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9章 自找苦吃

    一个小时候,四块明料全部卖出去,其中汉室珠宝的韩春风以八千万买中最大的一块,而金磊珠宝的金胖子以七千万买中第二大的那一块,其他两块也被小珠宝公司买下,欧阳玥回收了二亿四千万,说来还比成本低了,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手中还有一块,四千万是一定值的,因此这次欧阳玥算是打了个平手,但很多人觉得她要是不分开来卖,这么大的明料起码上五亿,果然这年头小姑娘的想法他们这些老生意人是猜不透了,但不管如何,欧阳玥的名字已经在翡翠界一炮打响,她的眼光毒辣,十有**都能出绿,虽然有好有坏,但这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散场门口,伍少华和伍蓝枫又笑眯眯地拦住了欧阳玥道:“欧阳小姐眼光真厉害,不知道三天后的缅甸公盘欧阳姑娘会不会去呢?”

    “我去不去管你什么事?”欧阳玥斜眼看他。

    “那边的翡翠王可是很希望见到你啊,还说要跟你切磋一下。”伍少华这话让欧阳玥惊讶无比,自己的名气这么快传到缅甸不成?

    “翡翠王?”欧阳玥没听说过。

    “欧阳小姐毕竟才刚入翡翠这一行,很多这方面的东西可能不熟悉,我到是可以为你解惑。”伍少华又恢复了他的彬彬有礼。

    “你到底想干什么?”欧阳玥真是服了这种没脸没皮的人,“我想我和你不可能还有共同语言,想想我师傅的腿吧!”欧阳玥冷哼一声。

    伍少华眼皮一敛,眸子里闪过暗光,依旧笑道:“你师傅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云翔也没必要为了八千万而做伤天害理之事吧?”

    “笑话,你伤天害理的事做得还少吗?对不起,我们不可能做朋友!请你以后也别假惺惺了!”欧阳玥真被气到,怎么就有如此无耻的男人呢,还特别能装。

    “喂,你怎么说话的,我哥好心跟你做朋友,你什么态度!”一直盯着任云桀看得伍蓝枫立刻责问欧阳玥。

    “和你们做朋友?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毛毛,走吧,有些人就是不会看人脸色,脸皮厚比城墙!”欧阳玥冷笑一声转身走人。

    任云桀目光冷冷地盯着两兄妹,你感觉就像是看自己的猎物一般,让伍少华和伍蓝枫居然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两人离去。

    “哥!你疯了,拉拢这个女人!可能吗?”伍蓝枫等欧阳玥和任云桀离开立刻气恼地问伍少华。

    “你不觉得她的赌石本领很强吗?”伍少华皱眉。

    “那又如何,我们不是还有孙老吗?我就不信孙老还比不过她不成!”伍蓝枫小嘴嘟起,生气的样子都是妖魅动人的。

    “孙老已经老了,而我感觉若她不能为我们所用,以后可是强敌。”伍少华内心叹口气,看欧阳玥的态度,看来是再不用热脸贴冷屁股了,只是他知道,这女人要不是云翔的人,那也绝对不能给别的珠宝公司抢去。

    “她就一个小姑娘,你急什么?”伍蓝枫冷笑起来,“不如你把她泡了,一般女人对自己的男人总是会有感情的。”

    伍少爷转头看自己妹妹,目光里幽光一片,最后道:“你没见她身边的男人吗?你觉得我比他出色吗?”

    “当然你比他出色,虽然那家伙是很帅很酷,但毕竟只是个没有身份的男人,女人谁不想嫁给强大的男人,哥,你别没信心,我觉得你要是追求那女人,估计她一定会爱上你的。”伍蓝枫痴笑,只要自己哥哥去追欧阳玥,那任云桀还不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可她已经对我印象不好,怎么能让她改观?”伍少华皱眉,他没有追求过女人,一般都是女人自己送上门,他只有看顺眼用来暖床就行,所以要他真正去追求一个女人还真是件麻烦事。

    “这还不简单,女人最喜欢的无非是钱、鲜花、珠宝,只要哥你时不时给她惊喜,我想她一定会感动的。”伍蓝枫出主意道。

    伍少华沉默,但最后冷哼一声道:“你这么厉害,怎么到现在还只想着李炎贝!”

    伍蓝枫顿时面红耳赤,恼羞成怒道:“哥,你胡说什么,我对他才没感情,只是觉得有点可惜罢了!难道凭我的条件,还找不到更好的男人?”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还有,我告诉你,你收敛一点,还嫌自己的名声不够臭吗?你是伍家大小姐,不是廉价的鸡,是男人就想上!”伍少华俊脸露出狰狞之色,口气犀利。

    “哥!”伍蓝枫气得眼泪都飙出来了,有自己哥哥怎么说妹妹的吗?

    伍少华犀利地瞪了她一眼就转身离开,伍蓝枫从小就有点畏惧这个哥哥,见他生气也不敢发脾气,只能悻悻地跟上去,目光却恨不得把他后背射几个洞,他能比自己好多少!凭什么他就能睡美人,自己就不可以睡美男?

    “伍小姐。”伍蓝枫身后有人叫道。

    伍蓝枫转身,看到一个胖男人正对着她笑,那双小眼睛里都是淫光,让她有种想吐的**。

    “你是谁?”伍蓝枫嫌弃地皱眉,她是喜欢男人,但只限美男,这种肥猪让她有种破坏大自然美感的不爽感。

    “我叫王泉,是隔壁瀛洲大酒店的太子爷,你好。”王泉没想到今日来市场里面转转居然能看到这么一个大美人,向人打听之后才知道她叫伍蓝枫,是云翔珠宝的大小姐,听闻她爱好男色,而自己爱好女色,就想来勾搭一下,但看到欧阳玥和任云桀两个人,他是有天大的胆子都不敢上来,而是躲多远就多远,直到他们离开,他才敢走出来,不过他却是听到伍家兄妹的对话,所以马上递上了他的名片。

    “哦?你怎么认识我,找我什么事?”伍蓝枫一愣后皱眉,但却接了名片看了眼。

    “伍小姐这么美丽漂亮,能认识你是我王泉的荣幸,可否赏脸一起吃个饭?”王泉想笑得有诚意点,无奈这一笑连眼睛都没了,看着就像个大饼。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空。”伍蓝枫扁下嘴,转身就走,跟着肥猪吃饭,那也得吃得下才行。

    “伍小姐,你不想多知道点任云桀的事情吗?”王泉连忙说道。

    伍蓝枫的脚步立刻停住,转过身来眯起漂亮的媚眼道:“你认识他们?”

    “怎么会不认识,这两个人上一次来就已经出名了。”王泉见她有兴趣,立刻又走近些,“怎么样,一起吃饭聊?”

    伍蓝枫看看自己的手表,时间是下午五点半,确实到了吃饭时间,反正跟伍少华吃也吃不下,不如听点欧阳玥和任云桀的消息可以去他面前炫耀一下。

    “好吧,去你们酒店吃吗?”伍蓝枫甩甩她的大波浪妖媚地看着他。

    “酒店的东西不好吃,不如我带你去瀛洲最好吃的一品香?离这里不是很远,我有车。”王泉笑道。

    “你到是会做生意,没见过说自家酒店东西不好吃的。”伍蓝枫笑起来,她猜测这家伙一定是怕熟人看到他泡美女。

    “嘿嘿,吃多了也就腻了,就我们两人去吃,吃完我就送你回来,我们交个朋友嘛。”王泉笑着伸出手让伍蓝枫先走,伍蓝枫想了想后下巴抬起,踩着高跟鞋往前走,算是同意了。

    王泉的车是黄色造谣的法拉利开蓬跑车,伍蓝枫一看这车就不会再怀疑他的身份,给伍少华打个电话说外面吃饭,就坐上了嚣张的跑车。

    王泉笑得了呵呵,目光放肆地在她凹凸的曲线上搜索了一片,就差没把口水掉下来。

    “喂,你管好自己的眼珠子,没事别乱看!”伍蓝枫实在受不了他的视线了。

    “不好意思啊,伍小姐实在太美了,我王泉这辈子还没见过像你这么美的女人,所以多看几眼,真不好意思。”王泉尴尬得满脸通红。

    伍蓝枫却笑了道:“看来你这个人还瞒会说话的嘛!哄女孩子有一套。”

    “哪里哪里,我说得都是大实话,伍小姐确实太好看了,就像,像仙女一样。”王泉是不遗余力拍马屁,虽然他很想说她像妖精的。

    “呵呵呵,好吧,算你诚实,说说吧,你怎么认识欧阳玥和任云桀的?”伍蓝枫心情好些了,虽然身边是只肥猪,但是人都喜欢被赞美,特别是她这种把漂亮当饭吃的女人。

    “伍小姐,你和你哥哥是不是和他们有过节啊?我看你们刚才差点吵起来。”王泉试探道。

    “哦?你看到了?”伍蓝枫转头看他。

    “是啊,远远看到,想过来的时候,他们就走开了,不过我看你哥哥面色很不好。”王泉虽然好色放荡,但绝对也不是个白痴,他爸爸已经严肃警告过他欧阳玥和任云桀动不得,就算吃了大亏也得往肚子里吞,因为他们身份特殊,高度机密,他懂什么叫‘商不与官斗’,而云翔再有钱,也不过是商,因此他也不会轻易说出机密的事情,只不过想泡伍蓝枫而已。

    “不错,那个小贱人太嚣张了!什么东西!就凭有点眼力?就凭是方世情的徒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伍蓝枫气恼道。

    王泉一愣,这女人嘴巴可真毒啊,看来她并不知道欧阳玥的那些朋友来头有多大。

    其实伍蓝枫也是知道任云桀的资料是有问题的,只有最普通的资料,而欧阳玥根本没出色的地方,所以她觉得任云桀这个出色的男人一定是脑子有问题才会跟着欧阳玥这种小女生,只要她把任云桀争取过来,欧阳玥要怎么弄死她都不是问题。

    “看来你们结孽还挺深的。”王泉笑眯眯道。

    “本来我到还想和她交个朋友的,结果那女人跩得很,真不是东西,以为本小姐怕她不成,王泉,你知道什么就说吧,别告诉我你是他们的朋友!”伍蓝枫眯眼。

    “怎么会呢,要是朋友,我会找你吗?”王泉这个理由也是伍蓝枫能放心说话的原因,她相信王泉要是欧阳玥一伙的,绝对不会跟她亲近,所谓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说得不错,那你和他们也有过节?”伍蓝枫笑得妩媚。

    “嗯,任云桀很厉害,我上次被他打脱臼了手臂。”王泉微微尴尬,但他必须说出来,才能和伍蓝枫更亲近。

    “哦?那个男人很能打?”伍蓝枫双目放光,这任云桀太帅了。

    “是的,脾气也不好,所以一般还是不要招惹他,而且他只喜欢欧阳玥。”王泉看得出这花名在外的女人喜欢任云桀,立刻打击她道。

    “哼,那是他不知道别的女人的好,清纯小妹妹有什么好的。”伍蓝枫嘴角勾起魅惑的笑容。

    “那是,小妹妹一点没女人味,怎么比得上伍小姐这种风情,真是迷死男人了。”王泉心思思,全身似乎都在发烫着,真想把这个风骚的女人在车里就扑倒。

    “呵呵呵。”伍蓝枫娇笑起来,对于她自己的魅力她可清楚得很,这几年玩男人哪一个会拒绝她的,最可恨的就是李炎贝那只妖孽,这可谓是她一生中的败笔,不过她不急,李炎贝早晚会是她的。

    王泉加快了开车的速度,来到了一品香,那里的老板叫老干,和王泉很熟悉,看王泉带进来的美女也是眼睛一亮,王泉给他使了眼色,老干领他们上二楼最里面的豪华包间。

    包间是六人位的,中间有个圆桌,旁边则是靠墙的三人大沙发,墙壁上正对电视,装修还算雅致,老板亲自招呼,王泉很客气地让伍蓝枫点菜。

    伍蓝枫肚子也饿了,看着上面菜式不错,也来了食欲,点了几个后就和王泉又聊了起来。

    “王泉,你很恨任云桀吧?”伍蓝枫慵懒地靠在沙发里,像只性感的小猫,特别是她的裙子领口不高,把那团雪白的肉挤得若隐若现,王泉坐在她旁边视线就没从那沟里出来。

    伍蓝枫现在到是不介意给他眼睛吃冰淇淋,而是玩弄着自己的红色丹寇笑眯眯地看着他。

    “当然恨,可是我打不过他,他很厉害,我叫了四个保安都不是他对手。”王泉的手蠢蠢欲动,很想朝着那高耸的山峰摸上去。

    “那你就不想报仇?”伍蓝枫伸手在领口处游走,那纤纤玉手、红色指甲油在雪白的肌肤上有种惊心动魄的魅惑力。

    “怎么报仇,你不知道他们和罗书记、欧市长都是好朋友吗?我爸虽然是地头蛇,但还不至于为了我这个没出息的儿子去得罪做官的。”王泉似乎很有自知之明。

    “哦?他们怎么会认识这些高官?”伍蓝枫一惊,这时外面服务员开始上菜,王泉让她边吃边说。

    “上次他们来瀛洲几天,那欧阳玥赌石很厉害,解出三块极品翡翠,当时罗书记和欧市长正在我家酒店用餐,就这么认识的,还一见如故,聊了好一会,还听说欧阳玥对古玩很精通,帮他们破获了一起古玩诈骗案件,所以成了朋友。”王泉半真半假地说着,目光依旧时不时看着伍蓝枫的饱满胸部,殷勤地为她夹菜。

    伍蓝枫点点头道:“那欧阳玥会古玩我到也听说了,要不然她也不可能成为方世情的徒弟,现在她以为方老在云南出车祸是我哥和钱无忌下得手,所以直接把我们云翔列为敌人,之前肖老还被她侮辱了一次,回了京市总部,没脸过来瀛洲了,哼,这女人还真不简单。”

    “不错,她不简单,她的男人也不简单,所以我说伍小姐还是别报仇了,井水不犯河水就好。”王泉又充当和事佬。

    “那怎么成,现在我们是热脸贴冷屁股,人家还不睬我们呢!这么嚣张,以为自己是谁啊。敢和我们云翔斗,他们简直就是找死,我说胖子,你到底帮不帮我嘛~”伍蓝枫一下俏脸阴沉,这下又吓得引人犯罪。

    “帮,当然帮,你说什么我都帮。”王泉一听有戏,立刻一只肥猪手就抓住了伍蓝枫的柔软小手,那张脸是献媚得堪比慈溪太后的奴才李莲英了。

    伍蓝枫虽然心里感觉恶心,想立刻甩掉他的手,但想到自己的主意还是忍下来娇笑道:“讨厌,事情都没帮我办,你就敢动手动脚,你就不怕我爸和我哥知道了,把你这肥猪手剁下来?”伍蓝枫想吓唬吓唬他,因为她感觉这王泉还真是有点色胆包天。

    “呵呵呵,你说什么事,我立刻给你办,只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就听你的。”王泉嘴上这么说,心里才不会吃她这一套,她爸和她哥,算什么东西,自己可是瀛洲的地头蛇,这女人还敢威胁他,老实点他就客气些,不老实那自己就不用客气了。

    “他们住你的酒店吧,明天他们应该要离开瀛洲了。”伍蓝枫笑眯眯地道。

    “那又如何,你难道想我在自己酒店动他们两个?”王泉心里暗笑,她真当自己为了女人就糊涂成这样?自家酒店出事,他老爸不把他拔层皮才怪。

    “不是两个,我只要你教训下欧阳玥那女人就行了。”伍蓝枫还不舍得动任云桀。

    王泉皱眉道:“怎么动?酒店里可不行。”

    “那就想办法把她约出来,找几个男人好好侍候她,看看她那清纯的模样能装到什么时候去!”伍蓝枫阴毒无比,虽然她觉得欧阳玥这种小姑娘没法和她这样的大美人相提并论,但欧阳玥的身上那如玉般舒服的气质却让她有点嫉妒,只要欧阳玥被糟蹋了,那任云桀想来也不会要破鞋了。

    王泉一愣,心想这女人也太狠了,那意思是要自己找人轮了欧阳玥?靠!这不是要他送死吗?

    “那个任云桀一直跟着她,不可能撇掉的。”王泉没有表现出来。

    伍蓝枫眯起眼睛,想了想道:“你们有客房服务,送点东西去欧阳玥房中,然后找人把她从房里弄出来啊。”

    “大小姐,这不是还是我们酒店责任吗?”王泉真想骂她白痴。

    “你们不承认不就完了,你这死胖子,还说要我做你女朋友,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伍蓝枫立刻嘟嘴,伸手就甩开他的肥猪手。

    “好好好,你别急,我帮你想办法,你先吃,我去找我兄弟商量一下。”王泉连忙安抚她。

    “你兄弟?那个老板?”伍蓝枫惊讶道。

    “是啊,他以前可是在道上混的,手段多得很,要他出面一切好办。”王泉笑眯眯,又去抓她的手道,“那我们之间?”

    “只要事成了,我就是你的了,怎么样?”伍蓝枫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心想这只猪,等出了事,第一时间就把他顶出去,自己回了京市,可完全不管她的事了,帮大哥处理掉一个强敌,想必他也会很开心的。

    “好,这可是你说的,等着。”王泉说完在她手背上亲了口就跑了出去,一出门,笑容就立刻隐没,嘴角冷笑,轻轻唾骂道,“尼玛的,当老子白痴啊!既然你这么狠,就别怪老子了。”

    伍蓝枫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美人计在这个胖色狼面前会失去效果,一个人高兴地边吃边喝,等着王泉的好消息。

    五分钟后,王泉回来了,老板阿干拿了一扎鲜榨的西瓜汁进来。

    “伍小姐,我们已经说好了。”王泉高兴道,同时拿过西瓜汁给伍蓝枫满上。

    “哦?准备怎么做来的?”伍蓝枫看向阿干,这阿干看上去确实有点黑社会的气质,让她满意。

    “伍小姐,王少爷跟我说了,这事包在我和兄弟们手上,不过这费用可不便宜,兄弟们也要吃饭的?”阿干很老练地打了打手指。

    伍蓝枫一听,立刻气恼地看向王泉,王泉则笑道:“阿干,你这是干什么,事成了费用算我的,怎么能向伍小姐开口!伍小姐,不好意思,我忘了这回事了,嘿嘿,你别生气,来,喝点西瓜汁降降火。”

    伍蓝枫对他横了一眼,拿起西瓜汁喝了一口,正巧电话响了,王泉和阿干对看一眼,坐下来吃东西。

    “哥,我还在吃饭,晚点就回去,你不用担心。”是伍少华的电话。

    “哎呀,新认识的朋友,嗯,没事没事,好了,正开心呢,回去再说,拜拜。”伍蓝枫嫌伍少华太烦人,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而那边的伍少华面色阴沉,这个妹妹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快又有新朋友,不用说一定又是和什么男人鬼混去了。

    伍蓝枫挂了电话,又拿起西瓜汁一口喝干笑道:“说说你们准备怎么做吧?我可说好了,万一坏事,别把我说出来,要不然大家就是一起死,不把我说出来,我会想办法把你们弄出来懂吗?”

    “懂,道上有规矩的,不会出卖兄弟,伍小姐你放心吧,我们有房卡,半夜过去直接弄晕那小妞办了,拍下照片,就算她醒过来也不敢张扬,这样不是更省事?”阿干露出奸笑道。

    伍蓝枫一愣后顿时拍手道:“好主意,记得把照片发给我,以后那女人看到我还不乖乖叫姐姐!”伍蓝枫心里已经开始暗爽。

    “那是那是,伍小姐这么美丽漂亮,谁敢欺负你那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阿干和王泉都哈哈笑起来,三个人吃得到是气氛热烈。

    半个小时后,吃得差不多的伍蓝枫发现头有点晕眩,站起来时差点摔地上,王泉一把拉住她急道:“你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头,头好晕!”伍蓝枫伸手按头,眼前一片模糊,脑子里立刻响起警钟,转头看王泉,王泉似乎很关切地看着她,这又让她有点迷惑,在摇摇晃晃走了几步后,整个人就软了下去,王泉一把抱住她急叫道,“伍小姐,伍小姐!”

    伍蓝枫已经失去知觉,阿干笑起来道:“死胖子,别装了,这妞还真水嫩啊,错过了还真可惜的。”

    王泉这才露出邪恶的笑容,把伍蓝枫抱起放在沙发上,一手就迫不及待地抓住她暴露一半的胸口银笑道:“要不是这娘们太坏,我也不想用这一招,她当老子是傻子,得罪欧阳玥和任云桀,就他们两人和罗书记、欧市长的关系,就有我苦头吃,何况你不知道啊,他们的朋友一个个厉害人物,我老头子千交代万交代,不能得罪他们,我又怎么会为了娘们而自找死路呢,这娘们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老子不客气,尼玛的,这皮肤可真嫩哪!”王泉说完粗鲁地用双手一扒,伍蓝枫完美的胸口就袒露出来,看得两个男人眼睛都红了。

    “胖子,你,你真要干?她可是云翔的大小姐啊!”阿干吞下口水,眼珠子盯着那抹艳红,心头却紧张得乱跳。

    “靠,云翔算什么,天老皇帝远,而且你不是说了拍照片吗?就算办了又如何,她敢把事情说出来吗?我们丢得起脸,她可丢不起,搞不好,以后这娘们就是我们的宵夜,随叫随到。”王泉大力地在伍蓝枫娇美的身子上揉捏起来,伍蓝枫一点也没知觉,胸部却已经被蹂躏得一片通红。

    “说得也是,嘿嘿,在瀛洲谁敢动我们两兄弟。”阿甘立刻想通,走到门口把房门锁了,就走过来开始扒伍蓝枫的裙子,而王泉不甘落后道:“我先上。”

    “哪一次不是你先的!老子摸几把总行吧!”阿干没好气地笑道,他和王泉已经合作过这类事情很多次,都是些小明星小嫩模,人家吃了亏不敢吭声,他们也就越来越胆大,这次王泉本来也不敢这么对伍蓝枫,但谁叫伍蓝枫狠毒得让他都觉得卑鄙,不仅要陷害欧阳玥,还准备把他都陷害进去,真当自己白痴啊,这样的女人比他都阴险,所以不用顾忌,自己又不是爱上人家,从头到尾就只想干一回而已。

    “嘿嘿,随便摸,这娘们皮肤真不错,有钱人哪,看看这块玉,也是极品。”王泉笑眯眯道。

    “人家家里是珠宝行业的龙头,会差吗?你他妈快点,不行老子先来!”阿干的裤子都已经撑起来。

    “去你妈的,老子啥时候不行,好好看着!”王泉立刻脱裤子。

    伍蓝枫也许死都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被轮的一天,还是两个长相如此丑陋的男人,她只记得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酒店的房间里,浑身黏糊糊的,而且身上有股什么味道,身体一动就发现酸痛得厉害,胸口和下身都是火辣辣的疼,这让她无比恐惧。

    连忙慌张地扑到镜子前,发现自己还是穿着原来的裙子,看不出哪里不对,她伸手拉开裙子,看到自己胸部又红又肿,似乎还有牙齿印在上面时,顿时脑子里被雷击中一般,面色刷白。

    努力回想,然后她有点明白了,一定是王泉给自己下了药后强了她。

    一时之间气愤、羞恼让她眼泪夺框而出,台灯,遥控都成了她发泄的工具,镜子被砸了个稀巴烂,她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眼泪越流越多,愤怒越烧越旺,没想到那个死胖子胆子居然这么大,她一定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跑进浴室冲洗,才发现下面疼痛酸涩,还有恶心的东西流出来,让她直觉想吐,跪在地上,让水不停地冲洗,仇恨慢慢取代一切,她伍蓝枫不是这么好欺负的,王泉这个畜生,禽兽!

    洗完澡,她冷静下来,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伍少华,却发现上面有彩信,陌生的号码,打开来一看,她啊地一声,手机掉在床上。

    手机上的照片淫秽不堪,自己的身体完全裸露,还有男人丑陋的东西正在她身下,但却没有男人的样子,伍蓝枫的心被狠狠地抽了几下。

    颤抖地拿过手机一翻,居然不止一张,还有她明显看到了是两个男人,一胖一瘦,不用说是王泉和那个叫阿干的老板,他们对她下药后轮她,还拍下这种照片以免她报复。

    伍蓝枫忽然想笑,所以她也真得笑起来,而且是越笑越大声,最后倒在床上没有了声音,但眼泪却不停地流下来,沾湿了下面柔软的毛毯。

    一个小时后,伍蓝枫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另一边隔了很久才想起一个慵懒的男声。

    “小枫,这么晚了有事吗?”男子似乎是被睡梦中吵醒了,声音无比沙哑。

    “东方哥哥。”伍蓝枫一开口就是哭腔,然后是泣不成声。

    “小枫,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了?慢慢说。”那边的人立刻声音就精神起来。

    伍蓝枫只是不停地哭,那边的男人很焦急,却怎么也问不出来,但他知道一定出大事了,要不然像伍蓝枫这种千金大小姐是不可能会哭的。

    “小枫,你先别哭,告诉东方哥哥,到底出什么事了,你不是在瀛洲吗?你哥呢?”那边的男人急得不得了,却尽量放缓声音。

    “你再不说,我打电话给你哥。”那头的男人立刻道。

    “别!”伍蓝枫连忙急道。

    “那你说到底出什么事了?东方哥哥急啊。”

    “东方哥哥,我,我,我。”伍蓝枫实在有点说不出口,而且她已经恨到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那边的男人没说话,等着她自己平静下来。

    “我,我被人轮姦了。”伍蓝枫终于说了出来,然后就是哭声。

    那边的声音直接倒抽了口气,然后好久都没回过神来,听着伍蓝枫那伤心的哭泣声音,心头的愤怒也汹汹燃烧起来,不为别的,因为伍蓝枫和他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怎么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在这么美丽的姑娘身上?而且当年自己暗恋她那么久,却没想到她就是和自己不来电,让他还为此痛苦了好长时间,作为他的初恋,他内心的她永远都是美好的,怎么容得了别人玷污。

    “谁,是谁!”东方旭的声音里都是愤怒和阴寒。

    “东方哥哥,你,你能明天来瀛洲吗?我,我有点麻烦,他们拍了我的裸照,这件事,我,我不想给我哥哥知道。”伍蓝枫哭哭啼啼道。

    “为什么不给少华知道,你在他身边怎么会出事?”东方旭此刻已经很清醒,一张二十五岁左右的俊脸上布满阴寒。他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这里面只怕伍蓝枫自己的因素不小,以他对伍家两兄妹的了解,伍少华绝对是个不会让自己陷于危险的人,伍蓝枫那点花痴毛病他也是知道的,曾经他也劝过她,但没用,想来这次轮他的一定不是美男,哎,虽然他觉得很有可能是伍蓝枫自作自受,但毕竟现在的她像他妹妹一般,这口气还是要帮她出的。

    “好,我明天一早就过来,你别急知道吗?等我来了再说,那几个家伙一个也别想逃。”东方旭咬牙保证,他能想像伍蓝枫现在的伤心样子,他的心都隐痛了。

    “嗯嗯,谢谢东方哥哥。”伍蓝枫抽泣着说道。

    “小枫,你要坚强点,别想太多,好好睡一觉知道吗?”东方旭心里难受,纠结,虽然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可终究放不下心中那份美好,只是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也是美男子,伍蓝枫就是不喜欢自己,就算是逢场作戏都不愿意,但就他所知,这女人作风开放,和美男子一夜情的事情多了去了,为何连他碰她一下,她都会逃得远远的?他多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其实很丑?但那么多美女投怀送抱,显然不是因为他的相貌,可伍蓝枫为何就是不喜欢他呢?

    东方旭挂上电话,再也睡不着,脑海里全是伍蓝枫小时候那张纯洁美丽的小脸。心想着要自己出马捏死那些畜生是易如反掌,只是很多东西会违背华夏社会的潜规则,自己可承担不已这个责任,所以他必须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帮伍蓝枫处理好这件事,还不能把他自己牵扯进去,要不然东方家族可能会因为自己而受到严重的惩罚。

    第二天,欧阳玥一早和任云桀去华夏大银行发了两块毛料的快递,他们自己则背着金星祖母绿翡翠明料和那方藏着铁球的冰种阳绿翡翠明料直去飞机场。

    航班是上午十一点,欧玫送他们到机场二楼的出发楼后离开,两人看时间还早,就去一层的肯德基坐坐,而一层正好是航班到达处。

    当两人在走道上时,正好一个航班到达的客人走了出来。

    欧阳玥随意地看向人群,忽然她脚不停下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张小脸一下子刷白,定定的目光盯在一个男人身上。

    “玥,你怎么了?”任云桀惊讶地看着她,然后顺着她的眼光,看到了一个很英俊健朗的男人背着一个米色的包包正往大门口走去。

    “玥!”任云桀皱眉,这男人是玥认识的人?看欧阳玥一脸惨白,似乎不只是认识这么简单啊。

    欧阳玥啊一声似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但目光还是盯在那个男人身上。

    正巧这时,那个都到了门口的男人忽然慢下脚步,转过脑袋朝这边看来。

    欧阳玥的苍白的小脸直接变青,犹如见到鬼一般。

    东方博弈?不,这个男人不是东方博弈,但却很像,起码有六层的相似度,这人是谁?看上去二十五左右了,但东方博弈现在应该才十八岁,和自己同年的,那他就不是东方博弈,欧阳玥松口气,但随即想到不管他是不是东方博弈,一定也和他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东方家的,没一个好人!

    那边的东方旭被一道视线盯得浑身难受,才转过头来,却看到一个清秀的小姑娘盯着他,但让他很奇怪的是她的目光里都是仇恨?可自己好像并不认识她啊?她是谁?

    任云桀眯起眼睛,东方旭显然也注意到他,两人四目相对,任云桀不知道为何后背的脊梁骨忽然窜起一股冰冷的感觉。

    ------题外话------

    咳咳咳,伍蓝枫自讨苦吃哈,昨日两更别错过了哈,继续求月票,大家的支持是老香滴动力,通宵码字,我睡觉去,明日见,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