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7章 让他吐血

    大家看着李炎贝接听电话,李炎贝的面色是越来越纠结,最后挂上电话看着大家道:“我去一下他的房间,你们先去吃饭,不用等我。”

    “大少爷,他找你什么事啊?”欧阳玥挑挑眉询问道。

    “说我爸爸让他找我说点事,我还是去一趟。”李炎贝看着她有点尴尬。

    欧阳玥扁扁嘴点点头道:“那你去吧,等下给我们电话好了。”

    李炎贝点点头,跟大家打声招呼离开。

    “毛毛,你们说李利克什么意思?”欧阳玥看看任云桀和徐闵。

    “很简单,李利克这次只带了一名鉴定师,怕是要大少爷帮忙挑毛料。”任云桀冷笑道。

    徐闵眉宇深皱也点点头:“我看也是,李利克怎么没带路老?就他和那个黄艺东就算再胆子大也不可能下狠手的。”

    欧阳玥觉得有道理嘟嘴道:“难道是要我们帮他?”

    “我看大少爷一定会心软,毕竟是他爸爸的公司。”徐闵挑眉。

    “玥,这可不行,我们公司也在s市,不能让他们得极品翡翠,可是会影响我们的销路,李炎贝心软,我们不能心软。”任云桀立刻严肃道。

    欧阳玥叹口气道:“等他回来,看他怎么说吧,我们吃饭去,肚子好饿,小文,你饿了吧?”欧阳玥看向有点懵的范择文。

    “还好。”范择文腼腆地笑笑。

    “小文,你最喜欢什么翡翠?”欧阳玥他们边走边说。

    范择文挠挠头道:“玻璃种的我都喜欢,不过我很想看看传说中的七彩翡翠。不过好像没人见过,也不知道有没有?”

    “七彩?你弄错了吧,翡翠最多颜色好像只有五彩。”徐闵挑眉道。

    “五彩是现今为止出现的最漂亮的翡翠,被一位香港的老人珍藏起来,很少人见过,但你们听过翡翠是怎么来的吗?”范择文漆黑的大眼睛又放光了。

    “还不是经过亿万年形成的。”欧阳玥好笑道,“就是一种矿石而已。”

    范择文面色涨红,半响才道:“那是科学的解释,你,你们听说神话故事吗?”

    三个人都古怪地看着他。

    范择文俊脸全红了,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你不是说女娲补天吧?”欧阳玥笑了起来。

    “咳咳咳,确实是个很美的神话,不过既然都能出现五色翡翠,为何就没有七色呢?传说中女娲炼石补天的地方,就在现在的缅甸境内,那时候,缅甸是隶属于华夏的,上古时间天破了,女娲氏炼石补天,开始的时候,却一直没有成功,而那些经过女娲锻炼过后的石头,就成了现在的翡翠。《红楼梦》里面,贾宝玉的那块玉,可是五彩晶莹,亮如朝霞,摔几次都没碎,就是翡翠,而神话故事最后说天补上后,那地方出现了七色彩虹,就是女娲练出来的石头发出的光芒,所以若是有五彩石,我觉得也有可能有七彩石。”范择文说起这故事,似乎有种无比的敬仰。

    “但从来没出现过七彩翡翠,五彩的说法也不一定是神话说得那样吧。”徐闵有点惊讶,看这孩子那深信不疑的表情,他还真不想打击他。

    欧阳玥和任云桀对看一眼,欧阳玥吐口气笑道:“神话毕竟只是神话,也许是大家发现了五彩翡翠,才会编造出七色彩虹的故事吧,我还是相信科学的。”

    范择文挠挠头讪笑道:“我只是觉得也许真有奇迹。”

    “就算有奇迹,我们也未必找得到,要真有七彩翡翠,难道就等着我们去发现?我想翡翠王是不会错过的吧?”任云桀很现实道。

    范择文一愣后有点沮丧,欧阳玥不忍心道:“也许没有被开采出来呢?好了,都只是猜测,现在肚子最重要,都饿扁了,快走吧!”

    晚饭就在酒店餐厅用,虽然人很多,但好在地方够大,欧阳玥吃得也算舒坦,直到李炎贝回来。

    李炎贝的面色有点古怪,大家看着他不说话。

    李炎贝尴尬一笑道:“你们就不问问?”

    “你自然会说。”任云桀嘴角邪勾,“不过我估计没什么好事,不听也罢。”

    欧阳玥没好气地斜了任云桀一眼,这毛毛还真是无情啊。

    “大少爷,他是不是要你帮忙投标?”欧阳玥看着李炎贝道。

    李炎贝点点头叹口气道:“这个不要脸的,我差点没被气死。”

    “你不好好地活着嘛。”任云桀又调侃他。

    李炎贝苦笑地看着任云桀道:“我说小祖宗,你能不消遣我吗?”

    欧阳玥噗嗤一下笑出来,李炎贝是被任云桀吃得死死的。

    任云桀抿下嘴,笑得很无辜。

    “他让我帮他投一块毛料,最好是你看中的最好的那一块,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投哪块最高价,让我通知他,他就投那块。”李炎贝说完苦笑起来。

    “好卑鄙啊!”范择文第一个反应。

    “确实够卑鄙,你答应他了?”欧阳玥俏脸阴沉,喝口茶看着他。

    “我当然不会答应他,这要求也太过分了。”李炎贝气恼道。

    “那你还纠结什么?不会是你爸这么要求的吧?”徐闵笑道。

    李炎贝面色微白,很不自在,大家一看就明了。

    “看来现在是让你选立场的时候,一是做孝子,二是做不孝子,你自己选吧。”任云桀声音无比阴冷。

    李炎贝猛灌了杯冰水,苦恼地看着欧阳玥道:“我现在是星玥的一份子,我自然不会出卖自己,李利克这要求实在太过分了,要是他提出来我是毫不犹豫地反对,但你说对了,我爸和我妈虽然没那么要求,但都跟我说让我帮帮忙照顾下弟弟,上次瀛洲利克虽然没闯大祸,但还是亏了几千万,李禄这么大个摊子,股价现在又上不去,运转很困难,就想在缅甸买块好料回去顶漏洞。”

    “笑话,他们还真不要脸啊,既然相信了李利克就别来求你,你现在有自己的公司,说难听点就是商场上的敌人,凭什么要帮他!”欧阳玥一听他爸妈出这招就气恼,是看自己儿子心软好捏似的,明知道李炎贝比李利克能力强,却不选他,现在还要他帮忙,简直就是无耻。

    李炎贝面色难看地看着欧阳玥气恼的小脸说不出话来。

    “李炎贝,我跟你说,你要是和我们一条心,你就完全从李家脱离开来,我们的星玥珠宝以后可是要走上国际的,说直了,s市是第一个攻占的地点,李禄就是敌人,你要心软,我劝你还是退股!”任云桀阴气沉沉道。

    “大少爷,我帮你是因为觉得你在李家太委屈了,我也相信你的能力比李利克强,我想让你证明给你父亲看,你比李利克强,而现在你父亲的算盘显然是让你在这边做内应啊,又帮着他亲生儿子创事业,这可真是一箭双雕,你说你爸怎么就这么会算呢?你就不怕到最后你什么都不是吗?”欧阳玥越想越气,早知道就不应该救他,这偏私也偏得太离谱了。

    李炎贝面色红白交错,他自然懂欧阳玥说得什么意思。

    “大少爷,人善被人欺,你爸爸虽然不至于欺负你,但显而易见是不想你超越李利克,不想我们星玥以后胜过李禄,你自己想想到底也怎么走。”徐闵道。

    “大少爷,你要坚定立场,小玥他们都是为你好,而且我哥说了,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要保护的人。”范择文说出了真相,李炎贝说到底不是同情李利克,而是不想和他爸爸撕破脸,也不想他妈妈为难。

    “对啊,就算我们以后吞并了李禄,你想孝顺也一样可以给他们无忧的生活,你要是走错这一步,以后李利克能有你心软?说句难听的,你爸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李利克会让你好过吗?”任云桀冷冰冰为他分析。

    李炎贝沉默,额头冒汗。

    “大少爷,我不想勉强你做任何事情,你自己决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把投标告诉你,我要对毛毛、徐大哥负责,他们都是投资人,我不会为你而心软。”欧阳玥说得很清楚。

    李炎贝秋水凤目看着欧阳玥那双犀利的明眸,最后点点头道:“我知道自己心软,好吧,我不会帮他,一切看他自己的能力,反正帮得了一次也帮不了第二次,他没有能力,李禄早晚也会完蛋的。”

    欧阳玥松口气笑了,任云桀和徐闵相互看了看,范择文也看着李炎贝笑了。

    “那你准备怎么答复李利克?”徐闵问道。

    “我现在有自己的公司,没理由好货让给他,他有本事就自己找好料,我最多不坑爹他就是。”李炎贝想通后耸了耸肩,似乎轻松多了。

    “你爸妈那边呢?”欧阳玥还是有点担心,毕竟牵扯到亲情很多人都不能理性的。

    “我妈很理解的,相信她会劝我爸的,反正我现在在我爸眼里也只不过一个外人,他一点也不希望我们的公司能发展起来。”李炎贝看看欧阳玥。

    “真是奸商,我爷爷算看错人了。”欧阳玥扁扁嘴,以前她爷爷还说李云河这人不错,现在接触了才知道人不可貌相。

    “小玥,这你就错了,无商不奸,以后我们也都是奸商,只不过我们是对付同行,李云河对百姓销售这一块口碑还是好的,没听说过销售假货之类。”徐闵很客观地道。

    李炎贝点点头道:“这点确实你说对了,我爸反对假货,玉是有灵性的东西,他买翡翠是想买得人能玉养人,要是假的,那真是坑人,不积德。”

    “是啊,对别人都好过对你这个儿子了。”欧阳玥鄙视下,反正她是越来越不喜欢李云河,说到底,没有三两三,李云河也不可能打造出自己的商业王国了。

    李炎贝讪讪地笑了笑,叫了碗饭快速地吃了,一帮人也不准备逛街,感觉第一天都有点累,就各自回房睡觉。

    欧阳玥回房后就开始盘算伍少华今日的投标,又想着李利克的事情,越想越烦,开始练习银针,最后泡了个花瓣澡才睡着。

    第二天公盘,欧阳玥他们直接上了二楼,这层大多都是开了一个巴掌大窗口的半料,数目也将近上万块,让欧阳玥咂舌,主办方不管投标者谁赢谁亏,他们是一定赚死了。

    但开窗口的半料种水在冰种的却不多,价格高得很吓人,都是几千万的底价,这要是靠皮绿还真会坑死人的,就算擦出糯种和豆种那些都是几百万底价,让欧阳玥兴趣少了一半,但想到自己公司缺原料,她还是选了两块大个的冰种半料记下来,但要拿下她估计都要上亿。

    三楼是开了大窗口的半明料,风险小很多,但价格就已经是天价,欧阳玥看到一块冰种蓝翡的,底价八千万,让她只能摇头,而范择文蹲在一块帝王绿面前痴痴地傻笑,还不停地伸手摸摸,那样子好像那石头是他宝贝似的,让欧阳玥哭笑不得,一看价格一亿二千万,她只剩冷笑,虽然窗口很大,但里面进去并不深,而且绿中带了白棉,大打折扣,就算底价买回去也亏死。

    正在这时,李利克和黄艺东走了过来,面带笑容地跟他们打招呼,好像没事发生过似的。

    “大哥,欧阳小姐,你们都看完了?”李利克好像跟他们很熟络一样。

    “看完了,你慢慢看!”欧阳玥斜了他一眼就走来,这种人她一点也不想搭理。

    李炎贝看了李利克一眼道:“明日就投标了,你还是和黄师傅好好再研究研究。”说完也跟着欧阳玥走了。

    李利克一愣后,面色一变急道:“哥,你别忘记爸爸的话。”

    欧阳玥猛然回头道:“那是你爸,不是他爸!”

    “欧阳玥,你胡说什么!”李利克一愣后气恼道。

    “你不懂吗?那个人只是你的爸爸,他要是大少爷的爸爸就不会提出这种无理要求,我告诉你,大少爷现在自己开公司,不会再帮你们李禄,你有本事就自己好好做你的事,要不然,李禄早晚在你手中败光!”欧阳玥冷笑一声,锐意直逼李利克。

    李利克一惊后看向李炎贝,李炎贝这回到不犹豫,他和李利克本来就是水火不容,要不是这次李利克知道自己稳赢的份上,也不会对他和颜悦色,但一切态度的改变也只不过想利用他而已。

    “利克,我不想给爸看轻,没有李禄,我一样能做得很好。”李炎贝很正气地说道。

    “你,你!我爸养了你这么大,原来养了只白眼狼!”李利克气恼之下,话就难听了。

    李炎贝顿时面色刷白,手上的青筋跳了跳。

    “白眼狼?这么多年,你大哥没少给李禄出力吧,到头来怎么样?还不是给你个败家子占便宜,你以为大少爷是傻子吗?他的付出既然得不到回报,何必要帮你这个败家子!”欧阳玥更生气,“你还有脸来要求他为你做那些卑鄙的事情?你还要不要脸!”

    这边的争吵引来了很多人的注目,伍少华和钱无忌正好上楼,见到这一幕愣了愣,然后和钱无忌说起来,徐闵这边已经注意到他们。

    “利克,你非要让大家看笑话吗?不管你怎么说,我不会帮你做卑鄙的事情!”李炎贝声音也大声起来,把欧阳玥带到身边,让站在欧阳玥身边的任云桀挑了下眉。

    “哼,我看你被这个女人迷昏了,别忘了,你姓李!”李利克说完就转身离开。

    李利克面色难看,拉着欧阳玥的手臂紧了紧,欧阳玥看看他道:“别理他,要是知道你姓李,也不会要你做这种卑鄙的事情。”

    任云桀过来拍掉他的手道:“你难道连他都斗不过,还说什么自己出来重新来过?”

    李炎贝一愣,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我追求我自己的理想怎么了,难道非要给他打工不可!”李炎贝声音有点深沉僵硬,他是在说服自己。

    “好了,消消气,我们看得差不多了,走吧。”欧阳玥连忙拉着他走,一转身,就看到伍少华和钱无忌站在看好戏,见她转身伍少华才迎上来。

    “欧阳小姐,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可要我帮忙?”伍少华很热络地道。

    “不用你假好心,还是快点选料,免得这一次无本而归!”欧阳玥正气头上,这气自然撒在伍少华身上,那边的钱无忌眯起眼睛,冷笑了下。

    欧阳玥看他那张老脸俏脸冷若冰霜,最后没说一句话,下巴一抬直接无视着走开。

    钱无忌老嘴一边勾起些冷笑,走到伍少华面前,看着一帮人离开道:“这是这个自以为是的丫头?就她这点脾气,不用我们对付她,早晚出事。”

    “钱老,别小看那丫头,她有自负的资本,身边几个男人都不简单,她自己的鉴定古玩,赌石能力也很强。”伍少华眯着眼睛看一行人离开,欧阳玥现在在他心目中就只有两条路,一是跟他合作,二是离开珠宝界,当然他现在的计划是先礼后兵,就看欧阳玥识不识趣了。

    “小丫头,有点本事就心高气傲,不知道社会险恶吗?”钱无忌完全没把欧阳玥放在眼里。

    伍少华也不多说,心想等赌石结果出来,他就会相信欧阳玥的实力了,自己只希望这次能标到好的玉石,上次虽然输得少,但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不爽的事情,所以这次他带了四个鉴定师,目的就是不能再赌输,而且上次被欧阳玥摆了一道,拍回去的那些虽然出绿,但都不是好翡翠,连拍卖的成本都转不回来,所以这次他不再让人跟踪欧阳玥,而是自己人好好挑选。

    他的想法和海娜的张董是一样的,不过张董输得比较惨,心里可把欧阳玥恨上了,不过表面功夫还是很厉害的,这次带了赵忠泽,自然也想扳回一城,要不然明年的三大珠宝集团估计要重新洗牌了。

    欧阳玥一行人离开翡翠公盘会所后,因为心情不好,李炎贝为了弥补自己带给大家的郁闷,所以提出来去海边游泳,欧阳玥在范择文的兴奋的目光下只能同意。

    但最后却因为一个电话到了那边都没游,范奇森来了,而且愿意用他的名头来分散他们的投标。

    欧阳玥他们自然很兴奋,都知道是范择文偷偷给范奇森打了电话,范奇森那边找不到日东新,也没办法,就过来散心,顺便看望他的将军老友。

    范奇森一来,大家就得一起吃饭,他身边带了四名兄弟,除了欧阳玥他们认识的阿彪外,还有三个不认识,但看上去都很体面,只是面色都很酷。

    阳光世界大酒店的豪华包房内,范奇森定了一张十二人位的大桌子,因为他来的时候见过将军,所以现在是萨马相陪,加上欧阳玥五人,正好一桌子。

    范奇森先给自己的另外三位手下做介绍,欧阳玥才知道这三人中有两位是范奇森的左右手,瘦的中年人叫冯汗江,看上去精干敏锐,另一位帅气年轻点的叫黎墨,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最后一位是青云帮的财务大臣僵尸脸廖舟。

    一阵寒暄后,范奇森说起范择文告诉他的事情,直接对欧阳玥道:“若你信得过我,就用我的名义拍下来,我会让人直接空运回去,在暗地里运去你公司。”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任云桀嘴角一勾道:“我们怎么会不放心范老大,这六亿成本本来就是向你借的。”那意思是他要不还毛料,他们也就不用还钱。

    欧阳玥点点头道:“我当然相信你,很谢谢你能赶过来。”说完看了下范择文,范择文俊脸都点红,低着脑袋,但神情还是很开心的。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投标,你们可已经看好了?”范奇森看看大家道。

    欧阳玥点点头道:“差不多,不过投标这玩意不一定自己想要的就能中,投太高又感觉不合算,还真是讨厌。”

    “那你们这次准备投多少块,价值多少?”范奇森看着欧阳玥。

    欧阳玥扁扁嘴道:“我晚上才开始计算每一块的成本,现在不知道,不过估计超过六亿,你也知道我们公司才刚起步,需要多点原料。”

    范奇森到是不惊讶只是觉得这小女人魄力好大,难道她就肯定自己能赢?

    “后天还有地下公盘和大型赌博,你们是不是该留点钱玩玩?”范奇森笑了笑。

    “范老大不用担心,我们有预留,何况明天投标之后,有几块我还想解出来卖掉,回点本钱,因为一回去就要收购耀诚珠宝,现在最怕的就是能不能标到。”欧阳玥皱眉,投标的人太多,就算她有心去看,也来不及照顾那么多毛料。

    范奇森眉目紧了紧,然后转头看向萨玛说了一大串欧阳玥听不懂的话,欧阳玥看看任云桀,任云桀则低着头看着碗。

    萨玛眉心蹙起,想了一会跟范奇森说了一段话,范奇森面色阴沉。

    萨玛又说了一些话,然后走出去打电话。

    “范老大,你想干什么?”欧阳玥挑眉问道。

    “登棚将军掌管这片区域,翡翠公盘的所有保安和电子设备都要经过他的官方系统,我只不过想帮你拦标。”范奇森挑下眉。

    “拦标?”欧阳玥双目顿时一亮,她听说这个词,就是有些投标项目,要是买家出的最高价主办方不满意的话,主办方就会自己出高一点标回来,但一般正规的投标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只能说是奸商的行为。

    一直不说话的徐闵道:“这似乎有缺公允。”

    “徐先生,现在是做生意,无商不奸,你要这么公正做法官好了!”范奇森和徐闵因为之前那断不愉快,范奇森都看他不顺眼。

    徐闵薄唇抿成刀子冷声道:“你就不怕人知道,让登棚将军难做?”

    “缅甸这地方你就没我熟悉了,就算知道又如何,还能拿他怎么样吗?这块地方他可是老大。”范奇森冷笑一声。

    “那以后还有人来吗?摆明了坑人。”徐闵好笑道。

    欧阳玥看两人又要斗起来,连忙急道:“范老大,我看这样也不好,最多我们标高一些,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又太为难登棚将军,我看还是算了。”

    范奇森黑眸里凝聚冷气地看着欧阳玥,这小女人,自己先可是在帮她,居然不领情。

    “哥,我看这么做也不太好,要真出点事,到时候不好办。”范择文也连忙说道。

    萨马这时候正好进来,跟范奇森说了一阵,欧阳玥看看徐闵,徐闵也看看她,对她露出温柔的笑容,让欧阳玥心里愣了愣,这家伙似乎看她的眼光确实有点不对劲。

    范奇森看看大家,然后又说了一阵,萨马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笑着点点头。

    “好了,你们自己不要的,登棚将军可真能帮这个忙的。”范奇森对他们咧咧嘴,好像怪他们不识货。

    欧阳玥还是笑着摇摇头道:“我可不想欠下这么大人情,不过还是很谢谢你和登棚将军。”

    饭后,范奇森被萨马拉走,其他人则回酒店,在欧阳玥的房间里商议投标的价格。

    一夜无话,翌日十一点,投标正式开始,上午是一楼全料投标,欧阳玥只是坐在休息室,她把写好的价格分别给了他们几人去投标,而她手上拿着之前和伍少华看中的两块毛料,她暗暗注意着伍少华和钱无忌,这次她不帮师傅出口气就不姓欧阳。

    伍少华他们来得晚,而且今日来了五人,坐在一角落,欧阳玥终于看到了方老的另一个徒弟楚洁,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长相清秀,气质也很温婉,实在看不出是白眼狼。她身边是正是道貌岸然的肖刚,向阳也坐在一边,一帮人有说有笑,并没有看到她。

    欧阳玥直接寻找伍少华的投标纸,果然被她看到他手中的一叠纸,但叠在一起,让她完全看不清到底是哪块毛料的价格,不过好在很快伍少华把投标卡纸分别给了向阳和肖刚,自己手里留了几张。

    欧阳玥用手遮着额头,继续透视,终于在她眼睛酸疼之前看到了那两块毛料的价格。

    一块是268号的,底价是五百万,伍少华居然出到一千两百万,欧阳玥一惊,好在自己没去投,要不然就被他截走了,另一块是1442号,这块毛料比较大,足足一个大男人那么高,里面是冰种的粉色玉肉夹带翠绿色条状玉肉,解出来起码有一个脸盆那么大,利润超过二个亿,底价是一千五百万,欧阳玥心里出价是四千五百万,加三千万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伍少华果然也是势在必得,出价五千万,真是大手笔。

    欧阳玥嘴角一勾,立刻把最后的底价写上,站起身准备去投,而伍少华那边也正走去投标。

    268号毛料前,伍少华刚把投标卡纸投入大大的玻璃箱,欧阳玥就走上来了。

    “欧阳小姐也看中这块?”伍少华看到她微微一愣后微笑地问道。

    “不行吗?”欧阳玥则不客气地白他一眼。

    “当然行,看来钱老和欧阳小姐英雄所见略同啊。”伍少华笑起来。

    欧阳玥目光立刻变得冰冷,脑袋微微靠过去道:“请你别把我和那个人渣相提并论,他的畜生行为我可做不出来。”

    伍少华面色一变,眼底暗光浮动,微笑道:“欧阳小姐这么直率,你就不怕惹麻烦?”

    “怎么,你想帮他对付我吗?车祸吗?在缅甸人生地不熟,我还真要小心呢。”欧阳玥露出一排白牙。

    “欧阳小姐说笑了,你们是私人恩怨,我可不想插手,对了,昨日的鲜花可喜欢?”伍少华笑得温雅斯文,让欧阳玥心里鄙视,自己要不知道他的本性,只怕也会受迷惑啊,毕竟这家伙可是又帅又有钱的钻石王老五,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

    “这个你得去问扫垃圾的大妈,不好意思,我还要投标,再见。”欧阳玥冷笑一下,一个优雅地转身,在伍少华呆愣中走开。

    伍少华看着她优美的背影,一张俊脸阴沉到极点,然后捏了捏手上的投标卡纸,立刻快步去投标,不过他没想到他要投的那一块,欧阳玥刚好把卡纸放进去,让他再次愣了愣。

    “哎呀,真是巧啊,不知道谁会好运呢!我一向运气不错。”欧阳玥瞥了她一眼,慢吞吞地走了。

    伍少华看看自己投标卡纸上的价格,又看看欧阳玥,眉心紧皱,最后嘴角勾笑,自己这个价格绝对够高了,她不可能出到五千万以上,一般捡便宜才是她的强项,想到这里,他连忙把卡纸投了进去。

    欧阳玥其实是有点怕他当场改价,所以虽然走了,但立刻又转头看他,好在他没改,这下她的心情立刻兴奋起来。

    她昨日就分析过伍少华那本笔记上的那些毛料,除了这两块大涨之外,其他一半都是废料,还有一些小涨,但这样都能让他亏得心疼,何况买不到好料回去,看他和钱无忌的脸往哪里隔,至于下午的半料投标,伍少华只投一块,她当然是不会让他得逞的,那么他要是想反败为胜就必须参加明日的地下公盘和赌博活动,到时候还不让他吐血!

    等全部人投标结束已经是中午一点,各处屏幕前都坐满了人,红色电子屏开始翻动,按照号码,立刻开标,屏幕只显示中标的价格和中标的人的入场卡号码。

    范奇森并没有出现在他们附近,而是在二楼豪华贵宾室,今日登棚将军也到场,所以范奇森待遇自然不同,欧阳玥他们为了和范奇森分开,没有跟去,而欧阳玥的其他几块好料都是用范奇森的号码投标,也有几块用李炎贝、任云桀、徐闵的号码,只有伍少华那两块才用她自己,目的就是要气钱无忌的,坑死他!

    这次欧阳玥吸取上次瀛洲公盘的教训,想要的毛料价格都投高了不少,就怕标不到,只要有赚,成本高点也无所谓,总好过没货销售原料好。

    在268号之前,欧阳玥标中了看中的两块,心里安心点,嘴角微微勾起。

    “小玥,马上要268号了,你有把握吗?”徐闵凑过脑袋来询问道。

    “当然,我就不信出那么高,还输给他,别人都可以输,就是不能输给钱无忌这个老乌龟。”欧阳玥恨声道。

    “一千二百五十万也算高的了,应该没有问题,我就不信伍少华还能高过我们。”李炎贝也有信心这个价格能中。

    “等下注意看看老乌龟的表情。”欧阳玥笑起来。

    任云桀忽然站起来道:“我看我去找个位置拍下来,传给方老看看,也让方老高兴高兴。”

    “毛毛,你真是深得我心!”欧阳玥顿时高兴地拍他肩膀一下,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任云桀笑了笑立刻走开,徐闵挑眉道:“这么有把握?”

    “一千二百五十万,你觉得你会出这么高吗?”欧阳玥白他一眼。

    “五百万底价,确实不会投这么高,我想八百万应该就能拿下来,毕竟外表可是不怎么样。”徐闵笑笑。

    “这说明老乌龟确实有本事,我看这两块毛料也很不错,肯定会大涨。”欧阳玥狡黠地眨眨眼睛。

    “嗯,希望你标到。”徐闵点头,虽然不知道欧阳玥稳赢,但还是希望她赢,自己可是股东之一。

    “268号了!”范择文紧张地说道,大家连忙一起看向屏幕。

    只见上面红色字体滚动出来:“268号,中标价格一千两百五十万,中标者号码7316号。”

    “耶!我们中了!”李炎贝叫了一声,引来一些人的注意,欧阳玥则看向伍少华那边的五人,五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屏幕,似乎不相信他们居然没中,然后伍少华面容阴沉如雨天,目光朝欧阳玥这边看来,欧阳玥一点也不忌讳,回给他一个甜美无比的笑容,自然里面少不了得意。

    钱无忌也转过头来,其他三人也转过来,欧阳玥这边的人也全部转过去看他们,一边是得意,一边是暗恨,钱无忌低声咒道:“该死的,就差五十万!真不甘心。”

    “师傅,你别急,不是还有一块特好的吗?”肖刚连忙安慰他。

    伍少华却冷冷道:“另外一块,欧阳玥也投了。”

    钱无忌一愣严肃道:“你是投五千万的吧?”

    伍少华点点头道:“钱老你说这块势在必得,我自然是写五千万的。”

    “嗯,那就好,比底价高这么多,相信她不会那么狠的,只不过一个小丫头,魄力应该还没这么大,拿几千万来赌。”钱无忌心里安心了点,只要那块不输掉,这趟就算赚了。

    伍少华见他信心满满,却不知道为何心里很不安,看向欧阳玥那边都眉开眼笑,心头的不安更盛了。

    接下去一个小时内,欧阳玥一块落空,又中了三块,只是是范奇森的号标中,其他人并不知道。

    眼看1442号就要到了,欧阳玥忍不住转头朝伍少华那边看去,只见他们在谈什么,任云桀告诉她,他们投中了四块,因为任云桀查到了他们的号码。

    欧阳玥冷笑一声,他们另外那些她都已经透视过,就算投中也是亏本的料,不过她不会跟这几个男人说出来,免得他们都起疑心。

    “1442号到了,一定要中啊!”李炎贝激动得一张妖魅的脸都红了。

    屏幕上很快红色字体出来了:“1442号,中标价格五千零一百万!中标者号码7316号!”

    “耶!小玥玥,你太厉害了!”李炎贝激动地抱住欧阳玥,因为任云桀拍照去了,他自然想卡点油,结果被徐闵一把拉开他道:“大家都看着,你不用这么激动吧!”

    李炎贝白他一眼道:“我就是开心不行啊!小玥玥,再抱抱~”李炎贝又张开双臂。

    “大少爷,任少爷正看着你呢!”范择文对他指指那头拍照的任云桀,李炎贝转头远远看去,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就像野兽的眼睛一样正盯着他。

    ------题外话------

    恭喜亲亲‘范丽娟’升级为本文会元铁粉,同时非常感谢亲们送的那么多钻石和鲜花和月票,有你们真好,群抱,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