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2章 破事

    用过晚饭后,欧阳玥开始整理翡翠,除了范择文正在雕刻的金星祖母绿外,她留下了血翡、福绿寿、龙石种、玻璃种正阳绿四块翡翠,其他准备让李炎贝找师傅加工,加上之前那块放兔球的翡翠多出来的料都直接加工成首饰,然后直接开始售卖,当然那些也都是非常高档的,像双色翡翠、玻璃种翠绿、高冰种无色,冰种帝王绿、冰种飘蓝花,玻璃种蓝翡等都是难得一见的极品翡翠,这一批出货的话绝对打响他们星玥珠宝走高端路线的牌子。

    福绿寿三色翡翠买回来价值二亿一千万,市值五亿以上,欧阳玥决定让范择文雕刻成大摆件参加十二月的世界雕刻大赛。心想福禄寿这么大块一定是雕刻品种里的佼佼者,已经好过之前给李炎贝买得让李禄集团参赛的冰种帝王绿了。

    而血翡她准备做样东西送给李炎贝那个妖孽,因为这妖孽自从那血翡解出来后就恋恋不舍,欧阳玥知道李炎贝帮自己不少,可以说没有这妖孽也不会有她今天,所以她不小气,想给他惊喜一下,剩下的自然自己留。

    龙石种要卖给孙老一个手镯,其他的范择文想打造发簪和首饰,欧阳玥准备给毛毛打一块挂件,还有就是给小杰一件。

    至于徐闵,她觉得送玻璃种正阳绿最适合他,颜色够正够通透,剩下的打造一些摆件或者饰品,可以送给爸爸妈妈和朋友们,还有以后要应酬什么的也不会失礼人。

    任云桀对于她留下四块没有任何意见,反正对于他来来说就是会赚钱的石头,能还钱自然更好。

    “玥,那你那块方形石头呢?”任云桀想起他在大排档后门向洗碗妇女买来的那块。

    “我放进保险箱了,暂时不解,等过完国庆回来我再慢慢解。”欧阳玥不急,因为知道一定不是铁球,要不然她的手链就会有感应。

    “也好,对了,你之前那块给你解了,里面是什么啊?”任云桀也好奇。

    欧阳玥一愣后狡黠地一笑道:“暂时不告诉你。”然后就笑着跑开了,剩下任云桀扁扁嘴,有点委屈,看来自己不恢复记忆,她就不会完全信任自己,不过也对,自己都很怀疑自己的身份,何况是她。

    欧阳玥搞定后游了一个小时泳,她现在已经会游泳,虽然技术不怎么样,好歹也不怕水,九点多,欧阳玥换上衣服上三楼先自己健身,而任云桀在电脑房中没出来过,欧阳玥知道他有很多东西要查,也不去打扰他。

    十点后,任云桀换了运动服上来,两人才开始对打,不过这一次任云桀比以往都来得正式,欧阳玥被摔倒了无数次,疼得她呲牙裂齿,但任云桀似乎是铁了心似的训练她,大都是让欧阳玥随机应变,他则是偷袭,所以下手要打中,欧阳玥绝对不好过。

    十一点,欧阳玥气喘嘘嘘地坐在地毯上嗷叫道:“毛毛,不打了,累死我了。”

    任云桀看她一身汗水,知道今晚差不多了,点点头道:“今晚表现很不错,若是这样持续一个月,你的战斗力就会提升一个档次。”

    “嗯,我知道,不过毛毛,你不用太担心,我知道你怕我有危险,我保证自己会小心的,你别太担心了。”欧阳玥看看他汗流浃背的样子心里也嘘唏了下。

    “你的飞针练习怎么样了,今早那针很管用。”任云桀知道今早那贼是被欧阳玥刺中了才突然疯癫和麻痹,他才能进来制住他而无危险。

    “我天天有练,不过现在只能近距离能射准,要不是那家伙往我这边靠,我还真不敢下手。”欧阳玥想到那一幕都有点心惊,好在自己刺中他大椎穴,要是不中,后果会怎么样呢?

    “嗯,有空还是要多练,你懂穴道更好,这能防身。”任云桀很欣慰,要是他飞刀出手估计是心脏或者是大动脉,不死也半条命。

    “我知道了,好了,都累了一天,你也洗洗睡吧。”欧阳玥累的眼皮都要掉下来了。

    任云桀拉起她,两人一起下楼,在门口道声晚安后各自回房冲凉。

    欧阳玥搞定好自己后,躺在床上喝了杯水准备睡觉,想到任云桀对自己的担心,不禁莞尔,忽然想看看那家伙是不是睡着了,就凝目朝隔壁看去。

    这一看,顿时让欧阳玥愣住,任云桀并没有睡觉,而是光裸着身子站在窗前,窗户是打开的,屋内只有昏暗的床头灯亮着,这家伙脑袋抬起,似乎在看天空的月亮。

    健美精瘦的身上还有水珠,他居然冲了凉没擦,头发都是湿漉漉的,修长的身材侧着对她,她能看到他的曲线,微微的胸肌,紧绷的腹部,那神秘的丛林还有那?欧阳玥脸红,不敢多看,直接目光向下,就是他笔直有肌肉线条的双腿。

    整个身影透露着一种孤寂和冷漠,让欧阳玥不由自主地感觉心疼,他在想什么呢?他脑海里的记忆只停留在和她认识之后,那也只能想这些吧,可是内心深处他一定是个很孤寂的人,不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今天的事情对他来说应该是可怕的,因为自己要是有个万一,就意味着他将失去他现在唯一的亲人,怪不得他表现那么反常,这种心态她懂。

    很想安慰他,但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做,只能叹口气,然后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晚安两个字。

    那边的任云桀听到手机信息,才回过神,快步拿起手机,看到那两个字露出笑容,立刻也回了晚安两个过来。

    欧阳玥见他开始擦头发,穿裤子才放心,不过当那条深紫色的暗光子弹头短裤紧紧包裹住他的凶器,连形状都完美地勾勒出来时,她的脸都热了起来,这家伙要不要这么骚包啊,又见子弹头,怎么这个男人这么喜欢子弹头,他难道勒住不难受的吗?要让她穿丁字裤一定难受死。

    欧阳玥不敢再看,只觉得心灵深处某种东西在慢慢发酵,而她知道现在并不是时候。

    连忙闭上眼睛,平静下来心情,在胡思乱想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欧阳玥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而李炎贝和范择文都已经在客厅了,任云桀煲了酸梅汤,正惬意地喝着。

    任云桀抬头见她下来,连忙进厨房为她准备吃的,而李炎贝已经侧过头看着她笑起来道:“小玥玥,好消息。”

    欧阳玥一愣后道:“什么好消息?李利克不用坐牢?”

    李炎贝顿时一头黑线,笑容消失不见,只剩苦笑,因为他知道李利克被放出来后,只要欧阳玥他们不说,回国就等于有事,所以他是不需要坐牢的,只是对欧阳玥似乎有点不公平,但他因为爸妈的劝阻和哀求,他不敢说。

    “小玥玥,那混球这次真被吓到了,我看他以后都不敢再乱来了。”李炎贝连忙道,“对了,我爸妈让我好好谢谢你和小文。”

    “不用了,要是他能改过自新那是最好,不然早晚还是得闯大祸,对了,这次李禄亏了不少吧?”欧阳玥也不计较,有些东西既然已经是朋友,将心比心,她是懂的。

    李炎贝咳嗽了几声道:“我爸又住院了。”说完面色幽怨起来。

    欧阳玥挑挑眉道:“你爸的病不能刺激,之前好了些,现在又被刺激,我看也得好好养养。”

    “小玥玥,你能不能?”李炎贝面露难色。

    任云桀正好端粥出来冷声道:“你想都别想,上次玥晕倒就是因为为你们针灸太多,她家的祖传针灸很耗心神,你不会想要玥累坏吧!”

    欧阳玥转头看看任云桀,发现他为她找到的借口还真不错,祖传针灸耗心神,嘿嘿。

    李炎贝面色尴尬,扁扁嘴道:“那,那算了,让我爸好好养养,不过,玥,那个宁耀诚的心脏病你要治啊,要不然他的公司就不会转给我们了,我说的好消息就是他打电话给我,让你安排针灸。”

    “我知道,现在钱也够了,你安排吧,我就帮他针灸一次,以后就看他自己修养,你就要开始接管他们的公司,改名为星玥,还要整顿什么的,你会很忙,你身边要是有人值得相信的话,可以招过来帮忙。”欧阳玥已经考虑过这个事情。

    “我知道,杨雨欣也想跟着我,还有几个一直在我手下做事的,李利克看不惯他们,所以跟我诉苦,我说了要带他们过来的,还有就是耀诚里面也必须裁员和注入新血液,这些事我会搞定的,估计一两个月就能全部整理好。对了,我们星玥珠宝的logo(商标的标示)你想好了吗?”李炎贝开始从他包里拿出一叠纸,“这里是我让设计师设计的几个logo,你看看喜欢哪个,或者你自己设计个?”

    欧阳玥没想到这妖孽这么细心,立刻高兴地坐下来看,不过上面的花纹看上去都很华丽繁琐,让她有点不太满意。

    “玥,我也设计了一个,在我电脑里。”任云桀看了眼李炎贝那些纸抿抿嘴。

    范择文也凑过脑袋来看,然后直接道:“太花俏了,珠宝的logo最好简单,这样的话,大的摆件或者首饰里面都能刻上我们的标志,是宣传的好方法。”

    欧阳玥赞赏地看看范择文,这家伙也是很有经商头脑啊。

    “毛毛,你那个是简单的吗?”欧阳玥看向任云桀。

    “你上去看看好了。”任云桀先上楼,其他三人连忙跟着上去,李炎贝被他们一说,也觉得自己带来的虽然很漂亮,但似乎华丽了些,作为logo最好是简单精致,大方得体,能一眼给人记住的,那才叫完美。

    任云桀快速开了电脑,大家就看到他的电脑桌面就是两个字母:xy。是用罗马字体写的,相依相偎在一起,字体线条采用花边式样,很漂亮精致,加上几个尖角用星星般的亮光点缀,简直让人惊艳。

    “毛毛,你太牛了!”欧阳玥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这个好,有特色,两个字母,很大方,是星玥的意思吧,以后在戒指上都能雕刻呢,罗马体有点繁复,但在大摆件上就很好看,小东西上我们就直接用xy的大写圆体,也很漂亮简单,你们觉得如何?”范择文立刻给了他的雕刻专业意见。

    “ok!非常好的建议!”李炎贝居然第一个同意。

    欧阳玥也高兴地点头道:“不错不错,很漂亮,毛毛,真没想到你还会设计啊。”

    任云桀扁扁嘴道:“我会的东西多了。”

    欧阳玥伸出双手就揉乱他的头发轻笑起来:“臭美。”

    任云桀笑笑,漂亮的眸子里星芒点点,深邃迷人,而李炎贝和范择文都是极度鄙视。

    “好了,就决定用这个了,下去吃东西,饿死我了。”欧阳玥没空欣赏他那张漂亮阳光的帅气脸庞,直接无视地转身走了出去,边走边道,“大少爷,小文,我和毛毛下午就回h市看我父母,你们两个还住这里吗?”

    李炎贝摇摇头道:“你们不在,我就不住这里了,反正徐闵也没回来,这里没饭吃,我回去我妈那边住两天吧,不过估计我也没时间休息的。国庆上来更多事情要忙,小文,你回你哥那边吧,你一个人不安全,日东新还没找到呢,还有和他一起逃的几名兄弟。”

    “嗯,好,我回家雕刻也行的。”范择文点点头,然后看向欧阳玥道,“小玥,我能把那金星祖母绿拿回家雕刻吗?马上要完工了。”

    “可以啊,你自己小心就好,还有财不露眼。”欧阳玥自然相信他的。

    范择文高兴地点点头道:“那我叫阿城下午来接我,还有三天假期,我能把这一块全部完工,包括挂件,小饰品、戒面,嘻嘻。”

    “你别太累了知道吗?不然你哥找我算账的。”欧阳玥目带宠爱的看着范择文,感觉他就像小杰一样。

    “我知道的。”范择文点点头,见她那目光里的关心,俊脸微微发烫,连忙找个借口就跑开了。

    “这孩子对雕刻真得有狂热,你进去看过他雕刻出来的那个金星祖母绿五叶花的领花,真的漂亮极了,他说要是镶上珀金和细钻那就更加完美,以为这么多年的眼光来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领花了,雕工真是一流,比我们李禄的师傅还厉害,他说做出来给你戴的,小玥玥,你可真是捡到宝了。”李炎贝对范择文的手艺是真心夸奖赞美的。

    “嘿,那是,我是伯乐嘛。对了,那铂金和细钻怎么办?”欧阳玥眨巴下眼睛看着他。

    “收购了耀诚,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都有存货,我们可以先用,以后要是做大,我会洽淡这方面业务,你就放心吧。”李炎贝微笑道。

    “嗯,那就麻烦你了,我可真得是门外汉,好在有你们。”欧阳玥是真得很感谢,要是她,估计只能把钱存在银行了。

    “我也有股份的,怎么叫麻烦呢,你赚钱等于我赚钱,而且我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们星玥一定会走向世界,以后成为全球顶级珠宝商。”李炎贝好像突然之间胸口宽阔起来,美好的蓝天就展现在他的眼前一样。

    “呵呵,你先做梦吧,我下去了。”欧阳玥笑着摇头。

    李炎贝扁扁嘴,看向冷漠的任云桀道:“臭小子,你觉得我说错了吗?”

    “你说过的话里面,最对就是这句。”任云桀嘴角扯了扯,下楼去。

    “喂喂,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前没一句对的不成!”李炎贝大呼小叫地跟下来,免不了一顿吵闹,不过欧阳玥感觉很温馨。

    午后二点,欧阳玥和任云桀收拾好,拿了一些东西就出发回h市,给秦红打了电话,秦红高兴地说等他们回家就能吃晚饭,她要亲自下厨,一家人好好聚聚。

    三个小时的车程,顺利回到了h市的翠湖山庄,秦红和欧阳荣看到女儿自然很激动,欧阳杰则是看到任云桀激动过看到自家姐姐。

    门口就是一阵高兴的寒暄后,大家入内,任云桀很客气地放下东西后,就说去会所开个房间,等晚饭才过来,因为他知道欧阳玥爸妈有很多话和欧阳玥说,自己不太方便,而欧阳杰却死活要跟着任云桀,结果家里就剩欧阳玥和她爸妈三人了。

    “小玥,毛毛现在住在哪里?你们一直联系吗?”秦红在厨房里边弄菜边问道。

    欧阳玥一惊,很怕陆剑明那家伙告密,不过要是告密,她妈妈的话就不是这么问,早就打电话来说她了。

    “毛毛住在s市星湖湾别墅区,我周末偶尔会去他那边游泳什么的,平日里要上课啦。”欧阳玥尽量不显山露水。

    “你和他关系一直很好吗?”秦红的话越来越怪了。

    “咳咳,妈,我们一直是好朋友啊,他在李禄工作,大少爷也住那边,我偶尔会帮大少爷看料什么的,赚点外快,他们会来接我过去的。”欧阳玥父母并不知道她赚了很多钱,还以为一直在为李禄打工的。

    “哦,那你学业有没有忽视啊,小玥,你现在还小,学业为重知道吗?”秦红还是很怕自己女儿吃亏的。

    “妈,我知道,你们放心,对了,我明日打点钱给你们,这次去缅甸帮大少爷买了不少好料,赚了不少。”欧阳玥笑眯眯道。

    “又打钱?不用了,你自己藏着,我和你爸已经用不完了,我们现在在会所帮点忙,还有工资呢,你那边消费高,对自己好点,有钱你就自己拿着,以后有的是花钱的地方。”秦红连忙推迟。

    “妈,你放心吧,我过得很好,不会亏待自己啦。”欧阳玥心想要给自己爸妈知道自己开公司,身价十几亿,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反应呢?

    “小玥,你是女孩子,一切都要小心,妈知道你长大了,但你一个人在s市,还是要多小心,凡事都要多个心眼知道吗?”秦红看着自己女儿出落得如此漂亮,心里也忍不住高兴,只是一个漂亮女孩子独自在外总是让人担心的。

    “妈,我知道,大少爷和毛毛他们都是好人,很照顾我的,把我当妹妹一样看待,还有方老,他收我做徒弟呢,我现在还在学习中。”欧阳玥尽量让秦红放心。

    秦红点点头,看着自己的女人露出欣慰的笑容。

    不一会儿,欧阳荣把女儿叫过去阳台,两父女又是一番谈话,欧阳荣跟秦红一样,还是老话常谈,让她注意安全,还有就是十八岁还小,不用急着找男朋友,让欧阳玥很是无奈。

    晚饭的时候,任云桀和欧阳杰回来了,欧阳玥手里还拎着一个纸盒子,欧阳玥惊讶道:“你们上街去了?”

    “没有,毛哥就在小区外面那家烟酒商铺买了瓶酒,说是给爸爸喝的。”欧阳杰对欧阳玥道。

    “这怎么好意思,云桀,你照顾我们小玥那么久,不用这么客气了,我们还要多谢谢你呢。”欧阳荣顿时很难为情道,他平日里确实喜欢小饮几杯的,只是没想到任云桀这么细心。

    “叔叔,你别客气,不是我照顾小玥,是她关照我,要不然我也不能在李禄工作,工资还那么高,孝敬您是应该的。”任云桀面带笑容,让他阳光的俊脸更显帅气和亲和,每次欧阳玥都有错觉,这家伙面对她父母的时候跟平日里完全不同,让她感觉有点好笑,他用得着这么讨好她爸妈吗?

    “你们都是好孩子,云桀啊,小玥才十八岁,在大城市人生地不熟,女孩子容易出事,你可帮叔叔看着点啊。”欧阳荣乐呵呵道。

    “叔叔,你放心,小玥很乖的,又聪明,完全没问题的,再者了她平日里要上课,也就周末会去李禄帮帮忙鉴定些东西,生活还是很规律的。”任云桀也笑着道,偶尔目光掠过欧阳玥,也是不动声色,他把玥的称呼改为小玥,让他们感觉没那么亲密。

    “那就好,既然你买了好酒,也跟叔叔喝点,平日叔叔一个喝酒闷得很呢。”欧阳栋很开心道。

    “爸,毛毛不喝酒的。”欧阳玥连忙道。

    “我喝的,少喝点就好了,叔叔难得这么高兴,小玥你别扫兴,反正吃完饭也没事做。”任云桀居然阻止欧阳玥。

    欧阳玥一头黑线道:“那你等下别喝醉了还要小杰送你回去!”说完白他一眼。

    “小玥,云桀也难得来我们家,怎么还不让人喝酒的,去去去,别妨碍我们男人开心。”欧阳荣已经帮任云桀倒酒,任云桀连忙站起来要帮他倒,欧阳荣拍拍他肩膀道,“云桀,你别客气,在我们家就当自己家一样。”

    任云桀开心地咧嘴道:“是,是,谢谢叔叔。”那模样简直让欧阳玥无语到几点,感觉自己不认识任云桀这个男人了。

    欧阳杰到是开心道:“爸,我也是男人,给我也喝点吧。”

    “去!你才十六岁,没成年,不能喝酒!”欧阳荣立刻说道。

    欧阳杰顿时委屈地扁扁嘴,欧阳玥笑着掐住他的婴儿肥脸蛋道:“小杰,我看你还是快点长大,要不然爸爸都不待见你了,呵呵呵。”

    秦红端着菜笑着出来骂道:“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别欺负小杰,小杰这次考试可是全班第一。”

    “哇,真的吗?小杰,你脑子开窍了啊?”欧阳玥惊讶地瞪大眼睛。

    “姐,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就不能考第一了?好歹我也姓欧阳,有优良基因,你能第一,为什么我不能第一,你不是说让我考华夏建筑大学嘛,我恨不得能立刻高考了,那我很快就能去s市和你们在一起了。”欧阳杰崇拜自己的姐姐和任云桀,所以很想加入他们的队伍,因此暑假上来一开学,他就努力学习。

    “好,有志气啊,不愧是我们欧阳家的人。”欧阳玥也很欣慰,欧阳杰虽然以前也很乖,但成绩算中上,也算爱玩,特别是打篮球,没想到被自己一次刺激,还真得更乖了。

    “是啊,小杰现在真长大了。”秦红也很欣慰地看看儿子。

    “我说阿红,你尽在云桀面前夸自己儿女,也不怕云桀笑话。”欧阳荣已经和任云桀喝了起来。

    秦红面色一红,欧阳玥立刻抢话道:“爸,那是因为我和小杰确实都很乖嘛,妈只是实话实说。”

    大家一听,顿时都笑了起来,用餐气氛无比欢快和温馨。

    直到酒足饭饱,任云桀脸红得像番茄,坐在沙发上靠着休息,秦红给他泡了杯浓的红茶,嘴里还在嘀咕欧阳荣不像话,把任云桀灌成这样子,自己则回房到头就睡下了,一瓶洋酒喝了个瓶底朝天。

    任云桀其实根本没醉,就是脸红人热胸口有点闷而已,欧阳荣可是真喝多了直接倒头就呼呼大睡。

    “毛毛,你没事吧?我爸也真是的,让你喝这么多,你也是的,干嘛一定要陪他喝这么多嘛。”欧阳玥嘟嘴郁闷道。

    “难得开心嘛,我没事,你放心。”任云桀目光温柔地看着他。

    “我让小杰送你回去,早点休息。”欧阳玥站起身来喊欧阳杰。

    秦红正在洗碗,听到声音走出来对欧阳玥不满道:“小玥,云桀才刚吃完,你让他休息会,喝杯茶再走。”

    欧阳玥一看茶水还没动,立刻道:“毛毛,你快把茶喝了,解酒的,你看看你,脸红得要命。”欧阳玥有点害怕他现在那种看着她的眼光,要被她妈看到还得了,酒可不是好东西。

    “嗯。”任云桀见她似乎很着急,直起身体,慢慢地把茶喝了道,“我自己回去好了,不用麻烦小杰了。”

    “那不成,我不放心。”欧阳玥刚说完,门口的电话门铃响了起来。

    秦红从厨房出来疑惑道:“这么晚了,是谁啊?”说完就去接起来门铃电话。

    是下面大门的保安处打开了,欧阳玥听到秦红叫‘倩倩’,就知道是谁了。

    “倩倩,你别哭啊,怎么回事,行,你快点上来吧。”秦红说完就挂了电话。

    “妈!是欧阳倩倩?”欧阳玥的堂妹,今年十五岁,之前看中了任云桀买给欧阳玥的那个lv的双肩包包。

    “嗯,也不知道你二婶家里出什么事了,这么晚了,一个小姑娘还哭着出来。”秦红面色纠结。

    “妈,你们什么时候又和二婶他们来往了?”欧阳玥郁闷,上次那教训还不够吗?这种人可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的。

    秦红面色有点尴尬,看看坐着的任云桀,然后看看自己的房门叹口气道:“你二叔要进去坐一年牢,你爸爸看你二婶和倩倩实在很困难,这不稍微走动走动,你二婶现在知道怕了,小玥,我们毕竟是亲戚,总不能断了六亲吧?你爸也做不出来啊。”

    欧阳玥扁扁嘴,走到任云桀旁边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下道:“你们就知道心软,我到要看看这个欧阳倩倩要闹腾什么事出来。”

    “小玥,倩倩现在也挺乖的了,你好歹也是堂姐,她还小,你就让着她点。”秦红面露愁容,不知道这欧阳倩倩这个时候怎么会来,他们两夫妻就是怕欧阳玥心里不开心才没有跟她说的。

    “姐,二婶现在没工作了,那饭店炒了她,之前二叔不是欠了十万元高利吗?二叔进去后,那帮人就向二婶要,爸妈看不下去,就帮着还了。”欧阳杰走过来轻轻地说道。

    “什么?”欧阳玥瞪大眼睛,心里别说多郁闷了,看来她爸妈也确实太心软了,不过话说回来,哪一家没有一点破事,何况她二叔还被弄进去关一年劳教。

    秦红面色都红了,目光有点害怕地看看自己这个改变巨大的女儿,感觉好像做错事被家长抓到了。

    欧阳玥一见秦红那目光顿时心里一疼,她怎么能去怪自己的妈妈呢。

    “妈,我没有别的意思,要是二婶和倩倩像话,我到是很乐意见,不过就怕你们又被骗了。”欧阳玥连忙放软口气。

    “不会的,她们两母女也确实很可怜,要是再被黑社会追这实在有点残忍。”秦红讪讪道。

    任云桀挑眉道:“那个大哥雄到是人物,我还以为他不会再要那笔数,没想到还是让人收啊。”任云桀目光闪过一道厉光。

    “毛哥,这钱是二叔真金白银向人家借的,人家哪有白给之理,没收利息算不错了,听说那高利加起来都要二十多万了,那老大说只收本金,不要利息,还给了宽限日期,这已经对二叔很不错了。”欧阳杰把知道的说出来。

    “小杰这话说得有道理,人家也没理由自己亏钱,不找麻烦已经很好了,你可别去找他算账。何况上次的事让大哥雄也损失不少的,别惹事。”欧阳玥就怕任云桀脾气上来又出点什么事,她这次回来可是安心度假的。

    任云桀耸耸肩不再说话,她不想惹事,自己自然也不会多此一举,何况她爸妈还是住这里,大哥雄还算是罩着的,生活也安定,十万元,比起这两个月他们赚的,那真心不叫钱了。

    很快,电梯的开门声响了,秦红已经开了门,就见到欧阳倩倩哭着跑来。

    “大伯母,呜呜。”欧阳倩倩一进门就哭泣。

    “倩倩,出什么事了?快进来再说,你妈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出来?”秦红对欧阳玥使了个颜色。

    欧阳倩倩进来才看到欧阳玥回来的,自然也看到帅气的任云桀,顿时愣得忘了哭,目光看着任云桀似乎呆了。

    任云桀皱眉,这个女孩长得不错,但看上去比欧阳玥还成熟似的,一股风尘味,让任云桀很是反感,特别还这么明目张胆地看着他,让他涌起一股想吐的冲动。

    “欧阳倩倩,你这么晚哭哭啼啼来我家干什么?”欧阳玥皱眉,这女人脑子有问题,跑来不说还盯着毛毛看,怕人家不知道她花痴不成。

    欧阳倩倩这才回过神来,看向欧阳玥也愣了愣,才一个多月不见,欧阳玥全身似乎都改变了一样,衣衫考究不说,气质清华淡然,给人很舒服的感觉,而且一张脸似乎更加漂亮了,皮肤也好要命,脖子里那块绿色的玉好漂亮,晶莹透剔,似乎在告诉别人她的纯洁和高贵,只是她的双眼目光很冷冽犀利,让她感觉她已经不像是只比她大三岁的堂姐了,似乎有着一股压迫人的气势。

    “堂姐,我,我?”欧阳倩倩一下子有点说不出话来。

    “倩倩,你堂姐今天刚回来,你坐下说吧。”秦红拉她直接到餐厅里坐下来。

    “大伯母,我,我妈她?”欧阳倩倩又哭泣起来。

    “你妈怎么了?你先说啊。”秦红被她急死了。

    欧阳玥皱眉,那二婶朱美华一直是个厉害女人,能出什么事?

    “我妈要和我爸离婚!”欧阳倩倩又哭泣起来。

    “什么!”秦红被雷到了,欧阳玥也被吓一跳,果然是厉害,这二叔才进去一个多月,这个女人就要离婚,实在有点好笑了。

    “倩倩,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妈去看你爸了?”秦红心急,而欧阳荣又喝醉了,让她心神不宁,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

    “嗯,我妈昨日去看爸,两人吵了起来,我妈回来就说要离婚,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本来我以为她只是说说的,可今天到好,她居然叫外婆家的人过来商量房子的事情,还问我要跟谁过,我怎么劝我妈都不听,所以只好来找大伯父和大伯母了,大伯母,我不想爸妈离婚啊。”欧阳倩倩确实哭得鼻子都红了,眼睛更是红肿,看来家庭再怎么样不好,但她还是不希望父母离婚,何况她爸妈都不是什么好鸟,但对这个女儿却都是疼到骨子里去了的,欧阳倩倩自然不愿意他们离婚的。

    欧阳玥听她这么一说,胸口的闷气到是消失不少,想起前世也没有这等事,这世居然全改了,那么欧阳倩倩还是有可能变好的,十五岁的年纪,正容易叛逆走偏的时候,若是拉她一把,也许能避免她走上歪路,好歹这个家里已经出了欧阳栋那种极品,就不要再多个欧阳倩倩这种悲剧了,只要她不是太过分,自己看在一场亲戚的份上到是可以帮帮她。

    “倩倩,你先别哭,你妈这是为什么啊,不是才一年吗?这也不等你爸?”秦红真是要被气死。

    “妈说要找个有钱男人嫁了,在这个家里太苦,她现在没有工作,我还要念书,压力大,每天脾气不好,还骂我是拖油瓶。”欧阳倩倩抽泣道。

    “真是的,才一个多月,实在不像话,好歹女儿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长脑子。”秦红真得忍不住要说朱美华了。

    欧阳倩倩又道:“其实也不能怪妈妈,爸爸进去后,别人看我们就像看杀人犯似的,连平日说话的邻居现在见面都不说话了,我妈想打招呼,人家就急急跑掉,好像我和我妈是病毒一样,我妈找不到人说话,一天到晚憋在心里,一下子爆发就成这样了,呜呜。”

    “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倩倩,你先别急,回头我和你大伯父去劝劝你妈。”秦红只能这么做了。

    “我妈下午回外婆家了,大姑妈说给她介绍一个什么饭店的老板,让我妈马上离婚。”欧阳倩倩苦恼道。

    “什么!你大姑妈怎么能这样!岂有此理,这婚还没离呢,就介绍男人,这叫什么事,当你爸死了不成!”秦红怒了,好歹朱美华也是欧阳家的媳妇,这做法也太不给欧阳栋脸了,要是欧阳荣听到,还不气死。

    “大伯母,我现在怎么办好啊,我说什么妈都不听。”欧阳倩倩道。

    欧阳玥听到这里叹口气,走过去道:“倩倩,你打电话给你妈,问她现在在哪里,要想离婚,就先问过欧阳家的人,不然她房子什么都别想要!”

    欧阳倩倩看看欧阳玥那冷漠的脸点点头,然后在秦红的带领下来到沙发处的电话旁坐下来,看了任云桀一眼,开始拨电话。

    “妈!你在哪里啊!”欧阳倩倩对着话筒急道。

    “死丫头,你跑哪里去了,快来黄龙茶馆,宋伯伯想看看你,他家还有个儿子,比你大一岁,你过来认识认识。”那边朱美华的声音大得大家都听到。

    “妈!你不要和爸离婚,我不要后爸!”欧阳倩倩吼道,声音里都是气恼。

    “倩倩,你以后想过好日子你就快点过来,跟你那个死鬼爸爸,你一辈子都是穷丫头,不多说,人家还在等着。黄龙茶馆,你快点来!”朱美华很爽快地挂了电话。

    欧阳倩倩看着电话筒不出声了。

    “黄龙茶馆?宋伯伯?妈!我看我和倩倩去一趟好了。”欧阳玥嘴角冷笑一下后对秦红说道。

    “小玥,你去干什么?哎呀,你爸爸真是的,这时候喝醉酒,还是我去吧,和美华好好说说,她还真要离婚啊!哎!”秦红急得都不知道怎么好了,一张脸都皱成一团。

    “阿姨,我陪小玥去吧。”任云桀看看欧阳玥后对秦红道。

    “毛毛,你喝醉了,还是别去了,我去就成。”欧阳玥皱眉看着任云桀。

    任云桀笑着摇摇头道:“我没醉,就是有点热,走吧,你还不相信我?”任云桀挑挑眉,那目光和样子到让欧阳玥觉得他确实没醉。

    秦红急道:“云桀,我看你也别去了,小玥,妈和你们去。”

    “妈,你还要看着爸呢,我看毛毛也没什么事,我们打的去吧。”欧阳玥相信任云桀是没醉。

    任云桀站起身来,看了正盯着他看的欧阳倩倩一眼,皱皱眉,然后对欧阳玥道:“走吧,早去早回。”

    欧阳玥点点头,去房间背了个包,带上她的银针和钱包,三个人匆匆下楼。

    任云桀还是选择自己开车,欧阳玥说酒后驾车不好,但任云桀笑着说自己真没事,最后欧阳玥也只能妥协,而坐在后车座的欧阳倩倩看着这辆漂亮的银色保时捷,目光里闪烁着贪婪爱慕之色。

    ------题外话------

    一天没喊月票,居然被第四的追上来了,我哭啊,狂喊月票,月底了,亲们千万别不舍得了,过期就清零了!

    昨天视频出来,亲们看了居然也不留点什么给老香啊,老香可是做了两天的,呜呜,求互粉、求转发、求顶起、求评论,喵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