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51章 中医大女神

051章 中医大女神

    大家目光都看向张雅芳手上那块橡皮大小的白色方块,外表看上去就像方糖,这也未免太难了吧。

    “这是一种药材,是我故意切成这样的,你们三个若真对中药了解,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张雅芳见欧阳玥皱眉嘴角勾起冷笑。

    其他导师都皱眉,陈主任走过去拿起来闻了下道:“这个气味都没有,怎么可能知道?很多药材都能切成这东西,何况没有了气味,想必摆放了很多,这个难度是不是高了点?”

    “难度高不高不要紧,要紧的是谁能说得出来。”张雅芳先走到欧阳玥面前。

    欧阳玥问球球这是什么药,球球说这东西已经完全变形,又没有气味,它也不知道,欧阳玥心里一惊,看着张雅芳皱起了眉。

    “怎么?不知道吗?”张雅芳冷笑起来,“你不是天才吗?”

    欧阳玥看看于乐亚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冷笑,这作弊还真是不怕人知道啊,要是于乐亚能说出来,那摆明就是早知道,但不管如何,张雅芳这女人一定会说她输的。

    欧阳玥脑子转了数圈,突然微笑道:“就只有这么一颗吗?”

    “不错,就只有一颗,让你先看已经便宜你了。”张雅芳嘴角的鄙视是越来越浓。

    欧阳玥终于伸出手去拿起来,看了一会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有什么药材都有可能切割成这样,她又闻了闻,果然是一点味道都没有,想必是风干n久了。

    欧阳玥内心冷笑,想要她输,那是做梦,自己可不能给楚格林丢脸,此刻的楚格林一张俊脸都黑了,怒瞪张雅芳,似乎想骂点什么,但于乐亚还没看,他不好先说。

    欧阳玥忽然用手掌握了起来说:“这东西手感如何?我感受一下。”然后体内的武者气息全部涌向拳头,她嘴角勾起微笑。

    忽然哎呀一声,打开手掌,一片白色粉末就从她的手指缝里往下掉。

    “真不好意思,怎么这么脆啊。”欧阳玥露出抱歉惊慌的神色。

    “你,你,你故意的!”张雅芳顿时面色大变,立刻气恼道。

    “你这东西大概是放久了,风化了吧,我都没用力啊,就变这样了。”欧阳玥耸耸肩。

    “欧阳玥!你是故意的!”张雅芳气得一张老脸又涨红。

    楚格林顿时跳起来道:“什么故意,欧阳玥已经连续赢两题,有必要故意吗?这药没有,你拿颗别得也行吧!”

    “就是!药材多得是,换别得也行!”许梅雁那边连忙叫唤起来。

    于乐亚面色一会白、一会青,看着欧阳玥那似乎惊慌的样子,恨得咬牙切齿。

    武钢则心里松口气,因为他一看就知道自己绝对是答不出来。

    陈主任皱眉,目光惊奇地看看欧阳玥,刚才他明明捏过那药块,很硬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变成了粉末?难道里面是中空的?

    于乐亚连忙蹲下身体,看看那些粉末道:“我知道,这是‘木果’。”

    “不错!这确实是木果,于乐亚答对了!”张雅芳立刻又笑了起来,然后对欧阳玥道,“怎么样,人家于乐亚光看粉末就能知道是什么了,你输了!”

    “笑话,不是你一个人是裁判,何不让其他老师也看看呢!难道他们比于乐亚都差?”欧阳玥敢保证没有人能从这白色粉末里知道答案,现在就更加确定于乐亚的早知道了。

    校长皱眉走上来,其他几个导师也走上来,蹲下去看看那粉末,校长摇摇头道:“我是没这本事,看不出这是木果,你们呢?”

    “我们也看不出来。”其他导师是实话实说,“也有可能是山药,还有可能是粉果。”

    “就是,就这点粉末,我看比较像白粉笔!”楚格林冷笑起来。

    张雅芳气得面容扭曲,狠狠地盯着欧阳玥道:“有真本事何必耍手段?”

    “是啊,有真本事何必耍手段,这话我应该对张导师说啊,连这么多导师都不确定是不是木果,这位于乐亚同学还真是火眼金睛。”欧阳玥笑着说起来。

    “是啊,比我这医学天才还天才,校长,我看明年那个医学大会,就请这位同学参加好了。”楚格林也笑起来,目光闪亮地看着欧阳玥,他怎么会不知道欧阳玥是故意的,不过实在是很妙。

    于乐亚站在那里是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谁不知道张导师对于乐亚同学照顾有加,还帮她补习,说不定要告诉她这是什么了呢!”许梅雁的声音特别响亮,然后很多人都议论纷纷起来。

    “好了好了,这次不算,张导师,我看你还是再准备别的题目吧,最好和其他导师商量一下,以示公正。”校长冷冰冰地道。

    张雅芳一张脸狰狞无比地看着欧阳玥,再看看于乐亚,于乐亚眼睛通红已经想哭出来了。

    武钢走到于乐亚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于乐亚握紧了拳头,然后点点头站起来道:“我不比了,我认输!”

    “于乐亚,你怎么可以认输?”张雅芳一愣。

    于乐亚对她鞠了个躬后哭着跑了出去,留下大家都一头雾水。

    “我去看看!”武钢追了出去,欧阳玥挑眉,透视立刻跟上,只见于乐亚跑到安全门那边,武钢追了上去。

    欧阳玥现在对唇语已经了解不少,就见于乐亚对武钢道:“武钢,你说这么好吗?张导师她?”

    “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吗?校长他们都对张导师不满,你再争下去,只怕以后日子不好过。”武钢刚才就是给于乐亚分析了下形势。

    “其实欧阳玥确实很厉害,你觉得她作弊吗?”于乐亚问道。

    “就算第一题作弊,第二题是张导师出的,怎么可能作弊,她都答出来了,要再比,我们会输得更难看,还是交给张导师处理好了。”武钢露出一抹邪笑。

    于乐亚点点头,然后有点纠结道:“可是这样张导师要跪下认错了,我有点对不起她。”

    “你以为她还能在这里教多久,是我这么没面子早晚都走人了。”武钢耸耸肩,“走吧,别理了,反正和棒子国比赛你也没把握不是吗?到时候让欧阳玥丢脸好了。”说完搂着于乐亚的肩膀走了。

    欧阳玥冷笑,搞了半天,这两个优等生还是一对男女朋友啊,这张导师这下可就得不偿失了。

    楚格林看着张雅芳那已经变成青灰色的脸笑道:“好了,于乐亚都认输了,张导师是不是该道歉了?”

    “道歉道歉!欧阳玥是最棒的!”许梅雁立刻叫起来,然后范择文他们也喊起来。

    一帮老师都有点尴尬,校长看看依旧站在讲台上面容淡然的欧阳玥,再看看一脸铁青的张雅芳,刚想说话,张雅芳冷笑道:“人都走了,输赢还没出来,我道什么歉!真是笑话!”说完她也转身就走。

    “想走!”楚格林立刻上前一步拉住她的胳膊,恶狠狠道,“道歉!你之前怎么侮辱欧阳玥的,难道骂了人就不用道歉了,这是哪门子道理!”

    “楚格林!你别太过分!”张雅芳立刻另一手去扳楚格林的大手,因为她疼得面色都白了。

    “道歉!不道歉别想走!”楚格林双目冒火,身上的气息又变得强大起来。

    “学长。”欧阳玥叫了一声,微微皱眉。

    楚格林连忙收回气息,结果张雅芳另一手忽然‘啪’地一声扇在了楚格林的俊脸上。

    全场呆滞,楚格林也傻掉了。

    欧阳玥感觉这一巴掌似乎是打在了她的脸上,胸口的汹汹怒火燃烧起来,快速走到张雅芳面前,猛然一脚就蹿了出去。

    “啊!”张雅芳惨叫一声,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撞到大门又弹回来,滑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学长,你没事吧?”欧阳玥内疚无比,刚才就该让楚格林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老女人。

    “我要杀了她!”楚格林回过神来,气得火冒三丈。

    其他人都吓傻了,等回过神来,校长他们顿时涌向门口,看到张雅芳已经昏了过去,连忙急救,最后叫人背去医务室。

    同学们都看傻了,谁能想到欧阳玥这一脚这么厉害,直接能把人给蹿晕了。

    教导主任连忙安抚学生,最后让欧阳玥和楚格林一起去校长办公室,范择文死活也跟了去,他知道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而这一事件无疑又是一个爆炸性新闻,整个中医大都沸腾了,大家都知道欧阳玥这个小女人一脚把张导师踢晕了,bbs上的跟帖立刻过万,差点连服务器都爆了。

    “欧阳玥真厉害啊,那老女人活该,一天到晚装13,就该被打!”

    “这欧阳玥打架真厉害啊!以后还是别得罪她!”

    “崇拜女神!”

    “欧阳玥,你最牛!”

    bbs上的留言几乎都倒向欧阳玥,有几个说她太嚣张的立马被大家围攻,欧阳玥一个下午就再一次成了中医大的风云人物。

    校长室里,校长一脸难看急道:“欧阳玥,现在可怎么办啊,张雅芳的哥哥可是市长。”

    “市长又怎么了!”范择文立刻道,“我们也不会怕他!”

    “小文。”欧阳玥皱皱眉,刚才那一脚顿时有点狠,不过看上去顶多也就是个学会武功的人,应该不至于引起古武者注意,只是要是市长一闹,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小玥,我给徐大哥打个电话,有他没问题的,这女人就叫她回家吃自己去,居然敢打我!”楚格林到现在还严重心理不平衡,要不是欧阳玥补了一脚,他真得要杀了这个老女人。

    “市长一定会给学校压力,你们看?”校长只等欧阳玥一句话。

    “我们自己处理,和学校无关,校长你放心吧。”欧阳玥对校长笑了笑,校长这才摸摸额头的汗水露出点笑容,最后道:“那和棒子国的比赛,可全靠欧阳同学了。”

    欧阳玥点点头,大家说了一会直接离开,路上范择文道:“叫我哥去威胁一下市长就成了,有时候黑社会比什么都管用。”

    “两管齐下最好,看他们还能怎么样。”楚格林冷笑道。

    “又要麻烦徐大哥和范大哥了。”欧阳玥露出苦笑。

    “小玥,我哥很愿意帮你做这些事情的,何况小事而已。”范择文连忙道,“不过你又成风云人物了,那一脚可真厉害,我看以后绝对不会有人欺负你。”

    欧阳玥的笑比哭还难看了,自己锋芒太露了?

    三天后,张雅芳果然辞职了,人还躺在医院里,她的大哥也没敢出面来讨公道,这中间欧阳玥自然知道原因,只是她欠的人情是越来越大了。

    终考落幕,但考试之后的第二天就是棒子国学生的挑战赛,所以很多学生都等着看完这场比赛才回去过寒假的。

    欧阳玥答应了校长只能硬着头皮上场了,但学校师生对她的期望还真把她吓一大跳,一走进那千人大会堂,顿时‘欧阳玥必胜!’的口号响彻整个中医大,让欧阳玥原本无奈的心情到有点沸腾起来了。

    今日的欧阳玥里面一件黑色薄毛衣,外面穿着一件白色皮草的长背心,一头直发随风飘荡,小脸晶莹剔透,身材修长轻盈,一双明媚闪闪发亮,看上去青春无敌,充满了活力,又带着淡淡的柔媚高贵,看傻了全部的男女老少。

    欧阳玥对大家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全场就静了下来,许梅雁悄悄地撞了下陆剑明笑道:“小玥的气场真是强大啊,太耀眼了。”

    陆剑明看着上面那抹人影,深深感觉到自己和她的距离,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子,又怎么是他所能追求的。

    棒子国的学生有三人,两男一女,三个老师带队,看到欧阳玥的时候傻眼了,只觉得这同学太美了,不是那种美艳,却是让人心里震动,无论是五官还是身材,还是气质,都让他们羡慕不已。

    校长依旧是友好的开场白,然后就正式进入比赛,双方各出三道题,谁赢得多就是哪一方胜利,虽然是说交流交流,但因为棒子国一直说中药是他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导致中医大的学生非常不爽,隐约间都是火药味道。

    中医大这边出题的是楚格林,校长把这一重任交给了他。

    楚格林出得第一题是让人搬了一株植物进来,要求棒子国学生回答这是什么植物?

    这次中医大除了欧阳玥是主要参赛者,于乐亚和武钢就变成副手,而棒子国的主要代表是一名矮个子男生,戴着眼镜,头发很短,一双小眼睛咕噜噜转着,一看就是个精明人,但却给欧阳玥那种狡猾之感,一向对棒子国没好感的欧阳玥冷冷地看着对面三人。

    “这棵药草很眼熟啊。”那矮个子叫宫本一毛,摸摸没毛的下巴围着这株植物看,然后对后面两个副手招呼一声,那两人也上来仔细观察。

    时间为十分钟,整个会场都是静悄悄的,大家很希望棒子国答不出来。

    楚格林笑眯眯地坐着,他的目光只看欧阳玥,还对她挤眉弄眼的,欧阳玥只能翻白眼。

    “这是七星草!”宫本一毛和两名队员商量一下后得出答案。

    坐着的楚格林忽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目光里有着惊讶。

    欧阳玥扁扁嘴,看来他们是答对了,不禁鄙视一下楚格林。

    楚格林一张俊脸变得阴沉,最后只能承认对手答对了,那几个棒子国成员顿时欢呼起来,而楚格林被大家狠狠地嘘了回。

    “下面轮到我们出题了!”棒子国的一位老师带着骄傲和笑容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瓶深黑的药水,“这药水是纯中药材所制,里面含有一种剧毒,你们可以用银针测试,请在十分钟内给我答案,里面的剧毒是什么?”

    此话一出,大家都面露惊讶,居然是毒,虽然知道中药能救人,但中药也能害人,但这些刚入门的学生才刚接触到中药,对毒这一方面几乎还是未知。

    于乐亚立刻就急道:“怎么办,我不懂毒啊!那些药草有毒的?”

    武钢面色阴沉,看看一边的欧阳玥道:“欧阳玥,你行不行啊?”

    欧阳玥转头看看他们两个,挑挑眉,这两人到好,张雅芳也算倒霉,看中了这两个好学生,人家入院,这两人可是看都没去看啊,不过于乐亚的名声还真够臭的了。

    “欧阳玥,你答不出来可不管我们事,这一次是你比赛!”于乐亚见欧阳玥目光幽暗,立刻低声咬牙道。

    欧阳玥冷哼一声,转回头,然后拿出自己的银针走向那瓶乌黑的药水,在开始前,她看了看中医大的老师们,个个都面色难看,紧张地看着她,欧阳玥心想他们也没料到这棒子国一上来就是这样的难题吧,大一生可完全没有接触过剧毒类中药材。

    “欧阳玥,小心点。”陈主任忽然说了声,毕竟是剧毒,碰到不知道会不会有关系。

    欧阳玥笑了笑,看了眼那些棒子国的家伙,小心翼翼地把银针放了瓶口,果然一瞬间,银针就变成乌黑一片,全场一片嘘唏。

    欧阳玥脑子里问球球道:“球球,这是什么毒啊?”

    “主人真笨,这么厉害的自然是鹤顶红啦。”球球鄙视的声音立刻出现了。

    欧阳玥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就是因为有球球这个作弊器,她才有恃无恐,要不然光凭看着药水,鬼知道叫什么啊?这棒子国的人还真是坏,看来楚格林的题目对他们来说实在是仁慈了。

    “这是鹤顶红!”欧阳玥拿出纸巾,把银针小心地擦干净。

    棒子国的老师立刻也阴沉了所有的脸,中医大的同学顿时欢呼起来。

    “欧阳玥必胜!欧阳玥必胜!”喊声一阵一阵,把冷冰冰的礼堂都旋起一股热浪,上千名学生都在叫喊着助威,连老师们都松了口气。

    棒子国的那帮人面色不好看,校长立刻让大家静一静,然后进入第二场比试,题目越来越难,不过第二场结果又是打平,这不得不让欧阳玥佩服,这些棒子国还真有一套,大一生就对中医研究那么透彻了。

    最后一题,楚格林上台,把两种药水混在一起,玻璃瓶里红蓝色的液体开始融合,煞是好看,最后却变成了无色,要求棒子国人喝药水后至少说出五种药材的名字。

    棒子国的人面色都很难看,显然这题的难度太高了,他们试了之后只说出了三种,最后放弃,楚格林得意地对欧阳玥挤挤眼睛。

    接下去只要欧阳玥答对他们的题目就可以赢取这场挑战赛,宫本一毛把一瓶药制剂拿上来时,大家都变了脸色,这药水是灰色的。

    “这是一种慢性毒,会使人全身发麻发软,要求几位能找到破解之法。”棒子国的老师眼睛里闪过阴狠。

    “靠,这怎么答,还不能喝的,比我们这边难度大多了。”有同学不满地大叫起来。

    欧阳玥一愣,拿在手里看了半天,球球也不知道是什么毒,因为明显是混合出来的。

    棒子国得意地看着欧阳玥紧皱的眉头道:“这场再打平的话,我们再比下一题。”看来这些棒子国的家伙完全是有备而来,题目也越来越刁钻,要是下一题,还不知道是什么难题。

    “是不是能解毒就成了?”欧阳玥忽然脑子一转询问道。

    “当然,就是要你解毒。”棒子国人立刻轻视地看着欧阳玥。

    “我是说若有人喝了这毒药,我帮他解开是不是就算赢?”欧阳玥冷冷道。

    棒子国人一愣后道:“你,你什么意思?要给人喝?”

    “不可以吗?还是这毒药不是让人发麻发软的?”欧阳玥冷笑。

    “当然是了!我们那边也是白老鼠试过的!症状很明显,当然不会死人的,你要给人喝也行,反正只要你能解毒就是你赢!”棒子国老师面红耳赤地道。

    这边的同学都震惊了,难道欧阳玥要人喝着药?然后帮着解毒?要是解不了呢?

    “希望你们说话算话,要是我能解毒,以后少在那里说中药是你们的!”欧阳玥忽然面色冷如冰霜道。

    棒子国人一愣后,面色一变道:“我老实告诉你,这毒我们新研制的,自己都还不会解!你别想赢!”

    “哇!卑鄙无耻!”顿时场中怒骂声一片。

    “各国每一方都自己出题,没规定出什么题,只要在中药范围内就可以,这毒自然也是中药配置,我们可没有犯规,难道输不起,你们华夏就这样待客了?”棒子国声音很大。

    “我靠,死棒子国,阴险狡诈。”顿时礼堂里乱成一团,各种情绪激化。

    楚格林看看欧阳玥道:“你可有把握解毒?”

    欧阳玥微微一笑道:“只要有人愿意试读,我就能解。”

    此话一出,大家都静了下来。

    棒子国的学生立刻道:“别大言不惭,你认输我们还能比赛,你要想试试的话,可别害人害己,我也不相信你们两位谁愿意做白老鼠。”棒子国的人目光看向于乐亚和武钢,这两人是副手,试读自然最该是他们的。

    于乐亚和武钢顿时面色惨白,于乐亚则摇头道:“我不试,万一解不了怎么办?”她惊恐地看着欧阳玥。

    武钢立刻也跟着摇头道:“欧阳玥,我们还是打平吧,下一题也许会赢的。”

    “下一题更毒呢?这一题我还有把握,要下一题输了呢?”欧阳玥冷笑道。

    “输了也不能拿命开玩笑啊!”武钢立刻道,于乐亚则连连点头。

    “你们两个恶不恶心!”同学中又有点叫喊起来,“你们是副手,不应该配合吗?”

    “是啊,是啊,欧阳玥都说有把握了,你们什么都没贡献过,还想拿升级分啊,要不要脸!”下面的话让于乐亚和武钢面色苍白。

    欧阳玥看向两人道:“你们谁愿意?我有百分之九十把握帮你们解毒。”欧阳玥其实心里有人选,只不过要让这两个好学生以后的日子难过一点。

    于乐亚和武钢还是摇头,他们不敢冒险,何况就算解了毒,谁知道有没有副作用啊。

    欧阳玥冷笑,然后转头看着大家道:“有谁自愿上来做一回白老鼠呢?”

    顿时大家一阵喧哗,大骂于乐亚和武钢,但就是没人上来,楚格林突然站起来道:“既然大家不愿意,就我来吧,我相信欧阳玥!”

    “哇,楚学长好帅啊!”有人大叫。

    “不会出事吧?”有人担心。

    双方老师一边是面色凝重,一边是得意洋洋。

    结果欧阳玥看着棒子国的老师道:“为了证明我们不会作弊,最好贵国也派出一名代表试药,这样我解了药你们也没话说不是吗?”

    “对,对,这样才对,等下要说我们串通好的什么,棒子国最坏了,阴险卑鄙,要试大家一起试!”有人叫喊。

    棒子国的一行人立刻脸都绿了。

    “不愿意吗?还是对你们的药自己有怀疑?其实我也很怀疑,这是不是只是麻木和软化的药,要是学长一喝下去死了怎么办?你们不是故意这么说得吧?”欧阳玥冷笑,字字都很有威胁性。

    “哇,真有可能啊,这帮人这么无耻,估计是剧毒啊!”

    “就是,他们也要试!大家一起!胜负就一场!棒子国,你奶奶滚回去!”有人叫嚣着。

    校长立刻大声压制,提倡比赛第二,友谊第一,但一千多的学生都已经是情绪激动,非要棒子国喝毒药试试了。

    欧阳玥举起手,让大家停下来,一千多人还真听话,立刻没了声音,欧阳玥对棒子国人道:“怎么样,这样才不失公正,你们也可以澄清不是吗?”

    棒子国一帮人连忙围在一起用大家听不懂的话唧唧喳喳地讨论,欧阳玥挑眉,楚格林看着那帮人,显然他是懂一些棒子国的话。

    “小玥,这药确实不是剧毒,不过他们还真把自己逼上了绝路。”楚格林笑起来,“你真有把握?不然我可成废人了哦?”

    欧阳玥白他一眼道:“你自己还不常常试药,你有抗药性。”

    楚格林笑笑,其实他不急,他自己有解毒的药,只要不是鹤顶红这种剧毒,他的药都能解,当然他现在是不可以拿出来的,不过他还真想知道欧阳玥能不能解,想到她的神针效果,他很想再试试那种被暖流通过的感觉。

    棒子国的人显然已经商量好了,对欧阳玥道:“我们不参加,只要他喝下去,他就站不起来,只要你让他站起来,我们就认输。”

    “胆小鬼!胆小鬼!”下面立刻嘲笑声一片。

    棒子国也不反驳,只想看着欧阳玥怎么样害她的学长,而且对楚格林他们都是知道的,能让这天才残废可是件好事。

    “既然如此,好吧,若是我们赢了,你们得承认中药是我们华夏祖先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不要再不要脸地占为己有!”欧阳玥气势惊人,声音如剑,让棒子国一帮人感受到一股压力,忽然间觉得欧阳玥好像真得能解开他们的毒药,可是他们研究了很久都没能做出完全的解药来,他们就不信这么短时间就可以让楚格林站起来。

    “时间为一个小时!”棒子国人冷笑一声,觉得这样欧阳玥就输定了。

    欧阳玥目光扫了一下大家,又看看校长那张紧张的脸,最后看向楚格林。

    楚格林走上台,看看那药瓶里的药水,闻了闻,发现一些药草的成分,心安了,而欧阳玥立刻拿出银针,她相信自己的青木灵气一定能治好楚格林,而且随着她修炼的增强,她的青木灵气也是越来越强了。

    大家屏住呼吸,看着楚格林走到一张椅子前,然后对大家笑了笑后,拿起药瓶喝了一口,顿时大家都发出惊呼声。

    棒子国的学生立刻上来检查他是不是真喝了,楚格林一喝下去就感觉喉咙一股滚烫,胸口一阵疼痛,面色立刻苍白,而且慢慢变青。

    “好了没!滚开!”欧阳玥立刻把在观察的棒子国学生一把推开,楚格林已经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汗水淋漓,目光看着欧阳玥。

    “别担心!”欧阳玥心急,立刻伸手就是两针直接扎进了楚格林的脖颈大动脉处,棒子国人顿时惊呼,连忙道:“要是死人,可不管我们事。”

    “你他妈才死人呢!欧阳玥加油,学长挺住!”

    “欧阳玥加油!”顿时如雷的声音响起来。

    “大家静静,不要影响欧阳玥同学解毒。”陈主任是满头大汗,谁会知道这比赛搞得如此紧张,这棒子国人也真坏,都是毒药,要不是欧阳玥,大一那帮还没学习的学生怎么可能是他们对手。

    欧阳玥凝神,看着青木灵气进去楚格林的脖子里面,分两路而下,透视进楚格林的身体,看着青木灵气慢慢包围住他的器官,楚格林只觉得刚才的窒息和疼痛都不见了,身体有股暖流像水一般流动着,所到之处都是无比舒坦。

    “针灸!不可能!”棒子国的学生见欧阳玥的针灸下去,楚格林立刻脸色好转起来,有点难以置信。

    欧阳玥不理他,范择文在最近前面的老师席后面,听到后立刻喊道:“有什么不可能,中医博大精深,岂是你们棒子国的人能体会的。”

    “就是,中医是华夏名族的,你们棒子国休想占为己!”

    “无耻的棒子国!中医是我们华夏的!”

    欧阳玥额头开始冒汗了,虽然她知道楚格林没什么事了,但毕竟是毒药,她不想给他留下任何后遗症,所以这一股青木灵气一直贯穿他整个身体,等于是帮他全身都消毒了一遍似的,但这样的消耗也很大,要不是欧阳玥现在有了古武者的底子,这回一定又要昏倒了。

    “小玥,我可以了。”楚格林看她面色变了,连忙阻止她。

    欧阳玥点点头,收回银针,楚格林则慢慢地站了起来,目光冷冷地看向棒子国那帮惊讶万分的人,忽然整个人跳了两跳大声道:“棒子国,你们输了!”

    棒子国人的面色马上是青白交错,而整个会堂则是一片欢呼声,欧阳玥的名字就像女神一般进驻了大家的心头。

    “以后看病找欧阳玥,尼玛,她的针灸神了!”

    “我们中医大又出天才妖孽了!”

    “欧阳玥简直就是中医大的女神啊!”各种赞扬久久不息,直到欧阳玥他们离开校门,还听到校门口有很多人在谈论这次的挑战赛。

    而对欧阳玥来说,这次的比赛的紧张和各种压力,居然让她突破武者一级巅峰,正式跨入了第二级,这让她高兴得眉开眼笑,立刻就通知了孙焯裎,孙焯裎在电话里听到这丫头居然这么短短时间就到了武者二级,心里真不是滋味,自己是天才,可比起欧阳玥来差远了,这女人简直就是个妖孽啊。不过让他高兴的是欧阳玥越强,能帮他的就越多,因为这个世界很快就会不太平了。

    楚格林、徐闵和范奇森都是各种羡慕嫉妒恨,而欧阳玥则是回家巩固这一次的升级,想着下一步就能炼丹了,心里无比兴奋。

    正在大家非常开心准备策划要过一个开心年的时候,范择文出去买东西却没有回来。

    傍晚五点,楚格林从三楼锻炼好下来找欧阳玥道:“小文怎么买菜还不回来,我准备做饭了。”

    欧阳玥看看钟皱眉道:“已经出去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这么久?我打个电话。”

    结果范择文的电话关机了,欧阳玥心里涌起一种不好的感觉,连忙和楚格林去附近的超市找,一个小时后还是没有人,欧阳玥打电话给范奇森。

    范奇森被吓得当场电话就掉了,然后让所有的弟兄出去找人,他有预感,是王毛!为日东新报仇来了。

    欧阳玥和楚格林快速来到范奇森的地方,晚上八点,一屋子的人都在范奇森家里,周龙也来了,还带了电话追踪器,大家已经很确定范择文是被人绑架了。

    大约九点不到,范奇森的电话响了,范奇森一看是陌生电话,立刻神经紧绷,对周龙使了个眼色。

    “喂!”范奇森接起电话。

    “哈哈哈,范老大,失去亲人的滋味怎么样啊!”果然对面是王毛的声音。

    “你把小文怎么样了!王毛,你要是敢动小文一根头发,老子就把你剁碎喂狗!”范奇森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范奇森,你他妈别给老子发狠,老子现在就一枪毙了你弟弟!”王毛的声音也怒了。

    “你想怎么样!要钱我可以给你,不要动小文!他有心脏病的!”范奇森深吸了几口气后,立刻口气缓和了点。

    “心脏病啊,哈哈哈,他刚才已经吃过药了,他妈的,到是把老子吓一跳。”王毛的话让大家都面色无比难看,看来范择文的病又发作了一次,好在他在欧阳玥的强迫下,每天都带着药丸。

    “他怎么样了,现在怎么样了!”范奇森急得眼睛都红了。

    “当然死不了,这样吧,废话不多说,我表哥被你杀了,我们几个兄弟现在可就苦了,明日上午十点前准备好五千万现金,我通知你交换,若是不肯,那你就等着收你弟弟碎尸的快递箱子吧,哈哈哈。”王老一说完就挂了电话。

    “跟踪到没有?”范奇森连忙问周队。

    “就差三秒就跟踪到了,那家伙是故意的!”周龙气得甩掉了耳机。

    范奇森面色惨白,差点站不住脚,好在楚格林扶了他一把。

    “老大,这时候千万别急,小文还等着你救呢!我看先准备现金吧!以防万一。”黎墨面色沉重道。

    “哪个范围知道吗?”欧阳玥看看周龙电脑上的范围图,脑子里一亮连忙道。

    “屠店区,人一定在这个范围,但范围不小,根本无从找起。”周队立刻道。

    “不!可以找,你们在这里等我消息。”欧阳玥有透视眼,一个晚上她足够扫描完整片区域了。

    “小玥,我和你一起去!”楚格林连忙急道。

    “好!范大哥,你放心,我一定能找到小文的位置!等我电话!”欧阳玥很是内疚,答应过范奇森照顾范择文的,可现在却发生这件事,实在是上次事情太久了,久得大家都以为王毛已经潜逃了。

    ------题外话------

    老香被打击了,泪奔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