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1章 狙击手

    范择文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欧阳玥,然后咳嗽一下道:“那贼也实在可恨,偷东西就偷东西,居然还开枪,好在小玥和任哥没事,不然你弟弟就真没救了。”说完目光征求欧阳玥。

    欧阳玥笑了笑,她知道范择文心软,其实她也心软,不为别的,就为李炎贝这份孝心,他可以不管李利克和李云河,但他不能不管他妈妈,李利克也是他妈妈的心头肉啊,要出点事,那个高贵的妇人还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了,她是不喜欢李云河,但对江云娟还是感觉不错的。

    “徐大哥,你怎么看?”欧阳玥目光瞥向徐闵。

    徐闵一笑道:“小玥,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想你也不忍心他这模样吧?”

    欧阳玥看看李炎贝那张越来越哀怨的俊脸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好了,别苦着一张脸了,这次好歹我和毛毛都没事,要不然就算再怎么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他的,这次就看你面子上把他弄回国去吧。”

    “谢谢小玥玥,我就知道小玥玥最善良了,小文也好,谢谢你们。”李炎贝立刻露出开心的笑容,那变脸的速度比翻书都快。

    范择文立刻道:“那我和我哥打个电话吧。”

    欧阳玥摇摇头道:“还是我来打吧,这个人情是我欠他的。”说完就拿出手机拨电话。

    任云桀目光冷清地看着李炎贝,徐闵刚想说点什么,他的电话忽然也响起来,连忙走到门口接起。

    “孙老?”徐闵显然很惊讶,居然是孙道国打过来的,他其实和孙老一点也不熟悉,只是按照他爸爸的意思去打个招呼而已,说句难听的,他觉得孙老对他不冷不热的,他也没想多巴结,没想到他会打电话给他,想来是他先打给爸爸才会有他的电话号码的。

    孙老在那边说了一些话,任云桀注意着他的面色越来越纠结,估计不是好事。

    “这样啊,我得问问才行。”徐闵回答道。

    那边又说了几句后,徐闵嗯了几声才挂电话,然后转身,看到任云桀和范择文看着他,而李炎贝看着欧阳玥打电话。

    欧阳玥也放下电话,范奇森很讲义气,二话不说就说打电话给登棚将军,还说他和登棚将军是生死之交,这事是小意思。但如论如何,欧阳玥还是很感激他的,范奇森也很干脆地说他是为了弟弟才愿意帮忙的,显然也是给欧阳玥一些压力。

    “孙老说什么?”任云桀看向徐闵问道。

    徐闵走过来坐下苦笑道:“他看中了炎贝的龙石种,想让我说说能不能劝服炎贝卖给他,他愿意出八亿。”

    “八亿!哇靠,真有钱啊!”李炎贝听了跳起来。

    “哼,这龙石种是有价无市,就算八亿都没地方买。”任云桀直接看向欧阳玥。

    欧阳玥皱眉道:“这龙石种虽然是有价无市,但八亿确实很有诚意,四大家族这么有钱啊?”欧阳玥立刻联想到东方家族的实力。

    徐闵立刻摇摇头道:“他们的财政也是有自己体系,我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收入来源。”

    任云桀冷哼一声道:“这四大家族还真够神秘的。”他自然是除了基本资料其他都找不到,让他心里郁积,感觉和自己的身份一样神秘。

    “小玥,你不会想卖掉吧!”范择文无比紧张,这可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翡翠了,他还想亲手雕刻呢。

    “当然不卖。”欧阳玥笑着看他,小文的心思她早猜到了。

    徐闵面露尴尬道:“小玥,其实你现在这么多翡翠,这么多财富也是件很危险的事,有必要拉好些人际关系,对以后发展会大有益处。”

    “徐闵,你什么意思?”任云桀冷看他一眼,直接问。

    “徐大哥,你不是要小玥卖给孙老吧?”范择文顿时俊脸难看了。

    徐闵看着欧阳玥微笑了下道:“没有,你自己看着办,我是说若你想要有人际关系,那孙老绝对是一个可以帮你撑腰的人。”

    “能抵挡东方家族?”欧阳玥挑眉道,其实徐闵说这句话时,她已经转到了。

    任云桀面色一变,惊讶地看向欧阳玥,想到她对东方家族的仇恨,可那是她朋友的事情,需要她这么不要命地较真吗?东方家族显然不是像李利克那种好对付的人。

    徐闵一愣道:“四大家族各有所长,但孙家是四大家族之首,你要是得孙老的支持,就算东方家族也不敢轻易碰你。”

    欧阳玥心里一动,陷入沉默。

    “小玥,龙石种没了,只怕以后都找不到了,百年难得一见啊!”范择文的脸变得无比委屈。

    李炎贝到是没发表意见,其实他明白徐闵说得不错,现在欧阳玥在珠宝界已经展露了锋芒,有心之人要对付她的话,她要是没点后台,随时都死无葬身之地的,孙老确实是一个不可错失的强大后台。

    “徐大哥,我考虑一下吧。”欧阳玥眉心紧皱,一方面她实在是不舍得那么漂亮的龙石种,另一方面她以后要对付的可是东方家族,那么这是一个好机会,起码能接近四大家族,有孙家的关系,东方家族也不敢随便就把她怎么样,自己有层保障。

    “好,这孙老对极品翡翠有着狂热,那些玻璃种、帝王绿都已经入不了他的眼,这次见到龙石种,怪不得愿意出这么大价钱了。”徐闵笑笑道。

    “你们说,要是我不卖,他会不会硬来?”欧阳玥讪笑道。

    “有可能!这种对某种东西有狂热的人一定性格也很偏激,要是强来小玥玥就危险了。”李炎贝有点害怕地点点头。

    “就像你那个弟弟?”徐闵好笑道,“孙老不是这样的人,说句难听的,他要是想要小玥的龙石种,有的是办法,他肯出钱说明他的诚意。”

    “什么叫有的是办法?”李炎贝张大嘴,吓得愣住了。

    “社会上很多潜规则不懂吗?何况是四大家族,孙家的实力难道要对付小玥还不容易吗?”徐闵不是看不起欧阳玥,只是实话实说。

    欧阳玥重重地叹口气,对任云桀道:“毛毛,你的龙石种呢?”

    “在我房间保险箱里,大家准备一下去登棚将军的山庄吧,等李利克放出来,我们就可以离开缅甸了。”任云桀站了起来,他到有点担心那保险箱,连忙朝门口走去。

    好在龙石种还在,他拿过来给欧阳玥看,欧阳玥看着一个碗大的漂亮翡翠,忽然脑子里一亮,对范择文道:“小文,这里能出几对手镯啊?”

    范择文看了看道:“三只应该可以,其他能做挂件和戒面什么的,小玥,难道你就做手镯?不准备雕刻其他摆件吗?”

    “呃,你想雕刻摆件?我想这么贵的东西要戴出去才有价值吧,放家里也不安全啊?”欧阳玥看着堪比水晶一样透明的淡绿色翡翠,实在有种想戴的渴望,其实说穿了,翡翠就是石头,放着永远也显示不住它的作用,但戴着的话,既美观还养人,价值就大得多了,当然对一些翡翠收藏家来说就另当别论。

    “小文,你不是想拿这个参加世界雕刻大赛吧?这个太好太珍贵了,会引来有野心之人的偷窥,我看这次的玻璃种正阳绿或者是家里的福绿寿都已经很不错了。”李炎贝也不太同意。

    范择文摇头道:“不是啦,我觉得可以做发簪,步摇什么的,戴着一定很漂亮很精致啊。”

    “呃,发簪步摇?小文,现在不是古代,我总不能戴这种出去吧?”欧阳玥苦笑起来。

    “为何不可以啊,我觉得很漂亮,像你这样的长发,挽了发髻,一定把你的气质全部透露出来,相得益彰呢。”范择文就觉得欧阳玥适合戴翡翠,美人如玉啊。

    欧阳玥心里一动,这要做发簪绝对是非常漂亮的,只是会不会太贵重了?不过还真想试试。

    “小文,这样,你做一对手镯出来,我就卖给孙老一只,这样他应该也满足了吧,其他的你看着办如何?”欧阳玥得意地看看徐闵和任云桀。

    徐闵目光一亮道:“小玥,你真聪敏,我们怎么就没想到,这么极品的东西,大家都想珍藏的,孙老应该也知道你的心思,卖给他一只手镯他应该满足了。”

    “一只多少钱?”李炎贝瞪大眼睛道。

    “起码也卖二亿吧,其实高点也没关系,二亿也不一定买得到。”范择文扁扁嘴。

    “小文,你太黑心了吧,虽然买不到,但这价格也太高了。”欧阳玥一头黑线。

    徐闵却看看范择文道:“我觉得小文说得不错,二亿应该差不多,何况孙老不缺钱。”

    “可你不是说要打好关系吗?卖这么贵?”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

    “难道你不收钱白送不成,这种人不差这点钱,卖给他就算一份人情了。”任云桀冷飕飕地道。

    徐闵哭笑不得地看看任云桀,然后点点头道:“卖给他已经是个人情,起码以后他一定知道你这个人,然后我会说你有赌石的本领,要是出极品翡翠还会通知他,这样一来一回就熟悉了,比如说你上次那个金星祖母绿的,他一定也很有兴趣。”

    “徐大哥!”范择文顿时怒目直对欧阳玥。

    “徐闵,到底是玥要拍马屁还是你要拍马屁?”任云桀也冷冰冰地看他。

    徐闵苦笑道:“好好,算我没说。”然后面色露出纠结之色,其实他有他的想法,他总觉得欧阳玥肯定有秘密,所以他很希望她能找到孙家这位靠山,因为有点东西真要发生,他也没办法护住欧阳玥的,但孙家绝对不同,而他内心深处总不希望欧阳玥出事。

    “徐大哥,你打电话回复孙老吧,不过他会以为是大少爷的吧?”欧阳玥想了想道。

    “这点我会说的,反正都是我们一家公司,星玥珠宝。”徐闵想到自己一下子也不知道赚了多少钱就想笑了。

    “那好吧,希望他一只手镯够了。”欧阳玥叹口气,然后看向李炎贝道,“范老大已经打电话给登棚将军,估计很快李利克会被放出来,那你是和我们一起走,还是等他?”

    “我先打电话给我爸,他就不用赶过来了,我还是等他出来再走,万一这混球又搞点什么事情出来,我不在了会不方便。”李炎贝苦笑。

    “那随便你,我们去登棚将军那边,直升机应该在了。”任云桀冷漠道。

    “嗯,去把另外七块翡翠取出来,马上走,以免夜长梦多。”欧阳玥也觉得身上带那么多宝贝,不太安全,早点回去好点。

    任云桀点头,大家立刻去收拾行李,上午十点钟,一帮人下酒店大堂,李炎贝因为九点多的时候接到萨马的电话,去警局把李利克保出来,花了他二百万人民币上下打通,抹去了记录,让他很感叹,这要在华夏绝对是做不到了,所以乱有乱得好处。

    李利克显然被吓得不轻,面色死灰,也没跟李炎贝多说话,在黄艺东的陪同下就和李炎贝分道扬镳,居然连声谢谢都没说,让李炎贝真是郁闷。

    不过他总算也能和欧阳玥四人一起回去,徐闵那边也已经和孙老商议好,二亿元卖一只手镯给他,孙老很高兴,月底交易就成。

    任云桀拿着一个牛皮黑箱子,里面正是八块价值数亿的翡翠,而那块里面有神秘的发光体被欧阳玥一直放在她随身的背包里,好在被切成方块,不大也不重,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这块石头,就像那块兔球石头一样,所以一直没拿出来过,除了任云桀知道,其他三人一无所知。

    登棚将军的豪华商务车已经在酒店外面等候。范老大是什么都帮他们安排好了,这让欧阳玥心里很感激。

    欧阳玥现在是一身白色绣粉桃花的丝质连衣裙,头上戴了顶绑了花朵的草帽,身上背着双肩包,看上去就是一个典型的旅游者,毛毛走在前面拉着箱子,徐闵和小文一起正说着什么,身上也都背着包,而李炎贝是边走边打电话,他还带了一个小箱子。

    酒店的门是玻璃旋转门,两边小门,全是玻璃,富丽堂皇,门边还有大型的盆栽,显示酒店的高级。因为这次的公盘住宿的人还没有散去,好在时间还早,人不少但也不多,多数人都是出去游览仰光的风光。欧阳玥要不是担心自己安全,她都想顺便旅游一下,但想着国庆节去掉了四天,还有三天假期,她也想回去h市看看爸妈和弟弟欧阳杰,她还在酒店的商店里买了纪念品给他们。

    外面太阳刚升起不久,但已经很热,老式的街区给人一种热闹吵杂的景象,机车行人比比皆是,对面是一排四五层楼的建筑,而这家酒店是这条街上鹤立鸡群的。

    门口正前方停着一辆黑色豪华商务车,正是登棚将军的车,萨马看到他们出来,就下车来接他们。

    欧阳玥虽然之前被惊吓了一次,但现在心情不错,想到发了笔大财要回家了更是嘴角勾笑,伸手抬了抬她的漂亮草帽。

    而正在这时,她眼前似乎有道银光闪了闪,然后还没反应,前面的任云桀已经大叫起来:“小心!”

    欧阳玥本能地低身往地上趴去,只听到‘砰’的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欧阳玥小脸苍白,人已经被前面的任云桀反扑过来,抱着她一个翻滚,就躲在门口旁边的大盆栽后面。

    说时慢,那时快,惊叫声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范择文被徐闵扑倒,李炎贝吓得直接趴地上,他的小箱子压在自己脑袋上。

    “狙击手!快退回去!”毛毛几乎是同时间喊出来,自己则护住欧阳玥,而欧阳玥的帽子此刻已经掉在玻璃门前,看过去上面还冒着一个烧焦的洞,也就是刚才欧阳玥要是不低头,很可能就已经一枪被打中脑门了。

    “玥,你快进去!”任云桀看着自己的箱子还在门口中间,连忙对被吓坏的欧阳玥急道。

    欧阳玥猛然惊醒,看任云桀一头大汗,可想而知刚才是如何的惊心动魄。

    那边萨马也被吓一大跳,立刻躲在车侧面,车里同时下来一个手拿着机关枪的军人,靠在车门口,对着对面那栋五层楼的大厦,显然狙击手就在对面。

    徐闵这边拖着范择文滚入大门内,李炎贝也像个蚯蚓似的退回去,其他被吓到的游客纷纷被退回,混乱一片,但退的时候,对面没有开枪,显然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欧阳玥。

    果然,任云桀脑袋刚探出盆栽,顿时枪击又响了起来。

    徐闵在里面掩过来急道:“云桀,对方目标是小玥,你们不要动,我去抓人!”

    欧阳玥几乎整个身体都在盆栽的大缸下,大缸已经破坏,但好在里面是泥土,子弹对穿不过来,而且树也不小,能让他们坚持一会。

    “玥,你爬进去。”任云桀看玻璃门都全碎了,他们身后也可以倒退过去,连忙道。

    欧阳玥哪还敢动啊,吓得不哭已经很好了,但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添乱,人家的目标可是自己,自己分分钟会害死无辜之人的。

    她抬头,凝目朝对面看去。

    水泥墙壁退去,钢筋、人影浮现,她看到在四楼的窗口边有一个男人正瞄着枪,正对着她,显然她一动,那边还会开枪。

    “毛毛,那家伙在对面四楼!”欧阳玥连忙对任云桀轻声道,转头看徐闵已经在柱子的掩护下,冲到了萨马的车前。

    本来应该很乱的情况,此刻却意外的很静了,街道上的人在第一时间都已经吓得四处逃散,酒店大门口处除了不敢乱动的任云桀和欧阳玥被堵在外面,其他人也都退回去。

    李炎贝和范择文是无比揪心地蹲在里面不远处看着这边。

    徐闵从萨马那边取了一把枪,和另一名手拿机关枪的男人很快冲进了对面的楼里。

    “徐闵,四楼!”任云桀对徐闵喊了一声。

    “砰!”又是一枪,穿过树木,从任云桀的头皮顶擦过,吓得欧阳玥大叫一声,任云桀紧紧抱住她,两人几乎要趴到地上去。

    李炎贝和范择文,还有酒店的保安,联合起来救人,只见一张红木桌子从破碎的玻璃门中被推了出来。

    “小玥玥,快过来这边!”李炎贝连忙喊道。

    任云桀一把把欧阳玥推过去,自然也滚过去,在砰砰乓乓的声音中,总算躲到了桌子后面,大家在大桌子的掩护下,才总算离开了狙击手的瞄准范围。

    “那家伙要逃了!”欧阳玥进入里面后,立刻抬头看对面,那狙击手见任务失败,连忙收拾东西就走,而徐闵和那个机关枪男子一个走电梯,一个走楼梯包抄上去。

    任云桀看她一眼后轻声问道:“只有一个人?”

    欧阳玥早看过四周点点头道:“嗯。”

    “你小心点!”任云桀看看四周保安都来了,还有拿枪的,把门口都挡住,知道危险没有了,他二话不说,冲出去把黑箱子抱起冲到车子前交给萨马,然后自己则往对面大楼冲去。

    欧阳玥大惊,见任云桀速度奇快地冲进去,和徐闵一样选择的是楼梯,欧阳玥扫描过去,这个大楼就只有一个电梯和一个楼梯。

    而上面那家伙跑出四楼走道也走楼梯,让欧阳玥紧张,他手里拿着枪,而已经到了三楼的徐闵马上就要碰到了。

    在她眼里,此刻的他们影像已经是x射线之下了,因为实在有点远了,但两人拿枪还是能清楚看到,也能看到徐闵插在腰间的那把锋利的匕首。

    忽然男子开枪了,欧阳玥看到他枪管子里出来的电闪火石,徐闵身影一靠,然后跟着就是双方枪战了。

    那男子返身往原路退回,但四楼没有停,而是直接上五楼,五楼上面是阳台,任云桀这个时候已经追上了徐闵,两人立刻一起追了上去。

    四楼的电梯门打开,那个机关枪的男人一出来,就被任云桀接过了机关枪,和徐闵直冲五楼之上的阳台。

    五楼的阳台这边看过去全部是广告牌拦住,别人看不到,但欧阳玥却能看清楚里面,那男子正准备跳到隔壁那栋楼去,两楼的间隔大约三米,看得欧阳玥胆战心惊。

    只见那家伙把他的包先扔过去,然后转头看看后面追出来的徐闵和任云桀,顿时退后五步后又冲刺,直接朝隔壁跳跃过去。

    欧阳玥佩服那家伙的弹跳力,但不等她惊讶完,就见徐闵和任云桀两个人几乎是一起直接跑过去飞跃起来,两人同时到对面,身影一个翻滚,那家伙还没拿起他的枪,就被徐闵直接用枪指住了脑袋。

    欧阳玥松口气,收回目光,才发现自己已经汗水淋漓,而李炎贝和范择文都很古怪地看着她。

    “小玥,你没事吧,别担心,徐大哥和任哥不会有事的。”范择文以为她是惊吓呆了。

    “小玥玥,我们快点上车吧,这里不安全。”李炎贝头发凌乱,一身狼狈。

    “好。”欧阳玥回过神来,擦擦额头,看大家很多人看着她不禁有点心虚,好在她面色苍白,大家都以为她是被吓坏了。

    范择文和李炎贝左右保护她,弯着身体快速地朝轿车跑去,很快就钻进车里。

    欧阳玥看到一卡车一卡车的军队从前方开进来,军人拿着枪从车里整齐地跳下来,包围整个区域,看来萨马第一时间通知了登棚将军。

    欧阳玥上了车才吐口气,透视看向车外,抬头寻找徐闵和任云桀,才看到他们已经把狙击手从隔壁楼压了出来,那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说,一只手居然不见了,鲜血染红了路上一条线,看上去无比恐怖。

    欧阳玥心慌意乱,这手是谁砍的?徐闵还是毛毛,可人都抓到了,用不着这么狠吧?不过想到自己的脑袋差点没了,她就觉得来气,恨不得坏人死光光。

    任云桀和徐闵都是一身冰冷,把人直接交给了军方后,徐闵说了一连串的缅甸语,最后才和任云桀上了车,后面的事自然交给萨马处理。

    “毛毛、徐大哥,你们没事吧?”欧阳玥还是关心地问问两人,起码这两人的脸色都是无比的阴沉。

    “徐大哥,任哥,你们太厉害了,居然抓到那狙击手了啊!”范择文大吃一惊,完全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那人笨而已,真不知道是谁雇佣这么笨的狙击手。”徐闵话虽说得轻描淡写,其实脑子还在想是谁要欧阳玥的命呢?若是抢翡翠明料还好说,但这次显然是对准欧阳玥而来的。

    任云桀面色比徐闵更加阴冷,就像冰窟里走出来似的,坐到欧阳玥身边看她时,才气息缓缓地恢复过来。

    “毛毛,我没事了。”欧阳玥知道他是怕她出事。

    任云桀看着她点点头,然后伸手握住她的小手,他的手掌很冰冷,在大热天他居然会冰冷?一定是担心坏了。

    “是谁这么狠毒,要小玥玥的命?”李炎贝气恼道,此刻车子已经出发,刚才那个拿机关枪的家伙开车,李炎贝坐前面,后面四人位置正好。

    “翡翠王。”任云桀冷冷地道。

    欧阳玥一惊道:“毛毛,你怎么知道?”

    “除了他还会有谁要你命?伍少华还在医院里,钱无忌被气得不轻,不可能这个时候买凶杀人的,李利克就更没可能,那还有谁?只有翡翠王会嫉妒你的赌石能力。”任云桀分析道。

    徐闵点点头道:“看来好像是有道理,不过没有证据不能肯定,希望登棚将军能找到证据。”

    欧阳玥默不作声,她不知道是谁,虽然她也觉得翡翠王很有可能,但不能这么肯定,万一搞错了怎么办?想到翡翠王对她友好的样子,她实在不愿意想像他是那么凶狠的人,一个人已经这么多财富那么多人尊敬了,难道就不会自己享享福,而去在乎那些虚名不成?她觉得这是很愚蠢的事情。

    “我么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真的太危险了。”范择文还心有余悸,这缅甸当真是乱得离谱,一天之内就两次枪击案件了,他可不想死。

    欧阳玥摸下他的头道:“小文,对不起啊,让你担心受怕了。”

    范择文一愣后尴尬道:“小玥,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次我能来已经很高兴了,只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还好大家都没事,不然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我还是很高兴我来了。”

    “嗯。”欧阳玥温柔地点点头,范择文的意思她很明白。

    “玥,别担心。”任云桀搂住她的肩膀,声音有点沉闷。

    欧阳玥知道他一定心里很难受,不禁紧紧地我握了握他的手道:“我真的没事了,你也别担心了。”

    任云桀这才目光看向她的微笑的笑脸,嘴角僵硬的线条慢慢地柔和下来。

    一个小时候,徐闵被登棚将军留下来处理事情,其他人坐上范奇森的直升机先离开。

    在空中,欧阳玥都还觉得这一趟缅甸之行像做了场梦似的,感觉很不真实。

    回到s市,范奇森在大厦屋顶接他们,一见他们下来,就已经冲上来拉着范择文东看西看焦急道:“小文,你没事吧?”

    “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范择文被他看得面红耳赤,自己又不是小孩子。

    “范老大,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那么多麻烦。”欧阳玥下了机就对范奇森道歉。

    “这次怎么会出这么多事?”范奇森皱眉地看看她,他已经从电话里知道李利克事情后又出了一起枪击案子。

    “我们也不知道,好像有人看不惯我们赚钱,所以想让我们没命花。”欧阳玥苦笑一下。

    “女人,你可真要小心一点,这么多极品翡翠是人都要眼红的。”范奇森自然知道他们赢了豪赌。

    欧阳玥慎重地点点头道:“谢谢范老大提点,我们回去就处理好这些东西。”她已经和大家商量过了,一部分让李炎贝拿去公司加工,一部位让范择文雕刻,还有的她留下来存货,放在家中的保险箱里。

    “范老大,下去把六亿先还给你吧。”李炎贝对范奇森笑道。

    范奇森一听也大笑起来:“这次我没去捡便宜还真是亏了。”

    “哥,我捡了个大便宜。”范择文高兴地道。

    “哦?”范奇森惊讶道,“你去赌了?”

    “嗯,压了小玥说得那块,中了一亿啊!我发财了。”范择文一想起这个就无比兴奋。

    范奇森一头黑线,一个亿就叫发财,那他平日里赚得是什么?他什么都不缺,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欧阳玥看着范奇森郁闷的样子笑了起来道:“小文,你不用这么开心,难道你要一个亿,你哥还不给你吗?”

    “那不一样,这是我赚的啊,我第一次赚钱。”范择文脸红红的。

    “赌博就叫赚钱啊?”范奇森没好气道,“哥更希望你在雕刻上赚钱。”

    欧阳玥笑道:“那是一定,小文的技术很厉害,肯定会赚大钱的。”

    一帮人边说边离开屋顶,李炎贝直接去过账还钱,在欧阳玥的提示下,给了一千万的利息,范奇森很自然地收下了。

    李炎贝回家看父母,范择文被范奇森留下来,所以最后只有范奇森叫人送任云桀和欧阳玥回家。

    两人回到家已经七点,任云桀整理好东西后,就进厨房煮东西。

    欧阳玥洗了个澡下楼,就看任云桀在餐厅里走进走出,她连忙去帮忙。

    “毛毛,你不要弄了,随便吃点好了,你不累吗?”欧阳玥走到厨房门口。

    “不累,过来喝一碗汤,马上开饭了。”任云桀围着围巾的样子还真有点家居。

    欧阳玥不用动手,只要坐下来就能喝汤了,见他煲得是鸡爪花生汤,立刻嘴馋地先喝起来,而任云桀从里面拿出一盘小炒肉,一盘番茄炒蛋,还有一盘牛仔骨,看上去色香味俱全,让欧阳玥食指大动。

    “毛毛,你做菜越来越厉害了。”欧阳玥自己装饭,还帮他装一碗。

    “你喜欢吃就好。”任云桀对她笑了笑。

    “嗯,很喜欢。”欧阳玥对他露出亲切的笑容,两人先吃饭。

    吃了几口后,任云桀抬头深褐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道:“玥,今天的事,你没事吧?”

    欧阳玥一愣后看着他道:“毛毛,你想说什么?”

    “你怕吗?”任云桀眉心微皱。

    “当然怕,陵城是小偷,上午是狙击手,哪一个要是厉害点,我都会没命的,怎么会不怕呢?”欧阳玥说着居然叹口气。

    “但我看你好像很淡然地接受事实。”任云桀就是感觉她冷静得有点不像十八岁的学生。

    “毛毛,不能接受又能如何,你是想我哭哭啼啼吗?”欧阳玥嘴角扯出些苦笑道,“其实从我开始认识你,再玩古董、赌石之后,我就知道我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很多东西我都已经预计过了,所以也能接受,只是这一次狙击手要我命我确实是被吓到了。”欧阳玥这么镇定还有一个原因是她经历过上一世东方博弈对她的杀害,每一次午夜梦回她都想着再次遇到东方博弈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失控,所以她必须在骨子里学会淡定,这些可以说都是对她的考验和历练。若是连这点意外自己都承受不住,以后怎么面对付东方博弈?当然当场时害怕还是有的,只是比一般人来得镇定了些。

    “我会找出想要杀你的人,把危险彻底除掉。”任云桀露出保证的眼光。

    “毛毛,那家伙的手是你砍得吗?”欧阳玥忽然想到这点。

    任云桀一愣道:“没有立刻要他命已经便宜他了,要不是还要盘问,我就直接要他人头。”任云桀嘴角的杀气又散发开来,一股阴冷的气息让欧阳玥有点背后发凉。

    “希望徐大哥有进展。”欧阳玥不想劝说,她知道任云桀是害怕,当时的情况确实自己很危险,要不是毛毛一直压制自己保护自己,估计自己很可能被一枪打爆头了,他也是在发泄吧。

    “他会找到幕后之人的,何况范奇森给登棚将军压力,估计不出三天就会有结果。”任云桀点点头,“对了,玥,当时你怎么知道只有狙击手一个人的?”任云桀当时要不是欧阳玥告诉他只有一个敌人,他也敢冒然出去,一不小心可能就成马蜂窝的,他没有那么冲动。

    欧阳玥一愣后看着任云桀的双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事,我知道就好,你不用说。”任云桀已经肯定了欧阳玥是有某种特殊的能力的,一次次的证明不会错,现在他就该担心她的安全。

    “玥,你每天至少要有两个小时锻炼,我必须多教你一些防卫应急的东西。”任云桀害怕自己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怎么办?

    “好。”欧阳玥也觉得很有必要,特别她觉得她的飞针一定要多练习,让射程能远一些。

    “快吃吧,冷了不好吃。”任云桀温柔地为她夹菜,“难得那帮烦人的家伙不在,今晚是我们的家了。”说完深邃的眸子发光地看着欧阳玥,里面流淌着点点星光,很是迷人。

    欧阳玥看着他的样子嘴角一抽道:“快点吃吧,吃完了很多事情做,先把翡翠要怎么分搞好,然后我还要游泳和锻炼,好在明天能睡懒觉,等我醒了,我们就出发回家,我爸妈和小杰一定等着急了。”

    “玥,我也能去你家吗?”任云桀立刻高兴道。

    “当然啊,我又不会开车,你就是我司机得送我回去啊,我爸妈一定很高兴见你的。”欧阳玥伸手揉揉他的头发憋笑道。

    任云桀果然俊脸一垮道:“那,那我什么时候能不是司机呢?”

    欧阳玥挑挑眉道:“咳咳咳,那就保镖好了。”

    任云桀想吐血,深褐色的眸子瞪瞪她,不过心里很高兴,玥玥似乎知道自己对她的喜欢,而她也好像不反对自己喜欢她。

    “毛毛,等你恢复记忆再说吧,也许你恢复记忆都不认识我了,也许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谁都不敢保证对吗?”欧阳玥看看他的后脑勺,有点希望他永远失忆,但她知道不可能,就算她现在对他确实有着好感,但因为东方博弈对她的伤害也不敢轻易放感情下去,她不想再受伤,何况毛毛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她也会害怕,还是现在这种又像亲人又像朋友的感觉舒服,当然偶尔的小亲密也让她很甜蜜。

    任云桀抿抿嘴,双面有点委屈地看着她,欧阳玥哑然失笑,伸手再次弄乱他的卷发道:“好了,你已经二十一岁了,不是十二岁,吃饭!”

    ------题外话------

    本文第一、二卷的视频出炉,在老香的新浪微博里哈,亲们感兴趣可以去看看,俊男美女,微剧透哦~

    地址:://weibo。/1855126254/profile?topnav=1&wvr=5,本文评论区有重复新浪微博地址,可以复制粘贴去看看哈,记得转发和粉我哦。

    恭喜亲爱的‘木子娜2059’升级为本文的解元铁粉,扑倒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