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43章 先下手

    秦红心思一直比较细的,之前吃饭的时候听欧阳玥说起任云桀已经离开去了国外时,女儿的淡淡忧伤她还是感觉到了,心里也叹口气,这两人从暑假开始就一直腻在一起,虽然只是朋友,但任云桀这么出色的男孩子,欧阳玥心生爱慕也是无可厚非的,所以现在见她一下子面色白了,心里又再次感叹,但是想到女儿才十八岁,谈恋爱确实还早,也许分开也是件好事,若是云桀真心喜欢小玥的话,她相信他还是会回来的,现在小玥还是要以学习为重的。

    “带妈先看看你的房间。”秦红连忙拉着欧阳玥上楼,欧阳玥回过神来露出有些勉强的笑容,总感觉少了毛毛,整个世界都少了什么似的,让她好不习惯。

    秦红进去欧阳玥的房间就惊呼起来道:“小玥,这房间好大好漂亮啊,哎呀,这花真漂亮,不过这什么花瓶啊,有点不配。”

    欧阳玥一惊,自己昨晚丢了几颗黄玫瑰的种子,早上起来已经开花了,她本想着用了早餐去种的,结果给忘了,所以秦红一进来就看到床头的神鼎里插着一束开得正艳丽的黄玫瑰。

    “这花瓶是古董,不舍得卖就成花瓶了。”欧阳玥笑笑,她相信她妈也不会去在意这些的。

    果然秦红又看到墙壁上的飞镖盘叫起来道:“哎呀,女孩子房间挂了这个干什么?”

    “我无聊的时候用来练习银针的,好玩嘛。”欧阳玥嘴角抽搐了。

    “你这孩子,越来越男孩个性了。”欧阳荣看到了也不禁摇头,自己女儿越来越强势他们是深有体会的,只是一个女孩子太强势了好吗?他们还是希望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过一生的。

    “强势点就能保护自己一点啊。”欧阳玥笑笑,拉开柜子,上层是各式各样的名牌包包,下层是各种衣服,有一墙壁那么大的柜子里都是塞满的。

    “妈,喜欢什么包,拿几个回去。”欧阳玥这些东西都是毛毛为她挑选,因为她对名牌不是很精通,何况她相信毛毛的眼光,所以都是毛毛买的,自己有今天,离不开毛毛。

    “呵呵,妈才不要,上回你给买的包都没用过了,对了,我送了一个给你二婶,把她乐死了。”秦红笑道。

    “哦?二婶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倩倩有没有好好读书?”欧阳玥询问道。

    “你二婶已经出院了,现在在家住着,我们会时不时过去看看她,倩倩乖多了,现在和小杰常一起补习功课,还每天照顾你二婶的起居,真像个懂事的孩子了,还有,我又给她买了些像样的衣服,气质都变好了,小玥啊,这回你可真是救了这孩子,我一直担心倩倩会走上歪门邪道呢。”秦红叹口气。

    “好在她年纪还小,容易被说动,要是年纪大了,要拉也拉不回来了。”欧阳玥心里也替欧阳倩倩高兴。

    “对了,小玥,我想投资你二婶开个水果店如何?”欧阳荣忽然提议道,“她们小区下面正好有个店铺到期,我看看没有水果店,也许可以让她做点小生意。”

    “爸,你看着办吧,回头我打点钱给你们,只要把二婶这人救好了,多出点钱也没事,对了,二叔在里面怎么样了?”欧阳玥好奇道。

    “我去看过他了,他那次和美华吵架也是气头上,他从来没想过离婚的,还让我向你二婶道个歉,说出来一定好好做人,好好补偿她们母女,你二婶听了还哭了呢。”秦红扁嘴道,“真是的,一家人也不用这么无情,现在看来还算是有救的。”

    “那就好,希望她们这次都吸取教训,以后好好做人。”欧阳玥吐口气,毕竟是亲戚,要真是事情不断,还是很烦人的,现在这样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想这次他们都吃足苦头了。”欧阳荣笑起来,现在的情况他是很满意了,还以为一辈子要和自己弟弟翻脸过日子呢,他爸爸在地下都会不安息的。

    欧阳玥又带他们一个个看房间,她隔壁就是毛毛的房间,一切都是和他离开前的一样,欧阳玥把他的笔记本放在桌面上,打开盖子,似乎他随时会回来一样。

    “云桀就住这间吗?”秦红看看欧阳玥道。

    “嗯。”欧阳玥点点头,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打开了窗户透空气。

    秦红和欧阳荣对看一眼道:“那李家大少爷住哪间啊?”

    “大少爷其实在这小区里也有别墅,就是想着蹭饭又人多,所以过来这边住,徐大哥去了京市,月中会来,小文则是雕刻师,还是我同学,我们一同上学比较方便,所以也住这边。”欧阳玥解释道。

    “那个大少爷有女朋友了吗?”秦红询问道。

    欧阳玥一愣后道:“有啊,他女朋友叫丁可儿,很直爽的女孩子,现在帮我们公司策划营销,和大少爷算是双剑合璧。”

    秦红一听放心不少,在欧阳玥的带领下又去看了李炎贝的房间,徐闵的房间,最后是范择文的房间,在看到范择文房内那么多的玉石雕刻时,都露出惊讶的光芒。

    “爸,妈,我正在让小文帮你雕刻些东西,回头雕好了,我送回去给你们。”欧阳玥看两人那爱慕的眼光笑道。

    “啊,不,不用了,之前你不是买了块古玉给爸嘛,这么贵重的东西,戴身上心惊肉跳的,你还是卖钱好了。”欧阳荣连忙拒绝。

    “不会啦,玉养人的,妈,我叫小文给你打一副首饰,过年可以带着做客。”欧阳玥知道秦红虽然不贪这些,但哪有女人不喜欢珠宝的,特别还是这么高档美丽的。

    “不用了,你妈戴不出你这种味道,你还是自己留着。”秦红看看欧阳玥脖子里的帝王绿,还真是相配,也不知道是玉衬人还是人显玉,反正美得相得益彰,让她感觉她家小玥就是天生戴这种好玉的。

    “我家小玥真是越来越美了。”欧阳荣看着自己女儿似乎不停地在变漂亮感觉很惊奇,当然也很自豪。

    “爸,我哪有啊!”欧阳玥脸红了,其实她知道自己得了龙珠后,皮肤更是光滑剔透,全身上下找不到一颗痣了,而之前她明明知道自己的手臂处有一颗小痣的,她知道是神奇的手珠链改变着她,让她越来越美,她甚至在想要是十二珠子都到齐了,自己还不变成天下第一大美人?会不会吓死老百姓?

    “小玥,你真得是越变越漂亮了。”秦红也看着她的五官道,“比起暑假前,你都不知道漂亮多少倍了,怎么就这么奇怪?”

    “妈,我再怎么变还是你女儿啦,变漂亮不好么?”欧阳玥郁闷了。

    “好是好,可是女人太漂亮可不是好事,妈还是希望你正常点,别太出色了。”秦红很语重心长道。

    欧阳玥苦笑,自己也不想越变越漂亮的,可手珠链就是有这功能,自己现在又不能不戴,所以只能让它改造自己了。

    “好了,小玥变漂亮也是好事嘛。”欧阳荣看自己女儿委屈,连忙对秦红使了个眼色。

    接下去,欧阳玥带他们逛街买东西,到了四点多,欧阳荣和秦红说要回h市,欧阳玥本来要留他们住一晚的,结果他们担心欧阳杰,所以两人直接开车回去了,欧阳玥也只能千叮嘱万叮嘱地让爸爸小心开夜车。

    夜晚,欧阳玥思考良久后,坐在大厅沙发上打了电话给范奇森,范奇森一接到她电话,直接开车来了她家里。

    范择文很惊讶自己哥哥的到来,楚格林也很好奇,当他们知道是欧阳玥叫他来的时候,大家就更好奇了。

    范奇森一件黑色的薄毛线v领套头休闲衣,下身黑色休闲裤,加上他高大挺拔的强健身材,怎么看都是酷哥一枚。

    看到欧阳玥时,深邃的黑眸暗光闪过,他是没想到欧阳玥会有事情找他,只是他这段时间自己有点小毛病,脑子里常常想起那天欧阳玥为他针灸累得睡着的画面,总觉得想见见她,所以一接到电话就直接跑来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难得放下手中的事情为了一件不知道的事情而赶来的。

    “范老大,精神不错啊。”欧阳玥看到范奇森,笑着打招呼。

    “托你这个女人的福啊,让我这枪伤好这么快,现在都能打死一头老虎了。”范奇森爽朗地大笑。

    “大哥!抓到日东新的表弟没有啊?”范择文走出来直接就问。

    范奇森面色一冷道:“还是没消息,不过日东新死了,只怕他没胆子出来,也许已经跑路了。”

    “日东新死了?死在周队那边?”欧阳玥惊讶道。

    范奇森点点头道:“周队也要给群众一个交代的,可惜我白白损失了几千万,安抚那些死者家属。”范奇森很不爽,这笔钱应该是日东新出才对,而日东新所有的财产都被周队封了,所以倒霉得就只有他了。

    “没抓到总是有点不安定因素,你们可别松懈了。”欧阳玥看看范择文后立刻对范奇森道。

    “你放心,我更在乎小文的命。”范奇森看范择文面色比以前好多了,人也阳光很多,真心感谢欧阳玥,何况欧阳玥真得是帮了他不少,当然他也不会吝啬为朋友两肋插刀的。

    欧阳玥笑着点点头,然后面色变得冷漠起来,声音也冷了,范奇森见她这表情,微微一愣,这小女人的气势似乎是越来越强了。

    “这次叫你来,是要你帮我一个忙。”欧阳玥坐下来道。

    “你说!”范奇森立刻道,面色也严肃了不少。

    “我要你的人帮我办件事,在h市,你可有势力?”欧阳玥双目看着他。

    “h市?当然没问题,那边的大哥雄我可以随便使唤。”范奇森立刻道。

    “不,我不想叫大哥雄办这件事,因为要保密。”欧阳玥道。

    范奇森一愣后点点头道:“也没问题的,你说!”

    欧阳玥看看范择文和楚格林那两张好奇的脸道:“你们两个上楼去。”

    “为什么啊?小玥,我们是自己人!”楚格林立刻摆出委屈的脸色,他很想知道欧阳玥想干什么。

    “为你们好,快上去,听话,小文。”欧阳玥看看皱眉的范择文。

    “好吧。学长,你的玉坠快好了,去看看吧。”范择文对欧阳玥的要求一向是接受型的。

    楚格林扁扁嘴,不满地看看欧阳玥,只能和范择文上楼去。

    楼下,范奇森似乎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双目如黑夜中的星子一般盯着欧阳玥那张冷漠的小脸,总感觉这小女人似乎在变。

    “我想你派人帮我收拾下h市的赵家,我同学赵琴琴的父母,我要他们一无所有!让赵琴琴滚出中医大!”欧阳玥说出这句话时整个气息都冷下来。

    “赵琴琴,就是小文说得那个抹黑你、找你麻烦的女同学?”范奇森听范择文说过,还说要帮欧阳玥教训这个三八的。

    “嗯,这女人不知好歹,现在居然连我父母都扯出来,我看再下去很可能做出什么收拾不了的事情,要她来对付我,不如我先发制人,这种人就是因为家里钱太多,个性无法无天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家破产。”欧阳玥目光冷冰冰地看着范奇森。

    “这好办!我明天就让人去办了,你等我好消息就是。”范奇森心里有了计较,让欧阳玥如此动怒了,这个三八应该是触碰到她底线了。

    “嗯,对了,我不希望出人命,只要他们无暇在放精力在我身上,赵琴琴最好就是踢出学校,这样的学校有她这种人在,整体素质都会下降的。”欧阳玥冷笑一声,要不不动手,要是动了手,她不希望再有意外。

    “好的!我策划一下,你放心吧,小文之前跟我说的时候,我本想着把那女人收拾了。”范奇森咧嘴一笑,心里暗想这小女人也是越来越狠了,不过他喜欢,做人不狠,会被欺负的。

    “还有一件事。”欧阳玥有点不好意思了,小脸红了红。

    “哦?还有?更严重的?”范奇森到是一愣。

    “也不是,我能在二十号左右借你的直升机一用吗?”欧阳玥心想去神龙架交通必定来回折腾,要有直升机可以省很多时间。

    “我还以为什么事,这是小事,你要用只管开口!”范奇森一愣后哈哈大笑。

    欧阳玥到是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了,尴尬道:“那就谢谢了。”

    “对了,你要去哪里?”范奇森还是很好奇的,“因为空中管制,必须先上报地方,要是难的地方,我就会去先打通一下。”

    “啊,要这样吗?”欧阳玥苦笑,果然是穷人不知道啊。

    “要没管制,这天上就乱了。”范奇森好笑地看着她,发现露出苦笑的欧阳玥很有人情味也很可爱,让他有点不舍得把视线从她脸上转移开去。

    “我,我想去神龙架,不过能不能不要告诉任何人啊?”欧阳玥紧张道。

    “神龙架?”范奇森一愣,“你去旅游?还是去探险?”

    “我和楚格林想去找点药草,也许还有两个人一起去的。”欧阳玥觉得瞒不住。

    “药草?有必要去神龙架找吗?那地方是原始森林,很危险的,还有两个是谁啊?”范奇森好奇了。

    “我知道,所以才找人一起去,你不用担心,我相信若是四人去就不会有大危险的,还有是徐闵,你认识的,另一个你不认识,是京市的孙少爷,不过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然会引来危险的。”欧阳玥谨慎地小声道。

    “哦?引来什么危险,你们要找什么神奇的草药不能让人知道对吗?”范奇森觉得只有这种可能。

    欧阳玥点点头道:“若能成功,你想要的那种药水就不愁了。”欧阳玥故意这么说,不过她相信自己的神鼎能培育楚格林的药草,想要再多造一瓶那种神奇的药水不是问题。

    “真的?”范奇森立刻黑眸闪亮,暗光浮动。

    欧阳玥挑挑眉点点头。

    “太好了,你说楚格林能不能研制什么能完全治疗我弟弟心脏病的药呢?”范奇森突发奇想。

    “有可能,就看这次去原始森林能找到什么好东西,古书记载,神龙架里物种丰富又历经无数年,起奇珍异宝不少,当然危险也不会少,但是我们可以试试。”欧阳玥露出微笑。

    “嗯,这个我同意,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去,也许能帮忙。”范奇森也有点蠢蠢欲动了。

    欧阳玥一愣,讪笑道:“还是不用了,你这边事情那么多,我们人够了。”欧阳玥若让他去一定会被他发现古武的秘密,对他来说就是危险。

    “四个人就够了?”范奇森皱眉。

    “嗯,有时候人多并不是好事。”欧阳玥觉得精就好,自己现在有点实力,徐闵不用说,孙焯裎更不用说,最弱的可能是楚格林,但他熟悉药草,不去不成,而且这家伙也学过点散打,应该不至于太差才对。

    “好吧,我帮你们搞几把枪来,以防万一。”范奇森能帮得也只有这点了。

    欧阳玥一愣,想到了任云桀房中还有两把手枪,立刻摇摇头道:“不用了,毛毛那里有两把,够用了。”

    “对了,任云桀那小子呢?今天怎么没见他?”范奇森并不知道任云桀的事情。

    “他出国了,可能有段时间不能回来。”欧阳玥淡淡一笑。

    “哦?是回家了吗?这小子也不通知一声,虽然冷冰冰的,人到是不错,大约什么时候回来?”范奇森没注意到欧阳玥的不对劲。

    “我也不太清楚。”欧阳玥忽然站起身来,她怎么能忘记一件事情呢,毛毛拿了手机走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打通,“不好意思,我有事上去一下,你先坐坐。”欧阳玥赶紧往楼上跑顺便大叫道,“小文,格林,下去陪陪范老大!”说完就已经冲进房间,关上房门,万分紧张地拿出手机来。

    结果欧阳玥失望地坐在床上,任云桀的手机已经停机了,她看着手机心酸无比,最后苦笑一下,开门出去。

    “小玥,出什么事了?你别吓人!”楚格林站在门口,神情紧张,欧阳玥开出门去被他吓一跳。

    “没事,不好意思,下去吧。”欧阳玥收拾好心情,笑了笑。

    楚格林黑曜石般的眸子暗了暗,看着欧阳玥下楼的身影,总觉得太过孤单了,她一定是在想任云桀了,哎,这小女人太深沉了,想哭就哭嘛。

    范奇森见欧阳玥下来,挑挑眉道:“内急?”

    欧阳玥一愣后脸红道:“不是!忘了件东西罢了!”欧阳玥有点哭笑不得。

    “你怪吓人的。”范奇森目光紧紧锁住她,让欧阳玥总觉得有点浑身不自在,黑老大的威势啊。

    “不好意思,突然间想起来的,吓到你们了。”欧阳玥也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

    范奇森看看时间,站起来道:“好了,你的事我明天一早就办吧,还有什么事打个电话给我,晚了,你们都早点休息,我还要去见个朋友。”

    “好的,谢谢你,范老大。”欧阳玥点头,笑着给他到门口。

    “哥!我跟你说过的事情你别忘了。”范择文冲出来道。

    范奇森面色抽了抽道:“知道了,你好好学习,别太累了,还有,有时间也可以给我多打个电话的。”范奇森的声音有点幽怨的感觉。

    “我知道了。”范择文不好意思地看看欧阳玥。

    欧阳玥笑了笑,看着范奇森在几个手下的保护下上车离开了。

    范择文本来想关门,看看楚格林道:“学长,你该回去了吧?”

    “还早,大少爷都没回来,等一会,我和小玥还有点事情要谈。”楚格林耸耸肩,给自己泡咖啡去了。

    范择文面色紧了紧,看看欧阳玥道:“小玥,你该休息了,嫌他烦我就赶他出去。”这帮男人这几日相处已经都很熟悉了。

    “没事,你先上去吧,我确实有点事情要和格林谈一下。”欧阳玥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范择文立刻俊脸苦哈哈,点点头道:“别太晚了,明日去上课吗?”

    “去的,七点我没起床就叫醒我。”欧阳玥故意道。

    “嗯,那我上去了,大少爷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范择文微笑了下。

    “不用管他,也有可能不回来,本来还说回来吃完饭的,还不是耽搁了。”欧阳玥笑着摇摇头,李炎贝下午打电话来说公司雕刻成品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等下她得打电话问问,毛毛不在了,很多事该自己接手,一个大少爷也太为难他了。

    范择文点点头道:“任哥不在,他更忙了,要不我去帮帮他?或者让我哥帮忙?”

    “小文,不用了,我回头问问大少爷再说。”欧阳玥心里很欣慰。

    范择文只能点头上楼,楚格林泡了一杯香浓的咖啡和一杯奶茶出来,两人在餐厅坐下来。

    “总算能和你好好聊聊了,怎么样,心情好点没?”楚格林忧心地看着她。

    “我没事,我决定去神龙架,这个月二十号,你去吗?”欧阳玥直接说。

    “去!当然去,这是我的梦想,我要修炼古武,才能发现更多医药世家的秘密。”楚格林双目放光,“对了,千猩草的样子,我说得没错吧?”

    “没错,一株只有手臂长短,四张叶子,叶子上面有点点红色,就像血迹一样的,四大家族每一家都有一株,用于后代修炼古武,不过你不是说千猩草是主要的,还需要其他药草吗?”欧阳玥询问道。

    “嗯,书上是这么说,不过其他都是些松经络和排除经络毒素的药草,我都有,现在就缺千猩草了。”楚格林很兴奋,“小玥,你也要学古武对吗?”

    “嗯,其实我告诉你,毛毛是古武者。”欧阳玥叹口气,“我答应他,就算他失去记忆我都不会放弃他,一定会找到他,所以我一定要修炼古武,但是四大家族是不会允许他们之外的古武者存在在华夏国土上,所以我们在没有修炼成之前最好不要给他们发现,不然死无葬生之地。”欧阳玥很严肃道。

    “这个我明白,我不明白是他们怎么不杀你?”楚格林想过这个问题。

    “我还有价值不是吗?我有透视眼,而且我体内有股很强的力量,孙家大少爷说我是修炼武道的奇才,他们四大家族现在内部有矛盾,孙少觉得我也许能帮他所以没有杀我,当然这里面我还给他剥削了两块黄晶石,黄晶石是古武者修炼的灵石,能帮助升级破关,对他们古武者来说就是至宝,可惜以后我们修炼就没有了。”

    “黄晶石?”楚格林一愣后,眉心紧皱,忽然双目瞪大兴奋道,“我说怎么这么熟悉这个名字呢,我也有黄晶石的!”

    “什么!”欧阳玥被雷得不行,这个医学世家实在太神秘,和四大家族有得拼啊。

    “那屋子里有一个铁皮箱子,我打开来看过,里面有好几种颜色的石头,不,应该说是像玉一样的石头,奇形怪状的,铁皮箱子上面刻着文字的,这些彩色的石头就叫什么红晶石、橙晶石、黄晶石、绿晶石、青晶石、蓝晶石,还有紫晶石,共七种颜色,我一直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只是祖先留下来的我没去动它们而已,现在看来我们要是修炼武道有捷径啊。”楚格林都快跳起来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欧阳玥也是喜出望外。

    “小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从第一次开始对你讲出医药世家开始,我和你就是联系在一起的,我说过我百分之百相信你,你不用为问什么,这是一种感觉,感觉对了就是对了!”楚格林双眸潋滟,闪闪发光,里面有着欧阳玥能看到的信任,这一点让她很是感动,这个可爱的男人是如此信任她啊,这么大个秘密都会告诉她,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嗯,那我们一定要找到千猩草,也许我们能成为古武高手,到时候就能去找毛毛了。毛毛不是华夏人,是u国人,这次他走了,我真怕以后都见不到他了。”欧阳玥想起任云桀叹口气。

    “只要我们修炼成功,就能找他不是吗?别想太多,我相信很多事情都是老天爷早注定好的,是你的就是你的。”楚格林看着她的双眼很认真地道。

    欧阳玥看着他微微一笑,这话确实不错。

    晚上十点,李炎贝终于回来了,欧阳玥见他一脸的疲惫于心不忍,连忙跑上去帮他提包道:“大少爷,怎么这么晚,很累吧,格林,去泡杯牛奶来。”

    李炎贝一见她贤惠的样子,露出欠揍的笑容道:“小玥玥,你好像在家等老公回家的小媳妇,我真幸福。”

    “大少爷,你真是无聊!”欧阳玥面色涨红,这家伙就是不消停的料。

    “他确实很无聊!”楚格林也没好脸色给他看了。

    “好好好,我无聊,我都累死了。你们这些没良心的,我四处奔波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李炎贝走到沙发上坐下来靠着,似乎松了口气。

    “好了,别贫嘴了,公司没事吧?十五号开张有问题吗?还有,你一个人会不会太累,不如我们招工吧,请几个新人,我也可以去帮你。”欧阳玥看他那样子实在很过意不去。

    “不用了,人手足够,杨雨欣现在不做鉴定,帮着技术监督了,还有几个管财务的都是我的老臣子,信得过的,就是这次那块双色翡翠切割出了点问题,导致雕刻出来的光线光泽度大减,今天就在忙这个,好在及早发现,不然损失可不小。”李炎贝解释道,“小玥玥,你别担心,我会搞定的,年轻人嘛,就是要有拼劲,要是你每晚都这么贤惠得等着我回家,我就是死了也甘愿啊。”李炎贝又不正经了。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对了。你爸妈还没从京市回来?”欧阳玥转移话题。

    “明天吧,怎么了?你有事?”李炎贝好奇道。

    “我听说伍蓝枫其实不喜欢李利克,这订婚也许是假的。”欧阳玥皱眉道。

    “伍蓝枫不喜欢李利克是正常,喜欢才有鬼呢,不过这订婚假不假都是为了救股市,现在股市也稳定了,就算这婚取消,只怕也没什么影响了,只是我爸到是一直觉得伍家很有诚意,所以才去了京市,对了,我有点怀疑我爸这次去会不会和伍少华说我们公司十五号开业的事情。”李炎贝皱眉道。

    “你爸也知道我们十五号开张?我们才三家店,对他们两家不构成什么威胁吧?”欧阳玥皱眉。

    “早在抢巴黎春天那个专柜的时候,我爸就知道我们公司十五号开张,我是没说,不过我下面这么多人,不保证没有说漏嘴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总觉得我爸不是真心祝你我开业成功的。”李炎贝扁扁嘴。

    “哦?怎么说?”欧阳玥有点闹不明白了。

    “因为我妈说的,让我少跟我爸说生意上的事情,就算他问,让我也别老实回答他。”李炎贝声音轻了点。

    欧阳玥皱眉,江芸涓这么说一定有道理,难道李云河这老家伙真得去京市和伍少华商量对策?不给他们开业不成?

    “不过我想来想去,我们正常开业,货品不缺,广告到位,他们就算要搞我们,都没有用啊。”李炎贝抬头看她。

    欧阳玥想想也是,开珠宝公司一切都是合法的,三个专卖店也都是合法的,没有什么纰漏才对。

    “开业那天,叫范老大派些人手去,防止有人捣乱是真的。”李炎贝道,“我想也就这一个可能性了。”

    “嗯,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好了,看你这么累,快去睡觉吧,别累坏身体,我没法给可儿交代的。”欧阳玥笑起来。

    “小玥玥,你把我和那男人婆凑一起,我就不理你了!”李炎贝立刻炸毛了。

    “可儿挺好的,你记得发她工资。”欧阳玥笑着跑了。

    李炎贝一张脸气鼓鼓的,心里严重不平衡,看看正在偷笑的楚格林道:“你还不回去想干嘛!快点走啦!老子要睡觉了!”

    楚格林正好在背包,笑道:“你这脾气跟丁可儿还真得很配!”说完快速打开门跑了。

    “你这个臭小子!”李炎贝气得摔门,“为什么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啊!”李炎贝之前被任云桀欺负,现在是被楚格林欺负了。

    第二天,欧阳玥三人来到学校很正常地上课,陆剑明和许梅雁请她吃中饭,说起了赵琴琴的事情,欧阳玥只是淡淡一笑,她知道只要范奇森出手,这事很快就有结果。

    果然下午四点半的时候,赵琴琴在一个男生的推车下,把她挡在了校门内不远处。

    “欧阳玥!”赵琴琴还是一样得气势凛人,欧阳玥就是想不明白,她都坐在轮椅上了怎么还这么不消停呢?自己到底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了?

    欧阳玥正在散步等人,听到叫声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她,范择文还没来,楚格林是说好五点来接他们的。

    “欧阳玥,是不是你干的,你个杀千刀的,你太可恶了!”赵琴琴疯狂地大叫着,引来路过几个学姐的关注。

    欧阳玥皱眉道:“你有神经病就去神经病院,别在这里乱咬人!”

    “欧阳玥,你他妈的叫人烧了我爸的厂子是不是!”赵琴琴下午接到电话的时候吓呆了,后来才反应过来,因为欧阳玥跟黑社会熟悉,这事必定是她找人干的,可怜他爸爸买的保险少,一下子就从千万富翁变成负债累累,还要面对劳资纠纷,听她妈说他爸爸都被吓得进了医院,司机在路上准备来接她回去,而她一想就想到了欧阳,知道她今天来校,所以才来拦她的。

    “没有证据请你不要乱说话,我可以告你的。”欧阳玥笑了,范奇森动作果然够快的。

    “贱人!还不是你做的,你太卑鄙了!”赵琴琴气得恨不得扑上来。

    “我不是贱人,所以没必要回答你问题,还有你爸厂子烧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找我吵架,真让人佩服啊!”欧阳玥说完就走。

    “欧阳玥,一定是你干的!你不得好死!”赵琴琴疯狂地叫唤着。

    欧阳玥耸耸肩,心里冷笑,这种女人永远只会把错怪在别人身上。

    “我要杀了你全家,你给我等着!”赵琴琴见欧阳玥不理她,居然又报出来一句,四周的学姐们都被她这种恶人之言吓到了。

    欧阳玥停下脚步,对啊,这女人认定是她搞鬼,要是放了她回去,搞不好真在h市搞点事情出来,到时候她爸妈和小杰就危险了,自己可不能冒这个险。

    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赵琴琴,一步步走向她。

    赵琴琴发现欧阳玥整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变得阴狠,一双冷眸就像寒剑一般盯着她,让她背后一阵发凉,手臂不由自主地去倒推自己的车轮。

    “赵琴琴,你真是没救了,记得之前我警告过你的那句话吗?”欧阳玥阴森森地笑了。

    “什么话?”赵琴琴心惊胆颤,发现欧阳玥是越来越神秘强大,气势压得她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说过你最好自爱一点,要不然必有血光之灾,轻者断腿,重者丧命!你不记得了吗?”欧阳玥目光看看她的腿,自己的神针效果还真不错,只是对于这个女人是不是太轻了点?

    ------题外话------

    昨日有二更,亲们别错过哈,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