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47章 乐极生悲

    后面的范奇森全身气息变冷,突然往欧阳玥面前一站,率先伸手握住了张董那只色爪朗声笑道:“张董真是热情,听小玥说张董的海娜集团生意越来越好,恭喜恭喜。”说着那大手还连连握了几下张董的手。

    欧阳玥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张董面色苍白,额头冒汗,想甩开范奇森的手却又甩不开,还只能赔笑。

    终于范奇森放开了他,张董连忙另一手摸住痛手,目光对范奇森露出惊慌之色,看来他还不知道这个伟岸的男人是谁。

    “张董,这是我范大哥。”欧阳玥看张董那吃亏样心里憋笑。

    “你好你好!”张董只能客气地讪笑。

    这边的李利克面带笑容地走上来道:“原来这次范老大也来了,真是没想到。”那样子显然是想和范奇森打好关系,人家可是s市的黑老大。

    “我弟弟参加比赛,我做哥哥的怎么能不来!?李二少爷春风满面,看来是情场得意。”范奇森说着也嘴角扯了扯,伸出手去。

    李利克看到他的大手吓一跳,但又不敢不伸手,只能心惊胆颤地伸手相握还讪笑道:“哪里哪里,既然来了,大家一起坐吧!还请范老大和欧阳小姐三位赏脸。”李利克快速又缩回了手,明显松口气,他可是看到刚才张董的手都被他握得快变形了。

    欧阳玥心里并不想跟他们一起吃饭,但看到其他那些珠宝集团的人都笑脸看着她们,自己也不能太不给面子,看了伍少华一眼后对范奇森问道:“范大哥,你觉得呢?”

    “大家这么客气就一起吧。”范奇森微微一笑,冷峻的脸怎么看都有老大的气场,说完就大跨步走到大桌子前拉开了一张空椅子,让欧阳玥坐。

    李利克看得眼睛都突出来了,范奇森居然对欧阳玥客气?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这女人还真不简单,连黑老大都能勾引得服服帖帖。

    外国餐厅都是长方形的桌子,反正每个人都是单独的菜式,所以一阵寒暄后,大家分开边吃边聊。

    “欧阳玥,这次你们参赛的作品是什么?”伍少华先看着欧阳玥笑。

    “明天就知道了。”范择文抬头回答道。

    “是啊,明天不就知道了,想必云翔的作品一定很不错。”欧阳玥转头看看伍蓝枫,这个女人只对她微微一笑就没有说过话,而且看她的面色最近似乎不怎么好。

    “欧阳小姐在缅甸大收获,可想而知材料方面就没法比了,云翔就算有再好的雕刻师,也没有你们那么好的材料,张董你说是吧?”秦小姐尖锐的声音响起来。

    “这次比的是雕刻的技术!材料不是第一评选要素。”范择文立刻道。

    “那也是相辅相成的,再好的技术刻一块破石头,你说能好看吗?”秦小姐看着范择文这小毛孩冷冷一笑。

    “别乱说,云翔也有好材料的。”张董狠狠瞪了秦小姐一眼,这话不是得罪伍少华吗?

    “对对,看我说得,伍少华眼光也很厉害,不过我还真对欧阳小姐你们的参赛作品很好奇呢,不知道你们李大少爷请了哪位雕刻大师操刀呢?”秦小姐对伍少华尴尬地笑笑。

    “你聋子吗?这次是我弟弟参赛,自然是我弟弟雕刻的。”范奇森一眼就把秦小姐吓得直接闭嘴。

    “真没想到范老大的弟弟就是雕刻大师啊,失敬失敬。”伍少华一愣后,立刻打圆场,怪不得欧阳玥会和这两人一起过来。

    范择文不说话,低下头吃饭,心里因为秦小姐的话有点郁闷。

    欧阳玥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我相你的技术就是刻石头也很好看。”

    范择文看她一眼,见欧阳玥眼中的鼓励笑意,不禁也笑起来,点了点头。

    李利克低头在和张董、秦小姐解释范奇森的身份,当两人听到是s市的黑社会老大时,两张脸那叫精彩,再也不敢随便乱搭话,免得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二少爷,不知道你和伍小姐什么时候结婚呢?”欧阳玥看伍蓝枫不说话,有点奇怪,就想试探下。

    伍蓝枫果然面色一变,强笑道:“到时会发请柬给欧阳小姐的。”

    “那就恭喜两位了,怎么不见东方旭呢?”欧阳玥是故意在她伤口上踩一脚。

    伍少华面色一愣,目光看着欧阳玥有点阴沉,他已经了解伍蓝枫之前的事情,毕竟东方旭要伍少华帮忙,所以只能坦白,而伍少华当时是震惊的,但他又不能埋怨谁,只能怪自己的妹妹太不洁身自好,一个女人和王泉单独出去,她还真是自找的,不过好在李利克不知道,而东方旭深爱伍蓝枫,到是没影响到他的计划。

    伍蓝枫阴沉地瞪了欧阳玥一眼,然后妖艳的脸上露出讥笑道:“你身边的任云桀怎么也没来呢?东方大哥家里有事,自然不能陪着我们,不过你那个任云桀不是男朋友吗?怎么也不陪你来吗?”

    欧阳玥心里微微一愣后笑道:“云桀有事回家一趟,不知道东方旭现在可好,上去去京市都没有给他打电话,真有点不好意思。”

    “你和他又不熟,东方大哥不会介意的。”伍蓝枫冷笑一声,她知道欧阳玥是故意挑起她的过往。

    “那到也是。”欧阳玥耸耸肩,目光看了看伍少华。

    伍少华笑道:“听说你们星月珠宝现在销售挺不错的,真是恭喜,要在s市站稳脚实在不容易。”

    “我们有大少爷,有他在,我相信很多事情不成问题。”欧阳玥看了李利克一眼。

    李利克顿时面色一变,也不管范奇森的,直接就两冷笑道:“我大哥到是为了你鞠躬尽瘁啊。”

    “大少爷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我自然很赞赏,这种人才我们公司自然不能放过,听说他离开李禄后,李禄一直在走下坡路,二少爷你可要加油了啊。”欧阳玥也不示弱地讽刺道。

    李利克顿时面色难看,重重地哼了一声,欧阳玥则挑挑眉,不理会他们,继续用餐,和其他珠宝商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晚饭后,大家分道扬镳,李利克被气得面色狰狞,在房中乱发脾气,让伍少华叹气,这个男人实在太沉不住气了。

    “欧阳玥真个贱人,真是太贱了!”李利克气恼道。

    “贱你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伍蓝枫冷笑一笑,“我看这次你们李禄又要输给她了。”

    “难道你们云翔能赢?”李利克没好气地看了伍蓝枫一眼。

    “哥,我们这次有多少把握?”伍蓝枫看看坐在吧台里喝酒的伍少华。

    伍少华放下杯子道:“这次雕刻大赛,我们云翔是雇佣了国内最有名的雕刻专家宋玉泉师傅雕刻的,材料是羊脂白玉,因为翡翠我们根本比不过欧阳玥,虽然想拿世界第一是不可能,但我也想拿华夏第一,这样云翔就能第一个走出国门,利克,你不用担心,只要我们云翔赢了,也就是你赢了不是吗?”伍少华看看李利克那张不爽的脸。

    “我们李禄的也不错的,不过我知道可能比不过欧阳玥,你确定你们云翔的可以?”李利克这点到是有自知之明,他来完全是为了拍卖上广告的,只要名字不是最后,对李禄总是有好处的。

    “这块羊脂白玉可是花了一亿多采购回来,宋师傅雕工也绝对精湛,欧阳玥的翡翠固然美丽,但相信雕工一定不如宋师傅,所以我觉得不会输,毕竟这次是以雕工为主,那个范择文还是个毛小子,我就不信雕工多厉害!”伍少华为了这次雕刻大赛可花了不少功夫。

    “哥,你别这么自信,前几次还不是输得那么惨!你想想,说不是这范择文有点本事,他们会这么鲁莽用他来雕刻吗?我看那小子应该有点本事。”伍蓝枫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哼,范老大是什么人?他要让他弟弟参加欧阳玥能不答应吗?我估计他们这次一定垫底!”李利克冷笑道。

    “你觉得欧阳玥会这么笨吗?”伍少华实在对李利克无语,和伍蓝枫交换了一下眼色。

    李利克面色一变道:“那怎么办?要是他们得了第一,以后她的星月珠宝可就和我们平起平坐了。”

    “平起平坐?要是她赢了,我们的脸就丢光了,她的公司才开了半个月!”伍少华真没好气道。

    “绝对不能让她赢!”李利克咬牙切齿。

    “可是我们连他们用什么作品参赛都不知道。”伍少华皱眉。

    “不管是什么,只要不让它比赛就成。”李利克突然露出一些奸笑。

    “你有什么办法?”伍少华心里一喜,这家伙果然上当,只要欧阳玥的不能比赛,他相信云翔稳赢。

    李利克开始说出自己的计划,伍少华和伍蓝枫时不时对看一眼,最后嘴角都勾起邪笑。

    欧阳玥三人吃完饭后,在范奇森的坚持下,三人外出散步,顺便看看夜景,欧阳玥心情也不错,顺便买些纪念品准备带回去。

    第二天,世界雕刻大赛正是在l市的公会楼开始,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家珠宝公司都参加比赛。

    每家参赛的公司都要把自己的作品按照号码放入相应的玻璃展台柜里面,由十个评委打分,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后,平均分得分最高的就是年度冠军。

    欧阳玥三人拿着装了雕刻作品的黑色拎包来的现场,经过安检后,他们进去寻找自己的摆放位置,星月珠宝的位置是五十二号,在没开始前,放进去都是用一块黑布蒙上,免得评委有先入为主的看法,同时也增强了神秘性。

    走廊的通道里人来人往,大家都小心翼翼地拿着自己的包,有的甚至是小心地抱着的,因为这些都是易碎品,摔破了虽然有保险公司按你投保的数目赔偿,但这次大赛就会失之交臂了。

    范奇森人高马大,在前面开路,范择文抱着包走在中间,而欧阳玥走在最后。

    蓝色的通道通向展区,一个个排列整齐的玻璃展柜就在眼前,这时,欧阳玥看到伍少华和伍蓝枫已经在里面了,他们包里的那样作品也拿出来,当然是盖着黑布,但欧阳玥立刻就透视进去,那物件到是让欧阳玥惊艳了一下,好一块羊脂白玉,雕刻的是寿星献桃,精美绝伦,雕工似乎也很厉害,她都傻眼了,这伍少华果然有点门路啊。

    忽然她后面被人大力撞了下,整个人就撞向前面的范择文。

    “啊!”范择文手上的包顿时脱手,朝前落去。

    大家都傻眼了,范择文更是面色一片灰白,欧阳玥则愣住了。

    范奇森立刻转头,就看到包往下掉,想都不想,立刻一脚踢出,包在没落地前被他踢了上来,但因为紧急,角度不对,包又朝后面飞来。

    欧阳玥立刻反应,整个人扑了出去,在包再次落地前一把抱住,一个翻滚,一脚跪倒在地,好在她今天穿得是裤子,要不然这下可好看了,不过包总算没事。

    但这还没结束,正当她觉得包安全时,后面又被人一撞,因为她是半蹲,整个人就朝地上扑去,她惊叫一声,一手按住地上,一手死命抓着包,转头,就看那一个男人正想踢她,看来是蓄意而来。

    欧阳玥顿时怒火冲天,立刻一脚往后扫出,带上了古武的力量,那男人被踢中脚跺,顿时整个人就朝后面摔了出去,把其他人吓得惊叫连连。

    范奇森一个跃出,直接拎起那个家伙就是狠狠一拳头,顿时那人鼻子喷血,万紫千红。

    这边欧阳玥站起来,范择文心脏一阵疼痛,伸手按住胸口,立刻深呼吸,欧阳玥把他包给他道:“别担心,没事。”然后冲到范奇森身边,因为范奇森快把人打死了。

    现场一片混乱,很多人纷纷躲避,范奇森的狠辣是出了名的,但这里不比s市,很快外面警察就冲进来。

    李利克在他们后面进来的,看到欧阳玥的包居然没落地,心里气急,而自己雇佣的外国高大男子已经被打得满脸鲜红,让他吓一跳,这范老大果然够很。

    “小文,你参赛,我和你哥去一趟警局。”欧阳玥急道。

    “不,我一个人去就成,你等下来担保我,小文不能一个人。”范奇森被两个警察用枪逼着,没有办法只能走,但他一点也不担心。

    欧阳玥面色苍白,这时候还真不好办,好在有很多人是看到什么情况的,都觉得那男子是故意撞人,所以为范奇森说好话,警察说是带回去调查,还要主办方拿出监控录像。

    欧阳玥看着范奇森被带走,心里很焦急可也没办法,他们只有三个人来,范择文一个人在这边只怕不成,刚才看他脸色,还以为他要发病了,她好不容易让他的心脏病有了恢复,可不想前功尽弃。

    “小文,你别着急,先去坐着,我先去放好展品。”欧阳玥接过范择文的包就走向那个五十二号的玻璃柜台,她已经透视过里面,东西没有损伤,心里松口气,不过她知道有人要陷害她,而这个人是谁,她心里除了伍少华不做第二人想。好在这一次范奇森反应快,要不然东西摔破是小事,但对范择文一定是个很大的打击。

    大赛很快开始,欧阳玥和范择文却坐立不安,因为担心范奇森,而这边又没有朋友,所以她希望快点结束能去警局,但显然这种比赛是耗时间的。

    “小玥,我想先去看看我哥,你在这里可以吗?”范择文对她道。

    “不行,这样,你在这里,我去警局看看,也许能先把你哥保释出来。”欧阳玥摇头,然后看到金胖子走过来,让金胖子照顾下范择文,自己先去警局看看。

    警局不远,不过这里都是y国人,她的外语水平实在不怎么样,好在也能指手画脚说一些,最后领事馆的人来了,一个小时候才把范奇森保释出来,但比赛结束后必须回来再接受调查。而那个家伙被关进去,但却不肯透露是谁指使他干的。

    范奇森和欧阳玥担心范择文,匆忙赶去会场,里面正在一件件地展示作品评分,范择文看到范奇森回来,总算放下心来。

    刚坐下,就轮到欧阳玥他们的五十二号展品,当黑布被打开时,顿时全场发出惊呼声,连最前面那十个评委都是惊异之色。

    “好漂亮啊,三色福绿寿的千手观音啊。”很多人惊呼,欧阳玥看到伍少华那立马沉下来的俊脸感觉很爽,而李利克是面色立刻变白,那阴狠的眼光快速扫射过来,让欧阳玥皱眉,这家伙不用这么狠毒吧。

    李禄的那件展品在前面已经展出过了,得分不是很高,平均分为九点五分,让李利克很郁闷,而现在看到欧阳玥他们的作品,那种连他都惊艳的感觉让他恼怒,那该死的人居然没成功,要不然早摔碎了。

    下面议论纷纷,评委上台观看,最后十分评委居然有五个给了十分,最后平均分为九点九八分,是目前是最高分了,这让欧阳玥、范奇森和范择文都高兴地跳起来。

    八十号展出的是云翔的作品,欧阳玥看到伍少华的紧张,心里也跟着紧张,在她看来伍少华这次的作品确实很不错,而在场的很多人也都在赞赏中。羊脂白玉确实是好玉,那温润的白色,光滑的抛光,都让这件作品显得高贵华美。

    但这次平分是要分为很多方面,虽然伍少华的作品材料和雕工都一流,但比起范择文的刀工繁复来说,就显得没有那么高难度和精细了,当然评委也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当平均分出现在屏幕上时,欧阳玥看到那个九点九一分,顿时松了口气,而伍少华则失望地靠在椅子上,一张俊脸满是阴沉。

    欧阳玥看到伍蓝枫射过来的眼光里都是不甘心,她到是回了个笑容,气得伍蓝枫心里更是咬牙切齿。

    接下去也有两件作品分数上了九点八,海娜的锦鲤雕刻得了九点七分,这样一来,除了欧阳玥的星月珠宝,三大集团云翔还是领先,而李禄最差,这让李利克的双目都冒出火来了,而伍少华的目光看向欧阳玥的时候露出的是深思。

    “最后一件了,是艾丕尔大师的作品!”范择文紧张起来,对于之前他都很自信,但这次他主要还是想看看自己和大师的差距。

    黑布打开,里面居然是一座六层的碧玉塔,一看过去精工细作,一层层楼阁雕刻细腻,完美无缺,碧玉的质量非常好,让整座塔散发着幽幽绿光,一看就是上品。

    “天哪,好漂亮啊!”有人说道。

    范择文的双手握紧,范奇森拍拍他肩膀道:“输了又没关系,你才多少岁,人家都五十多了,第二名就已经很厉害了。”

    “是啊,别紧张,你已经很棒了,就算是第二,你也将会是世界的雕刻大师。”欧阳玥高兴道,对她来说,这成绩无疑已经非常好了。

    “嗯。”范择文总算放松下来,但目光还是看着十位评审仔细地观察雕工。

    在大家期待下,五名评委也同样给出了十分,范择文的满分成绩是一样,接下去平均出现在大屏幕上,赫然也是九点九八分!和范择文的成绩居然是平列的!

    “哥!”范择文高兴地跳起来,激动地抱住了范奇森。

    “我都说我弟弟最棒!”范奇森这时的眼睛里都是宠爱和柔情,让欧阳玥也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

    “小玥,谢谢你。”范择文感觉有点难为情,连忙离开自己大哥的怀抱。

    “谢我干什么,这都是你自己的本事,恭喜你啊,范大师!”欧阳玥笑起来。

    范择文满脸通红,但心里的喜悦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他终于等到肯定了。

    当台上宣布颁奖时,范择文激动得几乎要哭出来,艾丕尔也是个儒雅之人,在台上夸奖范择文年轻有为,两人合照,闪光灯不断,艾大师还特意询问他作品下面‘xy’两个字母的意思,这让星月珠宝和范择文的名字一夜之间风靡整个珠宝界和雕刻界。

    相对于欧阳玥这边的胜利,伍少华和李利克就没那么好脸色了,不过伍少华能忍,还过来恭喜一下,李利克直接走人。

    而明日就是拍卖展出品的时候,欧阳玥这件宝贝自然是不卖的,因为范择文舍不得,范奇森直接说出五亿跟欧阳玥买,但欧阳玥摇头说送给范择文,这让范家两兄弟都吓得张大嘴,这女人是不是太大方了点?

    其实欧阳玥并不是大方,实在是之前范奇森给了她三亿五的李禄股份,后来又多次帮忙,而范择文得奖后对星月珠宝的发展是大有益处,在欧阳玥看来自己还是赚了,何况范择文以后一直将会是她星月公司的御用雕刻大师,这笔买卖,欧阳玥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亏。

    比赛结束后,他们还需要去警局办事情,范奇森暗中大价钱买通了里面的人,才知道这个撞欧阳玥的大个子是华夏人雇佣的,但具体是谁需要认照片。

    欧阳玥很快就从网上弄来伍少华和李利克的照片,晚上七点的时候,终于确定是李利克雇佣他的,但到底伍少华有没有参与,欧阳玥表示怀疑,毕竟他们现在算一伙的。

    第二天,拍卖会在另一个场地开始,欧阳玥三人来到的时候,会场已经人满为患了。

    范奇森看到李利克就很想去扭断他的脖子,但欧阳玥阻止他冲动,毕竟这里出点事会比较麻烦。

    李利克感觉到范奇森那杀人的眼光很吃惊,心里涌起恐惧,心想不会是那个收了他二千欧元的家伙把他供出来了吧?伍少华还暗中去把人保出来了。

    拍卖开始,第一件作品是沈夫人的嫦娥奔月,玻璃种蓝翡翠,晶莹剔透,雕工也相当不错,得了九点六的分数,底价八千万。

    这次拍卖的人都是各国的富豪权贵,不像昨日都是参赛队,大把有钱人想要收藏这些奢侈品,就连会场都重新布置过,每桌子上都有点心饮料零食,让富豪们在刺激的拍卖至于也能享受轻松。

    欧阳玥对拍卖到没什么兴趣,但她昨天没看到前面的作品,所以用透视眼先看看拍卖的都是什么东西,昨日参赛件数达上百件,只有五件不参加拍卖。

    忽然欧阳玥脑子里响起了球球的声音:“主人,有晶石,这里有晶石,球球饿!”

    欧阳玥一愣后一头黑线,这小家伙真是吃货,不过它对晶石有感应是好事。

    透视眼更加快速地看遍全场,终于给她找到了一件橙色的雕刻作品,是一个橙子,看上去当真是活灵活现,跟真的橙子似的,大约一个拳头那么大小。

    欧阳玥立刻打定主意要拍下来,给球球当食物,虽然这食物实在太昂贵了,不过她相信值得的。

    但欧阳玥怎么也想不到,这橙子拍卖时,一个身材修长,长相斯文的黄发碧眼男子跟她竞价了,一千万的底价,两人出到了八千万,欧阳玥发现那男人势在必得的眼神,不禁问球球道:“球球,这家伙是不是古武者,也知道这是晶石吗?”因为八千万已经远远超过这玉石本身的价值了。

    球球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还没到能感受武者气息的时候,何况这家伙要是故意隐藏就更不知道了,主人,买下来嘛,球球饿。”

    “八千万啊!”欧阳玥郁闷,实在是太贵了。

    “九千万,要是他再喊就让给他。”球球的形象在欧阳玥脑海里是可怜兮兮,嘟起小嘴的。

    欧阳玥没办法,只要再一次举手,清亮的声音道:“九千万!”

    本来这橙子能上八千万已经是天价了,大家不知道为何还有人要竞争,特别是伍少华、李利克更是不了解,范奇森也是迷惑不解,欧阳玥那么多高级的翡翠,有必要争这块玉石吗?看上去并没有比翡翠漂亮。

    “一亿!”那个男人沉默了一会后举牌,一双蓝色的眸子夹带着怒气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耸耸肩,实在不想太浪费钱,最后这块对古武者难得的橙色晶石被这个男人拍走了,欧阳玥只觉得那家伙离开时还很不爽地看了看她。

    球球伤心地直接不说话了,欧阳玥答应晚上给它多输点青木灵气才让小家伙原谅她。

    “女人,你干什么看中这橙子?难道能吃不成?”范奇森靠近她询问道。

    欧阳玥笑了下道:“想买回去摆饰啊。”

    “这么贵的摆饰?”范奇森嘴角抽了抽,欧阳玥只能讪笑。

    “回去我帮你雕一个好了,就是这种橙色的玉很少见。”范择文皱眉道。

    “没关系啦,拍不到就算了。”欧阳玥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

    接下去的物件都没有看中的,直到李炎贝的帝王绿菊花盏上台拍卖,欧阳玥目光里闪过一道冷光,李利克这家伙实在太坏了。

    菊花盏的材料是帝王绿,自然本身价值不菲,一下子竞价到二亿五千万,李利克本来不开心的俊脸立刻变得兴奋,欧阳玥则郁闷,当初八千万卖给李炎贝是想帮他,结果到了帮了李利克,而这个人实在不值得帮。

    最后这帝王绿的菊花盏居然拍出了三亿五千万的高价,李利克再也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笑得嘴角都到了耳根,而伍少华在他身边说着什么,让李利克看过来的眼光都像把欧阳玥看做白痴一样。

    “这男人上次在缅甸就该弄死他!”范奇森一身冰冷。

    “弄死他就没必要,不过嘛让他乐极生悲到是很好玩。”欧阳玥目光盯着那展台上的菊花盏,然后看到李利克上台要签份合同,然后是亲手转交给买主。

    欧阳玥看到艾大师在前方,立刻眼珠子一转,对另一边的范择文说了几句,范择文站起来,带着欧阳玥往前面走。

    艾大师看到范择文很高兴,他们是一张圆桌子,只有艾大师和他的助手坐,看范择文过来,很客气地让他们坐下来,范择文英文比欧阳玥好,两人开始交谈,欧阳玥则默默地坐在了范择文身边,好像在听他们说话,而手中早扣了一粒零食中拿得花生。

    当台上李利克高兴地签了字,捧起那菊花盏准备要交给买主时,欧阳玥出手了。

    李利克只觉得手腕处一麻,手一松,菊花盏直接脱手,向地面落去。

    没有任何包装的漂亮菊花盏立刻‘砰’的一声落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响声,把全场人都吓得目瞪口呆,一片寂静。

    欧阳玥暗笑,看看地上的菊花盏,因为翡翠很坚硬,到是没有摔成一片片,但菊花盏有个特点就是中间一条管子很细,而且中空,是用来放灯芯的,这下一摔,立刻一分为二。

    “不!”李利克傻掉了。

    买主显然也呆住了,然后回过神来立刻就开始面色不佳地说话,因为他没有碰到菊花盏,所以不履行这次拍卖,李利克虽然买了保险,但因为是他自己失手,所以没有赔偿不说,还要赔偿买主拍卖价格百分之十的赔偿金,正如欧阳玥说得乐极生悲。

    “是谁刚才打了我手臂!”李利克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手臂刚才明明像被东西击中,麻痹了一下。

    顿时下面一阵嘘唏,都说他有神经病,最后还是被伍少华拉下来的,欧阳玥嘴角勾笑,风轻云淡地听着艾大师和范择文讨论雕刻手法,似乎上面发生的都不关她事。

    李利克注意到欧阳玥换了位置,顿时想到什么似的,面色铁青,狠狠瞪着她,那意思好像是认准了是欧阳玥干的。

    酒店房间里,李利克摔破了一排杯子,咬牙切齿道:“一定是那个贱人,一定是她!”

    “利克,你冷静点,你没有证据也不能污蔑她,再说你,说出去谁信,她离你有三四米远,她都没动,我一直注意着她的。”伍少华不太相信,虽然知道欧阳玥有点身手,但三四米远又没碰到李利克,难道她还会飞镖不成,现场李利克又没找到什么东西。

    “你不相信就算了,我当时就是这里一麻才失手的,要不是被打中了东西怎么会无缘无故这个时候发麻?而且欧阳玥为什么忽然换位置坐到前面来?一定是她!我去找她理论!”李利克气得双目通红。

    “你疯了,你想让大家笑话你吗?这种事说出去谁信?”伍少华立刻声音严厉了。

    “难道要我白白受这口气?”李利克瞪大眼睛,目光看向伍蓝枫,“我回去没法向我爸交代,而且我绝对不能让李炎贝那妖孽得意!”

    “那你就更不能冲动了,你先别急,这里要是出点事,没人能救你,回去再说也不吃,你亏得那些,我帮你填上就是,好歹你是我妹夫,我不会不帮你的。”伍少华拍拍他的肩膀。

    “你真得帮我填?”李利克吃惊道。

    “呵呵,你说什么话,我们还不是一家人。”伍少华看看伍蓝枫。

    李利克立刻就笑了道:“说得也是,小枫,你别生气,我一定会想办法收拾这个坏女人的。”

    “我是怕你被她收拾,哥!你到底想对她怎么做?再下去,我们非被她搞垮不成。”伍蓝枫斜睨着伍少华。

    “看来想要追求她,变成自己人是不可能了,可惜了。”伍少华叹口气。

    “变自己人?为什么?”李利克惊讶道,他并不知道伍少华还有这想法,“你喜欢她?”

    “她赌石这么厉害,要是变成我们自己人,你想想我们云翔和李禄以后就再也不用为找不到好翡翠而头疼了,现在倒好,她的公司一开出来就火爆,这次又一举成名,再得不到她就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伍少华目光里闪过狠辣。

    “利克,我们云翔在京市还好,你们李禄是首当其冲,想想你们现在的成绩,哎,要不是哥哥帮着你,你老爸一定对你很失望,搞不好就叫你哥哥回来了。”伍蓝枫在旁边叹气道。

    李利克立刻面色狰狞,确实自从星月珠宝开张,他们李禄销售就下降,最要命的是他们根本拿不出能和星月比较的极品翡翠。

    “这女人必须要除掉!”李利克是绝对不会让李炎贝再回到李禄的,“只要没有了她,相信李炎贝这只妖孽也斗不过我!”

    伍少华嘴角抽了抽,这笨男人还真是蠢得可以,连点自知之明都不知道。

    伍蓝枫看看伍少华道:“哥,你确定不再试试了?”

    伍少华对自己追不到欧阳玥总有点郁闷,眼中暗光一闪道:“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李利克立刻道。

    “明天举办方有个庆功宴,到时候,。”伍少华那张俊脸上阴晴不定,眼中闪过犀利、贪婪、阴险之色。

    李利克听得目瞪口呆,伍蓝枫搂住他道:“利克,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记得要找些可靠的人。”

    “没问题,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到要看看这女人高贵到哪里去。”李利克冷笑,搂着伍蓝枫亲一口。

    伍蓝枫和伍少华交流一下眼神,只要李利克依旧得意得阴笑着。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欧阳玥心情很爽,和范奇森、范择文坐在异国街头的咖啡厅里喝咖啡。

    “小玥,你怎么办到的?”范奇森的直觉和李利克一样,觉得是欧阳玥动得手脚。

    “呵呵,我都说了那是他乐极生悲。”欧阳玥笑得灿烂。

    “小玥,我知道是你打中了他的手,上次看你练飞镖就知道了,不过这样子很危险的,要当场抓到怎么办?”范择文也很肯定。

    “一粒花生而已,地上多得是,又管我什么事?”欧阳玥耸耸肩,一脸无辜,“谁叫他那么坏,这叫报应。”

    “花生?”范奇森大吃了一惊,这需要多大的力量?

    ------题外话------

    月票严重下滑,老香满地打滚,亲们,你们肿么了,抛弃老香了么,老香可是天天万更,都快撑不住的,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