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5章 发光体

    欧阳玥见他得意,立刻扁嘴道:“我看你这个是靠皮绿,向大师还是快点转手赚点吧。”

    向阳一听之下气的面色涨红。

    “豆种湖绿,不错啊,小伙子卖不卖,我出十万!”立刻有人开始出价了。

    “十五万!”另一个道。

    欧阳玥笑起来道:“快卖吧,免得自己解出来得不偿失,向大师一向保守不是吗?”

    那老板抬头看看面色难看的向阳道:“小伙子,你卖不卖,不卖就解出来了!”

    向阳看看欧阳玥那看不起他的嘴脸,立刻道:“不卖,解出来再卖!”

    大家顿觉得失望,解石机立刻又转动起来。

    第二刀下去,白花花的石头,让大家傻眼。

    “哎呀,真是靠皮绿啊!”欧阳玥大叫道。

    向阳面色狰狞厉声道:“再切!”

    “小伙子,你现在还能卖,我一万回收的!”老板笑得奸诈道。

    “切!”向阳气恼道,他就不信被这个女人说中。

    第二刀下去,还是白花花的石头,向阳的面色更加难看了。

    “切垮了。”有人说了声。

    “再切。”向阳强行镇定,直到切成一块块豆腐状还没有出绿,他才恼怒地瞪了欧阳玥一眼。

    “该死的靠皮绿啊!”老板嗷叫一声,见那一点点的绿完全都没什么可取的,不禁叹气摇摇头。

    欧阳玥笑道:“老板,你别叹气啊,还有我呢,别把我的也叹没了。”

    “是,是,小姑娘可能会好运些。”老板连忙赔笑,叫人把欧阳玥这块搬上了解石机。

    向阳被大家冷落,但是他没有走,他倒要看看欧阳玥有多好运,心里想着一下子五万没了,早知道刚才十五万卖掉,他毁得肠子都青了。

    欧阳玥上去画线,任云桀跟那解石的人道:“我来。”

    那解石的人一愣后立刻让开,有些客人是喜欢自己解石的。

    欧阳玥看到向阳没走,心里冷笑,高声对大家道:“要是出绿,我就出手,价高者得。”

    “好好,小姑娘聪明!”有人连忙赞扬欧阳玥。

    一刀下去,白花花的石头,让大家一阵叹气,向阳则笑了,似乎刚才的气恼都消散,走到欧阳玥身边道,“看来欧阳小姐的直觉也不太准啊。”

    “这才一刀而已嘛,毛毛,再切一刀看看,应该会出绿的!”欧阳玥估计表现小孩子似的嘟嘴。

    任云桀低头继续切,这一刀切下去,顿时一片菜绿色出现在大家眼前,重要的是面积居然很大,伙计立马泼水然后大叫:“大涨!菜色青,糯种!”

    “嘻嘻,我都说我运气一向好的!”欧阳玥又拍手又跳,显然像个小姑娘。

    “小姑娘,你刚才说出绿就卖的哦,我出二十万如何?”一个珠宝商连忙道。

    “啊!”欧阳玥一愣,喃喃道,“可是这么大块?”

    “三十万!”另外一个声音传出来。

    “小姑娘,我看你自己切吧,这块真不错,出来要是够大,一百万都很正常的!”老板到是很好人地提醒欧阳玥。

    向阳咬牙切齿,居然真被她切到了,虽然不是极品,但她一万元赌涨还是很少见的,不禁忍不住偷偷观察欧阳玥,她次次运气都这么好,难道这块真得很大?

    “三十二万,小姑娘,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而且你也不能保证里面还有没有了,给大家机会赌一把吧。”那个男人居然这么说欧阳玥了。

    “那,那好吧,价高者得好了,反正我都赚了。”欧阳玥似乎想通什么似的。

    “玥!这块很大!”任云桀看着欧阳玥很认真地道。

    “可我刚才答应别人,做人不能不守信用,算了,少赚点,不是还有其他嘛。”欧阳玥对他笑笑。

    “那三十二万卖给我了,我马上给你过账!”那男人一脸高兴。

    “三十五万!”忽然向阳大叫一声,然后看着欧阳玥笑道,“既然欧阳小姐说话算话,那刚才你说解出来的比我的好,就卖给我?这话可算数?”

    欧阳玥愣住,然后为难地看看另一人,任云桀道:“价高者得。”

    “三十六万!”那男人又多叫一万。

    向阳冷笑道:“三十七!”

    结果两个人较劲,直到向阳喊出五十万,另一个男人才垂头丧气道:“今天真倒霉!收了一天都收不到好料。”

    向阳咧嘴一笑,把五十万立刻汇到了欧阳玥的账户上,欧阳玥看到钱到,任云桀才离开那解石机道:“是你的了。”

    “小伙子,这回你可把刚才输的五万赚回来了,解不?”老板又笑起来。

    “解吧。半料拿着也太重了。”向阳笑了笑,但忽然看到欧阳玥嘴角的笑容有点古怪,心里一惊,难道这个也是靠皮绿?不可能,别说一下子出两个靠皮绿有点反常,就自己的目光,现在切出的面这么大,怎么也不可能是靠皮绿的,想到这里,他心里安定些。

    欧阳玥则笑得对那边三个正在解石的男人挥挥手喊道:“今晚我请客吃饭!”

    那边三个这才走过来,原来三个人买了三块,结果三个都亏,全是石头,都恨不得过来这边看看,但李炎贝跟他们说了向阳的事,徐闵他们就知道欧阳玥是准备坑向阳,人多反而被人怀疑。

    “大少爷?”向阳看到过来的李炎贝愣住了。

    “向阳,没想到伍少华这么看得起你,连缅甸公盘也带你来,对了,钱无忌那个老家伙来了没有?”李炎贝面色冷清,没有了他之前的妖孽之气,感觉有种无形的贵气,有点逼人,让向阳更加觉得自己的行为不耻。

    “钱老也来了,还有肖刚夫妻。”向阳这点到是不隐瞒,因为早晚都要碰面的。

    欧阳玥眼睛迅速一眯,任云桀正好捕捉到,伸出手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

    “哎呀,怎么会这样?”老板那头已经又切了一个面,然后发出这种迷惑声。

    向阳紧张地一看,顿时面色难看,不是靠皮绿,但绿色之中居然都是黑色的点点。

    “黑癣!天哪,太可惜了!”有人叫道。

    向阳面色苍白,看向欧阳玥,欧阳玥则一脸震惊道:“不会吧,居然有黑癣?”

    “小姑娘,我眼睛没花。”老板翻白眼道,然后看看向阳道,“小伙子,你还要切吗?”

    “切,看看里面是不是也有黑癣?”向阳刺激到现在反而镇定下来了,只要里面没有黑癣,他还是不亏的。

    一刀又下去,两面对看,清水拨上去,向阳的脸再也维持不住了,密密麻麻的黑癣布满整块菜青色的玉肉中,完全没办法取料,也就是说向阳的五十万是血本无归。

    “哈哈哈,好在我没买!”那个被向阳挤掉的男人最开心。

    “向大师,真不好意思,我可不知道会这样的,不过,谢谢你的五十万了。”欧阳玥又装无辜又显高兴,那样子让向阳有种想狠狠抽她的感觉。

    “没事,五十万还亏得起,你们慢慢玩,时间不早,我回去吃饭了。”向阳面前维持着一点礼仪,说完就转身大跨步离开。

    欧阳玥见他那僵直的背景,小手包嘴,再也忍不住笑起来。

    “小玥玥,你知道里面是黑癣?五十万,这家伙就算伍少爷给他不少,也肉疼的。”李炎贝也开心,是谁都会恨叛徒。

    欧阳玥见大家都看着她,似乎等待她回答,立刻好笑道:“我怎么知道里面有黑癣啊,是他自己黑,这人就是不能做坏事的,要不然老天爷都会让他不好过的。”

    大家都‘切’的一声,各自散开,欧阳玥嘴角抽了抽和四个男人继续前进,但大家的心情却好得很。

    “小玥,你教教徐大哥,这毛料到底要怎么看?我们三个可都是选了石头。”徐闵笑道。

    范择文也笑起来道:“我们还挑了三种不同的表皮,结果还都是石头。”

    “其实嘛,要真只看表皮就能断定里面有没有玉,除非是表皮非常薄的,要不然就算松花莽带再多再好看,也不一定块块里面都出玉的,要不然大家岂不是都发财?”欧阳玥很现实地解释道。

    “确实,那些看得出的,一般人也买不起。”徐闵点点头道。

    “所以会玩的人越玩越大,不会玩的就只有家破人亡了。”欧阳玥感叹一下,要不是她有异能,这种刺激的活动是绝对不会碰的。

    任云桀这时却老练的说:“我看书上写的毛料表面,也多少有点指示作用的,就是分不出里面的品种颜色和水头,有点还是能估计出绿的。”

    “哦?臭小子,你好像很厉害,我们再去比比?”李炎贝其实对毛料也有点经验的,只是刚才那一摊实在太差劲了。

    “好啊,怕你不成!”任云桀确实也想玩玩。

    欧阳玥笑着摇头,不过他们想玩,她也高兴地跟着,感觉还非常好,徐闵看着她笑得灿烂,目光柔和了些,但脑子在想她摆明是要耍向阳的,绝对不可能明知道是赚的半料还会卖给向阳,唯一的解释是她知道那里面有黑癣,但怎么可能?徐闵只感觉欧阳玥越来越神秘了。

    一个妇女的摊位特别人多,摊位也比人家的大,还有三位穿着短袖短裤的当地小姑娘招呼客人,长得都不错,声音甜美,性感火辣。虽然摊位前声音吵杂,但气氛不错,李炎贝和任云桀过去凑热闹。

    三位小姑娘看到两个帅哥立刻眼睛发亮,而任云桀和李炎贝直接蹲地上,看都不看她们就开始挑石头。

    “水哥哥,这边的都是二万元的,那边好一些五万,还有更好的十万,当然你们要顶级的也有,在里面,五十万以上的。”小姑娘们介绍起来非常利落,这里称帅哥用普通话就是水哥哥了,不过任云桀和李炎贝还真叫水。

    “这里挑!”李炎贝立刻对任云桀道,他蹲得这边是二万元的,他怕一万元里都是差的,他的水平可发挥不出来。

    “好!”任云桀也蹲过去,欧阳玥看着他们笑,看看其他男人有的根本就是来看小姑娘的美腿的,哪里像是来买毛料的,心里唏嘘,美女吃香啊。

    看看任云桀和李炎贝,这两人还真是不看美人,专心地研究毛料,不禁挑下眉。

    “徐大哥,小文,你们不再试试?”欧阳玥转头看站在她身后一左一右的两个男人,感觉差距好大,徐闵是修长高大,冷酷帅气,而范择文是瘦弱腼腆,可爱病态,也算是一道风景了。

    “不了,我对这个真没眼光。”徐闵摇摇头。

    范择文道:“我还是别浪费钱了,你们解出来我看看就好了。”

    “嘿嘿,你还怕浪费你哥哥的钱啊!”欧阳玥笑道。

    范择文面色一红道:“不是,是我根本不会看,还是不玩了。”

    欧阳玥拍拍他肩膀道:“没事,去挑挑,我帮你把关。”

    “真的?”范择文目光一亮。

    欧阳玥笑着点点头,哪个男人不喜欢玩的,她知道范择文其实是喜欢的刺激的,只是很小心谨慎。

    范择文连忙点头蹲到任云桀旁边开始挑选。

    “我这块!”任云桀忽然咧嘴一笑,指了指一块篮球大的毛料,上面是棕色条纹的。

    欧阳玥目光一扫,微微惊讶,这家伙还真有点眼光,这里面居然真的有绿,只是很小,最多一个鸡蛋大小,不过确实黄色的,种头是糯种,也算大涨了。

    任云桀先给了钱就马上解石,李炎贝一头汗水,最终选了块比任云桀那块大了一倍的上面有青苔的毛料道:“我这块,大小不管吧,反正价钱一样。”

    欧阳玥也目光扫了下,发现他这块居然也有绿,心想这两个家伙还真有福气,李炎贝这块是白青种,白底飘绿,种头居然也不错,看来比任云桀那块好点,不过任云桀的好在是黄色,比较少见,两人也算旗鼓相当,就看出价高低了。

    范择文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着,欧阳玥感觉他这样子特别可爱,这家伙只有对自己有兴趣的事件才会表现出不一样的兴奋,让他的病态脸都看上去健康多了。

    “小玥,这块?”范择文终于挑到一块灰黑色的,比他的脑袋大一些。

    欧阳玥一看,微微皱眉,范择文就知道不行,放下后继续挑,直到第三块欧阳玥才对他点点头,而这一场景,后面的徐闵都看在眼里,他看来看去,三块石头就是颜色不太一样,实在看不出什么特别,但欧阳玥为何那么肯定里面有还是没有呢?

    任云桀的黄色鸡蛋翡翠解出来的时候,三位小姑娘都欢呼起来,这边顿时人山人海,把马路都堵死了。

    “玥,卖吗?”任云桀高兴地看向欧阳玥,欧阳玥点点头,虽然他们自己公司也需要翡翠,但欧阳玥觉得她可以挑些更好点的。

    “五万!”有人喊叫。

    “八万!”又有人喊,直到十五万被一个女人买走。

    而李炎贝这块居然卖到了二十万,这下把他臭屁地尾巴都翘起来了,但任云桀只是看着他淡淡地道:“你做个这么多年珠宝,才选中这样的翡翠,还要意思笑?”

    李炎贝确实笑不出来了,再怎么样,任云桀也才开始学习二个多月而已,想当年他第一次去买毛料,就全部是石头,被方老笑了好一阵子。

    轮到范择文解石了,欧阳玥笑眯眯地双手抱肩看着满色通红的他。

    徐闵上来道:“小玥,你觉得他的能出绿吗?”

    “嗯,应该不错。”欧阳玥点点头。

    “那是什么颜色和水种啊?”徐闵不动声色地询问。

    “我不知道啊,看着应该不错,比毛毛和大少爷的可能还会好些。”欧阳玥笑了笑。

    “你怎么看出来的?”徐闵挑挑眉。

    “就是这么看的啊!”欧阳玥对他瞪瞪双眼。

    徐闵看着她可爱的样子笑起来,伸手摸摸她的脑袋道:“你透视眼不成!”

    “说是你也不信啊!”欧阳玥好笑地耸耸肩,回过头去看解石了。

    徐闵则面色呆了呆,但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哎,算了,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

    “哇,出绿了!”小姑娘大叫一声,大家都往前挤。

    一盘水泼上去,居然也是黄色的翡翠,但这种黄和刚才任云桀解出来的不一样,是明媚的鸡油黄,黄得很通透,好鲜亮的颜色,顿时吸引大家的全部注意力。

    要知道黄翡中一般黄色并不太受大众喜欢,但鸡油黄却是特别的,黄得亮眼,很多人追捧,价值自然也高。

    “天哪,好漂亮,冰种的!”范择文自己看得水种,一眼就知道是冰种。

    “大涨!小伙子,你发财了!”老板大娘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范择文看了欧阳玥一眼,面色通红,他知道其实就是欧阳玥选的,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高兴。

    “小伙子,现在卖不卖啊,二十万!”有人叫价了。

    欧阳玥微微皱眉,这块毛料里面其实翡翠并不多,但也不是靠皮绿,大约就只有两指那样的宽度,不过也够做一只手镯出来,多出来的加工饰品也绝对是大涨的。

    “我不卖的。”范择文连忙摇头,这块也是他的,他要做纪念。

    欧阳玥一见他的样子就笑了,大家却很失望,不过看着解出来的过程还是很惊心动魄,最后出来一块扁面包似的切面,通透闪亮,看着都让人欢喜。

    “一百万!小伙子卖不卖,我想买回去给我老婆做个手镯。”有个男人笑道。

    “真不好意思,我真不准备卖的。”范择文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拿着翡翠面跑到欧阳玥面前道,“小玥,这是你的。”

    “怎么是我的呢,你自己出的钱,自然是你的。”欧阳玥哑然失笑。

    “不,是你的,就算是我的,我也送给你。”范择文面红耳赤地道。

    任云桀的俊脸一下子灰暗了,李炎贝满眼诧异,而徐闵则面色僵硬,看来他们多了一个小情敌啊。

    “要不,我雕刻好再送给你?”范择文见欧阳玥有点为难地看着他,立刻改口道。

    “小文,你不知道吗?我们小玥玥要戴的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精品,你这个她可看不上的。”李炎贝搂住范择文的肩膀道。

    “啊!哦,我,我都糊涂了,那我们放在公司卖好了,这样的镯子一只也能值百万的,水种好,色彩又通透。”范择文尴尬地笑笑。

    任云桀到是对李炎贝投去赞赏的一眼,徐闵则又面容淡定了。

    五人继续往前走,欧阳玥肚子有点饿了,看到附近居然有家大排档,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说今晚吃大排档好了,看到里面都是海鲜,欧阳玥是食欲大开,不过为了卫生问题,她还是第一时间往他们的厨房看去。

    透过人群,饭桌,客厅,目光直接到了热火朝天的厨房,厨房到是很大,厨师都戴着面罩和帽子,让她感觉好点,相对一般大排档来说也算可以,所以欧阳玥安心了些。

    不过她很快注意到厨房后面有个东西闪烁着光芒,意志力集中一点,发现是被一个小孩子坐在屁股下的石头里面发出来的,光芒是淡黄色的,看不透里面是什么东西,但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那是厨房后面的小巷子里,两个小孩子正在玩着,有个妇女在一边洗碗,满头大汗,油光腻腻的,大概是这大排档的洗碗工。

    “我去上下洗手间。”欧阳玥站起来往里面去。

    “我也去。”任云桀连忙跟上。

    大家嘴角直抽,这家伙不用这么粘人吧,不过欧阳玥却笑了笑,两人往里面进去。

    任云桀是真上厕所,不过他出来的时候,看到欧阳玥不在门口,以为她进去没出来,就等着,但马上他听到后面处传来欧阳玥的说话声。

    他一惊后连忙跑过去。

    “玥,你怎么在这里?”任云桀看看两个玩得脏兮兮的小孩,和正在和妇女说话的欧阳玥。

    “哦。没事,聊聊天,但是我不懂缅甸语。”欧阳玥郁闷,那妇女说的她完全不懂。

    “走吧,吃饭了。”任云桀翻了个白眼,什么地方不好聊天,要找个缅甸人聊?

    “毛毛,我想要他屁股下的那块石头。”欧阳玥对任云桀使了个眼色道。

    任云桀惊讶地看看那半米长,三十里面高的平整石头道:“这是毛料。”

    “好像是的。”欧阳玥不敢保证,她这么近都无法看透那黄色光芒里的东西,但她觉得不是翡翠,翡翠的话她是可以直接透视的,到现在为止,她不能透视的东西有黄玉、铁球、白球和那只黑青色的三角圆鼎,所以她觉得这里面的东西一定也很特别。

    “你先进去,我来跟她谈谈。”任云桀对欧阳玥道。

    欧阳玥嘟嘴道:“干嘛要我进去,你还想威胁人家不成?”

    任云桀扁扁嘴,然后走到妇女面前说了起来,欧阳玥惊讶地张大嘴巴,这家伙居然也会缅甸语言。

    那妇女开始指手画脚,最后任云桀从包里拿出一叠人民币给妇女,那妇女顿时目光放亮,马上开心地只点头。

    “好了,她卖给我们了。”任云桀对欧阳玥道。

    “太好了,毛毛,你能悄悄地把这石头先拿回酒店去吗?我不想给徐大哥他们看到。”欧阳玥总觉得徐闵很敏感,似乎一直想窥探她的秘密似的。

    任云桀一愣后,点点头道:“你要一整块?”

    “不,只要这里一块,你想办法把这四边切了,就像之前家里那块方形大小,别切坏里面东西。”欧阳玥连忙比划一下。

    “好,那你先进去吧,我搞定了再回来。”任云桀点点头。

    欧阳玥感激地看他一眼,连忙回去,而任云桀和妇女嘀咕了一阵后,两人抬着石头去外面找了解石机。

    欧阳玥回到大伙那桌,徐闵看看她一个人惊讶道:“云桀呢?”

    “哦,他说有点事,马上会回来的。”欧阳玥道。

    徐闵一愣后道:“什么事?这里可是缅甸。”

    “我怎么知道啊,他说有事,我总不能不让他去啊,徐大哥,你紧张什么啊,毛毛不会做坏事的。”欧阳玥翻个白眼。

    徐闵面色有点沉道:“缅甸很乱,我是怕他出事。”徐闵有点怀疑任云桀是不是要执行什么任务。

    “不会的,你放心吧,毛毛很有分寸的,哎呀,上菜了,好大的虾,小文,大少爷,快吃。”欧阳玥顿时动手大吃起来。

    徐闵只是若有所思地吃着,李炎贝则微微皱了下眉,任云桀这臭小子会有什么事,一定是小玥玥让他做什么去了。

    范择文是最开心的,和欧阳玥两人吃得不亦乐乎最后在李炎贝的怂恿之下,大家都喝了点啤酒,任云桀在大家快吃完的时候回来了。

    “云桀,你干什么去了?”徐闵第一个就问。

    “有点事,我饿死了。”任云桀看了欧阳玥一眼后,坐下来就叫老板拿饭来。

    “臭小子,你有什么事啊?”李炎贝笑眯眯地问。

    “哎呀,你们真奇怪,毛毛也有**的嘛,问什么问!”欧阳玥大叫起来。

    “好好,不问不问,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搞什么鬼!别把我们卖了就好。”李炎贝拿起啤酒道,“来,喝一杯!”

    任云桀也不拒绝,跟他一口就干了一杯子。

    欧阳玥一直注意着徐闵,心里更加肯定这个家伙一直和他们在一起,只怕还是想查他们的底细,要不然就自己和毛毛这么两个普通人,又年纪和他差这么多,他能混到一起?

    欧阳玥越想越不对,感觉心里有点烦,她不希望徐闵是有目的地接近他们,她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不是被他当怪物一样看待,她也希望徐闵能是位真正的朋友。

    心里有点烦躁的欧阳玥多喝了几杯后,顿时有点头晕眼花,最后还是任云桀背着她回到了酒店。

    任云桀把欧阳玥放在沙发上道:“玥,下次你别喝那么多久了。”

    欧阳玥头晕道:“毛毛,你说徐大哥是不是在怀疑我们?”

    任云桀惊愕地看看她道:“他一直就怀疑我们,怎么了?”

    “没事,就是感觉朋友间不应该这样,我把他当大哥哥一样看待的。”欧阳玥扁扁嘴。

    “他是有任务在身,一定是徐老让他来多了解我们,你知道徐老之前做什么的吗?”任云桀嘴角一边勾起,露出冷笑。

    “做什么的?”欧阳玥摇摇头看着他。

    “国家安全局的,他对我的身份很好奇,而之前你发现他家的密道是安全局设计的,没有人知道,他一定怀疑你有某种特殊能力,加上他们查不到我的身份,所以很紧张,不过你放心,徐闵这家伙虽然古板,但只要我们不做危害国家的事,他是不会怎么样的,何况,他喜欢你。”任云桀深褐色的眸子看着她娇媚的小脸,粉色剔透的肌肤让他目光怎么都移不开。

    “什么?”欧阳玥错愕后又笑起来道,“毛毛,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徐大哥把我当妹妹的。”

    任云桀扁扁嘴道:“不,看妹妹的眼光不是他这样的。”任云桀因为李炎贝的话也注意过徐闵,所以这家伙在他面前会掩饰,但他观察力可不是一般,以前确实没想到这家伙也想老牛吃嫩草。

    欧阳玥呆愣,昏昏沉沉的脑子更加重了。

    “玥,虽然他喜欢你,但这个人还是不要太接近了。”任云桀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手臂搂过来揉住她的肩膀。

    “嗯,我知道了,毛毛,那块石头呢?”欧阳玥点点头,她虽然酒喝多了,但脑子里还是很清醒,想到徐闵一旦发现她的异能,不知道会怎么对付自己,在他脑子里国家安全最重要,也许会把自己抓去当白老鼠。

    “我放在你衣柜的保险箱里了,玥,里面是什么?”任云桀轻柔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一定有好东西,毛毛,你觉得我古怪吗?”欧阳玥转头看他,两人的距离本来就很近,如此一来,四目相对,气息香闻,欧阳玥的眼睛迷蒙一片,也任云桀则深邃幽暗,星芒点点地看着她。

    “玥,其实我知道你有秘密,只是你不告诉我,我也不会逼你说,等你哪天真的相信我,你再告诉我好了。”任云桀目光慢慢温柔起来,伸手为她撩起那细软的发丝。

    “毛毛,其实我,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现在是失忆的,你甚至都不知道你自己是谁,我怕你以后恢复记忆会不认识我。”欧阳玥想起这个可能就有点伤感,身体慢慢地靠近他的怀里。

    任云桀心里一软,轻轻搂住她道:“不会的,就算我恢复记忆,我也是玥的毛毛。”

    “真的吗?毛毛真好。”欧阳玥脑袋在他肩膀上晃来晃去,声音也笑眯眯地越来越低,最后在任云桀的注视下,直接梦周公去了。

    任云桀叹口气,等她睡熟,才把她抱上床,为她脱了鞋,盖上被子后坐了会,才叹口气回到自己房间里。

    第二天,欧阳玥起来的时候脑袋晕晕的,见自己衣服没换过,立刻一个机灵想起昨晚的事情,呃,自己好像在毛毛怀里睡着了,不禁有点脸热,好在毛毛是个乖孩子。

    想到毛毛说那块石头放在保险箱,她立刻起床去拿出来,果然被毛毛切割成了正正方方的正方体,她凝目一看,就看到那黄色的柔和光芒,似乎是一样东西发出来的,但却似乎有层雾一般,看不到发光体。

    拿出来放进自己的行李箱锁好,想好回去自己解出来看看再说。

    洗个澡换完衣服后,目光看向左边墙壁,后面就是徐闵和范择文的房间,徐闵正靠在床上看电视,范择文还在睡觉。

    另一边,李炎贝依旧趴着睡觉,而任云桀却已经在书桌前搞电脑,欧阳玥一看时间,才早上八点,而缅甸的八点商铺都没有开门的,他们说好是九点下去吃早点,而翡翠公盘是十一点才开始的。

    欧阳玥觉得时间还早,就开始在房中活动下身体筋骨,顺便打电话给爸爸妈妈聊聊天。

    九点,大家都起来了,走道上人声吵杂,任云桀先来敲房门。

    “玥,你昨晚还好吧?”任云桀怕她酒后难受。

    “我没事,走吧,我肚子饿了。”欧阳玥对他调皮地笑笑。

    任云桀点头,边走边道:“我刚才查了酒店住宿的记录,伍少华和钱无忌他们都住这里,海娜的张董也来了,看来还能碰上他们。”

    “李利克呢?”欧阳玥到不奇怪,做了珠宝一行,这种一年一次的存货机会是不会错过的。

    “也来了,不过陪他来的不是程庚和路老,而是黄艺东,上次杨雨欣说过他是二少爷的人,比较精通玉石类的鉴定师,比程庚精明些。”任云桀道。

    “哦?路老不来,李利克就带一个鉴定师有把握吗?李董是不是太信任他这个亲生儿子了。”欧阳玥冷笑一声,心里为李炎贝抱不平。

    “瀛洲翡翠公盘,因为路老在,他到是不亏,想来李董很满意了。”任云桀道。

    “毛毛,你说我们要不要忽悠他一回,替大少爷出出气?”欧阳玥扁扁嘴道。

    “你看着办,不过你要告诉李炎贝那只妖孽,估计他心疼他爸爸,不舍得他亏钱的。”任云桀也总算明白李炎贝那张心口不一的毒嘴。

    “这妖孽就是心软!”欧阳玥也点点同意任云桀的看法。

    “你放心,就算我们不算计李禄,李利克也不会维持多久,他的赌性可不会轻易就戒掉的,从瀛洲回来第二晚就去赌了,输了二千万。”

    “哦?你一直注意他?”欧阳玥惊讶道。

    “顺便而已,反正我没事做。”

    “那你注意徐大哥了吗?”欧阳玥若有所思地问道。

    “我查了他的全部手机号码,徐老电话最多,估计那老家伙是有点急了,还有就是京市的电话不少,但那些人我都不认识,身份也很隐秘,估计都是高层的人,受保护,我也不敢轻易进入他们系统,那些人都很敏感,我不想惹麻烦。”任云桀看着她道。

    “嗯,这样就好了,我们自己小心就是了。”欧阳玥想了想,自己这次要不要先做场戏给徐闵看看?

    两人出门,李炎贝就从房里出来,看到欧阳玥笑得春光灿烂道:“小玥玥,早啊,你的酒量可真不是一般的差。”

    “你还好说,我都说不能喝酒的!”欧阳玥笑骂道。

    徐闵和范择文也整理好出来,大家寒暄一阵就下去用早点。

    中间那个萨马来了一趟,给他们带来了进翡翠公盘的通行证,而且还告诉他们三天的公盘结束后,还会有个私人的地下公盘,哪里的毛料可都是难得一见的,需要先交一个亿的保证金才能进去,只有顶级珠宝商才有资格参加,而他也给他们弄来了会员资格,只要到时候交代保证金入场就行。

    欧阳玥自然很感兴趣,她现在却得就是高级翡翠,一家公司要开张,起码也要多点撑门面的好东西,她要得是一炮而红。

    十一点不到,五人来到翡翠公盘的大门口,这政府建造的一个大型会所,一共分为四楼,就像体育馆似的,看上去很雄伟壮观,但四处都是军车,拿枪的士兵,各个角落都安装摄像头,保卫非常严密。

    进场的检查是非常严格的,每个珠宝公司都只能有两个人进入,还要交一千万的保证金,欧阳玥他们有三张通行证,每人一个入场号码,任云桀交了三千万后进入内场。

    触目所及都是琳琅满目的各类毛料,大大小小,形态各异,排列成圈圈,一楼到三楼都有,四边则是像咖啡厅一样,可以随意做喝东西,中午也可以不出去,直接在里面点餐休息,四周墙壁都是滚动的屏幕,里面还有介绍不同的毛料,上面又标号,有的人累了就坐下来看屏幕,里面看得好再去看实物对照再投标,比起瀛洲公盘,规模更大,更人性化和国际化。

    ------题外话------

    亲们周末快乐,多出去走走,宅女注意身体哈。

    月票有的再挤挤哈。有句话叫‘挤挤总有滴’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