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49章 神秘古书

    欧阳玥看着范奇森哈哈大笑的模样一头黑线,显然任谁都不会相信自己是他的对手,而且看两人的身材比列,欧阳玥估计只能是被他拎来拎去的小鸡。

    “女人,你开什么玩笑。”范奇森实在憋不住笑意,他可不想一拳头打死她。

    “没开玩笑,我能打赢你。”欧阳玥却一本正经,因为她没办法不正经,这男人完全不相信她。

    范奇森收住笑容道:“别玩了,伍少华和李利克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就和小文好好上学,到了自己地盘上,我还不好好出口气不成?”

    “范大哥,我认真的,若你赢我,这件事你处理,若是我赢你,你让我处理。”欧阳玥站起来往楼梯走,“三楼健身房。”

    范奇森皱皱眉,不太懂欧阳玥的意思,不过还是跟了上去。

    范奇森是第一次上这个健身房,看到里面一应俱全的样子吃了一惊道:“你们天天锻炼?”

    “嗯,有时间也锻炼啊,你没发现小文身体强壮了些吗?吃饭前一般都会锻炼的,现在天气冷,不能游泳,起码也要锻炼一个小时。”欧阳玥走到那一块方形垫子上,心里有点激动,不知道自己用古武的手法,范奇森能不能抵挡住,虽然才武者一级,但她已经觉得比之前强大了很多。

    “没想到你们平日里还这么锻炼,不错。”范奇森点头,“不过你真要打?”

    “真的啦!我还准备告诉你一个秘密,不过你一定要跟我打了我才告诉你。”欧阳玥下定主意,若让范奇森学古武,以后对自己对孙焯裎都有好处,只是那个家伙那里要解释一下,若给他一块赤色的晶石想必那家伙一定同意。

    “哦?秘密?”范奇森有点兴趣了。

    “对,大秘密,但一定要跟我打一架才行。”欧阳玥笑眯眯道。

    范奇森苦笑道:“你这么细皮嫩肉的,我下不了手。”

    “那就由我来下手!”欧阳玥说完整个人变的严肃,一股武者一级的强势气息涌现出来,让范奇森大吃一惊,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压力。

    “来了!”欧阳玥喝了一声就朝范奇森冲去,一脚踢出。

    范奇森见她来势汹汹,气势惊人,想到她之前在瀛洲大哥雄那边踢那个小混混那一脚,也不敢怠慢了,立刻身体一侧,避了过去。

    欧阳玥这一脚自然是开胃菜,一踢不中,一个转身,嘴角一勾道:“现在才开始!”说完整个人速度极快地冲向范奇森面前,一拳头对准他胸口打出。

    范奇森感觉到那呼呼劲风,内心震惊无比,这小女人速度好快,劲道好厉害,不敢迟疑,立刻双臂横起,挡住欧阳玥的小拳头。

    结果范奇森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过来,让他整个人都倒退三步,双臂间一阵疼痛蔓延开来,他面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欧阳玥立刻收起拳头,俏生生地看着他那张惊讶无比的脸露齿一笑道:“怎么样?”

    “你,你这是什么功夫?”范奇森一生都在拼打,平日里锻炼是不可缺少的,他自认在整个s市能徒手打败他的人找不出几个,但这次他明显感觉到欧阳玥的力量和速度,自己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欧阳玥笑着摇摇头道:“这不是什么功夫,球球!”欧阳玥准备让他多接受些诡异事情。

    球球那白色圆圆的身体立刻从空间手镯里闪现出来,范奇森只看到一道白光,就看到地上蹲着一个小小的圆球似的东西,感觉像只小白猫。

    “这什么东西?哪里来的?”范奇森瞪大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充满了好奇。

    “范大哥,你可听说过古武?”欧阳玥抱起球球摸摸它的脑袋,走向一边休息的座位上。

    “古武?没听说过,是电视里的那种古代武功?”范奇森完全是云里雾里。

    “差不多吧,这事情有点神奇,我慢慢说给你听。”欧阳玥抱着球球开始跟范奇森说起古武的事情,华夏的内部势力,以及四大家族的种种。

    范奇森听得目瞪口呆,球球还给他表演一下,一阵兽者二级的强大的气息把范奇森整个人连人带椅都压倒在地,这一下不得不让范奇森相信古武的存在了。

    “这只不过是最基本的,真正强大的古武者一拳头的威力就能灭掉一个城市。”欧阳玥听孙焯裎说过,武尊的气场就是有那么强大,犹如地震雷暴,让城市房屋瞬间摧毁,别说是小小的人类了。

    “我才刚开始学习,但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还得看人的天赋,但无论如何,只要你能入门,比一般人都会强大很多,徐大哥、楚格林都开始学习了,我想让你也学习,当然你要知道里面的规则,一顶要隐藏自己,被古武者知道都会招来杀身之祸的。”欧阳玥慢慢地解释道。

    范奇森还在慢慢消化这些强大的信息,最后点点头道:“现在我们摆明是跟伍少华他们对上了,他要是请动四大家族的人来对付我们,我们就犹如蚂蚁一般被轻易捏死,若是学点防身的到是不错,但女人,差距是不是太大了?这东西还不好学。”

    “我们有优势,就是晶石,现在年轻一辈,最厉害是孙焯裎,他是自己人不用顾忌,但东方旭他们最高就是武者三级巅峰,我们还有得追,我相信一两年之后,我们都会有所突破。”欧阳玥准备以后的日子好好修炼,等待自己能有和东方博弈一拼的时候。

    “好,我学!”范奇森自然也想强大的,特别感觉自己在古武者面前非常渺小,这让他作为老大的人有点不服气。

    “嗯,那好,回头去找格林,要一颗洗髓丹,然后你就可以修炼了,格林还在配置各种增强灵力的丹药,而四大家族却没有捷径可以走,我相信我们能很快强大,追上他们。”欧阳玥对楚格林有信心,这家伙最近不是修炼就是配药,完全忘我了。

    一个星期后,李炎贝一脸淤青回来,把正在种花的欧阳玥吓一跳。

    “大少爷,你干什么去了?怎么回事?”欧阳玥连忙放下东西走过来。

    “李利克那畜生回国了,我刚才和他打了起来,他没比我好多少。”李炎贝气呼呼地道。

    “他们都回来了?”欧阳玥目光闪过冷意,她不就是一直在等他们回来吗?

    “嗯,伍少华他们回了京市,听说伍少爷胸骨、鼻梁都断了,好起码躺三个月,范老大这几拳真是厉害,不过要把他打成断子绝孙就更好了。”李炎贝愤恨道,“小玥玥,我知道李利克那混蛋一定参与了此事,你尽管教训,只要留他一条贱命就好。”

    欧阳玥见他鼻青脸肿的样子,有点心疼,立刻拿来银针为他疗伤,叹口气道:“你跟他打什么,我有分数的。”

    “我一见他回来就火大,我妈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弟弟来,真是坏到渣了,对了,他和伍蓝枫吵架了。”李炎贝想起来道。

    “哦?怎么回事?”欧阳玥惊讶道。

    “伍蓝枫说事情都是李利克的主意,李利克就火大了,而且,他见东方旭对伍蓝枫太好,心里吃醋,两个人就吵架,吵得很厉害,我爸听了差点气死。”李炎贝冷笑道。

    “那你爸怎么处理?”欧阳玥到是很好奇。

    “在医院躺着呢,谁知道啊,这次那菊花盏被打破,我爸就进院了,这下又和伍蓝枫闹翻,虽说没有解除婚约,但是我看很快了,李禄的生意一直在下滑,而我们的生意现在是好得不得了,巴黎春天那柜台估计也会归我们,我正在和那个雷菲菲商量,小玥玥,你有空还得去买点翡翠原料回来,明天一年估计生意会很火爆。”李炎贝总算笑了笑。

    “哦?雷菲菲那边有把握了?”欧阳玥一愣道。

    “有,这次我们的牌子也算打响了不是吗?不过为了能确定,还是搞定那女人在说,丁可儿正在调查她那个男朋友,想帮她一把,让她看看清楚,这女人还不错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喜欢上那种小白脸。”

    “不会有反效果吗?”欧阳玥惊讶道,原来这两个人做了那么多事,自己一个星期都在修炼,实在惭愧。

    “应该不会,可儿会看着办,要不然这女人就太笨了。”李炎贝扁嘴。

    “那就好,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知道吗?我也是公司的一员。”欧阳玥连忙道。

    “你是大老板,我们帮你打工是理所当然的啦,你只要找翡翠就好,巴黎春天里需要高档翡翠。”李炎贝笑道。

    “我知道了,只是极品太少了。”欧阳玥皱眉。

    “中高档吧,冰种左右都成,毕竟太好的也不是那么多人能买得起的,极品我们还有一些存货的,应该能熬几年。”李炎贝连忙道,“嘿嘿,这下我们星月很快就会成为国内第一大珠宝商,让伍少华去死吧!”李炎贝妖魅的眸子里都是愤怒。

    “大少爷,其实生意我并不想做太大的,钱够花就好,你们也别太累了。”欧阳玥有点内疚,她什么都不用操心,生意李炎贝一个人完全独当一面,不过这导致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让她很内疚。

    “我没事,我高兴!让李利克这蠢货也后悔去!就他那点本事还想跟我们星月斗,真是不自量力!”李炎贝有种报复的快感。

    “呵呵,好了,你别太累,钱赚不完的。”欧阳玥开始施针,李炎贝不说话,一双妖魅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欧阳玥茭白如月一样的清雅小脸,目光越来越柔和。

    欧阳玥被他看得有点脸红,看伤势好了很多停下来道:“好了,下次可别打架了。”

    李炎贝忽然双手拉住欧阳玥的小手很认真地道:“小玥玥,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毛毛不会回来了。”

    “大少爷,毛毛会回来的,你别胡思乱想,我和你不可能啦,我不喜欢大我那么多的,除非你小三岁,我考虑一下。”欧阳玥不想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尴尬,故意口气调侃,暗暗抽回了手。

    “小玥玥,你,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李炎贝顿时一张苦瓜脸。

    “那你也别强人所难啊。”欧阳玥娇笑一声,站起来继续去种花,现在院子里的花可是五颜六色,吸引很多邻居路过时停下观赏。

    李炎贝看着她的背影,郁闷地叹口气,自己真得没机会吗?为毛自己不晚点出生?

    第二天周末,楚格林一早就过来带欧阳玥,今天是两人约定去医药世家那个神秘地方的时候。

    蓝色骚包的跑车上,楚格林心情很好,笑眯眯地问道:“小玥,你练得怎么样了,我才刚入门,真是太难学了。”

    “我在一级中等吧,我能吸取晶石的灵力,好像速度快一些。”欧阳玥不隐瞒道,“对了,你配置的药怎么样了?”

    “哎,别说了,怎么都不成功,真不知道是不是老祖宗搞错,什么炼丹术,现在科学发达,却非要什么药鼎配置不成?”楚格林郁闷。

    “什么药鼎?”欧阳玥一愣。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材料都对,但练出来就是没效果,我试得都拉了好几次肚子了,想来想去就是一步不对,我是科学配置合成,书上说是药鼎用火炼制,我去哪里找药鼎去?”楚格林挫败道。

    欧阳玥一愣,她那只神鼎就好像是药鼎,难道是用来炼丹的?不是培养药草的吗?

    “你把书给我看看。”欧阳玥急道。

    “我放在实验室,回头拿给你,要是配置不出提升实力的丹药,我估计我们几十年都比不上人家的。”楚格林苦笑。

    “别担心,不是还有晶石吗?”欧阳玥安慰道。

    “晶石总有用光的一天,就算一颗能突破一层,用光都不能跟孙焯裎比较啊,我们现在有四人修炼,更是不够。”楚格林到是没有贪心,虽然晶石都是他的,但他也分给大家,一起进步。

    “别担心,我们会成功的,我有个药鼎,你把书拿来,我来炼制看看。”欧阳玥道。

    “真的?你有药鼎?”楚格林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欧阳玥点点头。

    “你这女人,运气也太好了,什么都让你得到了。”楚格林立刻笑起来,他就觉得欧阳玥很神奇,所以他从内心深处信任这个小女人。

    欧阳玥淡笑,确实她也觉得自己的运气太好了点,难道这是天意?

    车子开得飞快,欧阳玥本来以为一定是很隐秘的地方,结果到了才发现是在租界区的一栋小巧的欧式建筑中,让欧阳玥有点惊讶。

    “这里?”欧阳玥看着眼前别墅样式的建筑询问道,看外表确实有点年头,但怎么会是这样呢?

    “嗯,你别看外表。”楚格林知道她的迷惑,笑了笑就开门进去。

    里面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但却打扫得很干净。

    “怎么没东西?”欧阳玥奇怪,“你为什么不来这里住呢?”

    “我不喜欢这里,太过阴森,而且这边周围都是老外,我好不容易回到国内,是想多交些国内朋友。”楚格林耸耸肩,“往这边走。”

    “那这房子是你名下的吗?”欧阳玥再问。

    “嗯,我十八岁的时候,有人寄了房产证给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那个神秘的师傅,反正这地方是我的了,我要是卖掉可值不少钱。”楚格林笑起来,“不过我是不会卖的,小心楼梯。”楚格林带着欧阳玥走到房子的后面,然后看着他用一把古怪的钥匙打开了一个石门,门后是一条看上去很古老的石头楼梯。

    “这下面?”欧阳玥觉得有点头皮发麻,怎么感觉这地方真得有股阴气似的,而且楚格林开了灯后,都还是暗沉沉的。

    “呵呵,确实有点阴森森,这下面应该是很古老了,上面的房子都不知道造过几次,不过我想都应该是医药世家的后代或者弟子吧,不用怕,我来过好多次了。”楚格林看看欧阳玥那张紧张的脸笑起来。

    欧阳玥下了楼梯就看到一排排木架子,上面都是古老的书籍和一些非常陈旧的盆盆罐罐,木架子都是钉过无数次那种。

    忽然间她的手链处烫了起来,欧阳玥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手链忽然之间好像不见了,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抬手起来看,手链又出现在手上,自己眼花不成?

    烫的温度不是很高,但让她有点难受,发现手珠链居然真的在若影若现,怎么会这样?心想这里面一定有模样东西让手珠链有了反应,会不会是其他七颗珠子之一呢?但是珠子出现的感觉又和这一次不同。

    欧阳玥很担心手链会不会直接消失了,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走进去,但却感觉有股什么力量在牵引着她。

    楚格林已经走到一排古书前道:“小玥,你来看啊,这些书籍都是写药材的,还有古方子。”

    欧阳玥只好走过去,发现这些书保存得都不错,但多得说不清,虽然她喜欢学医,但这么多书要她一下子学会还真不容易,这要多少时间。

    “小玥,上次不是跟你说有本书拿不走吗?就是那本!”楚格林走过去,欧阳玥跟了过去,发现在最靠墙的那一排上有一本镶嵌在木头上的书,而且这一本比其他那些书都大了整整一倍。

    “就是修炼武道的那本古书吗?”欧阳玥惊讶道,伸手想去拿,却猛然发现一股吸力,好像要把她吸进去的感觉,让她吓得连忙缩手。

    “是的,里面很详细,但我也才看了最开始的一点,我抄下来给你的初步练习方法就是从这本上摘下来的,这书很奇怪,我拿不走,你看着。”楚格林伸出双手去拿整本书,然后整个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了。

    “就是这样,我翻书没问题,但就是拿不走,每次想拿,它就弹开我。”楚格林苦笑。

    欧阳玥心惊胆颤,自己刚才似乎完全和他相反,触碰下都似乎要把她吸进去,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玥想不通,看看自己的手腕,发现手珠链完全消失不见了,但那股温烫的感觉依旧在,心里大惊,立刻使用透视,好在异能还在,而且她看到空间里球球正在大吃水果让她放心了点,可这手珠链为什么好像隐形了一样呢?

    “我试试看!”欧阳玥忽然伸出双手去拿整本书。

    一阵巨大的灰尘快速散了开来,楚格林顿时往后退,欧阳玥想退,但无奈手被吸住了一般,拿不走也放不开,她被灰尘蒙得只能闭上眼睛,心想实在是太怪异了。

    “小玥,你没事吧,咳咳咳咳。”楚格林退到一边,见欧阳玥还在那里连忙叫道。

    欧阳玥猛然用力,想拿起整本书,不料书居然很轻,一下子就脱离了木架,欧阳玥撒手,因为自己用太大力,整个人顿时往后摔去。

    “咳咳咳咳。”欧阳玥一阵咳嗽,双手乱舞,楚格林连忙跑过来,把她扶出去。

    “我就说这书有古怪,你没事吧?”楚格林见她灰头灰脸,连忙拿纸巾给她。

    “没事,好大灰尘。”欧阳玥好无语,这书也太会搞了吧?

    “咦,书呢?”楚格林看向那边书架,才发现书不见了,顿时吓得站起身来四处看。

    欧阳玥也站起来,看书架上没有,又看看自己双手,刚才自己明明放开了啊?怎么没有了?

    “主人,书在这里!”球球的声音响了起来。

    欧阳玥一愣,意识连忙看向空间里,果然见那本大大的书躺在空间里,球球正在书上跳来跳去,滚来滚去,玩得不亦乐乎。

    “不要弄坏了。”欧阳玥直接跟球球交流。

    “书呢?奇怪,去哪里了?”楚格林上找下找,就是找不到。

    “格林,别找了,书在我空间里了。”欧阳玥对他苦笑道。

    “什么!你空间里?”楚格林有点错愕,“你居然有空间了?小玥,你太牛了。”

    “呵呵,你进入一级就可以用晶石做一个空间的,不过我真不知道这书怎么就自己跑进空间里去了,我拿出来给你。”欧阳玥立刻让大书出来。

    楚格林见到书时愣住了,双手去拿,结果那书又像黏在欧阳玥手上一般就是拿不走。

    “看来这书跟你有缘。”楚格林无奈道。

    “这,这是你们医药世家的书,我不能拿走。”欧阳玥也觉得太不可意思,她要拿走实在是不好意思。

    “小玥,你拿着吧,你天赋比我好多了,既然它选择了你,就是你的了。”楚格林很大方道,“反正你学起来快,到时候指导我们就行了。”

    欧阳玥把书放回空间,看看自己的手,手珠链真得隐没了,她手臂上一点痕迹都没有,连刚才的烫都不见了。

    看来造成这个现象的是这本古书的缘故,回头自己要好好研究一下这本书。

    “其他书都可以拿的,小玥,你喜欢就拿基本看吧,不过好多药草这世界根本没有。”楚格林很大方道。

    “谢谢你。”欧阳玥真得很感激他。

    “小玥,你又客气了,没有你我怎么能学习古武呢,要知道光是古武能带给人长寿这一项,我就稳赚不赔了,哈哈。”楚格林高兴地大笑。

    欧阳玥心里一愣,确实,修炼武道会让人长寿,就像孙道国一样,可若是自己长寿了,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去,却是件很伤感的事情,若是自己能研制出强身健体的药就好了。

    “格林,我们要小心点,别给四大家族知道了。”欧阳玥还是很担心,特别现在大家还没有强大,要被发现,若孙焯裎不在,他们就只有被杀的份了。

    “我知道,会小心的,最重要的是你,他们对你有怀疑,但对于我们就没那么怀疑了。”楚格林看着她道。

    “我知道,所以现在低调,就上学修炼。”欧阳玥眼睛一眯,自己一定要强过东方博弈。

    两人又停留了一会离开,回家后各自修炼去,日子一天天得过去。

    直到第一个学期终考前,而这个时候的欧阳玥因为吸取了一枚赤晶石,已经在一级巅峰了,隐隐有突破之势,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很难破这一步,孙焯裎告诉她是因为她缺少点领悟,让她不要急于求成,要放松心态,欧阳玥这才把精力放到这次期末考上面来。

    不过让她高兴的是楚格林和徐闵都已经进了一级,虽然是一级低等,但也可以吸取晶石了,但古书上说吸取晶石的力量没有自己历练来得稳当扎实,最好要为自己打好修炼的基础,在牢固的基础上再吸取晶石才是正确之道。所以欧阳玥告诉他们希望他们在一级中等才吸取晶石中的灵气,两个男人自然很听话。

    范奇森则刚入门,因为帮会事情比较多,他修炼的时间也不多,但他已经很兴奋,因为力量比普通人确实强了很多。

    一月二十号,欧阳玥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欧阳玥不知道什么事情,不过她一点也不着急,到是急坏了许梅雁和张璐璐这两位好朋友,自然范择文和陆剑明也很担心。

    来到校长办公室就看到楚格林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看到她高兴地站起来道:“小玥,你来了啊,怎么这么慢啊,比我还难请。”

    欧阳玥一阵尴尬,对他翻了个白眼,她总不能跑步来吧,从教室到校长室可不近。

    校长很热情,让欧阳玥请坐,然后教导主任和高级导师都进来了,让欧阳玥一头雾水,不会是自己常常翘课要开批判大会吧?

    “欧阳玥同学,事情是这样的,这一届新生里,你是比较突出的。”校长开口正式道。

    欧阳玥一愣道:“我?”欧阳玥没感觉突出,她很低调,就算考试也只是维持在中间。

    “虽然你书面考试不是很突出,但楚学长说你做实验很厉害,药理懂得多,这一次,棒子国有人来我们这里切磋中医,这帮混蛋非说中医是他们国祖先留下来的,简直就是混账,所以上面领导给我们中医大一个任务,就是务必要把这帮混蛋打回去。”校长站起来来回走动解说。

    欧阳玥完全一头雾水,看看楚格林。

    “我们自然是想让楚学长参加比赛,可是棒子国要求是大一新生,因为他们过来这边的也是大一生,所以楚学长就推荐了你。”校长总算说到正题上了。

    “我?我怎么行?大把好学生啊。”欧阳玥连忙急道,她可没这功夫和人比赛医术。

    “校长,我都说她不行了,不是光连漂亮就能得第一的!何况我实在看不出她有什么突出!”四十多岁的女导师张雅芳脸色一直阴沉,终于开口说话了。

    欧阳玥抬眸看看这导师,因为有一次在她课堂上她不小心打了个瞌睡,结果导致这位导师对她印象很差,何况自己在bbs上的新闻一直不断,大多数都是说她和楚格林或者范择文之间的绯闻,在老师中印象就更差了。不过她庆幸自己在世界雕刻大赛上的事情没有传入学校,要不然要知道自己开珠宝公司,只怕日子都不会清净了。

    楚格林面色一沉,站起来怒道:“张导师,那你是怀疑我挑人的眼光了?欧阳玥在我实验室里做的实验可不是一般学生就能掌握的,我觉得她在中医方面很有天分,难道你还有其他选择?”

    “欧阳玥针灸确实不错的。”旁边的陈主任说了一句。

    “我觉得新生中的于乐亚同学就不错!虽是校花,但学习刻苦,不像有些人三天两头缺课不说,一上课就打瞌睡,还是以为自己有后门走,就不用学习了,校长!我们学校什么时候长这种风气了!”张雅芳很不给面子道,又看向楚格林冷笑一声,“楚同学,你虽是天才,但不是人人都是天才,谁不知道你对欧阳玥的包庇啊,bbs上都说你们同居好久了。”

    “张导师,你太过分了!”楚格林顿时面色难看,厉声道。

    校长一见楚格林发火,连忙急道:“楚同学,你先别生气,张导师,你怎么说话的,凡是要讲证据,你这么诬陷一个学生有失师表,还好,这次比赛是一个国家的面子问题,不是儿戏,你有什么不满,可以慢慢说,先以要事为重。”校长面色也不太好看了。

    “哼!那就说成绩,欧阳玥两次考试缺席,于乐亚可是三次在九十分以上,总分全年级第一,对了,还有一位叫武钢的男同学也不错,成绩全年级第二,这两人要是没资格,我还真不知道谁有资格了。”张导师显然很强硬,让欧阳玥都觉得奇怪,这女人还敢跟校长顶嘴啊,就不怕被炒鱿鱼?

    陈主任咳嗽一下,看看欧阳玥,再看看楚格林,最后看看校长道:“那个,张导师说得也没错,欧阳玥同学这学期确实缺课有点多,不过楚同学说她有中医这方面的天赋,这一点我也是相信的,要不然那bbs上的那段救人视频就不会是真的。”

    “陈主任,你什么意思?”张导师气势凌人,“于乐亚那孩子好不好你也教到的,难道还不如欧阳玥?”

    “我没说于乐亚同学不好,但你也不能否认欧阳玥同学确实有天赋啊。”陈主任哭笑不得。

    “天赋?再好的天赋都被她的懒惰磨灭了,楚同学应该知道天才是怎么来的,要是没有你勤奋,你觉得就能成为天才了吗?”张导师直接用楚格林的天才例子来说,当然大家都是知道楚格林在天才这条路上,一直是在实验室里的,不像欧阳玥,连上学都少一半时间。

    “校长,你说句话,不用欧阳玥也没关系!你们别想我参加明年的医药大会!”楚格林愤怒地说完就对欧阳玥道,“小玥,我们走!什么东西!”

    “楚同学,哎呀,你别生气,不如这样,两位同学一起参加好不好?”校长纠结,因为张导师的哥哥是s市的市长大人,他怎么敢得罪啊,不过平日里这个张导师到还是真的不错,可能实在是对欧阳玥太过看不惯,才会跳出来,其实他也知道张导师也是为学校好,因为于乐亚跟她可没有关系,是真心觉得于乐亚成绩好,对她不公平。

    “校长,我看还是让于乐亚参加吧,好歹也是年级第一,免得输了丢脸。”张导师瞪了欧阳玥一眼。

    楚格林气得一张俊脸铁青,恶狠狠地瞪着校长,他只要敢说不让欧阳玥参加,那自己立刻走人,什么破中医大,他还不想呆了呢!

    校长面红耳赤,陈主任连忙拉住两人道:“不如这样,为了学校名誉,我们也要稳重一点,要不让两名学生先比试一下,张导师,虽然于乐亚成绩不错,但她的实验水平就不一定了,这次比得可不是笔试啊,棒子国一直嘲笑我们只注重分数,不注重实践,我看还是先比试一下,对了,那个男同学也参加,谁胜出就谁参加,你们说这样可好?”

    “好好好,太好了,陈主任这方法最公道,我们能者参赛,欧阳玥同学你看成吗?”校长对她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欧阳玥其实一点也不想参加,但看楚格林那张阴沉的俊脸,知道他是为自己争取机会,要知道在大赛中获胜,以后加分可是很厉害的。

    “小玥,参加!”楚格林见校长都对他赔笑了,看了眼一脸鄙视的张导师,对欧阳玥说道。

    欧阳玥看他那样子,是不出气不行,只能苦笑着点点头道:“参加可以,只是输了你别怪我哦。”

    “小玥,你绝对不会输,就你对中药的天赋和研究,我敢说导师也未必厉害过你!”楚格林这话一出,张导师顿时瞪大眼睛,然后冷笑起来。

    “真是大言不惭,楚同学,你是天才,并不代表你的学妹也是天才,好!我看着方法也不错,能者居之,就让三位同学先比试一下好了。”张导师看着欧阳玥嘴角勾着鄙视的笑意。

    “若是我赢了,张导师是不是该跟楚学长道歉?”欧阳玥对这老女人那嚣张的气焰终于看不下去了,何况她这种话简直就是侮辱楚格林,也是侮辱自己。

    张导师一愣后笑了起来道:“欧阳玥,要是你能在三人中胜出,我不止给楚同学道歉,还给你道歉!”

    “整个学校所有学生面前道歉?”欧阳玥冷笑。

    “成!不过你不可能赢,要不然天就没眼了,要是你输了,你就给我跪着道歉!以后乖乖给我上课!别不知廉耻,什么都靠男人!”张导师这话让大家都变了脸色。

    “你个死三八!居然侮辱小玥!校长,你说怎么办?老子不干了!”楚格林顿时大怒。

    “张导师,你这话太过分了!欧阳同学的私生活你怎么可以批判,就算你哥哥是市长也不该失了你作为导师的品德!”校长也脸色不好看了。

    “哼,只要她赢,我也跪下给她道歉,你们不用全帮着她,我知道她长得漂亮,楚楚可怜,但是女人最好是靠自己,我只是在教导她正确的人生观。”张导师冷笑,一点也不怕校长。

    欧阳玥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如此嚣张了,有个做市长的哥哥是牛逼,不过如今的她经历这么多事情,难道还会被人欺负不成?做人都是有底线的!

    “你他妈不配做导师!”楚格林都想出手打人了。

    “学长,不用跟这种自以为是的人计较,张导师,话可说好了,若是你输了,你跪下来跟大家认错!”欧阳玥冷声道,她从来都没有这么不近人情过,总觉得很多东西太过侮辱人,但这次是这个女人的话太侮辱人,而且是侮辱在场所有的人。

    “好!我不会怕你,像你这种小太妹我见多了!”张导师胸部一挺冷笑,一点也不把欧阳玥放在眼里。

    “好,明日就比赛!”欧阳玥冷笑一声,这段日子她看了不少医学世家的古书,上面都是中药医理和各种古方,包括救人治病的,害人毒药等等,什么都有,若是她这点自信都没有,还是乖乖回娘肚子里,别想着报仇了。

    “那你等着跪下认错吧!”张导师目光狠狠地扫过校长、陈主任,然后踩着高跟鞋,抬着小巴高傲地走了。

    ------题外话------

    哈哈,小玥就要放光芒了,嘻嘻,月票砸吧,远远追不上哇,后面咬得太紧,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