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5章 大家的秘密

035章 大家的秘密

    欧阳玥瞪大眼睛道:“难道你要范老大威胁市长?”

    “有何不可,天高皇帝远,我想他也不敢得罪地头蛇,何况副市长会在旁劝说,我们胜算就大了。”任云桀冷笑一下。

    欧阳玥不出声,这商战还真是越来越惊心动魄了。

    “对了,东方旭回去了吗?还有那个孙焯裎?”欧阳玥想起楚格林的话,对这两个人开始特别关注,特别是孙焯裎,太可怕的存在,虽然俊美得犹如神仙,但总让她心头不安。

    “没有,徐闵来了,现在和他们一起,说晚上回来睡,我会和他谈的。”任云桀端着咖啡走到她身边坐下来,看着她道,“玥,你和徐闵说了什么了吗?我发现他很紧张,心情也很压抑,还问你好不好。”

    “他把我的事告诉了孙焯裎,我只是不喜欢被人查,所以口气不太好,他没事吧?”欧阳玥扁扁嘴道。

    “看上去不太好,晚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任云桀耸下肩,“他被你吓到了。”

    “我才不吓他,我不是妖怪,他把我当妖怪一样,我能高兴吗?”欧阳玥翻白眼。

    “我到是没想到他会和孙焯裎说,可孙是他的上司,要真得引起孙焯裎的注意,你可要小心点,不能再露马脚。”任云桀皱眉道。

    “这个我知道,只是我怕我已经引起他的注意了,对了,你晚上到我房间来。”欧阳玥神秘兮兮道。

    任云桀一愣后,面色有点古怪,深褐色的眸子颜色加深,带着一种迷人的光芒看着欧阳玥。

    “你想哪里去了!”欧阳玥没好气地掐他一把,自己的小脸先红了,自己这话还真有点暧昧,让人想入非非。

    “我没想啊。”任云桀很无辜地扁扁嘴,被掐得呲牙裂齿。

    “我有事情要告诉你,对了,你脑袋现在还是没点记起来吗?”欧阳玥再次透视他的脑袋,那血块依旧在哪里,连大小形状都没变过,就那样压迫着神经,真是奇怪。

    “没有,什么都记不起来。”任云桀摇摇头。

    “我帮你针灸试试如何?”欧阳玥虽然有点害怕,但她的青木灵气是对人有益的,应该不会有事吧,能化掉那血块就最好了。

    任云桀一愣道:“你想我记起来?”

    “嗯,我想和你说很多事情,但却不得不防备你记起来后不认识我。”欧阳玥扁嘴。

    “怎么会,不会的,我不会忘记你。”任云桀立刻很肯定地摇头。

    “你又不是神仙,医学上的事情你怎么知道,对了,不如让楚格林看看。”欧阳玥也许能从楚格林那里得到些信息。

    “你是说要告诉他我的秘密?”任云桀面色沉下来。

    “他也有很多秘密,再者,你秘密多得很,这个应该没影响。”欧阳玥贼笑道。

    任云桀却不是这么想,万一楚格林这家伙知道他是失忆的,很可能会说他和欧阳玥的感情有风险,就会给他机会。

    “也许我们能一下子就恢复你的记忆呢?”欧阳玥眨巴下眼睛看着他。

    任云桀忽然伸手抓住她的双手很认真地问:“玥,万一我恢复记忆不认识你了,你会怎么办?让我离开吗,会自己的生活圈子吗?”

    欧阳玥一愣后道:“我其实也很害怕你不认识我的,不过早晚都会有着一天,若你真不认识我,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不是吗?”

    “我还会是你男朋友吗?”任云桀纠结了。

    欧阳玥面色泛红道:“那我追你好了。”

    “真的?不能放弃?”任云桀立刻眼睛亮了,“我若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呢,你也不放弃我吗?”

    “不放弃。”欧阳玥说这三个字的时候自己也没什么信心,毕竟若是他恢复记忆后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不喜欢自己或者讨厌自己,那自己倒贴还有意思嘛?就算倒贴他也不见得会要对吗?

    欧阳玥想到这里觉得越早让他恢复记忆越好,趁两人感情还不是很深,也许伤害会小很多,想到这里心隐隐作痛了。

    任云桀伸手抱住她,欧阳玥到是没反抗,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

    “玥,我害怕。”任云桀轻轻地道。

    “我也很害怕。”欧阳玥回了一声,一旦身边没有了毛毛,她该怎么办?

    厨房里的楚格林忽然出来,就看到沙发上拥抱的两人,立刻嘴巴一扁道:“喂!你们两个很过分啊,我和小文做饭,你们两人谈恋爱。”说完还露出一个不甘心的表情。

    欧阳玥快速和任云桀分开,小脸通红,任云桀则狠狠地刮他一眼道:“关你屁事!”

    “是不关我事,但是会害我长眼疮,要是有空,去天台帮我浇浇花。”楚格林鄙视他们两个,目光看了眼欧阳玥,心里叹气,自己为何不早点认识她呢,要是他认识她在任云桀之前,欧阳玥一定会是他女朋友。

    “玥,我们去天台看看。”任云桀搂住欧阳玥的腰宣誓他的所有权,楚格林白了他一眼转身回去厨房。

    欧阳玥只是扁扁嘴,两人上了天台。

    任云桀看到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到是惊讶道:“这家伙这里也不错嘛!”

    “是啊,地产商在这上面搞了花园,我们院子里却只有草坪,回头我一定要种满花,漂亮些。”欧阳玥看向自己家的方向,一个游泳池,另一边就是草坪,就看到一株红玫瑰和一株康乃馨,另外两株种在墙角还看不到,让她不禁纳闷。

    “好。”任云桀又伸手搂住她的肩膀,两人站在高处眺望傍晚的景色,夕阳无限好。

    十分钟后,他们刚浇完水,丁可儿的大嗓门就出现了。

    “小玥!”丁可儿一身休闲的牛仔裤加t恤,很青春地出现在门口。

    “可儿!”欧阳玥高兴地迎上去。

    “哎呀,小玥,你怎么越来越漂亮了,你得跟我说说用什么护肤品,你看我昨晚吃辣的,今天就出痘了,气死我了。”丁可儿指指自己嘴巴下一颗红红的青春痘。

    “小玥是天生丽质。”任云桀赞美道。

    “帅哥,你也太得意了,这小玥还不是你的,你就这么帮着说话了。”丁可儿鄙视任云桀。

    “是我的。”任云桀斩钉绝铁的三个字。

    “切!小玥,下去,大少爷在下面,有事要谈。”丁可儿拉着欧阳玥下天台。

    三人下了楼,李炎贝一见欧阳玥立刻扑上来道:“小玥玥,想我了没有?”

    “没有!”欧阳玥直接闪开,丁可儿娇笑起来。

    “小玥玥,你真无情。”李炎贝立马哭丧着一张妖魅的俊脸扮可怜。

    欧阳玥不睬他,直接走到客厅坐下来道:“今天公司怎么样?”

    “嘿嘿,我正有好消息告诉你呢。”李炎贝又活过来了,看得丁可儿呵呵笑,越看越喜欢。

    “巴黎春天专柜的事情?”任云桀先道。

    李炎贝立刻又变脸,看着任云桀恼怒道:“你,你个臭小子,又先抢功劳。”

    任云桀坐在欧阳玥身边不理他,欧阳玥笑着看看丁可儿道:“可儿,巴黎春天只招名牌不是吗?”

    “是!”丁可儿点头,“不过那个专柜合同要到十二月底,也就是你们要进驻的话会在明年,大少爷说你们完全有能力在今年就打响名牌。不过竞争很厉害,这消息才刚放出去,云翔的少东家就已经找上我们的经理了。”

    “哦,你们经理怎么说?”欧阳玥再一次佩服伍少华。

    “经理没有权力,正确来说巴黎春天的老板是s市很有实力的‘百酷实业’,每一个专柜都是有董事会投票决定的。”丁可儿耸耸肩。

    “那不是很难?”欧阳玥一惊道。

    “七位董事,其中三位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一位是刚继承父亲股份的女人,还有三位是中年人,最大的老板叫肖彦亨,现在人在巴黎。”丁可儿先解释情况。

    欧阳玥三人都听着,李炎贝自然已经知道了这个格局。

    “那我们只要争取四票就能取到这个专柜?”任云桀皱眉。

    “这里面有两位和我爸爸关系很好,是老牌友,我可以争取过来,还有两位你们得想点办法。”丁可儿耸肩。

    李炎贝立刻开口道:“我已经掌握其他五人的资料,我爸和一位姓陈的老板关系不错,我可以让我爸帮忙。”

    “你爸?”任云桀立刻摇头。

    李炎贝咳嗽一声道:“我爸已经把竞争权输给了伍少华,但他一点也不想伍少华的云翔进驻s市,所以绝对不会帮他。”

    “你别忘了你们两家现在已经联姻,你怎么会知道他们两个暗地里打什么主意?”任云桀声音冰冷。

    丁可儿立刻道:“你们先别急,据我所知,我们只要争取那位刚继承股份的女人的一票就稳赢。”

    “怎么说?这样也才三票不是吗?”欧阳玥不懂地摇摇头。

    丁可儿露出狡黠的笑容道:“她爸爸刚死,我想其他人会尊重她的意见,再者了,最大股东肖先生为人慈善,在股东中很受尊敬,而他最见不得女人哭,那女人父亲一死,就只剩她一人,肖先生还邀请她去他家住,让他女儿和她作伴。”

    “哦?你意思是,那女人要是同意我们,肖先生这票就是我们的了。”任云桀道。

    “对,而且其他人也很可能跟从肖先生的意见。”丁可儿挑挑眉,一脸精明。

    “可儿,看来你很会观察人啊。”欧阳玥笑起来。

    “那是当然,不然我这年纪怎么能成为巴黎春天的营销部经理,我估计两位叔叔还会来咨询我的意见,毕竟这里面有几家店之前是我推荐进去,现在成绩非常好。”丁可儿小小得意地看了李炎贝一眼。

    李炎贝看向她道:“看来在营销方面你很不错。”

    丁可儿看着他笑笑,不否认。

    “那怎么样搞定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住哪里?”任云桀问一串问题。

    “她叫雷菲菲,二十五岁,住在鸿宝花园,去年从外国留完学回来,在巴黎春天营运部就职,不过这女人有个爱好,每天下班都会去隔壁的练琴行练琴,极度崇拜钢琴王子朗朗。”

    “哦,看来还是个素质女,你和她可熟悉?”李炎贝挑下眉道。

    “也不算很熟悉吧,她属于淑女,你看我,嘿嘿,差一截,淑女一般不和我这种女人交朋友。”丁可儿自嘲一下。

    “看来我也不是淑女。”欧阳玥苦笑。

    “淑女身边哪来这么多美男,你绝对不是淑女!”丁可儿打趣道。

    “呵呵呵。”欧阳玥也笑起来,她承认确实不是什么淑女,虽然她现在有一张完全淑女的漂亮脸蛋。

    “雷菲菲可有男朋友?”李炎贝一本正经地提问,表情是一副思考样子。

    “有,不过?”丁可儿笑得又很狡猾了。

    欧阳玥耸耸肩看着她,这女人有点欠扁的本事。

    “不过那男人是人渣,在外面有别的女人,雷菲菲却很认真,据说还给那男人买了套房子。”丁可儿鄙视道。

    “靠,真渣,这男人小白脸啊!”李炎贝骂粗口。

    “有工作,地产公司的,只是你也知道地产公司女人有多少了,那男人看中的是雷菲菲的钱。”丁可儿叹口气,“有时候听同事八卦,我恨不得去告诉她,别那么傻。”

    “为何不告诉她?”任云桀到是惊讶。

    “切,跟我什么关系?这种事弄不好,以为我在挑拨离间,到时候里外不是人,no,no,no,我绝对不做这种八婆。”丁可儿摇头。

    “那我们怎么拉她这一票?”李炎贝看着她露出鄙视表情。

    丁可儿忽然看着他奸笑起来,弄得李炎贝一头雾水道:“你发什么神经。”

    “雷菲菲还喜欢一样东西,你知道她在国外念什么吗?”丁可儿看看欧阳玥和任云桀。

    李炎贝皱眉道:“企业管理?”

    “no,人体艺术,她有间画室,喜欢招聘美男当模特。”丁可儿的目光立刻放肆地上下扫描下李炎贝的身体。

    “**绘画?”任云桀吃了一惊,这似乎和淑女差远了。

    “yes!我想大少爷你出马一定可以,要知道她画过各式各样的美男,不过我相信像你这样得肯定没有。”丁可儿笑起来。

    “做梦!”李炎贝气得俊脸涨红。

    欧阳玥则掩嘴笑起来,任云桀则是露出很有兴趣的样子。

    “我是给你们介意而已,你要是有其他方法的话,当然也可以用别的,不过雷菲菲很内向的。”丁可儿耸耸肩。

    “反正我不可能做人体男模,小玥玥,你别看着我,我可不干,这像话吗?被我妈知道非杀了我!”李炎贝立刻摇头。

    “好了,我又没叫你去,我们先想想别的办法。”欧阳玥好笑道。

    这时,门铃又响了,李炎贝立刻去开门,门外是一身西装戴着墨镜的范奇森,身边跟着一个消瘦但看上去很精骨的男人,这人李炎贝也认识,是黎墨。

    两人进屋后,大家一阵寒暄,范奇森目光锁定欧阳玥,走到她面前道:“你身体没事吧?”黑眸里不自觉地流动着一种暗光,让任云桀忽然眉心皱了皱。

    “我没事了,你呢,伤口怎么样了?”欧阳玥微微一笑。

    范奇森点点头,开始环顾房子道:“完全没感觉了,我都怀疑自己有没有中过枪,对了,你那位朋友呢,他的药真不错,我想出资投资让他再研究一瓶药水如何?”范奇森浓眉挑起。

    楚格林正好走出来道:“若是有材料,我到是很愿意,大家入座吧,差不多能吃了。”

    “谢谢你,学长。”欧阳玥真有点不好意思,这顿饭他们完全是白吃白喝。

    “小玥,你跟我客气什么,大家朋友,我喜欢热闹!任哥,酒柜里有酒,拿出来吧!”楚格林说完又进厨房去了。

    丁可儿笑道:“真是个好男人啊,又有钱又能干还会下厨,而且是帅哥。”

    “那你还不追他!”李炎贝没好气道。

    “不,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我这个人一向专一。”丁可儿给他抛了个媚眼。

    李炎贝做了个呕吐的样子,赶紧走去餐厅。

    “黎,你别拘束,随意就好。”范奇森对黎墨道,因为昨日的事情,黎墨是死活跟在他身边,就怕再出什么意外。

    黎墨不太说话,点点头,大家坐下来。

    “日东新搞定了?”欧阳玥看着范奇森问道。

    范奇森坐在她对面点点头道:“付出了该付的代价。”

    “他的人全部抓进去了?”欧阳玥比较担心这一点。

    范奇森面色微微难看道:“还有他一个表弟,叫王毛的,当时抓人的时候不在,漏网之鱼。”

    欧阳玥心里一沉,看来范择文还是有危险的。

    “我们已经在尽力搜捕了。”黎墨帮范奇森说了句。

    “嗯,没抓到人总是很危险的。”欧阳玥点点头。

    任云桀开始倒酒,欧阳玥喝雪碧,到是丁可儿也喝点酒,楚格林和范择文开始上菜,一下子气氛热烈,笑声满屋。

    饭桌上,任云桀提起了伍少华有可能的卑鄙动作,范奇森一口答应,若需要只管开口,让李炎贝更加有信心能拿下巴黎春天的专柜。

    饭后,大家散伙,李炎贝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送丁可儿回去,欧阳玥帮着洗碗什么的,回家已经八点,一进门,就看到徐闵一脸忧郁地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一杯浓茶。

    “小玥!”徐闵见他们回来,立刻站起身来,目光很抱歉地看着欧阳玥。

    “徐大哥,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过来,吃饭了吗?”欧阳玥见他面色憔悴,不禁有点自责,他也许并没有恶意,只是自己被吓到了。

    徐闵连忙道:“我吃过了,我们谈谈。”

    欧阳玥点点头,两人走到屋外的院子里,坐在沙滩椅上,整个小区晚上都有路灯,所以并不黑,反而有种宁静的感觉。

    “小玥,对不起。”徐闵先道歉道。

    欧阳玥不知道怎么说,看着他道:“你和孙焯裎会过面了?”

    徐闵点点头道:“是的,我下飞机先去找他,他和东方旭、伍少华几人住在友谊酒店。”

    “他是不是对我感兴趣了?”欧阳玥看着他的眼睛道。

    徐闵一愣后点点头道:“听他的口气确实对你有兴趣,他说你可能有透视眼,但不确定,说你似乎身上有一种神奇的东西,但他看不透。”

    “然后?”欧阳玥心里一跳。

    “他说现在主要是东方旭的事情,不过他还会找你的。”徐闵道,“小玥,真对不起,我也只是顺口说了你看翡翠和古玩的能力,没想到他真对你感兴趣,不过你放心,他说他不会伤害你的。”

    “他要把我抓去研究呢?就像翡翠王一样呢?”欧阳玥怒火又上来了。

    “不会的,你完全正常不是吗?”徐闵看着她,有着微微地试探。

    “我当然正常!所以才讨厌你招来一个人把我当怪物似的!”欧阳玥口气已经气恼。

    “小玥,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我保证!”徐闵急道。

    “保证?若我和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你还敢保证吗?”欧阳玥冷笑地看着他,心里很难受。

    徐闵面色一变道:“不会的,怎么会!我很后悔跟他提起你,但我现在阻止不了他,只要他发现你没有任何奇特,他就会离开的。”

    “翡翠王怎么样了?”欧阳玥不想再继续自己的话题,因为已经无法改变了。

    徐闵一愣后道:“检查出来,他的左手手腕处有一种绿色的液体,已经抽取出来正在化验,他本人没什么事,医生还给他做了肿瘤切除手术。”

    “那你们会放他走了?”欧阳玥一点也不意外。

    徐闵一愣道:“我不知道,上面会有安排的。”

    “我想翡翠王估计要老死在里面了,国家绝对不会允许他再出来的,要不然他只要说出你们的行为,会引起多少纷争。”欧阳玥冷笑道。

    “不是的,其实他们会消除他这一段记忆,放他回去,但他之前雇佣狙击手杀你,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对他客气。”徐闵面色一正道。

    欧阳玥忽然面色大变道:“你刚才说什么?能消除他这段记忆?记忆也能消除吗?”欧阳玥想到任云桀了。

    徐闵面露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看着欧阳玥。

    “机密对吧?”欧阳玥笑了下,“四大家族的秘密对吧?”

    徐闵面色大变,几乎是惊恐地看着她道:“小玥,你别乱说,会招杀身之祸的。”

    “我现在被孙焯裎盯上,你难道不觉得已经招来祸端了吗?我想知道四大家族的事,徐大哥,你要是还把我当朋友,我希望你告诉我。”欧阳玥迫切需要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因为孙焯裎对她是威胁,而以后的东方博弈更是她重生的宿命!

    徐闵惊得好像看到鬼一样,盯着欧阳玥的脸一动不动。

    “徐大哥,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四大家族的事情,这里没有第三个人,我会保密的,其实我跟你说实话,我知道的远比你想像得多。”欧阳玥放低声音。

    “你,你知道什么?”徐闵心惊胆颤,她是如何得知的,就连他也知道极少。

    “四大家族的人都在修炼武道对吧?”欧阳玥只能冒险了。

    徐闵一张脸顿时苍白如纸,像石雕一样被定住了。

    欧阳玥给他时间反应,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电话,让这个原本很精神充沛的男人搞得如此狼狈。

    “你,你从哪里知道的?”徐闵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舌头。

    “孙焯裎身上,他是古武者没错吧,你不知道我和毛毛发生车祸吗?是孙焯裎一手造成,而我觉得没有人能这么快得速度,只有一个解释,他有超能力。”欧阳玥不想把楚格林牵扯进来。

    “那也不能说明他是古武者?再者了,你从哪里听来古武者之说的。”徐闵面色微微正常起来。

    “徐大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何况古武之说上古时期就有,我只是一直不相信存在,不过现在我不得不怀疑了,你知道我喜欢古董吧,我爷爷也是民间收藏家,他曾经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一件古玩,上面就雕刻着古武之说。”欧阳玥把谎话润了下,让徐闵听了更有信服度。

    “那件古玩在哪里?”徐闵急切道。

    “不知道,我爷爷卖掉了,还是我很小的时候,我记得那时候我就问爷爷,爷爷说这些是神话故事,但是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神话故事。”欧阳玥耸耸肩。

    “小玥,你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徐闵紧张道。

    “那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存在?四大家族是不是这种人?”欧阳玥紧逼着他。

    徐闵立刻面色尴尬,四处张望一下,才靠近她道:“小玥,不要再对四大家族好奇了,会很危险的。”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你不告诉我,我就去问孙焯裎。”欧阳玥看着他。

    “不行!”徐闵跳了起来,“你不能去问他,他会杀了你的!”徐闵见自己反应过度,连忙又坐下来,一把抓住她的手道,“小玥,徐大哥确实错了,但是徐大哥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求你别去找这个人了,他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善良的,还有东方旭,不要靠近他们好吗?你的事情,我来处理。”

    “不!徐大哥,孙焯裎已经开始了,他在监视我你知道吗?”欧阳玥皱眉道。

    “你怎么知道他监视你?”徐闵一愣,照孙焯裎的厉害程度,要监视是绝对不会让欧阳玥发现的。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有直觉吗?那日伍蓝枫和李利克订婚宴会之后在车场出了车祸,认识了孙焯裎后,第二天他来了这里,只是从头到尾只是在暗中监视我,但我却找不到他的人,但我敢肯定他就在附近。”欧阳玥很严肃地对他道。

    徐闵默不作声地看着她,他可以从她眼睛里看出她说得是真话,而他完全迷惑了,欧阳玥的敏锐程度远远超过了他想象,也许她就是有这种神秘的感知力量,所以才能鉴别古玩真假,能识别翡翠好坏,那么这只是感知力,根本无从考察。

    “小玥,要不你光明正大地让他来和你对质?也许这样就会消除他对你的好奇。”徐闵心里一喜道,如此一来,欧阳玥就不会有危险了。

    “可以啊,让他来找我,我到要看看他到底觉得我哪里像怪胎了。”欧阳玥挑眉,不过立刻靠近徐闵道,“徐大哥,你也是特种兵,还是他下属,为何你不修炼武道?”

    徐闵一愣后哭笑不得道:“小玥,你还是不死心对吗?”

    “人总有好奇之心,何况武道是多么强大的东西,若是我也能修炼那该多好?”欧阳玥故意笑了下。

    “这是不可能的,要是人人能修炼,这天下早就不是普通人的天下了,在我国,只有四大家族的人才可以修炼。”徐闵很正式道,这话也承认了古武之说。

    “在我国?你的意思是外国也有?”欧阳玥抓住了话柄。

    徐闵苦笑地点点头道:“那是自然的,每个国家都必须有保护自己的本事,若就我们有古武者,那不是早就可以统治世界了?”

    “原来如此,那你们就不能偷着练习吗?”欧阳玥引导性地问道。

    徐闵笑起来道:“你真会异想天开,要这么容易,我就不会只是普通的特种兵了。”

    “你爸爸和四大家族关系如此密切,为何不可以?”欧阳玥扁嘴道。

    徐闵摇摇头道:“若是我爸爸下台了,他们怎么处置我呢?领导人一代代换,但是四大家族却永远不变,最恶心的事情是,等我爸下台的那一天,我们关于四大家族的一切事情将会被封闭起来,只能做个正常普通人。”

    “强行封住你们的记忆对吗?”欧阳玥道。

    徐闵点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若我们现在说出去,不止我们没命,知道的人也将会莫名消失,所以我不建议你再问下去了。”

    “这里只有我们两人,我不会说出去的。”欧阳玥眼珠子一转道,“我还知道个秘密,你要听吗?”

    徐闵一愣道:“看来你知道的比我多。”

    欧阳玥挑眉道:“不是我们不能修炼武道,是在修炼之前用一种药来洗骨髓,而这种药就只有四大家族才有。”

    “哦?你怎么知道?”徐闵好奇死了。

    “嘿嘿,你去过四大家族的家里吗?”欧阳玥挑眉道。

    “去过孙家,不过不熟悉,都没有伍少华和东方旭他们来得亲密,我一直在国外的。”徐闵苦笑,“其他两家完全隐世,基本不出现在人前。”

    “那你在孙家可看到过一种植物,四张叶子,上面有一点点的红色小点点。”欧阳玥满怀希望道。

    徐闵想了好久才摇摇头道:“他们家有个花房,里面有很多品种的花草,很多还很古怪,我都没见过,但我没注意你说的那种只有四张叶子的植物。”

    “那你可还有机会去看看?”欧阳玥急道。

    “这个,没借口怎么去?”徐闵露出苦笑。

    “有,龙石种的手镯已经雕刻好,我想亲自送去给孙老,你和我一起去。”欧阳玥反正还要去京市看望师傅的前妻苗思思。

    徐闵再次愣懵,回过神来面色苍白道:“你要去孙家找那种植物?”

    欧阳玥自然不会说要是自己能弄到一株就好了,但她心里却是真这么想,要对付东方博弈,她就必须要修炼武道。

    “我只是想看看,孙老不是有很多极品翡翠吗?我顺便也可以参观下。”欧阳玥耸肩笑笑,“你不是还要回京市吗?难道不回去了?”

    “明天就得回去,我这次回来都没有被批准,是怕你太生我气了。”徐闵目光幽幽地看着欧阳玥,多日不见,她越来越女人,也越来越美丽清纯。

    欧阳玥一愣后忽地站起来道:“不早了,那你快点休息,明日还要赶飞机,我去京市的事,安排好时间就打电话给你好吗?”欧阳玥怕这种情况,特别是知道徐闵对她有意思的,只是她很清楚徐闵不适合她。

    徐闵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欧阳玥吓一跳。

    徐闵黑眸幽暗深沉,专注地看着她的眼睛低沉道:“小玥,不管发生什么事,请你相信我,我真得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

    欧阳玥面色微微尴尬,看着他的真诚,点点头道:“我知道,谢谢你徐大哥。”

    徐闵看着她回屋子,一个人静静地坐下来,心里思绪翻腾。

    欧阳玥一进门就看到任云桀坐在客厅里,明显在等她,李炎贝和范择文已经回房了。

    “玥。”任云桀站起来。

    “上去再说。”欧阳玥转身看看大门,徐闵没有跟进来,她知道他心里一定也不平静。

    任云桀也看看门,跟着欧阳玥上楼,欧阳玥先让任云桀回房,自己先洗澡换上家居服后,叫任云桀过来她房间,为了避嫌,两人走到大阳台上坐下来,欧阳玥特意在大阳台上放了两把椅子,还拿来了落地灯照明,气氛看上去有点小浪漫。

    院子的徐闵已经不在,两人坐下,任云桀就问:“玥,你和徐闵说什么了,你们好像心情很沉重。”

    欧阳玥拿出了她的银针道:“毛毛,你相信我吗?”

    “相信。”任云桀看看那排银针就知道她要干什么。

    “你的记忆可能不是被打破脑袋造成的,而是被人封住了。”欧阳玥心想若是这样的话,她的银针将对那血块没有任何作用。

    任云桀一惊,瞪大眼睛道:“封住记忆?怎么可能?”

    “试试就知道了。”欧阳玥让他转过脑袋,只用一根银针,缓缓地刺入他的后脑。

    欧阳玥看着青木灵气进入他后脑,结果和她想象得一样,青色的气体只在血块四周游走,但并不能让那血块有任何反应,她只能收了针。

    “怎么样?”任云桀看着她道。

    “确实是被人封住了记忆,只怕要有心人帮你解封才行。”欧阳玥很严肃地看着他,“你别不相信,到今日为止,我已经确定这个世界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

    任云桀皱眉,双眸看着他,等待她的回答,脑子其实在想当初看到电脑上的字,让他休息一年,而他却失忆,他们是肯定自己这个失忆只有一年吗?那么欧阳玥说得被封住记忆是可能的,一年后就会有人来给他解封。

    “毛毛,在认识你之前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就在认识你前一天,我有了一种很强大的感应力,就是能感应古玩的真假,翡翠的好坏等等,这算不算妖怪我不知道,但却让我的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现在这个变化带来了好处,同时也带来了危险。”欧阳玥声音不高,但却说得很清楚。

    “你记得车祸前的事情吗?我说我看到一个男人在车上,他就是孙焯裎,而那么快的速度,他就不见了,一般人绝对没有可能会做到对吗?”欧阳玥看着他问道。

    任云桀点头,要当时孙绰裎真在车里,不可能在他们完全看着车子的情况下就消失不见的。

    “那是因为他是一名古武者。”欧阳玥说出了真相。

    “古武者?”任云桀忽然脑子里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疼得用手抱住了脑袋。

    “毛毛,你怎么了?头很疼?”欧阳玥被他吓了一大跳。

    任云桀脑子里像被电击一样,对古武两个字起了很强大的熟悉感,而他想深入思考一下,结果就巨痛起来。

    “毛毛,你别吓我?”欧阳玥被他吓得束手无策,连忙扶住他,想要下针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入手。

    任云桀脑袋埋在她的怀里,慢慢地平静下来道:“我对这两个字好像很熟悉。”

    欧阳玥一愣道:“难道你也是古,?”欧阳玥不敢说出来,怕他又脑袋疼。

    “我不知道,你跟我说说吧,只要我不去想就不会疼,什么是古武者?”任云桀抬起头来,一张俊脸还是一片苍白。

    ------题外话------

    嘻嘻,悬念来了,下章毛毛猥琐鸟,嘿嘿,继续需要大家挤月票哈~没波也得挤,挤挤也能有沟。

    恭喜亲爱的‘bishia3’、‘小企鹅pororo’、‘木子娜2059’同天升级为本文会元,扑倒大么么,╭(╯3╰)╮

    同时恭喜亲爱的‘米乐2010’升级为本文贡士,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