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1章 老大蹭饭(二更!)

011章 老大蹭饭(二更!)

    范择文苦笑,他哥哥就是这样,不会让他离开他的视线范围,所以比较起来学校里还是最自由的。

    “我打电话。”范择文说着就拿出电话来直接拨打后面车里的两个哥哥的手下。

    “二少爷!”电话那头里是恭敬的声音。

    “阿城,你们回去吧,我去朋友家没事的,晚点我自己会回去的。”范择文对电话道。

    “二少爷,这可不成,老大说了要跟着,我们没法交差的。”那边露出无奈的声音。

    范择文眉心紧皱道:“我打给我哥。”说完就挂了电话,又拨了个电话。

    “小文!”范奇森很快就接起了电话。

    “哥,让阿城他们回去,我只是去欧阳玥家里,不是去干什么,不用人跟着!我不是小孩子了!”范择文口气很不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烦躁。

    那头的范奇森一愣道:“小文,你没事吧?那女人欺负你了?”

    “不是!我只是想做个正常人,你别把我朋友都吓跑了!”范择文口气依旧不好。

    欧阳玥在前面皱皱眉,这小家伙今天吃错药了?还是他和范奇森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

    范奇森哑然一笑道:“你说吓跑欧阳玥?不会的,她是我见过最胆大的女人!”范奇森想起第一次欧阳玥就和他豪赌,这样的女人胆小吗?

    “我说了不要再派人跟着我!”范择文气恼地挂了电话。

    范奇森看着电话面色阴沉,抬头问对面的阿彪:“阿彪,今晚约谁吃饭了?”

    “老大,你今晚约得是华若集团的董事长讨论他们旗下十五间酒店的转手问题。”阿彪打开记事本看了一下道。

    范奇森揉揉眉心道:“打个电话推到晚上九点喝茶,现在备车!”说完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东西大跨步出去。

    任云桀的车子上,气氛有点窒闷,欧阳玥看着范择文低下头忧郁的样子道:“小文,怎么心情这么差?”

    “没,没有,只是不想像个犯人。”范择文面容有点尴尬。

    “你哥哥也是关心你,虽然他做事有点过激,但是你要相信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欧阳玥开导道。

    范择文大大的眼睛里有点委屈地看了她一眼低声道:“我知道的,我只是心情不好。”

    “为什么心情不好,学校里又有人欺负你了?”欧阳玥还没有跟他提起过陆剑明那件事。

    范择文摇摇头道:“没有,对了,你这次买了多少翡翠啊?”范择文转移话题。

    欧阳玥一笑道:“买了五块,不过三块还未解,到我家就能看到了,对了,我还准备和你商量件事情。”

    “什么事?”范择文露出惊讶之色。

    “我们要开珠宝公司,我想请你做我们的雕刻大师,当然你只负责雕刻精品,其他的会有另外雕刻师做,我付你工资。”欧阳玥笑看着他,对于他的雕刻水平欧阳玥是很看中的,觉得他简直就是一个雕刻天才。

    范择文张大嘴,面色通红道:“我,我不行的,我平日里只是玩玩的,万一弄坏了怎么办啊?”

    “我相信你不会的,你看你自己的墨玉,雕刻多漂亮啊,我看了都嫉妒呢。”欧阳玥笑道,“你也不用担心,放松心情雕刻就行,雕坏了也不用你负责,不过你可以教我雕刻吗?我也想学。”欧阳玥确实有这个想法,要知道那么漂亮的翡翠要是从自己手里雕刻出来,佩戴在自己身上,那种成功和满足感可不是任何人能享受到的。

    范择文看看她那双真诚的眸子,俊脸更红了,支吾道:“好是好,不过我,我怕我哥哥不会答应的。”

    “我知道你哥是怕你太累,这个我们可以协商的,要是可以的话,以后你可以住我家里,这样你我就一起上下学,你空下来就可以雕刻。”欧阳玥怂恿道。

    范择文一愣道:“住你家?我,我可以吗?”范择文看看任云桀的后脑勺,这个男人一直不说话的。

    “可以啊,我家很多人的!你到了就知道了。”欧阳玥看车子已经进入了星湖湾,转回身去看看任云桀,“毛毛,你说我这想法好吗?”

    “他住进来?反正现在已经多了两个,再多一个也无所谓,不过最好请了阿姨来做饭。”任云桀不是不想说话,只是听得郁闷,他和她的房子啊。

    “我也这么想,回头找一个吧,手脚要干净的,我们好东西不少。”欧阳玥害怕自家的极品翡翠被偷。

    “我会买个大保险箱的。”任云桀笑了笑。

    “嘻嘻,就知道毛毛最了解我。”欧阳玥伸手就揉乱他的头发,而这亲密的举动让后面的范择文一阵心酸。

    车子很快到家门口,三人下车,就看到徐闵在院子的洋伞下坐着,手中似乎在剥毛豆,看到他们来了站起身来,他身上穿着灰色的v领的t恤,下身是一条米色的过膝短裤,看上去无比帅气。

    “徐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不热吗?”欧阳玥笑道。

    “老呆着空调里不好,太阳下山了就出来坐坐,这位是你同学?”徐闵看看后面瘦弱的范择文微笑了下。

    “嗯,他就是范择文,我们的御用雕刻大师,嘿嘿,小文,这位是徐闵徐大哥。”欧阳玥介绍道。

    “你好,欢迎加入我们的星玥珠宝公司。”徐闵很热情,整个人和欧阳玥第一次见到的完全不同,越看越像居家男人,让欧阳玥有点无语,好在已经适应了。

    “谢谢徐大哥。”范择文很害羞,不过对徐闵感觉很好,起码好过任云桀。

    “今晚吃什么?”任云桀看看他桌子上的毛豆皱眉。

    “李大少爷下厨,你不是有事做吗?六点开饭。”徐闵看着他挑下眉。

    “毛毛,你有什么事做?”欧阳玥好奇道。

    任云桀对她的时候面色就自然柔和起来道:“小事情,回头告诉你,我先上去。”

    欧阳玥点点头对范择文道:“小文,进去吧,先给你看翡翠。”

    范择文跟着欧阳玥进去,见她家里挺大的,而且很干净,桌子上还有一束大大的红玫瑰,整个家很有生气,像个家。

    “小文,你先坐一下,我去拿出来。”欧阳玥把好东西都藏在自己房间了。

    “哦,好的。”范择文乖乖坐下,脑袋转来转去,然后就看到一身红衣的妖魅男子从厨房里出来,腰间还捆着一个粉红色围巾,让他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不过人是站起来了。

    “你好,你是小文吧,我叫李炎贝,是小玥玥的朋友,也是公司的合伙人。”李炎贝对范择文很热情地自我介绍。

    “你,你好。”范择文是被他一身红吓到了,这个男人要不要这红啊,连头发都是挑红色,不过配上他那张漂亮的脸,却非常得和谐,只是感觉有点妖孽。

    “你先喝杯茶,我再弄菜,等下就能吃了。”李炎贝像这个家的主人,泡了一杯大红袍给他后又进厨房忙碌去了,徐闵则拿着毛豆篮子进来,陪着他聊聊天,范择文本来很紧张,不过徐闵现在给人感觉很居家,像个大哥哥似的,所以也慢慢地放松下来。

    “徐大哥,你们都住在这里?”范择文很好奇这个,这里的三个男人都好俊啊,不知道欧阳玥都是从哪里找来了,自己本来还觉得自己长得不错,但看看自己的小身材实在没有任何竞争力,果然哥哥说得是正确的,自己不能有非分之想。

    “嗯,都是暂时的,现在公司在筹备阶段,过一段时间后我要离开一阵子。”徐闵要回京市一趟。

    这时,欧阳玥已经换上了家居服下来,她的家居服是淡紫色的牵牛花图案的短袖长裤,加上脑后一个马尾,看上去青春活力,清爽干净,就像夏天的冰淇淋,让人有种凉爽感。

    “小文,你看看这个!”欧阳玥把怀里的金星祖母绿翡翠递给范择文。

    范择文惊讶地大眼睛都瞪圆了,目光再也离不开这块漂亮的石头。

    “好漂亮啊,这,这里面的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金色的?”范择文的神情中充满了兴奋,似乎刚才的郁闷已经一扫而空。

    “黄金的点点,像不像星星,我想雕刻成手镯,你说这里可以出几只?”欧阳玥笑着道。

    范择文左右看看道:“最多两只贵妃镯,还不能太大的,剩下的可以做玉坠,戒面这些,做出来一定很漂亮。”

    “嗯,你觉得这样的材料一只镯子能卖多少钱?”欧阳玥想了想问,因为她知道范择文平日喜欢这些东西,特别是玉雕玉饰,在很多国家都看到过高级货色,所以想让他估价。

    “这个,这个绿应该是祖母绿吧,是翡翠中的色王,就算没有里面的金星,市场估计已经在五千万以上,若加上这黄金,简直就是罕见,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若是拍卖我估计会超过一亿,这东西绝对值得收藏。”范择文居然说起来很专业的样子。

    “这么厉害啊!”欧阳玥眼睛也亮了,其实李炎贝也估计过,但是听到第二个这么高的价钱,她想不高兴都难啊。

    “小玥,你不是想卖掉吧,这可很珍贵,也许再也不能找到一样的了。”范择文一听她似乎想卖,人都急起来了。

    “嘿嘿,暂时自然不卖,以后再说,我们要打响品牌,必须要有好货色撑门面的。”欧阳玥还想自己戴下威风威风。

    “嗯,那就好,我今晚回去就打图纸出来,明天就能开始雕刻,对了,我那边的工具明天拿来成吗?”范择文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先不用这么急的,我们两天后还要去缅甸呢。”欧阳玥笑看他。

    范择文一愣后面色惊喜道:“你同意带我去了?”

    “对啊,你哥说用直升机送我们去呢。”欧阳玥可没忘记这点。

    “太好了,我以为我哥还没有考虑好,估计是不会让我去的。”范择文确实很高兴。

    “我都说你哥哥是最爱你的人,只是你们两个沟通有点问题。”欧阳玥白了他一眼。

    范择文立刻低头不说话,直接玩手中的翡翠,越看越美,然后在茶几上按着光线方向是左看右看,一张脸上都是一种让欧阳玥感觉很神圣的感觉,她想他一定是在找最完美的入切口。

    “小玥,还有那块阳绿冰种呢?”徐闵惊讶她没拿下来。

    “那块我准备自己试手的,对了,晚上我们把三块毛料都解出来。”欧阳玥想起这个,立刻对着厨房喊道,“大少爷,你没把我师傅接来吗?”

    李炎贝在厨房里喊出来道:“方老说等你从缅甸回来再说,他不急。”

    欧阳玥想想也对,就哦了一声,然后跑进厨房帮忙。

    徐闵也把豆子拿进去给李炎贝,李炎贝本来是大少爷也不会做什么菜,但任云桀不肯做,徐闵又说自己肩膀还不能大动作,他就只好勉为其难,好在他从小喜欢粘着他妈妈,炒菜还是有两手的。

    范择文此刻人都跪在毛毯上,趴着看那个翡翠,那样子真是虔诚得不得了,让徐闵心里没来由的相信他一定是个很厉害的雕刻师,虽然他还没见过他的成品,但他知道当一个人对一样东西能如此全神贯注地去研究的时候,那必定已经是专家了。

    这时候,门铃响起来,徐闵走去开门,欧阳玥从后面跑出来道:“是谁啊?”

    “欧阳玥!是我!”范奇森的声音响亮有力,但一双黑色的眸子却犀利地看着徐闵,而徐闵也正看着他,两个高大的男人心里都划过一丝迷惑,对方身上的气息属于强者。

    “范老大!你怎么来了!”欧阳玥瞪大眼睛,那边的范择文也终于站起跑过来。

    “我来蹭饭!”范奇森直接掠过徐闵走了进来,然后看看她这里的装修皱起眉头道,“你这女人也不缺钱,房子怎么这么小?”

    欧阳玥气结,这还叫小?她可不像他这么有钱。

    “哥,你来干什么?”范择文面色不太好看。

    “来吃饭,顺便看看你,我怕这女人会欺负你。”范奇森当自己家一般走到紫皮大沙发上坐下来,一副他才是这里主人的样子。

    徐闵面色森沉,李炎贝也惊讶地跑了出来,上面的任云桀也似乎知道发生事情立刻出现在楼梯口。

    “她才不会欺负我!”范择文立刻气恼道。

    范奇森微微皱眉,看着欧阳玥道:“欧阳小姐这里的男人真不少啊。”他内心也暗暗心惊,这小女人凭什么让这么出色的三个男人跟随在她身边?

    “哥!”范择文顿时觉得很生气,他不想范奇森误会欧阳玥。

    “好了,好了,我不就是来蹭个饭吗?三亿多都输给她了,蹭个饭不会这么小气吧?哇,这是你这次搞来的翡翠?”范奇森目光落在那翡翠明料上,黑眸里都是惊艳。

    一帮人看着这个黑社会老大那自在的样子都很无语。

    欧阳玥只能扁扁嘴对李炎贝道:“够吃吗?”

    “咳咳咳,应该可以吧。”李炎贝又跑进去了。

    徐闵和走下来的任云桀面色是一样的冷,眸子都冷酷地盯在范奇森脸上。

    “那个,范老大,蹭饭没问题,不过以后麻烦你先通知一声,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欧阳玥扁扁嘴,目光安抚了下徐闵和任云桀。

    “我有这么吓人吗?”范奇森好笑,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下,这叫什么话啊,自己好歹也是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哪里吓人了?

    “一个身上随时带枪又带刀的人,你说危险吗?”欧阳玥已经透视过他的身上了,还是那把金色的小枪和裤管里的匕首,今天还是黑色的紧身三角裤,怎么看都很禽兽。

    “道上混得总要有自我保护意识嘛,欧阳小姐后天就去缅甸了吧?”范奇森目光在徐闵和任云桀脸上交替看着,反而看欧阳玥的时间少得多。

    “嗯,到时麻烦范老大的直升机送了。”欧阳玥笑了笑。

    范奇森看看不说话瞪着他的范择文,然后微笑道:“那就麻烦欧阳小姐照顾好我弟弟。”

    “我不用照顾!”范择文一听就面红耳赤,搞得他好像小孩子一样,欧阳玥又没比他大,什么叫照顾?照顾也是男生照顾女人好不好!

    范奇森对着范择文瞪了一眼,欧阳玥见了那目光还真有凶狠,不禁叹口气,这两兄弟还真不知道相处之道。

    “小文,你哥的意思是大家一起有照应。”欧阳玥连忙缓和两兄弟之间那无形的火气。

    “吃饭了!”李炎贝忽然大叫一声,“你们站着干什么!要吃饭自己拿碗拿筷子,还要本少爷一个个侍候你们不成!先说好,今天我不洗碗!”

    大家被他这一吼气氛无比怪异,欧阳玥噗嗤一声笑起来道:“我来帮你!”

    任云桀盯了范奇森一眼就跟着欧阳玥去,而徐闵直接走到餐桌前放碗筷。

    范奇森看着和他面对面坐着的弟弟声音柔和道:“哥只是不放心你,来看看,就这么不欢迎?”

    范择文扁扁嘴道:“有什么不放心,你都让小玥给治病了,还有什么不放心,我明日开始要搬来这里住。”

    “什么!为什么?家里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范奇森吓一大跳。

    “我要来这里工作。”范择文伸手就捧起那块翡翠明料,越看越欢喜。

    “她请你的?”范奇森见他目光放亮的样子就知道他想雕刻这块翡翠。

    “嗯。”范择文笑了,“明日叫人把我的东西送过来吧,在这里你应该不用担心我,徐大哥,李大少爷和任少爷都住这里。”

    范奇森一头黑线,面色无比纠结,范择文搬过来他不是很寂寞?回家就只有一个人了。

    “那我怎么办?”范奇森露出被抛弃的样子。

    “哥,你别装了,本来你就不是天天回家,你随便找个女人陪你就行了!”范择文没好气地翻白眼。

    “哪来的女人?那种女人怎么能到我们家去。”范奇森立刻否认,女人对于他来说从来就只不过是解决**的工具,他甚至于不记得她们的长相,就是最近那个梁xx的很烦人,要不是和她老头子有点生意上的事谈,他一巴就拍飞那女人。

    “我不管,我要住这里。”范择文说完就站起来走向餐桌。

    “范老大,开饭了,过来坐吧!”欧阳玥叫唤道。

    范奇森面色黑沉沉地走过来,拉开一椅子就坐下来对着欧阳玥道:“你请小文工作?还要住你这里?”

    欧阳玥一愣后微笑道:“是啊,我总不能让他白做工啊,再者了,我们还要上学,一起放学回这里比较方便,当然这翡翠很值钱,搬来搬去也不好吧,难道你不愿意让小文过来雕刻吗?”

    “那我怎么办?”范奇森没好气地看着她。

    “你?你怎么了?”欧阳玥好奇地看看范择文,她怎么听不懂这个男人的话。

    正在这时,范奇森的电话响起,范奇森冷冷地扫了欧阳玥一眼接起电话。

    “大哥,不好了,我们徐汇路上的场子给‘日东新’的人砸了,死了两个兄弟还伤了好几个。”电话那头的话让几个人都听得很清楚。

    范奇森顿时面色铁青、双眸如刀,对着话筒道:“他妈的!叫弟兄们抄家伙等我命令,今晚就去砍死这王八蛋!”

    “是!大哥!”电话那头声音带着高兴。

    范奇森挂上电话,面色无比难看,见大家都看着他,而范择文则是满眼怒火地瞪着他,欧阳玥面色有点白,李炎贝被吓得张大嘴,只有徐闵和任云桀面色冷冷的,但气息也不太好。

    “怎么了,吃饭吃饭,李大少爷厨艺不错啊。”范奇森捧起饭碗就开始大口吃饭,面色也缓和下来。

    “哥,你又要去砍人?”范择文虽然很气他在自己朋友面前喊打喊杀,但也担心他出事。

    “咳咳咳,小事情而已,你不用担心,好吧,暂时你就先住这里,哥有空来这里看你也一样。”范奇森退了一步。

    “日东新的人砸场子是小事情?”任云桀忽然冷冷地瞥了范奇森一眼。

    范奇森瞪他一眼道:“你知道日东新那王八蛋?”

    “s市除了你不就是他了吗?”任云桀帮欧阳玥夹菜同时温柔道,“快吃,冷了不好吃了。”

    徐闵忽然正襟危坐道:“范老大,现在是法治社会,喊打喊杀是违法的!”

    “你哪位?”范奇森有点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其实他早想问这个问题了,只是不想一上来就闹僵,一定会被小文埋怨,他才忍到现在。

    ------题外话------

    二更字数少了点,但老香诚意在,希望大家喜欢,呵呵,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