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4章 王泉死了

    任云桀扁扁嘴,目光从她脸上转移道:“不,变丑了!我喜欢你原来的样子。”

    “任少爷,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小玥确实是变漂亮了。”范择文忍不住帮欧阳玥反驳,她越来越像他心目中的女神了。

    任云桀看了一眼范择文后又看了欧阳玥一眼,欧阳玥笑着等他说话,结果这家伙冷哼一声道:“原来好看。”

    欧阳玥只能翻个白眼,徐闵走过来道:“小玥,云桀是怕你太漂亮的就会被很多男人追,他不放心。”说完挑眉看看任云桀。

    任云桀没说话,欧阳玥却也多多少少明白这孩子的别扭,自己是他唯一的亲人,自然不想被别人占去了。

    “好了,快吃吧,我们要迟到了,对了,我们是明天下午去缅甸吗?”欧阳玥问徐闵。

    徐闵则看向任云桀,任云桀点点头道:“嗯,下午两点在范奇森办公楼的顶楼出发。”

    “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前晚范老大和日东新的事怎么样了?”欧阳玥想起前晚的那顿饭。

    徐闵冷笑一声道:“能怎么样,大家都有死伤,日东新跑路,日东新不少手下投降,范老大现在正在收拾他的场子,不过这件事我看没完,照日东新这等凶残人物,一定会卷土重来,只是这家伙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范老大居然找了一天还没找到,实在有点窝囊。”

    “徐大哥,你不知道那日东新很狡猾的,又了解我哥,所以我哥才一下子找不到。”范择文为自己哥哥说几句好话。

    “其他到是没什么,不就是怕你们有危险吗?狗急跳墙,我看今天你们两个都别去学校了。”徐闵想了想道。

    范择文看看欧阳玥,欧阳玥到是没所谓不过她怕范择文会跟不上课程。

    “小文,你课程行不行,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吗?要真不懂,你可以问我,我已经都看过了,还不算太难的。”欧阳玥看着范择文道,其实她心里也开始担心,万一那日东新真来找范择文,这还真是件危险的事情。

    “我还行,现在的课程不是很难。”范择文一直成绩都不错,所以到也没关系,何况他也不想去上学,更喜欢在房间雕刻他的东西,现在已经半成型了,恨不得立刻完成。

    “那好吧,今天就不出去了,免得遇上危险事。”欧阳玥正好也有自己的事情做,就让徐闵打电话给校长请假。

    刚吃完早餐,欧阳玥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看是欧玫,笑着接起来。

    “欧玫姐,你怎么这么早啊?”欧阳玥高兴道。

    “小玥,有重大新闻啊!”欧玫电话里口气很是紧张,神秘兮兮的。

    “呃,什么新闻?你收到好古董了?”欧阳玥只能考虑到这点。

    “不是啊,你记得王泉吗?那个胖子,瀛洲大酒店的太子爷,上次非礼你那个。”欧玫一口气道。

    欧阳玥顿时笑容收起道:“那死胖子我怎么会不记得,他的事关我屁事啊?”欧阳玥的话引来任云桀和徐闵的注意。

    “哎呀,他死了!”欧玫大声道。

    “什么!”欧阳玥这才被吓了一大跳。

    “而且死得很惨的!”欧玫那些声音都发毛了。

    “怎么死的?”欧阳玥有点好奇,目光看看任云桀,任云桀已经皱起了眉心,欧阳玥立刻开了免提。

    “听说被人开了胸膛,还割了老二,从瀛洲大酒店的顶楼扔下去的,而且他的好兄弟也是相同的死法,这事在瀛洲轰动了。”欧玫急道,“这回急死我爸和罗刚了。”

    “天哪,这么残忍?谁干的啊?”欧阳玥虽然不同情那死胖子,但这种死法似乎很残忍。

    “就是不知道谁干的才急啊,我爸和罗刚的意思是想徐闵大哥帮个忙?”欧玫说到这里不好意思道。

    欧阳玥看看徐闵,徐闵面色无比阴暗,整个人似乎笼罩在一种暗沉的气息中,恢复到当初欧阳玥见他的时候,感觉他像一只暗夜狼王。

    “叫徐大哥帮忙查吗?”欧阳玥见徐闵不说话,先询问道。

    “当然不是,怎么能麻烦他,只是想让他对上面通融一下,这事已经闹到省里,加上王总的愤怒,省长和书记要求一个月内破案,可现在毫无头绪。”欧玫急道。

    欧阳玥又看看徐闵,徐闵点点头道:“一点线索都没有吗?怎么可能,杀两个人不可能不留下线索,查了王泉和他朋友死之前都做了什么事了?”

    “欧玫姐,我让徐大哥跟你说吧,他有事问你。”欧阳玥把电话给徐闵。

    徐闵依旧开免提,然后大家就听到欧玫说王泉在死前去过他朋友的酒店吃晚饭,带了一个叫伍蓝枫的女人,听说是云翔集团的大小姐。

    欧阳玥面色变了,惊恐地看看任云桀,任云桀眉心依旧紧皱,保持沉默。

    “伍蓝枫是嫌疑人?”徐闵询问道。

    “是的,不过她说就吃了个饭,就回酒店,王泉第二天也没事,是第三天死的,伍蓝枫已经离开瀛洲,但关于她当晚回酒店的录像监控却全部被抹掉了,听保安部同事说是王泉自己抹的,所以都认为这事可能和伍蓝枫有关系,只是一时间没有证据和线索。”

    “她一个女人完全不可能,她和谁一起?伍少华?”徐闵立刻询问起来。

    “伍少华第二天就走了,不过有人看到一个男人来接伍蓝枫的,很英俊的男人,对了,我有照片,发给你们。”欧玫立刻发彩信。

    欧阳玥连忙凑过去看,一看之下,顿时面色惨白,而任云桀也快速凑过脑袋,看到的正是东方旭的照片,和伍蓝枫在二楼西餐厅用餐。

    “东方旭?”徐闵面色也变了。

    “你认识这个人?”任云桀立刻看向徐闵。

    “他是东方家族的大少爷,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徐闵白了任云桀一眼,看看欧阳玥,“小玥,你怎么了?面色这么难看?”

    “小玥?”范择文也觉得她不太对。

    “一定是他杀的,一定是他!”欧阳玥看着照片惊慌道,“徐大哥,东方家的每一个好人,一定是他帮伍蓝枫杀人,那王泉肯定是贪图伍蓝枫的美色,对她不轨,东方旭帮伍蓝枫报仇的。”欧阳玥的想象力很丰富,但这次她还真是猜对了。

    “小玥,你没有证据怎么能乱猜?东方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家族,东方旭也断然不会做这种事的。”徐闵立刻很严肃地摇摇头。

    “为什么不会?人不可貌相,坏人是不会在额头上写着我是坏人的,我有直觉,这件事一定是他干的。”欧阳玥说完就快速转身跑回二楼房间去了。

    “她怎么了?”徐闵看看面色阴冷的任云桀。

    “她似乎对姓东方的有很大的仇恨,我们回来那天在机场碰到这个东方旭,她的表现就非常的反常,我这两天一直在查东方家族,可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任云桀皱眉,其实他也不了接欧阳玥对东方这个姓氏为何会如此仇恨。

    “六分像东方旭,那一定是他弟弟东方博弈,现在还在外国修学,不可能会认识小玥。”徐闵想了想摇摇头,“而且,云桀,不用查东方家族了,京市的四大家族不是你想像得那么简单。”

    任云桀一愣道:“什么意思,你能说说吗?”

    徐闵摇摇头道:“不能,因为很多事我都不知道的,只是上面有命令,当四大家族拿着他们的令牌执行命令时,已经不在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管辖范围之内。”

    “普通人?难道他们不是普通人?”任云桀一愣,看看范择文,范择文面色惊慌地站起来道,“你们聊,我上楼去了。”

    徐闵看看任云桀,摇摇头道:“很多事情是没办法解释的,不过我想东方旭是个明白人,什么事做不得他自己很清楚,等我缅甸回来,我先去那边一趟,若东方旭有所嫌疑,我会让四大家族的长老们审查。”

    “四大家族的长老?”任云桀完全不明白,也从来没查到这方面的消息。

    “咳咳咳,反正四大家族有他们自己的体系,就算东方旭真的犯错,也不是我们能插手的。”徐闵说完就把手机给任云桀道,“你去看看小玥,她很不对劲。”

    任云桀目光有点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接过手机后就立刻跑上楼,徐闵则走向大门口,拿出自己的电话开始打了起来。

    欧阳玥坐在床上,目光呆滞,心里有着一种恐惧感,总感觉王泉他们的那种惨死一定是东方旭干的,因为只有东方家的人才会这么残忍,这么不择手段,让她直接想起她和弟弟被杀的那一幕,眼前似乎都是东方博弈那张狰狞的脸,她好害怕自己还没准备好,就遇上了东方博弈怎么办?上一世的事情随着她的重生已经发生了改变,她真得很害怕东方博弈会提前到来,虽然她知道就算现在认识了东方博弈,自己只要装不认识也一样没事,但她知道自己绝对装不出来,因为她恨,恨之入骨。父母的死,弟弟的死,自己美好的爱情,原来都是一场阴谋,一场欺骗,想到这里,欧阳玥再也憋不住心里的淤积,对着窗户大声地喊了出来。

    “啊!”惊天动地的吼声,把这屋子里的四个男人都吓一大跳。

    任云桀直接破门而入,刚拿起雕刻刀的范择文差点割自己手指上,那边的李炎贝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而门外的徐闵则关上手机连忙往回跑。

    “玥,你怎么了?”任云桀冲进去,就看她一脸铁青的疯狂样子连忙上去拉住她的胳膊。

    欧阳玥喊出郁闷之气后好了很多,转过头来看向任云桀,那双漂亮深褐色的眸子里都是担忧之色,让她心头一暖,心里也安定起来。

    “玥,你是不是想到那个东方旭了?”任云桀总觉得她对东方这个姓很仇恨。

    “毛毛,你相信我吗?”欧阳玥忽然很认真地看着他。

    任云桀点点头,欧阳玥微微一笑道:“那你信不信这件事一定是东方旭干的,东方家的人都不是人,他们杀人不眨眼的。”

    “玥,你是不是见过什么?”任云桀皱眉,他可以肯定欧阳玥一定受到过东方家的打击。

    欧阳玥看到门口马上进来的三个面色慌张的男人,才知道自己的反应是多么反常,估计不给个解释是没办法瞒下去。

    “小玥玥,你怎么啦,吓死我了,我还在做梦吃龙虾呢,被你一喊,那龙虾张大嘴咬我,我吓得掉下床了。”李炎贝穿着红色黑花的丝绸睡衣,胸前大开,露出他白皙的胸膛,有种迷乱之感。

    欧阳玥一听他这话,立刻气恼的心情好了起来,这家伙还真会耍宝。

    “小玥,你没事吧?”范择文也很忧心地看着她。

    “小玥,是不是关于东方旭的事?”徐闵直接了当。

    欧阳玥一愣道:“你们别担心,我就觉得有点闷才想喊喊,既然你们想知道,我们下去说吧。”欧阳玥脑子里开始转动起来。

    一帮人下客厅坐下来看着她,欧阳玥有点尴尬的一笑道:“其实,其实是我大约十五岁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杀害,那个女人是很善良的女子,对那男人很好很好,几乎已经谈婚论嫁了。”欧阳玥嘴角微微一扯,有种凄凉感。

    “可是那个男人原来不是真爱那个女人,他追求她只是因为她身上的一件东西,得到这样东西后,他露出真面目,不仅杀害了那女人,还杀光了她全家。”欧阳玥心里在滴血。

    “那个男人就是东方家的?”徐闵立刻皱眉道。

    欧阳玥看着他点了点头道:“我只知道他姓东方,和东方旭长得很像。”

    “有这种事?那后来呢,你没报案吗?”徐闵奇怪道。

    “我害怕,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其他人看到,我本以为很快就会有报纸出现凶杀案的报到,但是什么都没有,好像这件是根本没发生一样,那个男人也消失了。”欧阳玥不知道这样能不能骗过他们,但她只能这么编了。

    四个男人都沉默了,相互看看,好像听了什么天方夜谭似的。

    “徐大哥,你们能不能保守这个秘密,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几乎都已经忘记,要不是在机场遇到东方旭,我真不会再想起这件事情,没想到又发生杀人案,我真得感觉这个东方家很有问题。”欧阳玥握住自己的双手道。

    “小玥,你放心,我们不会说的,不过你别想太多,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这件事有关部门会处理的,你还是想明天去缅甸多买几块极品翡翠回来吧。”徐闵故意拉开了话题。

    “是啊,别想了,你看你脸都白了,反正也不管我们的事情。”李炎贝也道。

    任云桀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道:“玥,去休息会吧,别想太多了。”

    欧阳玥见大家都关心的样子,点点头就上楼去了,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来到范择文的房间跟着他学雕刻。

    第二天中午,一行五人来到了范奇森办公大楼的顶楼,在范奇森对欧阳玥的繁复交代后,大家上了直升机,欧阳玥本来想到坐直升机还无比激动,结果一起飞时摇摇晃晃,吓得她扑进任云桀的怀里,一张小脸都白了,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下午五点,直升机就降落在一个非常漂亮的草坪上,眼前是一座山水温柔的棕色建筑,豪华庄严,不过欧阳玥看到四处都是身穿军装,手拿枪支的军人后,就知道仰光这地方有多乱了。

    来迎接的不是范奇森那位将军朋友,而是他的副将叫萨马,一位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操着一口欧阳玥完全听不懂的话,要不是他面带笑容,欧阳玥还以为这家伙是来收拾他们的。

    徐闵熟悉缅甸语,充当起翻译,原来将军有事去了泰国,让副将好好招待他们,欧阳玥他们其实也不想麻烦人家,只要带他们去缅甸公盘附近的酒店住就行了。

    ‘仰光翡翠大酒店’是离翡翠公盘最近的地方,酒店是五星级的,大堂金璧辉煌,整个酒店爆满,来自世界各地的珠宝商云聚一堂,当然要是没点身份这里还住不进去。

    欧阳玥一行自然没有问题,在这位萨马副将的帮助下,他们得到了最高层的套房,只是五个人只有三个套房,那就是必须两队是睡同一房间。

    任云桀立刻道:“玥,我和你一间,我可以保护你。”

    欧阳玥一愣后面红耳赤,虽然套房是有内外两张床的,但和一个男人一起住还是有点尴尬。

    “不行!臭小子,你想做禽兽吗?我们四个男人两个房正好!”李炎贝立刻道,鼻子上贴了一张灰色的创口帖挡住那最紫色的一块,看上去特别好笑。

    “对,这样比较好点。”徐闵也点点头,一本正经,“我们就在隔壁房,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那冻死人的俊脸,心里有点松动,但想着大家看着他们两个住一间房实在不好意思,所以只能拉住任云桀的手臂道:“毛毛,我还是自己一间吧,没事的。”

    任云桀面色露出幽怨,欧阳玥对他嘟嘟嘴,任云桀只能郁闷地看了看范择文,然后转向李炎贝嘴角一咧道:“我和大少爷一间比较好!”

    李炎贝浑身一个机灵,立刻包住自己的鼻子道:“我才不要和你这暴力狂一间,我和徐闵一间!”李炎贝立刻摇头,他对任云桀有恐惧感。

    徐闵笑了笑道:“我说过保护小文的,我还是和小文一间好了,小文,走吧。”徐闵搂住范择文的肩走向电梯。

    任云桀这下看着李炎贝笑得更邪恶道:“要不我和玥一间,要不你和我一间,你自己选?”

    欧阳玥看着李炎贝那张纠结的脸笑了起来,最后拍拍任云桀的肩膀道:“毛毛,你别欺负他了,他已经很可怜了,走吧!”

    任云桀扁扁嘴,李炎贝的嘴扁得更委屈,一帮人上了电梯。

    各自放好自己的行李,收拾一下后大家一起出去吃饭,欧阳玥毕竟是第一次来缅甸,一切对她来说都好奇的。

    走出人满为患的仰光翡翠大酒店,就是普通的街道,不是那种大马路,而是平民区的街道,人依旧多得吓人,而且那些男人几乎都是黑乎乎的很矮小,长得还真不怎么样,让欧阳玥感觉有点像难民似的,而且在天热的日子里各种汗味实在有点难闻。

    一直不太怕热的欧阳玥也不禁在拥挤的人群中额头冒汗,好在四个男人前后左右的围着她,让她不至于被撞到。

    街道两边小贩不停地呐喊,很多工艺品出售,本来欧阳玥有点兴趣,但这个时候实在太多人,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好在走出这最热闹的一条街后,人一下子少了不少,一阵凉风吹来,欧阳玥是哭笑不得,那风里的气味真不太好闻,都是汗臭味道。

    “小玥玥,你要不要吃木瓜,冰镇的!”李炎贝看着那新鲜的水果立刻询问欧阳玥。

    “好啊!听说这边榴莲也不错呢。”欧阳玥见剥开的榴莲目光发亮。

    在她身边的任云桀皱皱眉,家里的水果都是他买的,而他从来没买过榴莲,因为他讨厌那气味,没想到欧阳玥居然喜欢吃榴莲,真让他有种挫败感。

    “哎呀,原来小玥玥喜欢吃榴莲啊,不早说,我也最喜欢榴莲了,我马上去买!”李炎贝立刻就跑去水果摊。

    徐闵看看面色阴沉的任云桀试探道:“云桀,你不喜欢吃榴莲?这边的榴莲真不错的。”

    欧阳玥转过头来看任云桀,任云桀对她讪笑道:“喜欢,谁说不喜欢,只是吃得少而已。”

    欧阳玥笑了道:“毛毛,我都没见你买过榴莲,你是不是怕我不喜欢吃啊,其实我很喜欢吃榴莲的,只是榴莲很贵,以前都不舍得买来吃。”

    三个男人一听,顿时心里都难受了,范择文立刻道:“等回去的时候,我们买一飞机榴莲回去,你可以好好吃。”

    欧阳玥一听笑了道:“小文,你太可爱了。”

    范择文立刻闹了个大红脸,伸手挠挠头,笑得很羞涩,而任云桀的脸是笑得无比难看,徐闵则偷偷地看着他笑,这男人怕榴莲,看来自己要提醒下大少爷。

    “那边在干什么?这么多人?”欧阳玥看到不远处有人群聚,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我去看看。”徐闵看这边没那么挤,也放心下来,大跨步走过去。

    欧阳玥嘴角一抽,自己不是有透视眼吗?不过她一般都不用,怕自己习惯后变成怪物似的,哪天要没有了,自己就会不正常,所以她尽量让自己和大家一样像个普通人。

    “小玥玥,来,新鲜的,好香。”李炎贝买了整个扒开的榴莲过来,任云桀不着痕迹地退开一步。

    “真的好香,嘿嘿。”欧阳玥口水都要留下来,立刻就开吃,还很好心地把一块给任云桀,任云桀摇摇头道:“你吃吧,等下要吃饭,现在就不吃了。”

    “饭前水果才好呢,吃点吧,这么多,大家都吃点。”欧阳玥还是递给他。

    任云桀面色不好看,但又不想给他们知道自己讨厌这种味道,只能憋着气接了一块,然后就往徐闵那边快步走去,还说了声:“我去那边看看。”

    “这家伙奇奇怪怪的。”李炎贝看了任云桀一眼,然后和欧阳玥、范择文一起站在路边就直接开吃了。

    “真不错,这味道才叫正宗,小文,好吃吗?”欧阳玥吃得眼睛都笑弯了。

    “好吃。”范择文一嘴巴嘀咕道。

    那边徐闵看到任云桀鬼鬼祟祟地把手中的榴莲飞到墙角外,憋不住笑起来道:“你这也太浪费了,不喜欢吃给我也好,没想到你居然害怕这东西。”

    任云桀没好气地看着他道:“不是怕,是太臭了,恶。”任云桀闻闻自己的手立刻道,“我找个地方洗洗手,你过去吧。”然后就飞快地跑了。

    徐闵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走到欧阳玥这边道:“小玥,你不知道云桀讨厌榴莲吗?下次别给他吃了,浪费啊。”

    “啊!毛毛不喜欢吃?”欧阳玥看看都不见他的人影,一急之下立刻透视线看出去,才看到任云桀拿着一瓶水在角落里洗手,顿时嘴角抽搐了下。

    “嗯。”徐闵不客气地结果李炎贝递过来的榴莲也吃起来,“对了,那边在赌石,好几个档口。正在切,不过没有出绿。”

    “赌石?大街上?”欧阳玥惊讶道。

    “这是缅甸,又是翡翠公盘附近,听说里面有条老街,家家户户都有毛料卖的,你要不要去碰碰运气?”徐闵道。

    “好啊,反正还早。”欧阳玥立刻点头,能捡便宜自然好的。

    这边吃得不急乐乎,任云桀站在那边看解石,李炎贝则看着他笑得无比邪恶,他终于知道这家伙的弱点,回头自己买个榴莲回房,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欧阳玥几人吃完,还一人买瓶水漱口后才走过去,任云桀见他们吃完,才走向欧阳玥。

    “毛毛,你不喜欢吃榴莲就直说嘛,真是的,我不会强迫你吃的。”欧阳玥揉乱他的头发还白了他一眼。

    任云桀面色尴尬地看看徐闵,然后见李炎贝笑,又狠狠地瞪他一眼。

    “没事,我怕你不吃。”任云桀对欧阳玥道。

    “你个傻瓜,我可以不在你面前吃啊,下次要告诉我,免得你浪费一块好肉。”欧阳玥拉着他胳膊笑,“走,去捡便宜去。”

    任云桀扁扁嘴不说话,一帮人直接绕过热闹的地方,让徐闵带他们到了老街。

    老街真得很老,感觉房子随时都要倒塌一样,欧阳玥真好奇为什么这里不重建,范择文忽然解释道:“听说这条毛料街是缅甸最早的,家家户户的男人都是去开矿的,后来这里的翡翠王因为不想大家失去原来的味道,就买下了这条街,没有他点头,政府就不会拆。”

    “哦?小文,你好像对翡翠王很熟悉。”欧阳玥惊讶道。

    “也不是,我之前很喜欢翡翠,看了不少书,上面有写到翡翠王,都说是个传奇的人物,很多人怀疑他有透视眼,要不然怎么会百发百中呢?”范择文立刻脸红道。

    欧阳玥心里一惊,不会吧,这么邪门,不过说来自己能有异能,也许别人也有呢?看来要好好会会这个翡翠王了。

    “我也听说过这个人,很传奇的人物。”徐闵点点头。

    “徐闵,你对缅甸这么熟悉,以前来过?缅甸话你都能说?”李炎贝比较好奇这个。

    “来过,我懂一百多种语言。”徐闵挑挑眉。

    欧阳玥顿时无比崇拜和惊讶地看向他,这家伙实在太牛了。

    任云桀眉毛挑了挑,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出来。

    “那你懂唇语吗?”欧阳玥双眸充满期待。

    “懂。”徐闵不让她失望地回答。

    “哇,太好了,那你能教我吗?我看视频怎么也学不好。”欧阳玥兴奋道。

    “可以的,你有空我就教你,只要入了门就能看懂视频教程了。”徐闵温柔地看着她,“不过小玥为何想学唇语啊?”

    “嘿嘿,我觉得懂唇语很牛,能看到别人在说你什么。”欧阳玥笑笑,面上不露声色。

    “走吧,天黑了就不方便了。”任云桀拉了拉欧阳玥,现在六点不到,在缅甸天黑在八点左右,所以还有时间逛街的。

    一帮人继续前行,只有二米宽度的老街人也不少,家家户户大门口都放着个各种各样的毛料,有人还在吆喝,欧阳玥惊讶的发现吆喝声中居然有中文、英文和缅甸语三种话,不禁佩服这些老百姓,自己的语言可很烂,就算学过英语,也不太敢开口。

    李炎贝这妖孽早就窜到一家店门口,一个老人家正坐在小凳子上抽水烟,他面前就摆放着大约十几块毛料,粗看之下表象都还不错。

    “老人家,这块怎么卖啊?”李炎贝先问问价钱。

    “一万!”老人家说得是国语,让欧阳玥心里一喜。

    “缅甸元?”李炎贝双目发光。

    “人民币!小伙子,我跟你说国语,你跟我说缅甸元?”老人家不客气地翻个白眼。

    李炎贝尴尬地呵呵直笑,而欧阳玥一听惊喜无比,这里的毛料比起国内可便宜多了,怪不得家家户户都在卖毛料。

    “看看吧,选中给你们便宜点,不过要求当场解石。”老人家指指一边的一台解石机,这里的人都有个思想,只要自己的石头中解出一块好的,那他这里的毛料立刻就水涨船高了。

    “大少爷,你玩玩吧。”欧阳玥见李炎贝正在一块块看,笑着道。

    “小玥玥,你来吧,我这水平估计又得亏。”李炎贝不好意思道。

    “不怕,试试,毛毛,徐大哥,小文,你们都去试试手气,我看你们今天谁请客吃饭!”欧阳玥给他们一点乐趣。

    “好啊!”徐闵笑着蹲下去,范择文本来就兴趣大得很,立刻双目发亮地蹲到一边去。

    任云桀嘴角抽了抽,想到自己也学得不少了,不禁也想试试手。

    欧阳玥已经把这里的毛料都看了一片,大都数都是石头,但也有一些能出绿,挑得好还是会涨的。

    她笑了笑,目光朝另外一边看去,忽然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她视线中。

    “毛毛。”欧阳玥连忙叫任云桀,任云桀抬头看她,她对他使了个眼色给他。

    任云桀站起身来,转头望去,那边一个男人正在和一位中年人讨价还价,这个是云翔的鉴定师向阳。

    “毛毛。”欧阳玥开始在任云桀耳朵边说悄悄话,李炎贝看到立刻道,“小玥玥偏心!”

    欧阳玥对他竖起一根手指,然后三人都察觉有异了。

    “你们在这边,我过去会会这只白眼狼。”欧阳玥嘴角一勾走了过去,任云桀跟上,而其他三人面面相觑,不过李炎贝阻止了徐闵和范择文。

    向阳那边买了一块毛料,正准备解石,四周看到有人解石,也走过来几个过客。

    “向大师!真是幸会!”欧阳玥先说话,因为向阳似乎对他那块毛料很紧张,一直在观察中。

    向阳有点惊愕地抬头,看到欧阳玥顿时面色一白,然后定了定神道:“原来是欧阳小姐,幸会!”

    “向大师一个人来缅甸?怎么不见伍大少爷?”欧阳玥拉家常道。

    向阳目光看向他买的毛料,回答欧阳玥的问题道:“伍少爷也来了,只是有点累,在酒店休息,欧阳小姐也有兴趣来这边捡便宜?”

    “便宜大家都喜欢,看向大师这块料不错啊,多少钱买的?”欧阳玥眼睛一扫,这块毛料居然完全是废料,里面都是白花花的石头,只有上面有一层盈盈的绿,但根本取不到绿。

    “小姑娘,这块毛料五万,这位先生很有眼光啊!”老板是中年人,居然也会中文,欧阳玥有点囧,看来这条老街上的中国文化还是传播透彻的。

    向阳面上有点小得意道:“快解吧!”

    欧阳玥看看向阳的面色道:“不知道向大师还记得方老?”

    向阳面色顿时惨白一片,这种做贼心虚的事情让他一段时间内备受折磨,好不容易放好心态,但每次被提起,还是让他有点内疚。

    “方老可好?”向阳额头冒汗,目光一直看着解石机,却不看欧阳玥。

    “托你的福,方老现在坐轮椅,不过还算不错,他也很想念你呢,说起你的时候,他总是赞叹,你可是李云河看中的几名鉴定师之一啊,这么走了,不觉得可惜吗?”欧阳玥句句带刺。

    “欧阳小姐,人往高处走,我现在已经是云翔的鉴定师,所以以前的事也没什么好说的,欧阳小姐难得来这边,有时间不如多赚点钱吧?”向阳口气里有着不高兴。

    “呵呵,好呀,我也看中一块,老板,这块多少钱?”欧阳玥指了指她脚边这块。

    “哦,这块啊,三万啦!”老板随口就到。

    “三万?老板,这块表现很差,你都要三万啊?一万还差不多!”欧阳玥嘟嘴道,比起向阳那块,她这块简直就是废料的外观。

    “好吧,好吧,看你们认识,就一万啦,不过要在这里解石。”老板讪笑道。

    “好,没问题!毛毛!”欧阳玥让毛毛付钱,任云桀一直不说话站在一边,目光只是冷冷地看着向阳,让向阳压力很大。

    “老板,她的一万,我的五万?”向阳似乎很计较这个。

    “你的肯定比她好啦!”老板鄙视他一眼。

    “向大师,别急,要是我解出来比你好,最多我卖给你就是了。”欧阳玥笑眯眯道。

    向阳冷笑一声道:“你觉得你这块比我这块好?”

    “直觉吧,我觉得我这块肯定比你的好。”欧阳玥估计激他。

    向阳呵呵笑起来道:“你凭直觉?”

    “对啊,那凭什么,你不觉得这石头很像馒头吗?马上要吃完饭了,我看着就欢喜。”欧阳玥摆明在逗他。

    向阳面色铁青,觉得欧阳玥就是在耍他的,顿时一句话不说,只是看着解石。

    “出绿了!”老板看到伙计一刀下去,出现绿色,立刻大叫,这一叫顿时把很多人都吸引过来,而向阳嘴角勾笑地朝欧阳玥看了眼,目光中自然少不了得意之色。

    ------题外话------

    不纠结月票了,拍马追不上,囧,能呆着就好,谢谢大家,群么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