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9章 豪赌公盘

    任云桀立刻走上来冷冽地看着伍少华声音冷冰冰地道:“玥和你们云翔没什么生意好谈的。”

    伍少华目光也射向任云桀冷笑道:“不听听怎么知道没得谈,欧阳玥,就三分钟。”

    欧阳玥挑挑眉,又扁扁嘴,走到一边后脑袋对伍少华一甩道:“这里谈吧!”

    伍少华走过去,却打开旁边的防火通道门道:“这里可以吧?”

    欧阳玥眉头皱了下,看了任云桀一眼,任云桀直接蔑视道:“耍什么花样?玥,和他没什么好谈的,能有什么生意!走吧,还是吃早餐去。”任云桀直接过来拉欧阳玥。

    欧阳玥也觉得和他没什么好谈的,对面色已经铁青的伍少华说:“要不就在这里说,里面没必要,谁知道你会不会失手推我下楼梯。”

    伍少华面色阴沉地再次出来,双目阴鸷地看着任云桀,任云桀放开欧阳玥走到一边,但欧阳玥还是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说吧,不会是因为我标中了你们也看中的三块来找我算账吧?我可是正大光明投标,价高者得,没有做小动作的。”欧阳玥先冷笑了下。

    “我知道!我找你不是这件事,是关于今天的豪赌。”伍少华目光犀利地看着她。

    “哦?你想参加?我可知道那里赌得可是很厉害的,你就不怕把你爸的老本都输出去?”欧阳玥好笑道,但她其实心里自然是希望输死他。

    “这次有一些欧洲富豪都会参加豪赌,赌金很厉害,我想和你合作,我想你之前投中了三块,本金应该剩下不多了吧,我可以借你,等赢了我们平分如何?”伍少华看着她很正经地道,“十个亿以内,你可以随意下注。”

    欧阳玥暗暗心惊,这家伙资本还真是雄厚,居然能抽调十个亿的资金,不过他还真是很幽默,居然找她合作。

    “伍少爷,你知道怎么赌的吗?你就一定我会赢?”欧阳玥还不知道具体的赌法,反正和毛料有关系。

    “我相信你,反正是赌毛料,你的眼光我信得过,你可以加大资金,那样就能赢多点,大家都有好处如何?”伍少华觉得这个提议是非常诱人的。

    “万一我输了呢?”欧阳玥好笑道。

    “输了你自己的钱也会输,我相信你不会让自己亏那么多的。”伍少华露出笑容,他以为欧阳玥一定会同意的。

    “我虽然野心很大,也很想赢很多钱,但是我还想有命回去,你不想想,要是赢几十个亿,你能回去吗?所以我并不准备大赌,小赌怡情。”欧阳玥冷笑一声,“反正是赌毛料,你大可以请你们的钱大师,他眼光真不错,那三块还真是大涨,不好意思,道不同不相为谋,就算再大的利益,我也不会和你合作,再见!”欧阳玥说完,讽刺地一笑,转身就走。

    伍少华一把就抓住她的手臂,任云桀直接冲了上来。

    伍少华快速放手,看着任云桀杀人的眼神,立刻退开一步急道:“欧阳玥,你一定要让我们这么敌对吗?这对你没好处!”伍少华面色有点阴狠,口气也很冷。

    “从我做方老的徒弟开始,我们就已经敌对了,我不需要什么好处,以后就各凭本事,你要耍阴谋,我警告你还是自己小心,免得哪一天阴沟里翻船。”欧阳玥冷笑一声,撕破脸就撕破脸,本来那家伙就没脸。

    “欧阳玥,你真要这样?”伍少华气恼道,“我觉得你还是不错的,也许我们可以交往?”

    欧阳玥一愣后哈哈大笑起来,这男人当毛毛是死人吗?

    任云桀果然没让她失望,上前一步,双目狠厉,声音如冰道:“你最好离玥越远越好,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说完转身拉着大笑的欧阳玥,和范择文直接走人。

    伍少华看三人进入电梯,气得双拳握拳,心里暗恨,欧阳玥,这可是你逼我的!

    一个小时后,大家吃完了早餐,李炎贝也到了,但就是不见徐闵回来,任云桀打了电话给他,他说在市区有点事,不用管他。

    欧阳玥扁扁嘴道:“这家伙,还说保护小文,现在人影都不见了。”

    “他估计去查翡翠王的叔叔去了,他叔叔在市区有豪宅。”任云桀挑下眉。

    “他叔叔年纪应该很大了吧,还没死啊?”欧阳玥惊讶道。

    任云桀嘴角直抽道:“他叔叔今年六十八,只比翡翠王大八岁,但很早出来做事,魄力强,用家族留下来的钱买了翡翠矿开采赚了大钱。”

    欧阳玥一头黑线,吐吐舌头不再瞎说了。

    地下公盘虽然说是地下公盘,但却不是在地下的,只是不是政府官方举办,而是一些翡翠矿主联合起来举报的,地点在离他们酒店差不多半个小时的一个私人农庄里。

    这个农庄的主人叫‘格鲁罕’,在缅甸边境拥有私人军队和数十条翡翠矿带,在那边算是黑老大了,但他和军方关系很好,大家也算和平共处。

    来地下公盘的人都是大珠宝商和世界各地喜欢豪赌的商人,是富人的一种刺激的游戏。

    因为要有熟人介绍才能进,所以人数比公盘可少了不止一半,当然像国内的三大珠宝还是能很体面地进场。

    欧阳玥他们到的时候是上午十一点,来的人还不是很多,但这里的环境优美,整个农场是一片碧绿色,还有马匹和马车,更有各种活动场所,游泳池,网球场,高尔夫球场等等,进了里面就像是来度假的,而服务生是统一的黑西装,女的则是黑裙子格子衬衫,很有英伦风格,仔细点看,就会发现农庄的外围都是军队包围,绿色吉普车是一辆接着一辆,换句话说,你要是想在这里面闹点什么事,就别想出这个围墙了。

    农庄的正南面是一座豪华的欧式城堡,四层楼高,很古朴,似乎有点年代,四周墙壁上都是爬满了青藤,就像电视里那种古老的城堡,让欧阳玥大开眼见,这就是有钱人啊。

    欧阳玥他们登记好入内后,就可以四处闲晃,因为正式开始要到下午一点,所以欧阳玥就想要坐马车游览这个大庄园,几个人都同意。

    他们的马车由一个男仆驾驶,四人刚坐上去,就看到大门口李利克和黄艺东来了,他们也第一时间看到了李炎贝,因为李炎贝实在是很耀眼,不过李利克看见他们当没看到,鼻子里出气的样子让欧阳玥讨厌,直接不理睬就叫男仆赶马车,准备溜达一圈再说。

    “大少爷,你爸有没有打电话给你?”欧阳玥想了想后询问李炎贝。

    “打过了,不过我直接说明各凭本事,他既然把公司交给利克,那他就应该能撑起这个公司,我自己有自己的梦想,所以我不会帮他。”李炎贝说完叹口气。

    “你爸骂你了吗?”欧阳玥看他沮丧的俊脸道。

    “没有,只是叹气,还说他对不起我。”李炎贝转头看马车外,一脸忧郁。

    欧阳玥扁扁嘴,范择文道:“大少爷,你别想太多了,做生意本来就要靠自己的,他也不能永远靠你,要不然早晚都是会失败的,等你有一天成功了,我想你爸妈也会因为你骄傲的。”

    欧阳玥看看范择文,忽然间露出微笑道:“没想到小文这么懂事。”

    “小玥,我不是小孩子了!”范择文立刻就面红耳赤,郁闷地看着欧阳玥。

    “不是小孩子,你以后就要知道你哥的用心良苦,别再给他脸色看了。”欧阳玥笑笑。

    范择文扁扁嘴道:“我和我哥感情很好,只是他有时候管太多了我有点烦。”

    “他是担心你。”欧阳玥翻白眼。

    “可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满十八岁了,他总不能老是当我小孩子看待。”范择文还是抵触心理的。

    “你啊,身体不好,你哥是怕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会受不了打击的。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你哥哥愿意用三亿五千万换我给你治病,你想想这世上有几个哥哥能做得到?”欧阳玥摇摇头。

    范择文沉默了,他其实也知道哥哥对他的爱是超越一切的,被欧阳玥这么一说,还真感觉自己对哥哥有点过分。

    “小玥玥,你别教育他了,小文应该明白的,再者范老大那脾气也不怎么样,两兄弟的相处方法不和谐而已,我相信他们两兄弟心里都是相互爱着对方的。”李炎贝已经完全被这两个人的话题吸引过来了。

    欧阳玥叹口气点点头道:“这点我深信不疑,只是感觉有时候要珍惜,别等错过了才后悔。”欧阳玥忽然想到了上一世,自己没有好好珍惜一切就被东方博弈杀害了。

    三个男人看着她忽然间流露出来的苍伤都很惊讶,似乎她经历过、错失过什么似的。

    “玥,你看,好大的泳池!”李炎贝忽然叫起来,他们的马车已经过了一个小山坡,后面就是一片碧蓝的水池,还有不少人正在游水,四周都有很精致的木房子,供大家换衣使用。

    “这里真不错,来度假真是个好去处。”欧阳玥收回思绪,笑了起来。

    “是啊,以后小玥玥有钱了,我们也买一个大庄园。”李炎贝逗道。

    欧阳玥娇笑道:“我可没这种妄想,现在的家我已经很满意了,这么大个庄园得多少钱啊?”欧阳玥感叹道。

    “几十个亿吧,最重要的是能买得起,也未必能养得起,你们看看这些设备,人工,一年的消耗就是大数目。”任云桀笑了笑,“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期望,也许有一天玥能成功,别说是庄园,就算是海岛也有可能的。”

    “毛毛,你太抬举我了。”欧阳玥笑得都快岔气了,这想法真得是太疯狂了,简直是异想天开。

    “小玥,也许真有那一天的呢!whoknows。(谁知道!)”范择文也笑了起来。

    马车里笑作一团,欧阳玥笑着直摇头,她可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奢望,不过想想都觉得太过疯狂了。

    马车绕了农庄一周后回到城堡大门口,这时候来得人已经很多,出乎欧阳玥意料之外的是伍少华和钱无忌他们也来了,昨晚还听任云桀说钱无忌这老乌龟昏迷不醒,躺在医院里,没想到还是会来参加最后这场豪赌,看来这老乌龟是气不过了。

    张董和路老也来了,还有明月珠宝的沈夫人,这几个欧阳玥都认识,其他的是各国的富豪和珠宝商她都不认识,其中华夏人也不少,就是她不熟悉。

    庄园的另一边是一个大型的室内网球场,此刻四周都是桌子和椅子,还有饮料水果,各种点心,一边还有现成的长廊式自助午餐,供大家用餐。

    网球场中间是白色的展台,上面有很多毛料,大大小小都有围成一个圈子,但基本个头都不是很大,分成两部分摆放。

    一点钟还不到十分钟,就有一个身穿花短袖花短裤、戴着一顶草帽、很随意的中年男人拿了一个话筒就开始对着大家说话了。

    欧阳玥听不懂,好在他们也有中文翻译,大致让她知道这次的举办方法。

    场中的大多数毛料没有标底价,大家可以先任意看,然后一块块拍卖,另有一处的毛料是有底价,而且买的人至少要拿出一块毛料来参加豪赌,参加的人最后必须当众解石,要是谁的翡翠质量最好,那个人就能囊括这次参加豪赌的所有下赌之人的毛料。

    打个比方来说,若一共十人参加,解出来后,翡翠最好的那位将拿走其他九人参赌的毛料,当然每个人都可以压注,庄家就是这个农庄的大老板格鲁罕了。

    欧阳玥听了之后倒抽一口气,这豪赌果然够劲爆,先别说自己下注了,就是拿走全部参赌者的毛料就已经赚翻了。

    “玥,怎么样,够刺激吧?”任云桀看着她吃惊的表情微笑了下。

    “毛毛,你不会要我参加吧,我心脏可受不住。”欧阳玥苦笑,“不如我们就下注玩玩好了。”

    “小玥玥,可是这里的毛料听说都是极品啊,你就不心动,我们虽然买了不少,但好货不嫌多的,极品翡翠可是越来越少的啊。”李炎贝连忙兴奋道。

    “哪有那么好运,万一输了呢?”欧阳玥故意道,其实她是不可能输的。

    “输了也就一块毛料,我们还可以赌赔率里面赢回来的,嘿嘿!”李炎贝奸笑道,果然也是奸商。

    “你这话还真是自相矛盾,我要是自己参加,肯定买自己的,那输了不是全输?”欧阳玥翻白眼,但脑子里却动了动,自己可以坑人啊,那伍少华一定会注意她的。对了,说不准他也会参加豪赌,可万一给钱无忌挑到好料,那他赢得话其他毛料就都归他,那他就是这次来缅甸最大的赢家,自己绝对不能让他得逞,那看来自己还是得参加才行。

    “毛毛,要是参加的话,我们两个人可以吗?”欧阳玥想了下道,她要让人混搅视线。

    “当然可以,但那些参加赌注的毛料可不是这些没有底价的,是那边那些,都是经过专人挑选,底价就上千万了,所以才更吸引人,但相对的,赢者就是大赚,输也输得流汗。”任云桀嘴角抽了抽。

    “我不想伍少华赢,但是钱无忌那老家伙看料还是很准的,我怕他赢走全部,所以我必须参加,但又怕他下注在我身上,若你我一起参加,这样他就搞不懂我赌得到底是哪块?”欧阳玥把自己想法说出来。

    “玥,你别忘了,翡翠王也来参加的。”任云桀微微皱眉提醒她。

    欧阳玥顿时愣住,那家伙的右手要真有异能,那么他不是稳赢?当然那就要看谁先挑到全场最好的毛料了,但这样势必让他完全起疑心。

    “毛毛,我想不好了。”欧阳玥纠结了。

    任云桀伸手搂了搂她的肩膀道:“想这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太担心,很多事情不可避免的,早晚会发生。”

    “你的意思是让我参加?”欧阳玥内心深处自然是渴望的,原因有三个,第一个自己是不想错过这么多好料,这可是能发大财的,第二是不能让钱无忌和伍少华得逞,第三她体内有种蠢蠢欲动的野心,她想要强大起来,想要站到人前,想要证明自己,这是一种强大的虚荣心,但她也知道后果也许会很严重,所以强制压住自己那股狂热的兴奋。

    “你想参加吗?”任云桀看着她。

    “小玥,参加吧,真的好多极品翡翠的。”范择文瞪大眼睛看着欧阳玥,那里面都是期待,这样的赌博太刺激了。

    “小玥玥,那个翡翠王不是要跟你切磋嘛,这次正好给他看看你的实力。”李炎贝并不知道翡翠王的事情。

    欧阳玥苦笑道:“那要是锋芒太露了怎么办?”

    “切,明天就回去了,我们这么多人你怕什么,而且我们直接直升机走,就算他们想怎么样也没办法不是吗?”李炎贝也知道有风险性。

    欧阳玥皱皱眉,若是如此,她要赢翡翠王,唯一的方法就是先找到这里面最好的翡翠原石,而且必须先一步买下再说,那样他就算找到了也不是他的了。

    “好,参加,若是赢了,不仅能还了范老大的六亿,还能为以后收购别的珠宝集团做好准备。”欧阳玥嘴角一勾,她心目中早有个盘算,她以后要吞并三大珠宝集团,反正这三家她一个都看不顺眼,她只有越走越高,才越有资本以后和东方博弈较量。

    “哇,没想到小玥玥野心这么大啊,不过我喜欢!”李炎贝何尝没有这等野心,可以说每一个生意人都想打造自己的强大商业王国,而他没有这个能力,但欧阳玥有!

    “小玥,你以后一定会轰动全世界的。”范择文包住嘴笑起来。

    欧阳玥一愣讪笑道:“别,不要全世界,我还只是个大学生,低调点好了。”

    任云桀笑了起来,他内心有种感觉,欧阳玥一直想要自己强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不管怎么样,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她,让她的羽毛渐渐丰满,最后才能展翅高飞。

    “可是你有这种赌石的本领,想低调只怕也不行啊,早晚的事情。”范择文还是笑,双目都是崇拜,感觉欧阳玥很得很神奇,又会针灸又会赌石,而且都是高手,她才十八岁呢,为何自己就没啥用呢?其实他自己低估自己,就他的雕刻水平那也好歹是个天才了。

    欧阳玥叹气,看着那些面色兴奋的人群,感觉有点缥缈,这一世的自己改变太大,只是会不会太快了点?

    “小玥玥,要不我也参加,这样伍少华和翡翠王他们更摸不透了。”李炎贝对她眨巴下魅眼,“反而最后毛料全输给你,还不是一样,嘿嘿。”

    欧阳玥点点头道:“好,既然这样,我帮你们挑毛料,我们要趁翡翠王没下手买之前先买下来,毛毛,你可要多注意点翡翠王。”

    “明白!”任云桀点点头。

    一点准时开始,大家都开始挑选研究毛料,很多人都聚集在拍卖那一边,而他们四人直接走向豪赌那一边的毛料,欧阳玥目光已经扫射过,这边的毛料比翡翠公盘上的质量好很多,只是要拍卖的话,对于她可完全没有好处,伍少华他们一定会恶意竞价,还不如一次豪赌,让他们大出血。

    伍少华确实一直注意着欧阳玥,见他们往那边区域走,也连忙拉着钱无忌也过去,似乎怕好料被欧阳玥抢走似的。

    欧阳玥四人一看,这边一共只有三十块的毛料。让她出乎意料之外的居然是每一块都很不错,起码没有一块是石头,看来选这些毛料的人还是有一手的。

    每一块毛料的旁边都竖着中英缅甸语写的价格,欧阳玥一看差点跳起来,最便宜的都是五千万,如此一来,庄家已经是稳赢了。

    “玥,翡翠王来了!”任云桀注意着门口的动静,一看到翡翠王连忙提醒欧阳玥。

    欧阳玥一惊,顿时凝目扫射这三十块毛料,很快她嘴角一勾,对李炎贝耳朵边说了句,再和任云桀说了一句,自己则走向其中一块表皮上上去有黄色松花和莽带的灰石头,外面隐隐透露出绿光,上面标价是一亿二千万,欧阳玥吸口气,装模作样了一阵子才叫人过来划账买下,打上她买下的标签。

    李炎贝的那块是黑灰色表面,上面有些绿色的点点,他一看总感觉不是很好,但欧阳玥指给他,他也毫不犹豫地买下来,虽然价格为七千万,而任云桀那块是灰褐色表皮,松花分布很均匀,表现不错,唯一缺陷是左边有一条裂缝,很细,看不到里面的玉肉,价格为一亿。

    任云桀和李炎贝一样,看了几下做做样子后就直接买下来,钱无忌和伍少华走过来,看到欧阳玥已经买好了,不禁看向她那块翡翠,最后对伍少华使了个颜色。

    伍少华走过去道:“欧阳玥,你速度够快啊,怎么不多看看就直接买下这块了?不过虽然你买下了,总可以让钱老看看吧?”

    欧阳玥一愣后嘴角一勾道:“喜欢就直接买下吧,直觉懂吗?随便看,别弄坏就成。”欧阳玥冷笑,反正她已经买下来了,而且三人中最好的其实是李炎贝那块,她自己故意拿的表现三块中最差的。

    钱无忌到是不客气,直接走过去看了起来,最后看了眼欧阳玥没有说话,而是自己去看其他了。

    欧阳玥也没有立刻离开,慢慢地观察其他的毛料,她在挑选之前是有想过的,李炎贝那块是三十块中最为出色,因为是难得一见的龙石种,各头也不小。

    所谓龙石种是翡翠中的顶级品种,台湾和香港地区的人喜欢叫它‘神龙种’,无色根,无棉纹、杂质,如丝绸般光滑细腻,极其温润,荧光四射,特征是冬暖夏凉,水足饱满充盈,你会感觉到水快要溢出,光泽度极好,它一般是建立在玻璃种的质地上,带底色,一般是正阳绿或者浓翠微兰,具有阴冷冰寒的感观,质地纯透达玻璃种,具有宝气光泽,淡色为多见,整体淡色非常均匀。

    这种龙石种是百年罕见稀有珍品,由于质地隶属寒种寒色之品质,极为难寻,所以起名“龙石”种翡翠,寓意好像神龙一样难以遇见,是翡翠里非常罕见的好品种,价值连城。

    欧阳玥看过翡翠书籍上提到过,却从来没见过,没想到这次居然给她看到了,这东西完全的有价无市,所以但她一眼扫中的时候,内心是说不出的震惊和兴奋,没想到这里会有如此神奇的存在,她就算得到也不舍得卖出去,一定会好好珍藏起来。

    而任云桀那块也不差,玻璃种翠绿色,但有点小裂痕,做大型摆件是不可能,但价值一个亿还是稳赚不赔的,至于她自己这一块是无色冰种,水头接近玻璃种,个头大,在这中间也算是佼佼者了,这么选是想让自己不那么出众而已,但三块料要是解出来的价值可就相当可观,别说这里面全部的毛料都能赢回去。

    翡翠王到的时候,果然先和欧阳玥打招呼,看她已经买好了,不禁一愣,然后笑道:“欧阳小姐速度好快,这块料能不能让我上上手?”

    “自然可以。”欧阳玥也知道大家要赌,一定都会上手鉴定一下的,只是最好的已经被李炎贝买走,就算翡翠王能摸出来,他也不能抢,那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赌,参加下注,也是稳赢不陪的。

    欧阳玥注意到他先是细细地观察着毛料的表皮,最后才把他的右手轻轻地压下去,欧阳玥悄悄透视他的右手,发现他的右手里果然有异动,里面居然有一股绿色的液体在他红色的血液里流动着,这个景象还真让她吓一跳,然后她注视他的全身,那绿色的液体并不随血液流向他全身,而只停留在他的右手手腕处,不过欧阳玥却意外发现他的腹腔中有一个瘤,体积还不小,这要发炎恶化什么的,可不是好事情。

    欧阳玥心惊,自己居然还有这功能,能看到一个正常人是否得病,想到这里,她的目光就去看跟在她身边的范择文,发现范择文这小家伙除了心脏还真是很健康的,白色的内裤上有大力水手的卡通图案,让她差点爆笑出来。

    “欧阳小姐眼光果然厉害,这块很不错啊,看来我看料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好料呢?”翡翠王看完对欧阳玥笑道。

    “那您可要快点看了,不少人都已经买了呢。”欧阳玥笑了笑,其实也就他们三人最先买,速度就像买菜,别人还在拿着放大镜和手电筒在细细研究着,不过翡翠王可不知道任云桀和李炎贝早已经买下了。

    “好好,我先去挑挑看。”翡翠王也不停留,毕竟这场赌注太大了。

    欧阳玥看到钱无忌正在看一块玻璃种正阳绿的,看他面上露喜色,只怕他是觉得这块最好了,然后就和伍少华商量买不买。

    伍少华看看欧阳玥这边,又和钱无忌商量起来,两人似乎意见有点不合,钱无忌面色阴沉。目光看看欧阳玥那块又和伍少华说起来。

    伍少华也很纠结,最后两人似乎达成了共识,欧阳玥见伍少华去付钱,嘴角忍不住弯起,他那块一亿五千万,看来已经输定了,就不知道他的赌注是下哪里,要是下她这边,这一次他不死也要脱成皮,等于输两次。

    任云桀和李炎贝买好之后人就离开,毛料是不准拿走的,还是要给别人看,所以欧阳玥也没有办法,只能回去和他们坐在一起,只要求任云桀死盯着李炎贝那块毛料就好,心里想着万一给人换走,自己就亏大了,不过想来这种活动也不是一次两次,这个农庄的主人也不至于这么做,而且谁知道里面解出来到底是什么料?

    欧阳玥一直看着翡翠王,见他果然是一块块地摸过去,而且真得是只用右手,可想而知,他手臂处的绿色液体就是让他能分辨出翡翠的异能了。

    翡翠王每看一块,面色就严肃一分,很多人都看着他,显然是想买他的赌注。翡翠王很快就来到了李炎贝的那块毛料,欧阳玥有点紧张,只见他的右手摸来摸去摸了很久,才面色微微一变,然后见此块已经售出,不禁面色微白,然后微微苦笑一下,但他还算镇定,接着看余下的。

    钱无忌看中的那块也让翡翠王停留了一会,然后在欧阳玥错愕之下,他居然转身朝她看来,欧阳玥也不避嫌,只是微笑着点点头,翡翠王也笑了,只不过欧阳玥觉得他或许是在笑自己选的那块不如钱无忌那一块,也不如李炎贝那一块吧。

    最后在欧阳玥出乎意料之外中,翡翠王居然也买了一块,表象看上不是很突出,里面是冰种的两色翡翠,有石棉,比不过欧阳玥的,但欧阳玥不知道他为何要买,摆明他知道是亏钱的。

    不过当她看到翡翠王和这个农庄的人很熟络的时候,她就有点想明白了,翡翠王买下来是给别人投注的,而他自己绝对会买李炎贝那一块,那么输得只会是相信他翡翠王这个名头的冤大头。

    下午四点,那边的拍卖毛料结束了,欧阳玥没多注意,不过看到李利克拍下了一块一千万的毛料,看上去还不错,但比起之前的亏损,也只是捞回来一点点而已,那么他势必也会参加投注。

    这边三十块毛料并没有全部卖出,而是卖出了十六块,明月珠宝的沈夫人买了两块,其中一块六千万的参加豪赌,而海娜的张董和路老经过几个小时的观察,还是决定放弃,只参加赌注就好。

    所有买主都是匿名的,所以除了个别人一直看着欧阳玥和翡翠王买下那两块外,其他人买的是那块根本就没人知道,除了主办方。

    赔率由主办方商议决定,一个小时后,那十五块毛料前面都竖起了牌子,上面是买家的号码和赔率,欧阳玥一看自己那一块是一陪三,任云桀那块是一赔二,而李炎贝那块达到一赔五,钱无忌那块居然只有一赔二,翡翠王那块是一赔一,欧阳玥看到这里就笑了,翡翠王果然是大热门,就算他那块表相不怎么样,都是热门,钱无忌那块因为表象非常好,一比二也是正常的,到是李炎贝那块一比五还真是让她有点惊讶,这赔率有点冷了,当然还有两块是一陪八和一赔十的大冷门。

    大家有一个小时的商议考虑时间,而靠球场的一边坐着都是专业的金融人才,那一台台崭新的电脑就是大家的投注点了,随时都可以过去下注。

    欧阳玥注意到参加这次赌博的估计有上百人,那些老外个个都很兴奋,在毛料前指指点点,叽里咕噜地讨论什么,华夏人也有很多人在商量探讨,欧阳玥都不认识,但能进这里自然都是非富即贵的。

    不一会,一天不见面的徐闵忽然来了,跟欧阳玥他们打了声招呼,也没跟他们解释解释,就见他抬着头看来看去,好像在找人似的。

    “徐大哥,你在找翡翠王吗?”欧阳玥询问道。

    “不是,是京市的一位老人来了,我也是刚知道的。”徐闵说了下,就眉毛一挑,朝那群华夏人走去。

    欧阳玥皱眉,看向任云桀,任云桀却很听话,一直注意着李炎贝那块毛料,但还是听到两人的对话的。

    “毛毛,你知道是谁吗?”欧阳玥靠到他身边,李炎贝和范择文两个人还在四处看毛料,李炎贝认识几个珠宝商,还热络地和他们说着话,李利克却一直没过去和他说话,估计已经被气得不轻了。

    “不知道,他这么紧张一定是大人物,回去查一下就知道了。”任云桀还是注意着毛料,因为很多人都在看和摸,他不得不谨慎些,虽然摄像头到处都是,但他还是自己盯着放心点。

    欧阳玥点点头,徐闵身份特殊,认识京市的大人物很正常的,只是没想到京市的大人物也会来这里参加豪赌。

    徐闵果然很快就找到了熟人,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大约只有四十多岁,国字脸,双目精光有神,个子不高却感觉健朗,欧阳玥细细一看,这位男人身上的气息很沉稳,但有透露着一种淡薄,有种道骨仙风的感觉,又似乎是一种错觉。

    欧阳玥顿时凝目朝他的口袋里看去,很快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却被上面的资料惊了下,此人姓孙,叫孙道国,今年有九十岁高龄,而且身上一点毛病都没有,皮肤什么都不像是九十岁老人应该有的,身体状况到是和四十多岁很附和,这实在是有点神奇了。

    徐闵对他很恭敬,但欧阳玥却想不出孙姓在国家上层有什么人在,但让徐闵如此尊敬,这人身份肯定不简单,也许是京市低调的大富豪。

    欧阳玥正探视着这个老人,忽然那老人快速转过身来,一双眼睛里银光一闪,直直朝她这个方向看过来,吓得欧阳玥连忙低下了头,一颗心砰砰乱跳,而且她有感觉那老人还在盯着她,那种感觉如芒在背,似乎被人扒光衣服一般,让她内心震惊,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而且他眼睛里刚才的光芒似乎是银色的,怎么可能?一定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任云桀似乎也感觉到不对,抬头朝那人看去,见那人双目看着这边,徐闵也看向这边来,然后跟他身边的人说些什么,但任云桀只感觉这个人看向他的目光让他有种熟悉感,后背猛然间窜起一阵阴冷的寒意,这种感觉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题外话------

    有亲问为啥没有二更了,老香回答:老香现在身体不适中,胆结石又开始隐痛,加上肩膀、脖子、腰部都极度不适,正在做艾灸和理疗,本来是要全面休息的,老香还在坚持万更,所以千万别嫌少,家人已经反对我继续码字,职业病太过于严重,但老香不想让大家失望,只想告诉大家,老香已经尽力了。不好意思,实在嫌弃少的,养几天再看吧,看到催更留言,老香感觉有点心酸。

    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