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9章 流氓袭胸

    孙焯裎扁扁嘴,从手珠链里拿出那把飞刀看来看去道:“这飞刀真得很不错,是古董呢,不卖吗?”

    “你要来干什么!已经是高手了,不需要吧!”欧阳玥叫任云桀去拿回来。

    “谁说高手不需要兵器的,高手遇到高手就需要了啊。”孙焯裎有点不舍得地看着匕首。

    “还不还给人家!”孙道国老脸都被丢光了。

    “接着!”孙焯裎忽然就把飞刀甩向任云桀,任云桀哪敢接啊,立刻人一偏躲过,飞刀插在床杆子上,差点就刺中他的手。

    欧阳玥吓得面色一白,然后就是满脸愤怒,这个家伙实在太可恶了。

    “武道修炼有两步,一是修炼武功,让身体强健,二是修炼心神,就是你的意念,武功越高出手自然越有强度,而意念这东西怎么说呢,比如,我现在通过我的意念能探索到我四周约五十米之内的情况,要到武尊一级的话,意念能铺开到一里之外,敌人在这个方圆内无处可逃,”孙焯裎又开始为他们解答。

    “那不就是透视眼一样吗?”欧阳玥惊讶道。

    “不!我们是意念,不是眼睛看到,是一种抽象的感官意识,是一种神织,就像编织成网探索一般,比如你想要知道什么就用神织铺开来探索,但只限于你想要知道的东西,其他东西就不一定能知道了,当然要透视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可以修炼银瞳,只是银瞳很难练,我到现在才看不透十米,而且也不是什么都能透视的,就像翡翠,银瞳都没法透视,没你那么厉害,想看就看的。”孙焯裎有点羡慕欧阳玥。

    欧阳玥还是不太懂,不过依旧点点头道:“修炼很难吗?你什么时候开始练习的啊?”

    孙焯裎嘴角一咧道:“我三岁开始洗骨髓练习了,我天赋高些,用了二年就突破武王一级进入二级,那时候我才五岁,不像东方旭那个笨蛋,练了四年才晋级。”孙焯裎得意起来。

    “焯裎,不能胡说,东方家几个年轻人也挺不错的。”孙道国又瞪孙焯裎了。

    “东方旭现在几级,他弟弟东方博弈呢?妹妹东方莹莹呢?”欧阳玥本能地询问道。

    孙焯裎也没保留,反而像炫耀道:“东方旭现在应该是武者四级,东方博弈也该有武者三级了吧,那个东方莹莹练得比较晚,最多武者二级。”

    “你对东方家族好像很熟悉?”孙道国却注意到欧阳玥的不对劲。

    “我,我要告密啊,那个东方旭杀了王泉和王泉的同伙,徐大哥不是说你们正在查吗?应该好好处罚他们东方家族才对!”欧阳玥虽然对东方旭没有直接仇恨,正确说东方旭对她还算不错,彬彬有礼的,但想到他是东方博弈的哥哥,又想起对王泉那种残忍的杀法,她实在没什么好感。

    “果然是他杀的!可惜没有证据,一切迹象全部给东方洪亮遮盖了起来。”孙焯裎立刻眸子眯成一线,杀气侧露。

    孙道国也眉心紧皱道:“你们可知道东方旭为何要杀王泉两人?”

    “这个,其实?”欧阳玥看看任云桀。

    任云桀立刻道:“据我们猜测,东方旭是为了伍蓝枫,他深爱伍蓝枫,伍蓝枫在瀛洲可能被王泉两人强姦了,东方旭是为伍蓝枫报仇的。”

    “你们猜测?没有证据?”孙焯裎皱眉。

    “**不离十。”任云桀点点头。

    “东方旭对伍蓝枫情有独钟到是真事,这两人从小算是青梅竹马了,中间东方旭虽然要修炼,但两人关系一直很好,伍蓝枫要是找他求救,东方旭一定会帮忙,只是没想到他为了伍蓝枫居然冒这么大的风险,动用异能杀害平民百姓,惩罚很重,他将被鞭刑致死,尸体监禁百年不得重生!”孙焯裎阴沉道。

    “什么!你们难道死了还能重生不成?”欧阳玥错愕地张大嘴。

    “除非修练时自爆经脉而死,不能重生,像普通死亡,四大长老用药草能使其重生,也就是说东方旭这种情况被鞭刑致死后一百年后,长老用药草可以帮他重生。”孙焯裎解释道。

    “太神奇了。”欧阳玥惊叹道。

    “武修确实是个神奇的过程,只是也是个寂寞的过程,哎。”孙道国忽然叹口气。

    三个人看看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

    “爷爷,中午吃什么?”孙焯裎忽然这么说出一句来,“我想吃酸菜鱼,怎么样?”

    任云桀看看欧阳玥,欧阳玥已经一头黑线了。

    “嗯,你去打包回来吧,好久没吃点够味的了,两位先休息休息,这事还得再商量商量,对了,欧阳小姐的金星祖母绿可否让老夫过过眼?”孙道国还惦记着这个。

    欧阳玥一愣看看任云桀,任云桀立刻道:“刚才我用金星祖母绿想换自己命来的。”

    欧阳玥明了地点点头,但立刻对孙道国道:“孙老,金星祖母绿送给你没关系,只是希望你孙子能答应我一件事。”欧阳玥一定要得到孙焯裎胸口的那颗珠子才行。

    “哦?你说说看?”孙道国好奇了。

    “你为什么不问我?”孙焯裎更好奇。

    “我想要他胸口的那颗龙珠。”欧阳玥想了下还是说了出来,“或者说拿下来给我看看也行。”

    “什么!你怎么知道龙珠?”孙道国居然站了起来,面色无比震惊,让三人都觉得不太对劲。

    “爷爷,她能透视,搞不好你我都给她看光了?对了,欧阳玥,你不会专门看男人这里吧?”孙焯裎很猥琐地比了比他的小腹处。

    孙道国老脸涨红,欧阳玥小脸飞红,而任云桀嘴角抽搐。

    “我没那么无聊!”欧阳玥羞恼道,这个神经病,不知道他身边是他爷爷吗?这话说得自己好像连九十岁的老人都不放过似的,实在太恶劣了。

    “真不看?我没穿内裤的。”孙焯裎双手一摊,似乎不介意她看看。

    “你个神经病!”欧阳玥怒了,一张小脸也不自觉地红了。

    “焯裎,你再胡说八道就给我关禁闭去!”孙道国气得老脸涨红。

    孙焯裎扁扁嘴道:“好吧,我不说了,难得这么多人,热闹点不行嘛~”说完一脸委屈表情,看得欧阳玥很无语,感觉这年头,二货太多了。

    孙道国喘着气,看看欧阳玥道:“欧阳小姐怎么知道龙珠的?”

    “这个,每次孙少走近我,我整个人就感觉非常难受,他身上没有其他东西,我想一定是龙珠的作用,所以想看看龙珠。”欧阳玥知道想要得到是不可能的了。

    “你对龙珠有反应?”孙道国露出深思之色。

    “可能吧,它让我感觉很热,整个人像要燃烧起来一样。”欧阳玥苦笑道。

    孙道国目光露出很惊异的感觉,欧阳玥被他看得毛骨悚然。

    “爷爷,我拿不下来的,很疼的!”孙焯裎连忙摇头道。

    “这珠子是焯裎十岁那年,由大长老送给他的,是表扬他修炼快,具备修炼武道的天赋,我记得大长老说过,龙珠是一件法器,只是焯裎还没有到武尊的阶段,不会使用。”孙道国看看孙焯裎。

    “法器?爷爷,你说真的啊!那太好了!攻击性法器吗?”孙焯裎惊喜道。

    欧阳玥一听皱眉,要这龙珠是法器,那其他十一生肖珠子算什么?也是法器吗?那自己这手珠链该是什么厉害的存在啊?

    “是不是攻击性法器我不知道,不过既然是法器,一定很有用,只是爷爷也想不明白为何会对欧阳小姐产生影响?”孙道国确实想不到任何关联。

    “有龙珠是不是说明也有蛇珠和兔珠什么的呢?”欧阳玥讪笑地询问。

    孙道国一愣后摇摇头道:“这个就不知道了,法器很少见,只有四大长老他们才有法器,就连我都没有。”孙道国有点郁闷。

    “嘻嘻,所以大长老一定觉得我能够修炼到武尊级别,才送给我的。”孙焯裎得意道。

    “你,你能给我摸摸看吗?”欧阳玥实在是很难受。

    “不摘下来给你摸?”孙焯裎一愣,然后笑得猥琐道,“你很色哦~”

    任云桀一张俊脸全黑了,目光有点委屈地看看欧阳玥,他不知道她为何执着于他胸前的龙珠,但想来一定是有古怪,但这等于摸孙焯裎的胸部,女人摸男人胸部?怎么看怎么暧昧不是吗?何况他才是正牌男朋友啊!

    欧阳玥面色通红,尴尬无比道:“你别胡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会想看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我这么难受,要不然我以后看到你还是得离远点。”

    孙道国见欧阳玥很认真的样子,他也觉得欧阳玥不可能是贪图自己孙儿的美色,虽然这提议实在有点让他这老人家吃不消,不过欧阳玥这个人让他也觉得好奇,最重要的是,她还有一块黄晶石,那他就能突破武王,晋级武尊了,其他三个老怪物一定会羡慕嫉妒恨,自己也能为孙家立大功。

    “呃,真要摸?”孙焯裎看看大家的表情错愕地又问。

    “咳咳,你们年轻人聊会,我还是去看看我的龙石种手镯。”孙道国其实更想说能不能给他看金星祖母绿。

    “毛毛,你把金星祖母绿挂件送给孙老,给我五分钟。”欧阳玥当着任云桀的面也不敢摸孙焯裎,所以只能让他先出去一下。

    任云桀委屈地扁嘴看着她,欧阳玥露出苦笑道:“你不怕我以后再晕倒吗?”

    任云桀眸光一暗,然后拿着欧阳玥的包出去,同时狠狠地瞪了孙焯裎一眼,似乎是在警告他。

    孙道国面露喜色,走得飞快,任云桀只能跟上去,房门无风地关上了,自然是孙道国的杰作。

    “你过来!”欧阳玥对坐在椅子上的孙焯裎说了句。

    “嘿嘿,要脱衣服吗?”孙焯裎猥琐地笑道,“不过反正你是我女朋友,若是你要求发生关系,我也会遵命的。”

    “闭嘴!”欧阳玥羞愤地想拍死这个可恶的家伙,说出来的话是人说得吗?

    “好吧,我闭嘴,你真凶啊,难道是我看错了,还以为你是个温柔可人的小姑娘,虽然小点,但我也可以等你长大点的,可要是母老虎,我会受不了的。”孙焯裎扁扁嘴。

    欧阳玥的手因为他的靠近又越来越烫了。

    “快点,脱衣服!我就摸一下龙珠,又不是干什么!你别想歪!”欧阳玥凶神恶煞,发现对付这个男人真得只能恶劣点。

    孙焯裎扁扁嘴,把套头的宽松上衣脱下来,露出他完全没有赘肉、比例完美,肌肉精骨的身材,两颗艳珠就像两颗血翡镶嵌在羊脂白玉上似的,美得不像人的皮肤。

    银色的龙珠在欧阳玥眼中滑过一道银色光彩,欧阳玥手腕越来越烫,小脸又变苍白,看得孙焯裎好奇不已,怎么会这样呢?

    “你没事吧?”孙焯裎坐在床边看着她,他感觉欧阳玥说得不是假话,这女人真对龙珠有反应。

    欧阳玥颤抖地伸出手来,慢慢地接近那银色的珠子,一张小脸苍白中泛着红晕,这场景确实太过暧昧,而且诡异。

    “你可不能扯啊,疼的!”孙焯裎先警告道。

    欧阳玥点点头,在差点被烫死之前,两个手指终于拖住了银色小珠子。

    “哦~”孙焯裎发出很騒包的一句呻一吟,因为欧阳玥的指尖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了他的敏感处,全身像一股电流贯通,让他感觉特别舒服。

    欧阳玥的手腕热度快速消退中,让她松口气,但看着孙焯裎那享受似的模样,她直接无语。

    “我还是第一次被女人如此触碰,这感觉真奇妙啊,你能不能再摸一下?”孙焯裎把胸膛挺了挺,艳珠突立,新月眸子闪动着潋滟的光芒,无比吸引人,还有种恳求的意思。

    “神经病!”欧阳玥的脸大红起来,发现手腕处已经差不多不热了,放开了双指,然后惊讶的发现真得不烫起来了,难道这样就可以了?

    “摸一下,就一下!”孙焯裎速度很快,立刻抓住她的小手,按在自己胸口,然后露出陶醉的样子。

    “啪!”欧阳玥恼羞成怒,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这男人不知道什么叫廉耻吗?自己还以为他对男女之间应该很懂才对,但看他这种样子,显然不按男女之事。

    “你,你干嘛打我?就摸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最多我也摸你一把好了!”孙焯裎说到做到,一只大手就直接按向了欧阳玥一边的丰满。

    “啪!”又一声巨响,这次比第一次响得多,然后孙焯裎‘啊’一下整个人就已经被欧阳玥直接一脚踹下了床。

    “你,你个流氓!”欧阳玥捂住胸部想哭,尼玛的,这男人真是色狼,自己居然被非礼了,还这个位置,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孙焯裎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一点也不疼,而是思索着什么似的,最后才抬头看看欧阳玥,目光停留在她胸口道:“你胸不小,手感很好。”

    “你再胡说!”欧阳玥气得一张小脸青红交错,恨不得杀了这个流氓白痴。

    “你是我女朋友,摸一下怎么了?”孙焯裎从地上爬起来,“我都被你摸了,小气!”

    欧阳玥想吐血,简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自己遇到得是什么怪胎啊。

    敲门声猛烈响起,任云桀可等不住了,立刻推开门,就见孙焯裎从地方站起来走到一边椅子上坐下,还拿着自己的衣服套回去。

    “玥。”任云桀心里实在不知道什么滋味,连忙走到欧阳玥身边,见她满脸怒气才放下心来,总好过看到她满脸羞涩。

    “毛毛,我们回去吧。”欧阳玥发现自己摸过那银珠之后手珠链真的不烫了,心里惊喜,难道只要摸一下就可以了吗?不用占为己有?可是珠链上才四颗怎么办?自己现在的透视距离估计能达到一百米左右,青木灵气也有所增强,但比起古武者实在是不可一击,自己该怎么修炼武道呢?

    “好,我们回去!”任云桀拉住她的手,欧阳玥已经下了床,整理好了衣服,没给任云桀看出来自己刚才遭色狼非礼,不过她有点怕孙焯裎这个白痴会自动说出来,连忙眼珠子一转,看看孙焯裎还在思考立刻道:“孙少,你不肯把珠子给我就算了,那能不能给一张千猩草的叶子啊?”

    孙焯裎抬头看她,然后很严肃地摇摇头道:“不行!你想学武道?你还不是四大家族的人,若是真成我老婆,那到是可以破例修炼的,不过你年纪也太了,武道最好是三岁开始修炼,估计练也白练。”

    “小气!”欧阳玥拉着任云桀就走。

    “你去哪里啊?”孙焯裎连忙站起来跟着。

    “回s市,免得被你这疯子欺负!”欧阳玥没好气地道,再也不想和这个表里不一的男人有任何接触。

    “不行,你现在还不能走。”孙焯裎急切道。

    “为什么,我和毛毛都不会说的。”欧阳玥转头看他。

    “你不是要帮他恢复记忆吗?我可以配药草给你们,而且我要和你一起回去s市,要不然怎么拿你那块黄晶石?”孙焯裎挑挑眉,“还有,你是我女朋友,不能老是跟着姘头在一起,给人知道,我很丢脸的。”

    “混蛋!”任云桀气恼地浑身发抖,他是正派男朋友,他才是姘头!

    欧阳玥气得脸颊鼓起,双眸瞪出,拉着任云桀的手紧了紧然后对孙焯裎道:“那你快点配药,我们在柏悦酒店等你好了。”

    “好吧,我晚点给你们送去,反正你们也跑不了。”孙焯裎想了一下道。

    欧阳玥抿抿嘴不说话,拉着任云桀走,抬头看看孙道国那边,那老人正欢心喜悦地看着那金星祖母绿的挂件,哪还顾得他们。

    欧阳玥觉得今日能捡回一命就不错了,还是快点离开是非之地,只可惜自己一下子就损失了两块黄晶石,这黄晶石对他们不是古武者也许没什么用,但对古武者确实珍宝,万一以后她有机会修炼古武,那就没有黄晶石了。

    “玥,我们没有车子。”任云桀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徐闵把车开走了,他们得走回去不成?

    欧阳玥一愣后,嘴角苦笑,只能又转身对孙焯裎道:“你借辆车给我们如何?”

    “不行!”孙焯裎立刻跳起来,“不过我可以送你们回去,反正我要出去打包酸菜鱼。”

    欧阳玥两人没有办法,见他先去和孙道国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笑意盈盈地、风轻云淡地走出来,远远看去,还真是美如谪仙,淡然清华。

    “你们想坐哪辆车?”孙焯裎很臭屁地站在十几辆豪车前问道。

    “随便!”欧阳玥实在没心情。

    “怎么能随便呢,今天天气不错,就莲花好了。”孙焯裎手里出现钥匙,按了下,一辆紫红色的莲花跑车就响了起来,孙焯裎微笑地走过去。

    “上车吧!这车坐着也舒服。”孙焯裎自己上了驾驶室,欧阳玥和任云桀无奈地上了后座,车子一下子就快速飞了出去。

    “你慢点,外面是山道!”欧阳玥被他吓一跳。

    “那才刺激不是吗?你对我要有信心嘛!”孙焯裎车子快速出了铁门,速度很快地一个转弯,吓得欧阳玥尖叫,任云桀牢牢地拉住她的手臂,一张脸冷得不能再冷,他觉得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记忆,最好自己是古武者,还是比他厉害得那一种,那就不用让这个混蛋占欧阳玥便宜,现在自己只能束手无策,这种感觉真得很不好。

    车道上限速是每小时十公里,但孙焯裎完全不遵守自家的规定,在盘山公路上简直就像开直线,却惊得欧阳玥面色苍白,这个十足的疯子啊。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是孙焯裎的电话,他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欧阳玥从侧面看他很快地接起了手机道:“东方旭,有什么事需要坦白吗?”

    “呵呵呵。”电话那头传来笑声,“孙少,我可没犯事情,对了,我爷爷想见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我家一趟?”

    “你爷爷?替你说情吗?”孙绰裎此刻给欧阳玥和任云桀的感觉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声音冷清,哪还有神经病的感觉。

    “孙少,你要怎么样才撤销对我的监控?我真什么也没做过。”东方旭苦笑道。

    “是吗?伍蓝枫被两男轮姦,你不是为她报仇吗?”孙焯裎冷笑,欧阳玥忽然有种后背发毛的感觉,看了任云桀一眼。

    电话那头一下子没了声音,孙焯裎的冷笑越来越大道,“虽然你爷爷为你遮盖了不少,但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小枫没有被轮,你听哪个王八蛋说的?别中伤小枫的名声!”东方旭那边有点恼羞成怒。

    “没有?没有你干什么去瀛洲,没有怎么这么巧你去了那边就死了两个人,手段还很残忍,你就不知道毁尸灭迹吗?还是要让所有人看看王泉他们的下场?”孙焯裎声音冷酷无比。

    “孙少,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也没做过,还有,不准你污蔑小枫!”东方旭气恼道。

    “你别忘了,一旦伍蓝枫知道四大家族的事情就得死,除非你娶她,不过相信你爷爷也不会要这种破鞋的,所以你最好管住你这张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伍蓝枫和你那点事,她要敢胡说,我立刻就杀了她!”孙焯裎的话让整辆车里都冷如下雪。

    “她,她什么都不知道的!你敢动她,我跟你拼命!”东方旭气呼呼地大叫着。

    “就你吗?有时间好好回去修炼吧!还有,我是奉四大长老之名调查你的,别以为你爷爷护着没事,也别以为我和你有什么过节,这就是规矩,当初我放过伍蓝枫的时候就说过,绝对没有第二次,所以你好自为之,晚上我会去见你爷爷!”孙焯裎说完就挂了电话。

    欧阳玥见他面色冷酷,看看任云桀,然后问道:“孙少,是不是伍蓝枫也知道四大家族的事情?”

    孙焯裎叹口气道:“还不是东方旭那个混蛋,就喜欢那个女人,难免要逞英雄,有一次伍蓝枫在学校被人欺负,他去英雄救美,一人打了十几个男生,还把其中两人打残了,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伍蓝枫自然要询问他为何这么厉害,东方旭就透露了一些关于练习武功的事情,而这是不被允许的事情,因为东方旭的爷爷护住,东方旭又为伍蓝枫要死要活的,所以总算网开一面,不再追究,要不然东方旭早就被关起来了,只是没想到多年之后,这家伙一点进步都没有,我看他早晚得载在伍蓝枫这个女人手里。”

    “原来什么都有破例的!”任云桀冷冷地来了句,有点讽刺。

    “那也只是东方世家这些无赖会这么做,老是破坏规矩,搞得现在其他两家也乌烟瘴气,再下去,很快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早晚出大事,东方旭的爷爷东方洪亮更是败类,老子就看不惯!”孙焯裎说着就气了。

    “我也看不惯东方世家,孙少,不如你让我偷偷学习古武,我帮你对付他们?”欧阳玥立刻建议道,但手却被任云桀捏紧。

    “你对付他们,哈哈哈,你别不自量力,就你这点拳脚功夫加上透视眼能对付东方家族?简直是天方夜谭。就算你现在开始练古武,也来不及了。”孙焯裎好笑道。

    “我想试试啊,你不觉得我运气比较好吗?要是我多找点黄晶石,不是很快就能升级吗?”欧阳玥就是想要他的千猩草。

    “黄晶石哪里这么好找的,你真要有这个心思,等你再找四块黄晶石,我就娶你,那你就可以修炼了。”孙焯裎想了想道。

    “不嫁!”任云桀冷冷道。

    “不娶不行吗?”欧阳玥无比纠结,“没有别的办法成为四大家族的人吗?”

    “有啊,你嫁给其他四大家族的人都可以,我们这一辈的可都是美男子,东方旭看到了吗?萧家和崔家那几个也都是帅哥,只是没我帅,脾气也没我好,而且他们都花心,女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玩玩的。”孙焯裎道。

    “那你为何没有女人?”欧阳玥有点好奇了。

    “谁说我没有女人?大把女人追我,三年前,何晓云那女人就差点吃了我,好在我聪明,要不然我一定吐血不可。”孙焯裎郁闷道。

    “原来你也有过女人啊!”任云桀立刻高兴起来。

    “什么!我是处男,就是差点不是处男了,何晓云一脚踏两船,一边跟我好,一边跟萧少好,我还送了辆好车给她,真是气死我了,女人都是骗子!”孙焯裎心里永远的痛啊,他不是痛何晓云脚踏两船,而是痛那辆银色的玛莎拉蒂,独一无二啊。

    “原来你也这么蠢,被女人骗啊!”欧阳玥有点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哼,是你们女人太坏,就像你一样!”孙焯裎后车镜里看看任云桀。

    “我怎么了?我只有毛毛一个男朋友!”欧阳玥好笑道。

    “那我不是重蹈覆辙?”孙焯裎忽然一个紧急刹车,车子停在半道上,欧阳玥和任云桀差点都撞上前面的车座。

    “你神经病啊!”欧阳玥气得咬牙切齿。

    孙焯裎转过身来,一脸纠结道:“我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点呢?我完全不记得何晓云的教训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想吐血了。

    “因为你不喜欢我啊,所以我们只是在过家家懂吧,你不会受伤害的。”欧阳玥觉得这个男人有时候真得很白痴。

    “嗯,有道理。”孙焯裎点点头,若有所思。

    “那何晓云嫁给萧少了?是四大家族的萧家少爷吗?”任云桀也问道。

    “没有,她敢嫁给萧少,我劈死她!破坏我们哥们感情不说,还能让她进四大家族吗?萧少也不要她了,不过那家伙似乎对何晓云念念不忘,两人偶尔还会打电话,不知道有没有一腿,不过她现在嫁给齐老大了。”孙焯裎扁扁嘴。

    “哦?齐老大是京市的黑老大对吧?”任云桀记得他和范奇森有点交情。

    “嗯,不过什么黑老大,我们要他死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孙焯裎不服气道。

    “这女人到是真得厉害啊。”欧阳玥觉得何晓云实在了得,认识的男人个个都是身份卓越,位高权重的。

    “何晓云吗?”孙焯裎点点头,“她很漂亮,不,不应该说她漂亮,她是很可爱,像个洋娃娃似的,我和萧少当初就是被她那张脸骗了,哎,你说一张那么可爱的脸,怎么有颗这么狡猾恶毒的心呢?”

    “不是和你一样吗?表里不一。”欧阳玥的回答很精辟。

    “我看你也是!长这么小巧秀气,看上去还挺斯文,结果还老是骂我神经病。”孙焯裎扁扁嘴,“比何晓云好不到哪里去。”

    欧阳玥直接无语。她本来就是很斯文的人,只是面对他这个神经病才变得也有点神经病了,哭。

    “别跟神经病计较。”任云桀拍拍她的手,欧阳玥委屈地扁扁嘴。

    “哎。”孙焯裎却在前面唉声叹气了,好像被勾起了陈年往事。

    一路上居然无话,欧阳玥想问点什么,但想想还是少问,自己现在还不到问的时候。

    回到‘柏悦酒店’不久后,任云桀的电话响了,是徐闵,他在军区医院里躺着,孙焯裎的那一掌让他浑身难受疼痛,不得不去了医院,所以跟他们说声抱歉,来不了陪他们吃饭。

    欧阳玥一听,立刻又和任云桀赶去军区医院里,到让徐闵很不好意思。

    “你们没事吧?”徐闵见到两人没事,心里也总算放心下来了。

    “没事了,到是你,伤这么重!”欧阳玥知道他是为任云桀挡了一掌,心里很感激,“我带了银针来,帮你针灸一下,会好起来快些。”说着就在床边拿出她的银针。

    “小玥,不用了,你之前都晕倒了。”徐闵连忙阻止她。

    “我没事的,你放心,我会控制自己的。”欧阳玥微微一笑,从凤舞山庄出来她已经感觉好多了,心里不禁想到孙焯裎的龙球,自己碰过了难道就不会再烫了?可自己并没有得到啊。

    任云桀对徐闵道:“她会小心的,等下回去酒店就让她休息,明天我们会去见一下苗思思,你就好好休息,不用陪我们了。”

    “那怎么行,你们第一次来京市,我这东道主也太差劲了。”徐闵连连摇头。

    “没事的,我和毛毛又不是小孩子,自己走走就成,你这伤有没有告诉你爸爸啊?”欧阳玥担心道。

    徐闵摇摇头道:“没有对任何人提起,对医院也是自己撞上的,我怕走漏消息,让四大家族知道你们的事情就不好了。”

    “谢谢你,徐大哥,没想到带给你这么多麻烦。”欧阳玥露出歉意之色。

    “是我不好,一开始就不应该怀疑你会威胁到国家,现在搞成这样,差点连累你们被杀,哎。”徐闵心里后悔不已,他知道欧阳玥是个善良的姑娘,怎么就想着她能威胁到国家呢,真是荒唐。

    “算了,别说了,现在反正都发生了,好在孙家是不会杀我们的,别说话,我先帮你针灸。”欧阳玥让他撩起衣服,开始下针。

    透视进去,她吸口气,里面内脏都有点错位扭曲,怪不得疼得他不得不来医院,好在骨头没断,要不然还真的很麻烦。

    徐闵看着她皱眉的小脸,目光一片温柔,但看向任云桀,则立刻收敛柔情,对他露出苦笑。

    任云桀微微皱着眉,坐在一边看着,但脑子里在想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若孙焯裎真拿来给他恢复记忆的药草,那自己将会面对什么呢?若真得不记得这几个月来的事情该怎么办?

    欧阳玥静静地看着青木灵气快速进入他的内脏,慢慢修复那些错位的地方,让徐闵感觉疼痛慢慢消失,暖洋洋得很是舒服,心里惊叹,欧阳玥的针灸实在太神奇了。

    十分钟后,欧阳玥收回了银针,面色只是微微有点白,笑着问徐闵道:“徐大哥,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不疼了,谢谢你,小玥。”徐闵感觉自己都能出院了,“你累吗?快点回去休息吧。”

    “我没事啦,你吃中午饭了吗?”欧阳玥见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有点不忍心。

    “护士会帮我准备的,你们也该去吃点饭了,对了,隔壁不远处有家‘龙门酒楼’,地道的京市菜,很干净的,你们正好吃了回去休息,我晚点打电话给你们。”徐闵真怕欧阳玥累,因为见她目光里流露出对他的同情,他心里不是滋味,知道她可怜自己一个人了。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有事随时打电话。”欧阳玥看任云桀点头,只好站起来告别。

    徐闵微笑着点点头,目送他们离开,才靠在床头叹口气,一手捂住胸口,真得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很明显,欧阳玥是个神奇的女孩子,他现在是真得开始担心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吃过地道的京菜后打的回到酒店,欧阳玥确实有点累,就直接睡觉休息了。

    一觉醒来,欧阳玥揉揉眼睛,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立刻弹跳起来,居然看到孙焯裎这个混蛋躺在她身边,还同盖一床被子,一副睡得很熟的样子,因为床够大,没有身体的接触。

    欧阳玥脑子犯抽了,这家伙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己睡了多久,外面居然天黑了,要死,都晚上了吗?这家伙到底来了多久了,他不是要去东方世家见东方旭的爷爷吗?

    “你个混蛋!给我起来!”欧阳玥一脚又朝孙焯裎踢了过去。

    ------题外话------

    月票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