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30章 他是神!

    范奇森低头看着她娇小温柔的样子,特别欧阳玥的耳朵都有点微微的泛红,粉粉的,很可爱,让他忽然有种男性的冲动,很想去吸吮一下那精致的小耳朵。

    范奇森意识到这点后,立刻眉心紧皱,自己怎么对她有这种离谱的想法,这女人一点也不符合他床伴的要求,这么小,他真怕一碰就捏碎了。

    “你是良家妇女吗?”范奇森声音放低。

    欧阳玥这才抬起头来看他,范奇森的五官很深刻粗矿,一看就是酷男,而且他浑身都散发着男人味,很吸引人,欧阳玥心想自己要不是看多了美男,这男人绝对会是个让女人心动的家伙,当然要以不能知道他的残暴为前提。

    范奇森的目光盯着欧阳玥的小脸,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不点而朱,越看越移不开视线,问题是他真得一直不觉得她是大美人,最多就是气质好而已,可现在他发现自己之前一定是眼拙了,她的美虽不是艳丽四射的那一种,而是精致清雅,细腻精美,就像她挑选的极品翡翠,让人越看越美,越看越移不开视线。

    “咳咳咳,我是学生,也是良好市民。”欧阳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感觉范奇森那研究她的目光让她觉得有点别扭。

    范奇森控制自己的失态,莞尔一笑道:“你是良好市民?听说你武功不错,打起人来也不含糊。”

    “那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家打你左脸,难道你还要给他打右脸吗?”欧阳玥耸下肩。

    “呵呵,欧阳玥,任云桀是你男朋友吗?”范奇森忽然转移了话题。

    欧阳玥一愣后,顿时俏脸绯红,就像一朵盛开的粉莲,再一次让范奇森惊叹,心想这女人以后会是怎样得惊人,怪不得自己弟弟对她会爱慕了。

    “是的。”欧阳玥吸口气点头。

    “这小子真好运,不过你才十八岁,谈恋爱是不是小点?”范奇森挑眉。

    欧阳玥斜睨他一眼道:“你也在意这个?”

    “呵呵,不过和你相处,实在看不出你才十八岁,你让人很惊讶。”范奇森笑笑。

    “是吗?能让范老大惊讶,我还真是荣幸。”欧阳玥俏皮一笑。

    正好这时舞曲完毕,范奇森看着她娇俏的样子,伸手揉揉她的脑袋笑道:“现在像十八岁了。”他的眸子里透露一种宠爱之色,欧阳玥觉得他似乎把她看成范择文的感觉。

    两人分开,欧阳玥刚想回任云桀那边去,身边立刻又来一个身影,欧阳玥抬头,居然是东方旭。

    “能赏脸跳一曲吗?我在这里不认识别的小姐了。”东方旭对她露出友善的笑容,伸出手来,彬彬有礼。

    欧阳玥一愣,然后看到那边的任云桀正看着她皱眉,似乎想走过来。

    刚转身的范奇森也一愣,随即笑道:“小丫头,你男人缘真不错啊。”

    欧阳玥心里紧张得要命,但被范奇森一逗,到是没那么紧张的,看看东方旭的笑容,吞了下口水,刚想伸出手来,李炎贝扑到面前,双手就拉住她的手道:“小玥玥,你刚答应第二首和我跳的,刚才都被范老大抢先,这次一定是我的!”说完对东方旭道,“东方先生,先来后到如何?”

    东方旭看他那着急的样子,很大方地笑笑道:“ok,欧阳小姐这么美丽动人,等也是值得的。”说完安静地走到酒水台边。欧阳玥注意到他的目光立刻朝和李利克搂抱在一起的伍蓝枫看去,然后拿起酒杯猛灌了一口。

    “小玥玥,要和你跳舞还真不容易!”李炎贝委屈地扁嘴。

    “可儿呢?”欧阳玥没看到丁可儿。

    “你别提那个女人了,有神经病!”李炎贝生气道。

    “啊!她怎么得罪你了,我觉得她人挺好的啊。”欧阳玥惊讶道,“你们刚才不是在跳舞吗?”

    “她是花痴啊!”李炎贝气呼呼道。

    欧阳玥一愣后,看着他那张生气的俊脸笑了出来道:“她喜欢你?”

    李炎贝翻个白眼,搂着欧阳玥的腰紧了紧,狭长的漂亮眸子看着她道:“我只喜欢小玥玥。”

    “你少来!”欧阳玥好笑地打了他肩膀一拳。

    “小玥玥,我认真的。”李炎贝很正经道,秋水凤目水波潋滟。

    欧阳玥头皮发麻,沉默一阵后扁扁嘴道:“大少爷,我有毛毛了。”

    “我就知道那死小子,近水楼台先得月!鄙视他!”李炎贝一张俊脸扭曲。

    欧阳玥笑了起来道:“被毛毛听到,又要揍你了。”

    “小玥玥,他有什么好的,个性冷漠,生性凶狠,以后你会吃亏的,不像我,我虽然不会打架,但是我会对你好的,起码我们两人吵架,只有你打我的份。”李炎贝露出滑稽的表情。

    欧阳玥轻笑起来道:“你别抹黑毛毛,没有人比他对我更好的,大少爷,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你这么老,我才不要相差这么大年纪的。”

    李炎贝顿时一张苦瓜脸道:“小玥玥,你这话真伤害我这颗火热的心了。”

    “冷却也好,对了,公司的事很忙吧,谢谢你。”欧阳玥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对于李炎贝的表白她压根就不觉得正经。

    “小玥玥,你太见外了,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嘛,我手下那帮人做事还不错,看到那些极品翡翠又更加疯狂了,你放心了,估计能在你生日的时候完全走上正轨。”李炎贝的脸上露出自信的光芒。

    “嗯,那就好,我不懂这些,就交给你,你要是有什么问题,问毛毛就好了。”欧阳玥点头道。

    “小玥玥,你就这么相信那小子?他家里到底是什么人?你完全了解他吗?”李炎贝悄悄地看了看那边的任云桀,然后目光被任云桀逮了个正着,那双眸子正冰冷不爽地看着他。

    李炎贝立刻讪笑,靠近欧阳玥道:“这家伙真是随时随地看着你,你就不觉得恐怖?”

    “呵呵,毛毛是关心我,我相信他。”欧阳玥却感觉很窝心,转头看看任云桀,露出温柔的笑容,任云桀的目光一下子就柔和下来。

    李炎贝知道自己被打败了。

    “哼,我是不会放弃的,小玥玥,你现在还小,没谈过恋爱,以后你就知道了,这家伙肯定不适合你,男人其实年纪大点比较好,会疼你的。”李炎贝还是不死心。

    欧阳玥嘴角直抽,一头黑线地看着他,李炎贝狡黠地对她抛了个媚眼。

    任云桀直接往他们走来,一曲都没完,欧阳玥连忙对李炎贝道:“我有点口渴了。”

    李炎贝拉着她去酒水席,看到任云桀杀人的眼光,连忙放开欧阳玥的手,对任云桀道:“臭小子,做人家男朋友别这么小气,小心小玥玥嫌你**!”说完就去拿了杯鸡尾酒一饮而尽。

    这时,江芸涓走到李炎贝身边说了几句,李炎贝微微皱眉,跟着她离开宴会厅。

    任云桀为欧阳玥拿了一杯果汁道:“这妖孽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啊,公司的事情。”欧阳玥看着他笑。

    “真的?”任云桀扁嘴,显然不相信。

    “呵呵,那你说他会说什么?”欧阳玥拉着他的手,毛毛扁嘴的样子真可爱。

    “妖孽当然是出幺蛾子。”任云桀低头看看她拉着他的雪白小手,身上的冷气息慢慢融化。

    这时,伍少华和东方旭又走过来了,欧阳玥郁闷,这种场合和伍少华她还真是不想打交道,看在李炎贝份上她也不能当场给他难看,但实在很讨厌他接近。

    “我们回去吧?”任云桀拉着她的手道。

    “嗯,我也想走,就是怎么不见可儿?”欧阳玥四处找丁可儿。

    “他爸爸把她叫去了,对了,她要追求大少爷。”任云桀说起这个想笑。

    “啊,原来是真的啊,怪不得大少爷那表情呢,不过可儿人真不错的,我到是挺乐意看到他们两人能交往。”欧阳玥笑起来。

    “所以我会把大少爷的资料给丁可儿一份。”任云桀嘴角勾出邪恶的笑容,说完拉着她就走,因为伍少华和东方旭越走越近了。

    “欧阳玥!”伍少华见他们要走,连忙跑上来,“这么快就走了?”

    欧阳玥只能转头微笑道:“我有点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

    东方旭笑道:“欧阳小姐还欠我一支舞。”说完伸出手来。

    任云桀冷淡道:“东方先生,不好意思,玥确实有点累了。”

    “毛毛,没事,跳完这首好了。”欧阳玥对任云桀看了一眼,然后把手伸向东方旭的手掌里,有些事情她必须问问清楚。

    东方旭带着欧阳玥滑入舞池,剩下伍少华和任云桀对立。

    伍少华洒脱一笑道:“听说你们在搞公司?搞得怎么样了?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

    任云桀冷冰冰地看着他良久才道:“能把你妹妹都算计上,你真狠。”

    伍少华哑然一笑道:“还不是拜你们所赐,不过你看看我妹妹和李利克门当户对,也算美事一桩。”

    “东方旭很失望吧?”任云桀眼睛比欧阳玥犀利得多,自然也不会错过东方旭之前那反常的态度。

    伍少华一愣道:“东方家族我们高攀不起,不过东方旭这个朋友确实不错。”

    “你可知道瀛洲你妹妹的事情?”任云桀挑眉道,他敢肯定伍少华不知道。

    “小枫在瀛洲的事情?什么事情?”伍少华的反应果然精彩。

    任云桀挑眉道:“不防去问问你妹妹。”说完转身就走。

    伍少华面色纠结,抬头寻找人群中自己的妹妹,然后快速走了过去。

    这边欧阳玥和修长的东方旭一起跳舞,欧阳玥有种错觉,似乎东方博弈又回来了,让她内心那种纠结和仇恨深深掠夺着她的淡定。

    “欧阳小姐似乎还对我有偏见,是因为你那位朋友吗?我看你哪位朋友一定和你关系不怎么好。”东方旭见她面色有点微白,笑了笑道。

    “确实有点不愉快,不过都过去了。”欧阳玥被他一说,连忙收回自己的仇恨,淡淡一笑。

    “也对,他都车祸死了,再多的恨也该消失了,看来我很倒霉,居然和他长得像。”东方旭幽默道。

    “东方先生,你家住在京市吧,还有什么人啊?”欧阳玥开始聊家常。

    “我家族人很多,但在京市的就我和我爷爷,不过我弟弟和妹妹快从国外回来了。”东方旭不隐瞒道。

    “你还有弟弟啊,叫什么名字啊,不会叫东方日吧?”欧阳玥尽量放松心情。

    “哈哈,当然不是,我弟弟叫东方博弈,很帅的小伙子哦。”东方旭的答案和任云桀给她的一样,却更让她心里刺痛。

    “你们东方家的基因都很好啦。东方先生做什么的啊?”欧阳玥继续问。

    “我嘛?我们家有家族企业,不过不是很大,我一般都很空。”东方旭笑笑,“你还是学生?”

    “是啊,我是中医大学生。”欧阳玥笑笑,“对了,你认识徐闵吗?”

    “徐闵!你认识那家伙?”东方旭吃惊道。

    欧阳玥点点头道:“徐大哥是个好人。”

    “这家伙刚回国不久,就认识你了,嘿!”东方旭感觉很神奇。

    “我们是在徐老的淘宝展上认识的,他帮了我不少忙,他提起过京市的四大家族,你们东方家族就是其中之一,感觉非常厉害,我很好奇呢。”欧阳玥笑道娇俏。

    “呵呵,他知道什么啊!”东方旭好笑地耸耸肩。

    “不是吧,徐大哥也很厉害的啊。”欧阳玥故意道。

    东方旭笑看她那双惊讶的明亮眼睛道:“我和徐闵虽然认识,但不是很熟悉,他们家虽然在京市地位卓越,但和四大家族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这不能比,也没法比。”

    “什么意思啊?”欧阳玥心里隐隐不安。

    “这个?”东方旭有点为难了。

    “说说看嘛,我真好奇啊,感觉很神秘似的。”欧阳玥撒娇了。

    “咳咳咳,这个,我只能说四大家族是站在徐闵那些高官背后的。”东方旭无奈地说道。

    “哇,这是不是说,四大家族其实是支持着高官政党,那你们怎么支持啊,财富人脉吗?”欧阳玥有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冲动。

    东方旭苦笑,看着欧阳玥道:“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说说你吧,怎么和伍少华对上了?他可是很强的对手。”

    “谁叫他做人卑鄙,我师傅被他们联合起来整到残废了,你说我能给他好看吗?”欧阳玥扁嘴。

    “呵呵,但你可知道伍少华可不是简单的人,可以说在我们这一辈中,他绝对是个厉害的人物,你可小心得不偿失啊,我觉得你们不如坐下来谈谈,也许能和解,共同发展也不错,何况我发现他对你很有好感。”东方旭淡淡地笑。

    “哼,他对我有好感?那是因为他想让我去他的云翔集团,我想我若不去的话,这家伙一定会想法设法除掉我,东方大哥,你比我大,我就这么叫你了,你可好好看着他点,要不然以后出什么事,我可不负责。”欧阳玥道。

    “哦?那我叫你小玥好了,你好像很自信,你觉得你和他有点斗吗?”东方旭对欧阳玥其实感觉不错的。

    “我没有,但我绝对也不是屈服的人,而且老天爷看着,恶人总有恶报的。”欧阳玥淡淡一笑,目光看到伍少华拉着伍蓝枫去了角落处,两人的面色似乎都不太好。

    “失陪一下。”东方旭忽然放开了欧阳玥,朝伍少华那边走去,欧阳玥立刻明了,这家伙怕伍蓝枫被她哥哥欺负吧。

    任云桀走过来搂住她,两人继续跳舞。

    “毛毛,你跟伍少华说了什么?”欧阳玥看着他嘴角那邪恶的笑容问道。

    “我让伍少华去问问伍蓝枫在瀛洲发生了什么事。”任云桀越搂越紧了,让欧阳玥感觉不太对劲。

    “毛毛,太紧了。”欧阳玥感觉两人的身体都贴在一起,自己的胸部摩擦到他的胸膛,让她心跳加快。

    任云桀却不放开,而是把脑袋凑到她耳边,低沉道:“我吃醋了,那么多男人找你跳舞,你是我的。”

    欧阳玥顿时无语,难道这就是吃醋的后果?

    双手慢慢地搂住他,脚步慢慢地移动着,感受着他的醋意,其实她也不想那么多男人找她跳舞的,所以此刻他们两的暧昧举动,显然告诉大家,他们是男女朋友。

    任云桀感受到她小手的力量,嘴角慢慢咧开,手臂更加搂紧,热灼的气息在她粉红色的耳朵边游荡着,引起了欧阳玥的一阵颤抖,而这时,舞曲也结束了。

    欧阳玥连忙推开他道:“回去了啦!”说完不敢看他,转身找方老告别。

    “小玥!”丁可儿忽然从哪里冒出来拉她。

    “可儿,你去哪里了?”欧阳玥被她吓一跳,“我们要走了。”

    “哎呀,我被我爸拉去教育啊,老人家是越来越啰嗦了,你们要走了啊,那我也走,这里不好玩,我们去吃宵夜如何?”丁可儿立刻双目放光。

    “你不去找李炎贝吗?”任云桀皱眉。

    丁可儿翻了个白眼道:“追求要有计划,他现在讨厌我。”

    “你怎么就让他这么快讨厌你了?”欧阳玥笑出来。

    丁可儿搂住她的肩膀道:“讨厌也是一种情感,总比无视好,不是冤家不聚头。”

    “你很有信心啊?”欧阳玥掩嘴笑着。

    “那是,我是不死不休的,你不会吃醋吧?”丁可儿立马睁大眼睛看她道,“要是你的,我绝对不碰。”说着还看看任云桀。

    “当然不是!你追他我会很高兴的。”欧阳玥觉得她要是李炎贝成一对,那绝对是轰天动地的。

    任云桀没好气地道:“你最好动作快点。”

    丁可儿抿嘴一笑道:“你怕他追小玥啊,放心,他是我的了!走吧,吃宵夜去,我请客哦!”

    “可儿,今晚不了,我有点累,下次吧,电话联系好了。”欧阳玥今天出门一天确实很想回家,特别还惦记着家里那只神鼎,不知道有没有帮她生出宝贝来。

    “那好吧,你们路上小心点,我明日给你电话,要不你来巴黎春天找我也行。”丁可儿也不强人所难。

    “好的。”欧阳玥点点头,和任云桀跟方老打声招呼后直接离开,连李云河那边也没去打招呼,只是让任云桀发条信息给李炎贝。

    直下电梯到地下停车场,时间是晚上十点不到,这个时候停车场里静悄悄的,车库都是高级轿车,这一层正是宴会宾客停放汽车的地方。

    欧阳玥看到李炎贝的红色跑车微微一笑,想到了丁可儿就问任云桀道:“毛毛,你觉得他们有希望吗?”

    “不知道,反正是好事。”任云桀挑眉,手里的钥匙遥控一按,车库里响起滴滴的两声,欧阳玥看到他们的车停放的位置。

    但是她却被隔了一个车位的一辆银色奔驰跑车吸引住了,不是因为车子特别,而是因为前盖上居然喷了一团火焰的图案,张牙舞爪的,不知道为何给她一种火烧火燎的感觉,然后她发现他的手镯开始烫了起来。

    太过意外,她顿时吃惊地张大嘴巴,难道这车场里还有她需要的十二生肖球体不成?

    第一反应就是凝目朝那银色轿车里看去,透视眼直接穿透,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人,一个把驾驶位置放倒,躺在上面的男人,她的方位看不到脸面,只看到这个男人裤子和衣服都是银白色的,淡淡的丝质布料,看着就一种清凉感。

    欧阳玥并没有透视进他的身体,因为那男人的姿势是双腿张开的,要透视过去就有点猥琐了。

    “玥,你看什么?”任云桀见她盯着那台古怪的轿车道,“这图案很好看吗?你喜欢我们也可以去喷一个。”任云桀以为她喜欢那图案,不过那图案给他的感觉也很奇特,感觉会喷这种图案的人一定很热爱生活,而且应该很骚包,喜欢耍威风,到是有点像李炎贝的风格。

    “毛毛,过去看看。”欧阳玥的手腕处越来越烫,让她知道她需要的东西一定在这车上,而她扫描了整台车包括四周边角,墙壁,隔壁的车子都没有任何目标。

    “怎么了?”任云桀好奇道,但欧阳玥已经自己走了过去,他只好跟上。

    “里面有人在。”欧阳玥对他说了声。

    任云桀一愣后,立刻抢在她前面,从前面玻璃看进去,哪里有人啊?

    “没有啊?”任云桀摇摇头道。

    欧阳月大吃一惊,连忙跑过来,往玻璃里一看,人呢?那个穿银白色衣裤的男人呢?怎么不见了?欧阳玥这一下非同小可,难道她见鬼了不成?

    “我刚才明明看到有个男人在睡觉的,怎么没有了?我不可能眼花的!”欧阳玥顿时透视眼搜索起来,但那个人确实不见了,而且她的手腕处的热度正在慢慢消失。

    任云桀走到车子的侧面再望进去,甚至于敲了敲窗户,然后很同情地对欧阳玥道:“玥,真得没人,你是不是太累了?”

    “毛毛,我?”欧阳玥发现这个情况还真不好狡辩。

    “没事,也许看错了,走吧,回去好好休息。”任云桀连忙走过去搂住她的肩膀走向他们的车子。

    突然间,欧阳玥猛然一个转身,目光直接透视,任云桀被她吓一跳。

    但欧阳玥却面色一下子刷白如纸,她看了什么了?自己一定是眼花,绝对眼花,因为她居然看到三个车位后,银白色的衣衫很快隐没在空气中,她没看到人,只是一块衣角,就像有人在空气里开了道门走进去,还留着衣角没进门的感觉,然后那衣角又被拉了进去,一片空白,还是什么都没有,只是空气。

    “玥!?”任云桀被她吓得面色也有点难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是什么都没有,但她为何会吓成这样。

    “谁!出来!别装神弄鬼!我看到你了,穿一套银白色衣服!”欧阳玥厉声对着那边喝道。

    没有任何回答的声音,感觉场面有种诡异,特别现在的时间,车库里灯光本来就不亮,这一出让人感觉汗毛竖立。

    “玥,还是快走吧,人吓人,吓死人的。”任云桀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欧阳玥就走。

    “毛毛,我真看见了,不会错的!”欧阳玥不知道为何自己的透视眼找不到那个男人,但她相信自己是真得看见了。

    “我知道,但人家不出来,我们还是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任云桀打开车门,就把她塞进车里,自己快速上驾驶室发动车子。

    欧阳玥不信邪,转头看着银色车子这一边的窗外,忽然,她又看到了,那个男人又躺在了汽车里的驾驶室里。

    这一次欧阳玥没有任何顾忌地直接透视进他的衣服里面,确定是个身材不错的男人,肌肉的纹理很完美,只不过他胸前的那抹让欧阳玥脸红的朱果上居然穿透悬挂着一颗银色的小珠子,珠子只有一粒黄豆那么大,闪着银光,她看不太清楚,但她直觉这也许就是自己要找的十二珠子中的其中一颗,因为他身上没有其他圆形的物件,只不过这家伙什么人来的,居然有这种重口味的爱好?

    立刻凝目看向他口袋里的身份证,但还没来得及看,那个男人就在她视线里不见了,像撕裂了空气一般直接消失在空气之外,让她透视不到了。

    欧阳玥此刻的心情用震惊已经无法形容了,自己有异能是奇迹诡异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今晚的事情比她的还诡异,那个男人居然会隐身,难道也是一种异能?

    “玥?”任云桀车子已经开出去,但见欧阳玥额头汗水溢出,唇都变成白色话瑟瑟发抖,就觉得一定是出事了,只是真得有人在吗?

    “嘶!”紧急的刹车声无比刺耳,欧阳玥的脑袋‘咚’的一声撞在了前方玻璃上,额头立刻鲜血溢出,在她目光开始变得迷离时,看到车子前面站着一个男人,穿得正是银白色的宽松套衫,还来不及多看,欧阳玥就陷入了昏迷。

    任云桀也没好多少,驾驶盘的气囊弹出,打得他脸和胸口都生疼,脑袋发晕,下半身被卡住动不了,一只手臂在刚才紧急刹车中伸过去挡住欧阳玥的胸口,让欧阳玥免遭飞出去的厄运,但他手臂也疼得厉害,欧阳玥这边的气囊没有弹开,任云桀见她额头在流血焦急无比,而他自己卡住了动不了,只能先急忙用手掌按住她额头的伤口。

    双目如千年冰山一般射向车子外的男人,他心里震惊,欧阳玥说得显然是真的,这个男人一直在,而且看来不是什么好人,也许是名杀手,是有人派他来杀他们的,自己刚才不应该踩煞车,而应该撞死他。

    看着那个不像真人的男人走过来,任云桀一只手立刻摸向腰间,扣住那把飞刀时刻准备着,他绝不对让他伤害玥!

    “你们没事吧?我送你们去医院吧,真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外面的男人声音很平静但却很清越就像山涧流淌的泉水,让人能自然放下敌意。

    任云桀却不放松,目光冷冽地盯着他,那男人走向欧阳玥这边的车门道:“她好像伤得不轻,快点送医院吧!”

    “别动!”任云桀见他拉门顿时大叫一声,“打电话报警!”

    那男人哑然一笑,双手一摊道:“报警?这么晚了,等警察来,你这女朋友可能流血致死了。”

    任云桀脚下使劲扭动,但卡得很深,一动就疼到心里,立刻道:“你过来把我拉出来,再去医院!”

    那男人耸耸肩,转到这边,打开任云桀的车门,就见任云桀这边车子变形,这男人的裤子上已经鲜血都沁了出来,但他却感觉没事一样,让银衣男子挑了下眉,这个男人很不简单,但让他更感兴趣的是这个女人。

    伸手帮他退后车座位置,慢慢地任云桀终于脚能动了,但疼得他额头滴汗。

    “叫救护车!”任云桀一能动,立刻下车,虽然脚上还在流血,但他已经拐着脚快速到欧阳玥这边,把欧阳玥从车子里抱下来。

    “直接上我的车,送你们去医院,这样还快点!”那男人立刻道。

    任云桀一想也对,但对这个男人还是有点顾忌,他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突然出现在他车子前面的,但想到欧阳玥的话,他就觉得后背发凉,但他一直不太相信鬼神之说,所以压制住内心的不安,现在去医院最重要。

    上了银色跑车,车子很快就驶出车库,直奔附近的医院。

    车子后座,任云桀不停地叫唤着欧阳玥,焦急无比,完全不去理会前面的男人。

    “你不用急,她没事的。”前面的银衣男人说话道。

    “你他妈的没事站我车子前面干什么!”任云桀火气直线上飚。

    “咳咳,我本来就在那里,是你看着另一边没看到我,我想躲的,可以来不及。”那男人语气里有点无辜。

    “你他妈的,早该撞死你!”任云桀气急败坏。

    “年轻人,火气太大啊。”银衣男子依旧淡然,那种感觉有点虚无缥缈之感。

    “你他妈闭嘴!”任云桀要不是抱着欧阳玥,这会儿一定去拧了他脑袋,“开快点!”

    前面的男人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风轻云淡,一点也不为任云桀的话所威胁。

    欧阳玥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晕眩,看到一片蓝色的布帘子,然后看到坐在床边握着她手的任云桀。

    “毛毛。”欧阳玥想挣扎着起来。

    “玥!”任云桀立刻跳起来就叫,“医生!医生!”

    欧阳玥见他的裤子只有一只脚管,另一只脚管已经被剪掉了,膝盖处缠绕着白色的绷带,还有血迹在上面,斑斑点点的,他的手臂上也缠着绷带,这一幕让她想起了车库里的情况,不禁伸出手来摸向自己的额头。

    “玥,你感觉怎么样?疼吗?”任云桀双手包围着她的小手,满眼的惊慌。

    “毛毛,我没事,你别急,这里是医院?你怎么样?”欧阳玥肯定道,话落,一个大夫就冲了进来,帮欧阳玥检查,看她的眼睛,舌头,然后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撞了脑袋,有没有后遗症还不知道。”

    “我没事,谢谢医生,他怎么样了?”欧阳玥问毛毛的伤。

    “玥,我没事,你吓死我了。”任云桀连忙道。

    “你男朋友很厉害,伤那么重还抱着你一路跑来,也不怕脚废了,以后开车小心点,暂时没事,多养伤。”医生叹气口走人。

    “毛毛。”欧阳玥感动得鼻子发酸,可以想象他对自己的紧张。

    “对了,那个混蛋在外面,你要不要见见。”任云桀忽然道。

    “谁?”欧阳玥不解道。

    “我们差点撞到的那个混蛋啊,穿银色丝绸服的那个家伙。”任云桀具体形容道。

    欧阳玥顿时面色刷白道:“他还没走?”

    “没有,他开车送我们过来的,说医院药水不好闻,现在在院子里,说你醒了叫他,他要向你道歉。”任云桀气恼道,“我真想杀了那家伙!神出鬼没的,害你成这样。”

    “毛毛,你千万别乱来,那个人有古怪。”欧阳玥相信自己不会看花眼,而且她都有异能,为什么别人就没有呢?可能这也是人家的异能呢?

    “你是说之前你看到他在车上后来不见的事吗?”任云桀问道。

    “嗯,他很古怪,我不会看错的。”欧阳玥觉得他能隐藏到自己的透视线都看不到的话,那就不是一般的人类了。

    “他说他速度快,你眼花了。”任云桀笑笑。

    欧阳玥很严肃地看着他,任云桀的笑容慢慢消失,薄唇微张道:“你真没眼花?”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眼花了?”欧阳玥白他一眼。

    任云桀转过头去看看外面,又转回来看她道:“他是不是有轻功什么?或者是忍者?”

    “那也没这么快吧,忍者能隐形吗?隐到哪里去?”欧阳玥对忍者不熟悉。

    “什么隐形,只是障眼法,高手还是能找到的。”任云桀想都不想回答,然后他自问,自己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欧阳玥一听,就更加确定那家伙不是什么忍者,一定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忽然她的手腕处又烫起来了,欧阳玥连忙抬头,心想一定是那家伙来了,但结果她看来看去都没看到人,透视出帘布,只有护士医生,还是没那个人,但她手上的链子却越来越烫了。

    “玥,你想怎么做?”任云桀看着她道。

    欧阳玥立马竖起手指,让他别说话,然后道:“你去叫他进来吧。”

    任云桀点点头站起身,脚有点不方便地拐着走出去,欧阳玥又感觉手上的热度快速消散,她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她现在敢肯定那个家伙不是人,刚才他就在床边。

    不一会儿,任云桀进来了,让开身位,欧阳玥看到了他身后的男人。

    欧阳玥目瞪口呆,这是一个俊美的让人难言难描的男子,年纪大约二十五六岁,一米八的身材,一身银白色的宽松丝质套装,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却该死得契合,似乎他天生就该穿这种类型的衣服似的,一头清爽的短发中挑染了大部分的银白色,像暗夜中那一道道闪亮的银河,让人印象深刻。

    精致的五官完美到看不真切,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肌色玉盈,唇红齿白,日光灯下,一双眼眸宛如雪上之上的两股清泉,淡然通透,似乎看破了世间的红尘三千,风轻云淡,看向她时,眼中又倏忽蒙上一层轻烟似的,幽远无边。

    他踏步进来的速度似乎很缓慢,优雅得犹如地上铺满了柔软雅致的莲花,如仙似飘,带着不染凡尘的高贵和神圣,让人有种想要膜拜的冲动。

    欧阳玥只觉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神仙美男,缥缈而遥远,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她眼前,打破了她内心一直觉得这家伙不是人的想法,不,他确实不是人,因为他是神!

    ------题外话------

    超级美男出现!六一快乐哈~

    恭喜亲爱的‘潇湘爱你’升级为本文的贡士,扑倒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