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5章 医学神童

    李利克看着伍蓝枫愣住,伍蓝枫凑过脑袋,红唇在他薄唇上一亲娇笑起来道:“你这傻瓜,我要不喜欢你会来你家吃饭吗?”

    李利克一听话这才眉开眼笑,心甜如蜜,也亲了她一笑道:“我妈一定会喜欢你的。”

    “这可不好说,我怕你爸妈不会喜欢我,毕竟我是云翔珠宝的大小姐,我们两家竞争那么多,你爸爸他可能不待见我?”伍蓝枫扁扁嘴。

    “不会的,生意归生意嘛,我和你是自己的私事,进去吧,别担心,我妈人很好的。”李利克声音无限温柔,拉着她的手走进大屋。

    江芸涓第一眼看到伍蓝枫的时候也被惊艳到了,但她心里却并不喜欢这么美丽的女人做女媳妇,何况伍蓝枫浑身透露着妖媚,她觉得自己儿子完全无法驾驭这个女人,等知道她是云翔的大小姐时,她的心情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目光古怪地看看李利克,只觉得这个儿子吃一堑还是没长一智,不过作为李禄几十年的老板娘,修养还是有的,表面功夫做得滴水不漏,让伍蓝枫到是没感觉到冷落。

    李云河并没有出现,依旧躺在床上休息,但实际上是江芸涓不想刺激自己老公,没有告诉李云河李利克的女朋友是云翔大小姐,她必须和李利克好好谈一谈。

    伍蓝枫毕竟是云翔大小姐,所以谈笑间也是举止优雅,只是不经意露出来的妖媚风情还是让江芸涓看出她的轻浮本质。

    气氛不错的晚饭后,李利克送伍蓝枫去酒店,江芸涓则直接上楼对李云河说了这事。

    靠在床上看自己集团报告的李云河拿下鼻子上的老花眼镜,看着自己老婆道:“芸涓,你说得伍蓝枫是伍家大小姐?伍少华的妹妹?”

    江云娟很肯定地点点头,面色凝重道:“看利克的样子似乎很喜欢这个伍蓝枫。”

    “这小子是疯了吗?什么女人不好喜欢怎么会喜欢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伍蓝枫名声并不好吗?之前还和炎贝不清不楚的,这女人也真有一套,绝对不能由着他胡闹。”李云河顿时怒道。

    “什么?和炎贝?”江芸涓显然不太清楚自己两个儿子的私生活。

    “嗯,不过听说炎贝不喜欢她,她追来s市,后来炎贝为了摆脱她和那个什么林雨馨在一起,只是那女人也只是贪钱,这两个小子的感情生活你也要注意点,我们李家可不能让不干净的女人进来,”李云河眉心紧皱,“你打电话,让利克回来!我有话问他!”

    江芸涓目光有点古怪地看看他,然后点点头,面带愁苦地去打电话,其实她心里觉得很粉刺,自己进李家的时候怀了炎贝,那算不算不干净?

    李利克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李云河一见他就怒道:“利克,你搞什么鬼!怎么和这女人搞在一起?”

    “爸,什么这女人,她叫伍蓝枫。”李利克显然被伍蓝枫迷得不轻,要知道之前伍蓝枫追李炎贝时,他第一次见她就惊为天人,后来追求她,她却像高高在上的女神,对他不屑一顾,但却更让他感觉伍蓝枫的特别。

    这一次他从缅甸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回来,本来整个人都已经浑浑沌沌的,但没想到伍蓝枫会打他电话,听他倾述,最后还约他出来吃饭看电影,看着她那张笑意盈盈、美艳妖娆的脸,他感觉他已经灰白的世界瞬间又变得五彩缤纷。

    他们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欧阳玥这个小女人,云翔和李禄这一次在缅甸公盘都输得无比凄惨,更意味着明日国庆上来,两家的股票又将大跌,如此一来,三大珠宝集团的张董这次损失最少,很可能趁机又要收购,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个打击。

    回来后,给爸妈教训一顿是不可避免,让他改过自新他也明白,只是怎么改?他自认本事没有李炎贝这个大哥出色,只是一直以来不服输的性格让他一直在李禄转悠着,当然他也喜欢那些美丽的珠宝和古玩,因为那都是钱。

    “你也知道她叫伍蓝枫,这种女人你也带回来家,还说是你女朋友?”李云河眼睛都瞪了出来。

    “爸,你觉得我们两家合作如何?”李利克显然不想解释他对伍蓝枫的感情,直接用公司利益说话。

    李云河愣住,江芸涓惊讶道:“利克,你在说什么?”

    “爸,这次我们两家在缅甸失手,大哥联合欧阳玥要收购耀诚,你还看不出来这里面的阴谋吗?大哥要挤掉我啊!”李利克立刻用李炎贝说事。

    “利克,你别胡说,要不是你大哥,你还在缅甸坐牢!”江芸涓气恼道。

    “妈,大哥被欧阳玥那女人迷住了,那女人要开珠宝公司,她的赌石能力能让我们李禄在s市完全败给她,你想想,如何下去,以后还有我们李禄吗?”李利克知道自己爸爸有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绝对不允许自己一手打造的公司被别人挤下去。

    “炎贝也只是想发展自己的公司,各凭本事没什么不对。”江芸涓严肃地看着李利克。

    “妈,可大哥只有他们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觉得他以后会有话事权吗?欧阳玥只是在利用的大哥而已!”李利克声音也大了一半。

    李云河眉心紧皱,开始考虑起李利克的话。

    “爸,他们现在的资金足够收购耀诚,下一步就是推广,这次欧阳玥在缅甸公盘赢了那么多极品翡翠,只要一上市,你想想,对我们三大珠宝是怎么样的打击,而我们李禄是首当其中,要是我们三大珠宝不结合起来,明年珠宝界就要重新洗牌了,我觉得这个时候,和云翔合作是最好的办法,起码还能防止张董那只老狐狸暗中桶刀子!”李利克很有气势地凯凯而谈。

    “利克,你别忘了,方老和钱无忌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江芸涓看着李云河那考虑的样子,内心很是不安。

    “妈,钱老现在在京市医院里躺着,情况也不太好,欧阳玥直接把他刺激得当场中风,这个小女人绝对不是我们表面上看得那么单纯,伍蓝枫这次找我也有这个意思,方老的仇也算报了的。”李利克说到最后看向李云河。

    李云河一只手抓住被单,看着李利克斟酌了一下道:“伍蓝枫来找你,是伍少华的意思?”

    李利克点点头道:“是的,伍少华提出我们两家合作,免得被欧阳玥的珠宝公司强势进驻珠宝市场,对我们可一点也不利。”

    “那你和伍蓝枫只是做戏?”江芸涓看不透。

    “不,我确实喜欢小枫,为了两家合作的诚意,我们可以先订婚,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对方不耍阴谋。”李利克看着李云河很紧张道。

    江芸涓张大嘴,不知道说什么,孩子大了她这做妈的说得话也不重要,但她却是真不喜欢伍蓝枫那样的儿媳妇儿,虽然两家结合对家族确实是有好处的。

    “利克,伍少华人呢?”李云河看着自己的儿子良久才询问道。

    “他在北京,不过听小枫说他很快就会来s市,还有,爸,明日股市就开盘了,我们三家珠宝公司只怕都会跌停,欧阳玥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还没有买回来,已经没有多余的钱托市,要是欧阳玥和海娜再暗中收购的话,李禄会受重创。”李利克皱眉道。

    “你有什么方法?”李云河嘴角抿了抿道。

    李利克有点尴尬,面色紧张地看了看江芸涓,然后道:“也许我们可以先把大哥的百分之十股份卖出去托市。”

    “不行!”江芸涓顿时跳了起来,“你大哥的虽然还了回来,但这么多年他在李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他现在不要,以后也是要留给他的!”

    “妈,我的意识是先卖出去,等股市稳定了再买回来不是一样?”李利克急道。

    李云河看看李利克,再看看江芸涓那张焦急的脸,最后对江芸涓微笑一笑道:“芸涓,你别担心,我永远不会动你们母子的那百分之二十,这样,我的股份里拿出百分之十,先稳住再说,期望欧阳玥不会那么快就向我们要那三亿五。”

    李利克嘴角勾笑道:“好,爸,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那小枫的提议?”

    “等伍少华来再说,云翔现在是他说了算,不过我到是没想到他这么狠,把妹妹都当成筹码,看来这次他们输得很厉害啊。”李云河眯了眯眼睛,心想着欧阳玥这个小姑娘确实够狠,一下子坑了三大集团,还帮方老报了仇,她早晚都会在珠宝界上位,就是看三大集团能把她压制多久。

    正在李家两父子盘算自己集团会不会被欧阳玥击败的同时,欧阳玥正坐在任云桀的车上往星湖湾而去。

    “毛毛,你不觉得奇怪吗?伍蓝枫居然和李利克一起?她之前还当面跟我说李利克多恶心,现在却成了男女朋友?”欧阳玥好笑道。

    “伍蓝枫想利用他,而李利克显然喜欢她。”任云桀直接看穿本质。

    “问题是伍蓝枫要利用他什么?李利克有什么好利用的吗?”欧阳玥不懂。

    “李利克确实没什么好利用,但他却是李禄的少东家,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一定是伍少华的主意,你想想伍少华他们这次损失了多少,好的毛料没买到,反而损失了将近八亿,这对云翔无疑是一句重创,明天开盘两家都会跌停,伍少华不会不做点什么的。”任云桀冷笑道。

    “做点什么?伍蓝枫和李利克?”欧阳玥想不通伍少华想做什么。

    “两大珠宝集团联合的消息一出去,就能消除这次缅甸公盘的负面影响,他就不用出资金去托市,伍蓝枫和李利克连姻,这势必成为珠宝界的传奇神话,股价立刻又会大涨。”任云桀想到这个可能性,顿时面色一变道,“看来李利克这回要被伍蓝枫骗到头了。”

    “什么意思?”欧阳玥还是不习惯那么残酷的商战。

    “伍少华这人多卑鄙你知道吧,他手里还有之前李禄的百分之十股份,他要炒热了卖掉,李云河必定会出手托市,等伍少华高价脱手,他就让伍蓝枫宣布只是和李利克玩玩,那李禄的股票又会大跌,那么伍少华趁机再低收,真狠。”任云桀越说越觉得伍少华必定会走这一步,因为没有人比那家人阴险了。

    欧阳玥一惊道:“那李禄不是要重新洗牌?”

    “那到未必,毕竟李家的股权占大部分,只是云翔等于成了李禄的另一个老板,对云翔就是利好消息,他的股票就会飞涨,到时候伍少华亏的就会全部赢回来。妙啊,伍少华果然是人才!”任云桀都不惊为伍少华叫好。

    “毛毛,你是猜测的,伍少华也不一定这么做。”欧阳玥被他说得毛骨悚然,商战有时候是杀人不见血的,却是让人浑身发冷,内心充满恐惧的。

    任云桀耸了耸肩膀道:“也许,不过伍蓝枫出现在s市确实不正常不是吗?”

    欧阳玥凝思后道:“确实,东方旭要是帮她杀了王泉,那伍蓝枫就一定是受到了伤害,那她一定想回家舔伤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不想伍少华看出她的不正常。”

    任云桀点点头道:“她还必须帮伍少华做事才能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欧阳玥看着他说不出话来,正好电话响了起来。

    他连忙拿出来一看,居然是欧玫,让她很惊讶。

    “小玥。”欧玫兴奋的声音。

    “欧姐。”欧阳玥也露出笑容,两人寒暄一阵后,欧玫切入正题道:“小玥,你知道吗?杀王泉的凶手找到了。”

    “什么!是谁?”欧阳玥大惊,凶手不是东方旭吗?

    “一个叫黑头的混混,不过我感觉这一切都很诡异,但是案子结了也好,免得瀛洲都人心惶惶的。”欧玫笑道。

    “黑头?欧姐,你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警察怎么抓到他的?”欧阳玥完全迷糊了。

    “不是抓到的,是他来自首的,说王泉和王泉的朋友轮姦了他的妹妹,所以他是报复,但是我和罗刚都觉得很古怪,可惜上面来了通知,不让人再继续查下去,而王总不知怎么回事,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这事情也就定下来了。”欧玫声音里很无奈。

    欧阳玥听得目瞪口呆,心里也觉得越来越得毛骨悚然了。

    “我打个电话给徐闵。”任云桀看她面色不好,直接拿出电话来。

    徐闵的电话一通,任云桀就问:“你可知道王泉的事情已经结案了,凶手已经自首。”

    徐闵那边沉默了一会道:“我也是今天接到的消息,这案件确实结了,云桀,这案子你们不要再查了,对你们没有好处。”徐闵的声音很严肃深沉。

    任云桀目光里闪过暗光道:“你什么时候回来?还在缅甸吗?”

    “我刚回到京市,这边有点事情,大概半个月才能回来,对了,缅甸的枪击事件也有了结果,那狙击手承认是翡翠王雇佣他的,但当晚就死在牢里,现在没有证据起诉翡翠王,缅甸官方因为翡翠王的威望和对缅甸的贡献,这案子也等于不了了之,不过你放心,这个人我会处理。”徐闵声音有点阴沉。

    任云桀嗯了一声后就挂了电话,对欧阳玥重说了一次。

    欧阳玥心惶惶,果然是翡翠王要杀她,真狠,但徐闵的话什么意思,他会处理,是要抓翡翠王去研究吗?她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让她心里害怕。

    夜晚,欧阳玥整个人都感觉没有精神,很多事情在她脑子里盘旋,让她一动也不想动。

    “玥,你没事吧?”任云桀看她坐在沙发上发呆,拿了一杯牛奶走过来坐在她身边。

    “毛毛,我心里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欧阳玥看着任云桀露出彷徨的表情。

    “不会的,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之中,你只是心软,看这些东西都觉得太阴暗、太残忍对吗?”任云桀看着她的眼睛,露出关心之色。

    欧阳玥看着任云桀俊美阳光的脸,忽然之间感觉自己很搞笑,现实是残酷的,自己上一世不就是最残忍地被杀害吗?而现在面对这些她觉得阴暗残忍,这只说明自己还不够坚强。

    “怎么了?”任云桀见她笑得有点讽刺,不禁更加担心,伸出手来握住她一只小手,“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你一直想强大,富有,拉关系,这一切是因为你以后要对付东方家族对吗?”

    欧阳玥有点惊讶看着他,任云桀深褐色的眸子芒星点点,忧心地看着她,面上有着明显的心疼之色。

    “若我说对了,那么你必须要强大,徐闵也说了东方家族绝对不是一般的存在,所以你还需要更加强大。”任云桀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不管你和东方家族到底有着什么秘密,我会一直保护你。”

    欧阳玥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内心无比感动,有种滚烫的东西直冲眼眶,她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东西有很多,但忽然间她不再惊慌害怕,因为她有毛毛在。

    “毛毛。”欧阳玥不知道说什么,还是担心这样的美好只是昙花一现,但起码现在她很安心。

    任云桀伸手把她搂进怀里,欧阳玥这次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靠在他怀里,享受这一份宁静。

    这一晚,欧阳玥没有健身和锻炼,只是早早地回到房间,拿出了保险箱里那一块方形的石头,透视进去,中间是黄黄的光芒,但具体里面是什么在发光却看不清楚。

    欧阳玥开始慢慢地解石,半个小时后,她终于知道里面是什么了,而且让她惊讶得俏脸苍白。

    里面居然又是一块黄玉,和她爷爷留给她的那块差不多,只是不是水滴形的,而是菱形,这也让她想起任云桀失忆之前让她藏的那块黄玉是椭圆形的,这三块黄玉外形虽不同,大小差不多,最重要的是欧阳玥知道它们的材质是一样的,摸上去的手感也是一样的,只是她爷爷留给她的那块里面有一把悬挂的剑,还有银光点点,但任云桀那块没有,而这一块里面却有黄光点点,让她很惊奇,她记得东方博弈叫这些黄玉是黄晶石,但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可她却有了两块,这让她对这黄玉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

    半个小时后,欧阳玥把两块黄玉放进保险箱,洗了澡后躺在床上想,毛毛说得不错,自己早晚要和东方世家对上,那么自己就不能在心软,要为以后的复仇做好一切准备,财富,人脉,自身能力都是不可缺少的。

    第二天,欧阳玥准时去上学,校门口,范择文已经在那边等她,看到她范择文立马就露出笑容道:“小玥,我已经完成了祖母绿的雕刻了。”

    “真的吗?你这三天难道没出去走走,就在家雕刻?”欧阳玥虽然高兴,但知道他想必都没时间出去玩。

    “我哥说外面不安全,我只能在家,不过我喜欢这工作,你知道的,我让大少爷去我哥那边取了,我带身边不安全,接下去是不是要雕刻那块龙石种了?”范择文简直就是兴奋满面。

    欧阳玥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喜欢就好,龙石种要解出一个手镯给孙道国你知道的,月底交货行吗?”

    “当然,手镯没难度,我更想着雕刻一只发簪会是怎样的挑战。”两人边走边说。

    欧阳玥发现很多人都在注意她,不禁奇怪道:“一个国庆节,难道又出什么新鲜事了?”

    范择文也注意这点,转头看看四周道:“好像是的,不知道会不会又是赵琴琴那个女人,不过马上就会知道了。”

    欧阳玥一愣后笑道:“放心,绝对不会是赵琴琴。”

    范择文看看她轻松的笑脸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欧阳玥把h市的事情说了一遍,赵琴琴一个月之内只怕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不过她还是希望她能接受教训,别再搞事。

    “小玥!”张璐璐从路边跑出来。

    “璐璐,什么事这么急?”欧阳玥惊讶道。

    “教导主任找你。”张璐璐喘气道,“一大早就来寝室找你了。”

    “哦?知道什么事情吗?”欧阳玥惊讶道,她和校长算熟悉,但这个教导主任还真不熟悉,只知道他是一个五十岁不到的老男人,大家叫他‘陈主任’,只是有一次看他训导一名看上去很可怜的女生让她很是反感,对这个老男人就没有什么好印象。

    张璐璐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大家都在谈,好像和你上次救他有点关系,你知道有人放了你救人的视频在bbs上吗?我想应该是这件事。”张璐璐看看范择文。

    欧阳玥顿时皱眉,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无聊。

    “小玥,我和你一起去,我是你救的,他们就算要说什么总不能否认你救人的事实,再不行,我找我哥来。”范择文怕她有麻烦。

    欧阳玥笑着摇摇头道:“不用,你别担心,你去上课吧,有事我打电话给你。”欧阳玥相信有徐闵和范奇森的关系在,中医大不敢动她。

    范择文看她目光里的肯定,只能点点头离开,而欧阳玥谢了张璐璐后直接朝教学楼的教导主任办公室走去,而一路上,不止是大一的学生、大二、大三、大四的很多人都对她议论纷纷,欧阳玥挑挑眉,感觉自己一个国庆节上来,完全成了中医大的风云人物。

    一身奶白色的名牌休闲服,白色球鞋,长发飘飘,面容淡笑地行走在校园路上,让欧阳玥嘴角微勾,前世的自己绝对没有现在的从容淡定,那时候的自己没有高调的资本,只有羡慕那些校花校草,直到和东方博弈在一起,才开始脱离乡下妹的感觉,慢慢走出低调。

    而现在,她感觉有点讽刺,不过她确实承认现在的自己很自信,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机会。

    教导主任办公室里,欧阳玥一进门,陈主任就正襟危坐地看着她,而且似乎是从来没见过她似的,看得很认真,最后才露出点友善道:“欧阳玥,你知不知道bbs上自己的新闻?”

    “主任,我从来不去看那么无聊的八卦。”欧阳玥耸耸肩看着他。

    “无聊的八卦?你就是这么定义我们中医大的bbs?”陈主任显然很不满意。

    欧阳玥看着那副老花眼镜后面犀利的目光,忽然觉得有点好笑道:“主任,你觉得bbs上有多少消息是对我们学习有用的呢?有多少是学术问题?我看到的不是谈论是校花就是谈论校草,不是白马王子就是白雪公主,我实在没时间一天到晚盯着这些东西?”

    “欧阳玥!这是一个学生该对老师的态度吗?”陈主任顿时口气难听了。

    欧阳玥一笑道:“不浪费时间,相信主任的时间比我宝贵,主任找我到底什么事?让整个校园都在对我指指点点?”

    陈主任一愣后,难看的脸色居然有点尴尬起来,最后道:“bbs上放了一段你在实验室果断救治一位心脏病发的同学,这事是真的吗?”

    “主任,你不会想要说我救人是救错了吧?”欧阳玥挑眉。

    陈主任抿了下他那张扁平的嘴唇道:“我听了导师的详细阐述,对你的祖传针灸很感兴趣。”

    欧阳玥这下到是真愣住了,看着他那双开始闪烁光芒的眼睛道:“主任?我不明白,你的重点是?”

    “学校的中医研究实验室,想邀请你加入,你可有兴趣?”陈主任双手一摊道。

    欧阳玥完全愣住,中医大的中医研究实验室那可是一个神圣的存在,一般都是上了研究生才有资格进去的,上一世的欧阳玥就从没机会进去过,接触的除了中医的药材之外大多学得是西医,没想到现在居然有这种机会?

    “主任,为什么是我?”欧阳玥实在有点受宠若惊,她觉得自己新生是完全没有可能。

    “研究实验室的小神童楚格林刚才外国回来,他看了bbs上你的那段视频,对针灸很感兴趣,所以想邀请你加入。”陈主任解释道。

    “楚格林?那个十岁就能背本草纲目、十五岁获得医学博士学位的家伙?”欧阳玥惊讶道。

    陈主任点点头笑起来道:“看来你对他还挺熟悉的。”

    欧阳玥也微笑起来道:“我想华夏出了这么一名神童,很少有人不知道。”欧阳玥记得第一次听到楚格林这个名字是自己八岁的时候,是她爷爷拿着报纸告诉她那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男孩十岁就背出了本草纲目,而且熟悉里面的中医医理,是个医学天才。

    “确实,他是华夏的骄傲,在国外获得很多奖项,现在他回来,被我们中医大聘请过来参加中医研究,而你有机会和他一起参加实验,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陈主任此刻在欧阳玥眼中是说不出得可爱亲切。

    “当然愿意,谢谢主任!这是我的荣幸。”欧阳玥知道自己有神针,但她的中医医理却并不强,而这是个让她学习的最好机会,她又怎么会错过?何况上世把西医都学了不少了,这世补充中医那简直是老天爷的完美安排。

    “那第三堂课的时候去中医研究实验室,楚同学昨晚在中医大一院做一个大手术,回来会晚一点。”陈主任对她笑道。

    “好的,谢谢主任。”欧阳玥兴奋地离开教导室,这一刻,她发现她还是很喜欢这个老男人的。

    开心地发了信息给范择文和任云桀,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然后兴奋地期待着第三堂课的到来。

    九点半,欧阳玥就来到了离教训大楼差不多一百米远的独立研究实验室,左边楼是中医研究实验室,右边楼是西医研究实验室。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欧阳玥站在中医研究实楼的大门口楼梯处等待,顺便看看那边宣传栏里的各种研究报告。

    大约五分钟后,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传入欧阳玥的耳朵,她转过身来,就看到一辆淡蓝色的兰博基尼aventador快速地驶入门前的停车位。

    驾驶员的车技显然很不错,完全停进车位,不斜不歪,让欧阳玥羡慕,她一直想要学开车,可惜一直没有时间,心想也许该请几天假专门学习一下,开一辆如此拉风的敞篷跑车确实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

    驾驶员下车,欧阳玥见那人一身米灰色的coach名牌休闲服饰,身材和任云桀差不多,只是稍微看上去健康点,皮肤很白,但让欧阳玥最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脸,这个帅气的男人本来是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但下车的一刹那,他似乎有点眼睛疲劳而摘下墨镜,也让欧阳玥看到了他的脸。

    怎么说呢,这家伙绝对是个大美男,五官分开来看非常酷,眼睛犹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脸庞精雕细琢般,肤色白皙,英挺的卧蚕鼻子和枣红色微厚的唇瓣加上耳垂特别肥厚的福气耳朵,但组合在一起却不是用酷来形容,而是给人一种很可爱的感觉,因为这完全是一张男性的娃娃脸,组合在一起看上去非常显年纪小和亲切可爱,还是和他十岁时候的那张洋娃娃点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可惜他的神情却透露着他一点也不想可爱,这样一来反而导致他给欧阳玥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闹别扭的小正太。

    他就是华夏的医学天才楚格林,一个比欧阳玥只大两岁,但已经在医学界鼎鼎大名的神童。

    楚格林显然没想到楼梯边上还有人,所以当他走了两个台阶看到上面的欧阳玥时,他停下了脚步,黑曜石般漂亮的眼睛带着探究和欣赏看着欧阳玥。

    “你好,楚格林同学。”欧阳玥露出淡淡的微笑,虽然她心里很兴奋,但她现在已经学会了冷静和淡定。

    “你是那个欧阳玥?”楚格林显然也认出了欧阳玥。

    “是的,很高兴你给我这个学习的机会。”欧阳玥很官方地回答问题。

    “你比bbs上面漂亮多了,那拍视频的家伙技术也太差了。”楚格林越看欧阳玥眼中的惊艳之色就多一分,这种感觉让一个神童有点不解,所以他发挥他喜欢研究的精神,双目一直盯着欧阳玥,也不会觉得自己很唐突。

    欧阳玥到是没觉得这个娃娃脸的男人唐突,反而觉得这家伙还是挺有幽默感的,这么赞美的话赢得了她灿烂的一笑。

    “欧阳玥,有人说你像古典美人吗?哦?你这挂件是翡翠,帝王绿吗?真漂亮,和你本人很配,我第一次感觉到美人如玉四个字的真谛,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楚格林。”楚格林到现在才伸出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来和欧阳玥握了握。

    “谢谢夸张,你也不错。”欧阳玥微笑道。

    楚格林耸耸肩,戴上他的墨镜边走楼梯边道:“我知道,所以才戴着这么大个墨镜,以免被女人骚扰。”

    欧阳玥笑了,只怕他不是防这点,因为他戴了眼镜看上去更酷更帅气,换句话说女人一定会前赴后继扑向他,他只不过是在掩盖他自己的娃娃脸。

    “对了,我对你针灸救治先天性心脏病这一幕很感兴趣,请问你怎么能肯定你这一针下去就不会要了他的命呢?”楚格林转头看她,“你那一针可并没有刺中那位学生的任何穴位上,换言之,你这能叫针灸吗?”

    欧阳玥一愣,没想到楚格林只看个视频就知道她那一针下去并不是刺在穴道上,而直接刺在了心脏上,换句话说,那日范择文其实应该是被欧阳玥一阵刺死才对,而不是把范择文救活了。

    “祖传针灸?你知道什么叫针灸吗?”楚格林并没有要听欧阳玥的解释,而是直接又问,当然他还是自己继续解释道,“针灸是华夏传统医学中一门独特的疗法。”针“即针刺,以针刺入人体穴位治病。它依据的是”虚则补之,实则泻之“的辨证原则,进针后通过补、泻、平补平泻等手法的配合运用,以取得人体本身的调节反应:”灸“即艾灸,以火点燃艾炷或艾条,烧灼穴位,将热力透入肌肤,以温通气血。针灸就是以这种方式刺激体表穴位,并通过全身经络的传导,来调整气血和脏腑的功能,从而达到”扶正祛邪“、”治病保健“的目的。”

    “所以,欧阳同学,你那日所做的并不叫针灸,而我对这你的手法还能救人非常感兴趣。”楚格林说到这里已经把欧阳玥带上了三楼,一道指纹锁进去是一间非常宽敞的实验室,里面整齐干净,一边有十几排的格子柜子存放在着各种中药的药草,上面贴着标签,而右边是各种中药的医疗器具,以及西医的试验器皿。

    “楚同学,我所做的都是我爷爷教我的,我爷爷说是针灸,所以我也只能这么定义,其实谁在乎是不是针灸,最重要的是救人不是吗?”欧阳玥神情很淡定,目光看着里面这么多中药材很是兴奋,印象中他爷爷跟她说起过中药里面有千年人参,万年灵芝什么的,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呢?

    “ok,祖传秘方是不能传的吗?”楚格林耸耸肩笑道。

    “当然,要不然怎么叫秘方呢,不过我很喜欢中医,希望以后成为一名出色的中医师。”欧阳玥嘴角微勾道。

    “因为你爷爷?”楚格林伸手在墙壁上拿了两件白大褂,一件递给欧阳玥,一件自己披上。

    “yes。”欧阳玥点头。

    “ok,我不需要你说出来,现在我们来做一个实验如何?”楚格林摘下墨镜,对欧阳玥神秘地笑了笑,那笑容真让人觉得萌,有种很想扑上去狠狠咬一口他的脸的冲动。

    “实验?”欧阳玥挑眉,一来就让她实验,他难道觉得自己也是和他一样的医学天才?

    ------题外话------

    月票,累死我了,必须每天喊喊,不然后面追起来好快,哭。

    恭喜亲亲‘范丽娟’升级为本文探花,谢谢亲爱的,扑倒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