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7章 想亲一口

    欧阳玥有点尴尬,不过毛毛的性格她多少有点了解,他不喜欢楚格林,不好意思地对看着自己手尴尬的楚格林道:“学长,真不好意思,云桀就是这种性格,熟悉就好,我们去吃饭吧,学长,你跟着我们车就好。”

    “好的,不过你们这么多人坐得不舒服,我看两位美女跟坐我车吧,让我也拉风一回。”楚格林对许梅雁和张璐璐露出友善的笑容。

    “好啊,学长的车好酷啊!”许梅雁立刻拉着张璐璐上车了,张璐璐有点难为情,不过有许梅雁在,她只有坐着就成了。

    欧阳玥笑着点头,和范择文上了任云桀的车。

    车上,范择文第一句话就道:“小玥,这楚格林不是好东西,你可千万别和他走那么近。”

    “啊,为什么?”欧阳玥惊讶于范择文的语气,似乎有点烦躁。

    “他刚才说要追求你,我看他让许梅雁和张璐璐上他车,一定是打听你的事情,这家伙还说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范择文气恼道,“他不是才认识你吗?怎么这么?”

    欧阳玥轻笑起来道:“小文,你别听他的,这个人外国呆了十年,生活习惯跟我们都不一样,说话也很直爽,他是开玩笑的啦,我告诉她我有男朋友了。”

    欧阳玥说完这句话,朝任云桀看了看,任云桀嘴角立刻勾起好看的笑容,让欧阳玥翻了个白眼。

    “问题他说女人有人追是说明有能力有魅力,更值得他追,我看他可能认真的。”范择文扁扁嘴,看看任云桀。

    “那就随他好了,追是他的事,我不给他追是我的事。”欧阳玥笑着摇摇头。

    “玥不会喜欢这种男人的。”任云桀下了定义。

    “为什么?”范择文很好奇道。

    “玥不喜欢这么招摇的男人,只是同情他,玥,你是不是把他当小杰看?”任云桀目光朝微笑的欧阳玥看了下。

    “嘿嘿,还是你了解我,他是单亲,这边没有朋友,既然他让我进了他的私人实验室,以后还会教我中医药理,我也该回报一下的。”欧阳玥抿下嘴。

    任云桀无声地笑了,虽然他心底还是有点不舒坦。

    范择文这次咂巴下嘴道:“小玥,你说他会不会让我也进去?”

    “呃,你也想学中医?他现在好像就研究这个,之前是研究西医的。”欧阳玥惊讶道。

    “我可以监督他。”范择文面色严肃道。

    “等下吃饭的时候可以问问他。”任云桀立刻道,他完全同意,要不然楚格林和欧阳玥两个人在实验室,被那小子有机可趁可不好了。

    欧阳玥张大嘴巴看着两个达成共识的男人,无语地摇摇头道:“我想没这么容易的。”

    “我有心脏病,他若是能中医医治我,我这个实验对象可是免费的。”范择文得意一笑。

    “小文!你还把自己当试验品不成!”欧阳玥郁闷地翻白眼。

    “不是有你在吗?若是能治好我也是件好事啊。”范择文其实是想和欧阳玥多相处,毕竟在学校不在一个班,相处的时间也不多。

    “这话不错。”任云桀又同意了。

    “小文,你最近心脏又不舒服吗?”欧阳玥到是担心起来。

    范择文看着她关心的脸摇摇头道:“没有,挺好的,只是我知道我是先天性的,没那么容易治疗。”

    “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欧阳玥一个星期给他针灸一次或者两次,这段时间她发现范择文脸色好多了,但楚格林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病症,只说明他还是很危险的,她不知道能帮他治疗到什么程度,但她会尽力的。

    “小玥,你跟他说说吧,也许我以后能找出一种方法医治自己呢。”范择文恳求道。

    “这个,我问问吧。”欧阳玥心里一动,也许楚格林这个天才真得会对这种病有研究也不一定。

    范择文立刻笑了,欧阳玥抬头看向后面跟着的跑车,楚格林在前面开车,两个女人坐在后面,似乎聊得不错,都笑呵呵的。

    两辆好车转入红房子前面的大型停车场,六点钟正是吃饭时间,这里又是旺区,人来车往非常热闹。

    大家下车,楚格林摘下了墨镜笑眯眯地走过来道:“欧阳玥,你订了位吗?这里很旺的。”

    “嗯,走吧,订好了。”欧阳玥看着他那张脸就想笑,怎么有这么像洋娃娃的男人脸呢?范择文虽然也很可爱,但是属于那种小巧男人腼腆的可爱,欧阳杰是婴儿肥的可爱,而这个人是五官配合在一起,看上去就像给人蹂躏的那种可爱,简单一个字就是长得很萌,萌得让人感觉不到他是大男人,就像小正太似的,让人有种极度想要蹂躏他的冲动。

    任云桀双目盯着他那张娃娃脸,然后俊脸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最后一转身,快步跟上欧阳玥。

    欧阳玥侧头看看他那张紧绷的俊脸,知道他很想笑,不过她也笑了,只是后面的人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vip的包房内,任云桀负责点菜,其他人坐下来聊天,许梅雁和张璐璐坐在一起看着楚格林那张萌脸都在笑。

    楚格林知道她们笑什么,无辜地双手一摊道:“好吧,长成这样不是我的错,你们想笑就笑,不过我要申明,我已经二十岁,是百分百的真男人。”

    “哈哈哈哈。”一帮人顿时不客气地笑得东倒西歪,楚格林的脸更苦了,但表情丰富意味着更加萌,许梅雁都有冲上去掐他的冲动了。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戴墨镜了,你像我邻居家那个五岁的小弟弟。”范择文也笑得快乐。

    “我正想着整容。”楚格林嘴巴一扁,很正经地道。

    “啊,为什么?不要整啊,虽然看上去是娃娃脸,但不能否认你是美男啊!而且你想过你五十岁的时候,这张脸才二十岁的样子吗?别人可是求也求不来的。”许梅雁边笑边说。

    “人家告诉过我了,所以我没有女朋友,她们怕自己老了我还年轻。”楚格林的表情苦得不能再苦。

    “哈哈哈。”大家又笑开了。

    张璐璐一本正经地道:“这话确实不错,是我也不想找个娃娃脸的男朋友,我三十岁的时候,他二十岁,人家还以为我老牛吃嫩草。”

    “哈哈哈。”大家又笑成一团,欧阳玥笑得肚子都疼了,原来楚格林苦逼在这里。

    任云桀进来看她们笑成一团,不知道什么事,不过看看楚格林那张脸,他也觉得很有喜感。

    “咳咳咳,学长,你是医学天才,我的先天性心脏病有得治吗?”范择文笑问楚格林。

    楚格林一愣,黑曜石般的眸子立刻有一瞬间的犹豫,看着范择文露出一些同情之色。

    “没治对吗?”范择文苦笑一下。

    “先天性的要治好是不可能的,不过你也别泄气,总有办法能延长生命的。”楚格林看着他道。

    范择文则笑了笑道:“嗯,学长有没有想要研究一下先天性心脏病?”

    “这个,我研究过一段时间,最后放弃了。”楚格林有点尴尬,放弃是因为他知道没得救,这种病人随时随地有可能受到刺激而离开。

    欧阳玥皱眉道:“可不可能研究什么药,能延长呢?”

    “对啊,国外的一医生说我只能活到二十岁。”范择文脸色露出忧伤。

    大家都愣住,许梅雁和张璐璐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感觉好残忍,好在范择文似乎接受能力挺强的。

    “你们别这表情,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认识你们我很开心。”范择文挠挠头。

    “小文,你会没事的,我答应你哥哥怎么也会给你过二十岁的生日的。”欧阳玥眼睛里都有点湿润了。

    楚格林目光转向欧阳玥,露出深深的迷惑之色,最后还是很同情地看看范择文,对欧阳玥摇摇头道:“要是能治,我当初就不会放弃了。”

    “学长,那能不能让我加入你们的研究实验室?我想为自己争取时间。”范择文看着他很真诚地道。

    楚格林愣住,最后不忍拒绝一个想要自救的学弟,点点头道:“可以,也许我能让你过得舒服点。”

    “谢谢学长。”范择文立刻兴奋地看向欧阳玥,欧阳玥嘴角拉了拉,怎么都觉得这个话题很沉重,看着范择文,感觉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他的病,可她能了解那种内心的恐惧。

    “好了,大家不说这个了,说说今天的bbs吧,小玥又称了风云人物。”许梅雁绝对是个会搞气氛的人。

    “是啊,那帮人真讨厌,什么都拿来编造。”范择文立刻面露不爽。

    欧阳玥淡笑道:“你不去理睬就好,八卦总是会随着新八卦的出现而消失的。”

    “就你淡定!我们看了都生气!”许梅雁立刻没好气道。

    楚格林不解道:“这次是什么事情?我还没有空上去看,不过上次欧阳玥救他的那段视频到是很精彩,特别是导师的表情,让我愉快了好一阵子。”

    大家愣住,然后又笑了起来,原来这家伙也是幸灾乐祸的主。

    “那导师被大家批死了,他都没脸见人,好在小玥救醒了范择文,要不然这导师还不知道吓成什么样。”张璐璐也聊起来。

    “这次都是你不好,你那车子太招摇了,载着小玥出校门都被人拍到,都说小玥又吊了金龟婿了。”许梅雁看看不说话的任云桀。

    “哦?这么快?”楚格林愉快地笑起来。

    “喂,你不会故意的吧,听说你好像回来一阵子,都是从后门进出的,这次为何走前门?”范择文想了下道。

    “学弟,你别乱说,前门离医院近,当时的手术很紧迫,我想着时间正好是大家上课的时间,哪会想到这也有人蹲点守候的,我可不知道欧阳玥在学校这么出名的。”楚格林一脸无辜。

    欧阳玥摇摇头轻笑道:“多一事不多,少一事不少,早晚也是会登出来的。”

    这时,服务员开始上菜,大家来时边吃边聊,一顿饭除了任云桀没说几句话外,大家聊得很不错,特别楚格林为人很幽默,常常惹得三个女人笑得东倒西歪。

    饭后,先送许梅雁和张璐璐回学校,然后欧阳玥带着楚格林回星湖湾。

    楚格林来到星湖湾立刻就惊叫起来道:“欧阳玥,你住这里?你家很有钱啊!”

    欧阳玥立刻嘴角抽了抽,没有回答。

    “小玥赚钱很厉害的,你别以为她就是一个大一学生。”范择文鄙视他。

    “哇,真的吗?欧阳玥,你还做什么的,你真是太神奇了。”楚格林双目看着她闪闪发亮。

    任云桀直接拉住了欧阳玥的手冷冷道:“你要买不起可以买其他地方。”

    “毛毛。”欧阳玥看看任云桀,这家伙又在吃醋了。

    任云桀立刻低头扁嘴,一副可怜样,欧阳玥知道他装,但却是不舍得说他,只能掐了他一把。

    “咳咳咳,这里很贵吗?”楚格林已经开始习惯任云桀的冷漠,看着他拉住欧阳玥的手,眉毛挑了挑。

    “公寓应该不贵,别墅稍微贵点,你想买什么呢,好像空房不多了。”欧阳玥才不会觉得他没钱,没钱能开这么骚包的车子。

    “你住哪里呢?你家附近有空的吗?”楚格林立刻道。

    “学长,你不用粘小玥这么紧吧?”范择文没好气道。

    “近点方便联络感情,我们以后可是在同一个实验室的。”楚格林借口很强大。

    “没有!”任云桀冷冷地一声。

    “确实没有。”范择文也道。

    楚格林耸耸肩道:“那看看其他的,反正有车,方便去你家蹭饭。”

    任云桀立刻转头目光不敢相信地看欧阳玥,欧阳玥连忙摇头。

    “学长,我们家没人做饭的,你请个阿姨不就好了?”范择文也气闷,这家伙简直是个厚脸皮。

    “哦?范同学也住欧阳玥这里?我还以为任同学和欧阳玥是同居的,那样就更方便了,我会做饭,而且手艺一流。”楚格林对欧阳玥露出大大的笑容,疑惑完全解除了,这小姑娘绝对是个好姑娘。

    “你会做饭?”范择文惊叫起来。

    “是啊,我在国外一个人,当然是自己煮饭啊,要是你们给我蹭饭,我就做饭给你们吃,而且我会做很多国家的菜哦,你们绝对有口福。”楚格林推销自己。

    范择文看看任云桀,欧阳玥也看着任云桀,谁都知道任云桀讨厌做饭,虽然每天他都会为欧阳玥做饭,但他讨厌做给其他人吃,所以李炎贝回来的时候,他绝对不进厨房。

    “学长,我家有五个人的。”欧阳玥把徐闵、李炎贝都算上,要做六个人的饭可不是容易的事。

    “so?”楚格林不懂,“我也能住进来?那我就不用买房子了。”

    “做梦!”任云桀差点被这家伙直接气死。

    “我家没空房了,你要过来蹭饭可以,每次你来做,是六人份的。”范择文挑眉道。

    “ok,没问题,人多热闹,我就怕一个人孤单,成交!”楚格林很爽快地答应。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然后露出苦笑,任云桀浑身笼罩着冷气,双目冰冷地看着已经对他冷冰冰态度免疫的楚格林。

    夜晚,欧阳玥和任云桀健身后各自回房间,忽然手机响了下,她拿出手机一看是信息,是楚格林发来的,上面写着:“漂亮学妹,别忘了送你的种子。”

    欧阳玥这才记起来包里那两颗种子,连忙拿出来,先往床边的黑色三角圆顶,也就是那只神鼎里面一放,想着吹干头发就去种在花园里。

    等她吹好头发,正好任云桀来敲门,让她下去吃宵夜,欧阳玥就直接把种子忘记了。

    “毛毛,你不用每晚都做宵夜的。”欧阳玥坐在他身边,他的头发还是湿露露的,像只卷毛狗狗,很可爱的样子。

    “我喜欢做给你吃。”任云桀其实更喜欢两个人这个时候在一起说说话,欧阳玥白天要上学,下课大家一起吃晚饭,晚饭后又是游泳、锻炼什么的,两人都没有好好说话的时间,所以夜宵就成了任云桀最喜欢的时候。

    “毛毛真好。”欧阳玥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玥,你在学校是不是很多人追你?”任云桀立刻换上一张委屈的脸,深褐色的眸子里都是委屈。

    “呃,没有啦,bbs上都是乱写的。”欧阳玥见他这模样就知道他一定有话要说了。

    任云桀扁扁嘴道:“你会不会喜欢楚格林?”

    “毛毛,你又胡思乱想了,你觉得我会喜欢他吗?不过我觉得他会是个不错的朋友。”欧阳玥白了他一眼。

    “可是他喜欢你。”任云桀嘟嘴,一脸的可爱,让欧阳玥不得不伸手去揉乱他的卷发,而任云桀看着她近距离的小脸,眸子更加深邃了。

    “要是他喜欢我,我就必须喜欢他,那我不是很多男朋友?”欧阳玥笑道。

    任云桀的目光停留在欧阳玥那粉色的小嘴上,也不说话,欧阳玥一看不对,这气氛有点暧昧了,立刻脸热地道:“毛毛,你别乱想,快点吃啦。”

    “我就是乱想嘛,那么多男人喜欢你,我害怕。”任云桀嘟嘴撒娇,这样子可是欧阳玥没见过的。

    欧阳玥愣住了,毛毛今晚不太对劲,大概是受楚格林的刺激多了。

    “毛毛。”欧阳玥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看着他眼中的委屈有点心疼。

    “我做你男朋友好不好?”任云桀眸子眨巴几下,恳求地看着她,“我知道自己失忆,不过我看到别的男人对你好,我就害怕,玥,我想做你男朋友,这样,至少他们知道你名花有主了。”

    “他们本来就认为你是我男朋友啊。”欧阳玥一颗心跳得厉害。

    “可你不承认啊,玥,你不喜欢我对吗?”任云桀眼睛里都是害怕之色。

    欧阳玥小脸绯红,谁知道吃了宵夜还能吃出暧昧来的,这家伙这次好像是铁了心了。

    “我没有不喜欢你,要不喜欢你,我会和你住一起吗?我只是觉得我们都还小,我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不想这么早恋爱,我说过若是我想恋爱的时候,第一个考虑你成了吧?”欧阳玥不想和他之间有隔膜,所以再次亲昵地摸摸他的头发。

    “现在说不行吗?你一个人在学校我不放心。”任云桀依旧嘟嘴。

    “不是还有小文吗?”欧阳玥好笑道。

    “他也喜欢你。”任云桀抓住她的双手,忽然很低沉道,“玥,我恢复记忆也一定会记得你的,我保证。”

    欧阳玥看着他双眸那动人的光芒,内心很感动,其实她知道自己也是喜欢毛毛的,只是很怕以后受伤,虽然他现在是真心喜欢自己,不会像东方博弈那样只是接近她,但万一他恢复记忆不喜欢她了怎么办?到时候自己一定会伤得体无完肤。

    “玥,我们可以慢慢交往好不好,我只想确定下来,不想给其他男人机会,我会等你长大的。”任云桀握住她的双手,送到自己嘴边亲了亲。

    欧阳玥的手像被火烫了下,吓得连忙缩回,然后惊慌道:“我吃饱了,上楼了。”说完就转身跑上楼去。

    任云桀顿时无比失落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香气扑鼻的鱼片粥也变得索然无味。

    欧阳玥回房间关上房门,伸手拍拍自己的胸口,想着任云桀今晚实在有点吓到她了,可自己不想以后受伤害啊,只是自己前世发生的事情无法跟他说。

    透视出去,发现任云桀像呆了一样坐在餐桌前一动不动,一张俊脸上都是失落和伤心,她知道自己伤到他了。

    心烦意乱,纠结心疼,欧阳玥在床上转来转去都睡不着,而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再一次透视,看到任云桀站在自己房间里的窗户前一动不动,就像雕塑一般,身上衣服没脱,似乎回到房间就成这个样子了。

    欧阳玥感觉到他的落寞和孤单,心隐隐地疼,而她有点责怪自己,毛毛是好男人,起码对她真得好得好得了,而自己居然在伤害他,谁知道他恢复记忆会怎么样,也许他依旧喜欢她呢?每一件事情都有好有坏的,而自己只会忘坏的方面想,是因为东方博弈的背叛吗?毛毛没有错,自己为何要伤害他呢?

    欧阳玥坐起身来,完全没有睡意,心里更是乱糟糟的一团。眼前浮现出认识任云桀的点点滴滴,这几个月来的相守相依,因为有他,她才能安心地往前走,因为有他,她才有今天的一切,而自己只为了一句话而伤害他,自己好自私啊。

    他会等自己长大,但他需要精神支柱,而她现在就再打断他的支柱,可她也知道内心深处,自己还是有点想做这一根支柱的。

    任云桀依旧站在窗前一动不动,欧阳玥看看墙壁上的钟,现在都过了十二点了,这家伙还站到什么时候才睡,她不希望他这个样子。

    心为他难受着,欧阳玥有点恨自己的婆婆妈妈,难道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吗?难道自己还是上世那一个胆小的欧阳玥,不,自己不是,那自己还害怕什么?不就是谈恋爱吗?

    欧阳玥似乎一下子想通了,从床上跳起来就直接开门出去,走到任云桀的房门前敲了敲。

    里面的任云桀站得有点麻木了,听到敲门声很惊讶,然后立刻走去开门。

    “毛毛,你还没睡吗?”欧阳玥看着他那还没收回忧伤的俊脸询问道。

    “没有,你怎么还没睡?”任云桀淡淡地询问道。

    “我睡不着,能进去吗?”欧阳玥想要进去跟他好好聊聊。

    任云桀一愣后,打开房门让欧阳玥走进来,眉心微微皱起,她是和自己一样的原因睡不着吗?

    “要喝茶吗?我下去倒。”任云桀看着她走到房内的桌子前坐下来,桌子上是他的笔记本电脑。

    “不用了,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欧阳玥连忙摇头。

    任云桀点点头,走过来坐在她对面的床铺上道:“谈什么?”

    欧阳玥看着他的俊脸说不出话来,任云桀也只是看着她,等待她说话。

    “毛毛,我想你可以做我男朋友。”欧阳玥还是说了出来。

    任云桀有一瞬间的呆愣后,俊脸立刻松展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玥,你说真的?”深褐色的眸子里露出惊喜的光芒。

    “嗯,虽然觉得我年纪还小,不适合谈恋爱,不过若是你担心我的话,以后会跟大家说你是我男朋友,正好帮我挡了那些男人。”欧阳玥露出微笑。

    任云桀看着她的笑容不说话了,然后身体忽然往床上一倒,不理会欧阳玥了。

    欧阳玥纳闷道:“毛毛,你怎么啦,不是你想这样的吗?”

    任云桀依旧不说话,欧阳玥只能走到床边坐下来看着平躺的他道:“喂!你别得寸进尺,到底想怎么样吗?”

    “你不喜欢我,是不是觉得我在逼你。”任云桀嘟嘴看她。

    欧阳玥一愣后明白过来,其实任云桀也是想知道她对他的感受的。

    “你要不喜欢我,我就不勉强,我还以为你至少有一点喜欢我的。”任云桀很悲催的声音。

    “毛毛,我是喜欢你啊。”欧阳玥苦笑。

    “就像喜欢他们一样对吗?或者是把我当成小杰?”任云桀坐起身看着她,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

    “毛毛,你是特别的。”欧阳玥苦笑道。

    “怎么特别了,就因为我一直跟在你身边吗?”任云桀继续盘问。

    欧阳玥有点不好意思道:“毛毛,我答应了还不成吗?别问了。”

    “那你说你是不是真喜欢我,女人喜欢男人的那种喜欢。”任云桀有点耍赖的样子,嘟嘴看着她。

    欧阳玥被打败了,这男人别看他平日里酷酷的,现在这模样完全像小孩子,还是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

    欧阳玥心里说了声是,但嘴里她可说不出来,小脸涨个通红,低下头道:“你知道就行了,非要说吗?”

    “我不知道。”任云桀歪着脑袋看她,其实这一刻任云桀已经兴奋了,他看得出来欧阳玥是喜欢他的,要不然她不会睡不着,也不会这个时候过来,她是心疼自己了。

    “那你点头摇头好了,真喜欢我就点点头。”任云桀有点捉摸她的感觉。

    欧阳玥眼睛立刻白了他一眼道:“毛毛,你不信算了,我睡觉去了。”刚起身要走,任云桀一把就拉住她,欧阳玥一个不稳,直接摔倒在床,任云桀身子一侧,就已经压住了她一半的身位。

    “毛毛,你快起来啦,压死我了。”欧阳玥挣扎着起身,面红耳赤。

    “说你喜欢我,我就放开你。”任云桀就是不让她起来。

    欧阳玥觉得这姿势太过暧昧,俏脸更是红得娇艳,就像盛开的花儿一样,让任云桀的视线离不开。

    “毛毛,你,你起来,我再说。”欧阳玥见他目光里的深幽暗光,一阵心惊胆颤。

    “玥,我喜欢你,好喜欢。”任云桀声音磁性而低沉,目光潋滟带着爱意,让欧阳玥一瞬间脑袋空白了。

    任云桀的目光慢慢凝聚在她的小嘴上,脑袋慢慢地低下去。

    暧昧热灼的气息在两人鼻尖流动着,任云桀的目光也越来越火热了。

    “毛毛,我,我要睡觉去了。”欧阳玥忽然双手把任云桀推开,吓得撒腿就跑。

    任云桀目光里留下一片幽怨,都愿意做男女朋友了,亲一口都不成啊?太没安全感了。一个翻身,郁闷地躺在床上,不过嘴角却慢慢地勾了起来,玥刚才脸红难为情了。

    欧阳玥回到房间,一颗心还在砰砰乱跳,躺在床上翻滚了好几下,小脸还是烫的,这家伙胆子越来越大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欧阳玥在任云桀的敲门声中醒过来,然后她‘啊’的轻叫一声,被自己床头的奇景吓到了。

    青黑色的神鼎里,居然长出了两株漂亮的蓝色花植物来,花朵形状有点像郁金香,散发淡淡香气,每株上面有四朵,一共八朵,放在这个神鼎里就像是花盆一样,让整个房间都漂亮了很多。

    但欧阳玥显然没被惊艳到,而是被惊吓到,她想起了昨晚那两颗种子被她随手放在神鼎里了,没想到这神鼎这么神奇,居然能让种子立刻发芽成长,还不用泥土。

    她连忙爬起来看神鼎里面,发现里面是完整的茎和根,只是像生长在空气里一样。

    欧阳玥觉得实在太神奇了,一时间都怎么办了。

    “玥,你没事吧?再不出来上学要迟到了。”任云桀急切道。

    “毛毛,我身体不舒服,你送小文去吧,我今天不去学校了。”欧阳玥必须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任云桀一愣后急道:“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你让我再睡会好吗?我好困。”欧阳玥故意懒洋洋道。

    任云桀很急,但也不好意思破门而入,只好道:“那你先睡会,我送小文先去学校。”说完立刻下楼,很快就送范择文出门了,范择文虽然也不想去学校,但他没有借口。

    欧阳玥听到汽车离开的声音,才开门出去,手里捧着神鼎就往院子里跑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两株不知名却非常漂亮的花儿种在左边草坪的角落处。

    再次用透视眼看神鼎,依旧是什么都看不透,但却让她见识了它的神奇,为了确定这神鼎的神奇,她准备再找点东西来试试。

    家里也没有种子,欧阳玥想来想去,不知道这神鼎能让种子长出来,会不会其他东西也能长,想到这里她拿出一块的硬币放进去,心想搞不好是个聚宝盆。

    把神鼎放在房中,等待任云桀回来,想着她必须再去买点其他种子来试试,而这硬币要有收成也得到晚上。

    走进地下室,欧阳玥趁有时间拿了块翡翠雕刻起来,范择文教过她手法,只是她才刚开始学习。

    不一会儿,外面响起了车子声,任云桀回来,欧阳玥透视出去,就看到任云桀快速跑进屋,跑上楼到她房中。

    欧阳玥嘴角勾起,这家伙很紧张她,一定被吓到了。

    果然任云桀见欧阳玥房中门开着,又没人,立刻急叫道:“玥!”

    欧阳玥赶紧上去,见他正一个个房间门打开找她,那心急的样子让欧阳玥一阵心疼。

    “毛毛,我在下面。”欧阳玥叫道。

    任云桀顿时跑到楼梯口,直接就跃了下来,把欧阳玥吓一跳。

    任云桀人已经到她面前道:“你不是病了吗?还到处跑?”说完立刻伸出手掌搭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毛毛,我没生病,就是懒床不想去上课啦,你别担心。”欧阳玥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紧张在乎,内心温暖流动。

    任云桀懵了,欧阳玥从来都不是逃课的学生,除非紧急事情,可这次没事又没病,怎么就逃课了呢?

    “我肚子饿了。”欧阳玥扁扁嘴看着他。

    “我去煮东西,你先坐会,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身体真没有不舒服?”任云桀边拉着她走到餐厅让她坐下来,边询问。

    “我真没事啦,我今天想出去买东西,还有公司的事情大少爷处理怎么样了,今天顺便去给宁总针灸吧。”欧阳玥想了想道。

    “你下次别吓我了。”任云桀说完就转身去了厨房,直接把欧阳玥的话忽视掉。

    欧阳玥苦笑不得,这家伙生气了。

    任云桀先拿来一杯牛奶,放在她面前,欧阳玥看看他,他只是低着头,立刻又回去厨房,然后是一阵响声,五分钟,欧阳玥面前一个荷包蛋,一碗皮蛋粥外加两根火腿肠。

    “毛毛,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欧阳玥见他坐下来不说话,也不看她,有点郁闷,这家伙也会对她生气了吗?

    任云桀幽怨地看了她一下,依旧没有说话。

    “毛毛~”欧阳玥伸手摇摇他的手臂。

    “我是你男朋友了?”任云桀开口问,星目里星光点点。

    欧阳玥一愣后,面色悄悄爬上红晕,低头喝粥,嘀咕道:“嗯。”

    任云桀面色微微好转,但依旧忍不住表情道:“你也喜欢我?”

    欧阳玥这下红晕更盛,脑袋更低地‘嗯’了声。

    “我可以告诉大少爷、徐闵他们吗?”任云桀又问。

    欧阳玥继续点头。

    “你会告诉许梅雁他们吗?”

    欧阳玥再次点头。

    “会告诉楚格林吗?”

    还是点头。

    “那我能亲你吗?”

    习惯性点头。

    “吧唧!”欧阳玥的小脸上立刻被任云桀在奇快无比的速度下大亲了一口。

    “毛毛!”欧阳玥这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居然耍她。

    “你自己说可以亲的。”任云桀看着她凶神恶煞又特别娇俏的样子,立刻又转出委屈之色。

    “我,你!”欧阳玥无语了。

    “玥,我们是男女朋友了,你要是觉得吃亏,你可以亲我。”任云桀把俊脸凑过去。

    “毛毛,你变坏了。”欧阳玥哭笑不得。

    任云桀嘴角拉下道:“你不喜欢我了?”

    “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大少爷昨晚打电话给你了吗?他怎么不回来,还有徐闵,你有和他联系吗?”欧阳玥连忙转移话题。

    “有。”任云桀只说一个字,然后目光带着温柔之色专注地看着她。

    “咳咳咳,毛毛!”欧阳玥实在受不了他了。

    “怎么了?”任云桀装傻。

    “你!我懒得理你!”欧阳玥不爽地低头吃东西。

    任云桀这次嘴角勾起道:“昨日三家大珠宝公司,两家一开盘就跌停,海娜跌百分之五,李云河把大少爷叫去了,你说他能回来吗?”

    欧阳玥一惊道:“要大少爷帮忙?”

    任云桀已经拿出电话打给李炎贝,结果那边的李炎贝一句话,任云桀面色一变道:“什么!”

    欧阳玥被他惊吓道:“怎么了?”

    “伍蓝枫和李利克今晚在金鼎大酒店举办订婚宴,伍少华和东方旭都会过来。”

    “什么!”欧阳玥也被雷到了,谁能想到伍蓝枫和李利克这么快就定婚,这两人分明是为了家族而联姻,实在有点可悲。

    “李家也邀请我们参加宴会。”任云桀挑眉道,“这消息昨晚放出去了,今天报纸一定会登出来哎,两家的股市会止跌反弹,真是难为他们想这么一招。”

    ------题外话------

    恭喜亲爱的‘沉默火花2’升级为本文解元,扑倒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