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7章 邪恶孙少

    欧阳玥抿下嘴道:“上次他就说孙老乱花钱了,不过到是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来讨价还价,徐大哥,你觉得我应该便宜点吗?”

    “不便宜!”任云桀冷漠地道,“凭什么?我们这又不是廉价品,还能讨价还价,能卖给他就不错了。”

    徐闵一笑道:“话是这么说,不过若是想与孙焯裎交好的话,稍微便宜一点给他个好印象也不错。”

    “你什么意思!上次的事还不是你搞出来的鬼,让孙焯裎怀疑玥!”任云桀全身的气息都冷了。

    “毛毛。”欧阳玥知道任云桀因为徐闵对她的怀疑到对孙焯裎提起她,而招来这次车祸很是不满,但徐闵道过歉了,她到不希望再纠缠在一个问题上。

    徐闵苦笑道:“真对不起,是我没有想全面。”

    “哼!”任云桀不满地冷哼一声。

    “徐大哥,这事已经过去了,大家就不要再提,那我再便宜一千万好了行吗?若是太多,感觉自己在拍马屁也不太好。”欧阳玥脑子里思考一下后道。

    “嗯,这样挺好。”徐闵点点头,露出微笑,后车镜看看俊脸冰冷的任云桀,不禁心里叹口气,自己实在没能力跟他竞争小玥,何况自己已经伤害了小玥,任云桀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只为欧阳玥一个人着想,自己若是女人,也只会选择他。

    “徐大哥,孙焯裎也在家里等着吗?”欧阳玥边吃边问道。

    “应该吧,他除了去安全局,就是在家,一般都不出来。”国家异能管理中心是国家安全局的一个特殊部门,只对四大长老负责,其他人都不能过问,但表面上孙焯裎是少将级别,所以在军队威望很高。

    欧阳玥点点头,心里在想,这家伙应该是天天在家修炼武道。

    “对了,徐大哥,孙少和东方旭,他们修为一样吗?”欧阳玥再问。

    “不清楚,但孙少能当上一个部门的头,应该在同一辈中修为是最高的,深受四大长老的器重。”徐闵想了想回答。

    “四大长老你认识吗?孙老是不是啊?”欧阳玥又问。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只有四大家族的人清楚,不过我听孙焯裎有一次叫他们老怪物,应该都是老人。”徐闵苦笑。

    “长老应该很老的吧!”欧阳玥嘴角抽了抽。

    “我是说估计比孙老都要老。”徐闵声音轻了很多。

    “啊!”欧阳玥被惊吓,难道真得修炼武道能得永生不成?

    “我知道得很少,正确来说,除了四大家族本身之外,很少人知道他们的事情,更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我曾经猜测他们会不会有军队什么的,但我爸什么都不告诉我,说将来我要是到了一定高度,有些事情自然会知道的。”徐闵苦笑。

    “四大家族真得太神秘了。”欧阳玥感叹,一张小脸无比纠结。

    车子在市区里转来转去,欧阳玥是完全不知道方向,只到转入一条幽静的公路才发现前方有一座不是很高的山脉,而这条公路两边绿化非常考究,树木都是年份已久的参天大树,公路入口处一块巨石上面刻着‘凤舞山庄,闲人莫进!’八个大字。

    欧阳玥知道孙家是在凤舞山上,只是没想到居然整座山都是他们的私人财产,看着青山幽幽,风景美丽的凤舞山,欧阳玥大为感叹。

    很快车子进入盘山公路,山上的树木都是松柏,而且高低几乎差不多,很规则,有限速标致,徐闵很规矩,叫他开10码他就减速,直到看到半山腰呈现出一排红墙青瓦的二层楼房子,形状很古朴,但看上去很优美,很有意境。

    在进去房子前有一扇大型的雕花铁门,四周都是院墙,上面排列着高压线,看来小偷什么的就别乱打主意了。但欧阳玥在想,他们也许只是做做样子的。

    车子到门口,大门就自动打开,等车子开到他们的停车场时,欧阳玥和任云桀看着那一排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十几辆超级轿车时,两人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尼玛啊,孙焯裎那抠门货,他们家可不是一般的有钱。

    三人下车,徐闵看到两人的样子笑道:“我第一次来也被吓到了,他们家里现在就两个人,加上工人、司机才八人,你说这么多车是谁在用呢?”

    “那到底谁在用啊?”欧阳玥不解道。

    “孙焯裎!”徐闵说了三个字。

    欧阳玥石化,果然看到了孙焯裎那辆车头一团火焰的骚包跑车,心里奇怪,之前这车在s市,怎么他不是和东方旭坐飞机去s市的吗?怎么车子现在在京市了?

    “这家伙最喜欢车,车子是他老婆!这些车都是限量版的,开出去都是独一无二,拉风得很。”徐闵苦笑。

    “这么有钱,居然还讨价还价,玥,坚决不便宜!”任云桀怒了,这什么人啊。

    欧阳玥看着车子还在流口水,最后吞了下口水道:“我也觉得没必要便宜这一千万了。”

    徐闵耸耸肩道:“那随便你们了,这家伙自己花钱买车不心疼,他爷爷买翡翠他就蛋疼!”

    “我看他是一点也不孝顺,亏他还长了一张迷惑众生的脸。”欧阳玥立刻鄙视孙焯裎。

    正说话间,那迷惑众生的男人就出现在房子中间的大门口,房子是古老式的,所以上面有骑楼,孙焯裎依旧一身银灰色宽松休闲服,飘着他那一头粗看上去一片银色的发丝,朝这边踏步而来。

    欧阳玥的手镯立刻开始热了起来,这一点让她感觉实在很郁闷,但解下手镯她就感觉不安全,所以只能忍着了。

    “孙少!”徐闵率先微笑地走上去,任云桀和欧阳玥跟在他后面。

    “你们超过时间了,老家伙都快把地板都踏碎了。”孙焯裎朝欧阳玥和任云桀微微点点头,那新月般的眸子里流光溢彩,似乎染尽了人间繁华。

    “不好意思。”欧阳玥嘴角抽了抽,目光很自然被他吸引,只是怎么都看不出他是个叛逆型的人物,在她心目中,这等外貌的美男子应该是淡淡气息,风轻云淡,不计世俗的样子才对。当然光他的外貌到还是让人有这种感觉,只是这一说话,直接能把人雷翻。

    “欧阳小姐越来越漂亮了。”孙焯裎目光停留在欧阳玥的小脸上,有着探究和欣赏之色。

    任云桀立刻往欧阳玥面前一挡,冰冷道:“漂亮也不管你的事,你爷爷呢,快点交易!”

    “毛毛。”欧阳玥立刻拉开任云桀,她今天可还有特别任务来的,不想那么快就走。

    任云桀委屈地扁扁嘴,每次见欧阳玥看孙焯裎的目光里都有惊艳之色,他就心酸。

    孙焯裎呵呵一笑,当真是风轻云淡,繁华散尽,飘然转身道:“我爷爷在里面等各位,请你们品尝一下他亲手种的养生茶。”

    “真的吗?那可就不屈了。”徐闵笑道,然后对欧阳玥两人打个眼色跟上去。

    房子虽古老,但几乎是一尘不染,到处都是绿油油的植物,反而鲜花很少见。

    “孙少爷,你们家怎么都没什么人啊?”欧阳玥就看到一进门里面有个年纪偏大的男人,衣服穿得是灰蓝色的长袍,就像古人的管家似的,大家只是点点头,孙焯裎也不介绍。

    “我家本来就人少,有些亲戚在国外,我和爷爷都喜欢静。”孙焯裎解释道。

    屋子的客厅很宽敞,里面的家具全部是红木的,还有很多迷你的盆栽,里面的小植物她都不认识,屋子里采光不错,但依旧有点黑乎乎的感觉,直到穿过客厅,走进一条走廊,才豁然开朗,这个建筑原来是个四合院子,中间是个大花园,小桥流水,凉亭荷潭,感觉像古代人的王府一般,欧阳玥则感觉自己有种走错时空的错觉。

    “现在还开莲花?”徐闵看着荷花池里盛开的金色莲花惊讶道。

    孙焯裎转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没见到那边还开桃花吗?”

    欧阳玥看到花园的角落处,果然一株桃花开得正旺盛。

    “这些品种都是我爷爷配置的新品种,适合一年四季,那边的兰花看到没,花了他三年配置出来的。”孙焯裎介绍道。

    “你爷爷好厉害。”欧阳玥惊讶道,心里则嘀咕,孙道国和楚格林那个医学天才有得比。

    “嗯,还不错。”孙焯裎淡淡地应了声,让最后面的欧阳玥嘴角直抽,不过她没空去理会这些,而是目光快速地搜索千猩草,但整个花园看遍了,都没有千猩草的影子。

    她只能用透视,观看起整个四合院来,意外得看到后面的那个房子的后面是断崖,上面有吊桥,铁索吊桥直接连接对面的山峰,正确来说是个山谷,因为这凤舞山海拔并不是很高,看下去大约也就十几层楼的高度。

    只是她很好奇,目光再次凝聚,才看到对面有个很隐秘的山洞,山洞里有人,好几个人,都是盘坐的,欧阳玥心惊,难道他们就是在修炼?孙焯裎说得去了国外,其实就是闭关。

    忽然手镯的热烫让她心里一惊,回神就看到孙焯裎站在她面前,正古怪地看着她的双眼。

    “欧阳小姐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出神,连叫你都不听见?”孙焯裎朝她看得方向也看了看,眉心微微皱紧。

    欧阳玥一颗心狂跳着,但尽力压制住波动,淡淡一笑道:“我发现你家很特别,这些红木家具很漂亮。”

    “哦?”孙焯裎哦了一声,然后再次往前走道,“我爷爷喜欢红木,古董,翡翠,玉石,是个败家子。”

    欧阳玥差点被口水咽死,有这么说自己爷爷坏话的孙子吗?

    “孙少,你那么多豪车也花不少钱吧?”任云桀冷笑地鄙视道。

    “我就一个爱好,他爱好太多,花得钱自然比我多,一个龙石种手镯二亿,我那些车加起来也不用这么多钱!”孙焯裎不爽道,然后转头再看看欧阳玥道,“欧阳小姐开价太贵了,便宜点如何?”

    欧阳玥一口气哽住,上不来下不去,这神仙美男居然跟她当场讨价还价了。

    “不能便宜了,龙石种百年难求,有价无市。”任云桀直接道。

    “欧阳小姐,你就便宜点嘛~我刚看中辆车,没钱买,你便宜点,我买了车第一个载你兜风好不?”神仙美男俊脸变天,摆出一副小可怜的表情,直接把三人雷翻。

    “咳咳咳。”徐闵俊脸涨红,没想到孙焯裎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欧阳玥一头黑线地看看任云桀,任云桀那样子就像吃了只苍蝇,让欧阳玥忍不住笑起来。

    “欧阳小姐笑了,就是答应了对吧?”孙焯裎立刻笑得百花失色,日月无光。

    “好吧,给你便宜一千万,不能再少了。”欧阳玥没折,人家都直接从神仙降低到小孩水平了,自己好歹也要圣母一回,何况,这该死的男人太好看了,让她的眼光都舍不得从他脸上移开。

    “一千万?二千万好不好?”孙焯裎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不行!孙少,你别太过分啊!”任云桀跳起来,对于两亿来说一千万是不算什么,但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一千万就不愁一辈子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少一千万呢。

    “我问欧阳小姐。”孙焯裎看看任云桀不爽地扁扁嘴,然后那双星月眸子闪烁着恳求的光芒又看向欧阳玥。

    “咳咳咳,孙少,不如问问你爷爷吧?你太为难小玥了。”徐闵只好开口。

    “问他?不行!老家伙没节操,为了龙石种贵都会要的,要不是有我为他看着点,这家早被他败光了!”孙焯陈立刻鄙视自己爷爷。

    “咳咳咳,死小子,有你这么说老子的吗?”孙道国洪亮的声音在对面的屋子里响起来。

    大家转头,就看到孙道国一套白色唐装走出对面的屋子来,不过那脸色可不太好看,双目怒瞪孙焯裎,恨不得掐死他似的。

    “爷爷,这年头赚钱不容易,你省点花,我还想买车呢!”孙焯裎立刻赔笑。

    欧阳玥笑了,这对儿孙还真是活宝,怪不得两人住着也不无聊了。

    “就你能买车,老子不能买手镯了?”孙道国瞪孙子。

    “买,谁说不买我跟他急!只是价格可以再便宜点不是吗?”孙焯裎对自己爷爷眨眼睛。

    “我和欧阳小姐已经说好了,怎么能到这个时候还讨价还价,你别给老子丢脸!”孙道国穿过花园里的青石小路来到几人面前,直接对欧阳玥微笑道:“欧阳小姐,手镯带来了?”

    “嗯,带来了。”欧阳玥开始翻自己的香奈儿小白包。

    孙焯裎扁扁嘴嘀咕道:“那就便宜一千万好了,总是钱,欧阳小姐已经同意的了。”

    孙道国忽然扬手,孙焯裎顿时脑袋一缩,闪去一边,速度快得惊人。

    欧阳玥拿出盒子看到这一幕就笑了起来,孙焯裎那吃瘪的样子还真好笑,而徐闵和任云桀也忍不住嘴角猛抽。

    “臭小子,别给老子丢人现眼。”孙道国一双眸子瞪着孙焯裎恼怒道。

    “一千万呢。”孙焯裎声音细微,一脸委屈。

    孙道国再次一瞪,孙焯裎立刻举起双手直摇头。

    “孙老,一亿九千万吧,还有一千万给孙少买车好了。”欧阳玥笑眯眯地把盒子递过去。

    “谢谢欧阳小姐!”孙焯裎连忙高兴地大叫起来。

    孙道国一张老脸是青白交错,最后叹口气道:“那就多谢欧阳小姐了,我这孙子什么都好,就是钱迷,上辈子掉钱坑里了,家门不幸,让你们看笑话了。”

    “爷爷!有你这么说自家孙子的嘛。我这叫节约,节约懂不!”孙焯裎立刻跳脚。

    “你再胡说八道,老子就把那排汽车砸了!”孙道国吼一声!

    “暴力,家暴啊。”孙焯裎唠唠叨叨地跑了,看得欧阳玥实在憋不住大笑起来,这孙焯裎绝对是个活宝。

    “真不好意,几位这边请,老夫准备了茶点。”孙道国恢复儒雅之色。

    “谢谢孙老。”徐闵微笑道,一行人沿着花园走到对面屋子。

    屋子里古色古香,还点着好闻的香薰,靠窗户的红木桌子上茶香四溢,烟雾袅袅,很有仙境之感。

    一行人过去坐下,孙老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看到里面那只冷艳高贵的龙石种手镯时,整个人的神情都激动起来。

    “太美了,实在太美了,老夫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手镯,真是三生有幸哪。”孙道国说得很轻,但欧阳玥三人都听得很清楚。

    徐闵跟他交谈着,任云桀观察屋子里的东西,而欧阳玥嘴角勾着淡笑,目光却四处透视。

    这似乎是孙老的住所,里面进去是房间,有床衣柜等等,一个壁橱上都是一个个锦布盖住的盒子,欧阳玥直接看进去,才发现里面都是极品翡翠,看来是孙老的收集品,看规模还真是不小,翡翠都不大,但什么玻璃种帝王绿,双色翡翠都有,还有少见的三色福绿寿,一颗逼真的翠绿大白菜等等,五花八门,欧阳玥粗略估计,这些收藏起码过二十亿。

    忽然她目光扫到一块飘着淡淡黄雾的玉石,这玉石各方面都和她的两块黄玉相似,让她更加肯定了四大家族一定对这种古怪的黄玉情有独钟,连孙焯裎的手上都是戴着黄玉的手珠链,如此看来东方博弈的目的也就很清楚了,这些黄玉就是他嘴里的黄晶玉,对他们古武家族有着重要作用,但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目光转个方向继续找,徐闵说过他们家里还有个花房,难道就是指花园?应该不是,这里面虽然很多奇怪的植物,但都是指时节不同时开花的植物,没有特别奇怪的。

    已经透视了北边和西边的房屋,南边就是刚才他们进来的客厅房,现在就剩东面的房屋。

    欧阳玥立刻看过去,先看到是孙焯裎在一个像书房的屋子里看一本很厚的本子,那本子似乎也有些古老的感觉,然后就见他拿一只鹅毛笔在本子上画着,嘴里还在窃窃私语似的,欧阳玥看他唇形,只看懂似乎是在嘀咕钱少的事情,不禁一头黑线,难道那本厚本子其实是孙家账本?

    孙道国是爱不释手地看龙石种,欧阳玥是不停地搜索,终于在她以为根本没什么花府的时候,明亮的光线进入视线之中,那是孙焯裎的房间后面真得有一个花房,里面居然还有银色的花朵,很多稀奇古怪的植物,有花有草,全部栽种在花盆里,玻璃房中。

    欧阳玥细细观察,终于给她找到了一株千猩草,手臂那么高,只有四张叶子,只是距离太远,上面的红色点点不明显,但欧阳玥还是看到有,心里一阵狂喜,然后想到这花房怎么在孙焯裎房间的后面,这要怎么进去偷呢?

    徐闵和孙道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欧阳玥忽然笑道:“孙老,你们的房子真古老,我能参观参观吗?”

    孙道国一愣后笑道:“原来欧阳小姐也喜欢这种风格啊,老夫还以为年轻人都不喜欢,我家那臭小子就老是在抱怨说什么都是破烂玩意,差点把老夫气死啊。”

    “呵呵,孙少很好玩啊。”欧阳玥娇笑起来。

    “你别看他长得斯斯文文,其实就是个小孩子,是我把他宠坏了。”孙道国叹口气。

    “孙老,你这话说得可不对,孙少在人前也是德高望重的,大家都很尊敬他。”徐闵连忙道,他对孙焯裎的印象还在孙焯裎是他领导的状态下,那时候不言苟笑,一副淡然,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虽知道搞了半天这家伙居然像人格分裂似的,完全不是那个样。

    “他很会装的,呵呵。”孙道国笑了,大家都知道其实孙道国对这个孙子满意得不得了,“欧阳小姐喜欢就四处看看吧。”

    “嗯,谢谢孙老,我也好像买栋山上的别墅,这空气好得没法说,住这种地方一定能延年益寿的。”欧阳玥站起来朝花园里走去,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任云桀本来想跟着她,但欧阳玥使了眼色给他,任云桀知道她也许是想透视什么东西,所以也只能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讲起金星祖母绿的时候,孙道国又兴奋了,本来还看着欧阳玥的身影的目光立刻就回到任云桀脸上,开始询问金星祖母绿的情况。

    欧阳玥从花园里走向东屋,装着一脸好奇的样子,透视进去,看到孙焯裎还在写账本,她不往她房间方向走,因为看到其他屋子也有后门。

    欧阳玥很庆幸这么大屋子里没什么佣人,所以小心翼翼地打开一道后门,就看到那间玻璃房。

    玻璃房的房门是对着孙焯裎房间后面的,两屋子之间大约三米,铺着鹅卵石,欧阳玥一边紧张地注意着孙焯裎的情况,一边朝那玻璃门走去。

    声音很轻,越来越近玻璃房,欧阳玥惊叹,里面的花花草草长得是奇形怪状,颜色还特别,比如有黑色的植物,有黄色的树杆,还有植物上挂着果子。

    那盆千猩草放在玻璃房的最里面左角处,看上去并不起眼,但欧阳玥觉得一定是因为太过珍贵才会放最里面,而它的前面一盆开着一朵妖艳的七彩大花,美艳无比,欧阳玥感觉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花儿,心想要是能种在自家院子里一定很漂亮,当然那只是她心中的奢望。

    仔细地看了遍,发现真的只有一株千猩草,欧阳玥郁闷,自己只怕只能采一张叶子,不过她有信心楚格林一定能凭一张叶子知道里面的所有成分。

    下定决心,欧阳玥再次看看另一边屋子里的孙焯裎,伸出手来推向那道玻璃门。

    手一接触到玻璃门,欧阳玥浑身一个机灵,这玻璃门居然如冰一样寒冷,而最让她惊恐的事,她的手链处一阵滚烫,她惊得连忙转身,就看到孙焯裎一脸阴沉地站在她身后,而他后面的门根本没有打开过。

    “你在干什么?”孙焯裎的新月眸子此刻犹如两把冰冷的刀,盯着欧阳玥的双眼,全身淡然的气息变成了一种杀戮之气,让欧阳玥无形地恐惧,小脸一下子苍白如纸。

    “再问一次,你在干什么?”孙焯裎一点也不像他那张脸那边好亲近,欧阳玥只感觉杀气扑面而来,手链滚烫入心底。

    “我,我正在参观你家,看到这花房感觉里面的花都好漂亮,想进去看看。”欧阳玥尽量想维持淡定,但惊恐害怕让她的话有点颤抖感。

    “是吗?谁允许你到后面来的?你别告诉我是我爷爷!”孙焯裎伸手一手,直接掐住了欧阳玥的脖子,速度之快,欧阳玥根本来不及反应。

    “我,”欧阳玥的话被他的手掐在了喉咙里,立刻双手想掰开他的双手,但发现他的手臂如铜墙铁壁一般,根本掰不动。

    “你有异能对不对?”孙焯裎冷冷地问道。

    欧阳玥只感觉自己快被掐死了,手臂又烫得像要烧起来,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她一手立马伸到他胸口,胡乱一摸,抓住了那颗穿在他朱果上的银色小球猛然一扯。

    “该死!”孙焯裎立马受痛放开他,一手捂住胸部,俊脸涨红吼道,“你在干什么?”

    “咳咳咳,你,你听我解释,先,先别杀我!”欧阳玥怕他一下子杀了自己,连忙双手直摆得求饶。

    孙焯裎不停地揉着自己胸口,不明白她怎么会抓他那颗银色珠子,难道她本来是想勾引他,摸他胸的?还是她早透视过自己身体,知道自己有这爱好?

    欧阳玥离开孙焯裎三步,连连道:“对不起,你,你快掐死我了,我不得不自救。”欧阳玥也很尴尬,如此摸男人胸部实在不雅。

    “你最好给我个理由!为什么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孙焯裎面色依旧阴沉。

    “我,我就是随便走走,你爷爷答应让我参观的。”欧阳玥急切道。

    孙焯裎立刻又欺上来,欧阳玥顿时一脚踢出,孙焯裎眸子一沉,同时出脚。

    “啊!”欧阳玥疼得往后退去,差点就摔倒,这男人的脚是钢筋不成。

    “看来你一点也不简单啊,说!你是不是有透视眼?有异能?”孙焯裎此刻的面色不再是神仙美男,反而有点像地狱魔王。

    “我,我。”欧阳玥弯腰摸着自己的痛脚,慢慢后退。

    “看来我得好好研究一下你了,欧阳小姐!”孙焯裎忽然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慢慢逼近欧阳玥。

    “你,你想干什么!”欧阳玥连忙想拿她的银针,但想到这个非凡人,银针只怕都是没用的。

    “你说呢,要不乖乖地交代你的秘密,要不就当成白老鼠,我好久没遇到感兴趣的事情了,何况是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嘿嘿。”孙焯裎笑得无比猥琐,像个恶魔似的。

    欧阳玥急忙道:“我有什么秘密,我很正常,不信你可以检查,我只是普通人。”

    “小姑娘,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在车库那次我已经很怀疑你,只是我忙着别的事情暂时没有空研究你,再加上徐闵来为你说话,我一时间到是忘了,没想到你送上门来了。”孙焯裎一脸的邪恶。

    “我,我是来给你爷爷送手镯的。”欧阳玥又惊又怕,还要装镇定,目光看向外面,那三个男人还在边喝茶边聊天,很惬意的样子,哪里知道她这里的情况。

    “可你不该来这里,你的眼睛比一般人都来亮,我想挖下来好好研究下了。”孙焯裎搓手着再度逼近她。

    “你,你怎么能这么残忍?我真没有异能的!”欧阳玥往后倒退数步,然后猛然一个转身想跑,结果发现孙焯裎已经在她前面,她差点就撞了上去,大惊之下,连忙又转身往自己来的时候的门跑,而一样的情况,孙焯裎再一次到了她前面。

    “现在你知道我的秘密了,你说你还能安全出去吗?”孙焯裎冷笑道。

    欧阳玥小脸苍白,手镯的热度也让她整个人的精力似乎流失一般,额头汗水滴落,满眼得惊慌,她知道差距实在太大了,而自己现在又知道了他的事情,四大家族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那,那若是我告诉你我的秘密,你是不是可以不杀我?”欧阳玥只能为自己争取生存的机会。

    孙焯裎双手抱胸,嘴角一勾道:“那得看你的诚意。”

    “我,我有强大的感知力。”欧阳玥还是不敢说透视的异能。

    “感知力?”孙焯裎挑眉,有点迷惑之色。

    “是啊,我能感觉这里有东西召唤着我,所以我就过来,不过没想到是花房,里面的花都好漂亮,我才想进去看看的,我没别的意思。”欧阳玥露出可怜之色。

    “呵呵呵。”孙焯裎看着她忽然间笑起来,笑得欧阳玥毛骨悚然。

    “欧阳玥,你当我是白痴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然我会毫不犹豫地扭断你的脖子!”孙焯裎目光一眯,再次睁大时,欧阳玥看到一片璀璨的银色,就像两把飞刀,直刺她的心脏。

    “我,我说什么你都一定会杀了我对吗?我知道你是古武者,所以一定得死是吗?”欧阳玥知道自己再狡辩在这个男人面前完全没用,不禁露出苦笑,看来自己和楚格林的算盘都打得太好,搞不好这次就没命会去,毛毛和徐闵都可能会死,又可能会消除他们对她的记忆。

    “都说要看你诚意,一般情况下我不滥杀无辜,或者你对我会有用,那我更不舍得杀你。”孙焯裎目光眼色变成正常的,但冷冽的气息依旧存在。

    “好吧,我承认,我能透视。”欧阳玥感觉整个人很虚,手臂又烫得难受,整个人蹲在了鹅卵石的路上,抬头看着他,感觉很无力。

    “你真能透视?”孙焯裎声音里有着惊讶,虽然他早就料到了。

    欧阳玥很无奈地点点头。

    “那你来花房干什么?”孙焯裎继续询问。

    “我,我来找千猩草。”欧阳玥还是说实话。

    孙焯裎目光一凌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古武家族的秘密?居然还知道千猩草?”

    “我有一本古书,上面有记载这些东西,我想强大,所以想学古武,但我知道想要修炼就必须要洗骨髓,千猩草必不可少,所以才想来偷的,实在对不起。”欧阳玥一说开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反正死活也就这样了。

    “你为什么要强大?”孙焯裎有点不理解,“你现在有钱有男人,生活都不错,为什么不知足?”

    “这个,其实我感觉脑海里有种思想支配着我,让我去寻找修炼武道的秘密,我也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老天爷的意思。”欧阳玥耸耸肩。

    “那本古书在哪里?”孙焯裎有点不相信。

    “我不能说!”欧阳玥摇头。

    “你不想活了?”孙焯裎挑眉。

    “如果你注定要杀我,我说不说都是一样的,若是你放过我,也许以后我会告诉你。”欧阳玥淡淡一笑,心情完全平静了下来。

    “你还真不知好歹,你不知道要是被四大家族的人发现你的秘密,你海角天涯都无处可逃。”孙焯裎有点犀利道。

    “我知道,你是不是告诉我,我死定了?”欧阳玥苦笑下。

    孙焯裎挑挑眉,转头看看那花房,然后目光再一次盯上欧阳玥。

    “若是你很强大,我到是舍不得杀你,但你只有透视的功能,在敌人面前还是不堪一击,我想留你都没什么用,为了四大家族的秘密和国家的安全,对不起,你必须死!”孙焯裎直接宣布她没有活路,然后一只手慢慢地伸了起来。

    欧阳玥吓得感觉站起来,看到他手臂上的珠链,忽然眼睛一亮道:“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孙焯裎嘴角直抽,看着她那张清秀却苍白的脸,叹口气放下手道:“什么交易能让我不顾国家安全而不杀你?”

    “你的手珠链!”欧阳玥急切道。

    “我的手珠链?”孙焯裎到是没想到这种方面,“跟你有关系吗?”

    “是黄晶石做的对吗?”欧阳玥心存侥幸。

    孙焯裎面色大变道:“你怎么知道黄晶石?”

    “咳咳,自然书中有说的。”欧阳玥有点微微的心虚。

    “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样,我有一百零八种让你死得很惨的方法。”孙焯裎眯眼。

    欧阳玥心里大骂变态,然后淡笑道:“若是我用一块黄晶石换取我这条贱命,你可同意?”

    “你有黄晶石?”孙焯裎面色很是丰富,先是一惊,然后是一喜,最后变成兴奋。

    “这个交易怎么样?”欧阳玥看他有兴趣,心里微微松口气。

    孙焯裎看着她的双眼良久才道:“你没骗我?你真有黄晶石?”

    “要是骗你,你随时都能杀我,若是真有,你必须放过我如何?”欧阳玥说完就抿嘴地看着她。

    孙焯裎开始来回走动,心里似乎拿不定主意,最后看看欧阳玥那已经完全淡定的样子心一横道:“成交!黄晶石呢?”

    “你能不能回答我黄晶石有什么用啊?是不是对你们古武者很重要?”欧阳玥开始翻包,拿出一块黑绒布包。

    孙焯裎到是没抢,而是走近来,目光盯着欧阳玥慢慢打开黑绒布,直到菱形黄玉出现在他眼前,他面色惊喜无比,新月眸子亮如星辰,接过来抚摸着呢喃道:“果然是黄晶石!是真的!”

    ------题外话------

    孙少是个好玩的人哈,嘿嘿。继续求月票,真累人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