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10章 机场惊魂

    任云桀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一个人居然会给他毛骨悚然、阴气直逼的感觉,好像这个男人不是人类似的,但其实那男人看上去也很正常,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那边的东方旭微微皱眉,这个小伙子好冷酷,一看就是个暗劲高手,不过不是一类人,但已经是个强大的男人,只是他们两个为何这么看着他?

    出于好奇,东方旭转身朝他们走来,而欧阳玥面色越来越苍白,鼻尖都出汗了,见他走来,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不是她不想镇定,但想起东方博弈和东方莹莹那手段,杀人不眨眼的样子,她就全身充满恐惧和紧张,她原来以为再次遇到东方博弈也不会紧张了,但想来自己错得离谱,现在只是一个和他相像的人,就已经压迫到自己喘不过起来,看来自己还是很弱。

    “玥,你怎么了?你认识他?”任云桀越来越觉得她不对劲,连忙伸手搂住她,“别怕,没人能伤害你。”任云桀心疼道,虽然他现在内心有种古怪的想法,似乎自己只要和这个男人动手,一定是不堪一击,但他还是要挡在欧阳玥的面前。

    “不,不认识。”欧阳玥连连摇头,看着东方旭渐走渐近,整个身子都不受控制地发抖,心里暗骂自己,他不是东方博弈,他也不认识自己,自己到底在怕什么,要这样都怕,以后还怎么报仇?

    “请问,我们认识吗?”东方旭看上去彬彬有礼,笑得很和熙地看着任云桀和欧阳玥,但看欧阳玥的时候是越觉得很奇怪,自己真没见过这个小女生,为何她怕自己怕成这样?

    “不认识,我朋友说你很像她一个朋友,那朋友出车祸死了,所以有点怕。”任云桀已经想好了解释。

    欧阳玥在他背后看着东方旭连连点头,还露出些讪笑。

    东方旭哑然失笑道:“原来如此。”东方旭感觉有点好笑摇摇头,看了眼欧阳玥后就转身离开了。

    欧阳玥双手搭在任云桀的肩膀上,目光还是定定地看着东方旭的背影,这个男人实在和东方博弈太像了。

    “毛毛,你能问问他的名字吗?”欧阳玥想知道他是不是和东方家有关系。

    任云桀一愣后点点头,连忙跑上去,因为脚步声,前面的东方旭转身看他,露出迷惑之色。

    “先生,真不好意思,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她实在有点怀疑,她被吓坏了。”任云桀难得对人露出苦笑之色。

    东方旭微微皱眉道:“世上真有这么像的人吗?你朋友的那个死去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任云桀一愣,转头看五步远的欧阳玥,欧阳玥小脸苍白地走过来,神情还是战战兢兢的。

    “玥,这位先生问你,你那位死去的朋友叫什么名字?”任云桀很揪心,只觉得有种非常怪的感觉萦绕在三人之间,但却说不出是什么,特别是这个男人,就算笑得很温和,也让他有种危机感,所以其实他也想知道他是谁。

    “他,他,他姓东方,只是不知道名字,其实不是我朋友,是我朋友的朋友,我只见过一次,你和他很像。”欧阳玥有点纠结,但还是试探性地道。

    东方旭面色一变道:“东方?怎么可能,我家可没人死过,什么时候的事情?”

    任云桀一愣,这叫什么话,他家不死人的吗?他爷爷的爷爷什么的呢?

    “就在三个月前,你也姓东方?”欧阳玥一颗心乱跳着,果然这个人和东方博弈有密切关系。

    “嗯,我叫东方旭,小姑娘,你一定弄错了,我家最近没什么人出车祸,家里的人都健在的,也许是巧合吧。”东方旭也有点迷糊,说巧合吧,不会这么巧吧,又是姓东方,又和他像?

    “也,也许吧,真不好意思。”欧阳玥连忙讪笑,但一张小脸还是青灰色的,看上去确实吓得不轻。

    “真不好意思,东方先生,我们要赶飞机,再见。”任云桀微笑着点点头,拉着欧阳玥就走。

    东方旭虽然很迷惑,但他也赶时间,伍蓝枫还在房间等着他,心想也许真是巧合又或者是谁恶作剧,也就不在理会,反正他们东方家族的人可不是什么车祸就能撞死的。

    任云桀和欧阳玥到肯德基坐下,任云桀给她叫了一杯红豆热奶茶后坐在她对面询问道:“玥,怎么回事?这个人很可怕。”

    欧阳玥感觉他的形容词很奇怪,问道:“为什么说他可怕?”心想自己是因为东方博弈所以感觉东方家的都可怕,但他凭什么这么感觉,老实说,光从外表,这个东方旭还是高大俊美的,就像那个卑鄙的东方博弈一样。

    “我也说不上来,他给我的感觉很特别,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任云桀皱眉摇摇头。

    “什么感觉?”欧阳玥惊讶道。

    “怎么说呢,他就像是一条眼镜蛇一样,看着我,我后背就发寒,感觉他不是人似的。”任云桀自己都觉得有点荒唐,这男人明明很斯文,自己怎么就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欧阳玥一愣,随即笑笑道:“也是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吧。”

    “玥,你认识他?”任云桀抿下嘴道。

    “不认识。”欧阳玥摇摇头,目光敛下喝东西。

    “你认识你吓成这样?”任云桀皱眉。

    “你刚才说对了,他有点像我一个朋友,那个朋友也确实是死了,只不过是跳楼。”欧阳玥扁扁嘴。

    任云桀错愕,这也太巧了吧,还是她不想告诉自己?

    “毛毛,别说这事了好吗?我心里堵得慌。”欧阳玥扁嘴。

    “你好像很恨他似的,你觉得他看不出来吗?刚才我们去问他是很冒险的事情。”任云桀开始拿出笔记本来,他要查查东方旭是谁?

    “我知道。”欧阳玥的思绪有点神游,若刚才自己那块黄玉戴在脖子上给东方旭看到,不知道是怎么一个情况,会不会也像东方博弈那般想千方百计弄到手?好在自己拿下了黄玉,现在放在她床头柜的抽屉里,因为方老的朋友也无法去掉上面的包浆,又怕弄坏,所以送了回来,她想到早晚会知道也就没那么急了,何况放在自己身边,她也安心很多。

    任云桀看了电脑半天,面色越来越凝重,东方旭是东方家族的长子,而这个东方家族很是神秘,什么资料都是表面的,没有真正有用的东西,他们主要活动在京市,和其他三大家族齐名,但这四大家族的资料都很简单,看来自己有空要好好查查了。

    “毛毛,查到了吗?”欧阳玥回过神来看他。

    “嗯,东方旭,二十五岁,京市东方家族的长子,上面还有爸爸、妈妈和爷爷,下面有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任云桀把上面最基本的信息告诉她。

    欧阳玥一愣后,马上明白,这个东方旭一定是东方博弈的哥哥,那个妹妹自然是东方莹莹。

    “没有别的了?”欧阳玥看他。

    “还有就是东方家族和其他三大家族和华夏的领导班子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具体什么不清楚,但势力不可小觑。”任云桀只能这么解释。

    欧阳玥眯起眼睛,看来事情很复杂,东方家族居然和华夏的顶层有关系,而当初东方博弈要她脖子上的黄玉似乎还是他爷爷的命令,因为他拿到后要向他爷爷复命,这里面实在有太多的古怪,但自己只是一个小小老百姓,怎么和这么高高在上的人斗?

    欧阳玥闭了闭眼睛,心里五味杂陈。

    任云桀关上电脑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上去吧,别想那么多,没事的。”任云桀摸摸她的手安慰道,他不知道欧阳玥有什么秘密,但他都不会逼她说,只要自己在她身边就好,相信总有一天她会信任自己。

    下午三点,李炎贝来接他们,欧阳玥和任云桀坐上红色跑车都不太说话。

    “小玥玥,怎么了,看你们心情好像不太好,难道最后一天赌输了?”李炎贝从后视镜里看后面两人。

    “不是,只是有点累。”欧阳玥对他笑笑,她到现在都还没从遇见东方旭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那你先歇会。”李炎贝笑笑,然后对任云桀道,“臭小子,你怎么也不说话,三天不见,难道不认识我了不成。”

    “真不想认识!”任云桀冷冷地说了五个字,把李炎贝气得半死。

    “一个比一个无情,亏我在家还做牛做马,和徐闵两人把公司筹备好,你们就这么对我。”李炎贝一脸的幽怨。

    “呵呵,大少爷,毛毛说笑的啦,对了,徐大哥的肩膀还有事吗?”欧阳玥问道。

    “我看是没事了,不过那家伙会装,每次都用肩膀的借口不做饭、不洗碗!”李炎贝恨恨道。

    欧阳玥轻笑起来,发现心情好很多了。

    “活该,谁让你搬进来,你要不搬进来,就把他直接饿死了!”任云桀立刻道,这个家可是自己和玥两个人的。

    “臭小子,你可真没人情味啊,好歹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嘛,同舟共济。”李炎贝讪笑一笑,对自己的登堂入室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秋水凤目不禁瞥瞥微笑的欧阳玥。

    “大少爷,我们回来了,你就不用住我哪里了,徐大哥我们会照顾的。”欧阳玥道。

    “啊!那可不行,我东西全搬过来的,做事也方便,再者我那边也是一个人,多孤单,还是跟你们一起好了,没事的,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好。”李炎贝连忙讪讪道。

    “不要脸!”任云桀气恼道。

    “臭小子,你不是也住小玥玥那里!”李炎贝鄙视他。

    “我和你不一样!”任云桀立刻指正他。

    “什么不一样了?要说我不安全吗?大家都是男人,我有的你也有,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家小玥玥还是清纯小妹妹,你就别想染指,我搬过来就是监督你这个禽兽的!”李炎贝立刻毒舌一大串。

    “大少爷!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毛毛才不是这样的人!”欧阳玥一听,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实在太尴尬了。

    “小玥玥,你别以为他老实啊,男人要想变禽兽可不会提前告诉你的,我和徐闵都决定要好好保护你,免得这小子对你不轨。”李炎贝很正气道。

    “大少爷,你别乱说了!”欧阳玥哭笑不得,转头看看任云桀那握紧的拳头还有那张已经变黑的俊脸,真怕他一拳头出去砸穿李炎贝的脑袋,赶紧伸出双手抱住他的拳头道,“毛毛,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相信你。”

    任云桀目光看看她那担忧的样子,才慢慢面色放缓,然后点点头不再说话。

    李炎贝挑挑眉,这一仗自己赢,好歹能光明正大地住进去了,嘿嘿。

    一个小时后到家,一进门,三人就看到徐闵手里拿着一把红玫瑰迎上来,直接对上欧阳玥的双目温柔道:“小玥,欢迎回家。”

    “徐大哥,呵呵,你干嘛送我花啊!”欧阳玥被他吓一大跳,在自己家里送花?这也就他这种深沉的男人做得出来。

    任云桀则微微皱眉看着徐闵道:“搞什么鬼?”

    “不过还是谢谢,很漂亮,呵呵。”欧阳玥接过花走进去。

    “喜欢就好。”徐闵高兴地笑笑,目光却瞥了一眼任云桀道,“一切可顺利?”

    任云桀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顺利。”然后把地上的箱子打开来。

    李炎贝看到两块用报纸包着的东西,一猜就知道是翡翠,顿时跳起来道:“极品!?”

    “小玥买的一定是极品!”徐闵也好奇地坐下来看李炎贝打开报纸。

    “哇,好美好漂亮啊,这就是那块金星祖母绿翡翠吧,天哪,真金子,太神奇了,小玥玥,我们发达了!”李炎贝抱着明料欢呼,可见他对翡翠的喜爱程度。

    大家都对着他翻白眼,没人理会他,徐闵则看另一块道:“这是帝王绿?”

    “不是,是阳绿冰种。”欧阳玥把花插起来放在餐桌上,看起来很漂亮,心想自己之前在疗养院送他一束花,现在这家伙算是回吧,家里有花确实看上去有生气多了。

    “那不是没什么特别?为啥切得这么四四方方啊?”李炎贝一听有点纳闷了,阳绿冰种在欧阳玥看来应该不算是极品的了,她怎么不出手拿回来呢?

    “这东西我要的,对了,我们必须去买解石机和磨石机,以后好的料子我们自己解,免得别人看着眼红,还有三块毛料明天就到了。”欧阳玥想到那两块自己标中的心里就乐,等解开来,一定让三个男人吃惊。

    “都是极品?”李炎贝眼睛又亮了。

    “我怎么知道,不过看着还不错吧,对了,三天后就是国庆,我明天去学校,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欧阳玥可不能老是缺课,何况她要去见见范择文,一是为他针灸,二是告诉他好消息,让他可以加入他们的团队。

    “我下午去弄解石机,李禄加工厂里就有。”李炎贝道,他已经迫不急待要解石了。

    “对了,我还需要好的雕刻工具,图纸花样什么的,只要是搞翡翠弄的,你都搞些回来。”欧阳玥笑眯眯道。

    “没问题,那你是不是要把范老大的弟弟请来雕刻?”李炎贝想起这个问题。

    “嗯,我要把地下室搞出来,然后变成工作坊,以后我要做很多好看的翡翠,嘿嘿。”欧阳玥脑海里够画出很多美好的蓝图,那些极品翡翠雕刻出来一定很漂亮。

    “好,我们公司也一定会越来越厉害。”李炎贝顿时点点头,“我这几天已经搞好基本的,徐闵也把网站做起来,现在只需要翡翠的摆件、珠宝,我们就能直接运作了。”

    “不着急,过两天还要去缅甸,等我再采购一批中上等的原石,再开始运作好了,手上的几块都太漂亮了,估计一面市会引起轰动,我们要找点搭配的。”欧阳玥想了下道。

    徐闵皱眉道:“小玥,其实我们人手不够,要成大型的珠宝公司还需要请很多人的,我看就走高端,比如一只玻璃种的手镯放在网站上展出,有意者就会买,我们直接销售就好了,为何还要开公司?”

    “光是网站怎么够,高端的东西毕竟只是少数人,我觉得要想赚大钱,起码要走中高端,要是觉得自己开公司麻烦,不如我们直接吞并一家小公司,什么都有,只要更名就行。”李炎贝皱眉。

    任云桀看看李炎贝道:“你有找过这种小公司吗?”

    “有!”李炎贝讪笑道,“我是觉得我一个人要管理新公司,什么都要我亲手亲为,还不累死我,所以我想最快的速度就是取而代之,重新打响新品牌,你们知道‘耀诚珠宝’吗?”

    “耀诚。我知道,之前查过它的资料,似乎存在很久了,但生意一直是一般般的,走的是中档路线。”任云桀想了下道。

    “不错,听说董事长宁耀诚身体不行了,而他的儿子根本不想经商,所以有意要出售耀诚,不过好多家珠宝公司都虎视眈眈,想吞下去以便壮大自己的实力。”李炎贝说起生意的时候头头是道,很是正经。

    “哦?你们李禄呢?”徐闵嘴角一勾。

    “李利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李炎贝苦笑。

    “大少爷,虽然你这想法好,但我们资金不够啊!”欧阳玥很郁闷,“要不从缅甸回来,这次我争取多弄点钱。”

    “小玥玥,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有你就行了。”李炎贝露出些狡黠的笑容来,秋水凤目流转地望着她,风情一片,让欧阳玥浑身打了个抖。

    “哦?还能不用钱?”欧阳玥直接想歪了。

    “咳咳咳,当然不是,但要比钱我们肯定要不过别人,特别是李利克,要知道我要买,一定死活不会让给我们的,但是你就不同了。”李炎贝看看大家。

    大家都鄙视地看着他,这妖孽到是会卖关子。

    “宁耀诚和我爸一样都是心脏病!”李炎贝看着她,眼中星光点点。

    欧阳玥皱眉,徐闵和任云桀也皱眉,似乎还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哎呀!小玥玥给我爸针灸过,我爸现在的心脏好了很多了,只有小玥玥能帮宁耀诚也针灸几下,还怕他不肯卖给我们?”李炎贝笑得邪恶。

    欧阳玥立刻翻个白眼道:“大少爷,你这什么馊主意,我可不敢保证能看好别人的病,这种要作为交易,万一没用,那不是坑人吗?”

    “小玥,我到觉得你可以试试,你看我的肩膀,我已经感觉没事了,你针灸确实很厉害,你想想,人老了,最怕就是死了,若你能让他多活个一年两年,相信任何人都会想用钱买生命的。”徐闵却和李炎贝站在一条线上。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最重要的是,宁耀诚认识我爸,见我爸这些天精神,我爸说了你的事,他还真想拜访你,不过我说你去瀛洲了。”李炎贝笑眯眯道。

    欧阳玥皱眉道:“你爸爸真得好多了?”

    “嗯,真的,我妈打了电话来说,这一次虽然去了医院,但他总觉得这几天心脏很舒服,不像以前那样胸闷,所以他立刻想到是你针灸的缘故,还想问你有没有空,我爸还想让你多帮他看几次。”李炎贝扁扁嘴。

    “玥不是医生,更不会白做工!”任云桀冷冷地道。

    李炎贝讪笑道:“我也这么说了,我爸说他可以出钱,只是我觉得谈钱伤感情嘛。”

    “不去!救你家老头?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任云桀鄙视道。

    “云桀,他毕竟是我爸爸,再者了,只要我爸爸身体健康,李利克那臭小子就没办法坐上董事长的位置,这不急死他。”李炎贝幸灾乐祸。

    “你不是想做点成绩给你爸爸看看吗?我看你要做的是打垮李禄,让你爸爸知道选择李利克是个错误。”欧阳玥也扁嘴道,反正她对李云河现在也没好感,虽然李炎贝不是他亲生的,可好歹也是一家人,李炎贝比李利克好多了,何必在乎这亲不亲生的关系,孝顺他才是最重要的吧!何况他还娶了他妈妈。

    “玥,他毕竟不是我的亲爸爸,他看中李利克也是应该。”李炎贝眸底划过一丝受伤。

    欧阳玥看着他这个样子就浑身不自在,但李炎贝这妖孽显然也是个性情中人,很重感情。

    “好吧,让你爸早点把股份买回去,我就帮他再看一次!”欧阳玥心想要自己付出,她好歹也为李炎贝出点气。

    李炎贝一愣道:“可是现在李禄资金周转有点问题,李利克又要参加缅甸公盘?”

    “有得必有失,他们已经有好几块不错的明料,缅甸公盘我看不用去了。”欧阳玥这次却很强硬,“要不肯的话,我可卖股份了!”

    “小玥玥。”李炎贝苦恼道。

    任云桀冷哼一声道:“你到底是我们这边的,还是想着回李禄?要想吃里扒外,你趁早滚蛋!”

    “臭小子,你!”李炎贝郁闷死了。

    “云桀说得不错,李禄能现在不倒下都亏了小玥,他们应该要感恩!我们需要钱!”徐闵这次也很严厉道。

    李炎贝没有办法,只好道:“那,那我打电话问问?”

    “嗯,还有宁耀诚的事情,若你能谈妥,我去帮他看看也没问题。”欧阳玥嘴角一勾,李炎贝太优柔寡断了,大家都必须要鞭策他,因为只有他胜过李利克,才能不被李家看不起。

    “好,我会谈的。”李炎贝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对了,师傅还好吗?你能不能明天把他接来我这里?”欧阳玥想应该为师傅治一下腿看看了。

    “我明天去接方老!顺便看看我妈。”李炎贝点头。

    欧阳玥对徐闵和任云桀露出微笑,说了几句就上楼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任云桀送她到学校,几天不回校,寝室里的三个室友似乎变了,看着她就像看怪物一样,让她有点不解,不过她不需要知道,反正也不想太熟络。

    “小玥,你变漂亮了。”许梅雁看到她惊讶道,这女人怎么回事,居然三天不见,变得似乎又漂亮了点,气质是越来越出尘了。

    “是吗?我不觉得呢,你也变漂亮了。”欧阳玥对她还是友好的。

    “小玥,今天可要考试,你行不行啊?”张璐璐也友好道,只有温水溶看着她不冷不淡的。

    “啊!考什么试?”欧阳玥郁闷,不会这么倒霉吧,一回来就考试。

    “你怎么不去问你家的小白脸啊?”温水溶终于说话了。

    许梅雁立刻骂道:“你脑子有病啊,什么小白脸,这么难听!”

    “范哲文那家伙还不是小白脸啊,整个大一都在嘲笑他呢!”温水溶又来劲了。

    欧阳玥面色一变道:“怎么回事?”

    许梅雁讪笑道:“你别听这三八胡说八道!就是范择文在你离开那三天都是魂不守舍,所以被人取笑了呗。”

    “他没事吧?”欧阳玥担心他的心脏病。

    “没事,大家知道他有心脏病,谁还敢刺激他,就是你那个班长,似乎对他很有意见。”许梅雁看着欧阳玥道。

    “班长?陆剑明?”欧阳玥越来越糊涂了。

    温水溶鼻子里一哼道:“还不是你脚踏两只船!”

    “喂,三八!你不知道被乱说!小心老娘揍你!”许梅雁火大道,这女人脑子真有毛病,欧阳玥也没得罪她什么,就没句好话。

    欧阳玥到是不痛不痒的,只是很迷惑道:“梅雁,你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班长凑什么热闹啊?”

    许梅雁拉她到自己床边坐下来道:“你之前不是很照顾范择文吗?”

    欧阳玥点点头。

    “陆剑明大概很喜欢你吧,听到你和范择文一起,他可能吃醋了,就和范择文对上了,你也知道范择文的口才根本不可能是人家的对手,三句不和,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啊!这么严重?”欧阳玥被吓到了。

    “是啊,你不知道,他们说范择文那时候可狠了,好像被陆剑明刺激了,那模样真吓人,对了,我还有照片,大家都在传呢!”许梅雁连忙把手机拿出来翻相片。

    欧阳玥拿过来一看,果然看到里面的范择文面红耳赤,双目凶狠地瞪着对面的人,欧阳玥一看就知道对面的是陆剑明,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是‘情痴小白脸恼羞成怒,痛打情敌!’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欧阳玥气得要死,然后站起身道:“我去问问清楚。”她觉得陆剑明不应该是这种人才对,而范择文要不是受刺激,也不可能露出这等凶悍的样子。

    “快上课了,你怎么问啊,中午吃饭再问吧,你好久没回来,中午请我们吃饭,我们也想听事实,免得大家问起来,我们都不好回答!”许梅雁敲诈道。

    欧阳玥一想也好,就拿出电话发信息给陆剑明,约他中午吃饭。

    那边的陆剑明看到短信的时候高兴地眉开眼笑,把他身边的同学何兴吓一跳道:“什么好东西,笑得这么银荡?”

    “没什么,欧阳玥回来了,中午请我吃饭。”陆剑明有点得意的口吻。

    “哇,我就说那个小白脸怎么可能是你对手嘛!人家一来就请你吃饭了,我说兄弟,有时候追女人就要耍点手段,不然女人都变成别人的了!”何兴立刻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

    陆剑明微微皱眉,想到前天的事情,心里到现在都还是舒服。

    原来,这段日子,他每次约欧阳玥都会被拒绝,而他又发现欧阳玥和范择文走很近,很多人都说他们在谈恋爱的,这让他有点不能接受,因为他知道欧阳玥还有任云桀,若她和任云桀是男女朋友就不能再和范择文一起,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和任云桀已经分手了,然后才会选择范择文,可范择文的条件能比他好吗?所以他心里立刻不是滋味了。

    在他很郁闷的时候,何兴跟他聊天,他也不隐瞒,说起自己和欧阳玥的事情,欧阳玥现在可是大一的风云人物,那天她教训赵琴琴,又救了范择文这一幕早已经传入每一个人耳朵里了。

    何兴一听之下就说他木讷,追女孩子不能被动,必须主动,可他在高中都是女孩子追他,他实在不懂追女孩子,何兴就开始教他,第一招就是要引起欧阳玥的注意,然后让范择文知难而退。

    他是完全不懂,就照着何兴的方法做,找来范择文去教学楼后面的花坛边摊牌。

    范择文本来是不想去的,因为他压根就不想理人,但在知道陆剑明是欧阳玥的高中班长时,他同意了。

    范择文来到花坛,陆剑明就在等着他,两人一开始还挺好的,但当陆剑明说他喜欢欧阳玥很久了,希望范择文不要再骚扰欧阳玥的时候,范择文的情绪就有点不稳,然后就直直地告诉陆剑明,他和欧阳玥是好朋友。

    陆剑明本来就已经很尴尬了,所以何兴从一边出来就指着范择文说他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现在又是坏人家姻缘什么的,把范择文气得发抖,但他记住欧阳玥的话,尽量平衡自己,就当他们放屁,反正他知道欧阳玥是把他当好朋友就好了。

    可是何兴见他不理不睬,就上去推了推他,还威胁他要是再接近欧阳玥就要他好看,范择文怒了,指责说不管他的事,何兴本来也是个火气暴躁的小伙子,一听之下就冲上来打人。

    陆剑明没想到何兴会动手,也没想到范择文平日里看上去胆小怕事,但这次居然真打起来,他上前去拉,结果还被范择文打了一拳,要不是教导主任来了,何兴和范择文都不知道会打成什么样子,想起来他都觉得很郁闷,只是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一步,他向范择文道歉已经没用,而何兴偏偏说没事,欧阳玥回来一定会找他,到时候叫他多哄哄女孩子就好,毕竟女孩子知道自己为了她而跟别人打架,一定会感动的。

    陆剑明也算是忐忑不安地过了两天,没想到一早就接到了欧阳玥的信息。

    欧阳玥发了给他后,又发给范择文,告诉他自己回来了,让他下午五点在校门口等他,带他去她家吃饭,顺便会通知他哥哥不用来接他了。

    范择文很激动,看着信息面露喜色,连忙回复说好,欧阳玥微微一笑,只是想起范奇森那些话,她有点头疼。

    中午,云峰小饭店里都是中医大的学生,欧阳玥和许梅雁、张璐璐早来订了小包厢,等十一点的时候,陆剑明和何兴就过来了,而温水溶是和欧阳玥不对盘,不肯来,欧阳玥也没空去想这些小女生的思想。

    “欧阳玥!”陆剑明走进空调包房就高兴地叫道,俊脸的面容都是喜悦。

    “剑明,你来了,坐吧!”欧阳玥露出些微笑,见他下巴处有点慢慢褪去的青色,就知道打架事情是真的了,“这两位是我室友,许梅雁和张璐璐。”

    “我们早认识了,班长好!”许梅雁笑呵呵道。

    陆剑明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道:“你们好,这位是我室友何兴。”

    何兴也很高兴和女同学出来吃饭,开场白气氛还真不错。

    点了菜,上了茶,欧阳玥才开始问道:“剑明,我听说我不在这三天,你去找范择文了?”

    陆剑明内心一咯噔,目光看了何兴一眼,他就知道欧阳玥一定是知道了这件事,才请他吃饭的。

    “我说欧阳玥,你不会是为了这件事才请我们吃饭吧?”何兴立刻开玩笑道。

    “当然不是,我欠班长这顿饭很久了。”欧阳玥微微皱眉,她已经看出陆剑明似乎对这位何兴同学有着依赖,看来这件事不是他一个人的主意了。

    “那就别扫兴嘛!”何兴拍了陆剑明肩膀一下道,“剑明可是天天唠叨你欠他的饭呢,等得他心都痛了!我说欧阳玥,你也真不厚道,常看到你请范择文吃饭,怎么就把我们剑明给忘了呢!你们可是老乡啊。”何兴一直是笑眯眯地说,好像调侃一般。

    “何兴,你别乱说,我哪有。”陆剑明脸都红了,欧阳玥已经请过她一次,只是因为最后他抢着付钱,所以欧阳玥还是欠他一顿的。

    欧阳玥看看他,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她知道陆剑明有喜欢她的意思,所以才不愿意和他一起吃饭,免得被误会,但想来他心里可能确实不是滋味,毕竟两人本来就是同学,自己和他是疏远了些。

    “班长,你这么斯文的人怎么会和范择文打起来啊!大家都很好奇!你先说说呗!”许梅雁精明地看看欧阳玥,她是知道欧阳玥就是想问问这个事情,可惜这何兴还真不好对付。

    欧阳玥感谢地看看许梅雁,这女人心思还真细腻。

    陆剑明面色又尴尬起来道:“其实也没什么的,有点误会而已。”

    “不是剑明和范择文打,是我和他打的,剑明只是劝架,还给范择文打了一拳,不过真看不出来,范择文那家伙身体这么瘦弱,发起火来力气不小。”何兴当时就很惊奇了,照理说自己好歹也比范择文高了半个头,体型也大很多,结果居然打不过那家伙,真是邪门。

    欧阳玥想笑,他也不想想,范择文有了什么样的大哥,没看过猪走路,好歹也吃过猪肉,何况范哲文身体瘦弱是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但范奇森肯定也让他有过锻炼的。

    “那照片上范择文还真有点狠,一定是你们把他逼急了吧?”许梅雁继续笑问。

    “也没什么啦,大家都知道他在追欧阳玥,觉得不配而已,没想到说几句他就动手打人了,这小子有病!”何兴恶人先告状。

    “真好笑,他追小玥关你们什么事啊!”许梅雁一听就没好气道。

    欧阳玥也正想这么说,目光看看陆剑明。

    陆剑明面色尴尬,一片通红,撞了下何兴道:“别说了。”然后对欧阳玥道,“小玥,你不会对范择文认真的吧?你和那个朋友分手了吗?”

    欧阳玥嘴角直抽道:“班长,我和范择文是朋友,我和毛毛也一直很好,他也知道范择文的,所以以后请你们别找范择文了,他已经够可怜的了。”欧阳玥很无奈道。

    陆剑明一颗心往下沉,原来那个男人还和她在一起,看来自己是猜错了,也真的没希望了,只怪自己高中的时候没发现她的好,而现在的她是更美了,就像一幅江南水卷,让人移不开视线。

    “班长,我很感谢你帮我瞒着我爸妈,不过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好,我们是同学,更是朋友不是吗?”欧阳玥几乎有点恳求地看着他,要是别人她都不愿理睬,但陆剑明毕竟是老乡,而且他还真的说话算话,没有告诉她爸妈自己搬出去住了,所以她还是有点感激他的。

    一顿饭,以陆剑明的失落告终,何兴虽然为陆剑明不甘心,甚至于觉得欧阳玥太过高傲,陆剑明的条件已经很好了,她还不喜欢,实在没眼光。

    但陆剑明显然明白自己没有机会,若再下去,只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所以他阻止了何兴的挑衅行为,拉着他离开,只说好十月中一起回h市看父母,让两人的关系不至于太尴尬。

    傍晚五点,任云桀来接欧阳玥,因为电话里已经知道欧阳玥要带范择文一起回家看看那块极品金星祖母绿翡翠,所以任云桀看到范择文并不惊讶,到是范择文看到任云桀时愣住了,然后心里一下子感觉酸得要命,这帅气的男人应该就是哥嘴里说得那个欧阳玥的男朋友吧?

    “小文,这是我朋友云桀,云桀,他就是范择文。”欧阳玥介绍后上了车,欧阳玥习惯坐在任云桀身边的副驾驶座,范择文则安静地坐在后面。

    “小文,你要不要给你哥哥打个电话?”欧阳玥提醒范择文道。

    “不,不用了,你说过就没事了。”范择文说话都有点不利索,这个任云桀气息很冷酷,而且好帅气,他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具体是什么压力,却说不上来。

    “还是打一个吧,你不打我来打吧。”欧阳玥觉得还是再通知一下范老大比较好。

    “不用!”任云桀忽然道,然后看了看后车镜,欧阳玥连忙转头看后窗,就看到一辆豪华大奔跟在他们后面。

    ------题外话------

    东方家族出来铺垫下哈~月票又要被挤下一名了,哭~。

    恭喜亲亲‘cjfjlzdd’成为本文的会员粉丝,好多钻钻、鲜花和打赏啊,激动个,扑倒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