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4章 医学世家

    范奇森侧头看看面色憔悴、熟睡的欧阳玥心里一疼连忙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已经无碍了,让她多休息。”

    “哥,我留下来。”范择文连忙急道。

    “别,你回去,我这边随时会有危险的。”范奇森立刻反对,然后看看任云桀,对他点点头。

    任云桀打横抱起欧阳玥,欧阳玥依旧没反应,沉睡在他怀里,让人感觉跟昏迷了一样。

    “小文,走吧,你在这里帮不上忙,你哥没事了,我们现在回去还能吃大餐,我肚子都饿了,而且厨房里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回去下锅就成。”楚格林拍拍范择文的肩膀。

    范择文看看范奇森有点不舍得,任云桀抱着欧阳玥走到范奇森床边淡然道:“需要什么打个电话。”

    “好。”范奇森点点头,知道任云桀这人性格很冷漠,但这话还是很够哥们的,自己还真幸运认识了他们,就这枪伤,要没有他们,自己不死也丢半条命,没想到这么快就没事,估计明天自己就能起来了。

    “学长,不用留点药什么的吗?”范择文小心问道。

    “你怀疑我的药水吗?你哥现在都好得差不多了,不过里面还需要修补,睡一晚就没事了。”楚格林很得意道。

    “真是谢谢你们。”范奇森一听心情就好多了,枪伤就一晚上时间就能治好,他是前所未闻,但他见识了奇迹,这个医学天才他得好好拉拢,要知道他们帮中要有个这样的神医,无疑是如虎添翼。

    一帮人离开,回到星湖湾已经七点,天色也黑了,楚格林一回来就跑去厨房弄菜了,李炎贝见他们这么快回来有点惊讶,他还以为至少半夜才能回,但看到欧阳玥被抱回来,担心得不得了,紧张地问东问西问,最后被任云桀赶去厨房帮忙。

    欧阳玥房中,任云桀把她轻轻地放在床铺上,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她,眼中还有着焦急和心疼,好在欧阳玥的神情还算平静,让他放心不少,只是他总觉得她老是用银针这么救人不行。

    等欧阳玥醒来时,大约凌晨四点,身体一动,就发现身边有人,吓了一大跳。

    转头就看到任云桀睡在她身边,只是他睡在被子上面,自己在被子下面,微微天光下,任云桀的气息很轻,但欧阳玥知道他睡得不错,想到他如此关心自己,不禁心头一阵柔软,也不计较他睡她身边了。

    本想起来上厕所,只是身体一动,任云桀就立马惊醒了。

    “玥,你还好吗?肚子饿不饿?”任云桀连忙坐起身来。

    “毛毛,我没事了。”欧阳玥伸手打开台灯,任云桀已经下床道,“那我去给你准备吃的,你昨晚都没吃东西,别饿坏了。”

    “毛毛,范老大怎么样了?”欧阳玥询问道。

    “没事了,格林的药很神奇,他完全没事了。”任云桀对她浅浅一笑。

    “那就好。”欧阳玥放下心来,任云桀则走出房间。

    几分钟后,欧阳玥下楼,就闻到厨房里飘出来的香气,立刻觉得饥肠辘辘。

    “毛毛,好香啊,什么东西?”欧阳玥走进厨房。

    “桂圆红枣莲子汤,你先喝一碗,我再给你炒个蛋炒饭好吗?”任云桀昨晚就叫楚格林煲上糖水,补气补血。

    “嗯嗯。”欧阳玥高兴地点头,看到水池里的螃蟹不见了道,“你们昨晚吃了螃蟹?”

    “嗯,回来格林还是做了饭,不过他一个人吃了三只,说是螃蟹夹了他的手指,他要报仇。”任云桀笑了笑,他发现楚格林的性格很是小孩子,可偏偏医术高得惊人。

    “呵呵,这家伙脾气有点小孩子,毛毛,你有时候不要和他计较。”欧阳玥看着他熟练地帮她装糖水微笑道。

    “我知道,反正你不会喜欢他的。”任云桀加一句。

    欧阳玥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这话是说给她听得吧。

    “对了,我早上要去范老大那边一趟,有些事要处理,格林说七点来接你和小文上学。”任云桀道。

    “好的,没问题,不过你们要小心点知道吗?”欧阳玥点头,先端糖水走出去。

    “你们也是,我怕日东新会对小文下手。”任云桀转头道。

    “我会尽力保护他的,只在学校和家里走,暂时不会出去。”欧阳玥回了一句。

    “别逞能,他们有枪的。”任云桀担心道。

    “我像是会拿生命开玩笑的人吗?放心啦,让范老大抓紧时间抓人是真的,要不然早晚还要出事的。”欧阳玥摇摇头,其实她也有点担心。

    吃完东西又休息了会,七点钟,楚格林准时来接他们,而任云桀和李炎贝也一起出门了。

    楚格林这一次走得是校园后门,免得他和欧阳玥的新闻又要上bbs,在实验室外面放下两人后,欧阳玥和范择文走去教学楼,三人约好中午来楚格林的实验室用餐。

    欧阳玥没有去寝室,而是直接去了教室,今天星期一有早报。

    没进教室就听到里面乱糟糟的一团。

    等她走进教室,顿时全部人都看向她,一下子鸦雀无声,欧阳玥只是对大家微微一笑,就走到许梅雁身边的空位上坐下来道:“早。”

    “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上课了。”许梅雁抱她一下。

    “没有重要事情的时候我会回来上课的,好歹我也要考文凭啊。”欧阳玥好笑道。

    “大家看什么看,小玥也是我们同学!”许梅雁见大家都看着欧阳玥,没好气地吼了一声。

    “欧阳玥,你认识楚格林学长啊?”有个女同学走到她们面前询问道,一双眸子闪闪发亮。

    欧阳玥一笑道:“认识啊,学长人不错。”

    “哇,能不能介绍给我们认识啊,听说要楚学长来讲一堂课要很多钱的。”女同学一副崇拜的模样。

    “呃,这个我可不知道,我和学长也不是很熟,这个不好提,大家可以请学校出面的。”欧阳玥不知道楚格林还有这种待遇。

    “学校提了,只是学长不愿意,大家都在讨论呢,要是我们班能请到他来讲一堂课,一定受益不少的。”女同学急道,“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欧阳同学,你可以问问,我们自己凑钱好了。”有人道,正是班长学习最好的一位男同学。

    “对,对,对!我们自己凑钱。”有人附和,但有些人就不说话,毕竟不是个个都是有钱人。

    “我帮你们问问吧。”欧阳玥有点为难。

    “谢谢你啊,太好了。”女同学高兴地欢呼,好像已经确定了似的,让欧阳玥有点无语。

    许梅雁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只要欧阳玥开口,楚格林一定点头,只是她为啥要帮他们,这些人背后还不是一样在说欧阳玥坏话,什么勾引学长,男朋友多什么的,都不是好鸟。

    欧阳玥只是微微笑着,打开自己的书本开始看起来。

    许梅雁凑到她耳边道:“bbs上又有你的新闻。”

    “哦?”欧阳玥惊讶地看她。

    “赵琴琴那个贱人发的,说她的腿伤了,是你搞的鬼。不过很多人回帖说她无中生有,胡说八道,她今天坐轮椅来的。”许梅雁看着她笑道。

    欧阳玥冷笑道:“她到是真不消停啊。”

    “你和她过节怎么这么大啊,她的腿是你弄的?”许梅雁谨慎道。

    “我可是良好市民,她叫自作自受。”欧阳玥冷笑一下。

    许梅雁道:“她是活该!没见过她这么会搞事的女人,听说她还是买进来的,要不然根本不可能进中医大。”

    “嗯,她家很有钱的。”欧阳玥真后悔认识这女人。

    “有钱了不起啊!”许梅雁更加鄙视。

    忽然许梅雁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后又看看欧阳玥,欧阳玥见她神情古怪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是陆剑明。”许梅雁耸耸肩,但笑得有些别扭。

    “班长?你们什么时候联系的?”欧阳玥惊讶道。

    “一直有电话号码啊,不都一起吃过饭吗?”许梅雁讪笑。

    “他找你什么事?”欧阳玥有点好奇。

    许梅雁低头看看手机,然后一本正经道:“小玥,你对班长到底有没有意思的?”

    欧阳玥一愣笑起来道:“你看不出来嘛?我有毛毛了。”欧阳玥翻个白眼。

    “那,那我可以追班长吗?”许梅雁顿时面色红了。

    “呃,你?”欧阳玥被雷到了。

    许梅雁头都低到桌子上了,害羞道:“我觉得他不错啊。”

    “班长何止不错,他人很好的,家里条件也好,你能追上就是你的本事,我肯定赞成啦。”欧阳玥笑起来。

    “真的,那,那我中午和他吃饭。”许梅雁立刻摇摇手机。

    “哦~原来你们早有jq。”欧阳玥取笑她道。

    “哪里,没有啊,他找我也就是为了你的事情,谁不知道他喜欢你的,不过既然你不喜欢,我就可以追了,日久也能生情嘛。”许梅雁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就祝你好运了,班长人真不错的。”欧阳玥心里也很高兴,这两人要成一对其实也不错,上辈子许梅雁喜欢上东方博弈和自己敌对,这一世没想到会喜欢陆剑明,看来历史不会重演了,自己也多了两个朋友。

    上午很快过去,中午时间,范择文过来找欧阳玥,两个人整理一下准备去后面实验大楼找楚格林吃饭,谁知道刚走出教学楼就看到赵琴琴坐在轮椅上,后面是推她的一位女同学。

    “欧阳玥!”赵琴琴大声地叫住了欧阳玥。

    欧阳玥一点也不想理她,但很多人在看着她,她只能停下脚步,看着轮椅越来越近,到她面前。

    “你又想干什么?”范择文没好气地看着赵琴琴。

    “你怎么紧张干什么,你又不是她男朋友,他男朋友比你帅多了!”赵琴琴尖锐地鄙视范择文。

    “赵琴琴,你有屁快放!”欧阳玥冷冷地喝停她。

    “欧阳玥,我的腿是不是你弄的!”赵琴琴也是气恼地瞪眼睛。

    “笑话!你有证据吗?没有就别再这里乱咬人,看来你是不会学乖了。”欧阳玥真得对这种自以为是的富家女厌恶了。

    “我告诉校长,你和黑社会有勾结,男女关系混乱,根本没资格在这里读书。”赵琴琴冷笑道。

    “好啊,我等着校长让我退学,你说完没?说完了我就不奉陪了。”欧阳玥真得感觉很好笑。

    “你,欧阳玥,你等着!”赵琴琴气得双手乱挥。

    “赵琴琴,上次的预言你不会不记得吧,若我是你就乖乖地好好学习,别再没事找事,不然你会后悔的。”欧阳玥阴气沉沉地说道,然后转身直接就走。

    范择文则一脸怒气,心里想着要叫人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女人,整个中医大,这个女人最让他恶心。

    赵琴琴一愣后,面色微变,看着欧阳玥的背影叫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靠男人而已,别装什么圣女!真恶心!”

    欧阳玥没有理会,旁边的人到是纷纷议论,范择文气得握紧了拳头。

    “小玥,这女人不教训不行!”范择文低声道。

    “嗯,我知道。”欧阳玥的面色也是无比地阴冷,她已经对赵琴琴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来到楚格林的实验研究室,范择文看到这么大的地方,也是感叹了一番,楚格林拿了几颗种子给欧阳玥,对她眨眨眼睛,然后带他们到实验室旁边他的休息室。

    欧阳玥真没见过在学校里还有这么高档得休息室,还是套房的,客厅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就等着他们来吃了。

    “学长,你自己做的?”欧阳玥惊讶道。

    “当然不是,这里没有厨房,我提早去食堂让师傅做的,怎么样,不错吧?”楚格林笑呵呵,“知道你们学习辛苦,给你们补补。”

    范择文肚子已经饿得叫了起来,面色腼腆道:“学长真是牛,这待遇比校长都好。”

    “那当然,校长能随时换人,神童可就我一个。”楚格林很得意洋洋的道。

    欧阳玥笑起来,刚才不好的心情总算赶走了。

    洗了手三人坐下来吃饭,楚格林看着欧阳玥问道:“你们下午还有课吗?”

    “有啊,我还要写报告。”范择文扁扁嘴。

    “我不用写报告,没什么事,你有事?”欧阳玥挑眉道。

    “没事就来帮我吧,我下午要做个实验。”楚格林正中下怀。

    “没问题,对了,我听说邀请你讲课很贵?”欧阳玥挑眉看他。

    “我可不是随便给人讲课的。”楚格林勾下嘴角,“怎么,你哪里听来了?”

    “我们班那些小姑娘都为你疯狂,想你给我们讲一堂课,还问我和你熟悉不?”欧阳玥很无奈地道。

    楚格林一愣道:“你希望我去?”

    “不,不管我的事,你愿意当然好,你不愿意就别当回事。”欧阳玥笑着摇摇头。

    楚格林耸耸肩道:“你看了bbs了吗?”

    欧阳玥苦笑道:“没看,不过我知道又是我的事情。”

    “嗯,赵琴琴是谁?他说你男人很多哦。”楚格林好笑道。

    “是啊,男人很多,还金窝藏娇,一屋子呢。”欧阳玥自嘲。

    范择文气恼道:“这女人真该教训教训,坐轮椅都不消停!”

    楚格林看看欧阳玥道:“你和她之前是同校同班同学?”

    “我希望我不是。”欧阳玥只能苦笑了。

    “ok,我去你们班讲课!”楚格林忽然道。

    “这和赵琴琴有关系?”欧阳玥没搞明白。

    “一般好同学才会和我这样出色的学长关系好的。”楚格林咧嘴一笑。

    欧阳玥和范择文面面相觑,这是什么理论?不过这男人的思维一向和他们有点跳跃的差距。

    午饭后,范择文回去前面上课,欧阳玥和楚格林走进了隔壁实验室。

    “小玥,我之前给你的种子就是这种。”楚格林兴奋地走到他的几个实验玻璃缸前,指着一株植物道。

    “是什么?千年人参?”欧阳玥挑眉道。

    “千年何首乌。”楚格林双手抱胸看着她。

    “这你也能弄出种子来?”欧阳玥惊讶道,“其他呢?”

    “给你的五颗种子都是非常名贵的,我是根据古书上一个药方配置的,但这五种药物成长的周期太慢了,估计能培育出来,我都七老八十的,若你能培育出来,五种合起来将是人类中药史上一个突破,能治愈癌症,就算是癌症晚期,也能延长人寿命至少十年。”楚格林兴奋地解释道。

    “这么厉害?”欧阳玥吓一跳。

    “癌症是现在人类最大的敌人,我研究这个很久了,这五种材料合起来能消灭初期的癌细胞,我研究这个已经有三年时间了。”楚格林耸肩苦笑。

    “我试试吧,不一定成功的。”欧阳玥怕他会失望。

    “嗯,对了,之前范老大受枪伤,你能很精准地说出子弹的位置,我想问问你是不是真有透视眼?”楚格林好奇道。

    “那你可以检查下我的眼睛,看看我有没有透视眼。”欧阳玥也真有这种打算。

    “你让我研究?”楚格林一惊道。

    “嗯,因为早晚会有人来研究我,不如你先帮我看看。”欧阳玥也怕检查出什么来,但显然楚格林的接受能力强得多。

    “好,你放心,我会保密的。”楚格林兴奋地开始准备器皿。

    欧阳玥耸下肩,心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眼睛真有问题吧。

    接下去三个小时,楚格林用各种方法检查了欧阳玥的两只眼睛,但结果都是很正常,连近视眼都没有,让楚格林死心道:“眼睛很正常。”

    欧阳玥轻松地一笑道:“那就好。”

    “但你确实能透视对吗?”楚格林看着她挑眉问。

    欧阳玥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道:“没有,我只是直觉很灵敏,看着范老大的伤口,脑海里就自然而来出现子弹的信息,我没办法解释这种事情。”

    “好吧,这世上神奇的事情确实很多,我也见怪不怪了。”楚格林耸耸肩。

    “哦?你还见识过什么?不就是你们医药世家的事情吗?”欧阳玥心里一愣。

    楚格林也愣住,忽然很认真地看着她道:“你看过电视古装剧吗?”

    “会飞来飞去的那些武林高手吗?”欧阳玥挑眉,感觉这问题很突兀。

    “嗯,你见过现实中真有这种高手吗?”楚格林一张娃娃脸很严肃,欧阳玥感觉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见过?”欧阳玥皱眉,想到了孙焯裎,他的叫什么呢?

    “不错,我在国外学习的时候见过一次,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是自己眼花了,但实际上我说服不了自己,我眼睛好得很,而且脑海里那画面始终存在,我知道是真的,但我也知道就算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我,只会说我神经错乱。”楚格林苦涩地笑了下。

    “你见到什么了?”欧阳玥有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飞檐走壁,忽然间人就凭空没了,就像消失在空气里一般,完全找不到。”楚格林回想着。

    “是外国人还是华夏人?”欧阳玥吃惊道。

    “是欧洲人,我们学校的一个女孩子,之后我很关注她,但她有一次被几个女同学找茬,被打得鼻青脸肿,我就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楚格林郁闷道。

    “你问她了?”欧阳玥惊讶道。

    “没有,我怕自己被人当成神经病,我有去接近她,结果她说她恨华夏人,让我滚远点,所以我一直没机会再接近她,暗中观察她很久,她很正常,但那晚的一幕一直在我脑中,你说我是不是真有神经病?”楚格林看向欧阳玥。

    “也许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其实你知道吗?我也见过这种情况,而是对方是华夏人,就在s市。”欧阳玥忽然很想把孙焯裎的事情说出来,若她说给任云桀他们听,他们一定会觉得很荒谬,但楚格林不同,她相信他确实相信这种古怪的事情。

    “真的吗?你也见过?”楚格林顿时大喜,似乎找到了知音一样。

    “我没见他飞来飞去,但我见他直接消失在空气中,速度很快,我也以为自己眼花,但其实不是,我知道自己不是眼花,但我无法解释这种奇怪的事情。”欧阳玥看着他的眼睛也很严肃。

    楚格林惊讶道:“真的吗?那看来也不是我一个看见啊,对了,你会武功吗?”

    “什么意思?散打什么的吗?”欧阳玥不解道。

    “我们医药世家有记载,上古时期,有些人是修炼武道的,也就是会这种飞檐走壁,古武者分很多等级,听说强者能遁入虚空,医药世家的人还炼制药物给这些古武者,让他们的修炼能快速突破、晋级什么的。”楚格林很严肃地说着。

    欧阳玥面色一变道:“古武者?什么叫遁入虚空?”

    “是的,古武者保卫着整个世界,是非常强大的存在,遁入虚空我的理解就是在我们所处的空间之外,还有一个平行的空间,正如你所见的那种情况,那个人忽然消失不见,他就是遁入了虚空,所以我们正常人完全看不到,但他们却能清楚地看到我们。”楚格林解释道。

    “你,你能不能给我看看你们那些记载啊?这,这有点不可思议。”欧阳玥莫名地惊慌,似乎感觉楚格林说得是真的。

    “这个,不好意思,不是我不给你看,因为我完全拿不出那本书,每次想拿走的时候,就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阻挡住我,我也是被惊吓一次后,才仔细去看那么记载的。”楚格林苦笑。

    欧阳玥明白地点点头道:“若你们祖先说得不错的话,看来我们现在的世界还存在这种古武者。”欧阳玥想到了四大家族,他们很可能就是华夏的古武者,因为徐闵说过他们是强大的存在,凭什么?就是凭他们的特殊能力。

    “我本来也不相信书上写的那些,但现在是越来越相信了,这个世界真可怕,你说我们要是遇到这种人,还有活路吗?”楚格林露出苦笑,“虽然我也练了几年散打,但比起古武者只怕不如一只蚂蚁。”

    “呵呵呵,我看你是杞人忧天了,我觉得古武者是不会轻易暴露在人前,要不然这天下早乱了不是吗?很可能他们之间也有约束,你想想,若是这种古武者多了,一定会有矛盾出现,他们应该有自我约束的方法,当然我们还是脆弱的,不认识他们是最好的。”欧阳玥叹口气,内心震惊翻腾,没想到楚格林知道的事情比她远远来得多,她很幸运自己能认识他,要不然她到现在还搞不定孙焯裎是人是鬼。而且她觉得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那到也是,我总想修炼武道,但没有成功。”楚格林挫败道。

    “怎么练?能练吗?”欧阳玥一惊道。

    “当然能,不过每个修武道的人都必须先经历一次全身洗骨髓,但是洗骨髓的药我配置不出来,配了无数次都是失败。”

    “什么原因失败?培养时间?”欧阳玥急切道,因为她现在知道东方家族也很有可能是古武者,那么自己要想报仇,就必须也修炼古武之道。

    “少一种药材,叫千猩草的,我找不到,试过各种各样的,就是不成。”楚格林郁闷地挠挠头发。

    “一点线索都没有?”欧阳玥也心里一阵失望。

    “我只知道这种植物只有四张叶子,叶子上面有红色点点,很细微,就这么多,喜欢生长在深山老林里,书上提及在神龙架似乎有,不过那是n多年的事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我也不敢进去那原始森林里找,除非有古武者陪同。”楚格林耸耸肩。

    “神龙架?”欧阳玥瘪瘪嘴,那是个本身就很神秘的地方,“那其他药草都齐全了?”

    “嗯,其他我都能搞出来,千年雪莲花这些我都能种出来。”楚格林见她有兴趣不禁眼睛放亮,“小玥,你想修炼武道吗?听说还能延年益寿的。”

    欧阳玥脑海里闪过孙道国那九十岁老人拥有的五十岁的面相,立刻相信。

    “当然想,只是这个千猩草有点难度,神龙架里面好像挺恐怖的。”欧阳玥露出害怕的表情。

    “是啊,要是不恐怖,我自己早去找了。”楚格林耸耸肩,“不过人多也许可以的。”

    欧阳玥沉默,要是人多可以的话,她就必须向毛毛他们解释古武这件事情,只是他们会相信吗?但她现在感觉是时候告诉毛毛一些事情,虽然他还没有恢复记忆,但她愿意试试,今晚,今晚她就告诉他。

    “小玥,不如我们去找找吧,只要找到一株,我就能配置多一些种子,我们大家都可以修炼武道啊。”楚格林是兴趣勃勃。

    “格林,你说修炼的人必须先洗骨髓,那么那些古武者生下的后代会不会直接就是古武者,或者他们也是要先洗骨髓修炼的呢?”欧阳玥心中疑惑道。

    “应该不可能遗传的,不然也不会人越来越少,必须要先洗骨髓的。”楚格林说到这里目光一亮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有千猩草?”

    “若只有一种方法洗骨髓,那么他们一定有千猩草不是吗?”欧阳玥挑眉。

    “对哦,我看过这方法很是复杂,配置也难,不可能会有第二种方法,那么他们一定是自己有种植千猩草,可我们不知道谁是真正的古武者啊?”楚格林看向她道。

    “我知道。”欧阳玥嘴角邪勾,“只是知道也没用,我们难道去偷不成?那等于找死。”

    “是谁?”楚格林惊吓道。

    “你不认识的,下次见到我会告诉你。”欧阳玥现在脑子有点乱,“好了,我想回去了,你走了没?”

    楚格林看看墙壁上的钟已经四点半了,点点头道:“走了,买菜煮饭去!”

    欧阳玥一听笑起来:“今晚去你家吃吧,让我们参观一下你的新家。”

    “好啊,我正有此意,打电话给小文,早点走。”楚格林笑得阳光灿烂。

    三人坐上车的时候快五点,范择文高兴道:“我哥抓到日东新那王八蛋了!”

    “真的?这么快?”欧阳玥不可思议道。

    “是啊,冯大哥发现他的行踪,然后兄弟们去赌人,我哥没事了,所以也去了,当场抓到那王八蛋,直接把他削成人棍扔给周队了。”范择文似乎一点也不怕血腥,但欧阳玥听了还是毛骨悚然。

    “喂,叫你哥别随便弄死人,这些坏蛋的器官还可以捐赠的,死了也可以为社会做点贡献的。”楚格林懒洋洋道。

    “说得也是,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范择文一想后点了点头。

    欧阳玥彻底无语。

    “小文,那日东新所有的弟兄都抓到了?”欧阳玥等车子开出学校后问道。

    “那到不清楚,回去问问我哥,他今晚过来吃饭的。”范择文看着楚格林道,“学长,又要麻烦你做饭了。”

    “拍黑老大马屁是必要的。”楚格林打趣道。

    范择文笑起来道:“我哥说他出一千万买你那瓶药,你卖不卖?”

    “咳咳咳,一千万?你大哥还真有钱啊。”楚格林被口水呛到,“不过我只有这一瓶,已经用去小半瓶了,我得给自己留着,要是哪天我受伤什么的,也好自保。”

    “那你能不能再配置啊。”范择文可惜道,不过他明白,而且楚格林这家伙压根不缺钱。

    “可是可以,不过?”楚格林看看副驾驶座的欧阳玥。

    欧阳玥知道他说得是培养种子的事情,扁扁嘴道:“我会尽力的,要真能配置,确实是好事。”

    “太好了,那到时候一定要卖给我哥啊,我担心他这种生活。”范择文立刻道。

    “明白!”楚格林清脆地答应。

    三人一起去超市买了菜,直接回到了楚格林的公寓,欧阳玥打电话给任云桀他们,让他们来这边吃饭。

    楚格林的公寓在顶楼三十层,最上面居然还有私人花园,站在上面眺望,欧阳玥能看到自己的家和李炎贝的家,心想这家伙到是随时能看到他们在不在家。

    客厅是现代化的装修,楚格林买了一套高级的小音箱,放着柔美的音乐,然后让她自己参观,他和范择文则进厨房去洗菜煮饭,让欧阳玥鄙视自己这个女人了。

    不过不可否认楚格林是个非常会享受生活的家伙,整个家都很舒适,他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天蓝色的,欧阳玥觉得他对天蓝色很钟爱,走进他房间里,本来她不想进去的,但房门开着,主人房很大,床铺整理很干净,让她都觉得有点羞愧,因为她老是不叠被子。

    忽然看到床头柜上的照片框,她很好奇,走过去看看,里面赫然是一张全家福,有点陈旧了,中间的楚格林一眼就能认出来,大约**岁的样子,非常可爱,笑得很开心,旁边应该是他的爸爸和妈妈,他爸爸看上去有点老成,妈妈却很年轻,但两人在照片里的时候还很甜蜜,一家三口的幸福照。

    欧阳玥鼻子一酸,似乎能体会到楚格林的心情,他很渴望有个家,很渴望自己亲人在身边,可惜老天爷很残忍。可怜的孩子,怪不得他不喜欢孤单,喜欢热闹,几乎是为了朋友,他愿意做饭给他们吃,一瞬间,她很同情他。

    隔壁的房间衣帽间,这家伙很骚包,衣服很多,连墨镜都有几十幅,再隔壁则是书房,有各种书籍和电脑,都是摆放整齐,欧阳玥相信他一个人很独立,却很让人心疼。

    下面响起门铃声,欧阳玥从二楼下去,范择文已经出来开门。

    “任哥!”范择文看到门外是任云桀立刻叫道,“大少爷不来吗?”

    任云桀一进来就看到欧阳玥,同时道:“大少爷去接丁可儿去了。”

    “可儿?”欧阳玥惊讶地笑起来,“怎么他会去接她,不是说讨厌吗?”

    “丁可儿说巴黎春天里面有一个柜台马上到期了,正招标名牌珠宝,大少爷一听就来了兴趣,所以,呵呵。”任云桀笑起来,他确实觉得丁可儿是个人才。

    “真的?可是他们要名牌不是吗?”欧阳玥惊讶道。

    “所以要丁可儿帮忙,你别忘了她是副市长的千金,何况大少爷会先给他们看些我们的物品,绝对不比名牌差。”任云桀解释道。

    “那就太好了!”欧阳玥高兴道。

    “不过伍少华要在竞争这个名额,希望放他们云翔珠宝专柜!”任云桀耸下肩。

    “不会吧,他来凑什么热闹,要争也是李禄才对。”欧阳玥大吃一惊。

    “好像是李云河输给了伍少华这个竞争权,而且也算是送伍家一份大礼,不过李云河也坏,把这事情故意说给李炎贝说,其实也是想我们和伍少华竞争,最好我们两败俱伤。”任云桀转头看看楚格林的新家,面色没有变化。

    “哦?李云河只怕也不想伍家超过他们李家,所以才让大少爷知道,让我们竞争,果然是奸商。”欧阳玥佩服。

    “他还知道李利克订婚那晚,你和丁可儿成了好朋友这件事,所以他肯定你会竞争这个柜台,在s市没有比巴黎春天更大的奢侈品商场了,我们的珠宝若能进去,就是最大的广告效应,那些贵妇官太太一年在那边的消费可是相当可观的。”任云桀看向她对她分析。

    “那明知要和伍少华竞争也只能趁李云河意了。”欧阳玥苦笑一下。

    任云桀对厨房喊道:“楚格林,你家没咖啡吗?”

    楚格林在里面回答:“有啊,自己泡!袋装的将就吧!”

    任云桀嘴角一抽,看到饮水机那边的小吧台,走过去自己泡咖啡,然后对欧阳玥道:“我和大少爷商量了一下伍少华可能会出的招,估计是伍少华在京市实力强,很可能通过上面给市长压力,丁可儿的爸爸是副市长可能会有点麻烦。”

    “那怎么办?”欧阳玥急道。

    “范老大今晚来吃饭对吗?”任云桀嘴角勾起一丝邪笑。

    ------题外话------

    大家开始爆自己秘密了,马上肉汤肉丝都会来了,继续挤月票,真的是比挤沟沟还难。

    强烈推荐老香的《半面魔妃九颗心》带玄幻的np,喜欢支持下哈~在作者其他作品里面就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