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3章 兔球回归

    任云桀把她搂得很紧,声音沙哑道:“玥,对不起。”

    “毛毛,大少爷怎么样了?”欧阳玥既然想起事情,当然要问一下李炎贝,她好像还没把他的针拔下来呢。

    任云桀身体一僵,慢慢地推开她,目光无比幽怨而受伤地看着他,那深褐色的眸子里水光盈动,看得欧阳玥无端的心里一紧。

    “毛毛,我没事,不过你怎么能打大少爷呢。”欧阳玥知道自己是用意识力太过而累晕的,想通也就冷静下来,但她实在不喜欢自己的朋友之间打架。

    “玥,你,你喜欢大少爷,不喜欢我了对吗?”任云桀可怜兮兮地说道。

    欧阳玥一愣后道:“胡说,怎么会呢,我当然喜欢毛毛啊,大少爷这人是不靠谱,但他好歹也是我们朋友,你那一拳太重了,要是他鼻子真被打断了怎么办?”

    “我,我生气。”任云桀抽抽鼻子,一脸可怜的样子,头发乱乱的,嘴巴扁扁的,眸子里还泪光闪闪的,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狗狗。

    “毛毛,生气也不能乱打人啊,他怎么样了?”欧阳玥伸手继续揉乱他的头发,口气已经温柔地无数倍,实在任云桀现在这个样子太萌了,她就是想教育几句也舍不得啊。

    “他没事,可你吓到我了。”任云桀继续扁嘴。

    “好了,我也没事啦。现在几点了?”欧阳玥看看外面皱了皱眉。

    “十二点多了,你肚子饿吗?我煮了肉粥。”任云桀依旧很委屈的样子。

    “好啊,不过你不准扁嘴了。”欧阳玥很无奈地拍拍他脑袋,这家伙也知道装可怜。

    任云桀拉住她的手,然后有点支吾道:“玥,你,你别喜欢李炎贝好不好,他好老的。”

    “毛毛,你,你胡说什么啊,我都说没喜欢他了,他只是我朋友ok?还有,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了,最近奇奇怪怪,我可告诉你,我们年纪都还小,不能早恋!”欧阳玥怎么会到这个时候在察觉不出任云桀的心思,那她上辈子就白活了。

    任云桀顿时憋屈地不说话,看着欧阳玥有点生气的小脸。

    欧阳玥确实有点生气,因为她真得一点也不想谈恋爱,上辈子已经伤她够深了,报仇才是她这辈子最该做的事情,就算要谈恋爱,也必须等自己报了仇,要不然自己万一报仇没报成,反而又被杀,那么对她的另一半来说将会是多么痛苦,何况任云桀虽然现在对她很好,但谁知道他恢复记忆之后又会怎么样呢?她不想再冒险。

    “毛毛,你到底怎么了?”欧阳玥看着他的样子实在很无奈。

    “没什么,反正你不喜欢他就好。”任云桀所完转身就走了,心里有点小郁闷,但总体来说他还是放心了,他也知道她年纪太小了,不就是怕李炎贝这个老男人想吃嫩草吗?

    欧阳玥只能跟在他出去,见客厅里的灯都亮着,徐闵还坐在沙发上打着电脑,让她很惊讶。

    “小玥,你没事吧?”徐闵看到她下来,立刻就停下手中的工作站起来看她,眼睛里有着关心之色。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欧阳玥走过去,发现他的网页上都是中医针灸的百科知识,让她错愕了下,“徐大哥,你看针灸网页干什么啊?”

    “哦,你刚才晕倒,是不是因为针灸耗去你的体力?”徐闵就是在奇怪这个原因。

    欧阳玥一愣后,心里立刻盘算起来,看来徐闵是怀疑自己的,针灸能累晕人那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可自己怎么解释自己晕倒呢?

    “我刚才是被血吓晕的啦,加上我针灸需要高度集中,怕插错了穴位,所以一紧张就晕了过去。”欧阳玥只能这么解释。

    “你晕血?”徐闵嘴角抽了抽。

    “也不算是,但刚才我确实被大少爷的样子吓到了,还以为他这次一定断了鼻子。”欧阳玥扁扁嘴,故意看了看厨房那边。

    任云桀正巧端着香气扑鼻的肉粥出来,听到她的话嘴巴忍不住又扁了起来。

    “医生说你累坏了,把我们三个都吓一跳。”徐闵看看任云桀后再说道。

    “不好意思,吓到你们的,以后我会注意的。”欧阳玥讪讪地笑了笑,然后走向餐桌去喝粥,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免得自己穿帮。

    徐闵眉心微微皱了皱,也没多说,见她看上去精神不错,说了几句就回房睡觉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欧阳玥精神又好了,她自己也感觉很奇怪,昨晚她醒来后一直都觉得体力还是有点问题,但睡了六个小时后,好像完全好了,还感觉精神很充沛。唯一让她遗憾的是自己昨晚没时间解那块铁球的玉石。

    范择文和她一起上学,任云桀是司机,两人一进校门没走多远,就被人忽然窜出来用手机狂照相,范择文一看眼前的几个男同学是不是大一的学生,好像是大三的学长。

    “你们干什么?”欧阳玥冷冷地看着眼前三个男学长。

    “欧阳玥,听说你很清高啊!”其中一个瘦高个子笑得有点鄙视。

    “小玥,我们走吧!”范择文连忙对欧阳玥,还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哎呀,原来是真的,两位在校外同居真让人羡慕啊。”另一个看上去长相还不错的男生笑得有点猥琐。

    “你们胡说什么!走开!我们还要上课!”范择文立刻恼怒道。

    “臭小子,真是好福气,这么清高的冰美人也给你拿下了,不如教教学长怎么把妹妹的。”最后那个牙齿不齐,一颗门牙暴露在外,像兔子牙似的,看着有点好笑。

    “你们不要乱说,到底想干什么?我们没得罪你们吧?”范择文看看欧阳玥俏脸都沉下了,知道她一定很生气,这帮人到底要干什么!

    “确实没得罪我们,不过你们得罪了我们的女神。”瘦个子眼睛一斜,转头看向大榕树那边。

    欧阳玥转头,就看到赵琴琴一身黑裙子站在榕树后,正得意地看着她。

    “那你们想怎么样?”欧阳玥看到赵琴琴才明白怎么回事,看来上次把她压在尸体上的惩罚还不够让她变聪明。

    “也不怎么样,就是想让你过去跟我们女神道歉。”兔子牙男生道。

    “凭什么!”范择文气恼道。

    “不道歉你们又想做什么?”欧阳玥冷笑道。

    长相不错的男人举举手里的手机道:“不道歉的话,你们两个人同居的相片就会全校皆知,而且我图片ps处理的技术不错,能让你们看上去更漂亮点,嘿嘿。”这话明显是话中有话,欧阳玥一想就知道他一定会只取她和范择文的脑袋图案,直接放在一对暧昧的男女身上,再往校园bbs上一传,就算是假的,人家也会信一半,当然自己可以不痛不痒,大学生同居也并不是怎么新鲜事,但被人欺负到头上来却是另一回事。

    范择文怒骂道:“卑鄙,她给你们什么好处,要你们这么帮着他,不知道你们这么做后果是什么吗?”

    “臭小子,都说琴琴是我们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为她做点事自然都是心甘情愿的。”兔子牙笑得得意。

    “女神?我看她是免费给你们玩吧。”欧阳玥这话可谓劲爆,“小心得病,她可是从初中就开始有男人了,对了,还有男同学中梅毒被学校开除的。”

    欧阳玥说得很淡定,一点也不像撒慌,那边的赵琴琴一听,顿时冲上来怒道:“欧阳玥,你他妈别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吗?还是你胡说八道?”欧阳玥目光冷冷地看着她,眼睛里没有一点惧怕,反而身上那股凝聚起来的冷冽之气让赵琴琴有点慌神,她越来越觉得这个欧阳玥不同了,变化大得有点让她无法接受,看她那气质,那光滑的皮肤,清秀无一点斑的脸,怎么能完美到这种地步,好在五官不是很出色,要不然还不成了风云人物。

    三个男人显然被欧阳玥的话吓一跳,心想着赵琴琴难道这么烂?

    “我劝你们别做傻子,到时候得了什么病可不好交代。”欧阳玥继续对三位学长说道。

    “欧阳玥,你含血喷人,你太过分了,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赵琴琴是恼羞成怒,因为欧阳玥的话确实是一半真一半假,而她被说到痛处,自然忍不住就跳脚了。

    “你干什么!”范择文往欧阳玥面前一站,拦住看着要发疯的赵琴琴。

    “喂,你们三个帮我揍他们一顿,回头有你们好处!”赵琴琴立刻对三个学长道。

    三个学长相互看看,然后谁也不动手,面色有点为难。

    “喂,你们不会想过河拆桥吧,就算我不是好女人,你们也别忘了拿了我一人一台笔记本!”赵琴琴怒火冲天。

    原来赵琴琴也是偶然和这三人认识,那时候三人正在校外百货大楼旁边的电子街想买电脑,这三人家境都不太好,买不起贵的,就想买个二手的,而赵琴琴正好去买ipad,走路不小心撞了瘦子一下,然后就熟悉了。

    赵琴琴见他们穷,脑子里想起欧阳玥给她的侮辱,她正愁要找人教训她,所以灵机一动,一边勾引一边利诱,只要他们帮她教训欧阳玥,她就送他们一人一台苹果的笔记本,外加周末带他们出去玩玩,所以三个穷学生在这等美人的慷慨相助下,决定为美人两肋插刀了,不就是教训人吗?这种事学校里多得去了。

    只是这个欧阳玥似乎比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欧阳玥虽然在大一学生耳朵里很出名,但大三那些学生和大一完全打不到一片去,自然就没有那么清楚。

    第一眼给他们的感觉是很清纯秀丽的一个小妹妹,但等他们上前的时候,她身上的淡淡的气息就好像变了,变得冷清中带着一股傲气华贵,在她面前让他们有种惭愧的感觉。

    而现在他们又觉得欧阳玥绝对不是好惹的小妹妹,她那双眼睛里带着的犀利让他们有点心慌,不过毕竟拿人家手短,赵琴琴此话一出,三个男人也只能为了刚到手的苹果笔记本也作秀了。

    兔子牙第一个对着范择文就怒道:“臭小子,想英雄救美啊!给我滚开!”说着就一拳打向范择文的脸。

    范择文这家伙在大家眼中一直是胆小怕事,不爱说话,给人骂几声都不会反驳的小男人,所以大家都觉得他是非常好欺负的,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范择文好歹也是黑老大的弟弟,基本的防身术在九岁那年就开始学习了,所以他忍是一回,但忍不住就是另一回事。

    欧阳玥蹙眉,她几乎每晚都会和任云桀过招,现在可以说自保完全不成问题,所以当这三个被利益、美色熏心的男生动手时,她也只能出手了。

    可三个男人里只有兔子牙先出手,而让她非常意外的是,范择文怒目相对,一把攫住他的拳头,身体一个灵巧得反转,反而把兔子牙的手臂扭翻了过来,疼得兔子牙大叫。

    另外两个一见范择文居然会打架,顿时惊讶之后两人同时冲上去想揍范择文,这个时候欧阳玥不得不出手。

    今天的欧阳玥上身穿得是白色暗花的t恤,下身是干净的淡蓝色长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轻巧的球鞋,很像个高中生。

    见瘦高个冲向范择文,又在她这一边,她立刻飞起一脚,漂亮的长发飘散开来,漫天飞舞,一张小脸冷若冰霜却带着强大的气息。

    “唔!”瘦子想躲,但躲过了肚子部位,却躲不过手臂,所以欧阳玥这快速的一脚直接踹中了他一直胳膊,疼得他闷哼一声,倒退了三步。

    欧阳玥没有追击,而是一拳头横扫另一个打向范择文的长相不错的男生。

    范择文把兔子牙用力一推,兔子牙反折着手臂就被摔倒在地,同时长相不错的男生一拳头已经飞到范择文的胸口。

    “哦!”男人的脑袋被欧阳玥突如其来的一拳打偏了过去,一颗牙齿直接从他嘴里喷了出来,鲜血洒落,点点滴滴,让一旁的赵琴琴吓呆了。

    范哲文一脚踢向面前的男生,这男生可说倒霉之极,疼痛之中膝盖又被踢中,整个人滚倒在地,嗷叫起来。

    “打人了,欧阳玥打人了!”赵琴琴顿时大呼小叫,“出人命了!”

    欧阳玥冷冷地看了赵琴琴一眼,对范择文道:“走吧。”

    范择文也狠狠地瞪了赵琴琴一眼,也不去管地上悲催的三人,直接往校内走去。

    这一场打架事件自然是有学生看到的,所以不到十分钟,校园bbs上就出现了视频和相片,顿时整个中医大都沸腾了。

    不无意外,欧阳玥和范择文很快就被招入校长办公室,但不到十分钟两人就有说有笑地出来,谁也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两人完全没有受到处罚,而在医务室治疗的三名大三男生被召唤进去一个小时都没出来,直到中午才广播点名批评,还扣了学分,让三个男生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被打的是他们,为何只有他们扣学分?

    他们哪里知道校方上级知道这件事后,一看里面有范择文,别人不知道他是谁,但校长可是被范奇森威胁过的,他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和黑社会较量,何况他一直以为范择文是很乖巧的学生,从不惹麻烦,让他们都很放心,想想也知道一定是被人逼急了才会打架;而另一个是欧阳玥,徐闵已经来关照过,不能让她少一根汗毛,出入自由,要不然中医大就不用存在了,那可是身份比他高了不知道多少级别,他的话他敢怀疑吗?

    所以范择文和欧阳玥被叫去校长室关上门后,校长还斟茶讨好,别让事件扩大,影响校方声誉,而范择文和欧阳玥本来就不想惹事,既然校长这么客气,他们何乐而不为。

    赵琴琴知道事情结果后,气得砸掉了她刚买不久的新ipad,她就是想不明白,欧阳玥为何这么好运,连个处分都没有?而她的照片被人丑化地放在bbs上,说她是嫉妒欧阳玥所以才贿赂男生教训欧阳玥的。

    不一会,教导主任就来请她去校长室了,赵琴琴心里害怕连忙说这不管她的事,同时打电话给她爸爸哭诉求救。

    下午三点,赵琴琴哭哭啼啼地从校长室出来,因为三个男生已经招供是受赵琴琴指使,所以校长为了避免发生类似事件,就想开除赵琴琴,但赵琴琴当初能进这所学校,她老爸可是给学校捐了五百万,所以一时间校长也很为难,但比起范择文和欧阳玥,他到是宁愿得罪做小人的。

    赵琴琴的爸爸没有赶到,但他的秘书正好在s市,所以来求情,最后又捐了一百万才算保住了赵琴琴的学籍,但校长严肃警告她,这是高等学府,不再允许犯这种错误,赵琴琴虽然委屈,但也只能应下,心里却更恨欧阳玥,凭什么她就不用处罚?当然校长是不会说出范择文和欧阳玥的身份的,这年头比得是后台啊。

    赵琴琴从校长室出来就是想不明白,和她爸爸的秘书说了欧阳玥欺负她的事情,自然是添油加醋的,秘书又添油加醋地把事情说给她爸爸听,结果那边的赵暴发户愤怒了,让女儿安心上学,这事让他为女儿出气。赵琴琴这才露出笑脸,这次看欧阳玥还怎么嚣张。

    欧阳玥和范择文一放学就回家,看到李炎贝那红肿青紫的鼻子完全破坏了他那张妖孽的脸,但确实很有喜感,所以她只能憋着笑。

    范择文一回家后就钻进房间里,开始研究他的作品,欧阳玥中途给他针灸了一回后,自己回到房间开始用小型的切割机开始切割她那块方形玉料。

    房门是关上的,任云桀来敲门,欧阳玥都推迟掉,只让他吃饭在叫她。

    任云桀以为她累想休息,也就不去打扰,他今天把别墅的门窗保安系统全部更换掉,也是累得够呛。

    徐闵则是去买了六个保险柜来,一个最大的放在地下室,其他的是小的,每人房间一个,启动的是指纹锁,所以很安全。

    李炎贝今日的任务就是把那块血翡解了出来,有一个碗那么大,然后他就在电脑上找各种雕刻图案给范择文参考,这件物品他们不想全部做成首饰,而是想雕刻成摆件,那绝对价值更高,余下的边角料都足够做一套首饰的了。

    第二块毛料本来任云桀在解,但因为他忙保全的事情所以延迟到今晚。

    晚饭后,欧阳玥还是很快就回到了房间,四个男人都很奇怪,范择文很乖巧地去雕刻他的作品,另外三个男人则下地下室,准备把最后两块都解出来。

    “你们说这块里面是什么?我们来打赌怎么样?”李炎贝看着任云桀解一半的毛料道。

    “这都快露出玉肉来了,还打赌,我看着应该绿色的。”徐闵凑过去看看,其实没有全完擦开,但里面有点亮度透出来,只有磨砂皮一擦就能见绿。

    “我猜一定不是绿色的。”李炎贝很得意道。

    “为什么?”任云桀看看他,对于他的鼻子,他还是很想笑的,虽然自己是重手了点,但也叫这家伙以后不能乱来。

    “小玥玥那么神秘又那么兴奋,要是绿色她就不会那么表现了。”李炎贝很自信道。

    任云桀立刻鄙视地扁扁嘴,然后拿起磨砂皮。

    “等等,赌不赌啊?”李炎贝拦住他。

    “你哪次赌是赢的?别输了又要兔子跳。”徐闵笑起来。

    李炎贝咬牙切齿道:“我就是要报仇!赌还是不赌!”

    “好,怎么赌,赌什么?”任云桀也笑着。

    “就赌里面是什么颜色,什么品种的翡翠,赌什么嘛,我赢了以后你们不能打我,还有我可以自由追求小玥玥,大家公平竞争!”李炎贝要给自己保障。

    任云桀全身气息又冷了。

    “那你输了呢?”徐闵则还在笑。

    “你们说好了!”李炎贝很有信心地看了那透亮的翡翠皮。

    “输了你就放弃对小玥玥的歪念!”任云桀恨恨道。

    “好!”李炎贝想了想后点头。

    徐闵一愣,这家伙好像很有把握,不禁看看任云桀挑了下眉。

    “赌!我说里面是帝王绿玻璃种。”任云桀先道,因为他觉得表面确实感觉是绿色的,而只有这么好的品种才会让欧阳玥开心。

    “你呢?”李炎贝问徐闵。

    “我不懂这些,跟云桀好了。”徐闵耸耸肩,反正公平竞争对他有利,吃亏的只是任云桀。

    “好,我猜是蓝翡,玻璃种!”李炎贝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解吧!”任云桀一愣后,开始擦最薄的那一层。

    徐闵看看李炎贝道:“你好像很有把握。”

    “那是,我好歹也在这一行那么多年了,虽然赌石有点背,但都已经放在面前的,自信还是有点的。”李炎贝笑得得意,只是加上那鼻子有点恐怖。

    任云桀慢慢地擦,已经见到里面的玉肉,但一下子还真看不出是绿还是蓝色,只能擦大一点,用清水一拨,用手电筒一照,任云桀的面色难看了。

    那是一种晶莹剔透的净蓝之色,纯净明亮,宛如的天空,深沉温和,又像是大海,一看就知道是玻璃种。

    “好漂亮啊,看来我赢了,哈哈,以后你们不能打我!还要公平竞争!”李炎贝兴奋无比。

    任云桀没有说话,只是又开始解石,慢慢地把整一块都解了出来,在清水中一过,灯光下一方,蓝得透心凉。

    “蓝翡虽然看上去漂亮,但实际上在市场并不热,比不过红翡、黄翡这些,不过这块很纯净,日本和台湾是非常喜欢这种纯净的蓝翡的,所以价值也不会低,各头够大,雕刻成大摆件,应该价值在一亿左右。”李炎贝看着有一个脑袋那么大的一块蓝翡深深地吸口气,他现在是一点也不怀疑欧阳玥赌石的能力。

    徐闵微微皱眉,解了两块都是极品,这小玥的赌石眼光是不是太毒了,她到底凭借的是什么呢?

    “这块好像也是红翡,但小玥玥是二亿一千万买回来的,你们说她既然买了那块血翡,为何非要买这块这么贵的?血翡可是在红翡最宝贵的了。”李炎贝摸着下巴,看着最大最扁平的那块,上面小窗口看得到淡淡的粉红色。

    “只能说这里面一定还要好东西。”徐闵立刻说道。

    任云桀也同意这个观点直接走过去说:“解开看看就知道了,二亿多,当时我都冒汗了。”

    李炎贝笑起来道:“你对小玥玥不相信?”

    任云桀冷冷地横他一眼道:“不是这个问题,是二亿一千万买块石头,怎么也是疯狂的。”

    “这话不错,我就觉得赌石的人都是疯子。”徐闵好笑道。

    “一刀穷一刀富,多少人为了这个弄得家破人亡。”李炎贝也感叹,“但不得不说,赌石有着它独特的魅力,才会有人前仆后继。”

    任云桀翻白眼,直接切石,很快切面处淡淡的粉红,果然是红翡,冰种水头,看不出其他。

    “不会吧,这里面要全是冰种红翡,这块可要亏死了,快切另一面看看。”李炎贝心急道。

    任云桀也心急,开始跳过两侧面,直接切后面那刀。

    一刀下去干净利落,切面处露出灰灰的颜色,李炎贝迫不急待地把水泼上去,三个脑袋凑过去一看。

    “紫色!好浓郁的紫色!”任云桀惊喜地叫道。

    “那叫紫罗兰色,是紫色中最漂亮的,原来这块是双色翡翠,那这个成本就值了。”李炎贝松口气,看着那褶褶生辉的紫色欣喜无比,那浓艳的紫色就像春末夏初盛开的紫罗兰花,赏心悦目。

    徐闵皱皱眉道:“双色只能回本,那会不会是三色?”他隐隐中觉得欧阳玥不会买不赚钱的毛料,何况是这么大的。

    “很有可能,要再出黄色,那就是福禄寿中的桃园三结义啊,价值就大大增加,赚一个亿绝对没有问题。”李炎贝又兴奋起来,“先解旁边,要是三色,就一定夹在两色之间。”

    任云桀也是这么想,解石机又开始发动起来,当这个切面出来的时候,三人都呆住了,果然是三色,红黄紫,中间的黄色宛如是黄金般的色泽,晶体细腻光泽,浓郁的黄色让人感觉无比尊贵。

    “果然是福绿寿!”李炎贝声音淡淡地道,完全和刚才的兴奋不同,好像是刺激后恢复平静的感觉。

    徐闵的下巴收缩了一下,双目盯着那三种绝美的颜色,这个小女人果然有问题。

    任云桀不说话,只是更加卖力地把整一块解出来,而李炎贝已经跑去电脑前查看历来福绿寿翡翠的雕刻摆件,心想若是用三色雕刻去参加世界雕刻大赛,也不会失礼人了,起码已经超越了李禄的那块帝王绿。

    整一块出来大约是一个半米高,四十厘米长,三十厘米宽的不规则体,但个头实在不小,李炎贝估计一下起码在五亿之上。

    房间里的欧阳玥其实是看到下面的情况的,嘴角微微一勾,她早知道结果,但看着三个男人那被吓呆的样子还是很得意,只是徐大哥的面色有点古怪,他大概是想不通自己为何眼光这么准吧,欧阳玥哑然一笑,说直觉他不知道还信不信,就算不信,他也没办法证明她有透视眼吧,嘿嘿。

    手上的正方形已经被她解开,为了能多留一些外面的冰种翠绿,她也是不想浪费,切割得很细心,慢慢露出里面一层白白的东西,在她透视的时候就是这层白白的东西让她不能透视进去,而里面是不是铁球也只是她自己的想法。

    白色的东西不是翡翠,有点像棉絮,正在欧阳玥想去碰触的时候,白色的东西缓缓上升,最后慢慢消散,原来是凝聚的白雾团。欧阳玥感觉无比惊奇,低头一看,里面确实是个球,但这一次的球却不是黑色的铁球,而是一个白色的球,欧阳玥拿出来一看,白球很光滑,就像翡翠的感觉,上面有一只暗纹的兔子图形,而里面透视进去是什么都看不到。

    兔子图案很可爱,这让她记起上次那个铁球上是只猛虎,难道这些球上面都是动物不成?欧阳玥看看自己的手链,上面已经是三颗,第三课是老虎,第四颗是兔子,那么是不是说第一颗就是老鼠,第二颗就是牛,这十二颗其实就是十二生肖呢?

    这个想法让欧阳玥惊讶,但却是越来越觉得有可能,那是不是意味着第五颗是龙?

    欧阳玥把手链拿下来,上次错过了铁球镶嵌的入手链的过程,这一次她怎么都得看看奇迹是怎么发生的。

    但她盯了很久,就是没见白球变小,手链也没任何变化,而自己到差点成了斗鸡眼。

    敲门声响起,欧阳玥连忙把东西藏好,去开门,任云桀让她下去看解出来的翡翠,欧阳玥嘴角勾笑地跟着去。

    范择文也已经跟出来,看着那三块翡翠都已经成呆愣样子,一张嘴都张得老大,那样子傻傻的,很可爱。

    “小文,你也不用这么惊奇啊,以后有得是好翡翠。”李炎贝笑得妖魅道。

    范择文这才脸红地低下头,立刻又拿起那福绿寿三色翡翠观察起来,嘴里喃喃自语,真是太美了。

    “小文,用这块雕刻参加世界雕刻大赛怎么样?”李炎贝道。

    范择文目光一亮,然后看看欧阳玥道:“还是小玥说了算吧。”

    欧阳玥看到那三块漂亮的翡翠也做出惊喜样道:“哇,真得好漂亮,我没想到是这么好的呢。”

    徐闵嘴角抽了抽,任云桀则露出笑容道:“玥,这三块赚不少。”

    “嘿嘿,那是,我还很穷啊,小文,等这次去了缅甸回来,我们再决定用哪块参赛,也许能遇上更好的呢。”欧阳玥也是这么想的。

    “好,那这些你都要雕刻成什么?”范择文目光闪闪地看着他。

    “慢慢来,你觉得什么好看,等图纸出来我们商量好了。”欧阳玥也不想他一下子太累了。

    范择文立马高兴地点点头。

    夜晚一点,欧阳玥还在盯着那白色的球,她已经观察过了,这个球的材料她都叫不出来是什么,光滑细腻,让她感觉就像玉,但似乎又和玉有点不同的触摸感,让她很迷惑,但这次她不想让任何人再研究这个了。

    等了大半夜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欧阳玥实在顶不住瞌睡虫的召唤,沉沉睡去。

    而她睡着不久,白色的球体就慢慢地发出柔和的光芒,连带旁边的手链也发出银光来,其他三颗珠子无声而快速地转动起来,两种银光快速蔓延,连接在一起,白色的球体缓缓上升,银光在房间里慢慢扩散,这时候,球体里面似乎有东西钻了出来,在银光中形成一只漂亮可爱的玉兔,似乎还会蹦蹦跳跳地,然后慢慢收缩,再收缩,没入白球中,白球也慢慢缩小,飞向手链,终于成为一小圆珠镶嵌入手链的第四个花芯中,转动继续,银光越来越柔和,笼罩住欧阳玥整个身体,久久不休。

    第二天,欧阳玥是在敲门声中被惊喜的。

    “小玥,你今天不去上学了吗?”任云桀的声音。

    “啊,上啊,我睡过头了,马上起来!”欧阳玥急忙跳起来,目光接触道枕头边的手链时一愣,白球又不见了,第一时间看手链,毫无意外的,第四朵花已经找到了花心,整条手链都变得晶莹,但却不再是崭新的银色感觉,而是有点柔柔的白色,没有那么显然,但细看却更加得精致漂亮。

    欧阳玥郁闷,自己盯了一晚上都没看到珠子回归过程,似乎是有意等她睡着似的,真是古怪,直接戴上手链,立刻凝目扫射。

    不无意外,果然透视的范围又远了,眼前慢慢褪去墙壁,像平面图一般铺开,远远就能到人工湖边有一对花白头发的老人正在漫步。

    转头,看向客厅,范择文正在下面吃早餐,徐闵在看报纸,李炎贝和任云桀都不在。

    目光又看向隔壁任云桀的房间,这一看,她立刻后悔,任云桀这家伙正在换衣服,穿了一条豹纹三角裤站在衣柜前看来看去,那翘翘的臀让欧阳玥脸都红了,连忙越过他继续看前面,退去墙壁的钢筋水泥,看到李炎贝还睡在床上,床头放在那块漂亮的血翡,欧阳玥嘴角抽了抽,这家伙对红色真得是情有独钟,那不如这块血翡雕刻下来的边料给他打一个挂件好了。

    再看床上的李炎贝是趴着睡觉的,一头乱发盖着他大半个脸,鼻子还是青肿的,薄唇微开,似乎睡着很熟,让欧阳玥笑了笑,收回视线,就看到任云桀已经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欧阳玥赶紧跑进洗手间洗漱,当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感觉有点不一样,但却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了,似乎又漂亮了点,欧阳玥耸耸肩,这手链还真有美容作用。

    换上一套淡蓝色的长裙,头发扎成公主辫子,脸颊边留下弯曲的两缕,让自己看上去更加有点女人味,满意地照完镜子下楼。

    “小玥,你们快要迟到了!”徐闵看到人影,淡淡地抬眸说了声,然后看着楼梯上走下来的清秀佳人目光收不回去了。

    任云桀刚从厨房端粥出来,而范择文是听到徐闵的声音才转头过来,两人看到欧阳玥的感觉和徐闵是一样的。

    “怎么啦?我今天很奇怪吗?你们三个什么眼光?”欧阳玥好笑地看到他们惊艳的目光。

    “小玥又变漂亮了。”徐闵第一个回声,笑意盈盈道,内心则奇怪,欧阳玥整个人似乎都在慢慢改变着,外表、气质,是越来越美,之前若是说看上去清秀淡然,现在居然青涩之中显露出一些女人味来,而且她的五官好像也有点略微的不同,更显精致,这实在有点不正常。

    范择文面色一红,回头吃早餐,而任云桀就是直直地看着欧阳玥缓缓地走到他面前。

    “毛毛,我变漂亮了吗?”欧阳玥看他不说话,直接伸手揉乱他整齐的头发。

    ------题外话------

    老香感冒,月票又下来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