阳玥抬头看看黑漆漆的房子,两人立刻往里面跃去,因为欧阳玥有透视眼,所以她能很清楚地看到地上的水泥碎石,而楚格林就郁闷了,好几次踩到石头,让他差点扭到脚。

    球球已经按照欧阳玥的指示直接去了五楼,欧阳玥看看身后走路成问题的楚格林皱了下眉道:“我先上去,你慢慢来,别着急。”

    楚格林心急,但也只能如此,想用手机照明,又怕引起注意,只能抹黑慢慢走楼梯,也慢慢地适应里面的黑暗光线。

    欧阳玥到了五楼处,停下脚步,透视眼进去,看到那个看守人已经歪倒在椅子上打呼噜,不禁心里一喜,然后转头看范择文那边的房间,球球已经在范择文面前了。

    范择文则目瞪口呆地看着球球,眨巴好几下眼睛才发现自己不是做梦,这只欧阳玥的小猫咪怎么会来这里。

    球球在范择文面前指手画脚做无声手势,然后钻进了他的被子里,范择文看看四周,但看不到欧阳玥,只知道球球在帮他咬绳子了,就球球那牙齿可不是盖的,咬晶石都不成问题,绳子更是小菜一碟。

    欧阳玥伸手入口袋,捏住硬币,刚走了一步,就听见里面睡觉的几个人中有人嘀咕起来,把她吓一跳,一看进去,才知道是有个说梦话的。

    正在她当没事的时候,有个人却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拉着裤子走了出来。

    欧阳玥一惊,连忙后退躲避,心道真是倒霉,那家伙走到外间一看椅子上的兄弟正在打瞌睡,立刻一脚蹿了过去。

    那个看守人连人带椅子倒在地上。

    “你他妈这种时候给我睡觉?你不知道范老大一定在四处搜索我们吗?想死你就继续睡!”骂人的家伙拉这裤子走到另一边就先解决生理问题去了。

    看守人面色难看,看看手表嘀咕道:“这都快二点多了,不可能找到我们,你别大惊小怪,老子不就打个瞌睡吗?”看守人起来就走到没有玻璃的窗户前眺望几下,又走回睡觉的房间,看看范择文。

    范择文立刻低下脑袋装睡觉,那家伙也没多注意,走了出去,拉拉裤子也走到另一边去了。

    另一个小解完回来边走边道:“你他妈醒目点,要出什么事,老大一定劈了你!”说完又回去睡觉了。

    那看守人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欧阳玥就只听到那恶心小解声,心想他们也不怕臭死,就在隔壁,这么多人,怪不得风里都有尿骚味。

    后面的楚格林已经上来了,见到欧阳玥的背影,轻轻地拍了下,两人眼神交流,欧阳玥看看房间那边,那家伙已经睡下,而这边这个看守人慢慢地拉着裤子走回来。

    欧阳玥当机立断,对楚格林使了个眼色后,给他看看手上的硬币,楚格林点头,欧阳玥忽然硬币弹出,正中那家伙的脑门,强大的力量让他来不及出声就往后倒去,楚格林飞身而出,把人接住后慢慢放下来。

    楚格林看看这家伙那惊恐的双目,额头那一个血洞,不禁有点恶心,欧阳玥的力量确实吓到他了。

    欧阳玥一愣,楚格林对她摇了摇脑袋,告诉她这人死了,欧阳玥面色变了变,没想到自己居然杀了人,这武者的力量对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来不及后怕,她立刻猫腰到房间门口,楚格林跟着过去。

    欧阳玥再度硬币扣在手上,这里面有七人,她每次出手能打死一个,但其他要是一起醒来,立刻开枪可是很危险,特别范择文还没出来。

    球球似乎感受到主人的纠结,立刻传话入欧阳玥脑海道:“主人,我已经解开他的绳子。”

    欧阳玥立刻透视到范择文,范择文在慢慢地从被子里出来,脑袋看着那地上睡觉的人,动作很慢很轻很小心。

    欧阳玥屏住呼吸,只要范择文出来,她和楚格林可以不顾忌地对付他们,所以她看着范择文的动作紧张起来。

    范择文很慢很小心,终于从棉被里出来,双手爬行,慢慢地往门口移动。

    球球已经快速窜出来,躲进了欧阳玥的手链空间里,它的任务已经完成,等着主人收拾掉这帮人之后给它输灵气了。

    三人都很紧张,欧阳玥更是一点也不敢开小差,范择文目光已经看到了门口的欧阳玥,震惊,惊喜,一时间让他热泪盈眶,加快地速度逃离。

    然后脚下慌乱中,踩中了一个塑料袋子,发出声响,躺地上的最近那人忽然睁开了眼睛,正巧看到范择文要逃跑的样子。

    “不好!”那人一声叫唤还没起来,就被欧阳玥一硬币直接解决,这种时候,欧阳玥不会留情。

    但其他六人都已经跳了起来,拿枪拿刀的。

    “小文,快跑!”欧阳玥见有人要开枪,吓得惊叫,同时硬币对准了枪口子射去。

    “砰!”一声之后,顿时枪声不断了。

    楚格林已经扯住范择文,两人滚出外面,欧阳玥靠墙壁躲着,听到子弹就打在她身边的墙壁上。

    “追!一定要杀了他们!”一个男人恶毒的声音。

    楚格林已经带着范择文下楼,几乎是扛着范择文跑,范择文不知道楚格林怎么有这么大力气,但他更担心上面的欧阳玥。

    “救小玥!”范择文的胃差点要吐出来。

    “你快点下去躲好,我上去帮小玥!”楚格林把他送到二楼处放下。

    范择文点头,连忙在黑暗中手忙脚乱地跑出去。

    而五楼上,欧阳玥躲在第二道墙壁后面,那几个人不敢出来,因为欧阳玥投进来的东西比枪还可怕,谁也不想送死,但耳朵都是竖起的。

    欧阳玥也不敢进去,怕成马蜂窝。

    “外面是谁?他妈的,范奇森你给老子出来!”说话的显然是王毛了,因为欧阳玥看进去这家伙真的是一头黄毛,面相凶狠,手上有手枪,居然还握着一个地雷样子的东西。

    楚格林上来,欧阳玥立马让他下去,这里太过危险了,但楚格林不肯出去。

    “王毛,你识相地乖乖放下武器,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欧阳玥冷声道。

    “老大,怎么是个女人?”有人惊讶道。

    王毛也很吃惊道:“你是谁?范奇森的女人?”说完中,还指挥两个兄弟从破窗那边爬出去,想要围捕欧阳玥。

    欧阳玥见楚格林不愿意走,就对他指了个手势,楚格林领会点头,拿起地上的一块砖头就悄悄往边上走,欧阳玥是让他解决那两人。

    欧阳玥眼睛一眯,看着她面前的墙壁,墙壁后面就是亡命之徒。

    忽然她全身气息爆发出来,双手猛然间朝墙壁推去。

    “轰!”的一声,正面墙壁顿时往里面倒塌。

    “他妈的!什么东西这么厉害!咳咳咳。”有人乱骂,有人被墙壁打中惨叫。

    欧阳玥不敢马虎,一把硬币在灰尘乱舞中射了出去。

    “啊!”惨叫声连连,枪声也跟着两响,然后就没有了声音,到是另一边传来了一声惨叫,欧阳玥一听不是楚格林的,就知道他得手了。

    身体隐秘在一边,欧阳玥看到灰尘后面,还有一个人影在慢慢爬起来,其他人不是死就是伤,那个爬起来的人一手拿枪,一手拿着手雷就往外面走出来。

    “臭娘们,你给我听着!”这人正是王毛,欧阳玥看过去,这家伙已经很狼狈,一边脸上有血流出来。

    欧阳玥这个时候不敢说话,就怕一说他的手雷就往这边扔,其实她也可以立刻离开,但想到留下这人后患无穷,怎么样都得解决掉。

    “老子不管你是谁!你他妈让老子非常不爽,你要么出来,要么老子查出你是谁,就杀你全家!”王毛穷凶极恶地叫道。

    欧阳玥目光一冷,手里的硬币转动一下,让球球出来。

    手臂一扬,银币快速射向王毛,王毛似乎察觉不对,立刻伸手就往这边开枪。

    “你妈的!老子要你死无全尸!”王毛的手臂被打中,手枪落地,他心里也恐慌,立刻把手雷对着欧阳玥的方向扔了出去。

    “球球!”欧阳玥立刻喊道。

    只见一道白光飞向空中,脑袋猛然顶了下飞过来的手雷,欧阳玥心惊肉跳地看着手雷又飞回去。

    王毛吓得顿时转身就跑,手雷就落在他屁股后面。

    “扑倒!”欧阳玥对另一边的楚格林大吼一声,自己也立刻扑倒。

    “轰!”强烈的震动响彻云霄,把四周睡梦中的人们都惊醒,还以为是地震了。

    欧阳玥灰头灰脸地抬起头来,就已经看不到王毛的人影,连带这一块地方都已经一片狼藉,那些本来只是受伤的人一起被炸得不见人影,棉絮四处乱飞。

    “小玥!你没事吧!”楚格林在墙壁的另一面,冲击小很多,但这么大的爆炸让他心惊胆颤。

    “我没事,快点离开这里,球球!”欧阳玥叫唤一声,球球化为一道白光冲入她的手链空间。

    欧阳玥和楚格林立刻下楼,欧阳玥透视眼扫射,就看到范择文躲在外围的一个棚子下,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大楼,似乎被上面那爆炸声吓傻了。

    忽然间,他猛地跳起来就往楼里冲。

    欧阳玥和楚格林两人身影很快,直到看到惊慌的范择文,才收回了古武者的气息。

    “小玥,你们没事太好了,吓死我了。”范择文一手捂住胸口,双目通红,显然被吓得不轻。

    “快走,很快会有人来。”三人往大门冲去,却发现里面也是反锁的,外面已经响起了警笛声,欧阳玥和楚格林使个眼色,立刻两人架着范择文跑到一边的围墙。

    “小文,闭眼睛!”欧阳玥对范择文厉声道。

    范择文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见她面色很严肃,立刻闭眼。

    欧阳玥比楚格林级别比楚格林高,力量自然更大,猛地背起范择文就身体冲向围墙,脚在围墙上两点就翻了出去,楚格林也不敢停留。

    范择文就感觉自己像腾云驾雾一般,吓得面色苍白,但他没睁开眼睛看,等欧阳玥放他下来睁眼,也知道人已经在院墙外面。

    “小文,快走,回去再说。”欧阳玥知道欠他一个解释了,但此刻要再停留,后面就是麻烦不断,三人快速从后面离开。

    楚格林兜回去开车,在小路接上欧阳玥和范择文,车子快速离开,直接去了范奇森的家里。

    等范奇森看到范择文时,激动地立刻上去狠狠地抱住了范择文。

    “哥,我没事。”范择文感受到范奇森那激动的心情,伸手拍拍他宽厚的背。

    范奇森点点头,推开他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看向欧阳玥,欧阳玥对他微微一笑。

    范奇森走过去,忽然双手一伸就抱住她道:“女人,谢谢你。”

    欧阳玥一脸苦笑,这个熊抱差点抱得她喘不过起来,没想到范奇森这么感性。

    “是我没照顾好他。”欧阳玥也有内疚。

    范奇森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她,看得楚格林和范择文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了。

    “哥,小玥都被你抱得喘不过气来了。”范择文第一个出声。

    范奇森这才放来欧阳玥,冷酷的俊脸上有点可疑的红,但还是故作镇定道:“王毛死了?”

    欧阳玥看看在场不少人,拉着他去一边说了过程,好在周队刚才接到命令,估计就是去现场了。

    “我会搞定的,你们今晚都留在这里睡吧。”范奇森听完眉头一紧,立刻做出决定。

    欧阳玥三人最后还是选择回家,范择文因为范奇森要去处理事情,所以也跟着回家。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大家也没多说,各自回去睡觉,当然楚格林回去自己家睡,而在家的李炎贝回来晚,还以为大家都睡着了,自己也就休息了,根本不知道这帮人到凌晨才回来。

    第二天,欧阳玥回想昨晚的事情还有点不平静,毕竟她杀了人,但想到若自己不杀人,那帮人就会杀了范择文,让她不禁想起东方莹莹杀害欧阳杰的时候,顿时一切的仁慈都消失不见了。

    范奇森打来电话,他知道欧阳玥担心暴露,好在那炸弹把那些混蛋都炸得支离破碎,连谁是谁都不知道,跟周队打了招呼是黑社会仇杀后,周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快速处理掉了。

    欧阳玥和楚格林松口气,但面对范择文那询问的眼神,两个人还真不好解释。

    此刻两人在范择文眼里就是武林高手,他想让欧阳玥教她,欧阳玥是哭笑不得,这样下去知道的人会不会越来越多,危险会越来越大?

    楚格林则不是这样的想法,他说既然有风险,他们这帮人就应该个个都练习,这样实力争强,面对危险的时候还有得一拼。

    欧阳玥也觉得有点道理,但也知道孙焯裎是一定不会答应的,楚格林则叫她瞒住孙焯裎。

    其实欧阳玥心里还想让欧阳杰修炼古武,她很怕前世一幕再出现,但若是瞒着孙焯裎,要是被他知道,他的怒气不是自己受得了的。

    楚格林笑得狡猾,他说只要准备一颗蓝色晶石给孙焯裎,相信他一定会消气,欧阳玥一想也对,但她又怕泄露晶石的秘密,还是很为难。

    楚格林很相信她,把所有的晶石都放在她的空间里保管,虽然楚格林也用黄晶石开了一个空间,但因为他级别太低,空间才几个平方,他是用来放他那些珍贵的药和药材的。

    两个人仔细计算过晶石的数量,最宝贵的紫晶石只有两块,接下来蓝色的有三块,青色也只剩二块了,绿色有五块,黄色有三块,橙色有四块,而赤色最多有八块。

    虽然数量不少,但也就一大堆,欧阳玥连铁皮箱子一起放空间里,还警告吃货球球不能碰,球球虽然老是围着那箱子转,但也不敢违背主人的话,何况欧阳玥的青木灵气也是它的最爱,每晚都会给它输一会,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它开心的了。

    两人对这事是绝对保密的,晶石对古武者就像是鸦片,根本没有抵抗力,要被知道他们还有这么多,那一定是杀身之祸,所以连孙焯裎都不知道,上一次就告诉他已经用光没有了,毕竟也怕他起贪念,而这个人现在的级别可比他们高太多,估计一掌就能拍死他们。

    而欧阳玥那本古书她也翻了下,发现最后记载了一项是‘武技’,武技就是招式!古武者一般修炼的是强身健体,然后就是以气压人,并没有招式,只有强大的力量,而武技则是一种招式,让你在对战时能灵活运用,进攻敌人,威力更加强大,也就是说同等级的武者,有武技的比没有武技的强了一个档次。

    这一招武技叫‘云天掌’,欧阳玥现在已经开始修炼,她也告诉了楚格林,但楚格林武者一级还没巩固,自然还没有多余精力去练习武技。

    二月头,s市下起了鹅毛大雪,一夜间,整个天地都变成了白色,天寒地冻,而欧阳玥已经带着球球回到了h市,和父母亲人一起过年。

    之后父母去海南游玩,欧阳玥要修炼所以并没有跟去。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过了寒假,欧阳玥再次回到s市的时候,修炼到了武者二级巅峰,她并没有吸取晶石的力量,这让电话那头的孙焯裎吓得目瞪口呆,天才!妖孽!这种速度还让不让人活了。

    与此同时,楚格林修炼一个月后,到达武者一级中等,徐闵居然到了一级高等,因为每一级都分为低等、中等、高等和巅峰,进入巅峰才能突破升级的,而范奇森则刚刚进入一级低等,但这也让这位大佬级人物很兴奋了,时不时打电话骚扰一下,让欧阳玥发现这家伙还是很人性化的。

    为了打下扎实的基础,他们虽然很想吸取晶石,但却都忍住不吸取,而欧阳玥的炼丹术也有所进步,用吸取过的灵石点火,武者的力量操控火焰大小,可是现在这水平练出来的药丸虽然带着灵气,也只能给球球当零食,所以她还需要努力。

    大一下半学期一开学,欧阳玥就回到了别墅,天气依旧很冰冷,但对欧阳玥来说还是两件衣服足够,寒假里她学会了开车,所以这一次回来,她自己可以开任云桀买的保时捷,只是每次开车的时候,她都忍不住想念那个阳光冷酷的美少年,毛毛,你在哪里,快点回来吧!

    星月珠宝在李炎贝的领导管理下,业绩是蒸蒸日上,特别是新年,比同行业销售高了三成,让李禄大受打击,而李利克那家伙更是恨李炎贝恨得咬牙切齿。

    远在京市的伍少华刚刚开始下床,心里对范奇森恨之入骨,正策动自己的妹妹帮他出口气,当然他的意思是让东方旭出手。

    李利克和伍蓝枫两人之间也有两个月没见面,李炎贝说伍蓝枫根本不接李利克电话,而李云河打电话去问,伍少华也支支吾吾,让李云河知道这婚约估计是不牢靠了。

    所以在欧阳玥回来不到一个星期,李云河打电话让李炎贝回去,说是有重要事情商议。

    李炎贝起先不肯回去,最后是他妈叫他,他才不情愿地回去了。

    欧阳玥心里早猜到怎么回事,所以等一脸生气的李炎贝回来,她就问道:“大少爷,你爸爸是不是叫你回去?”

    李炎贝气恼道:“嗯,说我毕竟是李家的孩子,让我帮帮李利克,说最好让我们两家公司合并,我差点没笑死!”

    欧阳玥一愣,她到是没想到李云河还能想出这种主意来。

    “小玥,你说这人怎么能没脸没皮到这种程度?说是星月合并到李禄后,我们占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让你做总经理,用李禄的招牌,对外宣布李禄收购星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李炎贝那模样是被气得笑出来,也许怎么也想不到到这个时候,李云河还想来占便宜。

    “你怎么说?”欧阳玥目光柔和地看着这张似乎清瘦了一些的脸,不过瘦了些却下巴更尖了些,看上去更加妖魅了。

    “我让他去死!”李炎贝忽然间就冷静阴沉了。

    欧阳玥一愣后笑道:“你也不用这么气,你妈听了不要骂你了。”

    “你错了,我妈没有骂我,还跟我说是我爸过分了,就算我不是他儿子,也不能这么利用我,我们好不容易创立了星月,星月的名头现在在s市还响亮过李禄,巴黎春天的柜台一天的销售就上百万,他居然打这种主意,真是无耻!想叫我妈来逼迫我,好在我妈对他也很失望,让我怎么想就怎么做,不用担心她。”李炎贝说起江芸涓,心里有点内疚。

    “李利克呢?不说什么吗?”欧阳玥皱眉道。

    “他能有好话吗?不就是说我被你勾引了,为你卖命,连家和亲人都不要了。”李炎贝转头看欧阳玥,那双狭长的眸子里目光深沉,他发现欧阳玥一个寒假怎么人的气质又变了,从之前的淡然优雅,变成让人有点压迫感,感觉和她之间似乎距离很远,对她实话只能仰望,不敢亵渎。

    欧阳玥目光一冷道:“上次我还没找他算账,看来这家伙不给他点教训永远也清醒不过来。”

    “嗯,就该好好教训,老子恨不得抽死他!”李炎贝同意,“上次范老大说要动手给他点教训的,还不是你不让?我真想他进去呆几年,好好反省一下。”

    欧阳玥笑起来道:“我这不是给他再多点开心日子嘛?何况伍少华的伤差不多好了,好了伤疤忘了痛,就算我不找他们,他们也会找上门的。”

    “你说伍少华还会来s市找你?”李炎贝一惊道。

    “像他这种性格,怎么会吃亏,孙焯裎已经传来消息,说伍少华已经找了齐老大,想必这里面有点交易吧,何况伍蓝枫和东方旭已经在外面同居,李利克知道了一定坐不住,你就先看住李利克,别让他去京市,不然他那条命还真有危险。”欧阳玥冷笑一声。

    “什么?伍蓝枫跟东方旭同居?这也太欺负人了!这婚约还没解,这女人就这么做得出来?伍家也太不把李利克当回事了。”李炎贝虽然恨李利克,但这件事上实在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所以很快,他们就会来解除婚约的,你最好先告诉你家人一下,小心保护他最后一点底牌,要不然连渣都不剩。”欧阳玥抿嘴,她有预感,伍少华他们一定还会来找她,而这一次,也许自己要对上东方旭。自己要在他到来之前好好修炼,别差距太远了,那家伙在武者三级巅峰,还没突破,自己要是能突破二级巅峰,加上武技,到不是没有一战的可能。

    而且最有利的是,只要东方旭暴露,孙绰裎就用古武者的规矩斩杀他,那么自己还不会暴露出来,孙焯裎也有如此意思,所以他现在在京市主要是要求四大家族守规矩,谁要是违规就接受惩罚,而孙道国因为晶石突破了武王四级巅峰,成为四大家族爷爷辈里面第一个武尊,虽然是武尊一级低等,但对其他三族来说压力还是很大,孙焯裎上次吸取了黄晶石,已经在武王三级,这个时候再拿出规矩来,三大家族也不敢轻易破坏,只要四大长老不出现,现在这一辈之中,孙家无疑是高高在上了,而这个差距就给了孙焯裎一个清理门户的好时机,他需要机会,理由和借口,这就是他为什么需要欧阳玥的理由了。

    开学是开心的,但对于欧阳玥来说却还是有点被束缚的感觉,好在楚格林的实验室成了两人修炼之所。空间里的球球也跟着一起修炼,已经到达武者三级,让欧阳玥也很高兴,对于东方旭的到来也不再紧张,只要他动手,那就别怪她不客气,虽然对东方旭也没多大仇恨,但谁叫他是东方博弈的哥哥呢?而他帮着伍少华,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欧阳玥内心冷笑,自己的复仇之路终于要开始了!

    ------题外话------

    哈哈,下章东方博弈两兄妹登场了哈,新章开始,月票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