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1章 真空包装

    欧阳玥的反应是由惊艳到面白,手上的温度让她烫得清醒过来。

    任云桀看着欧阳玥盯着那美男的表情,不禁吃醋地扁扁嘴,一只手立刻紧紧地握住她的小手。

    欧阳玥目光敛下看看他,然后才知道自己实在有点花痴了,不过这确实不能怪她,相信每一个见到这个男人的女人都会被直接惊艳到了,不得不说一句,这个男人是欧阳玥见过的最美的男人,胜于毛毛,不过他们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任云桀给她感觉还是人,但这个显然已经不是人了。

    “你好,我是孙焯裎,不好意思吓到你了。”神仙美男那如仙笛的声音再一次让欧阳玥注视他。

    欧阳玥的手腕很烫,让她很想去挠挠,这个男人越接近她,她就越烫,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烫到难以忍受的地步,她立刻急道:“站住!”

    孙焯裎停下往前走的脚步,一双清眸盯着欧阳玥的小脸,嘴角勾着如云絮一般的淡淡微笑,似乎欧阳玥口气再不好,这个家伙也绝对不会生气的。

    “你是什么人?在停车场干什么?”欧阳玥不管他是不是美男,已经把这个男人列入危险人物,所以一张小脸当下就严肃冷漠起来。

    她这个样子,让任云桀心里却放心了,他家的玥可不是一般花痴的女人,想到这里,他把她的手放在他脸颊上蹭了蹭。此举引来欧阳玥的关注,看着他像只小狗的模样,不禁好笑地揉乱他的卷发,然后抬头又怒瞪神仙美男。

    孙焯裎如远山兰黛的俊眉微微挑了下,走到墙壁处,慵懒地靠着道:“我只是不想参加宴会,在车里休息会而已。”

    “你也是去参加李利克订婚宴会的客人?”欧阳玥惊讶道。

    “不,我只认识东方旭,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你们应该是参加宴会的吧。”孙焯裎很肯定道,因为那个车库几乎都是去参加宴会的。

    “东方旭!你和他什么关系!”欧阳玥一惊。

    “玥,他姓孙。”任云桀抬起脑袋,很自在地伸手拨弄好自己的乱发,然后目光冷酷地看向孙焯裎。

    “孙?孙道国的孙子?”欧阳玥几乎是惊叫起来的。

    孙焯裎嘴角终于忍不住抽了抽,他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叫他爷爷的名字了。

    “你认识我爷爷?”孙焯裎显然也有点惊讶。

    欧阳玥却看着他似乎灵魂出窍了一般,脑海中在想着四大家族真得不是一般的神秘啊,徐闵也说他们是不一样的存在,难道说他们和她一样,都有异能?

    她盯着孙焯裎的银白色发丝,想到缅甸公盘上孙道国眼中那一闪而过的银色光芒,这是巧合吗?

    “你爷爷向玥买了一只龙石种的手镯,月底交货。”任云桀见欧阳玥目光都缥缈,帮她回答,同时伸手捏了捏她。

    任云桀对孙焯裎的感觉也很奇怪,第一眼也是和看到东方旭的时候一样,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但又感觉有点不同,这个男人身上有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让他就算心里有很大的怒火,都不敢对他真正爆发出来,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很渺小似的,这个认知让他郁闷,但也让他清楚一点,他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对欧阳玥也没有恶意。

    孙焯裎微微皱眉道:“我爷爷花了多少钱买手镯?”

    欧阳玥一愣,这家伙还管他爷爷不成。

    “二亿!”任云桀冷睨着他。

    “二亿?”孙焯裎那俊美淡然的脸立刻变黑了。

    “孙家不会没钱吧?”欧阳玥看着他的变化有点好笑了。

    孙焯裎面色又转变为淡然,叹口气道:“钱是用在需要的地方,他那叫败家。”

    “他本来是出八亿想买下整块龙石种的。”任云桀加了一句。

    孙焯裎顿时清眸瞪出,惊讶道:“这老家伙居然瞒着我乱花钱!还八亿?”

    “呵呵呵。”欧阳玥笑了,神仙美男也是人哪,这表情够丰富了,还把他的高不可攀的气质一下子打落到正常人,让她心里平衡了很多。

    “孙家为四大家族之首,不缺这点钱吧!”任云桀鄙视道,他心里也平衡了很多,这家伙也不过如此,对钱看重,凡夫俗子而已。

    孙焯裎马上又恢复了他慵懒的模样,靠着墙壁看着欧阳玥道:“你叫什么名字?玥?”

    “玥不是你叫的!”任云桀顿时炸毛。

    “你没告诉我,我听你叫她玥。”孙焯裎淡淡一笑,很清楚这两人是男女朋友。

    “欧阳玥!”欧阳玥嘴角一抽道。

    “欧阳玥?有点熟悉。”孙焯裎居然摆出一张思索的脸。

    “怎么可能熟悉,我根本不认识你!”欧阳玥好笑道。

    孙焯裎立刻打了个响指道:“有了,徐闵!他提起过你!你的眼光很毒,能精准地识别古玩和玉石对吧?”

    欧阳玥和任云桀一起愣住,徐闵居然对这个家伙说过她的事情?为什么?

    “侥幸而已。”欧阳玥皱眉。

    “是吗?”孙焯裎又开始走过来了,欧阳玥的手臂一下又滚烫起来,连忙急道,“你别过来!”

    孙焯裎一愣,停下脚步,清眸直直地看着她,似乎要看进她的灵魂里一般。

    “你,你身上有什么东西!让我很头晕!”欧阳玥伸手捂住脑袋,露出不舒服的样子。

    “我身上?”孙焯裎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是没有口袋的,能有什么东西?“我没有带任何东西,难道是这个?”孙焯裎的衣袖拉了起来,他穿的是长袖,露出手腕上一串淡黄色的手珠链,欧阳玥眸子瞬间睁大,这是一串佛珠链,颗颗珠子都很饱满圆润,笼罩在淡淡的黄色雾气之下,欧阳玥惊奇得是它的成分似乎和她那两块黄玉是一样的。

    “你见过这串手珠链?”孙焯裎捕捉到她的惊讶目光。

    “没有。”欧阳玥连忙摇头。

    “那我身上没有其他东西了。”孙焯裎摇头,但心里更加狐疑,徐闵说过她有点可疑,而停车场那一幕,他也觉得很可疑,这个小女人似乎拥有一种和他们四大家族一样的神奇力量,只是他不敢确定,更重要的是,她是华夏人,而华夏人之中除了四大家族外是不可能有平民百姓懂得古武之道,所以徐闵让他过来看看,他没放在心上,要不是调查东方旭,他也不可能回来s市,没想到自己先碰上欧阳玥了。但不可否认,这个小女人引起他的注意力了。

    欧阳玥开始透视他身体,胸口那抹朱红很诱人,左胸处确实穿戴着一枚银色的小珠子。往下,身上真的没有钱包、身份证那些东西,继续往下,欧阳玥忽然‘啊’的一声,然后马上低头,这家伙居然没穿内裤!她本来就只想到会看到他的内裤,没想到这下眼睛要长暗疮了,这个神仙一般高高在上的男人没穿内裤啊,来到雷劈死她吧,要不要这么反叛,要不要这么下流,要不要这么风骚,胸口穿珠不说还下面真空,他就不怕裤子忽然被勾破什么吗?

    “玥,你怎么啊?”任云桀被她吓一跳。

    欧阳玥脑袋快低到被子上,一个劲摇头道:“让他出去,我头好晕!”

    孙焯裎目光看着欧阳玥,觉得很纳闷,不过他还是很听话地出去了,那风淡云轻的背影让人觉得神圣而虚无,门外面,整个医院的过道都站满了女人,大家都在轻声私语,知道孙焯裎出来,立刻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贪婪而不信地看着这个与她们似乎完全是两个世界的男人。

    孙焯裎对着门口走去,仰头淡淡地叹口气,那叹气的声音虚无缥缈,模样却迷死了一帮女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中。

    观察室后面,任云桀摇摇欧阳玥道:“玥,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这家伙有问题?”

    “毛毛,我们还是先回家吧,我没事了。”欧阳玥是被雷得有点头晕,一张小脸都红彤彤的,刚才那视觉太直接太过激了,不过不可否认,那男人身上无一处不美,想到这里,欧阳玥心里鄙视自己,看看身边的任云桀,她的毛毛浑身上下也很美。

    “我打了电话让李炎贝过来接我们,车子撞坏了,范老大已经在接手处理。”任云桀在欧阳玥昏迷的时候打了不少电话。

    正说着,他电话又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丁可儿,他挑下眉接起电话。

    “酷哥,我是可儿,听大少爷说你们出车祸了,你们没事吧,小玥怎么样了?”丁可儿焦急的声音连欧阳玥都听得一清二楚,也让她心头一暖,前世自己几乎没有什么要好的女性朋友,没想到这世认识了欧玫,还认识了直爽的丁可儿。

    “我们没事了,你不用过来,小玥说要回家了。”任云桀直接道。

    “我在大少爷车上,马上就到了。”丁可儿笑起来。

    任云桀一愣后道:“你本事真不小。”

    然后是丁可儿爽朗的笑声。

    欧阳玥见他挂上电话道:“大少爷和可儿一起来?”

    “嗯,这女人还真有一套。”任云桀笑笑,握住她的手,然后面色一紧道,“玥,我们不要和这个人交往好不好?”

    “孙焯裎?”欧阳玥看看外面,透视出去,那男人正仰躺在他车子的车头上,遮挡这那片火红的火焰,银白色加火红色,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那样子让她嘴角猛抽了下,这家伙是不是太随性了?他不怕脏吗?

    “嗯,我总觉得他怪怪的,还好看得过分。”任云桀扁扁嘴。

    “又是一个妖孽啊。”欧阳玥笑笑,想到了李炎贝那头红发,这家伙是银发,虽然都是挑染的,但颜色都占据了黑发的大部分,这种人内心深处估计是很火热闷骚的。

    “我不喜欢妖孽,玥也不要喜欢妖孽,我们是人。”任云桀深褐色的眸子晶亮地看着她的小脸。

    欧阳玥面色微粉,伸手捏他的脸道:“你是不是又吃醋了?”

    任云桀突然凑上去亲吻她小嘴一口,然后把头埋在她被子上闷闷道:“你刚才看人家眼睛都绿了。”

    “哪有啊!”欧阳玥面色通红,这家伙越来越坏了。

    “你有。”任云桀脑袋蹭蹭。

    “好吧,他确实很俊美,但我可不敢高攀,所以你放心好了。”欧阳玥揉他脑袋,两人举止亲密,内心充满甜蜜。

    “我去让他离开吧。”任云桀忽然抬头道。

    “好。”欧阳玥虽然很想得到那颗珠子,可他穿在胸口,这叫她怎么拿?看来是没希望的,除非他主动贡献出来,自己总不能去抢吧?但接近这个男人似乎真得很危险,自己现在还不能保护自己,不能冒险,以后再说吧。

    任云桀立刻面露笑容,然后一拐一拐地走出去,欧阳玥透视看着外面。

    任云桀自己到了那车子边,孙焯裎才懒洋洋地起来,坐在车头上看着任云桀,她听不到两人说什么,唇语还在学习中,但孙焯裎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嘴角有抹浅浅的笑。看着他这个表情,就感觉看到了天上的蓝天白云,让人感觉无忧无虑。

    很快,任云桀转身回来,孙焯裎却忽然低头看手上,欧阳玥一愣,这家伙哪里来的手机,刚才他明明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的?难道他去车里面拿的?这速度是不是有点快了?

    孙焯裎打了个电话后,直接上车,车子开得很骚包,一个漂亮的漂移直接出了医院门口,让欧阳玥再一次否认他是神仙的错觉。

    李炎贝他们十五分钟后到了,任云桀已经办好手续,然后李炎贝扶着任云桀,丁可儿扶着欧阳玥,四人上车。

    车子上丁可儿的嘴巴就停不住了,但关心的眼神和神情让欧阳玥还是很感动的,把大致的事情说了一片,让两人放心。

    回到星湖湾后,李炎贝只能送丁可儿回去,丁可儿对欧阳玥抛了个狡黠的眼色,让欧阳玥心情开心起来,感觉李炎贝这回估计是甩不掉了。

    范奇森打电话来,车子已经拖去维修,让人明天先送一台车来给他们先用着,欧阳玥只能说感谢。

    范择文已经睡着了,他们也不去打扰,欧阳玥在任云桀的晚安吻后回到房间,快步跑到床头看向那只神鼎。

    里面那硬币还是硬币,多一块都没有,让欧阳玥有点好笑,自己还真是巴望它是聚宝盆不成。

    打开自己的包包,拿出几包种子,然后挑了一颗红玫瑰和一颗康乃馨放了进去,然后拿出自己的银针坐在化妆台前,慢慢地拆开了自己额头的绷带。

    一道伤痕很还血肉模糊,很狰狞,隐隐地疼痛着。

    她不知道自己的青木灵气对自己有没有作用,但显然这是个好机会让她了解清楚。

    所以她照着镜子里,用银针慢慢地刺入疤痕的旁边,意志力输入,对着镜子透视并不能看到什么,只能穿透镜子看到后面的墙壁,让她很无奈。

    但好在她自己有感觉,一股淡淡的暖流通过银针在伤口处扩散开来,让她欣喜,看来青木灵气对自己也是有用,想到这里,她意志力加强,暖流越来越强烈,然后她看到镜子的自己额头的伤痕以一种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慢慢愈合,血红色慢慢变成淡红。

    十分钟后,欧阳玥感觉有点气喘,知道自己消耗太大,连忙停下,感觉疼痛完全消失了,疤痕也好看了很多,她到是没想要它立刻复原,回到床上,来不及想想今晚孙焯裎的事情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不无意外的,床头开了一朵漂亮的红玫瑰,和一朵黄色的康乃馨,散发出幽幽香味,让她精神一阵,坐起身来细细看着神鼎,她可以肯定这神鼎只对植物有用,只要是种子就能发芽生长,而且花儿开得特别的鲜艳,之前楚格林送给她的花她没有见过,但红玫瑰她是熟悉的,却觉得这一朵特别得鲜艳欲滴,特别得漂亮,康乃馨的黄色也特别得明艳,跟花店卖得实在有点不同。

    看看墙壁上的挂钟,现在是早上六点五十分,因为是周日,所以可以睡懒觉,但她感觉自己已经睡够了。起来梳洗,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额头那疤痕淡得几乎都快看不见了,让她吓一跳,她明明没有完全治好的,怎么效果还能延续不成?

    匆忙洗好脸,再把额头缠上纱布,她可不想让他们觉得她是怪胎。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欧阳玥转头看看床头,露出苦笑,赶紧把神鼎塞进柜子里,连带着花儿都带进柜子里。

    打开房门,任云桀温柔地看着她道:“玥,你怎么不睡了?脑袋还疼吗?”

    “毛毛,你来敲门了我还怎么睡?”欧阳玥翻白眼,“我不疼了,你呢?”

    “我听到你这边有水声,以为你起来了,所以来敲门的。”任云桀扁嘴,谁叫两人的房间相邻呢,“我也好多了,你还要睡吗?我下去煮粥,对了,小文说今天要做饺子,出去买菜了。”

    “啊,他一个人去的吗?会很危险的。”欧阳玥急切道。

    “呵呵,哪有那么多危险,都这么多天了,估计那日东新不在s市,你也总不能让他老是一个人闷着啊,就在小区里面的市场,应该不会有问题,何况现在才几点,坏人也没这么早,守着不成。”任云桀摸摸她的脑袋道。

    欧阳玥扁扁嘴道:“万一呢?”

    “没有万一,我下去煮咖啡,你要吗?还是牛奶?”任云桀看着她道。

    “我想喝豆浆。”欧阳玥扁扁嘴。

    “好,我去现磨。”任云桀立刻点头,然后还是站着不走。

    欧阳玥看看他不解道:“还不快去?”

    任云桀伸手点点自己的脸道:“早安吻。”

    “早你个头啦!”欧阳玥顿时小脸涨红,关上房门,这家伙啥时候这么喜欢调戏她了?不能助长,自己才十八岁,坚守男女关系的防线,咳咳咳。欧阳玥如此告诫自己,因为她怕关系太亲密,以后要遇到什么事,会更受不了打击。

    任云桀看着门苦笑,只好摇摇头下楼,他其实是想要欧阳玥慢慢习惯对自己的亲热而已,不过可能是自己太急了,谁叫自己没安全感呢?

    欧阳玥在房间里,看着任云桀下去,走进厨房,她连忙拔了两珠带着根的花儿悄悄地开门出去,轻手轻脚地出大门,想把它们种在花园里,结果人刚站在门口,一亮蓝色的骚包跑车就在她家门口停下来。

    车上正是戴着大墨镜的楚格林,和笑眯眯的范择文。

    欧阳玥郁闷,连忙把手里的花儿往一边的草地上一扔,然后走向门口去道:“学长,你怎么来了?还这么早?小文,你去超市了?”

    范择文先下车,双手拎了两包东西道:“是啊,我们今天包饺子好不好,我买了不少东西,我在超市里碰到他的。你的额头没事吧,我早上听任哥说了你们昨晚出车祸了。”范择文看着她的脑门露出关心之色。

    “已经没事了,你别担心。”欧阳玥对他微笑一下。

    楚格林摘掉墨镜走过来笑得阳光灿烂道:“你们昨天都不在家,我自己先买了房子,所以现在我们是邻居,本来想去买早餐给你们的,正好碰到范同学,你额头的伤我帮你看看吧?别毁容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欧阳玥的额头也有些可惜的担忧。

    “呃,不用了啦。真没事,你买好房子了?在哪里啊?”欧阳玥惊讶道,这家伙速度也好快啊。

    “公寓里的样板房,嘿嘿,我懒得装修,什么都有,我直接拿了行李就可以住了,昨天全部搞定,中午去我那边参观下如何?顶层复式,很不错的。”楚格林笑容满面,看来是很满意。

    “样板房?”欧阳玥一头黑线,这家伙比他们还懒,家具都不用买了。

    “是啊,就在那里,走过来十分钟,不过我懒,开车快点。”楚格林转身伸出手指点点人工湖对面的两栋三十层高楼中的其中一栋。

    范择文笑着摇头道:“学长,我很佩服你。”说完就拎袋子进去了。

    “我帮你包饺子,小玥,不会不欢迎我吧?”楚格林看着欧阳玥双目发亮。

    “不敢。”欧阳玥笑笑。

    楚格林高兴地走进铁门,东张西望,然后他忽然站住不动了,看着墙角的那两珠花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一副被雷劈中的表情。

    任云桀从里面拐着脚出来,看到欧阳玥和楚格林对立着道:“玥,你怎么下来了?”

    “啊,我听到外面汽车声就下来了,反正睡不着,咖啡好了?”欧阳玥讪笑,看看草丛里的两株花,感觉今天一定不是什么好日子。

    “他干什么?被点穴了?”任云桀见楚格林一动不动石化的样子有点好笑。

    “也许!”欧阳玥转身想回去,免得要给楚格林解释。

    “玥,这花谁扔的?”任云桀看到近距离的玫瑰花和康乃馨,然后对楚格林喊道,“喂,你发什么神经!乱扔花干什么?”

    楚格林浑身一抖,没回答任云桀,人已经朝墙角跑去,整个人忽然跪在那两珠蓝花前,无比虔诚地抚摸着。

    “咦,这花又是谁种的?”任云桀转头看看欧阳玥,他们走进走出开车子都没去注意墙角。

    欧阳玥苦笑,看看楚格林,脑袋开始疼了,然后伸手包住头。

    “玥,你快进去休息,头又疼了?”任云桀连忙扶住她,欧阳玥这回装也得装一下,那边的楚格林连忙回头跑过来道:“怎么回事,又疼了?我看看。”

    “进去再说!”任云桀脚伤着,走不快,楚格林一把搀扶住欧阳玥的手臂,本想逃跑的欧阳玥被他用力地一抓,立刻感觉无处可逃。

    “你们别紧张,我真没事,让我休息会吧。”欧阳玥被扶进客厅坐下来,任云桀连忙去拿豆浆给她道,“你先喝点,别肚子饿得头晕。”

    楚格林道:“我车子里有急救箱,帮你看看。”说完就站起来往外走。

    “学长,不用了,我早上刚包好的,你还是进来帮小文他们做早餐吧,我饿了。”欧阳玥赶紧阻止他。

    “拿进来再说,他好像也要看看,我可有好货的。”楚格林对她抛了个媚眼,跑出去了。

    任云桀浑身冰冷,看看欧阳玥,欧阳玥对他摇摇头,任云桀不说话,看看厨房,直接不进去了,坐在她身边伸手搂住她道:“这家伙对你感兴趣。”

    “毛毛,你再疑神疑鬼,我可生气了,你对自己没信心,好歹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欧阳玥翻白眼。

    任云桀连忙露出委屈之色,漂亮的眸子看看她瞪他的眼睛,嘴角一咧道:“我相信你,我去帮小文。”说完就站起来去厨房。

    欧阳玥抿下嘴,很是无奈。

    楚格林拿着一个白色的箱子跑进来,这箱子比别人的急救箱大得多。

    “小玥,那两珠花是我给你的两颗种子种出来的吗?”楚格林先问这个,其实他心里很肯定,因为那‘蓝漫金香’是他亲手配置出来的花种子,但花期是三个月,自己才给了她三天而已,这可能吗?

    “不是!”欧阳玥觉得她没有第二个答案,说完自己喝豆浆。

    “那叫什么花?好漂亮,和我配置的一种花很像。”楚格林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么婆妈,不直接说破,他感觉内心有种诡异的感觉。

    “是吗?其实我也不知道,对了,我把你给我的两粒种子掉了,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真不好意思。”欧阳玥讪笑。

    “没关系,回头我给你千年人参的种子。”楚格林突发奇想。

    “千年人参?有种子的吗?”欧阳玥瞪大眼。

    “当然有种子,不过千年人参是我自己配的,要种上六年才能长大。”楚格林笑起来,她这摸样真可爱。

    “六年?”欧阳玥扁扁嘴。

    “是啊,一般人参就需要六年,只不过我配置的千年人参,价值比较高,你想想看,六年产千年的人参,是不是很吓人?”楚格林眨下眼睛。

    “说得也是。”欧阳玥明白过来,“你真厉害啊,配种子就能发大财了。”

    楚格林摇摇头道:“我只在实验室里配置,不对外,只是有些病需要千年人参培元固本,所以我才想到自己配,你可知道配置的成本有多高?”

    欧阳玥摇摇头,但脑子里也不知怎么很兴奋,有种疯狂的想法正在慢慢冲击着她。

    “十万美元,而且只有十颗种子,还不一定每颗都成熟。”楚格林笑笑,正太可爱的脸让他看上去很萌,小可怜的模样。

    “好贵。”欧阳玥点点头,“你还有什么种子,千年灵芝?”

    “有,不过之前种的几颗都死了,损失不少,我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种子,你绝对没见过。”楚格林有点小得意。

    “哦?就像你实验室里那种古怪的植物?”欧阳玥很感兴趣。

    楚格林转头看看四周,再看看厨房,然后凑脑袋过去欧阳玥耳朵边嘀咕起来。

    任云桀从厨房边看出来就看到楚格林对欧阳玥的举动很暧昧,一张俊脸冷若冰霜,打蛋的盘子差点给他打飞,不过他尽力控制自己不冲去把楚格林直接扔出门外,玥一定会生气的。

    欧阳玥面色凝重,听着楚格林说天书一般说着某些奇奇怪怪的中药材,心里是越来越兴奋的。

    “总而言之,上古时期记载着,中药材分有毒和无毒,能配出各种神奇的药丸,遗留下来不少古书都有记载,我那里有几本,你要是有兴趣,我拿一本给你看看。”楚格林说完后脑袋离开,但目光还是看着欧阳玥那近距离更显细腻完美的肌肤。

    “有兴趣,你拿本给我看好了。”欧阳玥想都不想就道。

    “ok,那你能告诉我你是用什么方法,让那两颗种子三天就长大了?”楚格林饶了这么多歪,说了那么多秘密,无非是想套好关系。

    欧阳玥侧头盯着他,那双黑眸里有着好奇和惊讶,还有仰慕。

    “咳咳咳,你确定是你的种子?”欧阳玥心里又开始有点郁闷了。

    “我自己配置的种子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对了,我刚才还看了那玫瑰花和康乃馨,比一般的都来得漂亮,你是不是有什么神奇的能力啊。”楚格林兴奋道。

    “我不是妖怪!”欧阳玥立刻道。

    “怎么就成妖怪,有你这么漂亮的妖怪吗?”楚格林立刻纠正,一脸正经。

    欧阳玥看他的萌样立刻笑起来,忍不住伸手掐了他的俊脸一把,然后楚格林的脸就更萌了,让她感觉像个三岁的小宝宝。

    “我也很漂亮对吧?”楚格林却笑了,目光闪闪发亮。

    “你是可爱,很可爱,像小宝宝。哈哈。”欧阳玥放开他哈哈大笑。

    楚格林立刻憋屈道:“难道真这么小?我要整容!”

    “哈哈哈。”欧阳玥笑倒在沙发上。

    “玥,什么事这么好笑啊。”任云桀在厨房偷看,别说多气了,不过走出来已经挂上了僵硬的笑容。

    “他说他要整容,哈哈哈。”欧阳玥依旧笑。

    楚格林看看任云桀的脸继续道:“不如整成他这样吧,小玥你喜欢这样的对吧?”

    “你找死!”任云桀这下忍不住了,双眸立刻凌迟楚格林。

    “学长,你别纠结你的长相了,就娃娃脸嘛,人家想要娃娃脸都不成呢!”欧阳玥笑道,然后伸手拉任云桀过来坐在她身边,伸手摸摸他的膝盖道,“还疼吗?”

    “不疼了。”任云桀见她关心他,怒气又消,伸手紧紧地拉住她的一只手。

    “我帮你看看,我这里有药膏,药到病除!”楚格林不理会任云桀的敌意,因为他知道这家伙在欧阳玥面前不敢对他怎么样的。

    “不用了!”任云桀才不领情。

    “毛毛,看看嘛,我很想知道他的药膏有什么效果。”欧阳玥摇了摇他的肩膀,有点撒娇。

    任云桀立刻不说话了,欧阳玥见他同意,慢慢地把拆开他的纱布。

    等打开,欧阳玥才知道多严重,伤疤黑乎乎的,长长一条,正好在膝盖位置,有点深,还缝了线。

    “毛毛,你怎么没告诉我伤这么重?”欧阳玥顿时感觉一颗心都疼了。

    “这不算什么,你别担心,我不是好好的吗?”任云桀觉得自己对疼痛似乎不是那么敏感,疼是疼,但他能忍受。

    “还不算什么,你,?”欧阳玥的眼睛立刻泪汪汪了,想到他伤这么重,还抱她去医院,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掉下来。

    “玥,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任云桀见她哭,立刻吓得俊脸都白了,连忙手忙脚乱地想帮她擦眼泪,楚格林扁扁嘴,把茶几上的纸巾盒递过去。

    任云桀连忙抽了几张给欧阳玥擦眼泪道:“很没事的,不疼。”

    “不疼才怪!”欧阳玥有点气恼,他不用对她这么好,这能不疼吗?

    “咳咳咳,小玥,你别急,这伤能好的。”楚格林打开他的急救箱,里面都是瓶瓶罐罐,只见他拿出一排淡蓝色的液体,拿出棉签,蘸了下后对任云桀道,“你忍忍,可以让你不留伤痕。”说完没等任云桀点头就直接擦上去。

    “嘶!”任云桀立刻身体绷直,抽了口冷气,额头马上就见汗了。

    “学长,你这什么啊,疼死毛毛了!”欧阳玥急道,她是想着给他用银针灸灸就好了。

    “好了!”楚格林速度也快,那蓝色液体直接把伤痕上黑乎乎的吞没一样,立刻出现新肉层,让欧阳玥感觉像强酸物质。

    楚格林又拿出一片粉红色的液体道:“看着哦,很神奇。”说完得意一笑,再次用棉签蘸了给任云桀伤口上涂去。

    “这个不疼。”任云桀怕又疼,整个人都准备着,结果一点也不疼。

    “呵呵,就刚才那个比较疼,这些都是修复性的,一般我都不会给病人用,你是小玥的朋友,我才肯用的。”楚格林其实是想给欧阳玥看他的东西,很多神奇的东西是存在的,所以他也想知道欧阳玥的神奇之处,为何能这么快就能让种子开花,要是他可以的话,很多本来不可能做出来的东西,也许就有希望了,这对他来说该是如何得振奋人心。

    欧阳玥紧盯着任云桀的伤口,让她大出意外之外,伤口处的肉似乎和粉色液体合了起来,那里面的手术线慢慢融化掉,然后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慢慢地愈合。

    “这,这太神奇了。”这话是任云桀说的,他被吓到了,同时心里有种想法,这个家伙要是在他们身边,那么他们以后就不怕危险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配出来的,这东西只要拿出去,绝对能卖天价。”楚格林得意得像只孔雀。

    “成本呢?”欧阳玥立刻道。

    楚格林面色一垮道:“成本自然很贵,每一种药草都要培养多年,要买得话也是天价,所以一共也才这么一瓶。”

    “不会吧,才一瓶?”任云桀意外道。

    “喂,一瓶都几百万了,你以为我开银行的啊?”楚格林翻白眼,那样子好萌,让欧阳玥笑起来。

    “你像只小狗。”任云桀嘴角抽搐下后说了一句,因为连他都觉得这家伙的模样太可爱了。

    “喂,你骂人!”楚格林立刻委屈地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大笑起来道:“毛毛是说你可爱呢,毛毛,对吧?”欧阳玥揉揉他的头发。

    “男人长成这样还真是罪孽,我看你以后同性恋好了。”任云桀指导楚格林一条明路。

    “你才同性恋!”楚格林顿时跳起来,“老子可是纯爷们!”

    “好!就这样,这样才比较像男人。”任云桀指着他暴跳如雷的样子很严肃道。

    欧阳玥直接笑趴在沙发上,她的毛毛真是越来越人性化、越来越可爱了。

    楚格林有种被打败的感觉,心想着这个冷酷的家伙其实也不是什么好鸟,狡猾毒舌,自己以后得小心点,免得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题外话------

    坑爹的六一啊,带孩子的伤不起,码字到晚上2点才完成,又成熊猫了,呜呜。回笼觉再去睡会,白天还有好多事做,苦逼。

    求月票~争上榜,亲们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