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6章 大胆追求

    楚格林带着欧阳玥继续往前走,开了看上去很牛逼的安全门后,里面的场景就像电视里那些研究生态武器大集团的研究室一样,各种仪器设备、玻璃器皿到处都是,中西合璧,让欧阳玥有种置身太空仓的感觉。

    最让她惊讶的是中间一排看上去像小金鱼缸的玻璃缸里面都种着已经发芽或长叶子的绿色植物,看上去很可爱,给冰冷的实验室添了一分生气。

    楚格林走到一墙壁前拉了一个不锈钢的环,墙壁分两面打开,欧阳玥看到了一墙壁的银色器具,里面包括形状大小不一的手术刀,手术钳等,更有三排长短不一,粗细不一却很新的银针。

    “怎么样,我的实验室不错吧?”楚格林有点得意地看着欧阳玥那惊讶的眼神。

    “这里就你一个人?”欧阳玥觉得太牛了。

    “当然,这是我私人的实验室,学生和教授那些在楼上,你还是我来这边第一个进来的学生。”楚格林笑起来,那张娃娃脸看上去更加可爱了,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二十岁的大男人。

    “我真荣幸。”欧阳玥微笑,确实感觉自己是挺走运的,很多中医大的学生到毕业都没进过导师那些实验室,最多也就在学生实验室里上课而已,而她有幸到医学天才的私人实验室,运气还真不是一般得好。

    楚格林转头看她,黑曜石般的眸子看着欧阳玥那光滑如绸缎一般的面容道:“欧阳同学,你很淡定,对了,你用什么护肤品啊,皮肤真好,我研究出来就能赚女人的钱了。”楚格林说着就伸手摸上了欧阳玥的小脸。

    欧阳玥一愣后往后退了步,惊讶地看着他,发现他的目光确实是注视着她的脸,而不是眼睛,让她松口气。

    “不好意思,唐突了。”楚格林手掌落空,立刻感觉一股失落,好光好滑的皮肤,是他见过的所有男女中最好的,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个欧阳玥引起他更多好奇心了。

    “我,我就用一般的爽肤水而已。”欧阳玥有点尴尬地看看他,其实她现在都不用爽肤水,早上起来洗把脸就可以了,最多也就修一下眉毛,看上去更显清秀一点,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皮肤越来越好,应该是手链的关系,只是不知道为何手链有这种改变人外貌的神奇力量,她也发现自己比之前漂亮了许多,不过她内心还是非常高兴的,要不然常常和毛毛、大少爷他们这些出色的男人在一起,她都会自行惭愧的,好在她现在自信多了。

    “天生丽质啊。”楚格林伸手拿下一根银针递给欧阳玥,“来,刺我穴道看看,我肩膀有点酸疼。”

    欧阳玥无语,这家伙也太实践派了吧,她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他居然已经当着她的面把衣服脱掉,转个身,对着她露出那倒下角的背脊,整个人身材不瘦不肥,感觉挺man的。

    “来吧!没事,我很多实验都在自己身上试的,这样能让我自己掌握病人的感觉。”楚格林侧脑袋微蹲着对她道。

    “咳咳咳,楚同学,我,我看不用这么急吧?”欧阳玥拿着银针不知道怎么办好,这不是她的神针,自然没有什么治疗效果,而他又是知道她不刺穴位,估计能疼死他。

    “叫我楚格林或者学长吧,你就当我现在是你的急救病人,没关系,来吧。”楚格林一副迫不及待地的样子。

    欧阳玥不知道怎么拒绝了,目光透视入他身体内,肩膀肌肉处完全没有损伤,看来只是想要试她。

    “我不习惯用你的银针,我用我爷爷留下的成吗?”欧阳玥想了想道。

    “当然没问题,不过要先消毒。”楚格林又站起身来,走向桌面处,拿出一瓶消毒液来给欧阳玥。

    欧阳玥挑挑眉,自己从来都不用消毒液,因为她知道青木灵气不需要这个。

    但为了让楚格林放心,她还是把银针放入消毒液里面浸了下。

    “你的银针光泽很亮,你确定是银针吗?”楚格林观察入微。

    “当然,不是银针能用来针灸吗?”欧阳玥笑笑,但她脑子里不禁也有疑惑了,这是银针吗?

    “说得也是,ok,来吧。”楚格林拉过一只圆形的凳子背对欧阳玥坐下。

    欧阳玥看着他白皙的肩膀道:“你确定酸疼?要是本来没酸疼,这针灸效果可看不出来。”

    楚格林点点头道:“没事,你试吧。”

    欧阳玥不知道他到底想看出什么来,但为了不让自己被赶出这个实验室,她还是用上了意志力,让意识操纵银针,慢慢地下到他肩膀的肩髎穴位。

    楚格林只感觉一点点的刺痛,但他闭着眼睛,然后慢慢地他的感觉不同了,那银针似乎有了效力,一丝温柔的气流开始在他肩膀处蔓延开来,很细微,甚至与微乎其微,但他还是感觉到了。

    欧阳玥看着一缕青木灵气慢慢进入他的肌肉中,渐渐蔓延,这样的程度只会给楚格林有点感觉,但绝对没有大作用,而欧阳玥就想要这种效果。

    “再深入一点。”楚格林脑海中在捕捉那股温暖的气息,但实在太细微,他需要多一些。

    欧阳玥一愣道:“学长,这不太好吧?我怕你受伤。”

    “不会。”楚格林回答干脆,还带着些命令的口吻。

    欧阳玥扁扁嘴,心想这臭小子还挺臭屁的,那就让他疼一点好了,想到这里,她不客气地把银针一推,楚格林身体抖动了一下,没有出声。

    欧阳玥想笑,但她没笑出声来,青木灵气依旧只有那么一缕,虽然不知道他感觉到底怎么样,但她相信他会有一点点感觉,比如酸胀感什么的。

    十分钟后,楚格林让欧阳玥取出了银针,然后很优雅地穿上衣服,对欧阳玥笑道:“你的针灸之法确实有点与众不同,我想明天我们可以多用几针试试。”楚格林俊眉一挑,露出笑容。

    “还试?学长,你不是要我来这边就是为了研究我的银针吧?我可是想来学点东西的。”欧阳玥皱眉。

    “当然是来学东西的,我们共同成长嘛,ok,你最想学什么?病理还是药理?”楚格林一边走到那一排种植的迷你绿色植物面前一边询问道。

    “药理。”欧阳玥明智地选择了这一点,因为她有银针就能救人,病理就算不懂也是一样,但她总不能自己一直消耗精力救治,最好有药能辅助她的针灸,所以她想学习中药的药理,学会配药制药。

    “ok,那你先可以看看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楚格林伸出手指在其中一株迷你植物尖尖的叶子上碰了碰,然后欧阳玥就看到他的手指变成一片黑色。

    欧阳玥惊讶道:“你中毒了?”

    楚格林侧头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yes,不用你不用着急,这毒蔓延不快,毒性也不强烈,所以只需要这样。”楚格林又伸手指在另一棵植物上碰了碰,欧阳玥就看到那植物的一张叶子似乎在吸吮他那黑色的手指,慢慢的绿叶变成灰黑色,而他的手指渐渐变成正常。

    “神奇吗?”楚格林看到欧阳玥眼中的惊讶,“这就是中医,所以你想要学会药理,那就必须先了解药草的作用,希望你喜欢这些小东西。”

    “我很喜欢,这棵植物叫什么?”欧阳玥露出很兴奋的表情,确实这一幕很神奇,让她一瞬间觉得中药药材的作用有可能远远大于配置出来的西药。

    “这棵叫‘黑夜美人’,是我自己嫁接的,而这棵则是它的克星‘光明王子’。”楚格林耸耸肩道。

    欧阳玥转头看着这种娃娃脸说不出话来,内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想法,这家伙估计是个百分百的正太,因为他很变态,居然取这样的名字,让她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

    “怎么?不好听吗?我觉得很酷啊。”楚格林见她那张有点尴尬的俏脸无辜地耸耸肩。

    “ok,这些都是你自己嫁接的中药药材。”欧阳玥很震惊,这家伙确实是个天才。

    “当然,噢,对了,这里有一个小小的礼物送给你,希望你喜欢。”楚格林拉开了抽屉。

    “礼物?我吗?不用了,来这里已经是我的荣幸了。”欧阳玥不好意思地摇头,然后她看到楚格林手里拿着两颗种子递到她面前。

    “这个,送给你。”楚格林看着她惊讶的样子似乎很有成就感。

    “种子?”欧阳玥嘴角抽了抽。

    “嗯嗯,你家可有院子?没有的话用花盆,两个月后告诉我你种了什么出来。”楚格林拉过她的手放进她手掌,然后握住她的手不放道,“好滑的肌肤,你男朋友verylucky!”说完还拿起来亲吻一口,那陶醉的感觉像亲吻自己的宝贝一样。

    欧阳玥面红耳赤,知道这家伙在外国久了,可她实在是有点受不了这样的礼仪,连忙抽出手道:“谢谢,我会好好种植的。”

    正巧这时,楚格林的电话响了,他面色一正,连忙接起,欧阳玥见他边听边往外走,只能跟出去。

    “我十分钟后到!做好术前准备!”楚格林快速挂断电话,转头对后面的欧阳玥道,“欧阳同学,不好意思,医院刚打来电话,一个小女孩车祸撞了脑袋,情况非常紧急,我必须立刻去进行脑部手术。”

    “好的,那我下次再过来。”欧阳玥一听立刻点头。

    楚格林看她快速地脱掉身上白大褂,忽然突发奇想道:“你想一起去吗?”

    欧阳玥一愣道:“看你手术?”

    “yes,一个好的医生需要各方面的经验,临床是早晚的事。”楚格林已经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当然,我可以吗?”欧阳玥兴奋了,上辈子学的东西一次都没用到过,她自然很想进去真的手术室看看。

    楚格林不废话,两人快速跑出实验室楼,欧阳玥坐上他的超酷跑车,车子飞快地开向校门。

    而这个时候正好是第三堂课下课,兰博坚尼这样的酷车从校园车道出来顿时引起大家的注目。

    “楚格林和欧阳玥!天哪!”很快欧阳玥和神童楚格林一起出校门的消息附带着照片传遍了中医大的bbs,范择文和欧阳玥的朋友立刻又成好奇心之人八卦的地方。

    范择文听到这消息后吓一跳,立刻跑去男厕所打电话给欧阳玥,欧阳玥的手机开着震动,此刻已经锁在了医院手术室外室的柜子里,而她已经和楚格林一样穿上了消毒的过手术袍走进了手术室里。

    欧阳玥无比紧张,看着那明亮的手术灯,看着手术台上面躺着满是鲜血的小姑娘心里震撼不已,而楚格林已经非常迅速地戴上手套,接过手术刀开始动手术,旁边有一位外科大夫不停地跟他解说着伤者的病情,另一外一位助理随时准备手术刀这些东西,还有两位护士等待指示命令,他们知道欧阳玥进来站在旁边看,但这个时候没有一人注意到她似的,全部专注着手术台上那脆弱的生命。

    欧阳玥想到手术室外小姑娘的父母那悲泣的样子,特别是母亲完全失去了理智,那种情景深深震骇了她,而她感受到了医生的伟大。

    楚格林那口罩下的黑亮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几乎是开了脑袋处那条血肉模糊的地方,手术刀和手术钳子一直在交替使用着,他额头的汗水慢慢沁出来,旁边的护士立刻为他擦汗,而这个屋子里的温度只在22度到25度之间,可见他心里的承受能力要多强。

    欧阳玥甚至于感觉到浑身很冷,她还是穿了两层衣服的。

    手术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没人说多余的一句话,欧阳玥就从各个角落看着楚格林动手术,他的手很修长,即使是戴着手术手套也看得出很漂亮,而他工作的时候特别得认真,感觉就像是在钻研一种东西,一刻都不放松,让她对这个神童露出了敬佩之色,他才二十万,似乎有了很强的责任感。

    下午四点,手术终于结束,护士帮楚格林最后一次擦掉额头的汗水后,他拉下了面罩,走出手术室内间,在外间的凳子上坐下来,欧阳玥走到他身边道:“学长,你太棒了。”手术无疑是成功的。

    “是吗?可是就算手术成功,这小姑娘以后都只是弱智。”楚格林抬头看她,那双黑亮的眸子里有着疲惫和内疚之色。

    “学长,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要不是你,她也许就没救了。”欧阳玥自然是听到那名外科医生的说话,因为他实在不敢接手才打电话给楚格林的。

    “不,我不知道我救她对不对,若是我自己知道自己是弱智,我宁愿不要医生救。”楚格林的洋娃娃一般的脸上出现了无奈和自责,看上去疲惫不堪。

    “我想她的父母不是这么想,他们会感谢你救了他们的女儿,生命是最可贵的,而你挽救了一条生命,你已经尽力了,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你是人,不是神。”欧阳玥这才知道原来神童也有着如此的烦恼。

    楚格林看着她那双真诚的眼睛良久都没有说话。

    “相信我,没有人会责怪你的。”欧阳玥看着他那双黑曜石般漂亮的眼睛此刻里面有着受伤,不禁心中一软,这天才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一瞬间,她同情他。

    “欧阳同学,你有男朋友吗?”楚格林忽然看着她冒出这么一句。

    欧阳玥完全接不上他的思路,不禁皱眉。

    “若是没有男朋友,我可以做你男朋友吗?”楚格林说到了重点。

    欧阳玥愣住,然后感觉有点好笑地摇摇头道:“学长,我想我有男朋友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那我能见见你男朋友吗?”楚格林也不受伤,立刻又道。

    “为,为什么?”欧阳玥不懂。

    “我想看看哪个男人这么好运,有你这样美丽善良的女朋友,我嫉妒他。”楚格林直接了当道。

    欧阳玥笑了,这家伙还真是说话很直,不过却赢得了她的好感,不可否认,她喜欢直爽的男人,特别还是拥有一张娃娃脸的可爱男人,感觉就算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时,就这模样,大家都会原谅他。

    “走吧,我请你吃饭。”楚格林站起来开始换衣服。

    “不用了,我想我得回家了。”欧阳玥看看已经四点多了,摇摇头。

    “我送你回家如何?”楚格林笑道。

    “不用了,我和同学一起住,他会在校门口等我。”欧阳玥拿了自己的包,“还有,今天真得让我很印象深刻,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看你手术。”

    “不客气,我喜欢交朋友,那我能去你家蹭饭吗?我在s市还没有什么朋友。”楚格林露出友善的笑容。

    欧阳玥愣住,这家伙敢情还是个自然熟啊。

    “学长?我想?”欧阳玥实在有点难以启口,总不能说自己不想让他去自己家吧。

    “ok,我理解,那我送你去校门口,自己去肯德基吃点好。”楚格林有点伤心地扁扁嘴,“真怀念我妈妈的家常菜。”面色又露出一些忧伤。

    “你家不在s市吗?”欧阳玥惊讶道,这家伙好像是s市人啊。

    “我家搬京市去了,我爸妈在我十岁那边就离婚分居,我跟我爸爸,我爸在国外。”楚格林有点自嘲地笑了笑。

    欧阳玥再次愣住,他十岁的时候正好是他成为大家眼中的医学天才,没想到也是他成为单亲儿童的那一天。

    “能问问你妈妈现在在哪里吗?”欧阳玥有限小心翼翼。

    “在这里,不过她再婚了,我不想去打扰她。”楚格林笑笑。

    “为什么?他是妈妈啊,我想她会很高兴见到你的。”欧阳玥看着他道。

    楚格林换上自己的休闲鞋,抬起头看向欧阳玥,眼神里有种欧阳玥看不明白的东西。

    “不,她的新家不欢迎我,对了,我要在s市住一段时间,可学校提供的房子我实在不喜欢,请问这边有环境好一点的社区吗?我想买套房子。”楚格林不想谈家庭问题。

    欧阳玥明白这点,立刻想了想道:“星湖湾还不错,你若想买房子,可以去那边看看,我也住在那里。”

    “哦?那我能跟你一起去吗?晚上我都没事,你知道,一个人在家很无聊。”楚格林耸耸肩。

    “你不做实验吗?”欧阳玥有点惊讶。

    “你觉得我做了十年的实验,对这个还有多大兴趣?”楚格林好笑道,“我也得享受生活,你看我二十岁了都没有女朋友,再下去人家就说我老处男了。”

    欧阳玥憋气了,瞪了这可爱的男人半天没有让自己爆笑出来,最后想了想道:“好吧,等下我朋友来接我们,你跟着我们的车就好了,顺便,我想你可以去我家蹭晚饭。”欧阳玥转头笑了起来,这家伙在外国这么久,看他那么热情奔放,居然是个处男,不过二十岁,不至于老处男吧?

    “谢谢你。”楚格林立刻也露出大大笑容,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之光。

    兰博坚尼很快回到学校,楚格林回实验室一趟,欧阳玥则回寝室,因为任云桀一般五点才来接她,而她正好上去整理一些她的东西。

    大学下午的课程本来就不严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在宿舍里自己看书复习或者睡觉或者玩电脑,所以欧阳玥回到宿舍时,很多人看到她又开始议论起来。

    欧阳玥也不再去计较这些,毕竟嘴巴长在她们身上,要怎么说是她们的自由,只有不触碰她的底线。

    四零三寝室里,张璐璐不在,温水溶正在电脑上和人聊天,许梅雁躺在床上用耳塞听着音乐。

    “欧阳玥,你可真厉害啊!”温水溶一见她进来就说道,而床上的许梅雁立刻也爬了起来道,“小玥,你回来了,今晚还走吗?”

    “嗯,要回去的。”欧阳玥对许梅雁有点抱歉,她这世对自己不错,但每次希望她留宿和她聊天,她总是得回去。

    “你一个星期都不住一天,要这床铺干什么?还不如来一个新室友。”温水溶立刻没好气道。

    “人家有钱多买个床铺怎么着,关你屁事,你不喜欢在这里可以申请调寝室。”许梅雁好像已经和温水溶对上了。

    “哼!”温水溶不说话了,只是把笔记本忽然转了身,给许梅雁看到,“人家这么风光,你有吗?拍马屁也不是这样的。”

    “喂,你什么意思!”许梅雁立刻炸毛了。

    “梅雁,不如今晚去我家吃饭,我介绍我朋友给你认识?”欧阳玥忽然间有这种想法,而且楚格林也要去,多一个也不多不是吗?

    “哇,真的吗?可是我七点前要回来的。”许梅雁又兴奋又怕去不了。

    “没关系,吃完饭我让人送你回来就是。”欧阳玥笑道。

    “那,那我们叫上璐璐吧。”许梅雁和张璐璐关系不错,但这话让温水溶气得又冷哼一声道,“欧阳玥,你之前勾引范择文,今天勾引楚格林吗?这车子可真酷啊。”

    欧阳玥皱眉,然后她看到了bbs上放出来的照片,正是自己坐在楚格林的酷车上开过校园的那一幕。

    “神经病,楚格林和小玥也是刚认识,你们别捕风捉影。”许梅雁没好气道。

    “哼,谁知道呢,这么快人家就用车载她出去游玩了,这本事真是无人能及。”温水溶眼光里显露的是嫉妒。

    “是学长带我去医院看他手术,我被选为他的研究实验室的一员,以后专攻中医,这有问题吗?说来还得谢谢bbs,要不是我帮范择文针灸那一幕给人放在视频上,让教导主任看到了,我也许不会有这个机会。”欧阳玥笑着说道。

    “什么!小玥,你太走运了!”许梅雁立刻羡慕地看着她,“哇,这个可真要庆祝庆祝了,有些人可是羡慕不来的。”

    温水溶面色一变,惊讶地看着欧阳玥,她能看出欧阳玥没有说谎,而内心的嫉妒让她气得立刻关上了笔记本,发出声响。

    “小心点,别把笔记本弄坏了,你的论文就麻烦了。”许梅雁幸灾乐祸道,然后对欧阳玥笑道,“你等等我,我得打扮一下,你身边可都是帅哥,我可不能太丑了。”

    “呵呵,我给璐璐发个信息看她去不去。”欧阳玥翻个白眼,不过内心也很开心,不跟温水溶计较,她相信她的嫉妒已经是她最大的惩罚了。

    许梅雁高兴地像只小鸟一样飞进卫生间梳洗,欧阳玥坐在自己床上发信息,而温水溶心里蛮是不甘,最后抱着笔记本出了宿舍,出门前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欧阳玥只是淡淡地一笑。

    张璐璐很快回来,一脸高兴地叫道:“小玥,你说真的啊,可以去你家啊。”

    “当然,快收拾一下吧。”欧阳玥笑道,看看许梅雁已经在给自己化妆了,就忍不住笑,不过说真的,许梅雁化妆比不化妆可好看了不止一点点,怪不得她那么舍得花钱买化妆品。

    张璐璐立刻放下东西,挑了挑裙子换上,头发重新扎了一次,不过看看已经化妆好明艳的许梅雁,再看看自己这棵小白菜,顿时感觉有点郁闷了。

    “璐璐,你可千万别学梅雁,化妆得都不像大学生了。”欧阳玥看出张璐璐的尴尬连忙道。

    “嗯,我要学你,干干净净,看得就舒服,反正我不找男人。”张璐璐看着许梅雁笑起来。

    “哎呀,璐璐,你是笑话我找男人是不是?”许梅雁也笑起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满意,但转身看到欧阳玥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像个小丑,欧阳玥身上有种她永远也装不出来淡雅高贵,虽然不是一眼就很惊艳的那种,但看上眼就感觉无法移开视线,越看越精美。

    “大一找男人还早点啦,我得好好学习,不像小玥,不用功都能考第一。”璐璐扁扁嘴,继续嫉妒恨。

    许梅雁嗷叫一声道:“璐璐,你别刺激我了,人比人比死人啊。”

    欧阳玥看着她们两个笑起来,然后拿出电话打给任云桀,因为鉴于人多,她就不准备回家吃饭,免得毛毛又嘟嘴说自己是可怜的保姆,所以让他订餐厅。

    任云桀在电话那头挑眉,和他正好在一起的李炎贝道:“怎么了?”

    “玥的同学要一起吃饭,今晚外面吃,哪个地方体面点?”任云桀询问李炎贝。

    “红房子,里面的家常菜不错,装修也可以,适合大家聊天,不过今晚我去不了,我妈叫我回去吃饭。”李炎贝耸下肩。

    “应该是你爸,今日开盘李禄和云翔都直接跌停板,海娜跌了百分之五,这已经在珠宝界引起轰动,他们应该看得出来未来珠宝界就会被洗牌,大家都等着你们再继续跌才好收回去,你妈这时候叫你回去,无非就是为了公司的事。”任云桀直接道。

    李炎贝狭长的凤目郁闷地看着他道:“云桀,你放心,既然我已经站在你们这边,就不会出卖你们。”

    任云桀目光凝聚在他的脸上,最后冷若冰山道:“玥最恨别人出卖她,而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就算是朋友也不行。”说完后转身走人。

    李炎贝看着他冰冷的后背,嘴角勾了勾,自己也不愿意伤害小玥玥的。

    任云桀的银色保时捷来到中医大门口时,一辆漂亮的蓝色兰博坚尼开了出来,停在了他的旁边位置。

    楚格林下车靠在车门上,此刻他已经换了一身淡蓝色的衣服,清爽的头发随风飞舞,一副大大的黑色太阳镜遮住他大半张脸,却是更加显得帅气和酷。

    任云桀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收回视线,一个公子哥儿,这都旁晚了还戴墨镜,有点无语,也没去多注意。

    楚格林也看向任云桀,有点小小的惊讶,居然有人比他更帅气,这家伙看上去也不大,银色保时捷,冷酷的气息,不羁的眼神,有点意思,不知道他在等那位学妹呢?

    楚格林看看他的车又看看自己的车,挑挑眉,感觉总算有地方胜过这个男人的,自己的车比他的酷,不过这男人怎么看都不看他,好歹这个时候校门口这么拉风的两辆车,彼此也要打量一下吧。

    任云桀看到校园里,欧阳玥和其他两位女孩子说说笑笑地走出来,范择文在后面跑步追上欧阳玥,他下车来站在车门口看着他们。

    楚格林总算看清楚任云桀的身材,然后他又小小的得意下,虽然自己的脸可能比较可爱点,但身材比他像酷男。

    任云桀感受到楚格林的目光,感觉有点烦人,转过头来冷冽地扫了他一眼,楚格林愣住,这男人好大的气场,那一眼有点吓人啊。

    “哇,医学神童楚格林啊,好帅气啊!”有女同学看到楚格林认了出来,顿时各种惊叫声,而任云桀她们已经见惯不惯了,都知道是欧阳玥的司机,好在欧阳玥和任云桀都不知道她们的想法,要知道两个人都得吐血。而且任云桀太过阴冷,大家都不敢搭讪,但楚格林就不同了,是她们的学长不说,还笑眯眯的,看上去很亲切,所以一帮女生就朝他围了上来。

    “楚学长,我们是大二的学妹,听说你……”女同学们七嘴八舌,楚格林微笑的俊脸都直接僵硬了,看到门口欧阳玥出来,顿时对一帮女人道,“不好意思,各位学妹,我有女朋友了,她正好出来了,下次再聊哈!”说完直接推开她们跑向欧阳玥还大声高兴地喊道:“欧阳玥。”

    任云桀本来一点都没去注意楚格林这边,但他那句有我有女朋友了,然后大喊欧阳玥让他瞬间停住了脚步,看着楚格林欢快地朝欧阳玥跑去,一下子有点脑子空白的感觉。

    那边欧阳玥四人已经停下,欧阳玥看着楚格林那大大的墨镜微笑道:“学长,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同学,今晚我们一起吃饭。”

    “好啊!大家好,我叫楚格林。”楚格林看看张璐璐和许梅雁友善道,然后看向范择文微微皱眉道,“这位同学有什么身体不适吗?”

    许梅雁惊讶地看着楚格林,再看看欧阳玥,欧阳玥则抿着嘴看着这个惊讶的女人笑起来,她就是想看她这种表情才没有告诉她外面楚格林在等他们。

    “你能看出来?”范择文和他握了下手后惊讶道。

    “你脸上有着病态特征,我看应该是心脏病。”楚格林很有自信道。

    “天才就是天才,这也能看得出来,不过,等下吃饭再聊,现在先离开这里吧,不然明天bbs上又不知道会写出什么来。”欧阳玥说完耸耸肩,朝任云桀走去。

    楚格林转头看着她走向任云桀,顿时张大嘴巴问许梅雁他们道:“不会这家伙就是欧阳玥的男朋友吧?”

    “不是,他们只是朋友,不过关系比较好。”范择文立刻解释道。

    “不是就好,那欧阳玥的男朋友是谁?”楚格林露出探究的表情。

    “学长,你这么好奇小玥的男朋友干什么?”许梅雁目光有点古怪地看看范择文,因为她们都认为任云桀是欧阳玥的男朋友,但因为感觉范择文对欧阳玥的喜欢,所以没敢立刻说出来,怕伤害他。

    “我喜欢她啊,我想追求她,自然要知道情敌是什么样子,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对吧。”楚格林乐呵呵地道,转头看向欧阳玥,那淡淡的霞光下,欧阳玥那娇美的样子就像一副风景,有着一种古典的美感,赏心悦目,甚至于能让他有种平静舒服的感觉,让他感觉惊艳。

    三个人都被楚格林的豪放吓着了,这外国回来的果然是开放啊,这才认识多久就直接喜欢上了?

    范择文脸色立刻不好看,可爱的俊脸一冷道:“你别做梦,追求小玥的男人多如牛毛,你没有机会。”

    楚格林惊讶地转头看向范择文,忽然嘴角一咧道:“你也喜欢她对吗?”

    范择文顿时面红耳赤道:“我和她只是朋友。”

    楚格林似乎了解地笑笑道:“ok,朋友自然最好了,我少了一个情敌,话说回来,女人要多男人追就说明她很优秀,值得争取。”说完对着许梅雁和张璐璐挑挑眉,让两个女生直接无语,天才神童,果然是强悍得存在。

    任云桀看着欧阳玥笑着走到他身边,没有从她眼中看出任何的变化和不安,一颗被吓一跳的心脏慢慢归位。

    “毛毛,大少爷没来吗?”欧阳玥看车上没有李炎贝。

    “他妈叫他回去了,玥,那个家伙是谁?”任云桀的注意还在楚格林那三个字‘男朋友’身上,虽然他很肯定欧阳玥绝对不是楚格林的女朋友,但还是希望得到验证。

    “他是医学界的神童,刚从国外回来,被请来中医大做研究,今日他邀请我加入他的中医研究实验室了,还带我去医院看了一场脑科手术,他人还不错,就是说话有点直接,不过外国呆久了就是这样,等下他要是说什么不好听的,你就当没听见,一顿饭而已。”

    “为何请他吃饭?感谢他?”任云桀心安了,只是有些不明白。

    “这家伙想要买房子,我介绍他去星湖湾看看,本来想叫大少爷介绍下的,既然没来,等吃完饭送梅雁和璐璐回校后,我们带他走一圈吧,这家伙是单亲,不想和他妈妈和后爸一起住,所以请我帮个忙,我看他挺可怜的,所以帮帮他好了。”欧阳玥转身招呼他们过来。

    “我叫楚格林,原来你是欧阳玥的朋友,真酷。”楚格林对着任云桀伸出手来。

    任云桀看看他的手,没有伸出手去冷漠道:“下次不希望听到你拿玥做挡箭牌。”说完打开车门上车。

    楚格林愣住,他还是第一次主动和人握手被直接拒绝的,不过他懂任云桀这话句的意思,是不希望他说欧阳玥是他女朋友,看来这个冷酷的男人虽然不算是欧阳玥的男朋友,但必定是自己的情敌了,这是男人之间的直觉。

    ------题外话------

    晕死,月票榜直接被追过头,还有3天,看来还得掉,泪奔,亲们还有吗?

    恭喜亲爱的‘范丽娟’升级为本文榜眼,亲爱的,你太牛了,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