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42章 不是好人!

042章 不是好人!

    欧阳玥慢慢停住脚步,然后耳朵里听到医生叹气的声音道:“人现在暂时是救回来了,不过,哎,你们还是要有心里准备啊,估计不出三天了。”

    “不!不!医生,我爸不会死的,你救救他,他还年轻啊!”钱涛立刻受不了地大叫起来。

    苗思思则呆愣住了,然后双眼一翻、整个人一软,直接往地上倒去。

    “师娘!”肖刚吓得立刻扶住苗思思。

    “妈!妈!你别吓我!”钱涛一下子又跑过去看苗思思,欧阳玥见他神情无比伤心和紧张,不由叹口气,钱涛确实是无辜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有多坏。

    “刚,快,快把师娘抱去病房,她吓坏了。”楚洁连忙也扶着,肖刚立刻抱起晕迷的苗思思连忙冲去病房,这边急救室的门再次关上,钱涛痛苦万分地看着门素手无策。

    “小玥!”徐闵的声音在欧阳玥后面响起。

    欧阳玥转头,这边的钱涛这才看到欧阳玥其实没走,顿时怒火攻心,直接朝着欧阳玥就气势汹汹地冲上来,手臂挥得老高。

    欧阳玥一看,这男人还想打她不成?立刻往后一退,徐闵已经第一时间冲上来狠狠地握住了钱涛打上来的手。

    “你想干什么?!”徐闵全身气息冰冷阴寒,欧阳玥发现当初在珠市的那个徐闵又出现了,双眸如两把尖刀射向钱涛那扭曲苍白的脸,因为他的手腕被徐闵生生地捏疼了。

    “放开我!”钱涛大怒,“欧阳玥,你个贱人,你还我爸爸!”

    “真好笑,我还想为我师傅说一句,让你爸爸还一条腿来!让你爸爸还师傅一个老婆来!”欧阳玥也生气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爸爸做了多少坏事!亏你还是海归,是非黑白都不分吗?”

    “放屁!我爸是好人!是你们这帮人逼死我爸爸的!”钱涛眼睛赤红。

    “你胡说八道!你爸爸做过什么,你妈和肖刚最清楚,到底谁对谁错事实摆在那里!你再敢打人,我可不客气了!”徐闵的声音阴冷而充满力量。

    钱涛没见过这么有压倒性气势的男人,只觉得自己在他手中很渺小,而那双盯着他的眼睛更让他气势短了下来。

    徐闵伸手一甩,钱涛退后三步,差点撞在椅子上,另一手连忙抚摸自己被抓疼的地方,发现立刻一片青紫,可见这个男人力量的强大。

    肖刚跑了过来,见到徐闵也是一愣,欧阳玥身边跟着得不是任云桀吗?怎么就换人了,不过这两人他都见过,其实感觉有点相同之处。

    “小涛,你没事吧?”肖刚连忙走到钱涛面前。

    “肖大哥,你告诉我,我爸是不是好人,为什么他们会说我爸做了很多坏事?”钱涛立刻询问肖刚。

    肖刚一愣后愤怒地看看欧阳玥,然后转头对钱涛道:“你别听这女人胡说八道,师傅就是被她气出病来的!她能有好话不成?”

    “肖刚,你说话要有良心,赌石是靠眼光,你师父输了只能怪他学艺不精,你怎么就不说说你们两师徒这么多年是怎么对我师傅的,怎么抢走我师娘的?”欧阳玥冷笑。

    肖白面色一变,看看钱涛,钱涛紧皱眉心道:“什么抢走你师娘?你在说什么?”

    “小涛,你别听她胡说,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你妈!”肖刚想拉钱涛走。

    “不!说清楚!我不希望我爸受这种污蔑,若是他真是坏人,我也要弄明白了!”钱涛的脾气很倔,认死理的主。

    “肖刚,你不想说不如让我来告诉钱少爷吧!”欧阳玥冷笑一声。

    “好,你说!我爸到底哪里不好了!你们要如此对他!”钱涛立刻恨声道。

    “小涛,你怎么就不听话,快去看看你妈!有什么好听的,她还能说你爸好话不成!”肖刚心急地拉钱涛。

    “肖刚,你暗中勾引我师傅的女徒弟,这一招也够阴险的,不过我师傅说了,看在你对楚洁不错的份上,也不怪楚洁,女人嘛,最重要是有个好归宿,不过她当初瞒着师傅跟你一走了之,确实伤透了师傅的心,你敢说这一招釜底抽薪不是你师傅教你的?”欧阳玥冷笑地看着肖刚。

    “师傅没教我,是,是我看中楚洁,追求她有什么不可以!”肖刚面色有点难看了。

    “是吗?没有你师傅的同意,就你那胆子,也敢勾引我师傅的徒弟?”欧阳玥好笑道。

    “你,你别乱说!你们来京市干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快走!”肖刚气恼地赶人。

    “没做错事为何要赶人?好歹我们也是商场的朋友了,既然朋友生病了,过来慰问一下也说得过去吧,对了,伍少爷怎么就没来看你们师徒呢?还是你们这次害他输了那么多,对你们已经不再信任了?”欧阳玥字字紧逼着肖刚,让他老脸一阵红一阵青。

    “欧阳玥,你别太过分!”肖刚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被说到了痛处,伍少华确实开始对他们师徒不冷不热了。

    “怎么不说你们自己过分!罪有应得呢?当初钱无忌趁我师傅出国就出了阴险的点子灌醉我师娘,让师娘怀孕,要不是这样他能娶到师娘?师娘完全是为了不想打掉孩子才和我师傅离婚的,钱少爷,这个孩子就是你!”欧阳玥看向钱涛,“你妈妈当初可是我师傅的老婆,两人相爱多年成亲,就因为你爸看中了我师娘,做出这种无耻之事,想必你爸没告诉你吧?”

    “你,你胡说!”钱涛看看肖刚变白的脸,再看看欧阳玥冰冻的小脸,心里颤抖得厉害,难道爸妈是这样才在一起的?可他看爸爸对妈妈不错啊,到是妈妈似乎不怎么和爸爸亲热,相敬如宾一样。

    “我胡说?钱少爷你可以问你妈,我师傅到如今还未娶妻,是因为他深爱自己的前妻,要不是你妈当初不想打掉你,我师傅就原谅你妈了,可她为了你不得不和你爸在一起,你敢说最坏得不是你爸!?”欧阳玥为方老狠狠地出口气。

    “不,不会的,你,你别胡说!”钱涛没想到自己会是爸爸灌醉了别人的老婆得出来的产物,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父母爱得结晶,因为爸妈都对他很好,在他面前,两人也从来不吵架什么的,只是现在想来,两人之间还真是少了些激情。

    “到底谁胡说,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你爸爸这么多年来,得到你妈不说,因为吃醋,处处针对我师傅,还教自己徒弟勾引我师傅的徒弟,暗地里偷偷隐瞒,楚洁在我师傅手下学了两年后,突然间就跟着你这位肖大哥跑了,你说这种事是谁缺德?就算肖刚你真心喜欢楚洁,大可以光明正大交往,你们还不是有心要气死我师傅吗?小人得志这么多年,怎么有报应了就怪别人了?”欧阳玥想起来就一肚子火。

    肖刚被说得面色青白交错,看看钱涛然后口吃道:“我,我和楚洁不,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你敢说不是因为你师傅才认识楚洁的?”欧阳玥冷笑道。

    “是,是师傅说了那个女孩子是方老的女徒弟,长得不错,问我喜不喜欢,我,我当初看了楚洁也是心里喜欢的,并不是师傅强迫我去追求的。”肖刚想为自己辩白一下。

    “那为何楚洁要偷偷摸摸,不告诉师傅呢?”欧阳玥看着他。

    “怕你师傅反对,你师傅一定会反对的,所以我们就商量,到结婚再说,但楚洁觉得太对不起方老,才偷偷走的。”肖刚其实心里也有一个心结。

    “楚洁可真是好徒弟啊,亏师傅两年来认真教她,她还把师傅的事情透露给你们,让你师傅赢了好几场鉴定大会是不是?”欧阳玥气恼道。

    肖白不说话了,但楚洁突然在后面道:“是我对不起方师傅,不关肖刚的事情。”

    欧阳玥转头冷笑,看着楚洁一脸内疚的样子,心里更为师傅不值了。

    “知道对不起,为何这儿多年就没向我师傅道歉,亏我师傅还说只要你嫁得好,他也不准备责怪你!”欧阳玥气恼道。

    “我,?”楚洁顿时眼睛就红了,看看肖刚。

    “是我不给她去的!”肖刚立刻走过去拉住楚洁的手,继续对欧阳玥道,“楚洁一直觉得对不起方老,常常郁郁不欢想要去道歉,是我和师傅,不!是我不让她去的,都是我的错,你不用怪她。”

    “原来你师傅也不给她去是吧!想气死我师傅对吧?”欧阳玥看向一边早就呆愣住、脸色苍白的钱涛。

    肖刚面色尴尬,看看钱涛,然后对欧阳玥怒道:“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师傅现在都这样了,你还不放过他吗?”

    “我不放过他?真是好笑,我只是让他儿子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坏人!他妈是多么可怜,为了守护他跟一个等于是强姦她的男人生活了一辈子!我现在说出来,是想弥补懂吗?还有,有句话真得很公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肖先生,你也该收手了,楚洁,你要是还有点良知,就去跟师傅道歉!或者你是想一辈子内心不安?”欧阳玥完全占据了主导位置,心里也为方老松了口气。

    楚洁一愣后看看肖刚,肖刚立刻拉着她走道:“我们还是去看看师娘,小涛,还不快走!有些事情,让师娘跟你解释吧,不过再怎么样,师傅对你这个儿子是宠爱的,你不能因为这点而否定你父亲。”

    钱涛似乎受了很大刺激,被肖刚拉着胳膊往病房方向走去,徐闵看看欧阳玥道:“走吧,这口气也该出了。”

    “嗯,钱无忌想要在自己儿子面前做好人,污蔑我师傅,我才不能给他得逞!这人真是太坏了!”欧阳玥看看急救室的门,钱无忌还没被拉出来,她冷笑一声直接走人,她不会蠢到去救一个这么卑鄙无耻的人,而且说实话,她还有私心,希望苗思思能和师傅又走到一起。希望钱涛知道前因后果后,不要成为绊脚石。

    欧阳玥透视进入病房,发现苗思思已经醒了,正在哭泣着,她叹口气和徐闵先离开了。

    因为之前吃得很少,所以徐闵先带她去吃了点东西,两人回到了酒店,欧阳玥去了任云桀房间收拾行李,让徐闵订晚上的飞机回s市。

    徐闵虽然想多留她几天,陪她多走走,但想到任云桀的离开对她打击一定很大,就只能点头同意了。

    欧阳玥把徐闵赶走,说要静静,约好下午六点来接她去机场,飞机是晚上九点半的,那边楚格林接了电话,会去机场接她。

    下午二点,欧阳玥坐在沙发上看着任云桀写了字的纸,心酸地闭上眼睛,最后把纸叠好,放进行李箱,手机响起来,欧阳玥一看居然是伍少华的电话,让她愣了愣,不想接电话,但一直响,只好接起。

    “伍大少爷,有何指教?”欧阳玥心情可不太好。

    “欧阳玥,原来你在京市啊!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我可以做东道主,带你旅游啊!”伍少华高兴的声音响起来。

    “不用了,我事情已经办完了,准备回去了。”欧阳玥淡淡道。

    “这么快?这怎么行,把机票退了,我过来带你去游玩!”伍少华继续道。

    “伍少爷,我和你好像不太熟!”欧阳玥有点哭笑不得,感觉这家伙脸皮还不是一般得厚。

    房门被敲响,欧阳玥一愣,开出去一看,一大束的百合花送了进来。

    “欧阳小姐,请签收!”送花的人道。

    欧阳玥看到上面夹着的卡片,拿下来一看,上面写着:“祝你像花一样美丽!”落款是伍少华。

    “欧阳玥,收到花了吗?喜欢吗?”伍少华的电话还没挂,笑嘻嘻地问道。

    “不喜欢!”欧阳玥直接道,“你很无聊!我和你没有任何交集,再见!”欧阳玥忍不住上火,挂了电话后对送花人道,“拿回去吧,我不要!”

    “小姐,这怎么行,我们花店不可以这样的,你一定要签收的。”送花人为难道。

    “那我转送给你吧。”欧阳玥签下名字后让送花人直接拿走,那家伙笑得眼睛都没有了,这么大一束,拿回去再卖给老板好了。

    电话又响,欧阳玥看看还是伍少华,直接不接了,也不知道这男人怎么想的。

    无力地倒在床上,想着任云桀的事情,心里一阵凄凉,自己早想好不要那么早投入感情,结果自己还是爱上了他,现在他真得走了,这叫她如何是好。好在自己不是十八岁的初恋,要不然估计要想不开了,她现在要做的是让孙焯裎和徐闵陪她和楚格林去一趟神龙架,她答应毛毛的,她要争取。

    打电话给孙焯裎,孙焯裎知道任云桀恢复记忆离开华夏的时候松口气,他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要是明知道华夏有异国的古武者,自己这个异能管理中心的头不去追查,那可是严重失职,好在任云桀自己走了,省得麻烦,但也让他知道任云桀起码也在武王一级,和他估计差不多,但这小子比他小了四岁,看来天赋也很高啊。

    孙焯裎很快来到欧阳玥的房间里,看到欧阳玥伤心的样子抿下嘴道:“走了也好,对你来说是更安全点,当然你可记住千万别透露古武的事情。”

    欧阳玥点点头道:“那你考虑好了吗?要不要去神龙架?”

    孙焯裎露出纠结之色道:“没考虑好,不过现在你有更好选择,任云桀离开了,你可以嫁给我了?我就能给你千猩草,大家不用去神龙架。”

    “我不会嫁给你的!我要去找毛毛,在没有再次见到他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欧阳玥翻了个白眼,虽然她知道孙焯裎是好意,也并非要真娶她,只是她还是不愿那这种终身大事开玩笑。

    “那好吧,不过最近我还走不开,能过段时间吗?”孙焯裎皱眉道。

    “什么时候?”欧阳玥一愣道,她希望越快越好。

    “十一月二十号后吧,你也知道现在四大家族都不安静,我不能离开的,而且我现在和你一起,会引起怀疑,你又不愿意我说出你是我女朋友的事情,所以你现在最好回去后低调点,让大家都放松警惕,反正这个事情也急不来的,你可千万不要自己去,神龙架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孙焯裎很严肃地警告她。

    欧阳玥点点头,她知道孙焯裎这话的分量,只怕神龙架还有什么不明物体,要没有他的陪同,自己和徐闵、楚格林只怕都不够强大。

    “好,那就十一月二十号,反正我的珠宝公司中旬也要开业,我正好忙完。”欧阳玥想了想道,其实她心里想着去之前要帮楚格林多培养些东西,让他多配置点药,去神龙架的时候也许会有用。

    “嗯,那你今晚就走?”孙焯裎看着她皱眉,这女人现在的表情他很不喜欢,浑身都散发着伤感的气息。

    “嗯,九点半飞机,徐大哥会送我,你要黄晶石,可以随时来拿。”欧阳玥想着他可能想着这件事。

    “好,我会的,你可藏好了,别给人看到了,黄晶石可是很珍贵的。”孙焯裎交代道。

    “我明白。”欧阳玥苦笑,有前世的东方博弈她还不知道吗?

    孙焯裎离开后,欧阳玥又一个人发呆,直到徐闵来接他去机场,晚饭也是在机场吃,徐闵答应她十五号前一定会去s市,欧阳玥点点头,离开了京市。

    夜晚十二点,欧阳玥已经坐在了楚格林的蓝色兰博坚尼上往星湖湾而去。

    “小玥,任哥真得离开了?”楚格林还被欧阳玥一个人回来得事实惊吓到了,在他印象中,任云桀和欧阳玥是形影不离的。

    欧阳玥伤感,不过总算缓过来很多,点点头道:“也许会回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楚格林明显感觉到欧阳玥的伤心,也不敢乱开玩笑了。

    “我认识他的时候是失忆的,现在记忆恢复了,把我忘了,所以离开了。”欧阳玥苦笑一下。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我可以帮他看看啊!”楚格林大吃一惊。

    “本来我是想着从京市回来让你看看的,结果?”欧阳玥也是后悔不已,应该让他回来再吃那颗药的,现在连个机会都没有了,越想越心疼,都说不出话来了。

    “小玥,你,你没事吧?”楚格林见她话音难受,转头看看她,发现她神情确实很憔悴,精神也不好,一定伤得很深。

    “没事,能有什么事。”欧阳玥自嘲地笑了笑,“对了,我爸妈没去学校了吧?”

    “没有,我还去问了陆剑明,他打电话给你爸妈,两人今天参加一日游去了。”楚格林道。

    “那就好,我明早过去找他们。”欧阳玥心里宽心点,自己要整理下自己的情绪,不能让爸妈看出自己和毛毛的事情。

    “我看你很累,要不要吃点补品什么的?”楚格林有点忧心。

    “不用,回去睡觉就成,小文和大少爷他们怎么样?”欧阳玥看他关心的样子,心里暖暖的。

    “他们很好,大少爷很忙,还有那个丁可儿也常来,小文我每天带着去学校的,对了,你们的车子修好了,范老大叫人开回来了,速度真快啊。”楚格林笑道。

    “我不会开车。”欧阳玥又苦逼了,毛毛都不在了,要车来干什么?

    楚格林一愣后道:“没关系,以后我载你就行了,你也开始慢慢学,现在学习不紧张,就算紧张也没关系,到时候我给你加学分,保证过关。”楚格林明显是超级护短的料。

    “谢谢你啊,我是怕老是不去上学,大家有话说。”欧阳玥苦笑一笑,这个学期,真得请了很多次假了。

    “没关系,我去打招呼,说你配合我研究就成了,到时候我给点成果他们看,还不乖乖让你过。”楚格林很有自信。

    欧阳玥看看他那张萌得要命的侧脸,笑了起来道:“谢谢你啊,学长。”

    “小玥,你别叫我学长了,叫我格林吧,好歹我们也是朋友了,学长多生疏。”楚格林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好吧,格林!”欧阳玥点点头,楚格林笑得加快了车速。

    楚格林送欧阳玥回到别墅就回去了,因为实在太晚了,欧阳玥轻手轻脚地进门,但一进门上面的灯就亮了。

    “小玥玥,你们回来啦!”李炎贝那只妖孽一身红丝绸就飘下来了,不过让欧阳玥感觉还是挺温馨的。

    “小玥!”范择文也一身睡衣跑了出来。

    “你们怎么还没睡啊,我吵醒你们了?”欧阳玥不好意思道。

    “没有,我们都在等你,我还在看报表。”李炎贝下楼,“我帮你泡杯牛奶。”说完就飘去厨房了。

    “我还在雕刻福禄寿,小玥,任哥在停车?”范择文看看箱子都在了,任云桀怎么还没进来,惊讶道。

    “他有事去了国外,我一个人回来的。”欧阳玥先坐下来换鞋子。

    “啊!怎么这么突然啊?”范择文惊讶道。

    李炎贝也冲出来道:“那家伙怎么回事?回家了?”

    “大概是吧,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欧阳玥苦笑,“不过你们别担心,我想他早晚会回来的,大少爷,以后公司的事情就只能靠你了。”欧阳玥对他道。

    “没事没事,我会管理好的,只是他为什么要走啊,这么突然的?”李炎贝看出欧阳玥的不对劲来,连忙走到她身边坐下,把牛奶给她,一脸担忧地看着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能他家里有事吧,没关系,你们别担心,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欧阳玥感觉自己还是很累。

    “好,好,那你早点睡,别胡思乱想。明早我准备早餐。”李炎贝皱眉道。

    “嗯,谢谢你们。”欧阳玥看看两个男人都很担忧的眼神,对他们温柔地笑笑就拿着牛奶上楼去了,连行李都懒得动。

    李炎贝和范择文相互看看,很是担心。

    “大少爷,打个电话给徐大哥吧,问问怎么回事。”范择文轻声道。

    “嗯,上去再说。”李炎贝关了灯,两人上楼,欧阳玥的房门已经关上了,直接把自己摔在床上一动不动。

    范择文跟去李炎贝房间,李炎贝打了徐闵电话,才知道了些情况,任云桀居然是失忆人士,现在是不记得欧阳玥而离开了,那么他还会回来吗?

    “难道老天爷是在给我机会追求小玥玥?”李炎贝立刻异想天开了。

    “你先搞定那个丁可儿再说吧!”范择文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就走,不过他心里也有点小开心,虽然对任云桀他感觉不错,可是毕竟有他在欧阳玥身边,大家都没了机会,这下大家都有机会了,而自己也有机会不是吗?

    “丁可儿关我屁事,我不会喜欢她的,我只喜欢小玥玥!”李炎贝立刻扁嘴道,然后加了句,“不过这女人能力不错,少了我很多麻烦,就是太烦人了,自己表现那么明显,还不知道知难而退!”

    范择文听他嘀嘀咕咕,摇摇头帮他关上房门,走到走道口,看看欧阳玥那边的门缝,灯还亮着,他心想欧阳玥和毛毛那么相配,感情那么好,那么默契,刚成为男女朋友就这么分开了,欧阳玥一定心里很难过。想到这里,忽然脑子里一亮,急忙进房间去了。

    第二天,欧阳玥起来的时候八点多,李炎贝没有去公司,范择文也没去上学,楚格林居然也在,让她吓一跳。

    “小玥!”三个人看她出来,异口同声。

    “你们怎么都在?”欧阳玥惊讶道,然后下楼。

    “不是等你起床吗,今天感觉怎么样?”李炎贝道。

    “我没事啦,瞧你们紧张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等下要去我爸妈那里,对了,你们房间收拾好,我爸妈会过来参观一下的。”欧阳玥已经给爸妈打了电话。

    “啊!怎么不早说,我,我房间乱得很!”李炎贝立刻跳脚。

    范择文则笑笑道:“我还好,就是桌子上都是玉石,没关系吧?”

    “没有啦,我随便说说,就怕我爸妈想看看,大少爷,那你去收拾下吧。”欧阳玥笑道。

    李炎贝到是听话道:“好吧,小文,把厨房的粥拿出来给小玥玥喝。”

    “好!”范择文立刻进厨房。

    楚格林看着她良久才道:“你真没事?黑眼圈都出来了,一晚上没睡吧?”

    欧阳玥微笑道:“没有啦,你不用担心,我能适应的。”

    “这个给你。”楚格林从他的包包里翻出一样东西来,好像是饮料。

    “增强你体力的,解除你疲劳。”楚格林笑道。

    欧阳玥一愣后笑道:“你宝贝不少啊,这个又得多少钱?”

    “多少钱给你用都值得的。”楚格林温柔道,一张萌脸一副深情的表情。

    欧阳玥再度一愣后笑起来道:“臭小子,你别跟我来这一套,毛毛虽然不在了,但我会等他回来,或者我会去找他的!你没有机会!”

    楚格林立刻很受伤的看着她道:“难道一点机会都没有?”

    “没有!”欧阳玥很坚定道。

    “好吧,反正我们都还小,慢慢来,我就不信三年四年之后,你还想着他。”楚格林是追定欧阳玥的,本来想乘虚而入,看来自己计划被看穿了。

    “你省点力气,就你这张脸,我又不是自己找抽,我可不想三十年以后,人家以为我带儿子出去!”欧阳玥嘲笑他。

    “你,你?”楚格林顿时深情不见,变成了咬牙切齿,真是被踩中了痛处了。

    “你什么你,说正经的,这次我看到千猩草了,只是想偷的时候被抓住了,差点没命。”欧阳玥开始和他讲述这一次的事情,当然是该讲的讲,不该讲得不讲。

    而范择文出来的时候,他们就换话题,因为欧阳玥还不想给多人知道自己的异能,也许被他们知道古武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就是危险。

    吃过粥后,范择文拿出一样东西给欧阳玥道:“小玥,你试试这个!”

    欧阳玥抬头看他手中,顿时目光亮起,好漂亮的发簪啊,龙石种,冷艳翠绿,闪闪发亮,非常吸引人,上面是镂空的梅花设计,整枝发簪完全没有镶嵌工艺,是完整的龙石种翡翠雕饰,完美得让欧阳玥看了就一眼钟情。

    “好漂亮啊!”欧阳玥赞美道,比起那龙石种的手镯还要漂亮,因为镂空让光线更加明亮,照射进去通透均衡,烁烁发光。

    “哎呀!”李炎贝下来也看到这支发簪,居然发出哎呀声。

    “怎么了?不漂亮?”欧阳玥惊讶地看着他那惋惜的表情。

    “漂亮,完美,但是镂空设计,小文啊,你简直就是个败家子啊!”李炎贝痛心不已。

    范择文嘴角直抽道:“我把小的收起来了,以后能镶嵌钻石戒指吊坠什么的,这要是不镂空雕刻,就不能呈现龙石种的完美通透了。”范择文解释道,他是知道李炎贝心思的,翡翠玉石都是整块价值高,但工艺品讲究工艺雕刻,破坏整块价值可能就会下降不少,但范择文觉得龙石种太稀有,就算这支发簪是镂空的,也价值连城,但却让他演绎了翡翠的完美,他觉得很值得。

    “好看,我很喜欢。”欧阳玥心情确实好很多。

    “小玥,你能戴了。不过这东西可值钱了。”楚格林道,然后看看范择文道,“小文,我的那块玻璃种正阳绿的挂件什么时候掉出来啊,我好想戴。”楚格林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

    “咳咳咳,我今晚帮你雕出来。”范择文扁扁嘴。

    “谢谢小文!”楚格林顿时高兴起来,他看到欧阳玥脖子里的帝王绿就很喜欢,真心希望自己也有一块,好歹这样他们有个共同点,都是喜欢翡翠的。

    “小文,你别太累了,你哥哥会骂我的。”欧阳玥摇摇头,然后对楚格林瞪了瞪,先收起了发簪,她也不舍得戴啊。

    “咳咳,不急不急,过几天好了,嘿嘿。”楚格林连忙挠头。

    “我会安排的,今天不去学校,你等下帮我辅导下新文,我就帮你雕刻。”范择文挑挑眉。

    “没问题!”楚格林立刻叫起来,一张俊脸又笑开了。

    欧阳玥无奈地摇摇头,看看李炎贝还在为发簪惋惜的李炎贝道:“大少爷,你今天不去公司?”

    “去的,等下就走,不过你爸妈来我不在好像不太好。”李炎贝纠结。

    “最好你不在!”欧阳玥直接打击他,她爸妈看到这个妖孽估计又是一顿担心。

    “大少爷,你放心,小玥的爸妈就让我和小文招呼好了。”楚格林笑起来。

    李炎贝扁扁嘴道:“那好吧,我约了那女人谈营销事情,先走了,晚上我回来吃饭的!”

    欧阳玥笑着点头,把他送出门去,然后交代了楚格林和范择文一些事情后,自己打的去了爸妈的酒店。本来楚格林想车她去的,但欧阳玥坚持自己打的,免得她爸妈又受刺激。

    下午一点,欧阳玥和爸妈一起在外吃了饭后回到了星湖湾的别墅。

    当欧阳荣和秦红看到这栋精致豪华的别墅时,惊得张大了嘴,特别是知道这房子名字是欧阳玥的,而任云桀已经有事出国去了,让两人实在有点受刺激,他们知道欧阳玥能赚钱,但不知道到底赚了多少,但他们也知道这别墅的价格有多贵。

    欧阳玥开门,看到自己爸妈惊讶地看着游泳池的样子,笑了起来道:“爸妈,若是你们喜欢,就搬来这边吧?”。

    “啊,不要!那边也挺好的,再者s市太大了,也没朋友,还是不要了。”秦红连忙摇头。

    “那我回去帮你们买个别墅吧。”欧阳玥其实早有这打算,只是怕她爸妈担心她钱来得太快,本来是想等明年再好好告诉他们的。

    “不用了,别浪费钱,现在这房子就挺好的,你别操心我们,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欧阳荣也感叹道。

    “爸妈,其实我和大少爷他们合资开了珠宝公司,赚了不少钱的,以后会买个大房子,让你们和小杰一起过来住。”欧阳玥推门进去,让他们入内。

    “小玥,你爸妈来了啊,阿姨,叔叔,里面请,我叫楚格林,是小玥的学长,住在小区对面的高层里。”楚格林笑着迎上来。

    “阿姨,叔叔,你们好,我叫范择文,是小玥的同学,暂时住这里。”范择文红着脸也自我介绍。

    欧阳荣和秦红看到两个帅哥愣住了,特别是楚格林,让秦红一看就喜欢上了,没见过这么可爱的男孩子,长得实在太好了。

    “你们好,你们好啊,别客气,真是打扰你们了。”欧阳荣连忙微笑道。

    “爸妈,你们先坐吧。”欧阳玥微笑道,看看楚格林和范择文有点好笑,不用这么拘束吧,她都已经在吃饭的时候跟爸妈详细说过他们了。

    楚格林泡茶,范择文去拿水果,俨然像这家的主人。

    而欧阳荣和秦红脑袋东看西看,心里只打鼓,这屋子真高档啊。

    “爸妈,你们想参观吗?我带你们四处看看好了。”欧阳玥知道他们的好奇,立刻笑道。

    “好好,这房子可真漂亮。”秦红连连点头高兴道,“这家具也很好看呢。”

    “家具是毛毛买的。”欧阳玥很顺口地接上,然后面色一白,心里一阵疼痛。

    ------题外话------

    下面女主珠宝店开业,解决点琐事就开始走强了哈,(*^__^*)嘻嘻……。

    热烈祝贺亲爱的‘范丽娟’升级为本文状元!扑倒蹂躏,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