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40章 爱意纠缠(精!)

040章 爱意纠缠(精!)

    孙焯裎顿时整个人被踹飞出去不说,还直接被踢得凌空撞上后面的浴室玻璃门,顿时玻璃门破裂,孙焯裎一下子就没有了影子,只留下一地碎玻璃。

    欧阳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什么时候力量这么强大了?虽然偶尔使出一脚效果也不错,但她在床上本身就不可能用多大力气,只是想把孙焯裎踹醒而已,没想到出现这种场面。

    “欧阳玥,你干什么?”孙焯裎从另一边出现,完全是突兀地出现在空气中,一张如仙的俊脸黑如锅底,看看那玻璃门皱皱眉,这女人力量怎么这么强?她又不是练古武的,但这一脚的力量已经超出正常人的范围了。

    “我,我只是想叫你起来,没想到?”欧阳玥一肚子怒火也被惊走了,然后她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珠链,一看之下心里大喜,原来第五颗龙珠居然归位了,这个孙绰裎绝对没有想到他来自己身边这么一睡,龙珠直接就跑进她的手珠链里了。

    连忙抬头看向他胸口,果然上面只剩一个小铁环似的小圈圈,龙珠不见了,嘿!这家伙要知道了不知道怎么反应?自己可绝对没有偷的。

    “你叫我用得着这样吗?”孙焯裎一头黑线地看着她道,“你怎么力量这么大?要不是我能直接遁入虚空,只怕被玻璃割伤,摔地上就更惨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对了,你怎么会来我这里,你不是去东方旭家里吗?怎么会睡在我床上,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欧阳玥连忙抢回主导权。

    孙焯裎看看屋外,远山眉毛一抖道:“我进来看你睡得熟,不忍心叫你,但我总不能坐着等你,何况我也累了,你这床这么大,给我睡一点也不过分吧?我和你可是男女朋友,对了!我是来给你药草的,你不是要给任云桀恢复记忆吗?”孙焯裎说到最后有点委屈和不爽,新月眸子带着好像弯曲的钩子似的直盯着她。

    “呃,原来如此,真,真不好意思,毛毛在隔壁啊,我没醒你可以直接找他啊。”欧阳玥怒火立消,人家是好意,虽然这种举动有点像色狼,但这家伙想法与常人有点不同,所以不能一概而论,自己好像是过分了点。

    “我才不要去找他,他一点也不可爱。”孙焯裎在沙发上坐下来,伸手从他的储物空间里拿出一个塑料盒子来抛给欧阳玥道,“这里有三颗药,你可以让他先吃一颗试试,不过若是他的记忆真的是被武尊以上的人封住,只怕没什么效果,不过也可以吃了全部试试的。”

    欧阳玥打开塑料盒,见到三颗绿色的药丸,看着有点像毒药的感觉,但她相信孙焯裎应该在这事上不会骗他。

    “对了,若他真能记起来,而且他是古武者的话,让他立刻离开华夏,免得引起国际大战。”孙焯裎很严肃地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愣住,心里立刻涌起不舍了。

    “说说你刚才怎么回事,这么大力,这玻璃要赔钱的。”孙焯裎看着她道。

    “我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大力的,是不是说明我是修炼武道的料呢?”欧阳玥露出期待之色。

    孙焯裎脸又黑了,叹口气道:“你就别做梦了,我现在还不想和你结婚,等我五十岁再说吧!在没结婚前你是不可以修炼的。”

    欧阳玥嘴角直抽,不过也放心他其实也对自己没什么特别感觉,应该是纯粹为了救她,而救她自然是想自己多找些黄晶石给他了。

    “你有没有听说过其实神龙架原始森林里有千猩草呢?只要我得到千猩草就能洗骨髓,可以练武道。”欧阳玥试探性的问。

    孙焯裎果然愣住了,看着她眯了眯眼睛后道:“神龙架确实有千猩草,这个我听大长老也说起过,因为我们四大家族有一次失落了千猩草的种子,还是大长老他们去神龙架找了回来,才有我们现代这一辈新古武者的,只是你不知道神龙架有多危险吗?哪里可不是普通人能去的地方。”

    “你要是不给我,我只能自己去试试了,对了,你的意思是你们四大家族每家都有千猩草?”欧阳玥好奇道。

    “对,每家都有一株的,不过你别想起贪心,千猩草和其他奇形异草都是养在玻璃花房里,四个玻璃房都是被四大长老结印过,所以只有有人进去,他们都会有感应的,少一样东西都要汇报的,你以为我们能随随便便拿吗?”孙焯裎咧下嘴。

    “那你之前还说送那朵彩虹花给我?”欧阳玥没好气道。

    “我能进去玻璃房,四大长老也不会责怪我,因为我现在可是国家异能管理中心的管理者,需要用药草防备突发事件,享有特权,嘿嘿,整个四大家族就只有我一个可以哦,我爷爷都不能随便进去的。”孙焯裎立刻尾巴都似乎翘天上去了。

    “那你给我一张千猩草的叶子都不成吗?”欧阳玥扁扁嘴。

    “千猩草真不成,不是不帮你,修炼古武一直只有四大家族的人可以,你毕竟不是,难道你这么小就恨嫁了?”孙焯裎露出惊恐之色,“我,我还想玩多二三十年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不会嫁给你的!算了,跟你说不清楚!你快点去东方世家吧,别让东方旭的爷爷等久了。”欧阳玥不想再跟他纠缠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搞不清楚轻重的神经病。

    “好吧,不过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吧,我也给你我的号码,我爷爷说要培养感情。”孙焯裎一本正经地道。

    欧阳玥苦笑,不过她还是需要孙焯裎的号码,以防万一。

    “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欧阳玥存了号码后道。

    “问啊?”孙焯裎看着她。

    “你能遁入虚空,东方旭可以吗?”欧阳玥询问道。

    “只有武王级别才可以,他还差一级。”孙焯裎又笑了,是得意地笑。

    “那我可以进入虚空吗?”欧阳玥想看看什么叫虚空。

    孙焯裎一头黑线道:“当然不能,不过我可以带你进去,你要进去看看?其实就是一片清明,一个干净的空间,也是给高手过招的地方,这样就不至于破坏和伤害无辜了。”

    “能带我看看吗?我很好奇。”欧阳玥立刻兴奋起来。

    “可以!”孙焯裎伸出手来,欧阳玥下床,伸手到他的手掌上,孙焯裎的半边身体就已经不见了,似乎隐藏了半边一样,欧阳玥瞪大眼,看着他笑着慢慢消失,然后看着两人相握的手,她心里紧张得不得了。

    孙焯裎的这只手也慢慢地隐没,马上要到欧阳玥了,欧阳玥盯着自己的手,心里想着这太神奇了,自己怎么能进去呢?

    但事实还是很惊人的,她看到自己的手也慢慢地隐形了,而她完全没有别的感觉,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只是看得到自己慢慢地隐形,然后眼前一片黑亮,这个虚空不是像白天一样的光亮,更感觉像夜晚天空的广袤无垠,星星布满天空的亮光,整个空间里能看到遥远的星空,天边那宽宽明亮的银河,而四周都是静悄悄的,像个无人的大草原似的,宽广得让人心慌慌的,而似乎透过这一层空旷,她就能看到自己的房间。

    “怎么样?神奇吧?我刚升级到武王,能遁入虚空之后,时常就在虚空里游荡,在虚空里我们能飞一样的,速度很快。”孙焯裎拉紧她,然后两个人飘了上去。

    在欧阳玥大感神奇的时候,孙焯裎又开始恶作剧,忽然速度快得犹如一道风,吓得欧阳玥惊叫不停,脸上是被风刮着似的生疼生疼的。

    “嘿嘿,怎么样?过隐吧,我现在去s市的时间不到两个小时哦,比飞机还快,若是我爷爷,估计一个小时都不用,级别越高,什么都要厉害些的。”孙焯裎对欧阳玥道。

    “太,太神奇了,武道真得太神奇了,这简直就是和神仙一样嘛!”欧阳玥大大地震惊了。

    “嘿嘿,比起正常人确实是的,不好,有人!”孙焯裎面色一变,连忙带着欧阳玥飞回刚才起步的地方,出了虚空,正是她的房间里。

    “什么人来了?也在虚空里?”欧阳玥好奇道。

    “嗯,有人可能借虚空赶路,我上次还在虚空里遇到萧少的爸爸。”孙焯裎松松肩,一派淡然,反而欧阳玥感觉有点紧张,怕有人追出来。

    “你别害怕,离得还很远,对方就算知道有人,也不知道是谁的。好了,我该走了,你有事就打我电话,对了,我听徐闵说你喜欢古玩,有空去京市古玩市场看看,也许会有收获的。”孙焯裎对她挥手,然后就遁入虚空不见了,欧阳玥觉得他很可能是看刚才那人是谁了。

    欧阳玥坐在沙发上还在消化刚才的神奇世界,自己要是可以如此就好了,她更加坚定了要修练武道的决心。

    看到床上的塑料盒,她想起任云桀,立刻抬头透视过去,发现任云桀正拿着手机,一副想打电话又不敢打的样子,欧阳玥心想这家伙一定是怕吵醒她。

    拿起沙发边上的座机拨了电话过去,任云桀立刻就跑过来敲门了。

    “玥,你没事吧,你睡了好久,都晚上了,肚子饿吗?”任云桀其实怕她睡太久会饿。

    欧阳玥看着他一脸关心之色,走过去拉住他的手摇摇头道:“我没事啦,你也没吃?”

    “嗯,等你一起去吃。”任云桀目光闪闪发亮。

    “孙焯裎来过了,他带来了给你恢复记忆的药丸,虽然他不保证一定能让你恢复记忆,但是我们可以试试。”欧阳玥把塑料盒拿出来给他。

    任云桀愣住,面色有点苍白,然后接过药盒子收起来道:“我们先去吃饭,回来我再吃药。”他心里无比害怕,又想不好到底吃不吃,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一定是个古武者,要是恢复记忆就能保护玥,可是万一恢复记忆却忘了玥,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好。”欧阳玥心里其实也很纠结,拉着他的手露出些惊慌的表情,因为她真得很怕失去他。

    “玥。”任云桀深情地看着她,深褐的眸子幽怨而漂亮,里面的情绪完全泄露出来,让欧阳玥深深体会到他的心情。

    “要不,不要吃药了好吗?”欧阳玥真得很怕。

    任云桀愣住,然后微微一笑道:“一年后也会恢复记忆的不是吗?”

    欧阳玥露出苦瓜脸,任云桀连忙抱紧她,脑袋顶在她肩膀上道:“我想保护你,但是若我不是古武者,就无法保护你,我有预感,我一定会是古武者。”

    “可,可是你也无法预料你恢复记忆会不会认识我啊?”欧阳玥听得心里很酸涩。

    “我相信我自己不会忘记你的,一定不会!”任云桀似乎在给自己力量。

    “嗯。”欧阳玥抱紧他,她希望也是这样。

    “孙焯裎什么时候来过?我怎么不知道?”任云桀想起来道。

    欧阳玥身体一僵,推开他,看着他的双眸道:“这家伙能遁入虚空,什么时候来我也不知道,太可恶了!还睡在我床上,把我吓一大跳。”

    “什么!”任云桀立刻双眸冷如寒剑。

    “不过他到是没怎么过分,只是在我身边睡了一觉,我醒来就踹他下床,你看那里,我们还得赔钱。”欧阳玥指指那边洗手间的玻璃墙。

    任云桀走过去一看,立刻嘴角抽搐,这一脚怎么看都是不轻啊,不过,那家伙是活该的。

    “我一定要恢复记忆!”任云桀更加坚定这个想法,再下去,那个家伙都不知道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来。

    欧阳玥扁扁嘴,知道他的意思,点点头道:“先去吃饭吧,回来再慢慢说。”

    “好!”任云桀点头,温柔地拉着她的手下楼用餐,因为心情都不怎么样,他们就在酒店里吃了些又回房间,让服务员搞定破碎的玻璃墙,还赔了五千元,当然这对现在的欧阳玥来说都是小意思,只想快点收拾干净,能给任云桀吃药。

    夜晚九点,欧阳玥房间里,任云桀在台面上的白纸上写下:“我爱欧阳玥,永不离弃!”这么九个字,让欧阳玥很感动。

    “玥,若是我真忘记你,或者要伤害你,你就给我看这指条,提醒我手臂上刻得字懂吗?还有,千万别放弃我,就算不认识了,我们还能重新来过好吗?”任云桀很紧张,看了看茶几上为他准备好的药丸。

    欧阳玥心酸地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争取的。”

    任云桀深深地抱住她,眸子紧锁住她的小脸,似乎要把她刻进脑海里。

    欧阳玥忽然踮起脚尖,小嘴对着他海棠花瓣一样的薄唇轻轻地吻了上去。

    任云桀一愣,突然心里狂喜,这可是玥第一次主动亲吻他,他怎么还在发呆。

    欧阳玥见他发愣,小脸通红,离开他的唇羞涩地看了他一眼,正想开口说什么,任云桀立刻反应过来,脑袋一低,薄唇就狠狠地噙住了她的小嘴。

    霸道强势,手臂如铁钳一样圈住她的小腰,灵舌如脱了缰的马一般横冲直撞,进入那甜蜜的海洋之中搅拌起来,口水吱吱,气味香甜,呼吸越来越重,却舍不得放开,纠缠着小舌头一头飞舞,又像要把她的香舌吞下肚子似的。

    欧阳玥浑身发软,身体热了起来,那种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双手攀在他的肩膀上,似乎想用点力又实在软慢慢得很无力的样子。

    “嗯~”一声娇喘溢出小嘴,又立刻被任云桀吞没,热情剧烈地燃烧起来,欧阳玥腰上的一只大手开始在她背部游走,让她后背窜起一股苏麻,整个人软趴在他身上,而他另一手强有力地抱住她,不让她逃脱半分。

    终于,两人的气息紊乱了,气喘声越来越重,任云桀的灵舌放开她的小香舌,开始游走在她的唇边,慢慢地横到耳边,xi吮住她的精巧耳垂,让欧阳玥仰起小脑袋,像要快溺水的小金鱼,微张着小嘴,吐气如兰。

    再一次噙住她的红唇,又一轮新的蹂躏、探索,直到两个人的身体沸腾,欧阳玥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焯热浴望,任云桀忽然弯腰,一把抄起她轻巧的身子走向大床。

    “毛毛。”欧阳玥脸红不已,身体的需求让她很想再进一步,但却觉得现在实在不是时候。

    任云桀直接把她扑倒,薄唇立刻跟随而上,再次吻住她的小嘴,一轮新的掠夺,一只大手也慢慢地摸上她娇柔的身体,略微生涩地的动作让欧阳玥娇一喘起来,浑身战栗着,脑海里想不起别的,只能想到的是自己之前透视他的时候,他精瘦的身材,那性感小内里那完美的凶器。

    微微睁开眼睛偷偷地看看他,任云桀俊脸上深情的模样让她无比感动,也感觉很幸福,心想这个时候给他又何妨,就算他恢复记忆不认识她了,她也不会后悔,给他是自己心甘情愿,她也相信这会是最美好的事情。十八岁虽然小点,但为了毛毛,她觉得值得。

    正在她以为任云桀不会停手,而她也做好思想准备的时候,任云桀却猛然从她身上滚落,躺在一边喘粗气。

    欧阳玥一愣,红着脸侧头看他,有种不理解的意思。

    任云桀伸出手臂让她脑袋躺在他臂弯上,声音沙哑道:“我不能这么自私。”

    “嗯?”欧阳玥不懂,只是觉得身体里的空虚实在很难受,自己要不要反扑上去呢,目光瞄了瞄他的身体,很有美感,心里猥琐着想要不要透视下看看?然后她脖子耳朵都火烧了一般,烫得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任云桀还在喘息,平息他身体、心底的yu火,一时间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粗重的喘气声。

    欧阳玥也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她有点明白任云桀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玥,等我恢复记忆了,没忘记你,依然深爱你,我们就在一起好吗?”任云桀侧过身来,深刻俊美的五官让欧阳玥有点动容。

    “我,我其实不在乎的,跟你一起,我,我想我不会后悔的。”欧阳玥看着他脸红,那双深邃中带着淡淡情yu的眸子特别得吸引人,“毛毛,我也爱你,所以就算现在成为你的人,我想我也不会后悔的。”说完伸手拉住了他的手。

    任云桀心里激动,但整个人却再一次定住了,然后猛然一个翻身压住她道:“玥,你,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是,是真的吗?”

    欧阳玥看他傻气的样子,害羞地点点头。

    “玥。”任云桀顿时压下来把她紧紧抱住,但欧阳玥差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任云桀立刻一个翻身,让她整个人在他身上,让欧阳玥更加难为情了。

    “放我下来啊。”欧阳玥面红耳赤,想翻下来,任云桀则声音低沉道:“让我再抱一会。”说完就紧紧抱住她,把头埋在她散落的秀发中,两个人一动不动了,但却能听见彼此的心跳,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在两人心里流淌着。

    好一会儿,任云桀才放开欧阳玥道:“累不?”

    欧阳玥红着脸摇摇头道:“不累,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只是太高兴了,玥,我爱你,很爱很爱。”任云桀说着轻轻地在她被吻肿的小嘴上点了点。

    “我也很爱你,所以请你一定别忘了我。”欧阳玥发现自己的感情后,似乎一下子觉得很深了似的,不敢相信他会忘记她,她想她一定会很伤的。

    “嗯,一定不会的。”任云桀点点头,两人这才起床,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任云桀看着欧阳玥胸前衣服乱得很,不禁眸子加深,刚才的手感还烫在手心中,她是那么得美好,自己一定不能忘记她,自己真得很爱他,这一刻,他祈祷老天爷不要那么残忍。

    两人走到沙发前坐下来,任云桀拿起水杯,又拿起一颗药丸,然后看看欧阳玥担心的眼睛,自己吸口气,猛然就把药丢进嘴里,合水吞下。

    “孙少说了,要是封你记忆的那个古武者级别在武尊以上,那么这药丸对你没用的。”欧阳玥似乎是不想他能恢复记忆了。

    任云桀点点头,靠在沙发上,似乎有点无力一般,伸手把欧阳玥搂在怀里,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等待药效的发作。

    十分钟后,欧阳玥忍不住问道:“毛毛,你感觉怎么样了?”

    任云桀看看她摇摇头道:“没有什么不同?要不要吃第二颗啊?”

    “还是不要了,再等等,也许这种东西作用慢。”欧阳玥摇头道。

    “哦。”任云桀又不说话了,天知道他有多紧张。

    忽然电话响了,吓得欧阳玥差点跳起来,去床头拿过来一看,是楚格林的,连忙接了起来。

    “小玥,你们还好吗?跟孙道国交易好了吗?”楚格林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

    “已经交易好了,你和小文、大少爷还好吧?”欧阳玥露出微笑。

    “他们就在旁边呢,大少爷问你是不是二亿?”楚格林笑道,欧阳玥听到电话那头有李炎贝的说话声和范择文的笑声。

    “一亿九千万。”欧阳玥苦笑一下,这笔钱不会也算公司的吧?

    “那也不错,对了,有件事,你听了别激动哈。”楚格林转变口气。

    “什么事?”欧阳玥本能地紧张起来。

    “你那个高中女同学赵琴琴,把你不在学校住的事情说给了你父母听,还说得很难听。”楚格林停顿了一下后说道。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欧阳玥惊道,心想爸妈知道了怎么不给她打电话呢?

    “今天早上,你爸妈来学校找你了,是陆剑明和许梅雁安抚的,跟你爸妈说不是赵琴琴说得那回事,你爸妈知道你出差去了京市,没打电话给你吗?”楚格林也很奇怪,本来是想问问这件事的,但一听欧阳玥口气就知道她什么都还不知道。

    “没有打给我,我马上打他们电话,对了,陆剑明和许梅雁怎么说的啊?”欧阳玥有点急。

    “你先别急,我想你爸妈也是明理人,不太相信赵琴琴的话,他们现在住在酒店里,说是等你回来再说,我准备明天去见见他们,帮你说说好话。”楚格林笑呵呵道。

    “你别捣乱才是真,我打电话给我爸妈再说。”欧阳玥一个头两个大,要被她爸妈知道她和那么多男人同居,那还了得?

    楚格林在那边扁扁嘴,欧阳玥急急挂了电话,看看任云桀,任云桀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你爸妈来s市了?”

    “嗯,赵琴琴那个女人,不知道怎么跟我爸妈乱说,肯定是说我和男人同居,还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爸妈找去学校了,没打我电话就来学校,是想证实赵琴琴说得是不是真的,好在陆剑明和许梅雁帮忙,我先打电话给我妈。”欧阳玥看看时间,还不到九点半,连忙拨通了妈妈秦红的电话。

    电话果然在响了三下后被接起,那边的秦红立刻笑道:“小玥啊,这么晚了还没睡?”

    “妈!你和爸来s市怎么不打我电话?”欧阳玥有点佩服她爸爸妈妈了。

    “呵呵,没啥事,来看看你,没想到这么不巧,你去了京市,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没事吧?什么时候回来?”秦红坚决不提他们是不相信女儿才来的。

    “妈,我最快也要后天回来,你和爸是不是听了赵琴琴胡说八道了?”欧阳玥直截了当,不然也不知道打太极到什么时候去。

    “你知道了?”秦红干笑道,“小玥,不会是真的吧?妈妈可相信你。”

    “相信我你们还来查我啊?”欧阳玥翻了个白眼,“妈,你大可以相信我,我没干坏事,住在学校外面也是为了工作方便点,毛毛是跟我一起住的,我和他没什么,一人一个房间的,我一个女孩子住不安全,毛毛也是为了保护我。”

    “小玥,妈明白,这不是没怪你吗?妈只是担心那个赵琴琴这么说你,你的名声该怎么办?”秦红确实蛮相信欧阳玥的,自己女儿这么大本事,赚这么多钱,是非曲折还不懂吗?只是毕竟是心头肉,看不得她受点委屈,所以想先来打听打听。

    “她是怎么告诉你们的?”欧阳玥也觉得奇怪。

    “是她打电话到家里的,你爸接的,吓了一大跳,这女孩子说话真难听!”秦红郁闷道。

    “我知道了,我后天回来,你和爸先游玩两天,别急着回去,我回来再跟你们解释。”欧阳玥想了下道。

    “小玥,你,你是不是在s市买了房子了?还是毛毛的房子?”秦红支吾一下道。

    “是我和他一起买的,不过我们不计较是谁的,现在我赚了不少钱,也可以买新的。”欧阳玥道。

    “那只有你们两个人住?”秦红好像知道得不止是一点。

    “还有大少爷,徐大哥现在不在s市,不过他也有房间的,妈,你不会胡思乱想吧?”欧阳玥苦笑道。

    “不,不会!那,那回来再说,你早点休息,对了,你一个人在房里吗?”秦红还是不放心。

    “妈!我很好,你放心。”欧阳玥再次翻了个白眼。

    “好好,那挂了哈。”秦红终于挂了电话。

    欧阳玥转头看任云桀,发现他闭着眼睛靠着沙发上,眉心紧皱,让她立刻又紧张起来,不是他想起来了吧?

    “毛毛,你怎么样?”欧阳玥连忙坐到他身边去。

    “还是没记起什么,只是有点头疼。”任云桀老实回答,看着她的目光依旧柔情一片,“你爸妈没事吧?”

    “没事,就是担心我,回去再向他们解释好了。”欧阳玥现在比较关心他是否能恢复记忆,“很疼吗?”欧阳玥透视进他的脑袋里,那血块依旧没有动。

    “也不是很疼,不知道是不是起效果了,只是还是没记起什么来。”任云桀有点小郁闷。

    “别急,不如先睡一觉吧,这样等也不是办法,也许睡一觉就会想起来了。”欧阳玥心疼地看着他。

    “嗯,也好,那你也早点睡,明早我会来敲门的。”任云桀对她笑了笑。

    “好。”欧阳玥点点头,送他出房门,看他走进他的房间才关上门打手机打给孙焯裎。

    “欧阳玥?你找我?”孙焯裎电话那头有点吵杂声。

    欧阳玥嘴角微抽,这电话都接了,什么叫找他?当然找他才打电话啊!

    “是的,我想问问这药丸有没有副作用?”欧阳玥大声道。

    “他吃了?几颗?”孙焯裎似乎走出了吵杂的地方,哄闹的声音小了。

    “一颗,他有点头疼,但却没有恢复记忆。”欧阳玥道。

    “这样啊,我不太清楚哦。”孙焯裎的话让欧阳玥想抽他,不知道他还给他吃?

    欧阳玥咬牙启齿道:“那为什么会头疼!?”声音已经变得凶悍起来了。

    “这个,我真不知道,不过应该没事的,这种药没毒的,刺激点而已。”孙焯裎干笑道。

    “什么意思?”欧阳玥皱眉。

    “就是会引起点反应的,但具体什么反应我也没试过,但绝对不会要命,你们在等等吧,我想三个小时后应该会有效果了,过了三小时也就知道有没有作用了,好了,我很忙呢!再见!”孙焯裎忽然就挂了电话,让欧阳玥想骂都来不及。

    那边,孙焯裎挂了电话,走到东方旭身边,东方旭古怪地看着他道:“刚才是欧阳玥来的电话?她来京市了?”东方旭刚才听到孙焯裎接电话的第一句话了,心里不禁猜想,只有欧阳玥他们是知道他去了瀛洲,后来自己和伍蓝枫一起,他们很容易联想到自己是去找伍蓝枫的,那么孙焯裎之前知道的伍蓝枫的遭遇是欧阳玥他们说的?但他们怎么知道小枫是被王泉两人轮了呢?还是根本就是猜想来诬蔑小枫的,欧阳玥他们和伍家的关系并不好不是吗?

    东方旭这么一想后,心里对欧阳玥的态度立刻有了改观,感觉欧阳玥原本应该是个很温柔的小女人,但商场如战场,她要是诬蔑伍家也不是不可能,只能说人不可貌相,何况欧阳玥发家太厉害,肯定有什么手段,再退一步讲,不是欧阳玥的主意,也一定是任云桀的阴谋,在s市李利克和小枫的订婚宴会上,伍少华忽然间就问伍蓝枫在瀛洲出了什么事情,那次明明是他刚和任云桀说过话,他越来越确定是任云桀和欧阳玥两个人在破坏伍蓝枫的名声,而这种做法让他很不爽,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小枫,就算她遇到了不幸,自己心中的小枫还是完美无缺,不容人侮辱的。

    孙焯裎看看他,拿起吧台边的一杯洋酒喝了口道:“是啊,你和她很熟悉?”原来刚才这么嘈杂是因为他和东方旭在‘午夜酒吧’等待萧卿义和崔泽两位大少爷。

    孙焯裎去了东方旭家里,结果他爷爷却忽然被四大长老叫走了,害他白走一趟,东方旭正好约了萧卿义和崔泽喝酒联络感情,所以他也跟来了,因为他也有事要问问萧卿义。

    东方旭微微一笑道:“也不是很熟悉,但应该比你熟悉,小枫的事情是不是她跟你说的?”

    孙焯裎面色一冷道:“这事我还在调查,你去瀛洲的事情又不是秘密!”

    “但没有其他人会乱说小枫坏话!”东方旭也冷冷一笑。

    “哦?你的意思是欧阳玥和伍蓝枫还是敌人不成?为什么?”孙焯裎露出好奇之色,他们之间的商战,孙焯裎是不太清楚的。

    “都做珠宝生意,难道还能成朋友不成?”东方旭冷笑。

    “我不管他们什么过节,你的事和欧阳玥无关,你别扯到别人身上去,你以为你爷爷帮你掩盖了就什么事都没了?你再这样下去,早晚出大事!”孙焯裎目光冰冷地看着他。

    东方旭有点不敢直对孙焯裎的眼睛,但还是死撑着道:“我什么都没做过,我只是去接小枫回来,你说要是小枫正遭遇那种事,她还有心情和李利克订婚?”

    “这订婚怕也假的吧,要真的,你愿意?”孙焯裎好笑起来。

    东方旭俊脸一下子泛红道:“你别乱说,李利克现在还在伍家!”东方旭说这话的口气就有点急躁了,知道李家都来伍家看亲家的,他就一肚子火,要不是伍少华安抚他是什么缓兵之计,他恨不得杀了李利克,但说真的,他也不知道伍蓝枫怎么想的,她明明一点也不喜欢李利克,甚至于他能看出她的厌烦,为何还要这么牺牲?自己到底哪里不好了?

    “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要不是这订婚不作数,你会让他们订不成!东方旭,你是什么人,你自己心里很清楚。”孙焯裎觉得东方旭绝对是个冲动型的人,特别是为了伍蓝枫,要他杀人放火都只不过小事一件。

    东方旭面色阴沉,目光看着孙焯裎道:“你到底要怎么样?难道你觉得真查到什么,就能把我办了?”

    “我只是不希望四大家族越来越高调,四大长老给我的任务,我也不能不执行啊。所以今晚萧少和崔少过来正好也有事谈谈,你们三人这一年在京世的动作都太大了,再这样下去,四大长老可要亲自动手了!”孙焯裎冷然道,新月眸子忽然往门口一扫,两个出类拔萃的男人一前一后朝他们走来。东方旭看看孙焯裎完美的侧面,眸中闪过深沉的光芒。

    而另一边,欧阳玥挂了电话后就很担心任云桀,所以洗了个澡后就直接透视过去,见任云桀已经躺在床上,盖了被子一动不动,像睡着了一样。

    欧阳玥却睡不着,一边看电视,一边时不时看看任云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三个小时后,任云桀这药效就会完全出来,她不得不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异常?

    ------题外话------

    嘿嘿,终于走到二垒了哈,月票砸来。

    热烈庆祝亲爱的‘媚媚2011’升级为本文状元铁粉!扑倒狂么状元姐啊。

    同时恭喜亲爱的‘潇筱菡’升级为本文解元粉丝,压倒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