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2章 争风吃醋

    “徐闵!”徐闵很正经地说道。

    “周龙的铁哥们。”欧阳玥加了一句。

    范奇森顿时觉得头大道:“就算是周队他也不管我们黑帮之间的拼斗,很多东西不是你想不做就能不做的,难道你家被人欺上门,死了人,你还坐着吃饭不理睬?”

    “你!”徐闵被激得说不出话来。

    “哥,徐大哥是好意!”范择文连忙道,“徐大哥,对不起,我哥就是这样的,你别往心里去。”

    徐闵见他焦急,立刻吐口气,看着范奇森道:“你说得我也知道,这个社会还是有潜规则的,不过能不能不拢民,你公然去砍人,去吓坏群众的!”

    “这你放心,我没那么笨,不想黑社会拢民其实很简单,你让周队直接把‘日东新’的窝端了,以后s市绝对太平。”范奇森冷笑一声。

    “你们是不是抢地盘啊?”欧阳玥轻问道,“我还以为s市就你一个黑老大呢。”

    “那畜生也算老大?以前是我的人,后来嫌我不提拔他就单干,本来我觉得大家也算曾经出生入死,既然他要单干,我也就让他做了浦东区的头,结果他越来越嚣张,手下兄弟也越来越多,我是一直看在当初的情面上忍着,但现在他摆明是要我这老大位置,你说我还能睡得着吗?刚才死了两个兄弟,你们都听到了?若我这个做老大的,连自己兄弟的仇都不报,我还不如去跳黄浦江了。”范奇森一口气说了一大串。

    大家都没了声音,黑社会那点事情大家都知道的,也只能他们私了,警察不会插手,就让他们黑吃黑好了,也节约纳税人的钱。

    “这次我一定要彻底解决,要不然以后就更乱,对了,小文,你要注意安全,让阿城他们跟着你,哥什么都不怕,就怕你出事。”范奇森看着范择文露出宠爱担心之色。

    “那你不是把我们拉下水?”任云桀面色一变。

    “毛毛。”欧阳玥连忙阻止,“是我叫小文来的,我想他住在我这里应该没人知道的。”

    “玥,这太冒险了,据我了解,日东新在浦东的势力不容小觑,就算今晚他被砍死,谁保证他的手下个个都被砍死,万一他们要报仇呢?范择文是范老大的致命点,不行!我不同意请他来雕刻!”任云桀难得地严肃,因为他赌不起。

    范择文立刻面色苍白,眼睛都红了,看看范奇森。

    “确实有点危险。”李炎贝面色沉重地点点头,不是他自私,黑社会啊,不是开玩笑的。

    徐闵则皱眉没有说话,看了看范择文,他也有点纠结。

    “哎呀,小文是学生,他又不是黑社会,不们道上也有规矩吧,祸不及亲友,应该没事吧?”欧阳玥有点讪笑,心里也感觉好像有点冒险。

    “玥,当一个人走投无路的时候,还在乎规矩吗?”任云桀苦笑地看着欧阳玥。

    “我,我还是不过来了。”范择文忽然站了起来,黑色的大眼睛里已经有点雾气,“哥,我们回去吧,我不想连累朋友。”

    欧阳玥连忙站起来道:“小文,你别这样,毛毛只是担心我,我相信没事的,谁知道你住我这呢,还有,都说是朋友了,我就不怕连累。”说完对任云桀使了个眼色。

    “小玥,任少爷说得不错,万一出事,我会恨自己的,我看我还是回去,等我哥解决了日东新,我再来好了。”范择文到确实感觉自己不能连累别人,欧阳玥对他那么好,万一真出点什么事,他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小文说得也有道理,那就等我解决这件事吧。”范奇森也皱眉。

    李炎贝道:“那也得吃完饭再说,小文,你先坐下吃饭吧。”李炎贝看着范择文有点可怜,他看得出来这个小男人很想住下来。

    “就是,先吃饭,不说这些了。”欧阳玥皱眉,把范择文拉着坐下来。

    范择文低下头吃饭,一下子餐桌上有点诡异的安静,大家都看着范择文,发现他脑袋是越低越下,都快到饭碗里去了。

    “小文,吃菜啊。”欧阳玥夹块猪脚给他,看他那样子,她心里也难过,她把范择文当弟弟看待,何况这家伙真的挺可怜的。

    “谢谢。”范择文没有抬头,但声音却很沙哑。

    欧阳玥立刻看向范奇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不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徐闵忽然拿出餐巾纸递给范择文,范择文伸手接了,但还是不抬头。

    “小文。”范奇森也很难受,他也不想这样,可是他不得不考虑他的安全,而且欧阳玥他们都无辜,确实没理由把他们拖下水。

    范择文擦了擦眼睛后抬起头来,大眼睛都是红彤彤的,然后开始又吃起饭来。

    徐闵忽然道:“让他住下吧,我来保护他,不过我只能住半个月,所以半个月内,你最好搞定日东新。”徐闵看向范奇森严肃道。

    大家都看向徐闵,任云桀皱眉道:“你保护他?我是说玥,他会连累玥的。”

    “小玥由你保护啊,难道你这点信心都没有?”徐闵好笑道。

    任云桀顿时无话说了,目光冷冷地瞪了徐闵一眼,这家伙这么好心?

    “对呀,其实也许并没有我们想得那么严重啦,而且我们马上去缅甸了,没事的。”欧阳玥一听乐了,她也知道也许倒霉起来还真会有晦气,不过范择文实在很可怜,既然是朋友,自己难道这点诚意都没有就嫌弃他,那还交什么朋友?何况她的公司确实需要这种雕刻人才。

    “你们几人去缅甸?”范奇森皱眉道,其实他看着范择文这样子,也很心疼。

    “我和毛毛,小文,徐大哥也去吗?”欧阳玥先看徐闵。

    “嗯,想去看你怎么挑毛料。”徐闵微微一笑,目光中流动温柔,被范奇森捕获,顿时把他这个大男人吓一跳,不会吧,这大家伙难道想老牛吃嫩草?那个任云桀难道没看出来,这小子有点迟钝啊。任云桀要知道范奇森骂他迟钝一定吐血不可,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他一直觉得徐闵很像是欧阳玥的哥哥,两人年纪都差九岁了,所以他压根就没往男女方面想,而李炎贝他防范得紧得多。

    “大少爷,你呢?”欧阳玥又看看李炎贝。

    “我也想去,反正公司已经初步搞定,现在就是要出产品的问题,我也趁机去看看。”李炎贝自然想去的。

    “那就是五人。范老大,你直升机能坐下吗?”欧阳玥有点怀疑。

    范奇森点点头道:“五人有点挤不过还是可以的。”说完看向范择文,范择文还是眼睛红红的,只是目光看着欧阳玥,眼睛里流动着莫名的光芒。

    “没关系,坐得下就行,徐大哥,你签证都办好了吗?”欧阳玥又问徐闵。

    “你和云桀的都办好了,你们两个明日一定要拿护照给我,要不然时间来不及。”徐闵对李炎贝和范择文道。

    “你本事不小啊,一般签证起码一个星期,你就一天搞定?”范奇森惊讶了。

    “我是周队的铁哥们。”徐闵很轻松地回答一句,他当然不能告诉他,要是自己出任务,一个小时就能出任何国家的签证了。

    “咳咳咳。”范奇森差点被汤呛到,心想欧阳玥身边的男人一个都不简单,还真是个令他费解的事情,这女人年纪又小,清秀有余,艳丽不足,到底哪里吸引这些男人了?自己还是比较喜欢身材火辣的尤物,虽然只是玩玩,也得有点肉感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后天去缅甸,小文就住这里,我们会照顾他的,你快点把事情办好,我们都安全。”欧阳玥笑起来,“小文,不用担心了。”

    “谢谢你。”范择文心里很感动,看看大家。

    “不用谢,我们也需要你啊,你以后可是我们的御用雕刻师呢,我们得把你当佛一样供着。”欧阳玥高兴道。

    “这话到是不错,小文的雕刻手艺是我见过最美的。”范奇森夸奖道,“所以我想他参加那个翡翠雕刻大赛。”

    “对哦,我们也可以参加的。”欧阳玥兴奋道。

    “小玥玥,那是要著名的珠宝公司,我们还只是新公司,可能有点困难。”李炎贝苦笑起来。

    “不是要收购耀诚珠宝吗?那就可以了。”徐闵挑下眉道。

    “那到是,只是我打过电话给宁总了,他是有意想卖给我爸的,然后我就说让小玥玥给你看看,他很高兴,但若是成,他也希望我们能把钱一次付清。”李炎贝还没说这事。

    “要多少钱?”欧阳玥紧张道。

    “十亿。”李炎贝苦笑。

    “十亿?”欧阳玥声音都尖锐起来。

    “人家好歹也是几十年的公司,老牌子了。”李炎贝道。

    “我又不要他的牌子,十亿也太贵了,我买不起,现在剩下钱就不多,还要买毛料的,而且买回来也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卖掉啊。”欧阳玥郁闷道。

    “要不让范老大投资点?”徐闵忽然看着范奇森淡淡地笑了。

    范奇森一愣,目光眯了眯道:“卖掉李禄的股份就有四亿了,我就不信你们没别的钱。”李禄股份现在回涨,三亿五千万已经能卖出四亿了。

    “那你不想你弟弟参加翡翠雕刻大赛吗?”徐闵是胸有成竹,欧阳玥嘴角微微勾了勾,徐闵这家伙绝对也是个腹黑的娃子。

    范择文看看范奇森道:“哥,你还有闲钱吗?”

    范奇森看着他那双期待的眼睛道:“有是有,不过?”

    “别不过了,先借给我们好吗?我相信只要这次缅甸买回好点的毛料,等我雕刻好卖出去,肯定马上就能还你,你看看那块,一个镯子就有可能上亿了。”范择文很有信心。

    范奇森郁闷,这弟弟自己养了这么多年,怎么胳膊这么快就往外拐啊,虽然他是不怕他们会赖账,但被他们这么合计,心里还是很郁闷的,特别自己弟弟还帮外人,他感觉有点凄凉。

    “对哦,这主意不错,范老大,你这么有钱,先借点吧?你不会怕我不还你吧?”欧阳玥也笑起来,她相信很快就能赚回来。

    “咳咳咳,你这女人,给我弟弟吃啥**汤了,让他尽帮着你。”范奇森有点哭笑。

    “哥!你胡说什么,我只是很想参加那个翡翠雕刻大赛,听说意大利的艾丕尔也会参加的,我一定要和他比试比试。”范择文来劲了。

    “艾丕尔是谁?”欧阳玥很无知地问道。

    “国际最著名的珠宝雕刻大师,获得无数次大奖,我很崇拜他,我家里有很多他雕刻的图册,明天拿给你看。”范择文高兴道。

    “真的,那你能和他比,一定很厉害了。”欧阳玥不吝啬地表扬他。

    “啊,没,没有啦,我,我。”范择文是面红耳赤害羞了。

    “怎么就不能比,我觉得你不比他差!好!我借钱!一定要小文参加这个比赛,看看到底谁厉害!”范奇森立刻就决定了,那气魄实在很帅,至少欧阳玥是这么认为的,六个亿啊,说借就借,哎,自己还是穷啊。

    “太好了,谢谢你范老大,比赛包在我身上,这次去缅甸一定找块大一点的好料,给小文好好发挥!”欧阳玥打定主意,要知道一旦范择文成名,那么她的公司可是会立刻水涨船高。

    范择文很感谢地看着范奇森道:“哥,谢谢你。”

    范奇森露出宠爱的笑容道:“用心做吧,哥相信你行的,就是别太累了,对了,你现在心脏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小玥帮我针灸两次了。”范择文看看欧阳玥,“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把我的心脏包起来一样,很软很舒服。”

    欧阳玥一愣,这家伙居然能感受到那团青木灵气。

    徐闵笑道:“小玥的针灸确实很厉害,我看老中医都没你那么神,我肩膀都差不多好了,真是谢谢你。”

    “徐大哥,说什么谢啊,你帮我的还少吗?”欧阳玥不太好意思,俏脸有点红。

    “那个,小玥玥,我这几天肩膀好酸好痛,你能不能帮我针灸几下啊~。”李炎贝伸手敲自己肩膀,妖孽的俊脸露出一副痛苦的模样。

    “我来!”任云桀立刻冷冷地看向他,这死妖孽,又想耍花枪亲近玥了。

    欧阳玥却很认真地看看李炎贝道:“真的肩膀酸痛?那我等下帮你针灸几下。”欧阳玥想她和任云桀去瀛洲公盘,李炎贝筹备公司一定很辛苦。

    “嗯嗯,真的酸痛,我每天都要整理资料、填资料,还要做饭给他吃,累死了。”李炎贝立刻嘟嘟嘴,然后给任云桀一个鄙视的目光,让任云桀的气息更冷了。

    “咳咳咳,那个小玥,我的肩膀还需要再针灸吗?”徐闵边吃边说,好像很随意,但在李炎贝和范奇森的眼睛里,都觉得这家伙很装。

    “等下我也帮你看看吧,顺便小文今天也治疗一次。”欧阳玥决定道,“大家快吃吧,晚上还要解毛料呢,你们就不想看看那三块里面有什么翡翠吗?”欧阳玥笑得有点狡猾。

    范择文立刻猜道:“是极品的吗?”

    “小玥玥挑得一定是极品。”李炎贝立刻拍马屁。

    范奇森一愣道:“这么厉害?半赌还是全赌?”

    “自然是全赌,半赌底价太高了。”李炎贝继续道。

    范奇森惊讶地看着欧阳玥道:“你这么厉害?难道能看到翡翠里面的东西?”

    “哥!神仙难断玉啊!翡翠内部是任何机器都无法透视的,你说小玥能看到吗?赌石赌石就是一个赌字,不过我相信小玥一定很有经验,听说只看毛料的表相,很多高手就能知道里面是什么货色,就像缅甸的翡翠王,听说个个都赌涨的。”范择文显然都成了专家了。

    “小文,你今晚话真多啊,你跟哥哥一个月都没这么多话?”范奇森心里郁闷。

    范择文面色一红道:“那,那是因为我喜欢翡翠。”说完就低下头不说话了。

    “范老大,你真是的,小文活泼点不好吗?我想是你以前都不知道他的兴趣爱好,你自己又忙,你们没有功夫沟通罢了,我看以后住我这里,对他性格都有好处。”欧阳玥白了范奇森一眼。

    范奇森老脸有点发热,自己居然被个小姑娘教训了一顿,问题他还不好反驳。

    “咳咳咳,缅甸有我的朋友,你们要不要我给你们打个招呼?”范奇森转移话题。

    “好!”任云桀先回答,然后看看欧阳玥,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破事出现,有人罩着总安全点。

    徐闵俊脸有点抽搐地看看任云桀,这家伙实在是有点厚脸皮,不过他很清楚任云桀做得任何决定都是对欧阳玥有利的。

    “嗯,我明日会帮你们联系好,那样直升机就不用去缅甸机场,直接去我朋友的私人庄园。”范奇森挑眉,看看任云桀,心想这家伙是怕小文连累他们。

    “你朋友是什么人?”徐闵询问道。

    “咳咳咳,缅甸这地方乱得很,最厉害的就是军方,我朋友就是那里的一个将军,不过比黑社会还蛮横,你们也不用担心,他人很仗义的。”范奇森笑笑。

    “你怎么认识缅甸军方的?不会是去金三角贩毒吧?”徐闵眉心紧皱,那块区域乱得程度让人无法想像,要知道那里不仅有金三角,更有世界独一无二的翡翠矿,有野心的人都想去发财,而且边境又是三不管地段,真正的枪杆子里出政权。

    范奇森面色立刻沉下道:“我说周队的朋友,我虽然是黑社会,但现在已经漂白了,贩毒这事我不做的!”

    “漂白?今晚还砍人?”徐闵摆明讽刺。

    “你他妈的是不是欠揍!”范奇森本来脾气就不好,被徐闵激了两次顿时怒火上升。

    “哥!”范择文连忙站起来叫道。

    徐闵的面色也阴沉得恐怖,欧阳玥一看不对,连忙道:“要打架到外面去,我这里可是新房子,还有,你们谁受伤我都不会给你们治病!”

    徐闵目光看向她气呼呼的小脸,阴冷的面色慢慢缓和起来,他对毒枭有着一种无比憎恨的情绪。

    任云桀挑挑眉道:“不用去外面,三楼的健身房就可以了。”说完嘴角微勾,一脸无辜,摆明是幸灾乐祸,引来范择文的鄙视。

    “哥,你不是还有事吗?先回去吧,等下叫人把我的东西送过来,我今晚就不回去了。”范择文连忙道,今晚他哥哥一定去外面砍人,自己一个人在家会担惊受怕的。

    范奇森怒瞪徐闵,狠狠地吸了口气道:“老子不跟你们这帮自以为是的君子计较!欧阳玥,你把账号给我,我明日让人打六亿给你,这饭很难吃,老子先走了。”说完就站起来转身走向大门。

    “范老大,那就谢谢你了!”欧阳玥笑了。

    范奇森转过神来看着她,目光犀利,口气阴冷道:“我说到做到,我希望你也一样!”说完看了看范择文就走了。

    门口八个黑衣人立刻叫了声老大,两辆黑色的大奔直接消失在黑暗中。

    “徐大哥,我哥这人就是脾气差点,你别和他计较。”范择文看看不说话的徐闵。

    任云桀转头看看徐闵道:“干什么刺激他?”

    徐闵凝思一下后挑挑眉道:“想活动下筋骨。”

    欧阳玥看着他想吐血,而李炎贝则翻了个白眼,他有点受刺激了,他们是能打,问题要真得罪了范奇森,第一个死的肯定是他这个可怜的大少爷。

    “徐大哥,要活动筋骨对吧,你洗完好了,洗碗对你的肩膀绝对有好处!”欧阳玥没好气道。

    “好。”徐闵点点头,然后夹了块肉放进欧阳玥的碗里,自己又很正常地吃起来。

    欧阳玥嘴角抽了抽,看来自己还是不了解这个大男人。

    饭后,徐闵果然去洗碗了,让李炎贝恨得牙痒痒,原来前几天这家伙都是骗他的。

    欧阳玥带着范择文上楼挑了个房间,在徐闵房间的旁边,这样一来,二楼就剩一个空房间,欧阳玥和任云桀住左边,徐闵和李炎贝、范择文住右边,中间正好空一个房。

    范择文很高兴地打电话叫阿城帮他收拾那边的东西,欧阳玥则下楼拿出了银针,走向倒在沙发上的李炎贝。

    “毛毛,你不是还要查资料吗?”欧阳玥见任云桀也坐在一边沙发上不禁询问道。

    “晚点再查,不急。”任云桀面色阴沉地盯着李炎贝。

    “哦。”欧阳玥点点头,坐在李炎贝身边道,“大少爷,你坐好。到底哪里酸疼了,指给我看看。”欧阳玥虽然这么说,但自己已经透视进去。

    “小玥玥,我其实全身都酸疼,人又累。”李炎贝风骚地往她身上靠了靠。

    “把衣服脱了,趴好。”欧阳玥推开他这只妖孽没好气道,不过她确实看得出他肩膀部位的肌肉有点僵硬,而且脖子脊椎似乎也有点问题,这是长期起来坐着工作的后遗症。

    “哦,你轻点啊,我怕疼的。”李炎贝把短袖脱下,露出他奶白色的皮肤,让欧阳玥嘴角抽了抽,这大少爷还真是细皮嫩肉的。

    “针灸不疼的。”欧阳玥有点无语,目光透视过他肩膀后,就直接下针。

    “啊!”李炎贝大叫起来。

    “我还没开始呢,你鬼叫什么啊!”欧阳玥被他吓的手一抖,这针都没下去。

    “没有吗?为什么我感觉疼啊?”李炎贝一脸尴尬,目光看看任云桀,而任云桀阴森森地看着他,好像在警告他,要想耍花样,就直接剁了他。

    “你别紧张,真不疼,比起毛毛打你一拳可轻多了。”欧阳玥无奈道。

    李炎贝一想起这个就面色难看,一双秋水凤目顿时也狠狠地盯向任云桀。

    任云桀手臂一动,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小刀来,那阴森森的银光吓得李炎贝鼻尖出汗。

    “毛毛,你上去吧,你在这里,这家伙的肌肉都不放松。”欧阳玥看向任云桀,这家伙这是干什么?难道怕李炎贝欺负自己不成,她越来越发现毛毛最近似乎有点反常。

    “臭小子,快走开啦。”李炎贝也叫道,“在家玩刀,你有病啊。”

    “我屑苹果。”任云桀才不走,而是自在地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开始用飞刀屑起来,欧阳玥古怪地看看他。

    “毛毛。”欧阳玥见李炎贝还是肌肉紧张,只能恳求地看着任云桀。

    任云桀面色难看地站起来,对着李炎贝狠狠地咬了口苹果,然后走向楼梯。

    “小玥玥,这家伙绝对心里变态,你可小心点。”李炎贝一见人走了,连忙踩低他。

    “你别胡说八道,毛毛正常得很,放松!”欧阳玥一巴拍在他的肩膀上。

    “哦~好舒服~”李炎贝的酸痛处正好被打中,酥麻之余,呻一吟就出来了,让欧阳玥一头黑线,这家伙这像什么。

    “小玥玥,就是这里,你拍得很舒服,再来几下。”李炎贝声音柔柔地要求道。

    “拍打只是让你表面上舒服一点,等下还是会酸痛,你是肌肉硬化,必须要针灸一下。”说完就按住他的肩膀开始认真地下针。

    李炎贝这回到是趴着一动不动,欧阳玥看着青木灵气缓缓地通过银针透入进他的肌肉里,那青色的气团在他肌肉里穿梭似的,她意识力越是集中,那青木灵气也越强越快,这让她再次掌握了其中的技巧,内心暗暗得意,这李时神针可真是宝贝。

    李炎贝的背部大面积下了六针,刚开始到没觉得什么,但很快他感觉肌肉不断地放松起来,舒服得像回到了妈妈的怀抱里一样,让他闭上了眼睛直哼哼。

    欧阳玥看着他享受的样子有点无语。

    徐闵洗完碗出来,坐下喝了杯茶后道:“小玥,你爷爷的针灸真得很厉害。”

    “那是当然,祖传秘方嘛。”欧阳玥笑了笑,面色得意。

    “你要是开个中医诊所估计也能赚翻。”徐闵看着李炎贝的背脊笑起来。

    “开诊所那是爷爷的梦想,若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开的,救死扶伤那多伟大啊。”欧阳玥心想这主意也不错,反正自己是饿不死了。

    “呵呵,你到还是很热心的。”徐闵目光更柔和的,本来就知道她是个善良的小姑娘,但在现代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还有这份善心的人已经不多了。

    李炎贝鄙视地看着徐闵,脑子一转道:“小玥玥,你最喜欢什么颜色?紫色吗?”

    “那不一定,清爽的颜色我都喜欢。”欧阳玥笑起来。

    “那你喜欢什么花?”李炎贝又问。

    “嗯,兰花、莲花都很好看。”欧阳玥笑了下道。

    “那就是不喜欢红玫瑰了,亏有的人说你小姑娘一定会喜欢红玫瑰的。”李炎贝总算说到点子上了。

    欧阳玥抬头看看徐闵,徐闵面色尴尬。

    “大少爷,你在消遣徐大哥吗?”欧阳玥没好气地笑道。

    “年纪一大把,还送什么花啊,都不怕人笑话。”李炎贝这话够毒。

    “大少爷!你胡说什么啊,徐大哥又不是别的意思,只是欢迎我回家,家里有花也看上去精神点,你这人积点口德吧,也不见你买花回来插啊!”欧阳玥实在服了这只妖孽。

    “你要喜欢我天天送。”李炎贝立刻笑嘻嘻道,“好不好?”说着还回过头来给欧阳玥抛个媚眼。

    “你要是想家里漂亮点,我不反对啊。”欧阳玥无所谓地耸耸肩,她是女孩子,自然喜欢花,家里美美的,心情也好不是吗?

    “玥!好了没有,不是说解石吗?”任云桀坐不住,又出现在楼梯口。

    “哦,快了。”欧阳玥看看李炎贝的肌肉也差不多放松了,就慢慢收了银针。

    任云桀立刻下楼,对李炎贝道:“我一个人不行,你也去吧!”

    “我还没画线,徐大哥,你等一下,我先去帮他们画好线就上来。”欧阳玥连忙站起来就往地下室方向走。

    李炎贝扁扁嘴,穿上衣服看看任云桀,又看看微笑的徐闵,然后哼了一声叫道:“哎呀,小玥玥的小手摸在身上真舒服啊~”

    “哎呀!”李炎贝话刚落,两边肩膀一左一右被任云桀和徐闵各击中一拳。

    “少跟玥发骚!”任云桀阴狠地道。

    “小玥还小,你别起坏心思。”徐闵也冷冷道,一副大哥哥的保护样子。

    “你,你们两个禽兽!”李炎贝嗷叫着就跑,不跑他怕又被打。

    欧阳玥在地下室把三块毛料都画好了线,然后看看李炎贝下午弄来的两台解石机,一台大一台小,外加两台磨石机,面露喜色,这妖孽还是挺细心的,在看看靠墙处一张大理石的大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套雕刻刀,还装了个电脑,另外就磨砂皮、水桶,垃圾筒之类的东西,到是什么都齐全了。

    李炎贝嗷叫着下来委屈道:“小玥玥,他们欺负我。”说完还揉着两边肩膀。

    “你是不是又说了什么欠揍的话了?”欧阳玥好笑地白他一眼,一般情况下,那两个男人是不会随便揍人的。

    “他确实嘴巴贱。”任云桀果然在后面回答了声。

    “臭小子,我也要学功夫。”李炎贝气恼着,心里实在不平衡。

    “好啊,就算你回娘肚子里重新学,也不是我对手。”任云桀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森森白牙。

    欧阳玥笑起来,走到任云桀面前揉揉他的头发道:“毛毛,你别欺负他了,这几天他够可怜的了,我已经画好线,你们先切,我帮徐大哥针灸完就下来。”

    “好。”任云桀对她温柔地笑笑,然后挑眉看那边俊脸委屈的李炎贝,“我切这块,你这块小点,够意思了吧?”

    “哼!”李炎贝冷哼一声,扭着屁股过来,看看欧阳玥已经出了地下室才阴阴地道,“臭小子,你不放心我,怎么这么放心徐闵?”

    “他是老男人。”任云桀直接道。

    李炎贝顿时抽笑起来,这家伙的嘴也很毒。

    “老男人才危险,有骗女孩子的经验,你没看出来那家伙看小玥玥多么温柔吗?我告诉你哦,你要是不防备他,你会后悔的。”李炎贝算看出任云桀对他的针对了,徐闵那家伙打他是不仁,他也可以不义。

    “他喜欢玥?”任云桀立刻皱眉。

    “你傻子啊,这也看不出来,现在年龄不是界限,这家伙比你我厉害多了,还送花呢!”李炎贝郁闷,其实他也想送的,没想到徐闵动作这么快,好在他这家伙土,红玫瑰,现在的小姑娘不喜欢了。

    任云桀愣住,目光严肃地看着李炎贝,发现他一点也不像在说谎,顿时眼睛眯了起来。

    “我切这块是吧!我这块小,用小的解石机。”李炎贝给他时间思考,自己先动手。

    欧阳玥来到客厅,徐闵正喝光一杯茶,见她走来露出温柔的笑容,同时为她也倒了杯茶。

    “这茶不错,下回让周龙多送点来。”徐闵道。

    欧阳玥一听淡淡地笑道:“徐大哥,别麻烦周大哥了,你想要喝什么好茶,我帮你去买就是。”

    徐闵道:“没关系,这家伙好东西多着呢。”

    欧阳玥笑着摇头,喝了茶后,整理好银针道:“徐大哥,我帮你再看看。”

    徐闵听话地脱下短袖t,露出他精壮蜜色的肌肉,起伏有致的胸膛,怎么看都很性感,欧阳玥每次见他的身材就感叹,哪个女人要是嫁给他一定会很性福。

    欧阳玥拿着银针靠近他,徐闵见她目光专注于他肩头,这种时候往往是他可以近距离专注看她的时候,她的皮肤真得是越来越好,光滑细腻,让他有种想抚摸的冲动,每次想到这点,他俊脸就会热。

    欧阳玥的目光也透视,发现他的肌肉处确实已经好了,所以这次她只需要再帮他巩固一下就行了,立刻下针,很熟练的手势,意识集中,就看到青木灵气缓缓入侵,在肩胛部位游移着。

    徐闵的目光越来越温柔,欧阳玥似乎有所感觉,不禁转头,两人的距离非常近,这一转头,四目相对不说,热灼的气息都能给对方感觉到。

    徐闵连忙稳住心神,对她亲切地笑了笑。

    欧阳玥有点愣,她刚才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睛好漂亮,点点星芒,看着自己也好温柔,这是什么情况?

    “下玥,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这肩膀什么时候能好。”徐闵怕她看出什么,连忙说话。

    “别客气,你也是为了我们才受伤的,这次针灸后,你就完全好了。”欧阳玥不再乱想,也许徐大哥把她当成妹妹看待了。

    “嗯,我半个月后要回去京市一次,等十一月中回来给你庆祝生日。”徐闵暗暗松口气道。

    “哎呀,徐大哥知道我生日啊?”欧阳玥惊讶道。

    “当然,你们几个是我回国后最早认识的朋友,我当然要上心一点的。”徐闵有点尴尬地笑笑。

    “徐大哥,其实你是不是从小就在外国啊,毛毛说你是特种人员,到底是不是真的?”欧阳玥有点好奇地问,查到是一回事,但听他说又是另一回事。

    “云桀应该把我的身份查得很清楚对吗?”徐闵哑然一笑。

    欧阳玥不好意思道:“毛毛对电脑很精通的,徐大哥,你生活在那样的家族中辛苦吗?”

    徐闵一愣后苦笑着摇摇头道:“很多东西,一生下来就没有选择的,我从小就要接受训练,大些就去国外训练,接受各种任务,和一般人的生活确实不一样。”

    “那一定很辛苦。”欧阳玥有点同情道。

    徐闵忽然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好在是苦尽甘来,我今年二十七,能出来已经算好的了,很多人都过了三十岁才可以自由行动。”

    “那你是特种兵对吗?”欧阳玥对这个职业是无比好奇的。

    徐闵点点头道:“我也不瞒你,虽然确实是很机密的事情,不过云桀那小子早知道了,我是国家特种兵部队特别行动组的组员。”

    “还特别行动组?啥意思啊?”欧阳玥更好奇。

    “呵呵,你还真好奇,不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吗?”徐闵笑着摇头。

    “徐大哥又不会害我,真好奇,那些电视电影里面演得特种兵都好厉害的。”欧阳玥说话也轻,好像怕被人偷听去一般。

    “特种兵也分很多级别和种类的,我们这种就是常年在国外处理那些对国家安全构成危险的敌人,这么说你明白吗?”徐闵又摸了她的脑袋一下。

    “就是搞刺杀?”欧阳玥双眼瞪大看着徐闵。

    徐闵不说话,只是但笑不语。

    “太厉害了,不过也太危险,是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这种人啊?”欧阳玥像个好奇宝宝。

    “那是肯定的,所以我才会怀疑云桀的身份,小玥,你真得不能告诉我?”徐闵挑眉道。

    欧阳玥立刻身体坐直讪笑道:“徐大哥,这个嘛,我答应毛毛的,任何人都不说,不过你放心啦,他真的不是坏人。”

    徐闵心里叹口气,任云桀已经成了他们的一个神秘人,而且最要命的,他把任云桀的相片传回去,全世界的资料库都没有这个长相的人,似乎他是忽然之间从哪里冒出来似的,可偏偏他电脑上的资料是被全部封闭的,他入侵几次他的电脑想找找线索,都是一无所获,还被他黑客袭击了一次,让他有点挫败,他现在心里只剩下一个猜想的可能性,但似乎也太超乎想象了。半个月后他回京市,也有这个原因在内,不过他知道一旦他的想法告诉了那个部门,也许会给大家带灾难,而这是他一直没行动的主要原因,可徐老已经逼了好几次,关系到国家的事情,徐老是没有情面讲的。

    “徐大哥,你放心啦,我会看着毛毛,不让他做坏事的。”欧阳玥拔下他肩膀上的银针,对他保证道。

    徐闵目光深幽地看着她,心想其实她也是个迷,不光是任云桀,她的某些能力也引起了徐老的注意,点点头站起来活动一下,感觉肩膀很舒服道:“我下去帮忙。”

    话刚落,门铃就响,徐闵去开门,是范奇森的手下帮范择文拿行李过来了。

    “小文!”欧阳玥对二楼大喊,范择文进去后没出来过,欧阳玥估计这家伙一定是捧着那翡翠爱不释手地看呢。

    范择文立刻出房间,下来拿东西,欧阳玥眼见得看到一个机器的小东西询问道:“小文,这是什么?”

    “这是小型磨石机,你知道雕刻有时候要去掉多的部份,我一点点切可不行,所以买了这个,很好用的。”范择文解释道。

    “真的,那你今晚能借给我用用吗?”欧阳玥想到了自己那块方型的阳绿冰种,她要在去缅甸前把铁珠取出来,因为她能让她的异能更强大。

    “可以,不过你要小心,非常锋利的,你要弄什么,我帮你好了。”范择文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行了的,那你先整理,我去看他们解毛料。”欧阳玥高兴地和徐闵下地下室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李炎贝高兴地欢呼:“出绿了!不,不是绿色,这是红色啊!天哪,是红翡吗?”李炎贝忙着用清水泼。

    而任云桀已经停下他手中的,跑过来蹲下看道:“真漂亮啊,应该是红翡,这水头在冰种之上吧,像玻璃种,但好像有点糯。”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还是我来看!”李炎贝立刻老资格地蹲地上细细看切面,两个人都不没看到进来的两人。

    “我看看!”欧阳玥也很惊喜地跑过来,不过她其实早知道里面是什么,但解出来和透视出来的效果还是有区别的。

    “这是血翡!”李炎贝惊叫起来,“冰种和玻璃种之间,天哪,我们要发财了!”李炎贝高兴地欢呼,看到欧阳玥正好过来,顿时站起来一把抱住她大亲一口叫道,“小玥玥,你真厉害。”

    全场静寂,欧阳玥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亲吓到了。

    任云桀浑身冰冷,徐闵目光阴狠,欧阳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任云桀一拳头就朝李炎贝那张妖孽的俊脸揍了过来。

    “啊!”李炎贝一个后退,整个屁股坐地上,平沙落雁式,而且鼻子里立刻喷出鼻血来。

    “毛毛!”欧阳玥惊叫,看向任云桀,发现这家伙全身杀气,而且全身肌肉似乎都在收缩一般,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好像随时都会被他扑杀一般。

    “活该!”徐闵也冷哼一声,这死妖孽居然乘人之危,卑鄙!

    “大少爷!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欧阳玥实在搞不明白,虽然自己被李炎贝亲了一下,不过他也是因为太高兴了,有必要弄得血淋淋的吗,这血色可比翡翠上的红还来得惊心动魄。

    “我鼻子断了,呜呜,小玥玥。”李炎贝疼得直掉眼泪,不是他爱哭,实在是控制不住泪腺,酸痛无比。

    “别急,不会有事的!毛毛!还不去拿干净的毛巾来,你这次太过分了!”欧阳玥有点生气,虽然知道毛毛是怕她被欺负,但大家好歹也是朋友,这出手也太没轻重了。

    “我去拿。”徐闵见任云桀一身阴鸷,杀气腾腾,似乎怒气还没消散,只好他去拿。

    “徐大哥,把我的银针也拿下来。”欧阳玥喊道,然后手忙脚乱地把李炎贝扶起来,让他坐在第三块扁平的毛料上。

    “疼死我了。”李炎贝边落泪,边气恼地看任云桀,这家伙也太狠了,不就是偷亲一下吗?

    “哼!”任云桀冷冷地哼了下转头就走。

    “毛毛。”欧阳玥见他这脾气,心里也急,但又顾着李炎贝,一时间是哭笑不得。

    徐闵下来,用毛巾帮李炎贝擦鼻血,但任云桀这一拳还真不轻,鼻血流了很多,他的红衣服都湿了很大一块血迹,还满手是血,看山去真恐怖。

    “放松,马上会没事的。”欧阳玥赶紧对着他鼻子处的穴位下针,意识力集中,青木灵气缓缓不断地修复他受伤部位,但欧阳玥的小脸却越来越苍白了。

    李炎贝只感觉疼痛感慢慢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暖,但看着欧阳玥那苍白的小脸,以为她太担心,连忙道:“小玥玥,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徐闵感觉欧阳玥有点不对劲,她额头的汗水都沁出来了,面色越来越苍白,心想难道她施针要用力不成?一般针灸不就是把针插入穴道就是了吗?需要力气的吗?

    欧阳玥因为之前已经消耗不少,这一次又消耗更多,因为她怕李炎贝的鼻子修复不了,所以她意识是高度集中的,也感觉自己身体内的能力似乎在快速的消失,感觉很累很累。

    “小玥玥,你怎么了,我不疼了,你别吓我。”李炎贝居然看到欧阳玥双眼焦距涣散,刚说完,欧阳玥脑袋一晕,脑袋就直接载倒在他胸前。

    “小玥!”徐闵吓得连忙抱起她,他现在几乎肯定她是消耗太多导致虚脱的,要不然没法解释这种情况。

    “小玥玥,怎么会这样!快去医院!”李炎贝也顾不得自己一身是血,就爬起来跟上,身后那刚解出来的血翡在灯光下发出漂亮的红光,美丽动人,但却无人欣赏了。

    “云桀!快出来,小玥出事了!”徐闵一上去就大喊。

    任云桀在房中听到声音,砰得一声房门被他打开,就冲出来,一看欧阳玥被徐闵横抱着,似乎已经昏迷,吓得直接从二楼就飞跃而下急道:“怎么回事,玥怎么会昏迷!”不会是给他刚才气晕的吧?

    “不知道,快开车!”徐闵已经抱着人去车库。

    “你留在家!”任云桀对追出来的李炎贝道了声,就快速地窜入车房,很快,银色的保时捷就飞速倒出车库,李炎贝为徐闵开车门,徐闵抱着欧阳玥进去后座。

    车子飞速开出小院大门,范择文跑出来急道:“出什么事了?”看到李炎贝身上都是血,也吓得面色苍白。

    “我们先进去,你别担心,小玥玥可能是累了。”李炎贝关上大门,他本来想跟去的,但他也知道家里贵重东西太多,何况范择文还在,他必须留守,只是他想不明白,欧阳玥怎么忽然就昏迷了呢?刚才真吓坏他了。

    军区疗养院,因为是晚上,里面静悄悄的,但任云桀却一点也不冷静,一进去就大叫道:“医生!医生!快点出来!”

    顿时一帮白衣护士跑出来,而外面更有穿军装的守卫也跑进来,军区医院怎么能容忍别人大声喧哗,这里面住得可都是老军人。

    “徐少将!”有人认出徐闵之前来住过院的,也知道这人来头不小。

    “快叫个医生出来看看,我朋友昏迷了。”徐闵连忙严肃地说道,然后抱着欧阳玥就往救治室。

    那些人知道他的名头后,也不敢再说话,立刻做事,很快疗养院的院长就亲自跑来,还气喘吁吁的。

    “许院长,这么晚了麻烦你真不好意思,我朋友忽然晕倒了,麻烦你们先看看。”徐闵急切道。

    “好,好,那先麻烦徐少将和这位先生先出去下。”许院长也知道他紧张,也不多寒暄,直接让护士拉上了隔离的布帘子。

    “云桀,你别担心,应该没事的。”徐闵气喘吁吁,这一路都是他抱着欧阳玥的,还满头大汗,不过他知道欧阳玥应该没事,起码心跳很正常。

    “怎么会这样?”任云桀有点自责,自己刚才怎么就走开了呢,要不然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也不清楚,小玥给炎贝针灸到一半,人忽然就晕倒了,我见她晕倒前好像很疲劳,不知道是不是累的。”徐闵解释道。

    “针灸要用力气?”任云桀惊讶地看着他。

    “我也很奇怪,但好像是这样,我看她真的很累的样子。”徐闵面色也很焦急,看看里面还拉着布帘子,心想不会真有事吧?

    任云桀无比自责,蹲在门口,一手抓住自己的头发,恨自己刚才太生气,那一拳确实太重了,只是他看到李炎贝亲了她,他心头的怒火就熊熊燃烧起来。

    徐闵看着任云桀的样子,心里叹口气,这小子这醋劲也太大了,他怀疑自己要是追欧阳玥,搞不好哪天得受重伤。

    十分钟后,布帘忽然拉开,许院长擦擦额头的汗出来。

    “许院长,怎么样?”徐闵连忙冲上去,任云桀也立刻跳起来。

    “这小姑娘是疲劳过度,没什么大碍。”许院长心里嘀咕,就这么点事,徐少将也太大惊小怪了吧,吓得他还以为什么大毛病。

    “真的只是疲劳过度?”徐闵虽然有点知道,但还是难以置信,照理说欧阳玥常常练拳游泳,身体没这么弱,唯一的解释就是施针消耗她的体力,可是他还没听说过针灸能这么耗体力的。

    “确实是疲劳过度,你们让她做什么了?”许院长也很好奇。

    “这个,大概她健身过度了,没事就好,那现在需不需要输液什么的?”徐闵塞了个借口。

    “这个不需要了,让她好好休息就行,下次别让她锻炼太厉害了。”许院长叹口气,“对了,你的肩膀怎么样?”

    “没大碍了,那就谢谢许院长,实在麻烦您了。”徐闵立刻道谢。

    任云桀直接走到床前,看着欧阳玥那苍白的小脸,紧闭的眼睛,心里一阵疼痛,自己以后要克制自己的脾气,不能让玥担心受累了。

    徐闵和任云桀把欧阳玥接回家里已经晚上十一点,欧阳玥还是没醒,范择文被徐闵赶去睡觉,而他们三个男人谁都睡不着。

    任云桀一个人在厨房里熬肉粥,李炎贝躺在沙发上照自己的鼻子,此刻已经是青紫一片,而徐闵坐着喝茶不出声。

    十二点半,欧阳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床上,床头灯还微亮着。

    “啊!”欧阳玥忽然惊叫一声,弹跳起来,因为她看到床边不远处的布艺小沙发上坐着个人。

    “玥,是我!你没事吧?”任云桀立刻站起来扑到床前,欧阳玥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已经被他紧紧抱住了。

    “毛毛,你,你怎么了?”欧阳玥吃惊道,然后脑子里想起之前的事情,自己居然晕倒了,那李炎贝怎么样了?

    ------题外话------

    大章一万四哦,勤奋吧,嘻嘻,挥手讨月票~

    本文v群:219730532,验证:星月珠宝。

    进群注意:会员在本书的级别要在‘童生’或以上才能进入,进群找管理员验证,若没到可以等到了级别再进,进群改会员名。嫌麻烦勿进,作者免进!作者老香我是完全不管群的,有任何事找掌柜。

    如何验证:登陆会员,在本书简介处往下拉,到本书粉丝的右边就能看到你的等级和排名,截图下来给掌柜就行了,不懂可以进群问掌柜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