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6章 缅甸公盘

    欧阳玥五人一进门就先去大屏幕看规则,规则是中英、缅甸语三种文字,毕竟比起其他国家,翡翠在华夏的市场是最大,而华夏人也最喜欢翡翠,像其他国家是钻石、水晶比翡翠更受关注,当然这完全是因为外国还不懂得翡翠的珍贵和它的神秘华美,这也是玉文化缺少推广的原因。

    “小玥玥,这么多,你准备怎么看,一天是肯定看不完的。”李炎贝来过几次,每次他看到那么多人就苦笑。

    “那就慢慢看吧,你们也学习学习,从人少的地方看起,毛毛,拿好纸笔,我们要开始了。”欧阳玥嘴角勾笑,充满自信。

    “大家一起吧,正好你跟我们讲讲,让我们也有点经验。”徐闵忽然笑道。

    “呃,这个,真没什么好经验,不如你和小文去看半料吧,那里已经出绿,你们再观察表面,会更有心得。”欧阳玥不想徐闵跟着,要不然她都不知怎么挑选。

    “好啊,我也觉得。”范择文同意,看全料他完全没有心得,到不如看半料,起码也能对照一些,说着双目充满期盼地看向徐闵。

    “那好吧,我和你去。”徐闵见他那双大大的黑眼睛,不忍心拒绝,何况自己说过要保护他的。

    两人离开去二楼,欧阳玥三人刚开始想研究全料,后面就来了熟人。

    “哎呀,李大少,欧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来人正是海娜的张董,不过这次身边没有秦小姐,到是一位年纪偏长的老人。

    “张董你好,你也跑得很勤快啊!”李炎贝打哈哈,“这位想必就是赵老了,真是失敬。”

    原来这位老人就是和方世情他们齐名的五大鉴定师之一的赵忠泽,刚被海娜聘请过去不久,年纪是五人众最轻的,看上去很健朗。

    “李大少,方老身体可好?”赵老是那种看上去很清冷的人,说话也没多大起伏,好像什么事都不关心似的,让欧阳玥觉得这人很淡定。

    “方老的腿有点不太方便,其他都好。”李炎贝点点头。

    赵老也点点头嗯了声,看向欧阳玥道:“这位欧阳姑娘就是方老的徒弟吗?”

    “是的,赵老,我叫欧阳玥,还请赵老多多关照。”欧阳玥客气道,虽然对张董这种人鄙视,但对大师还是很尊敬的,何况这个赵老和方老之间也没啥过节,基本上是个很低调的人。

    “好好,听说你眼力很厉害,跟了方老才不到半年,就已经得到真传,这回也好见识见识。”赵老对着欧阳玥露出赞扬之色。

    “赵老客气了,我也只不过是运气好些。”欧阳玥讪笑一下,看来自己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了。

    张董笑起来道:“欧阳小姐不必谦虚,你那叫本事,这么多极品的好玉都给你选中了,那哪能光是运气啊,我怎么就没这好运气了,对了,听说翡翠王想见见你。”

    欧阳玥面色一变道:“哦?张董怎么知道?”

    “我来这里都十多次了,和翡翠王也算有点交情,他的一个手下我刚才碰到了,问起你了,我才知道你的大名连翡翠王都知道了。”张董笑得诡异。

    欧阳玥一愣,这不是她第一次听说翡翠王对她感兴趣,上次伍少华就说过翡翠王想和她切磋一下,这么说来这个翡翠王还真对她很关注,起码瀛洲两次他都是知道的。

    “翡翠王是几十年没遇到过对手了,高手都比较寂寞,看来这次他是看上欧阳小姐了。”赵老笑道,“欧阳姑娘可要加油。”

    “哪能啊,就我这水平还能跟翡翠王比?赵老真是抬举我了。”欧阳玥讪笑,心里却心惊肉跳,自己只是来买毛料,可千万别节外生枝。

    “我看时间不早,大家还是先看毛料,时间也不多啊,张董你说是吗?”李炎贝打哈哈道。

    “对,对,对,各位随意。”张董带着赵老走去毛料区域。

    欧阳玥面色有点冷清,看看任云桀和李炎贝。

    “玥,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先别自己吓自己。”任云桀拉住她的小手紧紧握了握。

    “就是,小玥玥不用担心,就算他要跟你切磋,输了也没什么的,别急,我们还是快点看,这次得多买点回去,一年的存货啊。”李炎贝也安慰道。

    欧阳玥想想也对,点点头,三人开始去看毛料。

    这里的毛料比瀛洲的相对都要大,全料几乎都有半人高,底价各不相同,最便宜的五万,上不封顶。

    李炎贝拿来高光手电筒和放大镜给欧阳玥,欧阳玥看看大家都用这两样东西研究,她也只能做样子,不过为了增强经验,她一开始也不想用异能。

    三个人看同一块一人高的毛料,高光照进去欧阳玥这边完全没东西,任云桀那边到说里面好像有点绿莹莹的,而李炎贝那边也看不到什么,底价是一百万人民币,这里的标价为三种价格,欧元价、人民币和缅甸元,他们自然直接看人民币价格。

    欧阳玥异能一扫,里面只有不到十厘米的绿色带,水种一般,一百万起码亏五十万,这还只是底价,顿时摇摇头。

    三人继续看,似乎很认真的样子,不过欧阳玥最后还是会用异能扫一下,一个下午下来,她的本子上记下了七块的号码,而这里全料将近上万块,他们已经看了大半多了,可见赌石风险多大。

    “就这么几块?我们不一定标得中啊,小玥玥,不多挑几块?我们新公司啊,加上一年的销售,远远不够的。”李炎贝看看数字有点急。

    “挑了也不见得会赚,我们标高一些务必拿下这些,再多看些。”欧阳玥经过上次的教训,这次自然有了点经验,不能缩手缩脚,但却意味着她们的钱势必如流水一般花出去。

    “伍少华。”任云桀忽然低声道。

    欧阳玥转头看去,果然见伍少华和一个老人正在看她刚才本子上记过的一块毛料。

    “那个老人就是钱无忌,估计其他人去上面了。”李炎贝声音阴沉道。

    那边两人显然还没见到他们,欧阳玥见那个钱无忌虽然衣服讲究,但怎么样都觉得是贼眉鼠眼,一头花白的头发往后梳得精光,还真当自己是大师啊,欧阳玥一看就不顺眼。

    “咦,那块不是小玥玥也看中的吗?”李炎贝惊讶道。

    “看来那钱无忌还真有点门道,毛毛,你知道他们住几号房?”欧阳玥问任云桀道。

    任云桀挠挠头想了下道:“回去查查,我忘记了。”

    “嗯,没关系,这一次我一定要他们亏死!”欧阳玥发狠道。

    李炎贝一惊急道:“小玥玥,你可别乱来,那家伙还是有真本事的。”

    “范老大的六个亿能动用了吗?”欧阳玥问李炎贝。

    “小玥玥,那个回去就要和宁耀诚交易的,你不会想动用吧?要不然小文参加不了世界翡翠雕刻大赛,范老大还不砍死我们?”李炎贝面容失色。

    “借用不行么?谁叫你爸的钱不还给我!”欧阳玥没好气道。

    “不是说回去就还吗?”李炎贝声音都小了。

    “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先借用,不然怎么叫钱无忌好看呢!翡翠这东西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现卖,变成现钱。”欧阳玥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

    任云桀一惊拉了拉她说:“玥,你不是不想太露锋芒吗?”

    欧阳玥看看他,皱起秀眉,确实她要是全部买下钱无忌看中的好料,那势必花大价钱,而且要回收资金,那就是要当场解石的,肯定会锋芒毕露,到时候只怕徐闵更怀疑,别人也会怀疑,怎么办?

    “这里是记名的吗?”欧阳玥想了下问。

    “公布投标的时候只报号码,不记名,不过有心人还是能查到的。”李炎贝有点明白她的想法。

    “用小文的名字买,反正钱也是他大哥的。”欧阳玥想了下道。

    任云桀扁扁嘴道:“那还不是一样,别人可能不知道,有些人也能查到是你。”

    “让钱无忌知道是无所谓,反正是要打击他,就是?”欧阳玥看看任云桀。

    任云桀明白他的意思,徐闵确实是个麻烦,要这次欧阳玥全中,又都是极品翡翠,那肯定更受怀疑,别说徐闵,翡翠王只怕也会很注意,那个人虽然没有对手会很寂寞,但应该也不会想要一个小姑娘超越她的,换句话说,就是欧阳玥要锋芒太盛,只会招风险。

    “不如找萨马帮忙?”欧阳玥目光一亮。

    任云桀摇摇头道:“缅甸军方可不是好东西,等下要知道你解出来的都是好东西,只怕起黑心,那更大事。”

    欧阳玥扁扁嘴,那到也是,可是这么好机会,难道放过钱无忌?那下一次得等多久?

    “挑几块吧,总让他们损失大点,最后一天不是有当众赌石吗?到时候看能不能摆他一道。”李炎贝知道他们顾虑,而他没他们想那么多,但欧阳玥的安全却是首要的。

    “嗯,不过大少爷,那六亿还是要用到一些的。”欧阳玥看看李炎贝。

    “好,反正你不怕死了,我还怕什么。”李炎贝立刻胸膛一挺,一副生死相随的样子。

    “闭嘴,什么死不死,你死玥还没死!”任云桀顿时冷冷地一句,怎么听着就这么刺耳呢?

    李炎贝一拍自己的嘴巴道:“我错我错,大家都不死,我们要发大财享受的怎么能死。”

    欧阳玥被他的样子逗笑了道:“好了,你们两个学得怎么样了,我可累了,去吃点东西,你们两个就继续看,看中的我来掌眼。”

    “我陪你去。”任云桀道。

    “不用了,你们一起挑,我放心点。”欧阳玥给他个眼色,任云桀一愣后点点头,“那你小心点。”

    “毛毛,我现在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小丫头了。”说完揉乱他的头发就走去休息区,走得时候还看了那边的伍少华一眼。

    “她不是小丫头了?什么意思?”李炎贝目光有点怪异地看着任云桀,然后脑子里闪过一点什么似的惊慌地张大嘴道,“臭小子,不会你把她吃了吧?”

    任云桀双目眯起看着他,然后冷漠道:“不错,她已经是我的了,你们就别再打她主意,不然下次出血的就不是鼻子。”说完和他插身而过。

    李炎贝顿时胸口被狠狠打了一拳似的生生疼起来,目光看向那边清秀可人的欧阳玥,怎么会这样,自己这还没出招,那边就攻陷了?死毛毛,一定出阴招,可自己还有机会吗?难道真是年纪大了,有代沟?

    李炎贝的妖孽脸看上去别说多苦了,特别看到任云桀的时候牙齿都咬得咯咯响,还说公平竞争,这已经不公平了,不过没关系,小玥玥才十八岁,谈几个男朋友是很正常,也许过一阵子她就不喜欢毛毛了,那家伙人小脾气大,还老是臭着一张脸,有什么好的,时间一久,肯定自己这张脸吃香,他就不信迷不倒小玥玥。

    任云桀见他这副死了爹娘的模样心里暗爽,不过要是被玥知道,一定会生气,所以他又说了句:“玥不想你们知道,你可不要说出来,免得她难为情。”

    “哼!衣冠禽兽!”李炎贝翻白眼不理他,自己摸着一块毛料看起来,那样子还真有点像受了欺负的小媳妇。

    那边欧阳玥拿了杯饮料坐在一边,目光却看着伍少华手中的本子,因为字体太小,让她很耗眼力,额头慢慢抹汗,不过他本子上记下的号码也不多,看来两个人也很谨慎,欧阳玥慢慢比较,发现这个钱无忌还真有一套,上面写的大多数都是不错的毛料,只是利润的多少而已,特别有两个标了五角星的,欧阳玥一惊,居然和她本子上看中的其中两块是一样,而这两块显然是会大涨的。

    “美丽的小姐,你好。”忽然一个清朗的男声在欧阳玥侧面响起,把正看出神的欧阳玥吓一大跳,差点杯子都掉地上了。

    欧阳玥一看是一个年轻男人,没见过,长相一般但很干净,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

    “先生有事吗?”欧阳玥惊讶,自己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我叫巫丰,是翡翠王的中文翻译,您是欧阳玥小姐吧?”巫丰笑意盈盈道。

    欧阳玥一愣后站起来,脑袋转了转都没看到可疑的翡翠王,不过就算看到她也不认识。

    “翡翠王让你来找我?”欧阳玥皱眉。

    “欧阳小姐不用紧张,翡翠王听说了欧阳小姐在瀛洲的两次大丰收,对欧阳小姐的眼力很是佩服,所以想问欧阳小姐能否赏脸一起吃了晚饭?”巫丰拿出一张名牌给欧阳玥。

    “我和朋友一起来的,说好今晚去海边,可能不太方便。”欧阳玥想了想后拒绝。

    “没关系,那欧阳小姐什么时候有空呢?”巫丰一点也不生气。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得问问我的朋友,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眼力,实在不太好意思。”欧阳玥讪笑。

    “欧阳小姐谦虚了,只是吃个饭聊个天,翡翠王没有恶意的。”巫丰以为她小姑娘害怕了。

    “那,能不能不吃饭,这里聊聊就可以了啊?”欧阳玥觉得这里安全点。

    巫丰一愣后笑起来道:“那我去问问老板,欧阳小姐稍等片刻。”

    欧阳玥笑着点点头,可心里一点也不高兴,看着巫丰往一边通道上了电梯,直接上了二楼的一间贵宾室。

    欧阳玥看到一个健朗的中年男人站在窗户前看着这边,她连忙低下头,那男人有一双深沉的眼睛,年纪大约五十左右,保养很好,很有福气的相貌,但却给她一种强者的感觉,是那种独霸一方的感觉。

    巫丰上去后,果然那个男人转过身去和他说话,欧阳玥肯定这个中年男人就是翡翠王,看来他很注意自己,但毕竟自己只是小辈,他用得着这么客气这么好奇吗?也不等翡翠公盘结束再找她吗?

    欧阳玥听不见他们说什么,看巫丰的嘴型,也只能看到几个字,她还没有学会唇语,不禁有点懊恼,但见巫丰连连点头后退出来,她收回目光,继续去看伍少华,却发现伍少华正往她这边走过来。

    面色微微一愣,直接低头不理人,但伍少华摆明就是冲她来的。

    “欧阳小姐,真巧啊,又遇到了。”伍少华还是表现出他的大度,不跟欧阳玥计较之前的那些挑拨,好像只当她是小女生耍脾气,过段时间就会好似的。

    欧阳玥抬头看他,目光冷冷地不说话。

    “呵呵呵,异国相遇也是缘分,不用这种表情吧?”伍少华很自在地在她身边坐下来,那边的任云桀和李炎贝立刻就往这边来了。

    “我不觉得和伍少爷有什么话好说的。”欧阳玥冷笑道。

    “我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毕竟大家都是做珠宝的,你的珠宝也需要销售,不如和我云翔合作如何?”伍少爷一双修长的双手轻轻按在他膝盖上,气质看上去很优雅,到是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目光。

    “和你合作?你好像不知道我们的立场是敌对的吧?若是我师傅现在没事,你那边没有钱无忌那老混蛋,我到是可以考虑,但不幸的是,你两样都中了,要想合作,下辈子吧!”欧阳玥不客气道。

    “钱老和方老的事情不管我们云翔的事吧,他们斗了几十年了,那时还不在云翔。”伍少华苦笑道。

    “那这次方老车祸呢,你敢摸着良心说不是你们动的手脚?”欧阳玥咄咄逼人,双目如冷箭一般盯着他的双眸。

    伍少华内心被她盯得有点发颤,但面上却哑然一笑道:“欧阳小姐,我知道你们很生气,但凡是都要讲证据,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不怕摸良心说。”伍少华还真把一只手放在心脏位置。

    欧阳玥一愣,目光眯起,冷冷地道:“你还真够卑鄙的。”说完转头不看他。

    “欧阳小姐,你太先入为主了,很多东西最好先了解一下。”伍少华苦笑,这个小姑娘还真是有点死脑筋。

    “玥!”任云桀已经在欧阳玥面前,冷冷地看了伍少华一眼。

    “李大少,又见面了。”伍少华站起来伸出手,李炎贝嘴角抽了抽,伸出手来和他一握道,“伍少爷不是看中我家小玥玥了吧,你大少爷可从来不缺女人啊!”

    “呵呵呵,大少爷真会说话,我只是仰慕欧阳小姐的赌石眼光,想请教一下,不必紧张,对了,小枫

    去了s市,希望李大少见到了帮我招呼一下。”伍少华笑道。

    欧阳玥一愣,心想伍蓝枫居然去了s市,那东方旭是不是也来了?难道四年后的事情要提前发生了吗?

    “伍小姐去了s市?”李炎贝一愣。

    “是啊,说是去散心的,你知道我小叔住哪里,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她,她到今日还是对你这位大少爷念念不忘啊。”伍少华笑了笑后,点头走开。

    欧阳玥面色难看地看向李炎贝,李炎贝见她眼光古怪,立刻道:“不关我的事,我也不知道那女人来了s市,而且我才不会去看她,跟我什么关系,笑话!”

    “你的风流史还真不少。”任云桀冷笑。

    “喂,臭小子,你别乱说,我和她是清白的!”李炎贝涨红了脸。

    “我真好奇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听说你差点就被她搞定了。”欧阳玥挑挑眉。

    李炎贝面色更难看,目光杀人般地看向任云桀,任云桀则拉住欧阳玥的手道:“他大少爷的风流史,跟我们没关系,我刚才看中一块,你帮我去看看。”

    李炎贝面色难看,正想说什么,后面又有人道:“欧阳小姐。”

    “巫先生。”欧阳玥对巫丰笑道。

    “翡翠王现在有点忙,他说还是明天找个时间如何?”巫丰微笑道。

    “没事,他有事就忙,我这等小人物不见也没关系的,我明天还是在这里,他要见我随时都可以的不是吗?”欧阳玥盈盈一笑,眼角看到那个二楼的男人正看着这边。

    “好的,那就不打扰欧阳小姐了,希望欧阳小姐赌石好运。”巫丰说完就笑眯眯地告辞,从头到尾也没和任云桀和李炎贝搭话,好像根本不当他们存在似的。

    “玥,他是?”任云桀皱眉道。

    “翡翠王的中文翻译,说翡翠王请我晚上吃饭,我拒绝了,那家伙就在这里,为何不出来见我,我才不去吃什么饭。”欧阳玥冷笑,拉着他走,“去看你选中的。”然后看看李炎贝道,“大少爷,你在想伍蓝枫吗?”说话中还笑起来。

    “小玥玥,你也笑话我,这事我丢脸丢够了,还说!”李炎贝嗷叫。

    欧阳玥顿时邪恶起来道:“其实,大少爷,伍蓝枫身材这么好,脸也这么漂亮,你怎么就没和她春风一度呢,好歹你也不吃亏啊。”

    “小玥玥,我是有原则的人,那女人能碰吗?我还怕得病,那次真把我气炸了,她联合伍少华把我灌醉,要不是我喝醉就会直接睡死,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那女人真不要脸!老子明明没碰她,她第二天还说我碰了她,尼玛的,当老子无能不成,她到哭得跟什么似的,我一气之下就离开了京市,后来她追到s市道歉,我想也没必要弄这么尴尬,就和她吃了顿饭,可她很粘人,我就叫李利克招呼她,没想到那死小子也不知道搞什么,居然喜欢上人家,这一下子还弄得清楚?我为了甩掉她就和林雨馨交往,事情就这样,小玥玥,你可别误会。”李炎贝一口气全部解释了。

    “那你和林雨馨总是交往了吧?上床了吧?”任云桀邪恶道。

    李炎贝顿时一张俊脸涨红,怒瞪任云桀。

    欧阳玥微微皱眉,看着李炎贝淡淡道:“你自己小心点伍蓝枫,这个女人很有问题。”说完就拉任云桀走了。

    任云桀心里暗爽,这死妖孽想扮纯情,自己就偏要说破他,看欧阳玥的脸色就知道,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话题。

    李炎贝愣愣地站在那里,他从欧阳玥脸上看到了厌恶,不禁苦笑,自己是正常男人,出来工作也这么多年了,交女朋友也是正常的,可他没想到欧阳玥她却还是个大一学生,可能接受不了不纯洁的爱情。

    “玥,你没事吧?”任云桀询问不说话的欧阳玥。

    欧阳玥摇摇头道:“没事啊,他在干什么?傻站着?”欧阳玥心里确实有点难受的,说不上来为什么,虽然她很清楚李炎贝不可能没有女人,但听到了还是有点难受,可能感觉他一直对自己撒娇发嗲,像自己的东西一样,原来发现并不是的,想到这里,她不禁看了看任云桀。

    任云桀连忙摇头道:“玥,我没有女人!”

    欧阳玥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道:“神经,谁问你这个,而且你怎么知道你失忆前有没有女人,男人不都喜欢不负责任吗?”

    任云桀连忙摇头道:“没有,我肯定没有的,我知道的。”

    “好了,别贫嘴,我说过什么你忘了吗?”欧阳玥对他翻了个白眼,目光又看看一脸沮丧的李炎贝。

    “大少爷,你走不走啊,在想女人了吗?”欧阳玥故意道。

    李炎贝苦笑地走过来,看着她道:“小玥玥,你别挖苦我了,我也后悔呢!女人真没一个好的。”

    “喂!你怎么说话的,我不是女人啊!”欧阳玥没好气道。

    李炎贝扁扁嘴道:“你是个小坏女人!哼!”说完像只孔雀似的走前面去了,欧阳玥郁闷地张大嘴看着他那骚包的样子,自己没惹到他吧?

    “看来恢复能力不错!”任云桀笑了。

    三人又看了一会,欧阳玥挑了两块记下来,就到了散场的时间,徐闵和范择文两人有说有笑地下来。

    “小文,你们看得怎么样了?”欧阳玥笑看两人。

    “小玥,上面的好漂亮,不过底价好贵!”范择文感叹道。

    “明日看吧,我看很多人一块都看很久。”徐闵道,“你们收获怎么样?”

    “一般般,才九块,其他都看不上。”欧阳玥扁扁嘴。

    “九块要是都中,再大涨的话已经很厉害了,你难道还想一网打尽这里全部的极品吗?”徐闵笑道。

    “我又不是神仙,你想亏掉你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吗?”欧阳玥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徐闵亲切地笑笑道:“小玥不会让我亏本的,那可是我的老婆本。”

    “就一亿老婆本?你也太小气了吧?”李炎贝立刻道。

    欧阳玥咂舌道:“一亿还少啊?怪不得看上你的女人都为了你的钱呢!”

    “小玥玥,你,你,你!”李炎贝是躺着也中枪。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徐闵感觉到诡异的气息。

    任云桀忽然邪恶地笑道:“徐闵,你可有过女人?”

    徐闵一愣道:“怎么问这个?”目光自然看向欧阳玥。

    “毛毛,你说什么蠢话,徐大哥二十七岁,肯定有过女人啊,不然他就有问题了。”欧阳玥好笑道。

    徐闵顿时俊脸涨红,这是什么问题。

    “对,对,男人年纪大了,确实要有女人的,总不能憋死对吧,所以正常,只有真正娶了老婆之后,才会一心一意对老婆的。”李炎贝连忙笑着解释。

    欧阳玥鄙视地看看他道:“看来,你女人还不少啊。”

    “啊!哪有啊,我,我不就两个嘛,都分手了。”李炎贝自己老实交代,要不然她还以为自己是伍少华那个花花公子了。

    “你们讨论这个问题干什么?”徐闵不解。

    “神经病!快走啦,关大门了。”欧阳玥对任云桀白了一眼就走,她发现毛毛真是越来越古怪了。

    范择文有点不解地看看这帮男人,为啥要这个时候讨论女人问题吗?不是应该讨论毛料吗?看来自己和他们这些老男人有点代沟。

    一帮人先回酒店,欧阳玥躺在自己床上休息会,那边房间里可就好看了。

    李炎贝一关上房门,就一把冲上去掐住任云桀的脖子,恶狠狠道:“臭小子,你太卑鄙了!”

    任云桀膝盖一抬,就把李炎贝踢开,摸摸自己的脖子道:“我是让你死了心,玥喜欢干净的男人。”

    “哼!你难道就干净?我才不信!”李炎贝气恼道。

    “你不信没关系,玥相信就好,再者了,你有证据吗?”任云桀心情很好。

    这时,徐闵敲门,李炎贝开门看到徐闵第一句话道:“徐闵,说好公平竞争,这小子耍阴谋,太卑鄙了。”

    徐闵好笑地走进来坐在任云桀旁边的沙发上道:“你们这是演哪出,我就不在那么一会,你们两个怎么又闹起来了?”

    “我闹?我才不闹,是这小子爆我料,现在好了,小玥玥不喜欢我了。”李炎贝哭丧个俊脸道。

    “玥本来就不喜欢你!你别自作多情!”任云桀鄙视他。

    “才不是,小玥玥见到我都很开心的,都是你,说什么女人!”李炎贝气得咬牙切齿。

    “这是早晚的问题,难道你能说你没女人吗?我告诉你们,玥是我的,你们谁多抢不走。”任云桀霸道地说,双目恨恨地瞪着两个大男人。

    “云桀,我想你的观念要改改了,爱情这东西不是说让就能让,说是你的就是你的,难道你不考虑下小玥的感受?”徐闵到是一点不急,很淡定道。

    “玥也喜欢我。”任云桀依旧狂妄。

    “那是因为你是她保镖!”李炎贝顿时吼过去。

    任云桀面色立刻阴沉得犹如要下暴风雨一般,李炎贝不怕死地哼了一下道:“说好公平竞争,你就是使诈!还有,徐闵,这家伙把小玥玥吃了!禽兽!”

    “什么!”徐闵一惊,看看任云桀的俊脸,任云桀被他看的心虚,面色微微泛红,徐闵则道:“没有,他骗你的,你不相信他,也该相信小玥,她是好女孩。”

    李炎贝一愣,看向不反驳的任云桀,顿时张大嘴巴,指着他,半晌才怒道:“任云桀,你这个人渣,居然污蔑小玥玥。”

    任云桀面色有点难看,其实他也觉得自己这么说不太好,被玥知道一定生气。

    “你自己相信的,关我什么事。”任云桀身体一趟,悠闲地靠到在床上。

    “卑鄙小人,小玥玥才不会喜欢你这种玩心计的男人。”李炎贝刺激他。

    任云桀猛然坐起来,双目锐利地看向李炎贝,吓得李炎贝立刻跳开,这家伙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徐闵笑道:“好了,你们别吵了,都是成年人,很多事情该看开些,感情不能勉强,就算再喜欢小玥,要是她不喜欢你们也是茫然,我觉得大家可以追求自己所爱,但成不成功不是靠抢就行的,我只希望小玥以后幸福就行。”徐闵叹口气。

    “你这么大年纪了,就别跟我们抢了,小玥不喜欢老男人。”李炎贝嘴毒道。

    徐闵翻个白眼,看看任云桀道:“当我刚才没说,这家伙就是欠揍。”说完就起身走了,自己当什么好人哪。

    “喂喂,嘿嘿,别走,我说大家公平竞争好不好,别背后捅刀子,要是小玥玥表明喜欢谁,其他两个就退出好吗?大家是朋友,别到最后相互残杀,便宜别人啊。”李炎贝连忙赔笑。

    “这话还差不多,各凭本事,谁说小姑娘不喜欢老男人,现在不是都流行小姑娘迷恋大叔吗?”徐闵说完就开门出去了,留下瞠目结舌的李炎贝和面色阴沉的任云桀。

    半小时后,欧阳玥来敲门,四个男人出来准备去吃饭,刚想走,却见一个服务生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走来。

    欧阳玥张大小嘴,好大一束啊,不禁看了看徐闵。

    “哇,谁这么大手笔,这里面起码也有99朵,就是红玫瑰太俗了,小玥玥,回头我买百合花送给你好吗?”李炎贝立刻又风骚地挤到欧阳玥身边。

    徐闵嘴角直抽,目光悄悄地看欧阳玥。

    “咦。”范择文惊讶道,“小玥,他敲你的房门。”

    “啊!不会吧!”欧阳玥一看正是自己的房间,连忙走上去,才发现自己不会说缅甸话。

    那服务员给她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欧阳玥三个大字,欧阳玥点点头,那服务生就笑着把一大捧玫瑰花塞给欧阳玥,欧阳玥顿时整个脑袋被淹没了。

    “小玥玥,是谁送给你的啊?”李炎贝连忙跑上去。

    “我怎么知道,快拿着!”欧阳玥连忙把花推给李炎贝。

    “打开卡片看看就是了。”徐闵道。

    欧阳玥打开卡片,四个男人的脑袋不约而同凑过来,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鲜花配美人。”下面落款:伍少华!

    “怎么是他?”四个男人都很惊讶。

    “咦?”欧阳玥也傻眼了,“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说着看向李炎贝。

    “小玥玥,你看我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毛病,不过看来也像是有毛病的。”李炎贝看看这么大束玫瑰,很想扔垃圾桶。

    “你不是和他妹妹熟悉吗?”欧阳玥挑眉。

    李炎贝顿时哭笑不得,而任云桀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家很少见任云桀这么笑的,整张俊美的脸帅气阳光,犹如动漫里的美少年,光华四耀,秀美热炙让几个男人都看傻了眼,当然欧阳玥更是觉得自家毛毛真帅气。

    “伍少华不会是要拉拢你吧?”徐闵最先反应。

    “拉拢我?他应该知道没可能。”欧阳玥让李炎贝处理掉这束玫瑰花,看着就没啥心情了。

    李炎贝见正好有个妇女从走道那边过来,连忙跑上去就把玫瑰花塞给人家,还说了几句乱七八糟的话,那妇女高兴得笑出一脸皱纹,捧着玫瑰花对李炎贝傻笑。

    欧阳玥看得笑起来,李炎贝连忙道:“快走吧,吃饭去,我肚子都饿死了。”

    “对了,怎么今天没见到李利克呢?”徐闵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李炎贝一愣道:“也许正巧没看到吧。”话刚落,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李炎贝苦笑道:“说曹操,曹操到!”

    “这家伙不知又要出什么馊主意了,要不然也不会打电话给你。”任云桀很肯定道。

    李炎贝微微皱眉,接起了电话。

    ------题外话------

    公盘要开始了,嘿嘿。求鲜花,榜上掉下鸟。月票也继续喊喊,等老香身体好点会尽力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