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2章 两人合作

    忽然,笑得肚子疼的欧阳玥猛地坐起身来,面色大变地转头看门外,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手链开始烫起来了,这只说明一点,孙焯裎来了。

    门外没有任何人和汽车,欧阳玥却感觉到烫的程度,这家伙应该已经到了家门口,心里惊悚,但她立刻站起来对楚格林和任云桀严肃道:“现在开始,谁都别乱说话,我是认真的!各做各事!”

    楚格林和任云桀很惊讶地看着她,欧阳玥的小脸前所未有的阴沉,然后她自己朝门口走去。

    楚格林连忙快速收好他的急救箱,而任云桀则跟上欧阳玥道:“出什么事了?有人来吗?”

    欧阳玥连忙竖起手指道:“你去厨房,让学长也去,大家正常点,回头我再跟你们解释。”

    任云桀见她没有一丝开玩笑,立刻点头,然后对楚格林道:“你说你很会做饭,现在该你发挥一下了。”

    “没问题!”楚格林似乎比任云桀更能接受这种诡异事情,看了一眼欧阳玥后笑眯眯地走向厨房喊道,“范同学,我来帮你。”

    “好啊,快帮我剁肉!累死我了。”范择文在里面打面粉,满头大汗。

    任云桀也进厨房,然后走到范择文身边耳语了一句,范择文抬头看看他,面色微变,然后很认真地点点头,看了看厨房外面。

    三个男人都在厨房忙碌,好在厨房很大,都不显得拥挤,欧阳玥打开大门,走到院子里,看到地上的花,就开始种花,而她手腕处越来越烫,以她的经验,这种程度说明孙焯裎已经在她不到三米处了,只是她看不见他,透视不到他,这种感觉让欧阳玥毛骨悚然,但却必须强装镇定。

    把两株花分别种在围墙的两边,手腕上的滚烫还是没有消失,欧阳玥为了让自己正常点,开始哼小曲,不当回事,只是知道这个神秘的男人一定在监视她,可让她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何会看不见他?

    种完花,欧阳玥走到水龙头边洗手,然后哼着歌曲进屋关门,但热灼还是跟着她,让她很担心也很郁闷,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要监视她多久,而她因为手的灼热导致整个人都有点虚,面色开始变白。

    “玥,先喝点粥,中午就吃饺子。”任云桀把小米粥端到餐厅,看了看欧阳玥,欧阳玥面色淡白的,目光却瞄了他一下。

    “好啊,我打电话给大少爷看看,这家伙怎么都不来了。”欧阳玥扁扁嘴后点点头。

    “估计被他爸妈留住了。”任云桀皱眉,“玥,你是担心公司吗?”

    “那到不是,我相信他。”欧阳玥微微一笑,开始坐下来喝粥。

    “你说这伍蓝枫和李利克订婚了,两家的股票都大涨,李云河怎么还不还钱呢?我们是不是要催一下?”任云桀挑眉,找点话来说。

    “我这不是怕大少爷难做嘛。”欧阳玥讪笑。

    “股票都涨了,他还难做?你不如说送给他得了!”任云桀抿嘴,气息阴冷。

    “那他今天要是来的话就说说吧,我们也需要钱的,毛毛,公司的事他的团队在搞,你帮着点。”欧阳玥想了想还是交代了句。

    “你不说我也知道,这妖孽有时候还真不能相信他!”任云桀冷漠道。

    “不是不相信他,只是他对家人很心软,我怕他被李利克和他爸骗了。”欧阳玥叹口气。

    “你别以为李家和伍家联姻会让李利克和伍少华收手,缅甸那笔仗他们不会就此罢休的。”任云桀冷笑一声。

    “嗯,他们载了这么大跟头,搞不好正商量着怎么对付我们。”欧阳玥叹口气,手腕烫得吓人,她估计孙焯裎这家伙就坐在她隔壁的位置上看着她,让她浑身都难受起来。

    “我让范老大派人暗中监视着,你放心,这里的一切都交给我。”任云桀转头看到楚格林泡了咖啡出来,顿时香气扑鼻。

    “你啥时候和范老大这么亲近了?”欧阳玥惊讶道。

    “你上学的时候我有很多事情做的。”任云桀耸耸肩,接过楚格林手上的两个咖啡杯。

    楚格林看看欧阳玥露出萌笑道:“小玥,女人喝咖啡不好,你别喝哦。”

    欧阳玥笑道:“我才不爱喝咖啡,毛毛要喝的。”

    “搞了半天,我是为他煮咖啡啊?”楚格林顿时露出不爽的神情。

    任云桀挑挑眉开始倒咖啡道:“是看看你泡咖啡的水平。”

    欧阳玥一只手暗中按住她戴手链的地方,减少滚烫度,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们闲聊,任云桀和楚格林总觉得她不对劲,小脸越来越白,他们也不敢乱说话,等范择文出来,大家就静静地吃早餐,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一顿早餐下来,欧阳玥已经浑身难受,额头冒薄汗,对三人道:“我有点累,头有点疼,先上去躺会。”

    “玥,你没事吧?”任云桀有点紧张道。

    欧阳玥对他摇摇头使了个眼色,就上楼去了。

    热度淡了一会后又烫了起来,欧阳玥走进房间,故意做出换衣服的样子,解开了胸前的两颗扣子,但发现热度反而越来越近了,吓得她不敢再解,一个反扑,把自己埋在床上一动不动,两只手伸进被子里,按住那发烫的手链。

    好一会儿,热度才开始慢慢消失了,欧阳玥吐口气,转过身来,望着天花板想着这个孙焯裎到底是人是鬼?他要是老这样跟踪自己可不是长久之计,可自己又不能说自己看到他,现在该怎么办?

    休息一会,欧阳玥跳起来,开门下楼,楼下三人抬头看她,欧阳玥感觉到热度已经完全消失,才放下心来,但无疑,有孙焯裎这样的人在,自己这个家也是不安全的。

    “毛毛,你上来下。”欧阳玥皱眉叫道。

    任云桀立刻上去,欧阳玥和他一起来到电脑室道:“毛毛,你查过孙焯裎这个人吗?”

    “查过,就是表面资料,其他什么也查不到,我还打了电话给徐闵,徐闵透露一点,孙焯裎是他朋友还是他上司,军中级别在他之上,少将头衔,只是一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太出任务,更多得是指挥任务。”任云桀连忙解释道。

    “少将?这么厉害,他看上去比徐大哥还小。”欧阳玥吃惊道。

    “但他是四大家族的人,徐闵说他本事比他厉害得多。”任云桀不觉得奇怪。

    欧阳玥点点头道:“你说他来s市干什么?”

    “他不是和东方旭一起来的吗?鬼知道来干什么?估计东方旭在瀛洲干了什么坏事,他在调查他,徐闵说过,四大家族的行为是由四大家族自行管制的,徐闵把东方旭的事情告诉他,东方旭也是军方的人,所以孙焯裎不可能不查。”任云桀皱眉,“玥,到底出什么事了?”

    欧阳玥纠结地看着他,最后吞口气道:“我们家可能被监视了。”

    任云桀一愣,立刻打开电脑,因为他在整个家的外围都装了电子摄像头,而且不从正门进入都会涉及警报的,但他查看所有摄像,都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没有啊。”任云桀转头谨慎地看向欧阳玥。

    “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是一种感觉。”欧阳玥很想告诉他真相,但心里又有着不安,“也许这个人不是我们想象的一般人。”

    任云桀这次到没那么怀疑,只是看着皱眉看着欧阳玥,从昨晚的事情他就有点明白这里面有他不知道的东西,他对欧阳玥的了解来说,她是不会无中生有的。

    “你觉得是孙焯裎?”任云桀想了下问。

    欧阳玥点点头道:“打电话给徐大哥,让他快点回来。”

    “他说要十一月中才能回来,咳咳咳,其实他们暗中抓了翡翠王。”任云桀还是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欧阳玥面色一变道:“真抓了?缅甸那边就没人干涉?”

    “刚开始查到是翡翠王请得狙击手,登棚将军很生气,把人关了,徐闵只是在周旋,后来缅甸上面有人保了翡翠王出来,登棚将军觉得没办法对范老大交代,暗中就和徐闵合作,把人弄回京市,那边的人只知道翡翠王失踪,也许是避风头去了,其实现在在京市的国家安全中心。”任云桀不隐瞒道。

    “那,那他们有没有对他怎么样?”欧阳玥心惊胆战。

    “我不知道,徐闵没说,只是可能再也出不来了。”任云桀皱眉,“翡翠王身上长了很大一个肿瘤,估计也没多长时间好活,不过这是他咎由自取的。”任云桀对于狙击手一事还耿耿于怀,让徐闵好好招呼翡翠王,给欧阳玥出口恶气。

    欧阳玥想起她透视翡翠王的时候,确实在肠胃那里看到一个很大的肿瘤,只是翡翠王确实是被抓去研究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研究出他手腕处绿色的液体。

    “玥,你没事吧?”任云桀握住她的手,发现一片冰凉。

    “我还是自己去打个电话给徐大哥。”欧阳玥觉得有必要和他谈谈,她真得不想有一天跟翡翠王一样。

    任云桀点点头道:“不管出什么事,你都不会有事的。”

    欧阳玥看着他蒙上深情的双眸,心里一阵温暖,害怕也少了一些。

    欧阳玥回到房间就开始打徐闵的电话,响了好几声后徐闵才接起电话。

    “小玥,是你吗?真不好意思,我刚在刷牙。”徐闵深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徐大哥,是我,打扰你了。”欧阳玥立刻道。

    “没事没事,昨晚工作晚了,今天才起得晚,你一切还好吗?”徐闵声音带笑意,心里很高兴欧阳玥会打电话给她。

    “我?”欧阳玥想了想,嘴角勾起些自嘲道,“徐大哥,我不太好。”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徐闵果然心急起来。

    “徐大哥,你是不是怀疑我什么?”欧阳玥声音慢慢变冷。

    徐闵那般被惊得一下子沉默了。

    “徐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我也知道你背负的责任重大,但我有没有伤害过你?有没有损坏过国家利益”欧阳玥的口气已经变强。

    “小玥,你,你说什么?”徐闵很震惊,不知道怎么回答。

    “孙焯裎你不会不认识吧?你跟他说过什么?徐大哥!我不是妖怪,难道我感觉灵敏些,运气好点都不行?我没有伤害任何人,我甚至于帮你赚了不少钱,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可以去医院做一份详细的检查给你!”欧阳玥声音里有着气愤,而且带上了哭腔,“为了立功,你就要这样对我这个朋友吗?你知不知道你吓到我了,我只是一个正常人,我,我真是看错你了!”

    “小玥。”徐闵在那边俊脸都白了,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他是对孙焯裎说了欧阳玥的情况,但只是让他暗中去调查,并没有让他去伤害她啊,而且他一再说明欧阳玥是个好姑娘,就算真有什么,也希望能引导她成为自己人,可现在欧阳玥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孙焯裎暴露自己不成?这似乎不太可能,他也没跟毛毛提起向孙焯裎透露欧阳玥的事情。

    “徐大哥!别让我恨你好吗?”欧阳玥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良久才勾起一些冷笑,伸手拿住包里的银针开始练习飞针,她知道徐闵心里是喜欢她的,这么说也许有点卑鄙,但她不希望孙焯裎这个人再出现在她四周,所以她不得不这么做,起码现在不要出现。

    徐闵那边却急了,他被欧阳玥最后一句话吓到了,而且不知道为何,他心隐隐地疼,胸口郁闷得不行,他从来都没想过欧阳玥会恨他,这一点让他很害怕,所以他转手就打了孙焯裎的电话。

    欧阳玥心情却好了很多,下楼去厨房,看到范择文和楚格林在做饺子,而任云桀还在电脑房中。

    “小玥,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楚格林连忙询问道。

    “我没事,吓到你们了吧。”欧阳玥不能解释。

    楚格林看看范择文,又看看欧阳玥确实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道:“你是不是头疼,我给你涂点药水。”

    欧阳玥一惊道:“学长,不,不用了,别浪费这么宝贵的药。”

    楚格林却不听她的,而是拉她走出厨房,范择文叫道:“小玥,任哥的伤疤好很多了,你不防让他给你擦点药。”

    欧阳玥被楚格林拉到沙发处坐下来,楚格林神秘兮兮道:“小玥,是不是发生什么神秘事件了?”

    “什么神秘事件?”欧阳玥心里一咯噔,这家伙好像有点古怪。

    “你刚才那样子,是让我们别乱说话,那是不是有人偷听?”楚格林看着她的眼睛露出一副萌样道。

    欧阳玥皱眉:“你觉得呢?”

    “你家有古怪。”楚格林立刻转头四处看,得出结论似的。

    “你家才有古怪!”欧阳玥立刻翻白眼。

    “不是,刚才真没古怪?我总觉得身边有点怪怪的感觉。”楚格林一本正经地看着欧阳玥。

    “什么怪怪感觉,你说说看。”欧阳玥盯着他的双眼。

    “毛骨悚然之感,刚才就在桌子边上,我本来以为是你带给我的感觉,但我很确定不是你,但任少和小文都不是,那是什么会带给我这种感觉呢?我告诉你哦,我感应比一般人都敏感,你听了别说我神经病。”楚格林转头看看厨房,又看看楼上,神情有点紧张。

    欧阳玥点点头,脑袋也靠向他一点,迫切想知道孙焯裎这样的神秘人物是存在的。

    “小玥,我从第一眼看你就知道我可以相信你。”楚格林的话让欧阳玥愣了愣,“我希望你也可以相信我。”

    欧阳玥看他那凝重的表情点点头道:“什么事这么神秘啊?”

    “你知道我是医学神童对吧?”楚格林明知故问,让欧阳玥哑然失笑。

    “但你不知道我是有师傅的吧?”楚格林挑眉。

    “呃?你有师傅?”欧阳玥确实没听说过。

    “嗯,我八岁那年遇到了我师傅,他是一个怪人。”楚格林回想道,“我也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他了,他只教了我两年的医术就离开了,留下一个房子给我,那里面有很多东西都很神奇,我告诉你那些古书籍就是那里拿出来的。”

    “哦?在哪里啊?”欧阳玥吃惊道。

    “我暂时不能说,反正我是医药世家的唯一传人,医药世家是上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他们一脉对中药有着广泛的研究,各个朝代不是都有修炼长生术或者炼金术,老皇帝们想长生不老,贵妃皇后想青春永驻什么的,各种药都是医药世家研制的。”楚格林看着她认真道。

    “但不是没长生药?没制成吧?”欧阳玥嘴角抽了抽。

    “不是没有,只是他们就算研制出来也不会给他们,因为违背自然规则是要遭天谴的,就连医药世家的祖先也不给自己人食用这种研制的药丸,但却保留着世代相传的秘方,经过这么长的时间遗留下来的很多东西已经都不存在了,所以配置药丸也成了问题。”楚格林看着她继续道,“小玥,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你也许能帮我。”

    “咳咳咳,你不是说你刚才感觉毛骨悚然的事情吗?”欧阳玥觉得他转移太快了。

    楚格林扁扁嘴道:“那是因为在那个房子里我也有这种感觉,每次我去那个地方,就感觉暗中似乎有人在监视我似的,但我明明全部检查过了,大白天的,什么都没有的,但那种感觉却是很强烈,就像刚才一样。”

    欧阳玥沉默,楚格林继续道:“我是相信一些东西的,不知道你信不信,但是就医药世家来说就已经是一个强大而神秘的存在,所以我相信这世界上应该还有很多不寻常的东西,小玥,你是吗?”

    “我?我是什么?妖怪?”欧阳玥被他问得呆了呆。

    “不是妖怪,而是有特殊能力,比如你怎么让我那两颗种子三天就开花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楚格林是很肯定的,而他知道欧阳玥一定会保守秘密,所以他昨天考虑再三,决定也坦白自己的,这样两人才能合作,而他也想要把中医发扬光大。

    欧阳玥皱眉,不说话,她想着楚格林的话。

    “小玥,我真得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很孤独,想找个人分享我的秘密,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觉,我真得相信你。”楚格林很真诚道,“而且,我真得想好好把中医发扬光大,还有若你有这种让种子快速生长的本事,范择文的心脏病就完全有救。”

    欧阳玥猛地回头看向他道:“真的?”

    楚格林很正经地点点头:“古书上有秘方。”

    “你把古书拿来我看看。”欧阳玥保守道。

    “好,我现在就去拿,你要等我哦。”楚格林说做就做,连忙起身就出门去,欧阳玥也没留他,因为她确实很好奇,在强大的敌人慢慢出现中,她感觉到自己的势单力薄,也许她应该多相信别人。

    范择文听到关门声,探出头来惊讶道:“学长怎么走了?”

    “马上会回来的,我来帮你包饺子吧。”欧阳玥站起来走向厨房。

    范择文高兴地笑笑,两人就在厨房包起了饺子。

    “对了,你哥哥说今晚要来吃饭的,要吃大闸蟹,你准备做给他吃吗?”欧阳玥笑问道。

    “哦,现在正是大闸蟹的季节,你想吃吗?我下午去买,你不介意我哥来这里吧?”范哲文有点小心谨慎道。

    “小文,我怎么会介意呢,你哥帮我们好多忙了,我该好好谢谢他。”欧阳玥笑着摇头。

    范择文这才松口气,他还真怕自己哥哥和他们都相处不好。

    这时,门铃响起,欧阳玥擦手后去开门。

    门外是一大束的白色百合花,香气扑鼻。

    “小玥玥,想我没有?送给你的。”李炎贝的妖孽之脸从花丛里探出来。

    “大少爷,你送我花干什么?”欧阳玥好笑道,要被毛毛看到估计又要吃醋了。

    “我不送给你送给谁啊,虽然你和那臭小子谈恋爱,不过我也还有追求的权力不是吗?我妈说了,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李炎贝洋洋得意。

    “你妈?”欧阳玥不懂。

    “我妈很喜欢你,要是你做她媳妇她就高兴了。”李炎贝想拉她的手,欧阳玥立刻转身道,“大少爷,你发神经啊,你怎么能这么告诉你妈?!”

    “咳咳咳,我妈不是看利克有老婆了吗?就问问我,我说我喜欢你啊,她很高兴,我妈不喜欢伍蓝枫。”李炎贝扁扁嘴道。

    欧阳玥嘴角直抽:“你别胡说八道,小心毛毛揍你!你这么老,我才不要!”

    “小玥玥~”李炎贝顿时哭丧了脸,“你好残忍。”

    “残忍个屁!你再胡说,还有更残忍的!”欧阳玥没好气道,这家伙有点人来疯啊。

    李炎贝看她生气了,心里有点小小得受伤,一甩头发道:“好吧,不乱说了,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

    欧阳玥见他严肃了点道:“什么忙?”

    “就是那个男人婆啊,能不能让她别骚扰我啊!”李炎贝郁闷道,“一直发信息给我,烦不烦哪!”

    “呃!”欧阳玥想笑又不敢笑,“其实可儿人不错的。”

    “不错也不是我的菜,你什么朋友不好交,她实在不怎么样。”李炎贝恳求地看着她。

    任云桀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冷冰冰地道:“我也看丁可儿不错,你若再送花给玥,我就把你送到丁可儿床上去。”任云桀觉得茶几上的一大串百合花很刺眼。

    “喂,臭小子,你可别乱来,这可是我的清白问题,这花我不是送给小玥玥的,是美化屋子的懂吧!”李炎贝没好气地拿着花去厨房找花瓶去了。

    欧阳玥娇笑起来,看任云桀面如锅底的黑脸道:“查到什么?”

    “徐闵明天回来。”任云桀走下来看看她道。

    欧阳玥一愣,脸上笑意收敛道:“也好,希望他把东方旭和孙焯裎都带走。”

    任云桀点点头,然后小声地道:“玥,你看看我的伤疤。”

    欧阳玥低头看他的脚,那本来很丑陋的伤疤好得七七八八了,只有一条淡淡的印记,和她额头上的差不多了,让她再一次感叹楚格林的话,看来他说得都是真的。医药世家,一个远古遗留下来的神秘家族,留下来的都是些神秘的东西,只是有多神秘,多厉害,还没有被楚格林开发出来,因为很多东西因为时代的变迁而消失变化。

    “楚格林的药很厉害,这样的人对我们有用。”任云桀的意思很明白。

    “你是说利用他?”欧阳玥看着他道。

    任云桀点点头道:“你潜在的危险不少,我不想你有事,伍少华、李利克还有海娜都一定很嫉妒你,他们太过卑鄙,所以我们不得不防。”

    欧阳玥想了想也是,不过他笑了笑道:“我们不是利用他,现在大家是朋友,相互帮忙,学长他也遇到麻烦了,也许我可以帮他。”

    “真的?那就更好了,有他在身边,危险就少一半,对了,你别忽视你的自身锻炼,飞针练得如何了?”任云桀像个严格的教练。

    “还好,我有空都会练练的,你放心,我会小心的。”欧阳玥拉住他的手,任云桀立刻眼神温柔,他喜欢她自觉的时候。

    “问问大少爷他回家的事情吧。”欧阳玥对他眨眨眼睛。

    任云桀点点头,走向厨房门口道:“大少爷,你这几天很享受家庭温暖啊,你爸给你什么指示了?”

    李炎贝转头有点惊讶地看着任云桀道:“臭小子,你是不是发烧了?”

    “我是说李家和伍家联姻,那股份的钱应该叫你爸还了吧?”任云桀不客气道。

    “我昨晚说了,咳咳,我爸说周一股市还会大涨的,能不能周三还。”李炎贝看看他有点心虚。

    “你说呢?”任云桀声音变冷。

    “我是说不太好,但钱不在我手里,我也没办法,我还和利克吵了一架。”李炎贝面上红了红。

    “那你就要不回来了?算了,叫你管这个不行,我来打电话给你爸!”任云桀气恼道,“你有意见吗?”

    “没,没有,你打吧,我爸确实有点过分了。”李炎贝确实也觉得,但要他和他爸吵架也实在说不出口,所以任云桀来开口也好,反正他在李家除了他妈妈还对他好,其他都当他白眼狼了。特别昨晚伍少华和伍蓝枫的话,差点气死他。

    任云桀到是有点意外,转头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走过来道:“大少爷,昨晚没别的事吧?”

    “也没什么,以后我不是去看我妈的话,我就不回去了。”李炎贝心里叹口气,自己这白眼狼反正都已经被他们认定了。

    “那就没必要再跟他们客气了,玥,我去打电话。”任云桀冷笑一声。

    欧阳玥点点头,看向李炎贝那张和进来时完全不一样的俊脸,心想这家伙把心事全放心里了。

    “大少爷,会好起来的。”欧阳玥只能这么说。

    李炎贝苦笑一下道:“我知道,我一向有投资眼光的,这公司还没开始,我就赚不少了,还有比这更有眼光的事吗?”说完就笑起来。

    “谢谢你。”欧阳玥觉得真得没有其他话可以说了。

    “大少爷,既然你来了,厨房交给你了,我那龙石种的手镯还差一点点就完成了,我去完成它。”范择文正好包好一个饺子连忙道,确实他在后悔,自己喜欢吃饺子也不用自己亲手包啊。

    李炎贝嘴角直抽道:“中午吃饺子?”

    “嗯,不好吗?”范择文惊讶道。

    “老子不吃芹菜啊,你还芹菜肉陷?让我吃啥?”李炎贝跳起来。

    范择文一愣道:“我怎么知道啊,你自己搞定。”说完连忙跑了,还对欧阳玥腼腆地笑了下。

    “大少爷,等下楚格林来,他也会做菜的,你以后就不用一个人下厨房了。”欧阳玥笑道。

    “那个神童?他做出来能吃吗?不会是用手术刀切菜吧?”李炎贝面色郁闷地看看她。

    欧阳玥翻个白眼出去道:“那你自己做好了!”

    “一个两个怎么都没点同情心。”李炎贝在厨房里直嘀咕,欧阳玥一个劲地笑。

    不一会,楚格林回来了,身上背着一个复古的皮包,面带兴奋地把欧阳玥拉进一个空房去,把任云桀气得浑身冒冰气,李炎贝面色也不好道:“臭小子,他们搞什么?孤男寡女的,你就放心?”

    “那你去敲门!”任云桀自然知道是欧阳玥和楚格林有事情要商量,但也不用神秘成这样子吧,他也可以知道的嘛。

    “我不去,小玥玥好像很严肃,也许真有事,先等等。”李炎贝看看他,他才不上他的当,以为他不知道吗?

    “你打给我爸了,怎么说?”李炎贝有点尴尬道。

    “周一九点前打到我们公司账户上,要是不给,我就对他不客气!”任云桀正有气没地方发呢。

    李炎贝立刻转身走进厨房去,嘴角自嘲地笑一下,自己爸爸原来也是欺软怕硬的人,就会忽悠他,害他在小玥玥面前的信誉受损,说到底,他们李家根本就考虑他的立场,这个家,除了妈妈,实在已经让他心淡了,特别是李云河这个爸爸,虽然表面上关心自己,但让他做得事情却根本不考虑到他是否为难,而李利克更是恨不得他永远别回去的样子,让他心寒,要不是妈妈在,劝导他毕竟是一家人,他还真不想回去,这次还把家里自己的东西都搬了出来。

    房间内,楚格林从书包里拿出一本看上去很古老发黄的书籍给欧阳玥道:“小玥,你看看,这上面写得可都是药方子,还有一方子就是治疗小文那种先天性心脏病的,只不过那时候不叫这名字。”楚格林翻开来指给她看。

    欧阳玥见那些字都有点小模糊,毛笔字,但保存还是很完好,但毛笔字上古时期就有吗?欧阳玥一头黑线地看看楚格林道:“这是上古时期的?”

    “当然不是!你没见是毛笔字吗?是一代代传下来的,抄下来的,这个应该是清朝的。”楚格林鄙视她一眼。

    欧阳玥用眼睛透视,果然看到那本子四周有薄雾,雾不是很浓郁,清朝确实差不多。

    “这些什么材料啊,灵星子?乌龙草?我怎么都没听说过?”欧阳玥看到几个字惊讶道。

    “就是中药植物啊,你不知道我知道,只是培养起来太慢了,我有一块试验地,专门种别人不认识的药草,只是时间实在太漫长了。”楚格林露出渴望之色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看着他就知道他又要问花的事情,她想了想道:“我可以帮你培养,不过暂时不能告诉你怎么培养的,而且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你做得到吗?”

    楚格林立刻点头如捣蒜,兴奋地笑道:“太好了,小玥,谢谢你,你不知道我想这一天很久了,我好想做出那些古人的东西,我们会发大财的。”

    “你确定?”欧阳玥看着这本古书有点郁闷。

    “确定,明天去实验室,我那边有些东西给你,你可以先培养,培养出来后,我用西医的方法配制,速度就快,效果也能马上试出来。”楚格林兴奋地双眼发光,就像小孩子得到了他最心爱的玩具。

    “我只能培养种子,其他可能不行。”欧阳玥还不清楚神鼎除了植物外还能培养什么,不过她估计也就植物了。

    “就是种子,那苗子可以吗?我已经培养了一些,只是太慢了。”楚格林急道。

    “我不知道,可以拿些试试。”欧阳玥有点纠结,这样每天神鼎种出东西来,早晚也要给大家发现的,怎么解释呢?看来只能跟毛毛说了。虽然毛毛还没有恢复记忆,但她相信他就算恢复记忆也不应该会忘记她的。欧阳玥这么安慰自己,可终究还是觉得有点冒险,也许可以先帮他恢复记忆。

    两人就保密工作又商量了一会,欧阳玥收起他的古书,两人出了房间。

    任云桀和李炎贝两个人都坐在沙发上喝茶,看到他们出来,立刻都跳起来。

    “小玥玥,你们谈什么啊?这么神秘?”李炎贝连忙讪笑道。

    “自然是秘密。”楚格林得意道,目光看了眼任云桀。

    任云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欧阳玥,发现她胳膊下夹着东西。

    “我先上楼一会。”欧阳玥说完就跑上楼去了。

    “你们包完水饺了?”楚格林看看厨房询问道。

    “臭小子,我警告你,不准勾引我家小玥玥!”李炎贝立刻张牙舞爪地对上楚格林。

    任云桀则目光冰冷地盯着他。

    “小玥不是任少爷的吗?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楚格林露出不解的神情看看任云桀。

    “不管是谁的,反正你不能肖想小玥玥,不然有你好看!”李炎贝装恶人。

    任云桀直接道:“玥是我女朋友,若你敢碰她一下,我会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任云桀全身杀气迸发出来,那双眸子如万年冰山,让楚格林相信他不是在说笑。

    “干什么这么严肃,谈恋爱是自由的,谁知道会不会白头偕老呢?”楚格林耸耸肩坐下来,“喜欢就去追求,要是不追求就可能会后悔一辈子,要是连这点勇气都没有,我也不叫楚格林了。当然现在她是你的女朋友,我是不可能直接横刀进来,但你最好不要给我机会,我很会把握机会的,也绝对不会退让!”楚格林一张萌小受的脸上露出犀利之色。

    任云桀和李炎贝都愣住,没想到楚格林还有如此强势的时候,真让两人有种另眼相看的感觉。

    来不及教训他,欧阳玥忽然跑出来惊喜道:“毛毛,准备一下,我们出去一趟!”

    任云桀立刻站起来道:“去哪里?马上中午了。”

    “你记得那个莫先生吗?h市被王老板打破头那个。”欧阳玥道,“他刚才打我电话,他的一个朋友带了批货过来,去古玩街卖的,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先看看,他本来自己来的,但脑袋没好来不了,他说这批来头不小,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让我们可以先去看看。”欧阳玥上次去那古玩街淘来了神鼎,所以心里莫名兴奋,还想去看看。

    任云桀知道是古玩的东西,立刻点头道:“那好。”说完上楼换衣服去。

    “我也去,我没见小玥鉴定古玩的。”楚格林也跟着道,“我可以做司机。”

    “我也可以做司机!小玥玥,我也要去!”李炎贝也叫道。

    “那大家一起吧,也许你们也能捡漏,回来再吃饺子好了,我先去跟小文说一下。”欧阳玥到是不在乎人多人少的,他们想去也没问题。

    很快,一车四人出发,开得是楚格林的骚包兰博基尼,直接去s市的古玩街。

    ------题外话------

    挤月票~

    恭喜亲爱的‘米乐2010‘升级为本文贡士,扑倒大么么,╭(╯3╰)╮

    推荐一对一搞笑文《绝色太监》,搜索一下就能找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