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20章 龙石种

    任云桀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东方旭的那张俊脸,那日在机场东方旭给他也是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只是明明两个人看上去外表都很正常,他实在奇怪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

    任云桀对徐闵微微笑了笑,然后碰了碰身边低头的欧阳玥,欧阳玥稳定心神后才抬起头来看向那边,也露出微笑,让那老人感觉自己是对着徐闵笑,估计徐闵已经给那老人介绍了。

    那老人晶亮的目光在欧阳玥和任云桀之间转来转去,一边听着徐闵介绍,然后点点头,最后转过身去继续看毛料,徐闵则笑着走回来。

    欧阳玥看那个老人又回去和他的朋友在那边研究毛料,心里吐口气,好像怕自己做贼被抓到一样,那刚才自己看到的银色眸光一定是错觉。

    “徐闵,那人是谁啊,你对他这么客气?”任云桀代替欧阳玥询问道。

    “是京城四大家族孙家的当家人孙道国,已经九十岁高龄了,你看看他保养多好。”徐闵坐在欧阳玥右边,歪脑袋看着欧阳玥左边的任云桀回答道。

    “九十岁?不会吧,怎么可能这么年轻?”欧阳玥故意惊讶道,“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五十岁。”

    “呵呵,他爱好气功,身体硬朗,很懂养生之道,常年住在京市的凤舞山上,那边山清水秀,空气又好,所以才这么健康的。”徐闵笑起来。

    任云桀面色已经严肃了很多道:“他也是四大家族的?那和东方家族是一起的?”

    “嗯,四大家族存在的历史很久了,在华夏的地位超然,而且四大家族很团结,不可动摇,我爸爸和孙老可是老朋友。”徐闵也不再多隐瞒,“这次就是我爸通知我,说孙老会来缅甸,让我和他见个面,孙老很喜欢翡翠,家里收藏不少好东西的,不过我只是很小的时候去过他们家,长大后就没去过了。”

    “四大家族这么神秘啊,他们这么强大,你爸那一代就不怕他们联合起来闹事?”任云桀抓住重点询问。

    “呵呵,不会的,他们四大家族有协议,和华夏是并存的,说穿了我爸这一代人也都是他们扶持着的,四大家族其实算是华夏的守护者,所以只要不去得罪他们,他们一般也很低调的。”徐闵解释,“不过四大家族的具体事情我是不太清楚,他们有自己的体制和赏罚制度,不受华夏法律制约的,很牛吧!”徐闵笑起来。

    “确实很牛,感觉他们不是正常人似的。”欧阳玥讪讪道。

    徐闵笑着摇摇头道:“对于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他们确实是不一样的存在,我爸说近年来,四大家族的子孙后代会出现在社会上层活动,还有人可能做事手段超出了他们原本奉行的低调范围,所以之前四大家族长老和华夏高层召开了一次会议,要出来约束四大家族后代的某些行为,孙家是四大家族之首,孙道国虽然不是孙家的长老,但说话很具分量,我爸让我探探消息。”

    任云桀和欧阳玥只觉得云里雾里,这四大家族似乎神秘过头了,但欧阳玥很郁闷的是东方博弈也是东方家族的人,这么强大的对手,自己要报仇是难上加难了。

    “怎么样才能多知道四大家族的事情?”任云桀询问徐闵。

    “我爸都不知道,你说我们能知道多少?他们不像我们是电脑控制资料,电脑里也只有些基本资料,甚至于人员都不齐全,他们是古老家族,有他们的一套方法,四大家族分居京市的四大山峰,这种包围之势就已经说明了他们的强大,不过很多东西我们不懂,他们的存在也绝对是有道理和必须的,这是我爸的原话。”徐闵叹口气。

    “四大家族除了东方家,孙家,还有两大是谁?”欧阳玥好奇道。

    “崔家和萧家。”徐闵笑笑,“好了,这些不管我们的事,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你们准备对那块毛料下注,也可以让我赢点家用。”

    欧阳玥翻个白眼,任云桀依旧盯着李炎贝那块石头。

    “你没问问那位孙老投哪块吗?还是想打听好了去拍马屁呢?”欧阳玥平静下心情,面色恢复淡然。

    “小玥,孙老不是来赌的,他是来买好料的,等下豪赌结束后会当场卖明料,他是对这个有兴趣。”徐闵笑呵呵地摸了一下她的长发。

    欧阳玥明白地点点头,看来那老人是真得很喜欢收藏极品翡翠了。

    不一会,那边有了动静,原来一个小时已经到了,大家必须要开始下注,下注时间只有二十分钟,然后就是大家最喜欢的解石环节。

    李炎贝和范择文立刻跑回来,李炎贝急道:“小玥玥,下哪块?”

    欧阳玥看看大家期待的目光笑道:“大少爷,我们还剩多少可动资金啊?”

    李炎贝心酸一下道:“公盘上买了那么多,虽然解了三块卖,但加上刚才买的三块,我们剩下不足二亿流动资金了。”

    “这么少?”欧阳玥有点悲催,不过她估计下也差不多,毕竟之前买了这么多块好料,可是用了不少钱。

    “小玥,二亿还不够啊,你想全赢走吗?”徐闵哑然失笑,“对了,翡翠王那块怎么样,大热门呢?”

    “我们自己买了三块在上面,这样,炎贝,你去投一亿放在你那块上,我去投我自己的三千万,毛毛那块也投三千万。”欧阳玥当机立定,这样一来,两块虽然会赔,但比起赢五亿,那就是九牛一毛。

    “小玥玥,难道是我那块最好?”李炎贝大吃一惊,他感觉自己那块是三块中最差的。

    欧阳玥翻白眼道:“叫你去就去,这么啰嗦!”

    “小玥,既然知道,你干嘛那两块还投三千万,摆明送庄家啊。”范择文不解道。

    “这叫浑水摸鱼,我去投注!”欧阳玥轻松一笑,就走去投注站投注,李炎贝和任云桀连忙也去投注。

    徐闵马上摸出钱包,拿出里面的一张金卡笑道:“好在我还有点私房钱。”

    范择文一愣道:“哎呀,我怎么没想到,我哥也给我了二千万,让我过来玩玩的,嘿嘿。”说完也高兴地跑去投注去了,一时间休息区几乎没人,大家都涌向投注站,好在电脑有一长排,基本排三个人就可以下注了。

    李炎贝是在右边第一台电脑下注,欧阳玥则在右边第三台,任云桀在中间,三人都相隔很远,而伍少华和钱无忌一人盯着欧阳玥,一人盯着任云桀,在伍少华看来,任云桀是欧阳玥最为信任的人,那么很有可能为了迷惑别人,其实是让任云桀下重注。

    李利克等李炎贝下了注后,一把就拽住了李炎贝的手臂道:“哥,你下了哪一块?”

    李炎贝皱眉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再者了,都是自己看的,我怎么知道自己中不中。”

    “那欧阳玥呢,她下哪一块?”李利克有点咬牙切齿地盯着他。

    “我不知道。”李炎贝说完就走。

    “李炎贝!你有种!”李利克气得破口大骂,李炎贝连忙快速走开,一张妖魅的俊脸无比阴沉。

    任云桀投完注找了一个角落打开了他的笔记本,很快他嘴角勾起邪笑,欧阳玥回来看他那神情不禁好奇,任云桀指了指屏幕道:“玥,这下你要如愿以偿了。”

    欧阳玥一看,发现伍少华居然在她那块上下了二亿,而钱无忌那块也下了一亿五千万,也就是说要是欧阳玥的胜出,他能赚六亿,去掉钱无忌那一亿五千万,就稳赚四亿五,那么他之前亏本的基本能赚回来,看来他还是很相信她的眼光,只可惜,自己的并不是最好的,也就是说他的三亿五千万是完全得打水漂不说,外加钱无忌那块成本是一亿五千万,就是稳输五亿。

    虽然云翔实力雄厚,但亏五亿,加上之前公盘没投中好料,只怕这次回去会大受打击,股票一定会跌停,要是能连续跌个几天跌停板,欧阳玥到不介意收点回来。

    伍少华和钱无忌商量很久,觉得任云桀那块没戏,还是选着了欧阳玥和他们自己两块下注。

    另一个是张董,那男人上次上了欧阳玥一个当后,就没有再刻意要跟欧阳玥了,而是按照路老的意思,在钱无忌那块上投了五千万。

    让欧阳玥觉得奇怪的是,两家都没有投注翡翠王的毛料,看来他们也看出翡翠王那块实在算不上好,就根据他的名头而冒然下注,他们也觉得有点荒唐。

    欧阳玥看到翡翠王在李炎贝的那块上也下了一个亿,另外自己的那块下了五千万,可见他还是看出了李炎贝那块龙石种才是今晚最好的那块,他也是稳赚的了。

    其他那些,很少下李炎贝那块冷门,但当欧阳玥看到徐闵下了五千万,范择文下了二千万的时候嘴角直抽,他们到是会趁火打劫啊,特别是徐闵那家伙,对她怀疑却还知道占大便宜,五千万的五倍,那就是二亿五千万,他的老婆本看来是足够了,这家伙私房钱不少啊。

    二十分钟很快就结束,然后全场就沸腾起来,先是**的烧烤大餐,让大家品味农庄美味,酒水也开始换品种,高档的洋酒、红酒一一上来,整个球场灯火通明,加上柔美的音乐,大家还以为是参加什么大型宴会。

    主办方趁时间布置场地,和计算赔率,一个小时后,大家面前已经摆放好两台解石机和两台磨石机外加解石的其他工具,一应俱全。

    谁都不知道结果,但每个人都渴望自己赢,那种刺激让人人都是红光满面,欧阳玥很怀疑,等下结果出来有多少人会当场受不了刺激,比如说钱无忌这只老乌龟,最好直接刺激得爆血管就好了。而今晚最大的赢家不用说就是这次的庄家了。

    花短裤花衬衫的司仪再次出现在台上,宣布解石开始,但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却是从大热门开始解起。

    所以翡翠王的是第一个解石,人群中兴奋吵杂,翡翠王上前画线,面带笑容道:“这次的翡翠原石都很不错,我也只是靠运气,所谓神仙难断玉,希望大家要平常心相待,当然希望大家都能赢钱哈。”

    在一片掌声中,翡翠王下台,上面的解石机开始转动起来,下面才慢慢安静,一双双眼睛都发光似的地看着那解石机。

    解石员是一个中年人,看样子似乎很老练,旁边有个助手。

    一刀下去,助手很快拨了清水,顿时水润明亮的绿色呈现在大家眼前,而且中间夹带一片明黄,很是鲜艳,双色翡翠,冰种的水头,大涨。

    场中顿时沸腾,个个大叫着大涨,但翡翠王只是很淡定微笑着,只有欧阳玥他们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

    解石员很快把整一块形状解出来,水中一过,双色翡翠的华美在灯光下琉璃闪耀,美不胜收,看傻了很多人的眼睛,特别是那些一直以为钻石最美的老外们,更是惊呼连连,都说不愧是翡翠王的眼光。

    第二块和第三块一赔一的热门解出来都是冰种单色的翡翠,虽然价值不菲,但却比不上翡翠王。

    第四块轮到任云桀的一赔二,欧阳玥这边几人都伸长脖子,只有欧阳玥看着他们笑笑,任云桀上去画了线后,伍少华那帮人也都紧张起来。

    一刀下去那比冰种更加莹润的水头和透明度毫无怀疑是玻璃种,顿时全场沸腾了,大都数人都发出沮丧的声音。

    钱无忌那老乌龟嘴角邪勾,很轻蔑地看着这一幕,伍少华到是很紧张,他们那块也是玻璃种,所以很怕被任云桀这块比下去,但解出来后,任云桀这块有小裂缝,翠绿色,官方派人比较一下后,还是宣布翡翠王的双色翡翠好过任云桀这块,人群中顿时都是侥幸之声,还以为自己已经输了。

    接下去几块都没有超过翡翠王的,直到伍少华的那块解出来,玻璃种正阳绿,绿得通透,个头还大,显然价值超过了翡翠王冰种双色翡翠,这下场中再也静不下来,不过下伍少华这块的人居然也很多,毕竟是一陪二的热门。

    轮到一赔三的毛料,只有欧阳玥这块和明月珠宝沈夫人的那块。

    欧阳玥的解出来是无色翡翠,高冰种,介乎于玻璃种之间,个人也大,价值不菲,但伍少华的面容就不好看了,欧阳玥这块再好,还是比不过自己那块玻璃种正阳绿,但问题是他下在欧阳玥这块的赌注要大得多,所以虽然现在是他那块领先,但他却开心不起来,而钱无忌显然是火上烧油的人,似乎在怪伍少华不相信他,白白错过了赚大钱的机会。

    翡翠王看看欧阳玥露出的笑容有种迷惑,但更多的是释然,大概觉得欧阳玥之前还是靠得运气,不可能像他一样精确。

    沈夫人解出来的是帝王绿,但里面有些地方飘了白棉,显然价值比不上欧阳玥这块,自然也输给伍少华。

    在接下去的几块里,伍少华那块无疑是独领风骚,很多人还是很兴奋的。

    直到李炎贝的那块搬上了解石机,欧阳玥早跟李炎贝说了怎么画线,所以李炎贝很轻松的上去,但因为他的上去,让伍少华猛然一惊,李炎贝爱好翡翠他是清楚的,往年他也偶尔会参加这种赌博,但没有赢过,这次他以为他已经和欧阳玥是一路的,就应该会放弃,没想到那块是他的,一赔五的赔率,在这里已经是大冷门了,但不知为何,伍少华有不好的预感,因为他觉得李炎贝是欧阳玥这边的人,那么很可能欧阳玥帮他掌眼,然后用李炎贝来迷惑大家,而自己居然没注意到!

    目光牢牢地看向那块毛料,和钱无忌讨论起来。

    钱无忌一愣后道:“这块能出绿,但一定比不过我们那一块,你放心吧!”钱无忌对自己的赌石眼光还是很有信心的,李炎贝这块表象并没有其他的出色,就他的专业眼光,里面最多出冰种,所以他很放心。

    伍少华听了他的话稍稍安心,目光朝欧阳玥那边看去,只见她面色淡然,一点也不紧张,这又让他没有道理地担忧起来,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欧阳玥绝对不是只能选中她自己那块翡翠的水平,那么她还有阴谋?

    伍少华头疼,他觉得自己猜不透欧阳玥这个十八岁的小女人,总觉得她似乎生来就是克她的。

    解石机一刀下去,结果李炎贝画线不准,第一刀居然是白花花的石头,顿时全场发出爆笑声,李炎贝的俊脸都红了,一边的李利克更是幸灾乐祸,偷笑得欢。

    欧阳玥看着李炎贝那尴尬的样子也笑起来,范择文面色一紧道:“小玥,不会出错吧,我也投注了二千万。”

    “嘿,我可不保证哦,你胆子这么大,小小年纪就好赌,输了哭死你。”欧阳玥完全当范择文就是一个小弟弟。

    “啊,你说真的啊。”范择文顿时哭丧了一张脸,他哥哥是让他买好看的翡翠,可没说给他直接赌输掉。

    徐闵一听转过头来道:“小文,她自己下一个亿,你说她会让自己亏那么多吗?”说完目光深邃地看向欧阳玥那张淡定清秀的小脸。

    “徐大哥,你这叫趁火打劫,我一直还以为你是很正气的军官,看来你也很狡猾啊。”欧阳玥看着他笑。

    “我从来没说自己是好人,有钱不赚那不叫好人,那叫傻瓜。”徐闵大笑起来。

    欧阳玥无语地翻翻白眼,自己果然是社会经验太少,识人不清。

    “哇!好漂亮啊,那是什么!”忽然很多人都站了起来,看着解石机上那被清水拨过的切面。

    那是一种淡淡的绿蓝底色,分布很均匀,水头饱满充盈,看着感觉好像有水要溢出来了,光泽度极好,玻璃种的质地,散发一股冷艳的冰寒之气,让大家完全被惊艳到了。

    主办方似乎一下子没人说得出这是什么,大家都在商讨,而那个解石员继续解释。

    “龙石种。”客人里面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大家一起转头,欧阳玥看到说话的居然就是那九十岁的老人孙道国,只见他一张成熟稳重的脸上出现兴奋的红晕,双目紧紧盯着那块龙石种,似乎在看自己最心爱的东西。

    欧阳玥心里一愣,这家伙不会等下要买她这块极品吧,自己可不准备卖,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极品,自然要收藏,以后的价值一定非常高。

    “哇!龙石种吗?是不是真的!不过太漂亮了,感觉像冰冷的水晶。”有人叫道。

    “我看像淡蓝色的钻石。”又有人补充。

    “一定是龙石种,百年难得一见,没想到我有身之年还能见到,这次真是不虚此行啊。”孙道国很感慨,然后看向李炎贝道:“小伙子,你这块龙石种可卖?”

    李炎贝已经看着龙石种傻掉了,他也见过龙石种的图片,也肯定这块真是龙石种,只是他没想到欧阳玥居然能找到这么好的,他想着最多就是福绿寿三色玻璃种,那估计是最好的了,没想到是难得一见的顶级极品啊。

    “小伙子,那人问你卖不卖!”有个老妇人在李炎贝后面笑喊道。

    “啊啊!”李炎贝跳起来,然后看到了孙道国。

    孙道国微笑地看着李炎贝,很慈祥的样子。

    李炎贝一愣,目光本能地看向欧阳玥,欧阳玥知道他一定会看她,立刻轻微地摇摇头,但心里叹息,他这一看,已经把她给出卖了。

    那头的伍少华和钱无忌顿时面色惨白,张董则冷笑,翡翠王皱眉,李利克张大嘴,各个表现无比精彩。

    欧阳玥只有苦笑,有些事情就是想躲也躲不了。

    任云桀恨恨地瞪了李炎贝一眼,李炎贝面色一白,他知道错了。

    “我不卖的。”李炎贝的声音里没有底气。

    孙道国点点头坐下,面上有点失落,但目光还是很舍不得离开那块龙石种,最后转头朝徐闵看来,他们似乎是朋友啊,孙道国露出些笑容来。

    毫无疑问,解出来一个碗大的龙石种在灯光下完美犹如蓝色的钻石,耀然生辉,美得惊心动魄,看着它就感觉一股冰凉之气沁入心扉,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下面人群已经沸腾,很多人输了到是没有表现很激烈,反而争先恐后要求摸一下这百年难得一见的龙石种,还要求拍照合影,欧阳玥一听也只能苦笑,在李炎贝和任云桀两个人的护卫下,满足大家的好奇心,闪光灯是一停不停。

    等欧阳玥回过神来,发现伍少华和钱无忌已经不见了,翡翠王也不见了,李利克是满眼嫉妒地看着李炎贝,张董到是输了五千万还能和别人谈笑风生。

    欧阳玥站起身来,转过脑袋,目光直接凝视扫射,终于在庄园的门口,看到了伍少华扶着钱无忌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车上是肖刚,欧阳玥看到钱无忌面色苍白,进气少出气多,看来刺激得差不多了。

    虽然暴露自己她不是自愿,但能给钱无忌这一重击,让她很有报复的快感,嘴角不自觉地勾笑,目光收回,看向那边李炎贝摆着姿势和人与龙石种合照,表情已经很自然开心,妖魅天成,和龙石种还真是相配,而任云桀面色冷酷地站在一旁监视着龙石种,但他不给人拍照,酷得掉渣,这道风景到是无比抢眼。

    最后两块冷门解出来都不怎么样,结果立刻公布出来,庄家大赢,李炎贝赢了所有的毛料,欧阳玥几人和翡翠王都是暗中的赢家,直到晚上十二点才正式结束,离开了农庄前往酒店。

    地下公盘的好处就是现金出入,所以欧阳玥他们出农庄大门的时候,脸上都笑开了花,李炎贝一个劲得说赚翻了,而且那十五块毛料,欧阳玥挑了八块自己运回去,其他七块当场就卖掉了,这次收获现金就超过十亿,更别说那些没出售的极品翡翠了。

    八块已经解开的明料由徐闵和任云桀保护,农庄主人派出一辆装甲车护送他们。

    而李炎贝、欧阳玥、范择文是在另外一辆豪华轿车里。

    “小玥,我赚了一亿啊,天哪,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能赚这么多钱的。”范择文拿着他那张金卡拼命地亲着,那样子还真是好笑。

    李炎贝最郁闷,他不知道范择文和徐闵都用私房钱下注,而他傻傻地只去买了一亿,还是算公司的,所以看着范择文的开心样,恨不得一踹他下车,怎么就不通知他一下,好歹他也还有点私房钱的,真是错失良机。

    欧阳玥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憋屈,只能笑道:“大少爷,做人要知足,这回公司还不赚翻?”

    “说得也是,我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嘿嘿。”李炎贝想到这点又开心起来,伸手想搂欧阳玥,被欧阳玥一巴拍开道,“别动手动脚的。”

    “就是,别动手动脚,小心任哥揍你!”范择文立刻鄙视他。

    “小文,你怎么和那臭小子一样讨厌了!”李炎贝翻白眼。

    范择文涨红脸,看看欧阳玥,欧阳玥没好气道:“毛毛哪里讨厌了,我看就你最讨厌,不准你说毛毛坏话,不然下次他打你我可不帮你看病了。”

    “小玥玥,你这个偏心的丫头!一定是被他那张骗子脸骗了,这种人年纪小不成熟,做你男朋友,你会吃亏的啊,你看看我多好,成熟稳重,英俊潇洒,你就考虑下我吧。”李炎贝开始耍宝了。

    范择文顿时大笑起来道:“大少爷,成熟稳重的是徐大哥吧?英俊潇洒也轮不到你啊,你别往自己脸色贴金了。”

    “臭小子,找打!”李炎贝顿时扑过去,和范择文闹成一团,欧阳玥看着他们的样子,脸上挂着笑,感觉生活是那么美好。

    夜晚一点钟不到,大家总算平安到达酒店,但因为八块明料实在太过值钱,所以他们都不敢放在酒店房间里,只能租了酒店的保险箱存放,而那块龙石种,大家一致认为太宝贵,还是带在身边,所以由任云桀贴身保管。

    忙了一天,兴奋了一天,大家到这个时候都有点疲累,各自回房睡觉。

    凌晨五点,这里的天还没亮,欧阳玥耳朵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烟雾,吓得她顿时跳了起来,凝目一看,黑夜退去,直接x射线图,看到房门口居然有个人在撬锁。

    欧阳玥吓一大跳,连忙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任云桀,来不及等任云桀接电话就立刻按掉,因为那人速度很快,已经开门进来,是个瘦小个子的年轻人,像缅甸人,长相一般,轻手轻脚,身上居然还带着手枪,让欧阳玥心惊胆颤。

    因为这房间是套间,分内外室,但中间是没有门的,欧阳玥快速躺下装睡,黑暗中却眯着眼睛看着那家伙开始在她房间里找东西,好在她的银针因为太宝贵,她每晚都是放在枕头边的,所以她悄悄地手里扣住一根,以防万一,但她还是很怕,因为她的飞针还没有练熟练,距离远一点根本就射不中。

    任云桀睡得迷迷糊糊,手机是开振动的,但一振动他就立刻睁开了眼睛,然后伸手拿过手机一看居然是欧阳玥的号码,心想三更半夜的,她难道没睡,而且怎么就响了两下就不响了。

    打开灯坐起来回拨过去,欧阳玥的手机就振动起来,因为她压在被子里,吓得欧阳玥浑身都抖了抖,好在外面那家伙还在翻衣柜,而她也迅速地掐断。

    任云桀一惊,立刻意识到不对,衣服都来不及套就拿起枕头下的飞刀开门出去,内室的李炎贝还睡得像只猪一样熟。

    任云桀来到欧阳玥门口,看到门锁着,但发现锁有被撬的痕迹,这一惊非同小可,怕欧阳玥出事,连忙伸手推门。

    门的锁已经坏了,但一推还是有声音,里面的贼顿时感觉不对,整个人靠墙壁上,然后伸手就拔出腰间的手枪,欧阳玥一看居然还是装了消音器的。

    “毛毛,小心有枪!”欧阳玥看着任云桀慢慢推开来,而那贼的手枪就对着门,吓得不得不喊出来。

    任云桀顿时一脚踹门,身体快速往墙壁外一侧,那贼已经一枪发出,一声闷闷的‘砰’后,子弹直接打入了走道对面的墙壁,而任云桀立刻闪身进来。

    那贼一看没中,转身就往房间里冲进来。

    欧阳玥已经在第一时间翻滚落床的另一边,也清楚地看到那贼拿着枪冲进来。

    “玥!”任云桀虽然进来了,但也不敢冒然进来,而是人靠在门道墙壁处,伸出脑袋看里面,手里紧扣着飞刀。

    “再进来我就杀了这女人!”那个贼说话了,一口缅甸语,欧阳玥听不懂。

    但欧阳玥不傻,就在那家伙手枪又转过去对向外面的任云桀,而他自己往床边退过来的时候,手里的一根银针瞬间射了出去,目标是贼后背上部的大椎穴。

    那贼忽然‘呃’的一声,然后整个人快速抖动起来,就连握枪的手都在抖了,欧阳玥知道中了目标,这位置能这家伙有短暂的疯癫和麻痹作用,所以她跳起来一脚就朝他后背踹了过去。

    那贼的手枪落地,任云桀已经看到动静,顿时飞速扑来,踢掉手枪,对着那贼就一顿暴打,直接把人打晕为止。

    欧阳玥额头都是汗水,开了大灯,看到那贼子嘴巴都是血,看看任云桀,一脸的杀气。

    “毛毛,我没事了。”欧阳玥拉起骑在贼身上的任云桀,顺便把贼后背的银针拔出来收好道,“报警吧,不然很麻烦。”她的一颗心还被吓的砰砰乱跳。

    任云桀没有出声,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点点头,然后又踢了贼一脚才出去。

    很快徐闵就面色阴沉地冲进来了,看到房间里倒下的贼,急道:“小玥,你没受伤吧?”

    “没有,就是被吓一跳,不知道这个贼是谁派来的?”欧阳玥皱眉,看来自己还是锋芒太露,招人嫉妒。

    “我马上去查,你先去我房中休息,这里我和云桀会处理的。”徐闵立刻道。

    “嗯。”欧阳玥反正也听不懂缅甸话,就交给他们两个男人,拿了些东西直接去了徐闵的房间,范择文还在睡觉,她就靠在外面的沙发上,看到徐闵的床上毛毯凌乱,就知道他一定是被任云桀吓醒的。

    早上八点,任云桀和徐闵才一起回到欧阳玥这边,欧阳玥一直模模糊糊地睡着,听到开门声醒了过来。

    “怎么样?”她连忙坐起来问两人。

    任云桀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道:“查到了,这个人是李利克雇佣的,目的就是偷你的龙石种。”

    “啊!不会吧,他胆子这么大?”欧阳玥吓一跳,李利克是疯了不成。

    “也许,你仗着李炎贝不会难为他,才会出这种馊主意,不过现在他已经被缅甸警方带走了。”任云桀冷笑。

    “啊,那你通知大少爷没有?”欧阳玥连忙道。

    “那家伙还没醒呢。”任云桀就是要李利克吃点苦头。

    话刚落,房门就被踢开,李炎贝衣衫不整地拿着手机冲进来,看到欧阳玥他们都在,他急道:“这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怎么不问问你弟弟?”任云桀冷笑一声。

    李炎贝急道:“我怎么知道,我接到我爸电话,说李利克被缅甸警方抓了,是买凶杀人罪?这怎么可能?”

    “买凶杀人?”欧阳玥嘴角直抽,看看任云桀和徐闵。

    “那贼手上拿枪,还朝我开枪,不是杀人是什么?”任云桀有点无辜地道。

    李炎贝吓得瞪大眼睛,看向徐闵道:“这到底是什么事?李利克不至于这么混账吧?”

    欧阳玥让任云桀闭嘴,然后由徐闵把事情说了一片,期间范择文也出来了,是被李炎贝的大声吓醒的。

    “这混球,真是混到家了,小玥玥,你没事吧?”李炎贝面色无比难看,先询问欧阳玥。

    “我没什么事,有点惊吓到而已,到是毛毛,差点被那贼打中。”欧阳玥想来都很后怕,要是自己不提醒毛毛,毛毛进来时,那贼一枪,那可怎么办好?

    李炎贝看向任云桀后一屁股坐下来拍大腿道:“这家伙是疯了不成!”

    “我看也是疯了,只不过他本意是让那贼偷龙石种的,只不过没想到这贼是职业犯,身上背着好几条人命,被人发现自然就想杀人灭口的,李利克这次算是砸中自己脚了。”徐闵深沉地说。

    “那现在怎么办?缅甸警方怎么说啊?”李炎贝急道。

    “你这么担心他干什么,他可不把你当好人。”任云桀好笑道。

    “我不是担心这个畜生,是担心我妈啊,她知道了一直哭个不停,我爸说明天就飞过来。”李炎贝一张脸上都是焦急,“这家伙是过分,但毕竟是我弟弟,这买凶杀人的罪名要是在缅甸被抓进去,可别想出来了啊,小玥玥,你帮帮他!不,是帮帮我好不好,起码引渡他回国,回国就算坐牢也是他活该,要不然我妈一定承受不了打击的。”李炎贝目光看看欧阳玥,再看看徐闵和任云桀,眼睛里都溢上泪花了,这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再看看徐闵,最后叹口气道:“你们怎么看?”

    任云桀抿着嘴刀子不说话,徐闵则皱眉,反而是范择文先开口道:“虽然这家伙罪不可恕,不过好歹也是大少爷的弟弟,要是真出事,大少爷的妈一定承受不住打击,我看想办法把人引渡回国再说吧,好歹也是华夏人,在外国坐牢很危险的。”

    “对,对,小文,你说得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件事要麻烦你大哥了,缅甸一直是军方最厉害,只要登棚将军一句话,就能让那臭小子出来。”李炎贝恳求的目光看向范择文。

    “你还真好意思,你要范老大欠登棚将军多大的人情?”任云桀冷笑一声,鄙视这个妖孽。

    李炎贝面色青白色,无比苦逼地看看任云桀。

    任云桀转过头赌气地不看他,李炎贝只能看欧阳玥,他很明白只有欧阳玥点头,他们就会帮他。

    “小玥玥,求你了,我虽然恨李利克,但不想我妈出事,小文,你跟你大哥说说好不好。”李炎贝委屈地看着他们,一张薄唇扁得不能再扁了。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差距越来越远了,汗,同时谢谢大家的关心,谢谢送钻送花送月票的亲们。么~。

    大力推荐好友风云小妖的文文《弃妇之盛世田园》://。xxsy。/info/387423。html,很好看哦,有空可以去溜达溜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