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4章 坑人

    这是一个高半米左右的玉香筒,所谓香筒,就是香具,一般是直筒型,上下各有扁平的盖顶和承座,主体部分镂空花纹以散发香的烟雾,筒内有个小插管,用以插香。

    这款香筒的别致之处在于中间是碧玉镂空雕琢而成,上下各雕有一匝云雷纹,器壁满是祥云蟠龙,筒身上端为铜鎏金重檐六角尖顶,檐下有六只仙鹤,口衔风铃,檐瓦画栋是掐丝的珐琅彩装填,下面为六圆珠,将碧玉香筒围绕,下承高束腰雕花栏板六角形虚弥座。

    整体用料讲究,造型华丽,雕琢精致,抛光精细,是一件完美的玉雕精品,亭取义有‘定’之意,寓意天下安定,一般摆放在皇帝宝座两侧,是地位崇高尊贵的象征。

    欧阳玥双目放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华丽高贵的香筒,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小玥,漂亮不?是不是真品啊?”肥佬见她看得认真,却是忍不住询问起来。

    欧阳玥凝目一看,亭中似乎有香雾缭绕,感觉熏香入鼻,确实为清朝乾隆年间的真品,而此类物件,市场价必定在百万以上,若是拍卖,价值更为惊人。

    肥佬见欧阳玥点头,顿时兴奋地跳起来道:“我就说是真的!太好了,吓死我了。”

    “肥哥,你多少钱收来的?”欧阳玥看着他开心的样子笑起来。

    肥佬伸出一只巴掌,欧阳玥明了。

    “这个数,要是假的,我实在不敢跟大少爷和方老交代,这些天我可是忐忑不安,就希望你们快点回来一个看看,这下我可安心了,五万元也是捡大漏了,嘿嘿。”肥佬手舞足蹈的。

    “嗯,肥哥的眼光越来越好了。”欧阳玥夸奖道。

    “哪里哪里,比起小玥你,可差远了,不过这么漂亮我实在也不忍心错过,那卖主是家里儿子出了车祸,要不然他也不舍得的,好在捡了宝。”肥佬就想当是自己的心肝宝贝似的擦拭下放起来。

    “这个可以让大少爷拿去拍卖,价格会很高的。”欧阳玥笑着站起来往下走。

    “嗯,对了,大少爷好久没来这边,我听说他离开李禄了,小玥,你知道怎么回事吗?他还好吗?”肥佬关心道。

    “肥哥,你放心,大少爷一切都好,只是离开了李禄自己发展而已,我相信他会比在李禄更好的。”欧阳玥笑笑。

    “那,那我们的店算谁的啊?李禄还是大少爷?”肥佬急道。

    “自然是大少爷的,古玩店李云河才刚开始注意,这些店也都是大少爷一手开起来了,没理由给李利克吧。”欧阳玥想起李利克,心想这家伙不知道回来没有,缅甸那一吓会不会让他回头是岸?

    “那就好,真怕那个二少爷啊,对了,方老什么时候回来,他的腿如何了?我都没空去看看他。”肥佬露出内疚之色。

    “你这里开店怎么走得开,师傅现在坐轮椅,不过我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欧阳玥国庆上去就会为方老治腿。

    肥佬点点头也安心,两人又说了些钱无忌的事情和翡翠公盘的事,直到门口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莫先生?”廖爷爷看到门口的男人先叫了出来,看来是认识的。

    “老廖,你跑这边了,怎么老王炒你鱿鱼了?”莫先生一身灰色衣衫,身上背了个双肩包,看上去有点怪怪的。

    “呵呵,这边条件好,我自然要为自己着想的,怎么,今天不去老王那边放货?”廖爷爷笑着招呼。

    “那家伙每次都那么低价,好货回来都给他一个人赚了,我可不上当了,听说你们这边收货价钱高点,我这不想来试试,没想到老廖你在这里做了,真是巧,你可别告诉老王啊。”莫先生说着还朝对面看看,只是谁都知道不到中午,对面的老王一般都是不会出现的。

    “那是当然,大家都希望能卖高价钱的,这次什么宝贝啊?”廖爷爷走进柜台里拿出一张红色的丝绒布放在台面上,这是看贵重物品的规矩,以免发生碰撞意外,损失就大了。

    欧阳玥和肥佬都走过来,只有任云桀坐在一边角落处不说话,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当保全的工作。

    莫先生慢慢地把背包拿下来,极其小心地把背包放在柜台上,然后慢慢地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件用报纸包住的东西,大约一只筷子那么高。

    欧阳玥和肥佬、廖爷爷都是瞪大眼睛,等着他打开报纸,因为怕有意外,在卖主没有完全打开给他们看之前,他们是不能随意碰的,要不然真出意外算谁的错呢?

    “嘿嘿,这可是好东西,东北出土的。”莫先生慢慢地打开报纸,一座精美的白玉飞天女像的摆件出现在大家眼前。

    摆件上面为白玉雕像,下面是一个红木的坐台,那白玉洁白温润,呈扁平片状,透雕一飞翔于两朵祥云之上的飞天形象。

    大家一看这种如意式朵云纹就知道是唐代云纹的最大特点,所以此物若是真品,价值确实不菲。

    那飞天为女像,半卧,头顶挽高发髻,身穿贴体群,肩披飘带,左手执一柄荷叶,双腿相交,人物体态轻盈,面目慈善,和唐代壁画中的飞天形象及其相似。

    “怎么样,唐代白玉飞天像,好东西吧?可以上手看看!”莫先生洋洋得意,但眼神又有点闪烁。

    欧阳玥三人都是用眼睛观察,还没用手去细摸,欧阳玥听他这话有点古怪,怕是假货,连忙凝目望去。

    廖爷爷微笑点头,正准备去拿起来好好观察,欧阳玥忽然道:“别动。”把廖爷爷吓一跳。

    欧阳玥忽然看着莫先生,目光变得犀利冰冷,让肥佬和廖爷爷都不懂,连任云桀也不禁走了过来。

    “小玥,怎么了?这件好像是真货呢?”肥佬不解道,他双目已经在放光了,这白玉虽然不是玉中之王的翡翠,但看上去也是白洁圆润,是上好的软玉,而这飞天要是真的,也能卖上好价钱的。

    “莫先生,你什么意思,是来坑我们的吗?”欧阳玥冷笑道。

    莫先生一愣后面色涨红道:“小姑娘,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坑,我好好来卖货,你们不收就算了。”

    “不坑,只怕这玉雕谁上手都会一分为二吧,你之前拿出来那般小心,难道你敢说你不知道这玉雕已经是断裂的,而且是有人故意又修复起来的。”欧阳玥直直地看着莫先生。

    “什么!断裂?”肥佬吓一跳,连忙拿起旁边的高度放大镜,凑过去看起来,果然越看面色越难看了,最后面色一怒道:“果然有裂痕,只是修复之人很巧妙地涂了层胶,要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楚,但一拿起来看,只怕很快就会断裂,好阴险的心思!”

    莫先生额头冒汗,廖爷爷也满目惊恐。

    “莫先生,你不会说你不知道裂痕吧,既然知道是真品,不会不用放大镜看过,怎么,是老王那边坑不进去,才来这边吗?”廖爷爷也生气了。

    任云桀已经走到门口堵住,莫先生额头的汗水更多,看着个个都面色发怒,心里也不禁害怕起来。

    “你摆明是来坑我们的!莫先生,这种蓄意的行为我们完全可以报警!现在给你机会说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你也不缺这个钱吧?”肥佬气恼道。

    莫先生想伸手去拿回那件白玉飞天,但又怕自己去碰也会裂,不禁苦恼。

    “报警!”欧阳玥冷冷地说了声,“我们开了店可不是给人坑的,让你得逞的话,以后还不知道多少人做这等卑鄙的事情!”

    “别,别,别报警,其实,不是我要这么干的!”莫先生见肥佬打电话,吓得赶紧急道。

    “什么意思?有人指使你不成?”欧阳玥立刻道。

    莫先生叹口气道:“还不是对面老王嘛,他恨透了你们,就叫我来坑你们一笔。”

    “什么!岂有此理,我就知道那家伙眼红,这几天一直在对面骂骂咧咧,果然搞出这种事来!我要报警,好好整治这家伙!”肥佬气得面红耳赤。

    “老哥,千万别报警啊,要报警我就完了,老廖,你帮帮我。”莫先生连忙求老廖。

    “莫先生,你也不像是这种坑人的人,到底出什么事了?老王逼你不成?”廖爷爷奇怪道。

    莫先生面露苦相道:“还不是我昨日去他那里销货,结果碰碎了这个白玉飞天,他说他是一百万收回来的,能卖二百多万,要我陪,你,你说我哪有这么多现钱。结果他就让我来坑你们,要是坑着了,就不用我陪,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欧阳玥一听皱眉,对面的王老板也算是个极品了,长期的嫉妒终于让他想出这种卑鄙的做法来,今日要不是自己先察觉有异而用异能扫描一下,廖爷爷一拿起来就完蛋了,虽然陪上一两百万是没有问题,但这口气只怕没办法咽下去了。

    “他现在在对面?”欧阳玥挑眉询问。

    莫先生点点头道:“我真是被逼无奈,其实这混蛋也是坑我的,我就碰了一下,怎么可能变成两半,只是有苦说不出。”

    欧阳玥走到任云桀身边,对他说了几句,任云桀点点头就出去了。

    “小玥,你看看这事怎么处理,我看莫先生也是被逼无奈,最坏就是王老板。”廖爷爷显然对这个莫先生印象不错的。

    “那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肥佬气恼道。

    欧阳玥看看莫先生道:“莫先生,虽然你也是被坑,但你这样来坑我们就是你不对了,不过我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你看成不?”

    “成,成,小姑娘你说。”莫先生不认识欧阳玥,但显然他看得出来,这位气质淡雅的小姑娘在这些人里面有绝对的话事权。

    “你现在回去王老板那边,就说已经坑到我们了,只是价格问题,我们说只能陪三十万,看他愿不愿意,还有你要引导他说话,说出是他故意坑我们的,这样一来,你就完全洗脱嫌疑,王老板就再也没机会害人了,两全其美,你看如何?”欧阳玥嘴角勾勒出微笑。

    莫先生一愣道:“小姑娘,那你怎么拿证据呢?”

    “我已经让我的人去偷拍了,你只要带他到后面的院子里说话就成,其他你不用担心。”欧阳玥叫任云桀就是去对面埋伏,因为她已经看过去,那王老板正在院子里搓着手来回走,想必是在等消息。

    “好,不过他要是自己承认了,可不关我事了?”莫先生有点惊讶于欧阳玥的聪慧和机灵。

    “那是当然,看在廖爷爷的面子上我也得救你一把,以后你有货就直接来我们这边好了,价钱绝对会比他那边公道。”欧阳玥不忘做生意。

    莫先生一愣后顿时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办。”说完看了眼柜台上的白羽飞天,快速地往对面走去。

    肥佬和廖爷爷都是被刚才那一幕吓得心惊胆颤,要是真碰了下,这事情估计真是没完没了,最气恼的是被那家伙赚便宜简直就是可恨到极点。

    “小玥,你真是长大了,处理问题很沉稳,要是肥哥我,一定又拿棍子去抽他一顿了。”肥佬摸摸额头的汗。

    “呵呵,我也是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对了,我先打电话。”欧阳玥走到一边开始打警察局局长的电话,当初她留下这个号码也是为了他二叔的事情,徐闵和周龙都让她有问题和困难直接找局长就成,还让她别客气,那时候她客气地留了号码以为不会用到,没想到这次还真是大派用场。

    这边的廖爷爷还在用放大镜看着白玉飞天,一阵阵地摇头叹气,也庆幸这次欧阳玥正好在店里,要不然可是要他陪的,就算卖了他全家也陪不出来。

    那边的莫先生装得很兴奋地进去喊道:“老王!”

    “老莫,怎么样,得手没有?”老王立刻迎上去。

    “得手了,不过他们只愿意陪三十万。”莫先生故意走到树荫下,老王也跟了过去。

    “三十万?怎么可能,那白玉飞天市场价好歹能值二百万,最少也得敲他们一百万啊!他们说三十万你就同意啊!”老王气得跳脚。

    莫先生脑子一转道:“老王,你也知道这是坑人,人家也不笨,这白玉飞天能碰一下就碎?又不是玻璃做的,他们已经在说我敲诈坑人了!三十万不错了。何况,老王,你之前也是坑我的吧,我也就那么一碰,怎么就断了?”

    “老莫,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老顾客了,我怎么会坑你,确实是你碰到后裂开的,我是为了救你才让你去坑他们,你好歹也给我弄一百万回来,不然剩下的就得你陪。”老王面露奸相。

    “你!老王,你我心里有数,我觉得不可能那么一下就碰碎的,我也不计较你那么坑老客人,现在你让我去坑人我已经觉得愧疚,人家肯给你三十万你已经赚了,你这良心是不是太黑了!”莫先生想想也气得很,完全不用演戏。

    “老莫,你这是什么话,分明是你碰裂的,你居然不承认,是想烂帐不成,我让你去坑他们是帮你们,你别不识好歹,反正最少一百万,你自己看着办,他们不给,剩下的就是你自己出!”老王冷笑起来。

    “老王,做人要有良心,你他妈这么坑人早晚有报应!”莫先生气得面红耳赤。

    “良心!?老莫,我要没良心会教你这一招吗?你自己乖乖赔一百万吧,不然我报警!”老王蛮横道。

    “好!报警就报警,我看看是你坐牢还是我坐牢!”莫先生抬头看看趴在院墙上偷拍的任云桀露出得意的笑容。

    老王转头,看到了任云桀和他的手机,顿时老脸惨白,大叫道:“你干什么!小偷吗,抓小偷!”

    “老王,你别恶人先告状,对付你这种卑鄙之人也只能这样了,我们等着法庭见吧!”莫先生感觉一身轻松,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老莫,你他妈的居然阴我!”老王一时间惊恐和愤怒交加,拿起地上的一个烧冥纸的铜炉就朝莫先生的后脑砸去。

    “小心!”任云桀急道,但为时已晚,只见莫先生后脑发出‘碰’的一声,然后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向老王,身体慢慢地软倒下去。

    任云桀立刻从外面跑出去对欧阳玥急道:“不好了,出人命了,快报警!别让老王跑了!”说完就朝店里冲了进去。

    欧阳玥一惊,也立刻冲进去,肥佬拿起门边的钢管也冲了过来,一下子隔壁的店铺的人都涌了过来。

    里面,欧阳玥看到倒在地上的莫先生,连忙跑过去扶起他,见他后脑一片血肉模糊,透视一看,情况危急,立刻对进来的肥佬大叫道:“肥哥,快把我的背包拿来!”

    肥佬一愣,又回身跑回去那欧阳玥的包,而另一边,正准备跑路的老王在院子后门就被任云桀生擒,任云桀一拳头打在他的下巴,老王就疼得嚎叫起来,被任云桀翻转了手臂推回来。

    “王老板,没想到你这么丧尽天良!坑人不够还杀人!”欧阳玥双目冷冰冰地射向老王。

    老王这个时候已经惊慌失措,看看地上有老莫的血迹,更吓得以为老莫死了,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是冲动了,这杀人的罪名他背不起,才想逃跑的。

    “你们,你们坑我!”老王气氛他们让老莫回来坑回他,所以看到欧阳玥气得双目发狠。

    “是谁先坑人的,恶人自有恶报!你等着洗干净屁股坐牢吧,最好保佑老莫没事,要不然你就得一命偿一命,为了一点生意上的竞争,你如此丧心病狂,你还不知道错吗?”欧阳玥气恼地骂道,“你可想过你的妻子,孩子,父母、姐妹!”

    老王一听,顿时脚下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呆若木鸡。

    肥佬把背包拿来,欧阳玥快速取出银针为莫先生救治起来,但一想到是后脑勺,她有些害怕,但此刻她要是不治,等送到医院估计已经没救了,所以她屏住了呼吸,意念集中起来,把银针轻轻地转入他后脑的风府穴,看着青木灵气快速透过穴道在后脑位置蔓延开来。

    而因为意志力太集中,她的小脸也慢慢地开始苍白,额头有了薄汗,任云桀在一边看着她,不禁皱了皱眉。

    欧阳玥这次有心得,不敢耗尽精力,所以当看到莫先生不会再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停下了输入青木灵气,抬头看向任云桀微微地笑了下。

    “肥哥,看看警察来了没,要送莫先生去医院才行。”欧阳玥对肥佬道。

    门外响起吵杂声,今日王老板是诚心要坑人,所以他店里的伙计都不在,大门也不是全开的,这时候已经有两位身穿制服的警员走了进来。

    “请问谁报得警,这里出了什么事?”警察很官方的问题。

    任云桀自然变成了事故处理员,把老王交给警方,还提供了视频,老王很快就被带走,而莫先生也被警车送去附近医院,事情在预想之中,所以很快就处理好,听警察说莫先生若是没事,老王大概要坐三年牢,但若是莫先生有事,那就严重了,当然老王还必须赔偿一切损失,而他的店也被警方作为凶案现场查封了。

    回到古芳斋里,欧阳玥几人喝着廖爷爷泡得茶说起这件事,都很感叹,只有肥佬是开心的,说再不用防着对面出幺蛾子了。

    欧阳玥却并不开心,因为她的主意让莫先生受伤是她没有想到的,好在自己也及时救治,但良心还是有点不安,任云桀则说莫先生之前也算是帮凶,受点教训也是应该,让她别责怪自己。

    下午,欧阳玥和任云桀回家,欧阳荣和秦红也从医院回来,秦红还在厨房里熬汤说是晚上给朱美华送去。

    “小玥,二婶的事情你处理很好,毕竟是一家人,能帮则帮,我看你二婶这回是真吃苦记苦了,以后应该会改正,你二叔关一年也该反省了,还有倩倩,听话多了,呵呵。”欧阳荣笑得很开心,要知道欧阳栋毕竟是他亲弟弟,总不希望老死不相往来的。

    “希望吧,我是看倩倩还小,不想她以后歪路。”欧阳玥也笑笑。

    “是啊,倩倩今天换了样子,人也乖巧很多,懂得照顾她妈妈了,这样多好。”秦红也高兴,“对了,你们出去这么久,店里没事吧?”

    欧阳玥笑着说没什么大事,只是有点累,就说要进房休息会,她感觉自己还是消耗大了点。

    欧阳荣和秦红有点惊讶,不过看她面色真不太好看,就让她去休息,任云桀则留下来和欧阳荣、欧阳杰聊天打屁,也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两位家长都感觉到自己女儿的成长,而任云桀对他们的祖传针灸很好奇,问了欧阳荣,结果让任云桀吃惊的是,欧阳玥从来没正式跟他爷爷学过,只是小时候喜欢看他爷爷针灸,却没有自己真正动手试过。

    任云桀内心狐疑,也更让他相信欧阳玥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欧阳玥一觉睡到晚饭时间,任云桀看她出来,人精神不少才放下心来,只是他实在不知道为何针灸会消耗她这么多精力,而且只能睡觉补回来吗?有时候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晚饭后,欧阳玥和欧阳杰、任云桀三人去会所游泳和锻炼,欧阳玥才知道欧阳杰居然报了散打兴趣班,和任云桀过了几招,害她也很想过招。

    最后任云桀直接让他们两姐弟过招,欧阳杰无比兴奋,但很快他知道自己错了,欧阳玥和任云桀天天在家过招,而且是亲自教导,自然比他厉害,打得欧阳杰连连后退,把任云桀逗笑了。

    欧阳杰是不服输,越输越猛,两人对打了一个小时才结束,欧阳杰的脸上都被欧阳玥一拳头打得淤青了。

    “姐,你怎么这么能打了,我也每天都在练,看来没有好的教训确实很吃亏啊。”欧阳杰无比苦恼。

    “你也不错了,起码以后不会给人欺负了,不过你可别自己找架打哦。”欧阳玥警戒道。

    “姐,我不是小孩子,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很多事情做,哪有空打架。”欧阳杰扁扁嘴。

    “那就好,累了吧,回家洗澡睡觉,明日我们一起逛街游玩,顺便给你们都买点新衣服什么的,我看爸妈都不舍得花钱。”欧阳玥笑道。

    “真的?姐,那我能不能要辆新的越野自行车啊,我可以每天早晨锻炼,也可以骑着上学。”欧阳杰顿时双目发光。

    “你这么乖,当然可以!”欧阳玥笑得捏他的脸。

    “哦,姐,你太棒了!”说完就搂住欧阳玥的肩膀,两姐妹笑呵呵地走在前面,后面的任云桀看着他们摇头,两个长不大的孩子,不过他心里有点酸涩,妒忌欧阳杰了。

    “毛毛,你快点啦,这么磨蹭!”欧阳玥停下来叫他,任云桀一愣后抬头,顿时笑得阳光灿烂,加快脚步追上去,然后很自在地也搂住她的肩膀,就这样两个美男搂着一个美女笑呵呵地从会所里走出去,惊艳了不少男女的目光。

    任云桀想叫他们去宵夜,但想想欧阳玥累了,就只好作罢,送一短路后自己回到会所,就看到一个人正在会所宾馆门口看着他。

    任云桀皱眉,这个男人他自然认识,看样子还是特意等他的。

    “任云桀。”陆剑明跑上来道,“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欧阳玥高中的班长,现在一起上中医大的。”

    任云桀冷清地看着他道:“你有什么事?”

    “那个赵琴琴打了电话给我,我才知道你们回来了。”陆剑明一说赵琴琴,任云桀就明白了。

    “你怎么不找玥?找我干什么?”任云桀挑眉。

    “我看天色晚了,也不好意思。”陆剑明其实是为了上次那尴尬的事,有点怕见欧阳玥,但赵琴琴哭着求他,还告诉他地址,他就想过来看看,正好看到三个人出来,吓得他连忙躲起来,想追上去,却发现任云桀转回来了,他就明白任云桀是住这里的会所宾馆的。

    任云桀挑眉道:“那女人想要你来说什么?”

    “赵琴琴的脚好像出了问题,她一直哭个不停,说是小玥整她的,想要我来问问怎么样才能让小玥放过她。”陆剑明讪笑道。

    任云桀全身气息一冷道:“你不觉得她提出这种要求很好笑吗?你可知道今日的事情?”

    “我只知道个大概,我想小玥也不可能弄伤她的脚步吧。”陆剑明其实也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对欧阳玥一直有种好奇感,只感觉一个暑假已经让欧阳玥改变太多,而他和她同班三年,这让他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秘密似的,而且欧阳玥越来越漂亮,气质也越来越吸引人,他内心深处还想着有没有可能自己还有机会。

    “你知道就好,那女人是咎由自取,伤了脚也好,免得她搞那么多事情,你告诉她,下次她还敢伤害玥,我会让她一辈子残废!”任云桀冷冷地说完,就直接往宾馆里走去。

    “任云桀!”陆剑明快速叫住他。

    任云桀不耐烦地转身看向他,陆剑明鼓起勇气道:“你,你真是小玥的男朋友吗?”

    任云桀一愣后,双手抱胸,有点好笑地看着他道:“你以为呢?”

    陆剑明有种莫名的紧张,只感觉这个任云桀和他是完全两类人似的。

    “你,你和小玥同居了吗?”陆剑明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呵呵。”任云桀难得在外人面前笑出声来,“若是你不准备告诉玥的爸妈话,我到是很乐意告诉你,玥是我女朋友,而且我们关系很好。”

    陆剑明顿时感觉心里一闷,不知道的时候猜想还是有点侥幸,但被如此明确的告知又是另外一种心境,最让他无奈的是,这个任云桀的外在条件比他好得多,自己要是女孩,也会喜欢这样帅气又冷酷的男朋友的,何况这家伙还特有钱,开着银色的保时捷,看来他只好对欧阳玥彻底死心了。

    “谢谢你为玥保密,我们还不想让她父母担心。”任云桀对陆剑明这一点还是很赞赏的,虽然他见不得这家伙对欧阳玥的喜欢,不过这下能彻底打击他也好。

    陆剑明苦笑道:“不客气,小玥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珍惜,好了,没别的事了,我还是回去了。”

    任云桀点点头,目送这个满脸写着失望的男生离开,嘴角的弯钩是越来越大。

    第二天上午十点,欧阳玥就带着妈妈秦红,欧阳杰,在任云桀的开车下去大商场买东西,两个小时买了大大小小十几包,把秦红心疼死,但欧阳玥坚持,她也只好随她了。

    欧阳玥不止是买了自己爸妈的,还帮欧阳倩倩和朱美华买了不少东西,而欧阳杰如愿以偿地买了越野自行车,当然欧阳玥也帮任云桀买了不少衣服,俨然像个一家之主。

    国庆的最后一天,欧阳玥早上九点和任云桀出发回s市,因为下午还想去看看方老,顺便为他治疗腿,还有就是很多事情要理理头绪什么的。

    下午三点,欧阳玥和任云桀来到李家大宅,因为方老还是住在这里,欧阳玥尽管不太想见李云河,也只能来了。

    李云河在楼上休息没有出来,可能也觉得尴尬,到是江芸涓亲切地招呼她,还多谢她对李炎贝的照顾,让欧阳玥很不好意思。李炎贝因为有事还没回来,江芸涓留他们用晚膳,还说李利克会带了女朋友回来。

    欧阳玥一听就立刻想走了,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李利克,这家伙差点害死她,还奢望她能给他好脸色吗?

    但很不巧的是,当欧阳玥给方老针灸一次腿准备离开时,李利克回来了,身边带着的女人让欧阳玥瞬间停住了脚步,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居然是美艳妖娆的狐狸精型大美人伍蓝枫。

    伍蓝枫看上去气色很好,红光满面,也更加觉得她美得惊心动魄了,让欧阳玥都有种惊艳之感,而身边的李利克一身正装,修长俊美,看上去到是很登对,只是这两个人或者说是两个珠宝集团能走一块去,还真是让人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所以任云桀也难得地愣住了。

    “哎呀,欧阳小姐,这么巧?”伍蓝枫先抬头看到欧阳玥,然后目光就直接朝任云桀看去,狐媚的眼光还对任云桀放了下光。

    李利克看到两人,本来和伍蓝枫正说说笑笑的表情立刻隐没,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生疏。

    “欧阳玥,你们怎么在我家?大哥今天不会回来的。”李利克说道。

    欧阳玥看着他冷笑一声,然后又看看伍蓝枫道:“你们两个到是很相配啊,我们只是来看我师傅的,不妨碍你们谈恋爱的,只是二少爷,别输了钱还输人哪!”

    李利克顿时面色难看,伍蓝枫则叫嚣起来道:“欧阳玥,你可越来越牙尖嘴利了,不过我哥对你兴趣大得很,我也不和你斗嘴,免得以后你成了我大嫂,不给我好脸色看。”

    欧阳玥愣住,这是什么意思?伍少华对她还不死心?

    “东方旭呢?”任云桀的话突兀地让大家都愣住了。

    伍蓝枫目露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东方旭?”

    “他不是和你一起来s市的吗?”任云桀冷笑道。

    李利克惊讶地看看伍蓝枫道:“小枫,东方旭是谁?”

    任云桀嘴角勾得笑容更加邪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是东方哥哥,东方家族的大少爷,我在瀛洲公盘的时候出了点事情,东方哥哥过来帮我处理一下,送我来s市后就走了。”伍蓝枫不慌不忙地解释道。

    “不知道伍小姐瀛洲出了什么事情呢,听说和你一起吃晚饭的瀛洲大酒店的太子爷死得很残忍啊,不止给人切了老二,还剥了胸膛,事情怎么就这么凑巧呢?不会他对伍小姐干了什么吧?”任云桀淡淡地说着一件平常事似的。

    伍蓝枫的面色微微泛白,欧阳玥注意到她拿包的手紧了紧。

    “呵呵,任少爷,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我还真不知道有这回事,那胖子死了吗?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是不是任少爷搞错了,我和王泉因为谈翡翠的事情吃了顿饭而已,你可别乱说哦。”伍蓝枫娇美地笑着,但欧阳玥还是注意到她的隐忍。

    “毛毛,走吧,有些事情自己做过自己知道,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韩国料理好不好?”欧阳玥撒娇地挽住任云桀的手臂,看上去很是亲热,其实她是不想任云桀再问下去。

    任云桀挑挑眉,然后看了李利克和伍蓝枫一眼后,和欧阳玥一起离开。

    “小枫,任云桀一般不会乱说话的,那个王泉可能真死了吧,会不会牵扯到你?”李利克露出关心之色。

    “管我屁事,我人都在这里了,要是关我事,我还能逍遥,我看他们是神经病!”伍蓝枫心里淤积,口气也不好,“到底吃不吃饭了,我肚子也饿了!对了,你哥今天真不会来了?”

    李利克一愣后,面色僵硬了下道:“小枫,你还是对我哥那么感兴趣?那为何又和我?”

    “你说什么呢,我关心你哥一下就胡思乱想了,是不是我以后就不能有朋友了,做男女朋友就你这心胸,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伍蓝枫一点也不给李利克面子转身就走。

    “小枫,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利克连忙拉住她轻声道,“我只是很喜欢你,有点吃我大哥的醋。”

    伍蓝枫妖媚的眸子斜睨着李利克那双看着她流露感情的黑眸,忽然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娇笑道:“你啊,要对我有点信心,你哥现在什么都不是,就算我喜欢,我大哥也不会同意我嫁给他啊,门当户对你懂不懂,我们这种人是注定要为家族的成长牺牲的。”

    ------题外话------

    昨天二更,亲们别错过哈,老香尽力了,亲们月票尽力了吗?下章医界美男上场!

    恭喜亲爱的‘米乐2010’升级为本文解元铁粉,谢谢亲爱的,大么么。

    同时恭喜亲爱的‘空谷幽兰xyx0321’升级为贡士;‘媚媚2011’升级为‘进士’!扑倒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