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3章 给她教训

    车子在黑夜中流畅地行驶,欧阳玥给任云桀指路,欧阳倩倩在后座不说话。

    “倩倩,你现在学习成绩怎么样?”欧阳玥转头和欧阳倩倩说话

    欧阳倩倩一愣后扁扁嘴道:“堂姐,我哪还有心思学习啊,妈妈每天都要死要活的,这个家我都不想呆,还不如住校。”

    欧阳玥想想而是,点点头道:“倩倩,你十五岁了,也该懂事了,你爸爸当初那么做你应该也知道是罪有应得吧。”

    “我知道,爸爸就是好赌,可爸爸对我很好,我要什么他总是会买给我,我不想他们离婚,堂姐,你一定要劝劝我妈。”欧阳倩倩说到这里又抽泣了。

    “嗯,我会劝的。”欧阳玥皱眉,心里也不痛快,这个二婶也太过分了,就算不要老公,也要为自己女儿考虑下,再怎么样,后爸都没有亲爸好吧,何况这才多久。

    “嗯,堂姐,你真厉害,让大伯母和大伯父能过上好日子,要是我能像你这样,我爸妈就不会闹腾了。”欧阳倩倩扁扁嘴。

    “那是每个人的本事!不是不劳而获的!”任云桀冷冷地说了句。

    欧阳倩倩被他吓一跳,她还以为这个冷酷的帅哥是不会跟她说话的,因为她从他眼神中看出他对自己的不屑和冷漠。

    “毛毛说得对,想要有出息,要靠自己努力,你现在要以学习为重,要是你好好学习,以后堂姐就会帮你,小杰现在努力要考华夏建筑大学,你也要给自己定个目标,高中三年就要加油,到时候你也会有出息的。”欧阳玥趁机给她灌输正确的思想。

    “我知道,可我真没心思上学,堂姐,我不想上学了,能不能介绍我一份工作,我想赚钱,这样妈妈就不会一天到晚拿钱说事了。”欧阳倩倩恳求地看着欧阳玥。

    “不行,一个人不读书那还有什么用?现在城市清洁工都是大学生,你才初中毕业,以后绝对会被人看不起,你要有出息,就必须上学,还有,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哪里像个学生,说句不好听的,人家以为你是街边站街的小姐,学生就该有学生样子,就算家里再不如意,一个人的品行都要放端正,堂姐我也不是教训你,我们是欧阳一家的,我希望你有朝一日也能堂堂正正、风风光光地做人,若你肯安心上学,你上高中、大学,甚至于研究生、硕士、博士的费用,堂姐都给你包了。”欧阳玥真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气愤。

    “堂姐,可,可我现在成绩已经不行了啊,我就怕我再努力也追不上别人。”欧阳倩倩委屈地看着欧阳玥。

    “那你告诉堂姐,你到底想不想学好,想不想考大学?”欧阳玥看着她的眼睛严肃地询问道。

    “堂姐,我当然想啊,可是,真的好难。”欧阳倩倩其实也不是不爱学习,但她爱慕虚荣,家里又不景气,导致她的心思都不在学习上,其实欧阳家的基因在学习方面都还不错的。

    “好!既然你想学,我帮你找家教,哪些课程不行,我们可以补上去,只要你这学期考试能上前十名,堂姐就送你一个lv的包包和一台漂亮的笔记本,过年寒假还让你和小杰去海南旅游怎么样?”欧阳玥觉得对付欧阳倩倩这种有虚荣心的女孩子,利诱无疑是最好的。

    “堂姐,你说真的吗?前十名就给我买吗?”欧阳倩倩顿时整张脸都亮起来,面色惊喜而兴奋。

    “当然是真的,只有你和小杰都能认认真真学习,诚诚恳恳做人,你们以后想要什么,我都会买给你们。”欧阳玥微笑道。

    “真的吗?堂姐,你说真的吗?可,可是你?”欧阳倩倩总觉得欧阳玥没这么好。

    “当然真的,你们现在都还小,我不想你们学坏,小杰现在挺乖的,你要是也能和小杰一样,堂姐也对你好,我们毕竟都是一家人嘛。”欧阳玥心里有点感慨,若这一世能改变欧阳倩倩的命运,也算是为欧阳家做件功德吧。

    欧阳倩倩顿时泪水就出来了,看着欧阳玥良久才道:“谢谢你,堂姐,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我的。”

    “我不喜欢你,是因为你的打扮、脾气都学你妈,还有就是你爸妈对我爸妈的伤害,你让我怎么喜欢你们?”欧阳玥叹口气,“其实你爸进去关一年也是为他好,他的脾性也该改了,要不然你以后还有得受苦,不过你妈实在不像话,和你爸好歹都是十几年夫妻,居然说离就离,都不管你这个女儿了吗?”

    “堂姐,我妈是穷怕了,恨不得立刻嫁个有钱的男人,我大姑妈给她介绍的也是个离婚的,小饭店老板,还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儿子。”欧阳倩倩扁扁嘴,“可是再有钱,我也不想要后爸啊,而且我爸出来怎么办?我妈真是太过分了。”

    “等下我们过去,你就跟你妈说不跟她,我看她还离不离。”欧阳玥面色阴沉。

    “那,那万一她还是要离呢?”欧阳倩倩急道。

    “你放心,她绝对离不了!”欧阳玥冷哼一声,脑子里有点计较。

    欧阳倩倩看着她阴沉的俏脸,不知道为何背后升起一股凉意,但也同时升起一股羡慕,她以后要能像堂姐一样就好了。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黄龙茶室,外面看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有点古色古香的韵味,木板的条子上挂满了一个个红灯笼。

    门口的知客小姐看到这样一辆豪车停下来,立刻双目放光。

    欧阳玥和欧阳倩倩先下车,任云桀则去停车。

    “堂姐,我,我有点怕。”欧阳倩倩拉住欧阳玥的手臂,面色有点难看。

    “怕什么?你妈还能打你不成,等下她要是问你跟不跟她,你一定不能说跟她知道吗?”欧阳玥拍拍她的手再三强调。

    欧阳倩倩现在完全听从欧阳玥的,因为欧阳玥以后能给她向往的生活,她只好好好学习就好了,这个认知让她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的定位,她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而她也知道自己不是学习学不好,只是不专心,但想到自己只要前十名,就有lv、笔记本还能去海南旅游,这简直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她绝对不会让自己错过。

    “嗯嗯,我听你的。”欧阳倩倩对欧阳玥认真地点点头。

    欧阳玥心里有点欣慰,这女孩还能救得回来,也不枉她受了那么多气了。

    知客很热情,不过她们不需要她带路,欧阳倩倩用欧阳玥的电话一打,朱美华就从二楼的一个包厢里走出来接电话,立刻就看到楼梯口的欧阳玥和欧阳倩倩。

    欧阳玥看到朱美华差点眼珠子掉下来,这女人一身光鲜、新的丝绸裙、盘了头发,红光满面,笑意盈盈,和平日里那个不修边幅的女人还真是天地之别。

    “倩倩,怎么这么慢?欧阳玥,你来干什么?”朱美华没好脸色给欧阳玥看,虽然人家爸爸为他们还了十万元高利贷,但是她就想着是欧阳玥把欧阳栋弄进去坐牢,所以对欧阳玥是恨之入骨。

    “妈,你不能跟爸离婚,我不同意!”欧阳倩倩立刻道。

    “死丫头,你跑去她们家了?你告诉你大伯父了?”朱美华被吓一跳。

    欧阳倩倩又哭起来道:“妈,我们回去吧,爸爸一年就出来了,我们还是好好过日子,你就别听大姑妈的话了。”

    “死丫头,你想要做穷丫头妈不管,妈嫁给你爸以后就没有一天好日子,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了,这婚我离定了,我告诉,那宋伯伯真心不错,他儿子也很听话,你进去见见就知道了,你那死鬼老爸,就让他在牢里呆着吧。”朱美华说着就拉欧阳倩倩,一定要让她见见她后爸似的。

    “妈,我不去,我不要后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爸爸,爸爸虽然不怎么样,但对你和我从来就没有差过,你太过分了!”欧阳倩倩也生气了。

    “死丫头,你别废话,我是要离婚的,你跟你爸还是跟我!”朱美华犀利起来。

    “我不会跟你的!”欧阳倩倩气恼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好,好你了死丫头,老娘真白养你了,你去牢里,去跟你那死鬼爸去!”朱美华气得转身就走。

    “妈!”欧阳倩倩顿时大哭起来。

    那边包厢的门打开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男生走出来看向这边,长相一般,人很瘦弱,戴着眼镜,欧阳玥三人看过去。

    “小宋啊,真不好意思,那是我女儿倩倩,这丫头闹脾气呢,别理她,我们进去谈。”朱美华对那个男生露出笑容。

    欧阳倩倩顿时看着小宋气恼地叫道:“我不要后爸,更不要哥哥!”

    那个小宋眉心皱了皱,就朝欧阳倩倩走了过来。

    “哎,小宋,你,你不用理她的,她闹情绪而已,过几天就会好的。”朱美华一惊连忙跟上来。

    小宋却没停下脚步,而是眼镜下的目光有着深沉,比同年人似乎要早熟,走到欧阳倩倩面前,而欧阳倩倩被他吓得躲到欧阳玥身后。

    欧阳玥皱眉,看着这个男生眯了眯眼道:“你要干什么?”

    小宋冷笑一声道:“我只是想告诉她,我也不想要后妈!倩倩是吧!请把你这个看上去像野鸡的妈带走,别来勾引我爸爸!瞧你们这样子,还不是看上我爸那点钱了,臭八婆,离我爸远点!”

    朱美华被骂得目瞪口呆,而欧阳倩倩也是不解地瞪大眼睛,到是欧阳玥感觉有点快感,特别是看着朱美华那被吓到的模样,看来这个小宋在他爸面前装得不错,但没有人喜欢后妈的,他也一样。

    这时,那边的门又开了,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叫道:“小刚,美华,你们进来说吧,那两位小姐也进来一起坐下说。”那男人就是饭店小老板宋先生了,中年男人,一身名牌,头发打了发蜡,看上去到是有点气派。

    “爸,这位是朱阿姨的女儿倩倩。”小宋变脸速度超级快。

    欧阳玥实在憋不住地笑了起来,特别是朱美华那张脸,这个小男生实在会装啊。

    “死小子,你刚才骂我妈什么!你妈才野鸡、八婆呢!”欧阳倩倩回过神来,顿时指着小宋就骂起来。

    “臭娘们,你说什么!信不信老子打你!”小宋顿时转过头来,凶神恶煞地盯着欧阳倩倩。

    “你他妈在你爸面前装什么装,不想要后妈就和你老爸说去,别来侮辱我妈!妈!你也看见了,这样的家你能呆吗?看着斯斯文文,其实就一败类!”欧阳倩倩好歹遗传了父母的泼辣,这架吵起来气势一点也不输人。

    “爸!你看看这种女人,就知道她妈妈是什么货色了,我只要我妈,不要后妈!”小宋顿时也叫嚣起来。

    欧阳玥抱胸靠到墙上,没想到不用自己想办法,朱美华那得意的计划就要落空了。

    宋先生面色难看,尴尬地看看面色苍白的朱美华,最后走上来对她道:“美华,真不好意思,这孩子从小就粘他妈妈,他妈妈和我离婚后脾气就差,你别介意。”

    “不知道宋先生为何会离婚呢?”欧阳玥抓住机会问一句,“你儿子又为何不跟你妻子而是跟你呢?”

    “你是谁?”宋先生目光看向欧阳玥,只感觉这女子特别的清爽淡定,给人一种视觉享受。

    “她是我堂姐,宋先生,我不希望我妈离婚的,你还是找别人吧。”欧阳倩倩立刻道。

    “爸!我也不要后妈,妈妈还在等你,你为何就不能低下姿态和妈和好呢!”小宋面色露出忧伤,看来他也是为自己爸妈的事烦得多了。

    “小刚,你住口,我不可能和你妈复婚的!”宋先生面色变红。

    “你!你就是喜新厌旧,朱阿姨,我告诉你,我爸不是好男人,他很多女人,还叫鸡的,脾气也不好,打过我妈的!”小宋一气之下就开始说他爸爸的坏话了。

    朱美华面色别说多难看了,宋先生差点气得动手打儿子。

    这时任云桀上来了,看楼梯口一帮人,只有欧阳玥在笑,靠进她道:“怎么了?”

    “看好戏。”欧阳玥确实很想笑。

    “妈!回家吧!”欧阳倩倩去拉朱美华,朱美华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弄傻了,被欧阳倩倩拉着下楼梯,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朱美华高跟鞋一个踩空,整个人就往楼下摔去,而欧阳倩倩本来拉着,但正好回头瞪那个小宋,她妈就摔下去,她差点也被带着摔下去,要不是欧阳玥眼疾手快拉住她,两母女估计就成了楼梯上的滚葫芦了。

    任云桀其实是可以拉住朱美华的,只是他不愿意。

    “妈!”欧阳倩倩看着摔到最下一层的朱美华,双眼瞪大,一脸害怕,然后就急急地跑下去。

    欧阳玥也连忙下去,任云桀看看上面的父子,两父子好像仇家一样,父亲瞪着儿子,而儿子是泪眼汪汪却一股不服输的样子,任云桀冷冷一笑,不说话,跟着下楼去了。

    宋先生想下去看朱美华,小宋连忙拉住他道:“爸,我们谈谈吧!”说完就拉着他往包房走。

    宋先生也想不到自己之前都挺乖巧的儿子,今晚给他看到的却是完全震惊的一幕,都让他感觉不像自己儿子似的,确实需要谈谈,而他也知道和朱美华只怕是不可能的了。

    这边朱美华额头被撞出了血,一只脚被扭了站不起来,欧阳倩倩和欧阳玥两个人扶她都不成,朱美华疼得只哼哼。

    欧阳玥只能用异能透视,一看之下发现朱美华的脚跺里面长了个骨刺,这一摔而不知怎么的,让骨刺更加压迫住神经,所以疼痛厉害起来。

    “堂姐,送我妈去医院吧,别摔断了骨头。”欧阳倩倩这个时候到不像个小孩子,身材的高挑显示她的优势,牢牢地扶住朱美华的一边胳膊。

    “好。”欧阳玥点头,任云桀过来帮她,三个人总算把不说话只喊疼的朱美华塞进车里,直接去了医院。

    等检查过后,医生说脚骨处有骨刺,一般情况骨刺习惯了就不会怎么疼,有些还会慢慢消失,但朱美华的显然被扭了,症状压迫,最好动个小手术,朱美华一听之下就傻了。

    “医生,那,那这要多少钱?”朱美华现在最怕这个。

    “小手术,不过也要住几天院,你们准备五千吧,有医保什么的吗?”医生很公式化地道。

    “有,有,可要先垫付的吧。”朱美华心焦道。

    看着医生点头,朱美华顿时泄了气。

    “妈,你别担心。”欧阳倩倩说完就朝欧阳玥道,“堂姐,你,你能不能先借点钱给我妈手术?”

    “倩倩,你找她借,你疯了!这女人心肠恶毒得很。”朱美华都没正眼看过欧阳玥。

    “妈,不是的,堂姐其实挺好的,之前的事也确实是爸爸不对啊。”欧阳倩倩似乎一下子长大了很多,起码也知道分辨对错。

    “你傻了啊,她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要帮她说话,你爸爸可是被她送去坐牢的,要不然我们母女要这么苦!老娘算白养你了,你滚!”朱美华气得破口大骂。

    “你以为二叔不进去,你们的生活就会好?”欧阳玥冷笑,“还是想再多借点高利贷,好让我爸妈帮你们还?”

    朱美华一听到这个就有点心虚了,要不是欧阳玥爸爸帮他们还了那十万,那些高利贷的天天来堵人,还要没收他们的房子,确实很让她害怕的。

    “妈,爸进去一年而已,让他也该反省反省,以后就不会乱借钱乱赌了,堂姐说了,只要我用心学习,我的学费堂姐全包了,想要读到博士都行的,你就不用操心我了。”欧阳倩倩看看欧阳玥。

    朱美华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看欧阳玥,额头那包着的纱布还有点血丝溢出来,那外表还真是有点搞笑,特别身上还穿着亮鲜的新裙子。

    “妈,你再找份工作,等爸爸出来,我们家一定会好起来的。”欧阳倩倩口气里都是恳求。

    “二婶,你和二叔好歹也是恋爱结婚的,二叔当初为了娶你没少和爷爷吵架,二叔对你也好得没话说了,这个时候你要和二叔离婚,你难道没有一点内疚?”欧阳玥见她不说话,心里叹口气道。

    朱美华终于目光看向欧阳玥那张并不比自己女儿大多少的脸蛋,再看看欧阳倩倩,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间就流下泪来。

    “二婶,我知道你也不容易,二叔虽然不是什么好男人,但至少对你母女不错,他这次进去也是咎由自取,若是能改过自新出来,你不觉得对你和倩倩都好吗?你找一份安定的工作好好工作,倩倩的学业我会帮你们,一家人努力何愁没有好日子过?你要是离婚嫁给别的男人,你敢肯定那个男人对你有二叔对你那么好?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刚才也看到了。你和二叔毕竟十多年的感情,还有倩倩,难道你真舍得一下子放弃?”欧阳玥语重心长地道,希望他们家经过这次的教训后,以后都能好好做人。

    “可是我,我找不到工作,大家知道你二叔进去了,就以为我手脚也不干净,不雇佣我,我们这个月的水电费、管理费都没交,你叫我怎么办好。”朱美华一听,委屈地哭泣起来。

    欧阳玥看看欧阳倩倩也哭了,转头看向任云桀,然后道:“二婶,你先别急,先养好你的脚,你们家的事我会解决,不过希望以后别在走岔路,等二叔出来一家人团团圆圆比什么都好。”

    “妈,你看看,堂姐真的会帮我们的,你就别想着离婚,等爸出来什么都会好起来的,我会好好上学,以后赚很多钱养你们的。”欧阳倩倩看着自己妈妈红着眼睛道。

    朱美华不说话,只是拉着欧阳倩倩的手抽泣着,欧阳玥让任云桀去交了手术的钱后,自己给了欧阳倩倩二千元道:“倩倩,你回去把该交的费用先交了,不够再跟我说,然后陪你妈妈做手术,国庆节上来就好好念书,堂姐答应你的会做到,不过你自己也要懂事,还有不要穿得像小姐一样,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欧阳倩倩点点头,感激地看着欧阳玥,似乎看到了明天的希望。

    欧阳玥回家后很秦红说了一次事情,秦红听了很高兴,觉得欧阳玥处理得好,说明天去医院看朱美华,好好劝劝她,欧阳玥心里叹口气,只是希望这次不要再让她失望了。

    第二天早上,欧阳荣和秦红早早去了医院看朱美华,欧阳玥则在方老的嘱咐下和任云桀去看肥佬,因为这段时间肥佬店里收了些货,但方老和她都不在,虽然肥佬也有点经验,但方老还是怕收假货,卖出去会影响声誉,所以让她过来鉴定一下。

    在去的路上,任云桀开着车忽然道:“玥,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欧阳玥一愣后,连忙转过身去,看到后面一辆黑色的轿车确实跟在后面。

    “你坐稳,我看看是不是巧合。”任云桀忽然提速,车子快速飞驰起来。

    欧阳玥看看后面,那黑色车子居然紧追不放,才确定真是跟踪他们。

    立刻凝目透视进去,里面是四个男人,一个女人,而那个坐在后座的女人她是一点也不陌生。

    “赵琴琴。”欧阳玥冷笑一声,她已经看到那些人没有枪,最多带得就是西瓜刀,还有绳子。

    任云桀车子速度更快,一下子转出了宽敞的马路,进入人少的小马路上,而后面的车子也很快又追了上来。

    “你准备怎么办?”任云桀询问道。

    “这赵琴琴还真是不死心,估计是知道我国庆会回来,让人守着我呢,这女人缺少点教训,毛毛,怎么样才叫她以后老实点呢?”欧阳玥实在没功夫对付这个没事找事的女人。

    “废了她!”任云桀目光里杀气一片。

    欧阳玥翻白眼道:“怎么废,总不能打成残废吧?”

    任云桀薄唇抿了抿道:“那你想怎么吓退她,这种人凭着自己老爸有点钱,不会见好就收的,她恨上你了,就一定没完没了,你要不狠心点,我看国庆上去你又会有麻烦。”

    “可是残废好像不太好啊。”欧阳玥郁闷,前世明明和这个女人没交集的,这世却是阴魂不散,真不知道她为何老和自己过不去,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搞得人家不得安宁。

    “那就让她躺个半个月?”任云桀挑挑眉,“其他那些人估计是她爸叫来的混混,我给大哥雄打个电话,让他好好吓唬吓唬。”

    欧阳玥想想也好,任云桀拿出电话开始打给大哥雄,车子速度也放慢,后面那车还紧紧跟着。

    欧阳玥拿着手上的包,忽然想到自己的银针,脑子一动,知道怎么样让赵琴琴吃点苦头了。

    任云桀打完电话,转头对她一笑道:“去隔壁的浏阳街,大哥雄正在那边喝早茶。”

    “嗯。”欧阳玥点点头,转头看看后面车子里的赵琴琴,这次实在怪不了她了。

    车子很快开出小马路,朝浏阳街而去,浏阳街的一边是新楼盘,另一边是h市的常河,河边有栏杆,柳树成荫,早上到是有很多人在河边散步。

    此刻早上九点不到,车子转出浏阳街就慢下来,欧阳玥抬头就看到新楼盘下面开张的一个粤式茶楼,正是大哥雄他们喝茶的地方。

    车子转入酒楼前停下来,任云桀和欧阳玥下车,欧阳玥的手里悄悄地夹了一根银针。

    后面的黑色轿车也拐进来,然后四个男人一起下车快速朝两人走来。

    任云桀让欧阳玥往后退了下。

    欧阳玥直接叫道:“赵琴琴,你自己不出来吗?还是敢做不敢认?”

    车子后座里的赵琴琴被惊了下,她不知道欧阳玥怎么知道她在车里的,但既然被欧阳玥叫出名,她也只能下车。

    一身黑色背心裙的赵琴琴看上去有种妖艳的美,远看还真是火辣大美女,欧阳玥就想不通这么好的条件为啥不好好享福,就要作践自己。

    “欧阳玥,你怎么知道是我?”赵琴琴很白痴地问道,人也慢慢朝这边走来。

    “我从来不喜欢得罪人,在h市也就你会找我麻烦,怎么?找四个人来教训我吗?”欧阳玥挑眉道。

    “哼,你没忘记你在学校里是怎么对我的吧!我不知道你和校长有什么关系,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赵琴琴双手抱胸,气势凛然。

    “我怎么对你?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欧阳玥冷笑,实在对这个女人有点无语。

    “哼!你有什么了不起,我给你面子你都不要,那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赵琴琴恼羞成怒,她一直是人家眼里的娇娇女,哪会被欧阳玥欺负成那样,自然想着要出气的。

    “你以为叫四个拿西瓜刀的混混就想来教训我了?”欧阳玥慢慢走向她。

    任云桀对手机按了下,顿时从里面冲出十几个拿着西瓜刀的男人,而且个个胳膊上都有刺青,一看就知道是混道上的,把他们的后路也直接堵死了。

    那四个男人见这场面吓得马上就退回赵琴琴身边,连西瓜刀都不敢拿出来,只是插在裤腰上的形状实在有点显眼。

    “任少爷,欧阳小姐,什么人敢在老子的地盘上动你们两个,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大哥雄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嘴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

    “大哥雄,你地盘上事情还真不少啊,看来你这个当家当得不怎么样啊?”任云桀目光冷冷地扫向大哥雄。

    “嘿嘿,任少爷,你别生气,这不是不知道吗?这回一定搞定!兄弟们,做事!”大哥雄还真怕被任云桀一路人来次扫荡,马屁立刻拍好。

    “慢着。”欧阳玥喝止住,然后看着面色苍白的赵琴琴慢慢走过去。

    “欧阳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认识黑社会!”赵琴琴早被吓得花容失色了。

    “我只是你的一个普通同学,也从没想要惹你,从头到尾就是你来挑衅,我本来不想做得太绝,但你一次、二次要我难看,你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欧阳玥声音犀利,目光冷冷地盯着她。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要报警。”赵琴琴见一帮黑社会凶神恶煞地看着他们,心里直发毛。

    “报警,好啊,我到看看谁有理了。”欧阳玥越走越近,任云桀跟在她身后皱眉,她靠这个女人这么近干什么?

    “你,你,我,我们只是来喝茶的,又没对你怎么样?难道喝茶不行吗?”赵琴琴立刻狡辩。

    “对,对,我们陪赵小姐来喝茶的,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还不准人喝茶是吗?”四个男人中一人吓得额头冒汗,连忙附和。

    “好啊,喝茶是吧,请便。”欧阳玥还真侧身让开。

    赵琴琴他们一愣,然后只能硬着头皮走向酒楼,赵琴琴不知道欧阳玥搞什么花样,但输人不输阵,她还是挺了挺饱满的胸部从欧阳玥身边走过去。

    欧阳玥就在这个时候动手,一根银针悄悄地往赵琴琴的膝盖后窝射去。

    赵琴琴忽然感觉膝盖脚窝里一酸,就朝地上跪了下去。

    欧阳玥连忙去扶她,顺便收回银针道:“你干什么?喝茶也不用吓到脚软走不动路吧!我看你这茶也别喝了,早点回去做你的大小姐吧!”

    “赵小姐,你没事吧?”四个男人连忙涌过来,其中一个扶住赵琴琴的手腕,欧阳玥立刻放手。

    “回去!这茶不喝了!”赵琴琴哪里想喝茶,心里都被吓得七上八下,还不知道上楼会不会被人家剁成肉酱,恨不得能立刻闪人。

    “那就不送了哈。”欧阳玥双手抱胸冷笑地看着赵琴琴狼狈地被手下扶着上汽车。

    “那个谁!你听着,欧阳小姐和任少爷,包括他们的家人、朋友全部由老子大哥雄罩着,你们要是不识相,小心以后没人传种接代。”大哥雄牙签一吐,一脚踏在他们的黑汽车的车头,对着赵琴琴发狠话。

    刚上车子里的赵琴琴只觉得浑身都软,没点力气,其他四人也一句话都不敢说。

    大哥雄的脚一放下,汽车就快速倒退,很快地消失在大家面前。

    任云桀和欧阳玥对大哥雄说了声谢后,也没多说就离开了。

    银色保时捷上,任云桀道:“玥,你对赵琴琴用了银针?”

    “你看到了?”欧阳玥惊讶道,她可是很小心的。

    “要不然你会去扶她?”任云桀扁扁嘴。

    “嘿,真了解我,我动了点手脚,让她的脚起码行动障碍一个月,免得她到处惹是生非。”欧阳玥得意地挑挑眉。

    “哦?你这么确定?”任云桀有点惊讶。

    “那是,我对人体穴位还是很精通的啦,只要飞针能正确刺入,那就不成问题,还能置人于死地。”欧阳玥目光眯了眯,她对自己的飞针是越来越有心得,心里也不禁得意。这可是她自保的最好武器,只是想到每次发出去必须要收回来有点麻烦,所以她在考虑做一些特制的银针,因为用她的神针,她还真觉得有点太过奢侈了。

    “那就好,以后对坏人不用留情,你应该让她残废半年。”任云桀挑眉,嘴角勾笑。

    欧阳玥苦笑道:“那个穴位还没有到达这种效果啦,何况我还怕她发现,不敢太用力,不过也够她惊吓一阵子了,大美人不能走路就够让她恐惧的了。”

    任云桀伸手摸摸她的头发道:“你啊,还是心软。”

    欧阳玥扁扁嘴,她本来就是善良的人,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生活着,能和平解决的事情她也尽量低调,若这次赵琴琴还是吃苦不记苦的话,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车子来到承寿路古玩街,肥佬见他们来了,立刻高兴地迎出来。

    “肥哥!”欧阳玥见到他也很亲切,然后她看到里面擦古玩的廖爷爷更加开心了。

    “廖爷爷。”她没想到廖爷爷真得过来这边做了。

    “小玥啊,你放假回来了啊。”廖爷爷也很高兴,要不是欧阳玥,他还在对面受那个王老板的压榨,肥佬对他可好多了,工资也比之前高了很多,还有提成,他做得很开心。

    四个人寒暄了一会,欧阳玥带了纪念品给他们两个,两人高兴地收下,肥佬更是夸她聪明又能干,还做了方老的徒弟。

    “小玥,我这一个多月收了五件物品,你正好过来掌掌眼,其中有一件要是真的,那可值钱了。”肥佬兴奋地把欧阳玥和任云桀请上二楼。

    “好啊,是什么好东西啊!”欧阳玥也好奇了,这段时间忙着玉石翡翠,对古玩反而接触少了,但肥佬一提起,那种久违的兴奋感和捡漏的刺激又上来了,想到她的十二生肖手链,自己有空还真要多去其他地方的古玩街走走。

    肥佬把收来的东西都放在纸箱里,因为没有给方老正是鉴定过,他也不敢定价卖出去,所以只能收起来放着。

    第一件是一只唐三彩的水壶,民国时期的,收来花了伍佰元,但做工精致,又有点年头,到也是有收藏价值,这种东西一般都是越摆越值钱的。

    第二件是鼻烟壶和第三件银面铜镜也都是真品,收来都不贵,可以赚不少,肥佬听了乐呵呵的。

    第四件是一件朱漆描金人物的食盒,描金的意思是描金漆,就是在黑漆地或者红漆地上加描金花纹,这种制作工艺在明清时代很是盛行。

    此盒为六角盒,用来盛放食物之用,人物描绘精美,具有实用性和观赏性,若是真品,市场价格在三十万左右,可惜欧阳玥透视一扫就知道是假的,只是已经到了假以乱真的地步,若她肉眼看也很可能相信是真品,肥佬花了四万元买入,但假货的话四千元都不到,亏了。

    肥佬听欧阳玥一解释,顿时露出苦瓜脸,说那时候真是纠结了很久才决定买下来,没想到真是假的。

    “小玥,最后一件,可千万要是真的啊!”肥佬又像献宝又像安慰自己地把最后一件东西拿了出来。

    欧阳玥顿时眼睛一亮,好美的物件啊。

    ------题外话------

    说几句话:老香做不到章章都是精彩,做不到读者个个喜欢,但很多事情是为了打伏笔的,不精彩但不可少,希望亲们能体谅哈,接下去医界神童即将出现,女主在医学上开始突破,故事将上一个台阶,请继续大家支持,你们的支持绝对是老香天天万更的动力!

    最后,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