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3章 范老大中枪

033章 范老大中枪

    像上次来的时候一样,s市的古玩街上还是冷冷清清的,欧阳玥实在很想知道这地方的老板们到底有没有钱赚的,让她感觉这生意也忒差了点,都比不上她们h市的古玩街热闹。

    十月份,天气清凉了些,地摊到是很早就摆放出来的,但没人光顾,很多摊主居然聚众打麻将,还个个乐呵呵的,似乎也不愁没生意,让欧阳玥一头黑线。

    四人停好车子,走进古玩街,欧阳玥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带三人一直往里面走。

    路过上次买神鼎的御玉轩,刘老头子正低着脑袋擦东西,欧阳玥也没进去打招呼,而是快速去了前方游览风景地,那小路中间是一座凉亭,凉亭里不无意外的是一桌麻将,几个老人边喝茶边娱乐,还烟雾缭绕,到是感觉很惬意。

    “就在那里。”欧阳玥指指凉亭隔壁的那道石门,上去敲门,这里已经不是店铺范围,应该是住宅的小院子。

    欧阳玥四人的外表不可否认是很出色的,一路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纷纷议论着这帮人不知道去哪家店里买东西,看他们个个气质高贵,恨不得拉他们进自己店里,可以好好地砍一笔。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看上去有点猥琐,让欧阳玥后面的三个男人都心里有点嘀咕,但欧阳玥却觉得古玩商越是狡猾的,宝贝越是多,何况这次莫先生跟她说这批货来路不正,是官方在开墓期间,他们抢先一步盗了些出来的,可以说是惊险重重的。

    “欧阳小姐?”那男子看着欧阳玥谨慎道。

    “嗯,莫先生介绍来的,这几位是我朋友,他们也想来看看。”欧阳玥指指后面三位。

    那男子看看三个大男人立刻摇摇头道:“欧阳小姐,不好意思,只能你一人进来,能否让几位在外面等会?”

    “我也想买的!”李炎贝立刻道,他有古董店自然想收货的。

    那人看看李炎贝,眉心有点纠结,最后点点头道:“你们两个吧。”

    欧阳玥只能对失望的楚格林道歉,任云桀到是无所谓,他也知道这一行有这一行的规矩,对欧阳玥点点头道:“我在这里等你。”

    楚格林没有办法,扁扁嘴道:“算了,我去看老头子们打麻将好了。”说完就转身走了。

    欧阳玥三人嘴角都抽了抽,李炎贝和欧阳玥入内,石门又被关上。

    “欧阳小姐,这一次的物件有几十件,你们喜欢可以随便选,选定了说价格,真假可要靠你们的眼光了。”猥琐男人对欧阳玥道。

    “没问题,还希望老板能给我们多点优惠。”欧阳玥笑笑。

    “老莫介绍来的,自然没问题,这边请。”中年男人带着两人走进屋子,转到后面院子,走进一个平房内,欧阳玥一看,地上放满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东西,但她一眼就看到了靠墙角的各式各样的青花瓷具,什么花瓶、茶壶、酒壶的都有。

    欧阳玥嘴角直抽,哪来那么多青花瓷真品,这猥琐男人估计想要坑她们。

    “你们挑吧,我在外面,随时叫一声。”中年男人很识趣地出去了。

    李炎贝双目放光道:“小玥玥,你先挑吧,然后我来选,不过你得帮我掌眼。”李炎贝也知道规矩,虽然和欧阳玥熟悉,但毕竟是她带来的,自然要她先挑。

    “没事,你挑吧,我先看看这些青花瓷。”欧阳玥走过去蹲下来。

    李炎贝见她看青花瓷,他则去看青铜器皿。

    欧阳玥不用透视眼,拿起一个花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环顾屋子里,看来这里面假货不少,老板们都是故意这样摆放,可以砍顾客,能不能买到好东西就看自己的眼光。

    不想浪费时间,欧阳玥凝目看向这一排青花瓷,心里本想着一定没真货,但一看之下还真吓了她一跳,这里面最大最高的那个靠墙的大花瓶居然包裹着青色气体,这瓶大约八十厘米高,腹宽五十厘米左右,是那种墙角落地摆放的花瓶。

    看青气的时间应该属于元青花,欧阳玥心脏猛跳,这么一只元青花的真品,价值不可估量,特别她看到花瓶上那副‘鬼谷下山’的故事图时,手心都热了,要知道之前古玩行情中,一只元青花的鬼谷下山图罐子由伦敦佳士得拍走,价值为二亿二千多万,大小只有这只花瓶的一半。

    鬼谷下山的故事发生在战国齐燕两国交战时期,齐**师孙膑被擒,使节苏代前来求孙膑的师傅鬼谷子下山搭救孙膑。鬼谷子乘坐在车上,那车是由一老虎和一豹子所拉的,二步兵前行,其后是一位英姿勃发的少年将军纵马而行,苏代则起吗尾随在后,画中人物刻画传神,整理和谐精致,瓶颈处沿用青花海水纹一周,下接一周云龙纹,肩宽出绘有缠枝牡丹纹,最底下层是莲花纹,青花幽菁,画工细腻传神,充分展现了元代画工的高超技艺,弥足珍贵。

    欧阳玥心中大喜,之前买的翡翠已经于属于公司所有物,只剩下她自己那几块,但她不舍得卖掉,所以其实她手中现金不多,但若是买回去这元青花,那就不一样了,保守估计价值达到三亿,那她私人可就是真正有钱了。

    稳定兴奋的心神,看看旁边那些青花瓷,结果全部假货,欧阳玥就想不通这老板怎么就不把这大花瓶拿去鉴定一下呢?也许他自己都觉得是假的吧,毕竟这世上真品元青花实在是太少了,何况还是这么大件的,简直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能得一件元青花欧阳玥心里已经知足了,转头看看李炎贝,这家伙已经挑了两件放在他脚边了,一件山水人物纹杯和一只端石雕龙吐珠的笔洗。

    欧阳玥一看,居然两件都是真的,不禁有点佩服这大少爷了,见他还在认真地观察,让她不禁莞尔,目光一扫,发现这里的东西半真半假,假得多一些,但真得几件都不错。

    “小玥玥,你挑中了?”李炎贝见她在看他,抬头询问道。

    “嗯,我就要这只花瓶,回去插花!”欧阳玥笑道。

    “这么大个青花瓷啊,一定是假的啦,你不看看别的吗?”李炎贝瞄了一眼就觉得是假的。

    “你挑吧,我帮你掌眼。”欧阳玥笑笑。

    “这两件怎么样?”李炎贝眼睛一亮道。

    欧阳玥点点头,李炎贝笑得更欢了,最后李炎贝又挑了一只兽面文方尊才擦擦额头的汗道:“就三样吧,别把他这边掏空了。”

    欧阳玥也是这意思,何况她们还需要一些假的来充数,所以她还挑了一套仿制不错的青花瓷茶壶茶杯,家里摆放也好看的。

    叫来老板谈价钱,老板一看欧阳玥挑了两样青花瓷愣了愣,听老莫说这小姑娘眼光不错,可这青花瓷有一半是他自己买来的工艺品,这件最大的,是别人买新房子,装修现代风格,所以嫌弃这青花瓷花瓶,就扔他这边,让他随意卖掉,那家伙也不知道哪里买来的,好像花了伍佰元。

    再看看李炎贝脚边的五样,他到是觉得靠谱点。

    “欧阳姑娘就买这两样青花?”中年男子看着欧阳玥道。

    “我刚买了新房子,这大花瓶正好能放客厅里插花,这套茶具我也喜欢,其他我就不挑了,我朋友挑了些,你可给他便宜点,他开古玩店的,以后可以交个朋友。”欧阳玥故意说自己知道这青花是假的。

    “好,好,没问题的,你这两套青花给我一万成不?我是代朋友卖的,其实大家都知道现在哪有什么青花真品啊,欧阳小姐知道是工艺品吧?”男人笑起来。

    欧阳玥微笑道:“看着喜欢就好了,我一向喜欢青花的东西,一万成交。”欧阳玥很爽快地从背包里拿出一万现金,心里是乐得想大声呼叫。

    李炎贝那五件物品三真二假,那老板也知道有真品,最后以五十万成交,李炎贝也能赚上百万,算是没白来。

    当欧阳玥抱着用麻袋装得大花瓶出门时,门口一直没走开的任云桀看到了吓一跳道:“玥,你买这么大是什么东西啊!”

    李炎贝笑道:“小玥玥说家里花多,就买个大花瓶来插花!”

    任云桀嘴角直抽,看了欧阳玥那笑容一眼,总觉得不对劲。

    “小玥!买什么好东西了!”楚格林从麻将那边跑过来。

    欧阳玥微笑道:“自然是好东西,毛毛,你可拿好了,别摔了。”说完把花瓶袋子给任云桀。

    任云桀轻声道:“是真的?”

    李炎贝大笑道:“你见过这么大个青花瓶是真的吗?”

    欧阳玥转头看向他,然后挑挑细眉。

    “不会吧,小玥玥,难道这真是真的?不可能吧?”李炎贝被欧阳玥吓到了,差点下巴掉地上。

    欧阳玥但笑不语,楚格林很白痴道:“要是真的很值钱吗?”

    李炎贝一张妖孽脸直接变黑道:“你个白痴,这么大要是真的,上亿啊,小玥玥,是元青花还是清朝的啊?怎么可能是真的,这个看着太假了啊,你会不会搞错啊?”

    “你不相信玥?”任云桀一看欧阳玥那表情就肯定了是真的,立刻牢牢抱住麻袋。

    “元青花,起码三亿!通知你那个拍卖公司的朋友,叫专家鉴定估计,快些拍卖出去,我现在很穷。”欧阳玥最后加了这么一句。

    “小玥玥,你,你,我,我,羡慕嫉妒恨!”李炎贝抱着他的麻袋一脸委屈。

    “你的也能赚上百万,别不知足,这瓶送到你面前,你都只会说假货,所以这钱只能是我赚滴。”欧阳玥心情太爽了。

    “三,三,三亿?”楚格林找不到自己的舌头,那张很萌的娃娃脸憋红了。

    “这是保守估计,快回去吧,吃饺子去了。”欧阳玥自己拿着那套青花茶壶高兴地走在前面。

    “谁娶了她少奋斗几十年!”楚格林顿时爆出来一句话。

    任云桀目光立刻杀过去,楚格林才不理他,追上欧阳玥笑道:“小玥,难道你手上这一包也是真的。”

    “假的,买回去泡茶喝,哪来那么多真品啊。”欧阳玥好笑道。

    楚格林嘴角抽了抽,看看欧阳玥清秀干净的侧脸道:“小玥,你真厉害啊,你怎么看出那花瓶是真的啊?”

    欧阳玥斜睨他一眼道:“这叫眼光懂吗?”

    楚格林抓抓脑袋,看着欧阳玥一脸苦笑,眼光?看来她真得很特别啊,一定有神奇的力量,他相信和她相处久了,一定会告诉他的。

    一帮人很快就回到家,任云桀把花瓶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李炎贝直接跪在花瓶前细细研究起来,怎么都看不出来欧阳玥是凭什么这么肯定是元青花,他看来看去都差不多。

    楚格林也是好学生,一直不停地摸着花瓶咒骂道:“他妈的,三亿一个花瓶,谁会发神经病买啊!”

    欧阳玥看着他们好笑道:“这可是祖先留下来的宝贝,收藏价值很高,别说三亿,再高点都是抢的,以后可能会一直涨的。”

    “玥,那你舍得卖了?”任云桀坐在她身边看着她。

    “嗯,卖吧,我虽然喜欢古玩,那这个家伙太值钱而且容易碎,还是不拿钱开玩笑,卖出去是为了让它得到更好的保养和保护。”欧阳玥感觉这做法最好。

    “说得也是,走路撞到就要哭了。”楚格林看完站起身来。

    “你去下水饺,我去叫小文。”任云桀对他道。

    “好!”楚格林不计较,跑去厨房。

    “我不吃芹菜饺子,给我下碗面好了。”李炎贝立刻喊道。

    “没问题!”楚格林又答道。

    欧阳玥笑了笑,楚格林的性格还是挺不错的,要是毛毛,肯定不愿意给李炎贝下面。

    范择文下来时就拿着一个盒子走到欧阳玥面前道:“小玥,完工了,你看看,要不要修改!”说完把红色盒子给欧阳玥。

    “龙石种的手镯?”欧阳玥惊讶道,范择文速度真快。

    “对啊,手镯很简单的。”范择文笑了笑,走向餐厅。

    李炎贝凑过来,看欧阳玥打开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只贵妃镯,一道冷光在镯子上闪过一圈,给人以冷艳之感,色泽为通透的浓翠微蓝,无色根,无棉纹、五杂质,如丝绸般光滑细腻,极其温润,荧光四射,水头饱满,看一眼就再不想移开视线。

    “好美。”李炎贝差点掉口水下来。

    “太美了。”欧阳玥也点点头,打磨抛光后的手镯比之前的毛胚更加得精致美艳,欧阳玥都有点不舍得卖出去了。

    “小玥,剩下的还能出一只手镯,还能打一只发簪,剩下的可以做挂件,镶嵌什么的,价值也是不菲的。”范择文看着她那双闪动光芒的双眼笑起来,心里也更加得意自己的手艺。

    “嗯嗯,你看着办就好,对了,大少爷,我想用哪块血翡给你做件礼物,你喜欢什么?”欧阳玥盖上盖子看李炎贝。

    李炎贝一愣后面色惊讶道:“小玥玥,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是我们公司的大功臣,我奖励你的。”欧阳玥知道自己送对了。

    “小玥玥。”李炎贝顿时妖魅的眸子都水汪汪了,拉住欧阳玥的手臂摇晃,那模样还真让欧阳玥无语了,用着的感动成这样吗?

    “玥。”任云桀一听顿时吃味了。

    “小文,你把剩下的龙石种给毛毛雕一块挂件给毛毛吧。”欧阳玥又对范择文道。

    范择文一愣后道:“好的,任哥需要什么款式的,回头上去挑一下,我帮你雕出来。”

    任云桀这下嘴角立刻勾起道:“好。”然后挑衅地看看李炎贝,谁不知道龙石种比血翡珍贵多了。

    “切,我就喜欢血翡!”李炎贝立刻嘟嘴。

    “那我可不可以买一块啊,听说玉养人啊,外面假货多,我不敢买,小玥这里都是好货,我也想要戴一块呢!”楚格林露出巴结的面色。

    “不用买,我送你一块,我还有一块正阳绿玻璃种的,给徐大哥雕一块,再送你一块好了,谁叫你是我学长呢。”欧阳玥非常大方。

    范择文一头黑线,这些都是极品啊,问题难道他没有吗?

    “小文,我也想送给你哥一块,你们两兄弟雕一对的好了,喜欢血翡还是正阳绿?龙石种怕不多了。”欧阳玥讪笑下。

    “我也有吗?”范择文惊喜道。

    “呵呵,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拥有了。”欧阳玥宠爱地看看他。

    范择文顿时面色大红道:“那,那我和哥哥谢谢你,对了,那个三色的福禄寿我准备开始雕作品,你想要雕什么吗?”

    “这个,我不太懂啊,三色能雕什么?小文,你看着办,我相信你。”欧阳玥看看大家后看向范择文。

    “小文,雕你最拿手的,这次比赛不只是比玉的质地,最重要的还是雕工啊。”李炎贝说道。

    范择文想了想道:“好吧,既然你们相信我,我就自己雕了,现在十月,还有两个月,时间足够了。”

    “你也别太累了,不然你大哥一定怪我。”欧阳玥知道他现在好很多,起码脸色看得出来,最重要的,范择文性格开朗了很多,人也跟着健康,她还是会一个星期帮他针灸一两次,查看他的病情。

    “我现在身体好多了,睡眠也好。大哥才不会怪你。”范择文腼腆地笑笑。

    “学长,你下午有事吗?”欧阳玥忽然走到厨房边问楚格林。

    “没事,有什么要我效劳的?”楚格林一张脸笑得嘴角都咧到耳根后了,他不懂玉,但也知道好玉的价格,欧阳玥才认识自己几天就愿意送一块好玉给他,说明她开始相信他了。

    “小文的大哥晚上要来吃饭,你帮忙做饭吧,要考究点,他大哥不是普通人物。”欧阳玥笑道。

    “不是普通人物?”楚格林一愣。

    “就是吃得不好,会把你杀了吃人肉,看你细皮嫩肉的,他一定喜欢。”李炎贝吃醋中,自己好不容易有块血翡,这家伙才认识几天,就能有玻璃种,极度鄙视。

    欧阳玥看看李炎贝那模样就知道他心里一定很郁闷,掩嘴笑了笑。

    楚格林显然也看出来了,哼着小曲道:“没问题,我下午去买菜,做大餐给各位老板吃,要不要特别菜式?”

    “大闸蟹!”欧阳玥和范择文异口同声,然后大家都笑了。

    “范老大确实像只大闸蟹。”任云桀忽然淡淡地说了句。

    “哈哈,毛毛,你可千万别给他听到了。”欧阳玥大笑起来,看看一张张高兴的脸,她忽然感觉很满足。

    午后,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欧阳玥在三楼锻炼,又学雕刻,学唇语,忙得不可开交,好在她精力充沛,额头上的布袋已经摘下,大家都以为她是擦了楚格林的特殊药水,只有楚格林知道不是,只是他必须保密了。

    下午五点,欧阳玥正在泳池里游泳,任云桀也泡在里面看着欧阳玥游,突然范择文面色苍白地跑了出来道:“小玥,不好了,我哥出事了!”

    “什么!”欧阳玥和任云桀顿时惊呼一声。

    “我不知道,虎哥打电话来,说大哥受了枪伤,现在还要避开警察,情况很危急,想让你和我快点过去。”范择文太过于害怕心急,忽然一只手按住了胸口,脸色立刻变成青灰色。

    “不好!”欧阳玥顾不得自己身上的游衣,立刻从泳池里出来。

    任云桀已经跑过去扶住快倒下来的范择文道:“你别心急,我们马上去,但你要先稳住自己!”

    “让他躺平,我去拿针!”欧阳玥急得冲进去,对着厨房大叫道,“学长,不用做饭了,出事了,快去门口帮忙!”欧阳玥说完已经在自己二楼房门口了。

    楚格林正在洗螃蟹,吓得被螃蟹夹住了手指,立刻鲜血就出来了,他低咒一声,甩了螃蟹就往外跑。

    “心脏病发作!”任云桀看着他道。

    楚格林连忙单膝跪下,帮范择文敲击心口位置道:“怎么会这样!”

    “他大哥出事了,他吓的。”任云桀说完,欧阳玥就冲了出来,身上还是游泳衣。

    任云桀立刻让开,欧阳玥让楚格林拉开范择文的衣服,银针快速下针,任云桀看她一身湿漉漉的,完美诱人的身材展现无遗,连忙去拿了毛巾过来盖在她身上。

    “药呢!”楚格林急问。

    “在他房间!你去拿!”任云桀道。

    楚格林很听话,立刻就跑去找药,任云桀对欧阳玥道:“玥,你也别心急。”

    欧阳玥意志力集中,看着青木灵气透露到范择文的心脏部分,激烈的跳动慢慢地缓慢起来,范择文双眼有点迷离,慢慢回了焦距。

    “我哥,快救我哥。”范择文眼角的泪立刻就下来了。

    “你别担心,我们马上就出发,你要冷静,不然我救两个会吃不消的。”欧阳玥立刻对他道。

    “嗯。”范择文泪眼朦胧地看着她,慢慢地平静下来。

    楚格林拿了药和水来,欧阳玥见范择文已经稳住,想到那边范奇森还要救,只能先收针道:“学长,你看着他,毛毛,准备好,我换衣服就出发!”

    “好!”三人立刻分头行动。

    三分钟后,范择文被楚格林扶上汽车,四人直接去找范奇森,而等李炎贝回来准备吃大餐的时候,只看到一只螃蟹在厨房地上爬着。

    汽车开出市区,弯弯曲曲地走了很多路,来到了一堆老建筑的地方,像江南古时候的小镇,但好像没什么人住了。

    “就在那间。”范择文指给他们看。

    欧阳玥看到是一排排屋最尾的一栋二楼竹楼,二楼站着一个黑影,估计是放哨的,屋子前面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车门上居然还有子弹孔。

    “毛毛,你先打电话问问周队的情况。”欧阳玥连忙道。

    任云桀点头,等车子一到,他就下车打电话,楚格林拿着他的急救箱,欧阳玥背着她的小包,走进小楼,小楼门口有两名拿着枪的男人,看到范择文他们才松口气。

    “二少爷,老大在里面。”男人的手臂上划伤很长一道口子,血肉模糊,但却很忠心尽职。

    一帮人入内,里面一间霉味很重的房间里,木板床上躺着一个身影,地上,床单上都是血迹,一个兄弟正用急救箱救治,纱布都是通红的。

    范择文一进去就冲动床边,看着自己昏迷的哥哥急道:“大哥,大哥!”

    “小文,你别激动,让我看看。”欧阳玥连忙拉开他,看看床上的范奇森,右胸口中枪,衣服已经被剪开,鲜血虽然止住了,但场面还是很恐怖的。

    “虎哥,冯大哥和黎大哥呢?”范择文转头询问帮内的医生,冯汗江和黎墨都是帮中的左右手,上次欧阳玥他们在缅甸见过。

    “二少爷,冯哥还在抓日东新那畜生,黎哥在摆脱警察,市区枪击案,事件很大,特警都出动了,要不是我们跑得快,只怕都会麻烦,大哥被日东新那畜生偷袭,不过日东新给大哥打中脚后逃的,冯哥正带兄弟全力捕杀他,为大哥报仇!”虎哥气愤道,“大哥现在不能去医院,我实在搞不定,这位置太危险了,大哥说欧阳小姐懂医术,所以我才找二少爷。”说完满眼期望地看向欧阳玥。

    “小玥,我来吧!”楚格林打开了他的急救箱,“要马上取子弹。”

    “我怕他一下子受不了,我先帮他补充点元气,你来取子弹!虎哥,马上你准备热水!”欧阳玥交代道。

    虎哥一听有希望,立刻高兴地去准备。

    床边,欧阳玥拿出银针就开始在子弹孔四周下针,因为她看到范奇森身体里面的情况,很是危急,只怕立刻取子弹会有危险。

    青木灵气立刻涌了进去,欧阳玥心急,意志力高度集中。

    昏迷中的范奇森只觉得一股暖流在胸口流动着,很舒服,就像妈妈的怀抱似的,不一会,他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昏暗的视线下,他看到了欧阳玥那带着薄汗的小脸,专注地盯着他胸口,他才回想起自己被日东新那王八蛋偷袭了。

    “大哥,你醒了!”范择文站在范奇森头部,见他睁开眼睛,高兴地叫道。

    “小文。”范奇森声音很轻,元气不够。

    “别说话。”楚格林立刻道,他已经准备好了手术刀和镊子,他本想直接下刀的,但欧阳玥坚持一定有她的理由,而看到范奇森能醒过来,他就知道欧阳玥的银针起了很好的效果。

    “可以了,范老大,你可忍着点!子弹还没取出来!”欧阳玥看看范奇森醒了,就收了银针,因为再下去会修复伤口,但子弹还没取出来可不行。就像楚格林的药一样,也只能等子弹取出来再用。

    “好。”范奇森看了她一眼,闭上了眼睛。

    欧阳玥见他一张俊脸苍白如纸,不禁很是难受,从来没想到自己会遇见这种情况,好在自己读过医学,见识过各种伤口,但不至于害怕惊慌。

    让位给楚格林道:“学长,你可有麻醉剂?”

    “有,不过是表面药膏麻醉,但没有办法,只能忍,子弹不知道多深?”楚格林很专业,拿出手套戴上,然后叫范择文拿过一盏灯照着。

    “子弹大约进去五厘米,擦住肋骨,微微倾斜。”欧阳玥补充说明。

    楚格林朝她看看后点头,立刻打开一个瓶盖,用消毒水消毒。

    范奇森浑身一震,面色更白,但却没有出声,但欧阳玥看到了他额头的汗水立刻滚落下来。

    “我能让他好受些。你取子弹,别管我知道吗?”欧阳玥觉得太残忍了,她可以用青木灵气减少他的疼痛感。

    “好!”楚格林点头,开始在表皮上擦点麻药,起码让范奇森不是感觉生生割肉得疼。

    欧阳玥拿出六根银针,在子弹孔上面部位插上一排,留给楚格林取子弹的地方,然后意志力集中开始输送青木灵气。

    楚格林看着她专注的样子,停留了一分钟,锋利地手术刀就切了下去,范择文吓得赶紧转头,不敢多看,一张脸也是非常难看。

    任云桀在外面了解了情况后进来,看到欧阳玥面色有点苍白,很怕她又会晕倒,刚才还救治了范择文,现在又救他大哥,实在让人担心。

    好在楚格林动作很快,一下子就找到了子弹,用镊子夹了出来,然后拿出他那瓶蓝色药水道:“这个会很疼,但效果一流!”

    欧阳玥知道这蓝色药水,立刻更加集中意志力,范奇森胸口的青色气体浓郁。

    蓝色药水涂上伤口,范奇森还是疼得震了震,但很快疼痛就被暖气赶走了一般,他觉得不可思议,整个手术过程,他都不是感觉很疼,但他看到欧阳玥鼻尖上汗水都出来了,一张小脸几乎惨白。

    “玥!可以了。”任云桀连忙扶住欧阳玥,楚格林已经换上了粉色药水。

    “小玥?”范择文见欧阳玥这一下下时间就像从水里捞上来一般,很是惊讶。

    “她的银针需要用毅力控制,消耗太大了。”任云桀解释一下。

    楚格林这边已经搞定,看看欧阳玥那虚弱的样子,从他急救箱里拿出一包东西道:“嚼块人参,补点元气,这可是千年人参。”

    欧阳玥被任云桀扶到一张有点破旧的椅子上休息,任云桀接过楚格林的人参片放进欧阳玥小嘴里道:“是不是很累。”

    欧阳玥点点头道:“你别担心,我睡一觉就好了。”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嘴里还是有若无地嚼着人参片,但很快大家都发现她真得睡了过去。

    楚格林皱眉,发现欧阳玥身上的秘密似乎太多了,他得一个个好好弄明白才行。

    范奇森抬头看看自己胸口,发现正在以一种肉眼看得见的速度修复,而且楚格林根本就没有缝线,这让他觉得好神奇,心想要多买几瓶这种药水才行。

    “哥,你好点吗?”范择文坐在床边看着范奇森。

    “我没事了,小玥没事吧?”范奇森皱眉道。

    “她累得睡着了,她下银针都是要消耗精力的,刚才消耗过度了。”范择文有点忧伤和自责地看看椅子上睡着的欧阳玥,而任云桀怕她睡得难受,把手臂当她的枕头。

    “怎么回事?”任云桀站在不动,目光却看向范奇森,他不相信范奇森这么差劲,会被日东新伏击。

    范奇森微微皱眉,发现自己胸口似乎没什么大碍,在既震惊又惊喜的心情下慢慢地靠起来。

    “你别这么快,我的药虽然神奇,但你还是要先休息一会的。”楚格林连忙阻止他。

    “你是谁?”范奇森很惊讶于楚格林的医术。

    “哥,他是医学神童楚格林,是我学长。”范择文立刻介绍,“谢谢你学长。”

    “谢谢,不知道你这药水有卖吗?”范奇森最先想到是这事。

    楚格林一愣后咧大嘴道:“要不是你是小玥和小文的朋友,我根本不会用这药水帮你,这药水可是上百万成本的,而且配置很难,你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啊。”

    范奇森了然地点点头,要真有这么好用的东西,他不会不知道。

    “我会付钱给你的。”范奇森道。

    楚格林翻了个白眼,看看范择文道:“你哥真不可爱,我像是缺钱的人吗?”说完还潇洒地耍一下头发。

    “哥,学长没有那个意思,他是小玥的朋友。”范择文觉得这么说比较好。

    “不好意思。”范奇森立刻道歉。

    楚格林笑笑道:“没事,认识黑社会老大也是很牛逼的事情,就当我找了个靠山,以后有人欺负我,你得帮我出出气啊。”

    他的话引来范择文的笑声,范奇森的莞尔,还有任云桀的鄙视。

    虎哥端了热水过来,范择文帮忙范奇森擦洗。

    范奇森立刻问:“弟兄们怎么样了?”

    虎哥对范奇森能醒过来还似乎状态不错感觉惊讶,但他没看到被范择文阻挡的伤口。

    “还没消息,黎墨把特警引去新浦东区了,这次周龙好像不抓到人不放手了。”虎哥连忙道。

    任云桀插话说:“我给周队打过电话,这事是日东新引起的,你们算是被动,所以让他网开一面,我答应他,让你的人抓到日东新的手下交差。”

    范奇森一愣后道:“谢了,阿虎,打电话给黎墨。”

    “是,老大!”虎哥跑出去打电话,目光看了任云桀一眼,发现来的三个人一个都不简单。

    “今日中午是帮内一名兄弟的大喜之日,我到场送个礼物,没想到被日东新这王八蛋知道了,在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突然袭击,死了一名兄弟,好在兄弟护我,我才能逃脱,日东新被我打中了脚,后来兄弟们都来了,和日东新的手下发生了枪战,可能死了几个无辜的人,要不然周龙不会这么不打招呼就态度强硬地抓人,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范奇森皱眉。

    任云桀看着他道:“应该会没事的,不过你不抓到日东新早晚还会出事。”

    范奇森点点头道:“这家伙受了伤跑不了,各大关口我早派了兄弟盯着,只是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逃出s市,这家伙心狠手辣,你们都要留意,小文,你可要小心。”

    “哥,你放心,我会保护自己的。”范择文点点头,他很厌恨这些东西,但他看着爸妈在他面前倒下去,所以他不希望再看到哥哥倒下,所以杀光敌人是最好的办法。

    “看来今晚大闸蟹是白买了,还害我被螃蟹夹破了手。”楚格林边收拾好他的东西边打趣道。

    任云桀看了他一眼,嘴角微抖。

    “真不好意思。”范奇森再次道歉,这对于他一个老大来说可是很少见的。

    “你不要对我不好意思,其实你最要谢的是小玥啦,任哥,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小玥这么睡着也不是办法。”楚格林看着欧阳玥的睡姿难受死了。

    ------题外话------

    挤沟沟,挤月票~

    强烈推荐好友阳乖乖的现代文《妻限九十九天》,喜欢的亲们搜索一下就能找到哈~

    ://。xxsy。/info/490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