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8章 太大刺激

    徐闵看着李炎贝那转头看那边任云桀后露出的呆愣样子大笑起来,更气得伍少华那边的钱无忌面色狰狞,还以为是在笑话他们。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要不然她两次出价怎么都只比我们高这么点?”钱无忌说完目光犀利地看向坐在他们后面的向阳。

    向阳面色一白,连忙急道:“钱老,你不会以为我告密吧?我都已经从李禄出来了,断然不会再回去,就算回去,他们也不会要我啊!”向阳心里也很奇怪,欧阳玥这出价确实很巧,之前高五十万,这次高一百万,这差距也太近了。

    “钱老,向阳不会的。”伍少华皱眉,他相信向阳不是笨蛋,毕竟方老的事他有份,给他脸都不会再回李禄的,“那女人是有点本事,只是没想到她这么敢拼。”

    一直不说话的楚洁看着这边轻声道:“她是方老的徒弟,这次摆明就是针对师傅的,估计早看好我们要投这两块和他们一样,所以价格也出得高。”楚洁跟着肖刚叫钱无忌师傅。

    “师傅,小洁说得有道理,他们一定也看中这两块,而知道我们也想要这两块,明摆着较劲!”肖刚恨恨道,“这个女人报复心很强。”他还没忘记瀛洲欧阳玥给他的难看。

    “钱老,这两块难道是我们这一批中最好的全料了?”伍少华有点不甘心道。

    钱无忌一听这话,面色更难看了,至少在他看中的里面,这两块绝对会大涨的。

    伍少华心里憋得难受道:“我出去一下。”他是不透气都不行了,欧阳玥实在让他有点气闷了。

    大家看着伍少华离开,钱无忌叹口气,肖刚则靠近他轻声道:“师傅,这下怎么办?少爷好像不开心了。”

    “又不是我们的错,你急什么,是他定下最终的价格,输给人家他也有责任。”钱无忌哼了声,“不过这个欧阳玥也不用太得意,就算全料里没有她好运,下午还有半料,只要我们看中的那一块我们标中,赚起来也不少。”钱无忌面上露出深思之色。

    “师傅说那块9880号?”楚洁轻声道。

    钱无忌点点头道:“只有这块,我看着是成本最低、能出极品的半料,一定大涨,这次一定要得到。”

    肖刚立刻点点头道:“等下让少爷把价格再往上加点,免得又不中。”

    “知不知道那女人有没有看中那块?”钱无忌询问道。

    “没注意,好像没见她去那块仔细看。”向阳回答道。

    “那就好。”钱无忌安心了些,他哪里知道欧阳玥不用去盯着他们,只要看伍少华的笔记就知道他想要投那块了,9880号她早已经注意过,里面是福禄寿三色,开了小窗是冰种和糯种之间的水头,有篮球大小,解出来价值在三亿以上,但底价六千万也不便宜。

    欧阳玥知道伍少华在后面写了个投标价是一亿,比底价多四千万,已经很高,所以她想好是一亿一百万,只是在伍少华没有投标前,她还会再确认一次,毕竟自己已经摆了他一道,他应该会更加小心。

    时间很快过,会所里的珠宝商是一半欢喜一半忧,有的当场解石卖,有的做了交接就把毛料提走。

    欧阳玥那九块一共中七块,已经是大丰收了,但资金也减缩很多,所以她挑出三块正常地准备当场解石换取现金,毕竟后面还需要很多钱。

    李炎贝注意到李利克中了五块,他也不知道好不好,最后投标那一刻,李利克还打了电话,要求他透露一块好料,但李炎贝最终都没有让欧阳玥失望。

    而欧阳玥在任云桀的小动作之下,每当李利克中标的时候,他都会提醒她一下,所以她也顺便帮李利克看了一下他的五块,结果发现二块完全的石头,一块碎玉,一块靠皮绿,最后一块到是涨,只是加起来起码也亏二三千万,欧阳玥没有告诉李炎贝,只希望李利克下午的半料再输一把,那回去李云河就该好好反思了。

    海娜的张董这次投标中了两块,不过虽然不是大涨,却也是小涨,让欧阳玥肯定了赵老的经验,而且她和钱无忌比赛的两块,赵老也投了1442号,只是价格太低没有中,但不能否认他的眼力。

    欧阳玥没有自己出面解石卖,范奇森也没有露面,却叫了他的财务大臣僵尸脸出面解石。

    三块解出来都是中上的翡翠,价格最高一块竞价到了八千万,三块一共回收了二亿一千万,而成本只有四千多万,把大家乐得手舞足蹈,而也让范奇森见识到欧阳玥那赌石的厉害。

    至于徐闵,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欧阳玥其实不想让他知道,但这已经是无可避免,任云桀只说了要来的还是要来,徐闵一心要调查她,那么就算她再怎么隐藏,他还是会调查,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所以她不如大方些。

    欧阳玥是想到就算徐闵调查她,她的透视眼在外人看来还是完全不可能看出异常,他又有什么证据来肯定她的特殊能力呢,自己就认定是直觉,他还能把自己怎么样?大家是朋友,总不会无缘无故就把自己抓去研究吧?何况他是合资人,早晚也瞒不过。

    下午四点,半料开始投标了,欧阳玥只看中两块,她没有自己出手,而是盯着钱无忌,等伍少华把投标卡片扔进9880号时,她嘴角一勾,立刻写好了数字也投进去。

    伍少爷一直注意她,没想到自己一投,她居然也来投他那块,这让他有点心里气闷,直接走到她面前道:“欧阳小姐也看中这一块?”

    “不可以吗?这可是福绿寿,我自然不会走漏眼,你看看多少人投这个!”欧阳玥看到玻璃箱都几乎满了,但其实这一块比起她自己看中的那两块还是利润差点,这块底价太高,而她看中那两块底价低,上升空间更大,还有就是翡翠的颜色和种头各不相同,是她新公司必须要具备的。

    “欧阳小姐就投这一块?”伍少华知道自己有点气,他也不可以不给她投,只是他没来由得预感又不好了。

    “一块都很贵了,我可没有伍少爷这么有钱啊。”欧阳玥说完就把自己的投标卡纸递出去。

    伍少华突然出手一把抓住她拿着投标卡纸的右手,欧阳玥一惊,顿时手腕一翻,脱出了他的掌握,面色冰冷道:“伍少爷,你想干什么?”

    伍少华双眸顿时眯起一线,里面有着欧阳玥都有点心惊的犀利之色。

    “没想到欧阳小姐还有点功夫。”伍少华显然是没想到这一点,他刚才是太紧张,所以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地想看看她标了多少价格,只是没想到没成功。

    “我可是学过防狼术!”欧阳玥冷哼一声,就把投标卡纸扔了进去,转身回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只要我一说,你就会被扔出去!”因为这完全是犯规的,好在那投标卡纸是对折的,不打开是看不到里面的数据。

    伍少华也知道自己是鲁莽,目光盯着欧阳玥那严肃的小脸,面色紧绷,忽然间又转身离去。

    欧阳玥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挑了下眉,走向正站在那边迎接她的任云桀,任云桀是看到伍少华出手的,吓得他赶紧站起来,但欧阳玥的一记漂亮的反转让他安心,他完全相信现在的欧阳玥对付伍少华不成问题,所以他没有立刻上来。

    六点钟,投标结束,开始出结果了,这一次大家都是大气都不敢喘地看着大屏幕,因为几乎每一块料料都是千万元记,投中投不中还不重要,重要的是解出来可真的是一夜穷一夜富,而很多人确实报着这种一夜暴富的心态来的,他们不敢买全料,但半料风险小,很容易就会孤独一注,所以缅甸公盘每次结束,都有人跳楼,或者在酒店里自杀,这就是赌石的风险。

    大屏幕上红色数字翻动,人群声音也慢慢热闹起来,有高兴的,也有叹气的,欧阳玥他们只是静静地坐着,他们要等的是三块,两块是以范奇森的号码投标,一块就是她自己投标的9980号。

    钱无忌坐的方向靠墙壁,正对欧阳玥这边,目光也一直在看他们这几个人,其他几人则紧紧盯着屏幕,欧阳玥知道他们只投一块,要不是见这块涨,她也不会参与投标,完全是钱无忌已经彻底惹毛了她,她一定要让方老出这口气,看看那张老脸还能不能得意地笑出来。

    “那个钱无忌还真是讨厌,老是看这边。”范择文也知道不少事情,很诚实地说出他的看法。

    “他本来就是最讨厌的老乌龟,还以为我们怕他,等下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欧阳玥对范择文笑笑。

    “玥,范老大中了一块。”任云桀正好看到屏幕滚动过她看中的两块之一。

    欧阳玥点点头,心里放心不少,起码李炎贝这个老是讨原料的家伙这张嘴能封住了。

    “快到9980号了。”李炎贝眼睛死盯着屏幕,面色发红,还不忘提醒大家。

    欧阳玥面色有点紧崩,似乎看上去很紧张,但其实她是装出来的,因为徐闵眼光正探索地看着她,让她心里叹口气,自己是不是该和这个男人好好谈一谈了。

    伍少华那边也紧张地伸长脖子,连钱无忌也放弃了对这边的关注,一双老眼死盯着屏幕。

    红色字体终于滚动出来:“9980号,中标价格一亿一千零一万,中标者号码7316号。”

    “哇!”李炎贝整个人从椅子上跳起来,还撞翻了椅子,好在徐闵手脚快接住椅子,要不然还真让大家看笑话。

    这边李炎贝是高兴地跳起来,而那边钱无忌也跳了起来,双目死盯着电子屏幕,一张老脸一下子变得灰白。

    伍少华也傻住了,他原先是想投一亿的,但想到前面两块都被欧阳玥抢走,这次大家商量之后一狠心,加多一千万,没想到欧阳玥居然以一万之差抢走,这样的差距和打击让他一下子也承受不住,面色变得苍白如纸。

    “师傅!”肖刚忽然惊叫一声,大家转头,就看到钱无忌已经整个人倒了下来,肖刚手忙脚乱地接住,然后大厅里就乱起来,最后还是医务人员拿了担架来抬出去,伍少华也不再多呆,跟着快步出了会所,但离开前看欧阳玥的那一眼让欧阳玥后背顿时升起一股寒气。

    任云桀手机拍下整个过程,直接传递给在s市的方老,方老坐在椅子上高兴地呼喊,把李炎贝的妈妈吓得跑进来,和他一起分享这次畅快淋漓的报复,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报复,但欧阳玥是他的徒弟,等于是给了钱无忌一大巴掌。

    江云娟知道欧阳玥标到三块自然替李炎贝开心,但想到另一个儿子李利克,她又只能叹气,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只希望李利克这次也有好收获,两兄弟都能事业有成她就安慰了。

    欧阳玥嘴角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了,李炎贝自然也是笑得妖孽,就连任云桀也难得地嘴角一直勾着,但没想到的是最后一块半料居然没标中,以一千万的差距输给了熟人:香港‘明月珠宝’的老板娘沈夫人。欧阳玥一拍自己脑袋,那一块是正宗的帝王绿,沈夫人对帝王绿是情有独钟,怪不得下这么狠手,不过这次她可是赚翻了,一个西瓜那么大的帝王绿,估计让明月珠宝未来一年都能生意兴隆,不过有钱大家赚的道理她也懂,她应该知足,但就是有点小失落。

    “算了,我们也标中两块了不是吗?”任云桀看欧阳玥面色有点郁闷连忙安慰道。

    “是啊,小玥玥,明天还有地下公盘,听说那里都是顶级好料加上豪赌,运气好的话很容易赚翻的,何况加上之前中得也不少了,你别不开心,我可是开心死了。”李炎贝已经兴奋地掩藏不住笑意,虽然不知道那么毛料里面到底能出什么好料,但他完全相信欧阳玥的眼光,这可是他多年来缅甸最为兴奋的一次。

    欧阳玥也点点头,自今天的成绩其实已经很满意了,不禁也高兴起来。

    正在一帮人刚要离开会所大门时,忽然翡翠王的翻译巫丰匆忙地跑过来,对欧阳玥微笑道:“欧阳小姐,您现在可有空?翡翠王在二楼贵宾室,想耽误欧阳小姐十分钟。”

    欧阳玥微愣,那家伙还真不死心啊,任云桀他们也皱眉,最后欧阳玥想了想点点头道:“好吧,似乎不见也不礼貌。”

    她只带了任云桀上去,让其他三人先回酒店,徐闵虽然很想跟着去,但知道有任云桀在,欧阳玥应该不会出事,何况这段日子他看到欧阳玥每晚都在和任云桀学散打,自保不成问题,只觉得这小女人是越来越厉害,只不过一张越来越清秀漂亮的小脸还是一样让人感觉清纯可人。

    欧阳玥和任云桀跟着巫丰上楼,她心里想着在外人看来,要查也只能查到她投中了三块,就是和伍少华竞争的三块,自己不算锋芒毕露吧,何况那两块是全料,根本看不住里面是好是坏,只有那块福绿寿三彩明眼人都会觉得大涨,自己投标价格这么高才拿下,也应该不会太引人注意才是。

    任云桀拉着欧阳玥的手,感觉到她有点紧张,不禁捏了捏,欧阳玥转头看他那双深褐色的漂亮双瞳,心想着自己有毛毛保护,怕什么,何况范奇森和登棚将军这么熟络,有事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吧?

    想到这里,她挺挺胸,目光直接朝两楼的贵宾房看去,意外的是房中就只有翡翠王一人,让欧阳玥安心了点,只是猜不透,这翡翠王这么重视她干什么,自己才刚出道,好运了些也正常吧,这人怎么就这么快对她感兴趣了?

    巫丰敲开房门,却阻止了任云桀进入,任云桀面色难看,但欧阳玥微笑地对他点点头,任云桀无奈,只能和巫丰两人站在门口,巫丰对这男人的冰冷气息有点不适应,悄悄地移开几步,心里在想现在的年轻人气场怎么这么大啊。

    欧阳玥走进房间,房内茶香四溢,那茶几上正煮着极品毛尖,袅袅升烟,给人一种文雅的感觉。

    翡翠王一见欧阳玥就从真皮沙发上站起来,微笑地走向她,还伸出手来。

    “你好你好,欧阳小姐。”翡翠王没有之前欧阳玥见得那么不可一世,现在感觉很亲切似的,但欧阳玥知道那都是表象,不过好在这家伙会讲中文,虽然讲得很僵硬,但好过她听不懂缅甸语。

    “翡翠王你好。”欧阳玥也笑着和他握手,一握上就感觉到他那双大手的力量,还夹带这粗糙厚实之感,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沧桑。

    “欧阳小姐请坐,本人对欧阳小姐的赌石功夫非常佩服啊。”翡翠王握了一下后放开欧阳玥的手,然后亲自给欧阳玥倒了茶。

    “翡翠王过奖了,我也只是运气好些而已,怎么能入翡翠王的法眼。”欧阳玥微笑道。

    “欧阳小姐真会说话,哈哈,你的赌石运气可不是一般人就有的,本人在翡翠界也混了几十年,刚开始买一百块毛料里面能有一块出点小绿就已经把我高兴坏了,没想到欧阳小姐刚出来,就已经能识别极品翡翠,实在让本人很好奇,不知道欧阳玥小姐有何心得呢?”翡翠王坐在欧阳玥对面聊起来。

    “呵呵,翡翠王过奖了,我真没什么心得,只是一种直觉吧,也许女人对翡翠这么美的东西特别敏感,我是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籍,抱着试试的心态,却没想到自己还真走好运。”欧阳玥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的稳重。

    翡翠王笑容有点僵,可能是没想到自己这么问之下得到的答案有点不满意。

    “听说翡翠王十赌十涨,这本领小玥可是学不会的。”欧阳玥捧一捧他。

    “那都是别人说得虚名,今日见欧阳小姐三投三中,我也看了欧阳小姐标中的三块毛料,不出意外可都是大涨啊。”翡翠王其实压根就不相信欧阳玥的直觉,就像他自己一样,想到这里,他的眼睛敛下,看了看他自己的右手,他相信没有人能赌石百赌百中,就算他再多的经验也不可能,要不是他的手有着一种别人不知道的特殊能力,只怕这个翡翠王的名号也轮不到他,但刚才他握了她的手,却并没有察觉有什么异样,难道自己搞错了?

    欧阳玥微微一愣,这家伙果然已经调查过她,不过好在自己只用自己的名字投了三块,要是他知道自己还投了不少,等他看过那原石,估计怀疑更大,但他的眼光显然也很毒辣,知道她这三块毛料大涨。

    “呵呵,还没解开,我也不知道到底涨不涨的,翡翠王这么说,我可安心了。”欧阳玥笑眯眯道。

    翡翠王抬起眼帘看向欧阳玥,然后注意到她的小手上,欧阳玥奇怪,这家伙看她的手干什么?心里一惊,他不会是知道自己的手链吧?想到这里,她的心就不受控制地狂跳,那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欧阳小姐的手真美,是我见过女人中皮肤最好的。”翡翠王忽然赞美道。

    欧阳玥大惊,但却不知道什么意思,这家伙难道是个老色鬼?但不管他是注意到她的手链还是老色鬼,她都不想和这个老男人再多呆一分钟了,连忙快速站起来道:“翡翠王过奖了,要是没别的事我想先走了,还有朋友在等我,对了,很高兴认识你。”

    翡翠王一愣,没想到欧阳玥这么快就要走,那十分钟也只不过是他的借口罢了,但他刚说她手漂亮她就走,难道她的手真的和他有一样的特殊能力?不可能啊,那是什么缘故?这个想法让翡翠王的心脏也跳动起来,一种危机感再逼近他,自己居然不知道她的能力是如何而来的,这样的对手很可怕。

    “欧阳小姐这么急啊,不知道你可参加明天的地下公盘和豪赌呢?”翡翠王连忙也站起来。

    “这个,还不一定,回去问问我的朋友再说吧。”欧阳玥走到门口打开门,一双眼睛有点古怪地看着跟到门口的翡翠王,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好的,本人明天也会参加豪赌,是很刺激的项目,希望有机会和欧阳小姐切磋切磋。”翡翠王又恢复了他的亲切笑容。

    欧阳玥点点头就拉着任云桀走,走得时候还知道那家伙还在看她的手,真让她有种恐惧感。

    夜晚,欧阳玥躺在床上,看着被自己拿下来的手链无比纠结,自己要失去这东西就什么都不是了,但自己要是知足点的话,现在的财富也足够让她一家这辈子安乐无忧了,可是她相信自己的重生,是老天爷给她机会报仇,所以她不能失去这条手链,翡翠王到底在怀疑自己什么?为何他会盯着他的手?这手链虽然漂亮精致,但外人看来也就一条普通手链而已,怎么会引起他怀疑呢,难道自己搞错了,他只是个老色鬼,是看自己皮肤好而已?

    欧阳玥想来想去想不出来,最后自己反而笑了,自己到底害怕什么,反正后天就要离开缅甸了,就算他怀疑难道还会来s市砍她的双手不成。想到这里,她心里安定下来,把手链细细地擦拭了一片,又拿出银针擦了一片,摸着两件宝贝才安心地睡觉。

    翌日,任云桀早早地来敲门,欧阳玥见他面色很阴沉不禁道:“毛毛,出什么事了吗?”

    “玥,这个翡翠王有点古怪。”任云桀双眸看她。

    “哦?怎么古怪?你查了他了?”欧阳玥连忙坐他身边。

    任云桀点点头道:“昨晚我和徐闵查了这个人,发现他在三十岁之前赌石并不厉害,但因为他是土生土长的缅甸人,又有个叔叔包了一条翡翠矿,所以他常年在矿场里赌石,但十赌九输。”

    “哦?那怎么忽然间就会这么厉害了?”欧阳玥惊讶道。心想难道他和自己一样得到了某样东西?

    “他三十二岁那年,他叔叔的矿忽然塌陷,死个三十多人,但他却没压死,他叔叔把他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九死一生,全身多处大伤,特别是右手,断了骨头,整整在医院躺了两年,后来他重新出来赌石后,却奇迹般的每赌必赢,这里面一定有古怪。”任云桀眉心深锁。

    欧阳玥惊讶地张大小嘴,心想这家伙一定是和她一样,有了突如其来的异能,那么昨天她盯着自己的手看,是不是说明他自己的手有问题呢,她暗暗后悔昨天没有把他人体透视一片,他的右手要有古怪,她一定能看出什么来。

    “还有,就是我查了数年来他赌石现场的视频,他每一次赌石,都会用右手摸毛料,当然赌石不摸不正常,但别人基本是双手摸,但他永远是右手,你说奇怪吗?”任云桀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欧阳玥点点头道:“那你的意思是他的右手有古怪。”

    “我和徐闵都这么认为,可是要是他右手真有异能,这是很神奇的事情,搞不好会被国家抓去研究的。”任云桀有点担心地看着她,似乎他也感觉到她有什么异能似的,只是他知道她并不是每次都用手摸毛料,有的甚至于只看一眼就知道里面有没有出绿了,那么她就算有异能,也绝对不是手,难道是眼睛,可是她的眼睛很漂亮也很正常。

    欧阳玥面色有点尴尬道:“毛毛,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可正常得很,不过你说他要是真是右手有问题,那是怎么得来的呢?”

    “不知道,当初他只是断了骨头,哦,对了,还被毒蛇咬过,难道是毒液造成的?”任云桀想了起来。

    “呃,毒蛇咬了他,他还不死啊。”欧阳玥有点佩服翡翠王的生命力了。

    “你不知道翡翠王从小就在山里,吃得最多的就是山中的野菜,可能早对毒蛇有免疫力了。”任云桀到是很想得通这点。

    “那我们怎么能肯定他的手有问题呢?而且要真有问题,我们也不能说啊,他一定会杀人灭口的。”欧阳玥浑身打了个机灵。

    “徐闵也这么说。”任云桀笑了笑。

    “毛毛。你说徐闵是不是也怀疑我有问题呢?”欧阳玥讪笑道。

    “那是肯定的,不过显然他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翡翠王那里去了,这家伙甚至想私下抓他回去交给有关部门研究一下,只是现在还不敢确定,除非翡翠王自己承认。”任云桀松口气道。

    “什么!他疯了啊,就算翡翠王有古怪,他也不能这么做吧。”欧阳玥一听更加心惊胆颤了。

    任云桀看看她那张焦急的小脸,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玥估计真有什么秘密,自己可得好好保护她。

    “他是什么人?国家安全对他来说最重要,要真有这种异能,对一个国家是多么重要,我想翡翠王要是被别人知道他的本事,估计每个国家都会抢着研究他。”任云桀分析道。

    欧阳玥说不出话来,面色难看,心里充满恐惧。

    “玥,你没事吧?”任云桀伸手搂了搂她。

    欧阳玥讪笑一下道:“没事,只是听着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算了,别说了,我们去吃早点,我都饿了。”欧阳玥不想这个话题,实在让她心惊胆颤,原本想要找徐闵谈谈的心思也完全消失,这个男人自己还是离得越远越好,好在回去后,他就要去京市了。

    “玥,徐闵喜欢你,所以就算他怀疑你什么,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他不会伤害你的,我已经和他谈过了。”任云桀知道她的担心,连忙安慰她。

    “哦?你,你说什么了?我,我又没有什么异能。”欧阳玥口吃起来。

    “我知道,只是你的赌石和鉴别古玩的能力还是强了点,遭人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我想他不会伤害你,现在出来个翡翠王,正好把他的注意力吸走,也好给徐老那边一个交代,暂时你可以放心,而且就算他真要查,能查到什么?你很正常不是吗?”任云桀拍拍她的背。

    欧阳玥点点头道:“对啊,我很正常,要是他不信,我可以和他一起去医院做检查。”

    任云桀一愣道:“真的可以?这家伙还真这么说过。”

    “毛毛,我不是怪胎啦!”欧阳玥哭笑不得,不过她想过了,要真走到这一步,只要她拿下手链去检查,他们又能查出什么来?而且结果正常一出来,自己以后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那回去叫那家伙彻底消除对你的怀疑。”任云桀也高兴,还以为她真有什么异能,不能检查呢,这下反而更好。

    “嗯,我不怕检查。”欧阳玥想开了心情又好了。

    任云桀摸摸她的脑袋温柔道:“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欧阳玥一愣,内心涌起温暖,但立刻又道:“那要是你恢复记忆不认识我了呢?”说完嘟起小嘴看着他。

    任云桀见她可爱的样子,伸手捏住她嘟起的小嘴道:“都说了就算恢复记忆,我绝对不会不认识你的,你已经在我这里了。”说完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口,目光看着她星芒点点,无比深邃。

    欧阳玥一见他这表情,顿时脸上就热了起来,脑袋低了低后才抬头翻个白眼道:“毛毛,你别发骚,我们还小。”说完就跳起来揉乱他的头发。

    任云桀无奈地扁嘴,自己不就是想营造点暧昧气氛吗?她年纪小自然知道,可十八岁其实也不小了吧,任云桀有点想入非非,好想把她变成自己的人,那么那几个家伙就抢不走了,可惜他只敢想想,不敢说出来,怕被这小女人直接抛弃。但他现在很肯定,自己要让玥知道自己心里只有她。

    走出房门,就见李炎贝揉着眼睛靠在门口,一身红衣随时随地都是焦点,那挑染的红发乱七八糟的,看上去多了几分妖气,他正准备来敲欧阳玥的房门。

    “大少爷,你刚起?”欧阳玥看看他的头发笑起来。

    “嗯,我起来看到臭小子不在,所以想来看看,怕你被臭小子欺负。”李炎贝鄙视地看看任云桀。

    “毛毛才不会欺负我呢,你快去梳洗,我们先下去吃东西啦。”说完就去敲徐闵他们的房门。

    “小玥。”开门的范择文,一张可爱的俊脸神色很不错,要不是人瘦小点,已经看不出什么病态了,整个人都欢快了很多。

    “你们好了吗,下去吃东西。”欧阳玥笑着道。

    “徐大哥不在,他说等下去公盘会所找我们,我已经好了。”范择文直接出来关上房门。

    欧阳玥惊讶道:“徐大哥干什么去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他没说。”范择文摇摇头。

    “嗯,没事,我们先去吃,今天的地下公盘可刺激呢,毛毛,你知道规则了吗?”欧阳玥虽然听李炎贝说过一些,但还是不太明白。

    “嗯,边吃边说给你们听,确实很刺激,要是好运的,玥,我们能赚很多。”任云桀露出邪恶的笑容。

    “呃。”欧阳玥感觉有点诡异,多少才叫很多?现在一亿、两亿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叫很多了,比起那些真正富豪,他们还是穷。穷得买块石头都有可能倾家荡产。

    “对了,小玥,我哥有事今天早上就回去了,顺便把我们的几块毛料带回去,明天驾驶员下午来接我们。”范择文道。

    “哦,好的,这次真谢谢你哥哥了。”欧阳玥是真心感谢。

    “哥哥也谢谢你们照顾我,我的病好多了,我自己都能感觉出来。”范择文这几天晚上睡觉都会少了心脏得压迫感,让他睡得很熟很舒服,有时候梦里还会出现五彩缤纷的翡翠和欧阳玥那张如女神一样的小脸,让他一整天都高兴,欧阳玥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阳光,在她的身边,每天都是晴天。

    “呵呵,你就像我弟弟小杰一样,我自然要照顾你,我下个月生日就十九岁了,比你大呢,以后要叫姐姐。”欧阳玥占人家便宜。

    范择文顿时面色涨红道:“我,我才小三个月,我才不要叫姐姐,你看上去比我小!”范择文是一月份生日的,他也知道欧阳玥比他大了三个月,虽然有时候他是觉得欧阳玥感觉很成熟,甚至于还有点妈妈的味道,但他就是不想叫她姐姐。

    “臭小子,没大没小的,走吧!”欧阳玥笑着打趣他,然后往电梯走去。

    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欧阳玥三人看向打开的门,里面居然是一脸阴沉,一手抱胸一手托腮的伍少华。

    伍少华也没想到这里就相遇,惊讶之后勉强地露出些笑容走了出来道:“欧阳小姐,这么早啊,我正有事找你。”

    欧阳玥挑眉,冷冷道:“我和伍少爷好像没什么事好说得吧?对了,你们的钱大师怎么样了?”

    伍少华面色有点难看了,但还是勉强维持笑容自然道:“钱老没事,欧阳玥,我们谈桩生意如何?”他的那双黑眸中闪过一旦暗光,有种让欧阳玥压迫的感觉。

    ------题外话------

    恭喜亲亲‘vinistila’、‘bishia3’、‘小企鹅pororo’升级为本文解元粉丝。

    恭喜亲亲‘媚媚2011’升级为会元,999朵玫瑰,好感动。

    同时恭喜亲亲‘不想如此’和‘范丽娟’升级为本文进士。

    好多花花,钻石,打赏,在5月20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老香感觉好温暖,有你们真好,只能扑向大家喊道‘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