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6章 毛毛猥琐了(精!)

036章 毛毛猥琐了(精!)

    欧阳玥给他倒了杯水再坐下来,有点忧心地看着任云桀,心里狐疑,毛毛对古武有熟悉的感觉,那他会不会也是古武者?也是四大家族的人?不可能,他是混血儿,要是古武者,也应该是外国的。

    “玥,你被吓到了?”任云桀见她目光古怪地看着自己,不禁皱眉。

    “毛毛,我怀疑你的记忆是被古武者封住了。”欧阳玥忽然内心有种恐惧,万一任云桀恢复记忆,那他不是要消除自己的记忆?甚至于会杀她?

    任云桀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就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你的意思是孙焯裎是古武者,那是不是四大家族的人都是?”

    “我是这么认为的,东方旭要不是古武者,怎么能把王泉两人杀死?而这个孙焯裎似乎比他更厉害一些,那日车库的事情绝对不是我眼花。”欧阳玥点点头,“但四大家族是不允许其他人拥有特殊人力的,他们怕造成国家的不安定,所以绝对不允许这种人存在的。”

    任云桀皱眉,伸手揉揉自己的眉心,脑子里隐隐地疼痛着。

    而本来想告诉他一切的欧阳玥在看到他这种情况后,还是选择不说出来,因为他要是古武者,自己和这家里的所有人只怕都会有危险。如此一想,欧阳玥觉得自己后背起了一阵阴风,冷到心底。

    “古武者如此厉害,我们能修炼吗?”任云桀道,“若是我们能修炼,就不用怕他们了。”

    “修炼是一定可以的,但去哪里修炼,怎么修炼我们都不知道。”欧阳玥苦笑道,“算了,别理这些烦人事,你也别多想,去睡吧。”

    “你就告诉我这个?没有别的事情了吗?”任云桀惊讶道,看她这架势好像是准备要长谈的。

    “嗯,就这件事,对了,你别对徐大哥提及古武的事情知道吗?”欧阳玥怕徐闵知道任云桀知道古武的事情会给任云桀带来伤害。

    “他也是?”任云桀惊讶道。

    “徐大哥不是,但他好歹是也国家的人,更是维护四大家族的人,所以告诉他会有危险。”欧阳玥直接道。

    任云桀点点头站起来道:“我去查查古武的资料,也许电脑上有记载。”

    欧阳玥一愣,然后点点头,任云桀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让她好好睡后走了出去。

    欧阳玥透视出去,见他回房间就开始看电脑,心里叹口气,好奇心人人都有,可她实在没想到任云桀很有可能也是古武者。这叫她一下子都感觉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躺在床上睡不着,欧阳玥想起了楚格林给她的五颗种子,就全部扔进了神鼎里,然后拿出银针开始练习,现在她房间的墙壁上挂了飞镖盘,就是让她坐在床上都能随意练习。

    三米的距离,十二根银针有五针正中红心,其他七针就在红心不远处,成绩不错,但欧阳玥还是不满意,练习了将近一个钟,而且是左右手开工一起练习,脑子里想着千猩草,她一定要想办法得到,若是去孙家得不到,那她就去神龙架找找看。

    接下去的日子很平稳,欧阳玥也准备着去京市的事情,李炎贝和任云桀策划公司的事情,楚格林则是无比欣喜地让欧阳玥每日培养一些植物,因为那日楚格林给她的五颗种子都在一夜之后长成了植物,好在第二天李炎贝和任云桀很早就出门,楚格林来接她时,才悄悄带回了实验室,而范择文还以为是楚格林家里带出来的,也没多注意。

    十月底,s市的天气已经变得清凉,大家都穿上了长袖,欧阳玥是长袖的蕾丝边连衣裙,考究的面料,名牌效应,让她越发出色,但她也似乎沉默了很多,一张清秀的小脸上一般除了冷淡就没有别的表情。

    不过让她开心的是许梅雁和陆剑明还真得谈上了恋爱,看许梅雁那甜蜜的表情,欧阳玥都为她高兴,但丁可儿和李炎贝两人却是越闹越烈,李炎贝就差动手打人了。

    第一批珠宝由李炎贝的雕刻队伍全部雕刻出来,欧阳玥见到的时候简直看花了眼,看翡翠毛料的时候是一回事,但看到抛光打磨过的各种精美的首饰时又是另一回事,美得惊心动魄,都是高档翡翠,像手镯、戒指、胸针、手链什么都有,还有发簪,小型的摆件,镶嵌工艺,配上细钻铂金等,样样都很精致。

    三间连锁店已经装修得差不多,门外那大大的‘星玥珠宝’商标很是显眼,大家商议了一下,准备在十一月十五号,欧阳玥生日那天正式开张,他们还会上电视打广告,务必一炮而红。

    欧阳玥没想到的是宣传方面李炎贝居然是交给了丁可儿,怪不得李炎贝虽然讨厌丁可儿的追求,但两人还是时常在一起讨论事情。

    十月二十九号,欧阳玥打了徐闵的电话,准备明日去京市,徐闵高兴地答应,说明日去机场接她和任云桀。

    当晚,欧阳玥再次来到了李家大宅看望自己师傅,方老的腿在几次针灸之后,有了反应,现在有个家庭护士给他做理疗,医生都说恢复有望,欧阳玥怕太快治好师傅会遭人怀疑,所以也就延缓了速度。

    方老知道欧阳玥明日要去京市也很激动,他几十年没打电话给前妻苗思思,也终于在昨晚打了一个,本来很紧张的心情,因为苗思思依旧温柔似水的声音而平静,只是在知道钱无忌已经完全瘫痪,生活无法自理,苗思思以泪洗面时,让他心疼不已,他告知自己徒弟会去看她,苗思思答应了。

    欧阳玥来被叫到他房间,方老拿下脖子里那块看上去很平常的木雕挂件,老眼含泪。

    “师傅,这是什么啊?”欧阳玥看着挂件有点纳闷,这是一个鸟状的木雕,雕工很精致很细微,但她到是没见过人戴这种玩意的,现代人喜欢金银珠宝。

    “这鸟儿是一对的,另一只在你前师母那边,你把这只拿去给她。”方老把木雕挂件递给她,欧阳玥接过来一看,这木雕已经被方老戴得很光滑平整,可见这几十年他都没有拿下来过。

    “师傅,你的意思是不想和师母复合了吗?”欧阳玥皱眉道。

    “都老了,还复什么合,只是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个给了她,我也就放下了。”方老叹口气,“对了,你帮她看看,有什么困难打电话给我知道吗?”

    “嗯,我知道,师傅放心。”欧阳玥点头,还拿了苗思思的电话号码。

    “方老,李利克不住在这里吗?”任云桀发现李家大宅冷清得没有人似的。

    “他们一家都去京市伍家了,毕竟亲家要见见的。”方老道。

    “啊,大少爷怎么都不知道呢!”欧阳玥没听李炎贝说过。

    “大少爷自从那日和利克大吵一顿后就没来过这里,哎,这孩子对这个家也死心了吧。”方老对李炎贝也是特别钟爱的。

    “师傅,你放心,大少爷过得不错,现在我们的珠宝公司都搞得差不多了,十一月中就开张了。”欧阳玥立刻安慰地说道。

    “那就好,炎贝这孩子心性很善良的,而利克太急功近利,我看早晚要出事,以后炎贝很有可能会回到李禄。”方老看了欧阳玥一眼。

    欧阳玥和任云桀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意思?

    “利克太过喜欢伍蓝枫,而那个伍蓝枫我看实在不怎么样,那日在花园里还和那个东方旭拉拉扯扯,哎,而伍少华为人太过阴险狠辣,我真怕以后出事。”方老叹气道。

    欧阳玥一惊,如此看来东方旭对伍蓝枫也是痴心不改,李利克又迷恋伍蓝枫,看来李利克注定是个悲剧了。

    “小玥啊,虽然利克对炎贝不好,但两人毕竟是亲兄弟,所以师傅求你个事。”方老有点为难道。

    “师傅你说。”欧阳玥一愣后点头。

    “我是怕利克会做傻事,师傅希望你到时候能拉他一把,别让他丢了命。”方老幽幽道,他毕竟也是看他们长大的。

    “方老,在缅甸,李利克差点要了玥的命!”任云桀却不愿意,声音立刻冰冷。

    “我知道,我知道,希望他能学好,我只是怕他载在伍家身上,你们看着办吧,算我没说。”方老也觉得自己过分了点。

    “师傅,你别急,若他不再对付我,那么伍家伤害他,我会帮他的。”欧阳玥也是看在李炎贝的面子上,虽然两兄弟不亲,但若李利克出事,李炎贝必定也会受打击的。

    “好好,谢谢你,小玥,我这师傅还真是没用。”方老感慨道。

    “师傅,你别这么说,认识你是小玥的福气,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你别胡思乱想,好好休息才能早点站起来,肥佬可想念得很呢。”欧阳玥立刻皱眉地蹲在他面前。

    方老这才笑起来,他也想着早点回h市,那边还清净,看着李家这潭浑水,他都没眼看下去了。

    第二天上午,楚格林送任云桀和欧阳玥去机场,而楚格林早在知道欧阳玥的计划时,两人就已经商量好了,欧阳玥若是能从孙家找到千猩草,那楚格林就有本事培植新的出来,那他们几人都可以修炼武道,当然楚格林再三强调安全是第一,若不成的话两人准备花钱召集人马去神龙架寻找。

    二个半小时的行程,欧阳玥和任云桀走出京市国际机场,作为华夏的首都,首都机场自然是人满为患,好在出口处,徐闵已经看着他们笑着挥手了。

    黑色的商务车,直接把欧阳玥和任云桀送到‘柏悦酒店’,是高档的五星级酒店,预定了两个相连的豪华单人房,让两人先休息一会,然后带他们出去吃晚饭。

    欧阳玥打了电话给孙道国,约好明日早上去他家拜访,孙道国自然迫不及待地地想看他那只龙石种的手镯,连连称好,还说要叫自己孙子去招待他们,欧阳玥怕见孙焯裎,所以委婉地拒绝了,孙道国知道徐闵在,也就不再坚持。

    当晚徐闵带着两人算是游了一下京市的市区夜景,欧阳玥两人回到房间已经十点多了,期间楚格林、李炎贝都打电话来问长问短,让欧阳玥有点无语。

    徐闵说好明早九点来接他们后离开酒店,欧阳玥也没问他住哪里,想必在京市还是和他爸妈住一起的。

    “玥,今日你看到那些大商场里的云翔珠宝了吧?”任云桀过来聊天。

    “嗯,云翔真厉害,个个大商场都有柜台,而且设计的花样都很不错,怪不得它能位居三大珠宝商之首。”欧阳玥点头,他们还特意进去看过云翔的东西。

    “他们涉猎很多,钻石黄金铂金都很厉害,翡翠基本也是中档的,在京市口碑很好。”任云桀皱眉道。

    “你没觉得他们的翡翠价格都非常高吗?我看到一只糯种飘蓝花的手镯要卖到一万五,贵了,还有冰种正阳绿的小吊坠居然要十五万,这也太黑心了,我们要走高端但价廉的路线,大家有比较立刻就会放弃云翔的翡翠,而选择我们的。”欧阳玥看到的时候还咂舌呢。

    “嗯,大少爷现在正准备定价,回去我得和他再商量商量。”任云桀觉得有理。

    欧阳玥点头,拿出那只龙石种的手镯看了又看,感觉美得不像翡翠,而像水晶似的。

    “玥,你带了金星祖母绿的东西了吗?”任云桀看向她。

    欧阳玥一愣道:“你怎么知道我带了?”她并没有告诉任云桀,其实她确实带了一块金星祖母绿的玉佩,是范择文雕刻的祥云图,可以作为胸前挂件,看上去非常高贵,而范择文估计了下价格,在有价无市的情况下,就这小小玉佩也能卖到一千万以上。而且她还带了那块菱形的黄玉,总觉得带着也许会有用,但她没有告诉任云桀。

    任云桀微笑道:“你想拍马屁。”

    “去你的,拍什么马屁!”欧阳玥白他一眼,其实她只是以防万一,或者能做个什么交易。

    “孙道国,你想得到他的支持。”任云桀挑眉。

    欧阳玥摇摇头道:“我看他也不是一个会被人左右或者收买的人,我只是以防万一的。”

    任云桀扁扁嘴,有点委屈道:“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是怕我恢复记忆后会很可怕吗?”

    欧阳玥一愣后哑然失笑道:“没有,你别胡思乱想,回去睡吧。”

    “我不要。”任云桀抱住她撒娇,脑袋在她脖子里蹭蹭,弄得欧阳玥脸上滚烫,想推却推不开。

    “很晚了,你再不去睡觉我可生气了。”欧阳玥有点无奈,她把楚格林和古武的一些事情没有和任云桀深入交谈,是因为她真得很怕,任云桀不恢复记忆,不确定性就越大,她不能冒险,特别还涉及到楚格林的医药世家。

    “你怕我是古武者,怕我恢复记忆那一刻不记得你对吗?”任云桀伤心道,声音闷闷的,其实他也有这种感觉,自己的记忆能被人封住,那等他恢复,会不会那人就把自己对欧阳玥的记忆封住了呢?而且他越来越害怕,别人会不会对欧阳玥灭口?

    “毛毛,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很怕。”欧阳玥心里难受,伸出双手抱紧他。

    任云桀也紧紧抱住她扁扁嘴道:“我也好怕。”

    两人静静地相拥着,没有暧昧,却心心相惜。

    “玥,你不告诉我是对的,因为我也怕自己以后会伤害你。”任云桀最后闷闷地说道。

    “不知道学长有没有办法让你恢复记忆后也不会忘记我们呢?”欧阳玥觉得要是如此就太好了。

    任云桀一愣道:“等回去就告诉他我失忆的事情,也许他真有办法。”

    欧阳玥点点头,因为任云桀的坚持,她一直都没敢告诉楚格林,任云桀其实是失忆人士。

    “好。”欧阳玥也觉得楚格林是个希望,那家伙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任云桀放开她,深褐的眸子深邃地看着欧阳玥,那眼睛里有着惊慌和害怕,更有着浓浓的深情,欧阳玥只觉看着他的眼睛都感到心疼了。

    “玥,你咬我一口,这里。”任云桀忽然伸出手臂,卷起袖管,露出小臂处伸到欧阳玥面前。

    “不要!”欧阳玥连忙摇头。

    “我可以记住你,就算有人强迫我忘记你,我看到牙印我一定会想起来的。”任云桀急道。

    “不要,没用的,我们还是想别的办法。”欧阳玥才下不了口。

    任云桀见她不肯,委屈地扁扁嘴道:“我好怕忘记你。”

    “那就不要忘记。”欧阳玥淡淡的一笑,但笑容里有着酸涩。

    “嗯!一定不会的。”任云桀要把她刻在脑海里。

    “毛毛。”欧阳玥难受地抱住了他的腰闭上了眼睛,而任云桀也紧抱着她,心里同样难过着,脑海里想着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夜阑人静,房间里的两人却舍不得放开对方,心中的彷徨和惊慌似乎越演越烈,欧阳玥眼睛都湿润了,因为她不知道没有了毛毛自己以后怎么办?虽然现在生活已经不错,但她已经很习惯毛毛的存在,似乎自己什么都不用去操心,他会给自己安排好一切的,要是没有他,她的生活还能如此惬意吗?

    “玥。”任云桀慢慢地推开她,看到她双眼通红,心脏就想被人打了一拳,疼得不得了,连忙道,“别担心,这是最坏的打算不是吗?也许我根本不会忘记你,你已经在我这里了。”任云桀伸手捂住自己疼痛的心脏。

    “毛毛,你一定要记得我知道吗?”欧阳玥哭了,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滚落下来。

    “玥,别哭,我不会忘记你的,一定不会。”任云桀也难受,用袖子帮她擦泪,可自己的眼睛也红了。

    欧阳玥呜咽了好一阵子,让任云桀手忙脚乱,最后只能紧紧抱住她低沉道:“玥,我爱你。”

    欧阳玥本来呜咽的声音顿时停下,推开他看着他那双充满痛苦却美如星辰的眸子,一时间惊讶地伸手包住了自己的嘴巴,双眼带着惊慌看着任云桀。

    她内心是震骇的,毕竟两人认识不到半年,而且年纪都很小,虽然整天腻在一起,但她总觉得彼此喜欢是正常的,但要说爱,她完全没有准备,经历了上一世东方博弈的那段感情,她都感觉自己对爱无能了一般,身边美男围绕,她都一点也不感觉动心,但她也知道自己是喜欢毛毛的。

    “毛毛。”欧阳玥见他目光越来越温柔,似乎有满满的柔情要溢出来了,让她一颗心都开始发抖了。

    “玥,我不要失去你,我爱你,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还没准备好,我等你,等你慢慢爱上我,我不会放弃,就算我恢复记忆,我也不会放弃你的。”任云桀要把她的名字刻进骨血里,永生不忘。

    在这一刻,欧阳玥看着他痛苦而深情的眼睛,相信他是真得爱她,可是她总觉得有点太过意外了,但内心的感动是一定的。

    “毛毛,我有这么好吗?”欧阳玥面色大红,有点尴尬,她回答不出我也爱你的话,但她知道自己喜欢他,而且正在努力中。

    “我的玥是最好的。”任云桀也没有失望,他对欧阳玥的了解让他知道欧阳玥并不是一个激情的女孩子,她很淡定,特别在感情方面,她更是保守,最重要的,她年纪还小。

    “毛毛。”欧阳玥觉得气氛越来越暧昧了,忍不住伸手揉乱他的头发,然后看了他一眼,转身往洗手间走去道,“我要睡觉了。”其实她的耳朵都热了。

    “好,那我回去了。”任云桀理理自己的头发,看看走进洗手间的她,自己出了房间,把门关上。

    欧阳玥开始整个人不对劲了,满脑子都是任云桀刚才的表白,自己也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只觉得老天爷真会开玩笑,这个时候让她到底是回应还是不回应呢,她可一点也不想伤害毛毛,更不想两人之间会变得尴尬,但那三个字对她的震撼太强大了。

    洗完澡出来,想看看任云桀在干什么,透视过去吓一跳,这家伙正光着身体、拿着那把锋利的匕首在他的手臂上刻着什么,鲜血刺激了欧阳玥的眼睛。

    来不及细想,她披上浴袍就去隔壁敲门,把房间的任云桀惊吓了一跳,这么晚了,谁还会敲门?

    “毛毛,开门!”欧阳玥见不开门,心急地叫道。

    任云桀看看自己的手臂,连忙跳起来道:“哦,你等等!”说完就跳起来跑去洗手间拿毛巾擦掉桌子上的血迹,又胡乱摸了下伤口,套上长袖的浴袍才去开门。

    欧阳玥在外面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掩饰,不禁小脸冰冷,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自残也不用这样啊,那把飞刀可是很锋利的。

    “玥,你不是要睡了吗?”任云桀看看她身上的浴袍面色又古怪起来了。

    欧阳玥直接进门,任云桀见她小脸脸色不好,连忙关上房门道:“出什么事了吗?”

    欧阳玥看他那张不显山露水的俊脸冷冷道:“你在干什么?”

    “我?我刚洗完澡准备睡觉啊。”任云桀确实已经洗过澡了,因为刻了再洗就不方便了。

    “是吗?我怎么闻到血腥的味道?”欧阳玥故意走到桌子前,任云桀那块沾血的毛巾给他扔在黑色的垃圾桶里,就在桌下,黑乎乎得到是不明显。

    “啊?有吗?我没有出血啊?”任云桀心里打鼓,她在隔壁也能闻到血腥味?这也太过分了吧?

    “真没有吗?”欧阳玥故意踢了一脚垃圾桶,那垃圾桶就倒翻了,她弯下身体去扶。

    “我来好了!”任云桀吓得连忙抢先。

    “毛毛,你到底在搞什么!”欧阳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一撩开,就看到他手臂上血肉模糊,血迹还染上了浴袍了。

    任云桀惊恐地看着她,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用好奇,我看到了。”欧阳玥反而平静下来,拿出口袋里特意带得银针,立刻用他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扎针。

    “你,你看见?你怎么看见?”任云桀转头看看墙壁,透视?

    “不错,我会透视。”欧阳玥抬头看着他惊恐的眸子,这一次她承认了,不是什么强大的感知力,什么直觉,她就是有透视,她一霎那不怕被他知道了。

    “你会透视?”任云桀都不记得手上的疼痛了,被这个惊异的事实吓到。

    欧阳玥不说话,看着自己的青木灵气快速进入他的伤口之中,很快,那几条狰狞深刻的线路越发明显起来,欧阳玥才看清楚是一个‘玥’字。

    “好了,可以了,就这样!”任云桀看到玥字很清晰地呈现,直接动手拔掉了银针,看看上面的字露出笑容。

    “毛毛,你?”欧阳玥再一次被震惊感动了,他这是不想忘记她,刻在身上就算被封住记忆,这个字还是一样在的,而且他刚才刻得很深。

    任云桀一笑道:“没事,不疼的,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你了。”

    欧阳玥的眼睛有湿润了,任云桀连忙抱住她道:“别哭,怎么现在这么爱哭了。”

    “讨厌,我哪里爱哭了,都是你!”欧阳玥被他一说也不好意思哭,任云桀拉着她坐在床边,面色严肃道,“玥,你说真的?你能透视?不是什么直觉?”

    “嗯。”欧阳玥点点头看看他身上的浴袍大开着,露出精骨的身材,让她有点不好意思,而自己身上也是浴袍,里面只穿了短裤,上面都没穿,不过她团得很紧,不至于春光外露。

    “那你看古玩、翡翠都是因为透视眼?”任云桀继续惊讶中,“什么都能透视吗?”

    “嗯,基本上能。”欧阳玥知道有三样东西她透视不进去,黄玉,十二生肖的球体和那只神鼎。

    任云桀立刻起来,双手遮住自己的双一腿间道:“那,那我不是全给你看光光了?”说话间,一张俊脸居然全红了。

    欧阳玥没想到他直接转这上面,不禁也面红耳赤道:“我,我先回去了。”

    “玥,你,你把人家都看光光了!你要负责!”任云桀猛地一把拉回她,欧阳玥啊地一声掉回床上,一只浴袍的袖子被拉下些,胸口一大片雪白露了出来,那半边浑圆让任云桀惊得呆住了,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美好的画面,脖子都红了起来,呼吸直接变得粗重。

    “毛毛!”欧阳玥一见他的目光,连忙拉回浴袍,羞得也是满脸通红。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任云桀连忙道歉,但脑海里已经是一片旖旎之色,他刚才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扯掉这碍事的浴巾,看看里面到底有美好。

    欧阳玥手忙脚乱地下床,俏目瞪他一眼道:“明天再说,不能再自残了知道吗?”

    “玥。”任云桀拦住她,目光里有着灼热,让欧阳玥心惊胆颤,这家伙不是兽性大发吧?

    “你,你是不是把大少爷他们都看遍了?”任云桀有点谨慎地问道。

    欧阳玥顿时一个白眼道:“我没这么无聊!”打死她也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那只看过我?”任云桀心里不禁高兴起来。

    欧阳玥羞愤道:“你胡说什么啊。”

    “玥一定看过了对不对?”任云桀忽然起了捉弄之心,这样的欧阳玥让他感觉特别可爱。

    欧阳玥见他表情猥琐,没好气道:“是啊是啊!你个骚包,短裤都那么花俏!”

    “啊!”任云桀被雷了下。

    欧阳玥赶紧跑向门口,任云桀速度极快,立刻一挡,整个人自己撞在门板上,疼得他咧咧嘴。

    “你要干什么?”欧阳玥没好气地瞅着他。

    “没干什么啊,我只是觉得很吃亏,补偿一个好不好?”任云桀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然后嘟了嘟。

    欧阳玥看看他那海棠花瓣一样的薄唇,忽然间胸口一紧,明知道这家伙在耍她,也让她心头一片沸腾,一时间到是忘了反应。

    “玥,我好爱你的。”任云桀见她痴呆地看着自己,心里一片柔软,脑袋慢慢地凑过去,对准了她那嫣红粉嫩的小嘴,他早就想尝尝了。

    欧阳玥只感觉脑子空白,到他的薄唇粘上她的小嘴时才惊觉过来,刚想往后退,任云桀双臂已经强有力地搂住了她的小腰,让她整个苗条的身子都贴在他身上。

    “毛,。”欧阳玥想叫他别这样,结果嘴巴一张,那灵舌就迫不及待地入侵,强势又不失温柔地夺取着她口中的芳香。

    欧阳玥只觉得脑中一昏,似乎整个思想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只觉得内心深处那种苏苏麻麻的感觉久违地钻了上来,让她本能地动了动自己的香舌,而任云桀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立刻两舌交缠在一起,相互吸吮缠绕,两人的身体也越来越热了。

    香甜湿滑,温柔纠缠,相互追戏着,美好得让人沉溺其中。

    突然,欧阳玥感受到有东西撞着她,顿时面色爆红,猛然一把推开任云桀,而任云桀此刻也是俊脸绯红,一条银线还留唇边,说多爱昧就有多爱昧,那双深褐色的眸子里光波潋滟,情思迷蒙,让欧阳玥差点又掉进去了。

    “我,我回去了。”欧阳玥面红耳赤地连忙推开他开门,任云桀这回到没有拦她,嘴角勾起得意的邪魅笑容叫道:“玥。”

    门外的欧阳玥停下脚步,转头看他。

    “以后想看的时候不用偷看,直接跟我说就好,我免费给你看。”任云桀说完还邪恶地挑挑眉。

    “你个流氓!”欧阳玥大窘地唾骂一声,跑得比兔子还快。

    任云桀则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更加深邃浓郁,嘴角的一抹笑意怎么也淡不了,自己和她终于再进了一步了。她的味道好甜,自己得好好回忆回忆去,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还能再品尝。

    任云桀无比骚包地进屋,把自己整个人摔在床上,身体的燥热还没停下,他打开浴袍,看看自己腿间,不禁露出苦笑,然后猛然一个转身,狠狠地压了压床后吐口大气,然后举起手臂,在玥字上亲吻一口。

    而欧阳玥咬着牙齿,对自己极度鄙视,终于没有逃过美男的诱惑,伤不起,不过刚才的吻让她回想起前世和东方博弈一起时那种男女之间的yu望,心里隐隐有了些渴望,想到任云桀刚才身体的反应,不禁羞得夹紧双一腿在床上滚了好几个卷才算松懈下来,心里郁闷,自己开始发騒了。

    两人各自想着对方的事情,久久没能入睡,欧阳玥也不敢再透视过去,而任云桀则在想欧阳玥之前种种透视的迹象,怪不得她能带着他躲避黑社会小混混的追打,怪不得她能知道徐老别墅厕所里的密道,怪不得她知道徐闵身上有匕首,等等事情的结论都有了答案。

    对了,她说自己底裤騒包?难道她常常偷看自己?想到这里任云桀心里不禁甜蜜起来,但跟随着就是想入非非,结果身体又滚烫起来,还越演越烈,只能起来冲冷水,一边冲一边想着,玥不知道有没有偷看自己洗澡?明日得要问问!嘿嘿!

    第二天九点,徐闵电话打上来,任云桀敲开了欧阳玥的房门。

    欧阳玥已经准备好了,今日的她穿得特别淑女,一身小香风的白色套裙,一双白色中跟皮鞋,看上去很甜美,直发已经到了肩膀下面,乌黑亮丽,比电视广告里的还柔顺,散发着动人光泽。

    任云桀看到她这身打扮,眼睛立刻一亮,而欧阳玥看到他脸就红了,脑子里想起昨晚那个吻。

    “走吧,徐闵帮我们买了早餐,说车上吃,你东西都带上了吗?”任云桀伸手拉住她的手。

    欧阳玥想抽回手,但任云桀不让,欧阳玥只能翻白眼道:“都带上了,毛毛,你走前面啦。”

    任云桀一愣后笑道:“难道你又想看我穿什么短裤?”

    “毛毛!”欧阳玥抓狂。

    任云桀忽然俊脸严肃起来看着她,欧阳玥被他看得头皮发毛道:“怎么了?”

    “玥,我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一定要老实回答。”任云桀一本正经道。

    欧阳玥点点头道:“什么事?”

    “你,你能透视进我的内裤吗?”任云桀眨巴下眼睛看着她。

    欧阳玥顿时面红耳赤,伸手就打,任云桀笑着逃跑,走道上一片嘈杂,但却很是温馨。

    “毛毛,你越来越坏了!我没有恶趣味!”欧阳玥在电梯口逮住他就是狠狠掐了把,任云桀却不怕疼,紧紧抓住她的手,深褐的眸子渐渐变深。

    “不准你再胡说八道!”电梯开门,欧阳玥反拉他进电梯。

    任云桀邪笑一下道:“那真得能透过去吗?我很好奇。”

    欧阳玥扁扁嘴,然后点点头,这个没必要再骗他,连墙壁翡翠都能看透,内裤算毛啊,直接整个人的骨骼、血液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任云桀吞了下口水,想问问她到底有没有看过自己,但想想还是别欠扁了,只不过想到她也可能看别的男人,心里有点郁闷了。

    “你什么表情,我不会看内裤里面的,有什么好看的!”欧阳玥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任云桀笑了笑道:“那就好,看我没关系,我对自己挺满意的,别的男人就算了,很恶心的。”

    欧阳玥一愣,哭笑不得。

    走出酒店,门口就停着徐闵的黑色商务车,两人直接坐进后车座,徐闵把早点递过来微笑道:“昨晚睡得好吗?”

    欧阳玥看了任云桀一眼,点点头道:“很好,谢谢你徐大哥。”

    “小玥,你别跟我客气,对了,孙老已经打了电话催我了,迫不及待想看龙石种的手镯。”徐闵笑起来,“不过好笑的在后面。”

    “哦?说来听听。”任云桀抬眸道。

    “孙焯裎打电话来讨价还价,说二亿太贵了,让小玥能不能便宜点,还说他爷爷从来都不知道讨价还价,老是乱花钱、给人骗,所以让我问问还能便宜吗?”徐闵说着就笑起来了,“我从来也不知道孙少还这么计较钱的。”

    欧阳玥嘴角直抽,任云桀一脸冷漠,这个孙焯裎还真是个怪胎,那么有钱用得着这么抠门吗?

    ------题外话------

    汗死,修改居然审核不过,我倒!

    嘿嘿,咱毛毛终于有点肉汤喝了哈,挤月票庆祝下哈,接下去更多肉丝肉汤上场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