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41章 记忆回归

    一个小时后,欧阳玥眼困了,看看那边的任云桀依旧在睡觉,只好回床上,刚躺下,孙焯裎就忽然出现在她房内,吓得她立刻跳起来。

    “你来干什么!”欧阳玥真被他吓死了,半夜三更忽然出现在房中,还是她刚关了大灯后,这可够惊悚的。

    孙焯裎的面色无比难看,立刻撩起他的衣服露出胸口冷声道:“我的龙珠呢?你快交出来!”

    欧阳玥一愣,内心有点心虚,但她确实没投,是龙珠自己回到她手珠链里的,不关她事吧?

    “我,我没有啊!你,你不是说拿不下来吗?”欧阳玥有点口吃,马上打开了大灯。

    “就因为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才怀疑你拿的,你这个女人有古怪!”孙焯裎开始走向她,“快拿出来,不然我可不客气!”

    “我真没有啊,不信你搜房间好了!”欧阳玥立刻涨红脸道。

    孙焯裎一动不动,神织马上铺开,搜索整个房间,但没有发现任何和龙珠有关的东西,然后他双眸又变幻成银瞳,直接透视整个房间,最后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见他眼睛变成银色,就知道他要透视,连忙急道:“你别乱看!”

    孙焯裎哪管这些,一下子就把欧阳玥直接透视个干干净净,先是脱了衣服,看到雪白如玉、婀娜多姿的身材,嗯,这女人蛮有料的,皮肤真好,像丝绸一样,孙焯裎脑子里yy了下,然后是透过皮肤,看里面的骨骼,最后他张大了嘴巴,因为他发现欧阳玥骨骼居然非常清奇,是修炼武道的上好苗子。

    “喂,你看完了没有!”欧阳玥双手抱胸,弯着身体,实在很郁闷,感觉这叫报应,自己把人家看光光,现在好了,自己也给看光光了,哭。

    “龙珠到哪里去了!”孙焯裎看不出手珠链的异常,因为龙珠变得很小很小,又是镶嵌着的,所以他看来看去也找不到。

    “都说不知道了,你自己搞丢的,不要问我,反正我没有!”欧阳玥气嘟嘟地道,整个身体钻进被子里倒下来,“我要睡觉了,你快点离开!”

    孙焯裎却紧皱得眉心,坐到沙发上,开始思考起来。

    “真是怪事,龙珠掉了不可能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的。”孙焯裎太纠结了,那可是大长老给他的法器啊,虽然他离武尊级别还差远了,但以后一定会达到的,到时候找不到法器怎么办?连爷爷都没找到过法器,自己哪里去找?

    “你一定是自己不小心掉了。”欧阳玥还是有点内疚的,毕竟这东西已经在她这里了。

    “不可能,十五年都没掉,就偏偏这个时候掉?对了,你不是说你对龙珠有特殊感应吗?帮我找找吧,龙珠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的!”孙焯裎立刻恳求地看着她。

    “可,可我去哪里找啊?”欧阳玥头疼了。

    孙焯裎露出伤心之色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掉,不可能的,我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的。”孙焯裎一张脸好像都要哭了。

    欧阳玥心里感觉实在很不好意思,她也没想到龙珠会自己回到她手珠链上的,现在她很明白,只有自己触碰过,然后能和自己一起经历过睡眠的,球体都会回归到手珠链中。

    “我,我尽力帮你找找吧,龙珠出现的时候,我应该会有感觉的。”欧阳玥想安慰他一下,毕竟这大美男这么哀怨的样子还是很让她有种心疼的感觉,无故就生出一种舍不得让神仙美男难过的感觉。

    “真的?”孙焯裎抬眸看她,面色还是很忧郁,像个忧郁王子似的。

    欧阳玥觉得他还是发神经的时候比较有人气,现在这样子让人很纠结。

    “真的。”欧阳玥淡淡一笑。

    “那你一定要用心找,快点找到,要是被别人得去了,我的法器就没了。”孙焯裎依旧可怜兮兮地说着。

    “我知道了。”欧阳玥心里很内疚,自己是夺人所好了。

    “嗯。”孙焯裎这才点点头。

    “你今晚见到东方旭的爷爷了,跟你说了什么?”欧阳玥转移他的注意力,因为看他好像不怎么想走。

    “没见到,四大长老把他爷爷叫走了,我和东方旭他们在酒吧说事情。”孙焯裎靠在沙发上。

    欧阳玥一头黑线,不过她到是没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和烟气,实在有点难以想象他这样的高贵的人物居然会去酒吧,感觉这家伙应该与世隔绝,不沾红尘才正确。

    “没发生什么事吧?”欧阳玥下床来,好在身上穿得是带来一套短袖短裤的卡通睡衣,不会露光,但想想自己都被他的银瞳看光了,嘴巴就不由扁了扁。

    走到酒吧台给他泡了杯红茶道:“你先喝口茶吧,别想太多了。”

    孙焯裎看看她,拿起红茶喝了喝,但立刻皱眉道:“这里的茶叶真难喝,还五星级!”

    欧阳玥郁闷,她觉得很不错了,不过对于这种天之骄子来说,什么好茶没试过?何况孙道国还是茶道高手。

    “将就吧,要不你回家去喝?”欧阳玥翻下白眼。

    “你不是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吗?”孙焯裎显然还不想走,叹口气道,“东方旭这家伙鼓动另外两位大少爷来反对我,帮我洗脑子。”

    “啊?什么意思?”欧阳玥惊奇道。

    “他们说这一代年轻人要强大,要出人头地,不能听老顽固的,也不想偷偷摸摸,既然学有武道,就该活以自用,帮四大家族走向大众,这不是想造反吗?”孙焯裎气呼呼道。

    “东方旭这么说?”欧阳玥吓一跳,要是武道横行平民百姓之间,将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他有这个意思,正好其他两个家伙最近憋屈得很,也很想出去闯世面,还叫我和四大长老商量,新一辈要自己出来干事情,想让长老们多开点恩。”孙焯裎气得都笑了出来。

    “什么叫最近憋屈得很?”欧阳玥问。

    “这一年,萧卿义和崔泽暗中用武道做了不少缺德事,虽然很低调、掩饰得好,但还是被我们发现了,他们的家长关了他们几个月禁闭,所以才委屈。”孙焯裎叹气道,“再这样下去,我们这一辈真得要出事,我作为华夏异能管理中心的头,是有责任和有必要遏制这些反骨仔的,不能让老百姓受到惊吓和伤害,这件事其实我之前和四大长老说起过,可惜我发现四大长老都很包庇自己这家族里的人。”孙焯裎又叹气。

    “四大长老难道是每个家族一人吗?”欧阳玥惊吓道。

    “不错,大长老正是我们孙家的祖先。”孙焯裎露出苦笑,其实大长老也很宠爱他的,好在自己比较自律。

    欧阳玥翻个白眼道:“那就是你说的都是空话,只要他们一个个护着自家人,什么惩罚都不会有,而且你们还有四个爷爷?你们四大家族真是奇怪!都一样的人?”

    “那到不是,老不死的都不死就一直存在了,老婆都不学武道,都已经死了,我爸妈这一辈里,我妈开始练习武道,是因为我爸想让她长寿点,但我妈没有天赋,所以其实很痛苦,陪着我爸爸一起修炼,暗无天日,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哎,我家还有我两个叔叔,一个妹妹,还在闭关。”孙焯裎不隐瞒道。

    “山洞里那些人对吗?”欧阳玥之前透视过他们家后山,看到几个人在修炼的。

    “嗯,对外说去了国外,其实都是闭关,其他三家也一样。不过都是女人少,男人多,女人就算修炼武道都没有出类拔萃的,我妹妹现在武者二级,东方莹莹也是武者两级,萧卿义的姐姐也是武者两级,一个个都突破不了第三级。”孙焯裎耸耸肩,有点鄙视女人。

    “要是我学的话,一定能突破武者级别。”欧阳玥脑子一转道,“你不觉得我很有基础吗?”

    孙焯裎一愣后,新月眸子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确实,她体内似乎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你会帮我吗?”孙焯裎忽然很认真地看着她。

    “当然,我也不想你们这些怪胎出现在老百姓之间,伤害他们,要不然世界就会变天了。”欧阳玥连忙道。

    孙焯裎点点头道:“虽然四大长老不允许我们杀害普通人,但像小事情他们现在都是睁一只闭一只眼,我这异能管理中心也算是名存实亡,看起来好像很威风,实际上,他们都在排斥我,疏远我,让我谁也管不了。哎。我还以为自己比他们有天赋,能肩负这份神圣的使命,其实我错了,我只是一个笑话。”孙焯裎苦笑一下。

    “孙少,你也别这么说,你比他们强大是一定的啊,主要还是古武家族整个体系在变动,要是四大长老不护短,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啊,所以我觉得要有一个人很强硬地阻止他们,要用铁血政策,这样谁还敢乱犯规?”欧阳玥挑眉道。

    “铁血政策?呵呵呵,你太搞笑了,在华夏,还有谁能比那四个老家伙厉害啊。”孙焯裎立刻摇头笑起来。

    “大长老不是你家的人吗?会帮你才对,对了,大长老是不是四个长老中最厉害的?”欧阳玥好奇道。

    “不是,是年纪最大啦,最厉害的是崔家的那个老家伙,所以看崔泽那家伙现在得意着!”孙焯裎不爽道。

    “你们四个不是应该关系很好吗?”欧阳玥实在不理解他们的相处模式。

    “好什么,我们三岁就开始修炼,中间就是过节什么的,四大家族之间会有聚会,联络感情,我们年纪都差不多,所以也算合得来,但要说到交情好,那就不一定了,反正他们有没有暗中联系我是不知道啦,我只顾着修炼了。”孙焯裎又叹口气。

    “那为什么东方旭有和伍蓝枫一起上学呢?”欧阳玥越来越不明白了。

    “我们都有出来上学的,伍家和东方家相距不是很远,所以关系好,两人在同一所贵族学校,只是东方旭不是天天读书,而是阶段性,我们都是阶段性的,大人们也是怕我们修炼无聊,或者是遇到瓶颈不能突破。”

    “原来如此,看来新一代都耐不住寂寞了。”欧阳玥总结道。

    孙焯裎则眼睛一亮道:“你这话怎么和我爷爷说得一样,我没有耐不住寂寞,可能是我身上有任务,那三个家伙不修炼的时候无所事事,所以到处惹麻烦。”

    “孙少,你给我一张千猩草的叶子好不好嘛~我若能修炼,你就多一个同盟,不是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你们四大家族这种情况早晚都会大战一场的,你不如培养我啊?若我不能修炼,我不告诉别人好了,你也没损失不是吗?”欧阳玥看他脸色说道。

    “话说你骨骼清奇,确实是修炼武道的料子,只是你不是四大家族之人啊,不如,我们结婚吧!算我吃亏点好了,总好过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好。”孙焯裎好像下了决心似的。

    “啊!不行!”欧阳玥立刻摇头,心里真是哭笑,为毛一定要结婚才行,“你不会告诉东方旭他们我是你女朋友了吧?”

    “还没说,东方旭在怀疑你告密,正炸毛,我要一说你是我女朋友,他就一定会认定是你们告密,一定会对你们不利的,所以我暂时没说,还说和你们不熟悉。”孙焯裎目光闪闪。

    欧阳玥松口气,这家伙还是有点脑子的。

    “不结婚就真得不能给我千猩草吗?”欧阳玥再问一句。

    孙焯裎很坚定地点点头,然后敛下眸子,开始沉思起来。

    “算了。”欧阳玥实在很郁闷,但自己偷不到,也没办法,难道回去真得召集人一起去神龙架不成?对了,也许他可以一起去,那样危险就少了,他能遁入虚空不是吗?

    “孙少,我答应给你寻找黄晶石和你的龙珠,但你能不能带我去一个地方?”欧阳玥试探性道。

    “神龙架?”孙焯裎一点也不笨。

    “嘿嘿,不错,我就是想修炼武道,你不给我千猩草,我可以从神龙架得来不是吗?”欧阳玥微笑一笑。

    “话是不错,只是你为何这么固执要学武道?又不肯嫁给我呢?”孙焯裎露出不懂的目光。

    “不肯嫁给你是因为我有毛毛了,结婚自然是要两个相爱的人结才行的,修炼武道是我发现我自己真得很适合啊,而且我总觉得有个声音在呼唤我,让我学习武道,要不然我自身就不会带异能,力气也不会越来越大,自己都控制不住了。”欧阳玥掰得还挺有道理的。

    “若你真不肯嫁给我,要得到千猩草确实只有去神龙架摘了,但你要是这样修炼,一旦被四大家族其他人知道,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孙焯裎皱眉,面色很谨慎。

    “我知道,我可以低调点,偷偷地来,还有你帮我掩饰不是吗?”欧阳玥心里一喜,这家伙有点松动。

    孙焯裎想了想到:“先给我考虑一下吧,要被人知道我参与在里面,孙家会死得很惨。”

    “不会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也会很小心的。”欧阳玥安抚他,“你考虑考虑,我和毛毛后天回s市,你不用先跟着,考虑好了再过来好了。”

    “那怎么行,我要拿黄晶石的。”孙焯裎可没忘记这个好处。

    欧阳玥苦笑道:“那随便你了,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睡觉了,我明天还有事,再不睡就起不来了。”

    孙焯裎点点头,看了看她的小脸,表情有点古怪,但最后还是遁入了虚空,消失不见。

    欧阳玥看看隔壁,依旧没有动静,只能打个了哈欠爬上床睡下了。

    第二天,等她电话响起的时候,她一看时间已经九点了,而任云桀居然没有叫她,她赶紧往隔壁一看,这一看大惊失色,房间里没有人,任云桀不见了。

    “喂,小玥,我是徐大哥,你们起来了吗?”电话里是徐闵的声音。

    “徐大哥,我有点事,等下打给你!”欧阳玥心急,说完就挂了,让电话那头的徐闵莫名其妙。

    欧阳玥跳下床,走近墙壁,仔细看对面,房间、洗手间、吧台,依旧没有任云桀的人影,好在他的笔记本电脑还放在台面上,衣柜里还有他的衣服。

    立刻拨通任云桀的电话,那边响了两下后被接起。

    “毛毛,你在哪里?”欧阳玥急切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想起任云桀虚无缥缈的声音道:“屋顶。”

    “屋顶?毛毛,你,你没事吧,你快点下来!”欧阳玥连忙抬头,透视而上,楼层在她的眼底一层层褪尽,直到最上面的天台上,她看到了任云桀一个人坐在边缘处,一头卷发随风飘扬,一张脸似乎比之前更加得冷漠了,让欧阳玥的感觉很奇怪。不过他的动作太危险了,这要掉下去,一定会摔得渣都不剩了。

    “玥。”电话里任云桀一个玥字,虽然没什么温度但也让欧阳玥松口气,看来他没有忘记自己,不过他恢复记忆没有?

    “毛毛,你先下来,你恢复记忆了吗?”欧阳玥温柔地道。

    “我下来再说!”任云桀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欧阳玥看到他的人一下子消失在阳台上,让她错愕,毛毛是恢复记忆了,而且还是武王级别的高手,因为他会遁入虚空,起码和孙焯裎在同一级别上。

    很快,任云桀出现在她房中,欧阳玥心里是又惊又喜又怕,连忙扑过去,但却扑了个空。

    “毛毛?”欧阳玥转过身来愣住。

    任云桀的深邃眸子里没有了之前对她的那种柔情,更多得是冷清和厌恶,让欧阳玥错愕当场。

    “别叫我毛毛!”任云桀看着她目光一片冷清,声音更如冰渣渣。

    “毛毛,你,你忘记我了?”欧阳玥心里一阵疼痛,看着他冷酷的样子,眼睛都红了。

    “我知道你,欧阳玥,是你救了我,但我和你不熟不是吗?”任云桀的目光锁定在她脸上,但欧阳玥却感觉不到任何暖意。

    “不熟?是我救了你,但后面的事情呢,你不记得后面发生的事情了吗?”欧阳玥急切道,“你看看你的手臂!还有这张纸!”欧阳玥连忙扑倒桌前盖在笔记本下面的那张纸拿出来。

    任云桀看着他手臂上刻着的一个玥字,然后皱了皱眉,又看看欧阳玥给他的纸张,嘴角勾出点冷笑道:“我写的?”

    “是啊,你昨晚写的,你说一定不会忘记我,你说你很爱我的,难道你都不记得了?”欧阳玥有种想疯掉的感觉。

    “是吗?我真不记得了,我感觉不到自己对你有什么感情,不过我知道你救了我,还有我不是华夏人,我想我是时候要回去了。我是u国人,虽然是混血儿,但真正的国籍是u国。”任云桀看着她道,“我是名古武者,本来应该杀了你的,但你救过我,我就饶你一命,但我必须离开了,你就当我从来没出现过!”

    “不!毛毛,你不会离开我的,你说过的!永远都不离开我,我需要你在身边,你说过要保护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欧阳玥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心越来越寒,要真知道是这样,还不如不让他恢复记忆,他是古武者又如何,他根本就不会留下来保护她啊!

    “也许等我想起来的时候我会回来的,但我现在要走了,回去处理一些事情,对了,我不叫毛毛,我叫jack·任(任杰克)!”任云桀也不管欧阳玥掉下来的眼泪,冷冷地看着她,然后慢慢地消失。

    “毛毛,不要走!”欧阳玥连忙扑上去抱住他的手,不让他遁入虚空。

    “放手!”任云桀推了一把欧阳玥后消失不见了,而欧阳玥被他这一推直接摔到在地毯上,看着任云桀不见的人影,顿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为什么会这样,他记得自己,却不记得他爱自己了,可自己爱他啊。

    任云桀并没有离开,而是在虚空中看着欧阳玥嚎啕大哭的样子,心儿疼得像被撕裂一样,他好想出去抱着她告诉她,他没有忘记她,他依然爱她,他更没有忘记认识她之后这段美好的日子,只是这段好日子的背后的他是很恐怖的存在,他不能给她带来灾难,所以他必须选择离开,而且要快,一旦被封存他记忆的人知道了,欧阳玥一定没命,只有他离开她身边,才能让她安全,不过他一定会回来的。

    本来他是想装完全不认识她的,只是觉得会更加残忍,所以才想不好在阳台思索了很久,最后选择这个结论,自己没有忘记她,只是自己忘记了对她的爱。

    欧阳玥哭了很久很久,任云桀在虚空中也流下泪来,一直没有离开,直到欧阳玥从地上爬起来,对着空气狠狠道:“毛毛,你等着,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答应过你,就算你失去记忆,我都不会放弃你!我要学习古武,我要找到你,唤醒你对我的爱!”说完手臂狠狠地一擦鼻子就跑去洗手间洗刷。

    任云桀内心无比感动,嘴角勾起欣慰的微笑,但想到自己的事情,面色一黑,只能暂时地离开,他什么东西也没带,还把自己房间的房卡留在了她的桌面上,而他必须先回去处理些事情,比如自己之前那块被抢走的黄晶石,他一定要夺回来!而他也相信自己一定很快就会回来找她的。

    欧阳玥一边洗脸一边哭,委屈地不得了,脑海里全是任云桀的身影,但她知道他不会回来了,自己唯一能找到他的途径就是练习古武,好在知道他是u国人,看来神龙架之行势在必得了。

    时间过得很快,等欧阳玥平复下心情后,她打电话给徐闵,才知道徐闵在楼下等着她,之前是因为自己挂了他电话,他以为她事很急,就没打过来。

    “我马上下来。”欧阳玥匆忙收拾一下,看到任云桀留下的房卡,心里一酸,收进了包包里,想着回来再去收拾他的东西。

    下楼,徐闵的车子就停在门口,欧阳玥一上车,徐闵就惊讶道:“云桀呢?怎么不下来,该吃中午了?”

    “他,他离开了。”欧阳玥抬眸看看徐闵,鼻子都酸了。

    “什么意思?”徐闵这才见她的面色不太对,眼睛似乎哭过了,立刻俊脸一变看着她急道。

    “他走了,他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欧阳玥一说,难受得又掉眼泪了。

    “怎么会这样?”徐闵惊呆了,“难道他恢复记忆了?”徐闵那天被打一掌后是听到欧阳玥为了救任云桀,说起黄晶石的事情,原来任云桀是失忆人士,当时他心里震惊了好一会,才想到任云桀也极有可能是国外的古武人士,但他不敢去深究这个问题,自己已经触碰大多了。

    “嗯,他恢复记忆,但不记得我和他的事情,然后就走了,离开这里了。”欧阳玥伤心无比,眼泪又哗啦啦掉,其实她不想哭的,但实在太过心酸和心疼,忍不住了。

    “那,那他是古武者吗?”徐闵伸手按住她的肩膀问道。

    欧阳玥点点头,抽泣了下鼻子。

    “小玥,你别伤心,虽然有点残忍,但对于你也许是好事,毕竟他和你是两个世界的。”徐闵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觉得任云桀若是古武者,那么欧阳玥离开他会安全得多。

    “不,我也要修炼古武,我要找到毛毛,我答应他的事一定会做,若是我不努力就放弃,我怎么对得起他。”欧阳玥怎么样也要试试。

    “你修炼古武?你,你怎么修炼?”徐闵还不太懂。

    “徐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欧阳玥忽然间镇定下来了。

    “你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徐闵连忙道,拿了纸巾给她擦眼泪,心里也是隐隐地疼,她对云桀是有感情的。

    “我想去神龙架原始森林,你能陪我一起去吗?”欧阳玥抬起泪眸看他,因为她知道太危险,孙焯裎不一定愿意,徐闵本身是特种兵,一定在这种原始森林里训练过。

    徐闵惊讶道:“为什么要去那里?原始森林很危险的。”

    “我知道,所以想你一起去,可以保护我,我去找千猩草,只要找到,你我都能修炼武道。”欧阳玥给他点希望,她相信没有人不喜欢自己强大的。

    “你是说找到千猩草,我也可以修炼?”徐闵一愣然后摇头道,“被四大家族知道会不可饶恕的。”

    “我们可以偷偷练的,而且四大家族内部已经出现矛盾,我想暂时还管不了我们。”欧阳玥想了下道,“徐大哥,你就不觉得四大家族越来越蛮横了吗?早晚整个华夏会出大事情,会改朝换代,为何你们这些人不争取,而是让他们摆布呢?你们是实力不够,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愿意试试吗?”欧阳玥怂恿道,因为她知道自己和楚格林两个人是不可能完全任务的。

    徐闵沉默了,一张俊脸上都是凝重。其实他小时候就感觉很不公平了,为什么爸爸他们都那么听四大家族的话,而且他们打人好厉害,自己怎么都打不赢他们,后来爸爸告诉他四大家族是很强大的家族,是华夏的守护者,不是一般普通人,他才死心,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但那种低人一等的感觉真不是滋味。

    “你先考虑考虑,我现在打电话给苗思思,师傅的事先办好。”欧阳玥开始拿出电话打给苗思思,而苗思思早接到方老的电话,一直在等欧阳玥的电话,所以接通电话后,准备一起吃中饭。

    徐闵带着她来到一家装修古风的酒楼里,二楼靠窗的卡座里,一个身穿深蓝色绣花旗袍的中年妇女看到她们上来慢慢地站起身来,这个让欧阳玥也是眼前一亮的妇人就是方世情的前妻苗思思了。

    苗思思一眼就知道是欧阳玥,因为方老描述过,把她这位徒弟说得是天上有、地上无,不过这一见还真让她有点惊艳,小小年纪出落得大方清秀,五官精致不说,全身散发一股淡淡优雅气质,就如上好翡翠一般,让人忍不住被她吸引。

    “小玥吗?”苗思思先打招呼,笑容满面,声音也很温和亲切。

    “师娘,我是小玥。”欧阳玥挂上她招牌的淡然笑容迎上去。

    “哎呀,别叫我师娘,叫我苗阿姨好了。”苗思思到是不愿意把自己叫老了,当然她年纪和方世情差不多,但保养得很好,气质更是不错,叫阿姨也没什么不合适的。

    “也好,苗阿姨,谢谢你出来见我,这位是我徐大哥,徐大哥,这就是我师傅的前妻,你也叫苗阿姨好了。”欧阳玥先介绍道。

    徐闵笑着打招呼,三人坐下,徐闵和欧阳玥自然坐一起,苗思思热情地让他们点菜,弄得欧阳玥都不太好意思了,和想象中的待遇似乎有点不同,毕竟她应该知道是自己把钱无忌刺激成现在这样的。

    一阵热络的寒暄后,欧阳玥从包里拿出那只木头小鸟挂件出来,包在一块蓝色青花图案的方布上道:“苗阿姨,这是师傅让我带给你的。”

    苗思思一愣,接过那小鸟看着似乎呆了一样,目光也是越来越幽怨。

    欧阳玥和徐闵对看一眼,两人也不说话,静静地等待苗思思的反应。

    “他,他居然还没有丢掉。”苗思思忽然难过地道,声音有点哑,可见心情波动很大。

    “师傅一直戴在身边的,我来的前一天,他才从脖子上取下来。”欧阳玥解释道。

    苗思思顿时眼睛红了,抚摸着小鸟道:“这一对鸟儿是我们大学时候他买的,说是定情信物。”苗思思说道这里立刻用手包住她的嘴,怕自己太激动而哭出来。

    欧阳玥很明白这种心情,特别她和师傅的分开还是钱无忌那个王八蛋灌醉了她而得到的,在她内心深处,应该和方世情才是真正相爱的,只是输在孩子身上,母爱毕竟大于爱情,何况她和方世情结婚多年都没孩子,苗思思是一定舍不得打掉孩子的,所以这就是让钱无忌得逞的最大原因。

    “苗阿姨,其实师傅心里一直没有放下你,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还是孤家寡人。”欧阳玥很想让这对有情人在一起,但现在钱无忌可没死,只是全身瘫痪,这样的话,对苗思思来说还真是个打击,又不能离婚又不能放弃钱无忌不管,而且这么多年,她和钱无忌总也有夫妻情意的。

    苗思思一愣后,镇定了下心神叹口气道:“这人怎么就这么傻呢,当初我对不起他,可他就是一条筋。”苗思思回忆往事。

    “师傅是对你一往情深,再者当初的事情,师傅也跟我说了,不是师娘你的错,要怪也怪钱无忌这个小人啊!”欧阳玥郁闷道,看得出来,苗思思还是对方世情有情的。

    “哎,不说了,一切都是天意,现在无忌成这样子,他自己都说是报应,可毕竟他对我和孩子都不错的,这个时候再说这些也没意思,小玥啊,你回去劝劝你师傅,别想不来,他又不老,还能娶了老伴,老了也有人陪啊。”苗思思立刻道。

    “苗阿姨,我师傅这么多年都忍住了,你这个时候还叫他再娶,我看打死他都不愿意了。”欧阳玥摇摇头。

    苗思思尴尬地笑笑道:“说得也是,对了,他现在不能走路,身体可好?”

    “身体还不错,脚也很快就能走了,正在治疗,苗阿姨不用担心。”欧阳玥微笑道,她相信师傅的腿马上就会走了。

    这时,苗思思的手机响了,她笑着说声不好意思就接起了电话。

    “师娘,你快点来医院,师傅不行了!”电话那头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起来,欧阳玥和徐闵对看一眼,欧阳玥心想叫苗思思师娘的只有肖刚了。方世情这次还特意说了肖刚的老婆楚洁的事情,叫她看到她的话别生气,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肖刚虽然是钱无忌的徒弟,但对楚洁也是不错的。

    欧阳玥就觉得方世情太心软,楚洁明知道肖刚是钱无忌的徒弟,本来就不该跟他开始,就算开始谈恋爱,也应该先告诉方世情,而不是背后谈了两年,学了不少东西才跟着肖刚跑了,连句道歉或者谢谢都没有,摆明是知道自己不对的。

    苗思思面色苍白地站起来道:“真不好意思,无忌可能病情恶化,我必须去医院。”

    “苗阿姨,你开车来了吗?”欧阳玥急问道。

    “没有,我打的去!”苗思思怎么也没想到钱无忌会在这时候有事,早上还去看过他,他已经不会说话,只能看着她,全身都在瘫痪中,自己跟他说了欧阳玥要来看她的事,会不会应该这事,他病情才忽然恶化了呢?想到这里苗思思又心急如焚。

    “我们送你过去,徐大哥有车!”欧阳玥叫徐闵去开车,自己则匆忙买单。

    苗思思已经跑出酒店外面,想拦的士,但这个时候的士哥也都在吃饭,所以很少,徐闵车子开出来。

    欧阳玥拉着苗思思就道:“苗阿姨,快上车吧!”

    苗思思也没办法,其实她是想到钱无忌突然病情加重的原因,其实是不太想欧阳玥他们去的,但打不到的士,她也急了。

    上了车后苗思思尴尬道:“真是谢谢你们,徐闵,麻烦你快点好吗?”

    “好的,苗阿姨,你别着急。”徐闵很沉稳地说道,车子也确实开得快了些,但京市不是小地方,大城市多处车流量密集,红绿灯又多,急得苗思思心焦无比。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就突然病情恶化了。”苗思思像对自己说又像对欧阳玥说。

    “苗阿姨你先别急,应该不会有事的。”欧阳玥皱眉,虽然她最好钱无忌这只老乌龟没好下场,但真得听到这种消息还真是让人难受。

    “我真不该告诉他啊。”苗思思很自责,她一直知道钱无忌是个很吃醋的男人,虽然对她不错,就算吃醋也表现大度,两人每次在说起方世情的时候他都表现大度,但她心里其实很明白他一直在和方世情斗,只是有些事情她不想说出来,毕竟都是夫妻了,能过就过了。

    “苗阿姨是告诉钱老说我来了吗?”欧阳玥猜想道。

    苗思思点点头道:“是啊,我早上去看他的时候说了,我不想瞒着他,毕竟这么多年了,我对不起世情,他的徒弟来京市,我见上一面也是正常,可没想到他心里还是过不去那个坎。”

    “苗阿姨,你别乱想,也许不是这件事。”欧阳玥其实心里一想,钱无忌是这种心胸狭窄的人,肯定听到自己老婆要去见前夫的徒弟,又是刺激他一病不起的仇人,心情一定不好受。

    车子在三十分钟后才终于到达了钱无忌的医院,徐闵停车,欧阳玥陪着苗思思快速跑去病房。

    病房里已经没人,一打听才知道人已经送进了急救室,两人又跑到急救室,就看到一边的凳子上坐着不说话的肖刚和楚洁,还有一个站着的年轻男子,欧阳玥猜想是钱无忌的儿子,三人的面色都很凝重。

    “妈!你跑哪里去了!”果然钱无忌的儿子看到苗思思就大叫起来。

    苗思思急忙道:“我去见个朋友,你爸怎么样了?”

    “欧阳玥!”肖刚猛然站了起来,目光一片犀利和不善,楚洁也跟着站起来,看着欧阳玥有点面色发白。

    “肖先生,楚小姐,好久不见。”欧阳玥淡淡一笑,这两人恐怕看到她也恨之入骨吧。

    “什么?你就是欧阳玥?”钱无忌的儿子叫钱涛,一听到欧阳玥这个名字,顿时惊怒地朝她看来,只是可能被欧阳玥的淡然优雅的气质惊艳到了,表情有点古怪。

    说实在的,钱涛长得像苗思思,五官也很不错,身材挺拔,一身西装,头发上打了发腊,气质属于斯文类型,看得出是只海归。

    “你好,你是苗阿姨的儿子吧。”欧阳玥对他友好地笑笑。

    “你来干什么?是你把我爸爸害成这样的是不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钱涛之前听了肖刚他们说起这次缅甸公盘,欧阳玥怎么耍了他爸爸,让他爸爸气出病来,现在看到欧阳玥还不恨死,特别自己爸爸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

    “小涛,别乱说,商战之争,哪有谁对谁错之理!”苗思思到是很犀利地说了句,让欧阳玥心里好受些,这帮人里面至少还有个讲理的。

    “妈!你为什么要去见这个女人!是她把爸爸害成这样的!”钱涛有点责备苗思思了,然后对着欧阳玥大怒道,“滚!你这个女人,要是我爸爸出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肖刚也冷声道:“欧阳小姐,这里不欢迎你!”

    欧阳玥看看苗思思为难的样子,嘴角冷笑一下看看楚洁,楚洁则低着头都不敢看她。

    “苗阿姨,我看我先走吧。”欧阳玥不想发火,毕竟钱无忌快死了。

    “好,小玥,真对不起,回头我再给你电话。”苗思思道歉道。

    正在这时,急救室的门开了,大家一愣后,钱涛第一个冲上去叫道:“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题外话------

    毛毛没有失去记忆,但必须消失一阵子,再次出场必定强大,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