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8章 瀛洲公盘(五)二更!

008章 瀛洲公盘(五)二更!

    那是一把很薄的飞刀,柄很短是金黄色的,上面似乎有图纹,一中指长度的刀锋看上去非常锋利,而且整把刀围绕一股黑色雾气,插在黑色的皮套里,但已经说明是古董。

    欧阳玥心里一动,这把飞刀要是买下来送给毛毛是最适合不过,比起徐闵那柄大很多的匕首来说,这柄更适合任云桀,只是为何会是黑色雾气?徐闵的是白色雾团,小杰的是金色雾团,她还看到过一些剑什么的都是白色或者银色雾团,就是没见过黑色的。

    来应征的人越来越多,让欧玫有点郁闷,她只取两个人而已,这要是一个个问过去那一天都搞不清楚,何况小玥下午还要去翡翠公盘的。

    五分钟后,表格都填好了,欧阳玥笑着站起来道:“各位好,谢谢大家来应聘,大家应该知道来一个古玩店里工作,那么经验是必须的,所以没有过鉴定实物经验的可能就没机会了,不好意思。”

    顿时差不多三十几个中有十几个垂头丧气地离开。

    “接下去,请专业学习过鉴定的朋友站在左边,民间自学的请站右边。”欧阳玥笑着看着大家。

    还有二十几人立刻分成两队,学过专业鉴定的大都是年轻人,而民间自学者都是是中年人。

    “好了,现在我开始考核,题目很简单。”欧阳玥走进店铺中拿了两件物件出来说,“这一件是明朝宣德帝时期的仿哥釉灰青折沿盘,另一件是清初的黄花梨雕渔乐图的笔筒,这里两样东西是一真一假的,大家排队鉴定,每一件只能看三分钟,若是你认为是真的,你就站在这一件这边,反之亦然,若是假的,需要说出假在哪里,现在开始!”说完把两样东西放在桌子的东西两边。

    欧玫和任云桀维持次序,谁想先上来直接举手就可以,欧阳玥则坐在桌前看着他们的神情。

    第一个上来的是小青年,欧阳玥看他表格他是学过专业鉴定知识的,有点腼腆地走到笔筒前面看了起来,大家见有人上来,顿时又有人上来看另一边的盘子,任云桀看时间,三分钟后就叫他们交换一下,再看三分钟,如此一来一个多小时候,所以的人都已经看过。

    欧阳玥看看队伍还是分成差不多的两队,她不禁想笑,她都分不清到底谁有真本事了,不过很明显猜盘子是假货的直接淘汰,剩下十二人,欧阳玥看到那带飞刀的中年人还在里面。

    “好了,现在说说你们之中谁家里有收藏过古董?”欧阳玥笑眯眯地道,“是什么藏品,可以稍微说一点特征,真假不限。”

    大家面面相觑,感觉这考核还真奇怪,不过都硬着头皮上了。

    一个小伙子挠着脑袋道:“我是想收藏古玩,但太贵了我买不起,所以家里都是些仿品,有宣德炉,元青花,嘿嘿。”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欧阳玥没有嘲笑他,只是点点头,宣德炉和元青花都是市场大热门,仿制品也是最多的,对于爱好者买些高仿品还是很正常的。

    “我家有些鼻烟壶。”另一个女孩子羞涩地道。

    一个个轮着说了些,到那个带飞刀的男子时,他道:“我喜欢收集古兵器,家里大多是兵器类型,不过对其他方面也都有涉猎,很喜欢古玩。”

    “哦?那请问你的古兵器都是真的吗?兵器可是市场冷门。”欧阳玥似乎有兴趣和他聊了。

    男人叫冯亮,他目光看着欧阳玥点点头道:“确实是冷门,所以买真货也会相对便宜,我身上就带了一把商朝的飞刀,小姐可以过目一下。”他说着就从腰间把飞刀拿了出来。

    飞刀用黑色的皮套子套住,欧阳玥接过来一看道:“这是你自己配上去的?”

    “嗯,这刀虽是古物,却很锋利,没有皮套我怕伤到人。”冯亮笑了笑。

    欧阳玥点点头,看来他还是很细心的人,拔出一点点,和她看到的一样,柄有点弯曲,是金铜制作,年代太久而出现陈旧感。上面雕刻着的是龙的九子中的第三子‘睚眦’,欧阳玥知道这睚眦平生好杀,喜血腥之气,怪不得这上面的雾气为黑色,那应该是杀戮之气。

    完全拔出,欧阳玥顿觉阴气扑面,银光一闪而过,似乎让她闻到了一种血气,害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虽然已经看出是把锋利的家伙,但还是被震撼到了,而她内心升起强烈的**,想要买给任云桀。

    “冯先生,你怎么就能肯定这是真品?”欧阳玥微微一笑,把飞刀套上皮套还给他。

    冯亮嘴角一勾,很有自信道:“虽然没有请过专业的鉴定师鉴定过,但以我十几年的眼力,这把飞刀确实是真品。”

    “那若是真品,你知道现在市场价多少?”欧阳玥要探虚实。

    “这个,兵器冷门,不过商朝的东西必定年代久远,还是有收藏价值,以后也许兵器会大热,我以为市场价现在应该在二十万左右。”冯亮想了想道。

    “嗯,那你可愿意出售?”欧阳玥笑问。

    冯亮一愣道:“小姐想买?”

    “嗯,我有个朋友很需要一把这样的飞刀,我一直找不到好的,这个我看了下,确实是真品,我愿意出五十万买下来,你可愿意?”欧阳玥直接了当,目光看了一边的任云桀一眼。

    冯亮瞪大双眼,像见到鬼似的,而其他人都是抽冷气,没想到应聘变成了现场交易了,自己要有这么一件古董该多好。

    “小玥,这匕首市场价才二十万,你干什么买这么贵啊?”欧玫皱眉询问道。

    “冯先生说得不错,现在兵器不是热门,但谁保证十年、二十年以后不走红呢?所以我是不想给你遗憾,就算大涨,五十万应该是极限了。冯先生可卖?我是很有诚意的。”欧阳玥淡笑地看着冯亮。

    冯亮终于回过神来,他这些年为了收那些乱七八糟的古玩,家财花尽,是有人想买他的东西,但价格太便宜,他就不舍得,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让他不激动。

    “好,我卖。”冯亮点点头,“谢谢小姐这么大方。”

    “不,是你的飞刀确实是好东西。”欧阳玥高兴地站起来,“你可有账号,我马上让人过户。”

    “有,有的!”冯亮把飞刀放在桌子上,就翻自己钱包拿出一张卡来。

    欧阳玥拿过来交给任云桀道:“毛毛,立刻转五十万给冯先生。”

    任云桀其实很清楚她口里的朋友就是他,早上还说着这件事,没想到机缘巧合真得遇上了,而对她对他的上心,他内心很甜蜜,点点头接过冯亮的卡就可以手机银行转账了。

    欧阳玥看看后面十一人,里面还有两个女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年轻些,欧阳玥让她们先过来道:“你们两个请说说看为何说清初的黄花梨雕渔乐图的笔筒是假的呢,依据在哪里,你们最擅长鉴别什么类型的古玩,大姐,你先来吧。”欧阳玥看向年长的那位。

    这位妇人看上去应该是小康家庭,保养不错,身上有股书香门第的气质,欧阳玥感觉挺舒服的。

    妇人点点头微笑道:“好,我觉得这笔筒虽然看上去很真,但问题出在渔乐图,小姐刚才说这是清初的物件,那么渔乐图在当时是很流行的,雕工这类图案也就非常用心精致,但这图上的海水波纹就显得很假,更别说这渔翁的帽子,线条弯曲,毫无美感,可说太不严谨的,这就是我的依据。”

    欧阳玥点点头笑道:“那大姐最擅长哪方面?”

    “我比较喜欢擅长字画和雕刻方面,我爸爸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平日爱好就是雕刻,我从小跟着他,所以也比较喜欢这类东西。”妇人不好意思的笑笑。

    “那你为何想要这份工呢?”欧阳玥很满意,要知道从小就得到熏陶,那直觉要准很多的。

    “那个,我爸爸让我来的,他收藏了很多古玩,就是不敢很肯定,让我多出来学习学习,学点经验就可以帮他鉴定鉴定了,而我本人也很喜欢古玩,因为它们都非常美,凝聚着古代人民的的智慧,是值得弘扬和发展的。”妇人大方得体,说得也很合欧阳玥心意。

    欧阳玥点点头让她等待一会,她又考核了剩下几个,最后决定聘请这个妇人和卖飞刀的冯亮,冯亮虽然赚了五十万,但他对古玩也是有种狂热,这样的人势必爱护古玩,而且也会精意求精。

    欧玫非常高兴,安排好事情后,请他们吃饭,饭后送他们回酒店休息。

    任云桀在欧阳玥房门口道:“玥,为什么要买这么贵的飞刀送给我?”任云桀拿着飞刀把玩着,他非常喜欢这把带着强烈煞气的飞刀。

    “你值得拥有啊,还有就是我不能让你输给徐大哥,看他那把匕首牛逼的,我家毛毛也不输人,嘻嘻。”欧阳玥很自在地揉乱他的头发。

    任云桀扁扁嘴道:“我不如他吗?”说完把飞刀收起来。

    “哪里啦,毛毛是最好的,别人没得比!好了,别胡思乱想,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以后要带着,最好别用枪知道吗?”欧阳玥说完就笑着开门进房,她还能睡上一个小时的午觉。

    任云桀薄唇抿了抿,眼里有着笑意,看她关门后才回去对面自己的房间。

    欧阳玥从这边透视过去,就看到任云桀坐在床上,又拿出那把飞刀把玩着,脸上都是笑意。

    忽然他甩手射出,飞刀直直地钉在坚硬的墙壁上,把欧阳玥吓得差点惊叫起来,是这飞刀太锋利,还是任云桀暗劲太强?

    任云桀再去墙壁上拔下来,反反复复地看着匕首,眉心却微微皱气,突然欧阳玥见他轻轻地用飞刀割上了他的手背。

    欧阳玥很想阻止,但现在可是透视,不可能冲过去,只能看到任云桀那轻轻的一划后,一道血光出现在刀锋上,欧阳玥看到那飞刀上本来的黑气更加得浓郁了点,而任云桀则嘴角勾起些笑,把飞刀收拾好,然后双臂枕脑袋平躺在大床上看天花板。

    欧阳玥扁扁嘴,这家伙是无聊吗?还是想心事?怎么不午睡?不再多想,她可有点累了,立刻闭上眼睛休息。

    下午两点,两人准时来到了昨日那个巨型大帐篷中,发现毛料已经全部变成了半料,多多少少都是擦出窗口或开个小窗,能让人看到里面玉肉的种水和颜色,不过懂行的都知道,这种情况最怕的就是靠皮绿和吞绿的黑癣。

    “玥,半料你有兴趣吗?”任云桀询问欧阳玥,自己则看着伍少华带了伍蓝枫进来,伍蓝枫一身紫红吊带长裙,波西米亚风格,妖媚的样子引来无数爱慕的眼光。

    “兴趣是有,不过这价格太过吓人,比较起来我还是喜欢看明日的巨型毛料,你说要是有一个桌子大的玻璃种什么的,那不发达?”欧阳玥想入非非了。

    任云桀一头黑线地转回头来看她。

    “伍蓝枫可真漂亮,可惜了。”欧阳玥注意到伍蓝枫朝她看来,不由赞美。

    “漂亮有什么用,是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是花痴的。”任云桀浑身冰冷,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盯着他笑,他可不认识她!

    “那她要不是花痴,毛毛可喜欢?”欧阳玥笑着撞撞他肩膀。

    “她不是我的菜,我喜欢什么女人,你最清楚。”任云桀忽然双目深沉地对上她的双眼,那里面燃烧着一簇小火苗,似乎欧阳玥要再说这个话题,她一定会被他焚烧致死。

    “嘿嘿,小滑头,小小年纪,不要想女人!我们要干大事业。”欧阳玥双手上去揉乱任云桀的头发,她实在不喜欢他装深沉的样子,害她有点紧张。

    任云桀顿时露出苦瓜脸,手忙脚乱地理自己被弄乱的头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昨日的主办方谭先生又笑着出来,手拿麦克风开始说明今日投标的规则,不过大家都很明白,和昨日是大同小异,然后就是大家下去随便看那些半料。

    欧阳玥看到好几块都是极品好料,那明艳动人的切口确实很吸引人,但底价却也很坑人,好一点的上亿,差点的都上千万,百万的也有,不是个头小,就是窗口露出来的玉肉不够极品。

    今日伍少爷、张董、李利克他们都已经不看欧阳玥了,想来昨日他们投到的毛料一定也解开不少,该知道自己把他们全忽悠了,所以三家人看她的目光都是有点怨恨的,他们是不相信一个个频频赌涨的女人昨天那些毛料这么差劲,摆明是坑他们的。

    欧阳玥看得很快,其实她就算不下来也能直接透视,只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但也不像其他人拿着放大镜和强光手电筒在细细观察。

    欧阳玥看到伍少华和向阳正在用强光看一块底价为八千五百万的半料,她和任云桀只是从他们面前绕过离开,伍少华微微愣了愣,然后转头看看欧阳玥的背影,他知道这是个高傲的小女人,也是个很强的对手。

    “玥,他看得那块如何?”任云桀询问道。

    欧阳玥贴近他低声说了几句,任云桀皱起了眉,那半料里面是冰种翠绿,里面夹带黄色带,个头也不小,出来能卖二亿左右,看来这伍少华还真有点眼光,但玥也太厉害了,怎么能知道里面有黄色呢?外表完全看不出来,难道就看那些松花分布的情况?看来自己连入门都不到。

    忽然前面的欧阳玥站住不动,而是看着一块黑色蟒皮的一人高的明料,窗口处是一抹透明的淡红色,很是漂亮。

    “红翡?”任云桀凑脑袋过去看,底价是一亿二千万,让他倒抽口气。

    “嗯,红翡是含微量元素铁较高的翡翠,又称为红色翡翠,有以褐色调为主的,褐中泛红的翡翠称”红翡“,以红色调为主的,红中显褐的翡翠称”翡红“。天然质好色好的红翡玉难得一见,可遇而不可求。最好的红色称”鸡冠红“,红色亮丽鲜艳,玉质细腻通透,为红翡中的上品,看这个外表淡红,虽然没有鸡冠红那么值钱,不过也是很难得,怪不得底价这么高。”欧阳玥淡淡地解释一下,把号码记住,其实她和任云桀说得只是表面,真正的是这淡红色里面还有翠绿色和紫罗兰,三者是共存的,俗称“福禄寿翡翠”或“桃园三结义”,由它制成的红色翡翠手镯等饰品市场非常走俏,倘若“水”好质佳,则价格不菲,所以她起了兴趣,只是这底价都这么高了,自己出多少能标下来?

    一圈下来,欧阳玥就看中这一块,让任云桀去投,价格为二亿一千万,她心里不禁叹口气,自己还是很穷啊,而且这块要是中标,她也不准备卖掉,雕刻出来起码能赚上一个亿,而且她自己也喜欢,做个手镯什么的戴戴也不错。

    一个半小时后,投标结束,和之前一样立马就开始宣布得主,欧阳玥发现伍少华果然标中了那块毛料,看来他昨天输的到是今天赚回来了,这家伙确实有本事,而李利克和路老也标中一块,欧阳玥看到也是赚,不禁扁扁嘴,只有张董用一亿多标中一个内有裂缝的玻璃种,所以几乎亏了一半。

    轮到自己那一块时,她依旧很紧张,好在二亿一千万还是拿下来了,欧阳玥这才露出笑脸,这样一来,她手里已经有三块未解开的毛料了,等瀛洲公盘结束,就运回去,放家里慢慢解,她和任云桀商量过,把地下室改造成工作坊,以后极品的翡翠解料和雕刻都在这里,相信范择文也会同意的。

    这一天到是风平浪静,没人骚扰,欧阳玥晚上去学游泳和健身,回房就练飞针,倒是过得很滋润,至于翡翠上的事情,由任云桀一手包办,她完全不用操心,这中间徐闵和李炎贝都打来电话,听到她又标到好料,自然也高兴,大家都是股东,有钱赚谁不高兴?

    欧阳玥问他们现在在干什么,李炎贝则是在筹备公司,徐闵是在做网站,两个人都住在她家里,李炎贝直接懒得回自己家,而是选了个客房住下来,美其名是给徐闵作伴,让欧阳玥很无语。

    任云桀听到李炎贝住在他们家里时脸都绿了,那臭小子趁他们不在就登堂入室,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回去看自己怎么教训他。

    而此刻在欧阳玥的别墅里,李炎贝和徐闵面对面坐在餐桌上吃宵夜,随便聊了些话题后,李炎贝看徐闵的目光越来越奇怪了。

    “你什么眼光?”徐闵实在受不住,他真怕李炎贝这妖孽是个同性恋,看他的眼光毛毛的。

    “徐闵,你喜欢小玥玥对吧?”李炎贝忽然笑起来。

    徐闵一愣后,面色微微尴尬道:“别五十步笑一百步,你难道不喜欢小玥?”

    “咳咳咳,我把她当妹妹的,她那么可爱清纯,引起我的保护欲,不过我见你看她的眼神很温柔,嘿嘿,我说你都二十七了,是不是老了点?”李炎贝专门踩他痛处。

    “这和年纪有关系吗?”徐闵好笑地看着这个嘴硬的家伙,他能看出自己喜欢上那小丫头,他自然也能看出他对欧阳玥的喜爱之情。

    “当然有,你看看毛毛,二十一岁,和小玥玥多配啊,你别想老牛吃嫩草。”李炎贝狭长的眸子瞪他。

    徐闵大笑起来道:“李大少,你是想少个竞争对手吗?我不在乎年龄,再者了年龄根本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相爱,若我喜欢小玥,小玥不喜欢,我也不会勉强,有时候争取过就已经是一种满足了。”

    “你争取过了?”李炎贝一愣道。

    “还没,她似乎太小了点,我在考虑要不要等她过了生日再追求她,她十一月中就过生日了。”徐闵皱皱眉,欧阳玥年纪确实太小了,可感觉她似乎和他们同龄人一样,这实在有点让他困惑。

    “咳咳咳,你到是不怕难为情!”李炎贝其实有点佩服这个阳刚的男人。

    “这有什么难为情的,男女恋爱本来就是正常,难道你是因为难为情才不敢?”徐闵露出狡黠的笑容。

    “咳咳咳,都说不是,我只把她当妹妹。”李炎贝还是脸皮薄。

    “你以为我近视眼还是老花眼?”徐闵没好气道。

    李炎贝闹了个大红脸道:“我看你还是放弃吧,小玥玥只对她的毛毛好。”

    “那又如何?”徐闵耸一下肩。

    “任云桀也喜欢小玥玥。”李炎贝看着他有点无奈。

    “so?”徐闵漆黑的眸子直盯着他。

    “so?你就不怕被毛毛打?那家伙吃起醋来不是人!还记恨!”李炎贝本能地摸摸自己的眼睛。

    徐闵哈哈大笑道:“若是有生之年,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那还真是件畅快事!”

    李炎贝一头黑线,好吧,他和他不是一国的,这男人能打。

    “那你可想过小玥玥只是普通的平名百姓,你家里能接受吗?自古以来门当户对一直是上层人的择偶条列。”李炎贝换了个切入点,反正他是要打消徐闵追去小玥玥的想法,之前他是准备让他和任云桀好好斗上一斗,搞不好自己能乘虚而入,但现在自己也住进这别墅了,那当然要扫除障碍。

    徐闵忽然笑声收敛,整个人的气息改变了,慢慢变得阴沉,最后默不作声。

    “所以嘛,你和小玥玥是不可能的,就别招惹她,要知道万一她真爱上你,而你又不能娶她,那就是对她最大的伤害,你不会这么残忍吧?”李炎贝却笑了。

    “若她真爱我,我愿意为了和家族谈谈。”徐闵目光犀利地看着他。

    李炎贝耸肩摊手道:“你死了这条心吧,就我们三个之中,你是最不吸引女人的。”

    “承认了?”徐闵嘴角抽了抽。

    李炎贝脸热咳嗽几声道:“是,我是喜欢小玥玥,但我和你一样有顾虑,一是年纪,而是那个该死的毛毛!寸步不离啊!”

    “那我们不应该合作吗?你觉得你一人就能打败毛毛?”徐闵笑了。

    李炎贝一愣道:“什么意思?我们也算情敌!”

    “但最大的情敌是他,我们可以公平竞争,但那小子已经捷足先登了,我们再不合作,那这辈子怕是没机会了,虽然小玥还小,但我不介意娶一个小妻子。”徐闵想到这个名词,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暖。

    “说得也是,那好,我们合作,不管谁赢,起码都努力了。”李炎贝斟酌了下后点点头。

    “那你就把她的星玥珠宝打理好,而我做好她的网站博她一笑。”徐闵笑着站起来往楼上的电脑房走去,嘴角的笑容是越来越深了。

    李炎贝嘴巴扁扁,忽然不爽地大叫道:“你别以为肩膀有伤就不用洗碗!”

    徐闵从楼梯处探出脑袋来笑道:“那你中一枪试试。”说完笑着走人,李炎贝无数怨念都发泄在唠叨里。

    翌日,也就是瀛洲公盘的最后一天,投标的可是巨型毛料,那简直就是巨无霸,每一块都能把你压成肉饼,而来参加的人也少了不少,因为一般珠宝公司绝对没能力赌这么大。

    欧阳玥本想捡便宜,结果来到现场才知道,那些巨无霸的底价一个个都能吓死人,最低的也要二千万,吓得她直吐舌头。

    “玥,我们钱不多了,你想买这么大的吗?”任云桀询问道。

    “看看再说,昨日买的不准备卖出去,我们还要留钱去缅甸玩,这东西确实太贵了。”欧阳玥皱眉,自己还是很穷啊。不如玩一块现场解石,套点现金?可这么大解出来是好料的话,起码也好几亿,几家能吃得下?难道切开来卖?貌似也不错啊,只是太浪费了。

    欧阳玥嘀咕着走向那些巨型翡翠,忽然她的手腕刺痛了一下,她一愣,看看手链处,发现那三颗金色的花心开始慢慢转动,这可是好久都没有的事了,而她手臂也开始慢慢发烫起来,这让她心里大惊,难道这会场里有铁球?可这里不是古玩,而是翡翠啊?真是奇怪的事情。

    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她立刻就凝目扫荡整个会场,透过那些来来往往的骨架人体,直接看向翡翠毛料。

    翡翠毛料的密度是非常高的,所以欧阳玥虽然能透视进去,但很吃力,何况距离那么远,看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她加快速度走向那一共才十二块的巨型毛料。

    “欧阳小姐看中哪块了?”伍少华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正好挡在欧阳玥面前。

    任云桀立刻把欧阳玥拉到身边,目光犀利冷酷地看着伍少华。

    “伍少爷,难道还想跟我的风?就不怕再亏个一亿?”欧阳玥好笑起来,但感觉手腕的灼热越来越烫,让她不得不伸出另一手来按住手链。

    伍少华面色微微一变后目光盯着欧阳玥笑了道:“做生意自然有亏有赚,你能让我亏一个亿也是你本事,伍某自认倒霉就是。”

    欧阳玥实在很无语,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毛病,自己和他也算是撕破脸了,居然还能这么和颜悦色?事出反常必有妖,就是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透视线在他身上扫射了一片,到是没什么危险性武器,不过这家伙身材也很不错,怪不得女人那么多,欧阳玥扁扁嘴哼了声。

    “那祝你今天好运!”欧阳玥说完就走开,因为手镯的热度真的是越来越让她难受了。

    伍少华看着她右手握左手的手链,微微挑了下眉,也没说什么,自己开始鉴定巨无霸。

    “玥,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任云桀发现她额头冒汗了,而且脸色有点苍白,心里很惊讶,已经很久没见她如此不淡定的样子了,就算他有时候热得汗流浃背,她都不出汗,而现在在空调房内,她却出汗,这让他想起了珠市徐老陶宝展上的一幕。

    “没,没事,有点肚子疼而已。”欧阳玥连忙把一只手按住肚子上。

    “那怎么行,我们出去看医生!”任云桀连忙要去背她,欧阳玥笑着摇头道,“没事的,就一会,我先看看。”欧阳玥说完就往圆圈的转弯处转过去,然后她的心脏处一股灼热像要迸发出来似的,让她知道她要的东西就在这里。

    目光凝聚,四周看看都没见有铁球,她只要扫射身边的巨无霸翡翠原石,才发现巨大的冰种阳绿翡翠包裹之中居然有一个白色圆形的雾气东西。

    她看不透里面是什么,但她知道那一定是铁球,她的手在摸上整块毛料时那股滚烫开始慢慢消退,似乎是让她找到了它而不用再指示她一般。

    “玥,你没事吗?”任云桀看着她脸色好些,双手几乎都趴在原石之上,有点奇怪,但很担心。

    “我没事。”欧阳玥感觉热浪慢慢消退,露出微微一笑,低头看看这块原石的底价居然是一亿八千万,让她倒抽口气,这么贵?但再贵自己都势必要买下来,这里面的东西对她很重要,可是一亿八千万只是底价,那要想投标得多少钱?

    欧阳玥好不容易脸色好点,这下变黑了。

    “怎么了?”任云桀看着她丰富的表情实在想不明白。

    欧阳玥拉着他离开这块原石,接下去看其他的,但悄悄地跟任云桀说一定要标到那块原料,让他计算一下他们总共的资金。

    任云桀一愣后也不多说,他相信欧阳玥一定是觉得那原石值才会想买,他开始计算他们的还剩下的成本钱,最后欧阳玥决定出二亿八千万。

    任云桀捏着她写好的投标价格坐在她身边,而欧阳玥目光一直望着那个投标箱,果然还是有人投标的,而且第一个投的就是二亿,那个香港‘明月珠宝’的老板娘沈夫人也投了,上面写着是二亿五千万,欧阳玥想可能是因为这原石表面迹象有点像出帝王绿的感觉,所以这个女人才会争。

    离投标时间还有三分钟,欧阳玥还没叫任云桀去投,而是目光看着伍少华,而伍少华正看着那块巨无霸,似乎在纠结什么。

    忽然伍少华转过头来看她,欧阳玥没想到正好四目相对,伍少华一愣,欧阳玥也愣住,然后欧阳玥笑着挑挑眉,伍少华面无表情却立刻在他的投标纸上写下二亿八千万的数目。

    欧阳玥面色一变,连忙又重新写了一张,才放心地叫任云桀快去投,当任云桀把纸投进箱子里时,时间到了,欧阳玥终于松口气靠在椅子上,似乎打了一场仗那般累人。心里想着那铁球怎么会到翡翠原料里面去了?这还真让她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翡翠的形成得上亿年,那么这个铁球难道也存在这么久了?天哪,怎么可能,可是她这双透视眼几乎什么都能看透,却偏偏看不透铁球的里面,上个铁球她能看到表面有绣还有猛虎图案,但这个铁球被一团白色雾气包围住一般,她居然透视不过那团白雾,自然也看不到里面的铁球是不是和原来那个一样,所以她若想要知道,就只有切开来看看。

    “玥,这个我们是切出来,还是运回去?”任云桀回来很无奈地看着她。

    “切,我要中间那一块,其他尽量切大块,能卖就卖掉,我们不够钱去缅甸了。”欧阳玥当机立断,之前的金星祖母绿顶级极品,她自然不舍得卖,而后的标中的两块她中意的毛料她也不舍得卖,至于任云桀问她那两块里面是什么好货色,欧阳玥却是卖了个关子,还有就是那块福绿寿她也不舍得卖。所以她只能卖这块了。只是这原石太大了,切割都成问题,好在今日只有十二块巨无霸,三点种就已经出来结果,欧阳玥标中想要的,忍不住眉开眼笑。而伍少华则面色再一次难看,不过他还标了一块之前和向阳研究的,欧阳玥看了下,居然也是赚的,心里郁闷,这家伙福气还真不错,自己要弄垮他似乎想得太简单了些。

    十二块巨无霸全部被标走,但只有欧阳玥一人说要解石,而且是解开来当众就卖,很多珠宝商都不明白她为何这么做,因为玉自然是越大越值钱,她居然要切割,那不是把钱往门外送吗?而且她以二亿八千零两万标中,这要是切小了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回本,除非里面出得是极品好料。

    但不管如何,既然欧阳玥要解石,那珠宝公司自然是高兴的,特别是没标中的几家,恨不得能买几块回去填补仓库。

    欧阳玥直接上去画线,四四方方,中间留下一个正方形,而且她已经决定好自己回去一定要买解石机和磨石机,这个铁球必须要自己亲自解出来,要不然让毛毛知道,自己的秘密就一定藏不住了,而她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任何人。

    解石员看到欧阳玥如此干净利落的画线,有点惊讶,这么大的原石,中间就剩一个小方块,那么很有可能四面都被切碎,不禁有点纠结地看看欧阳玥。

    “没事,切吧,分四块卖,也不用价格太高。”欧阳玥对他笑了下,直接回去座位坐好,任云桀则在下面监督。

    大家一听欧阳玥的话更高兴了,居然分四块?那大家的机会可能会多些了。

    解石员见她这么说了,虽然有点惋惜,但还是照做,在三个人的帮助下,半个小时后,才把这巨无霸分成了五快,每一个切面都是绿油油、亮晶晶的阳绿色,虽然比不上帝王绿,但已经让大家闪花了眼,连吞口水,显然对小一点的珠宝商来说,这种冰种阳绿正适合他们做高档饰品,虽然他们都走大众路线,但没有点好货也是不行的。

    欧阳玥没有直接卖半料,而是让四个解石员分别把四块都完全解出来,而中间一块等于是明料,四面都是绿油油的,只有上下两个顶没有磨去,她让任云桀包起来放好。

    很多人奇怪她为何不卖第五块,欧阳玥笑着回答是回去自己练手磨,表皮太多她可没力气磨了,大家一听觉得有道理,只有伍少华一直目录疑惑地看着她,他总觉今日的欧阳玥和平日不同,刚才她整个人几乎都趴到那原石上去,这就是他也会参加投标的原因,他相信她一定很看好这块原石,只是现在见她居然把这么大的玉石切成五块,价值可以说是少了一倍,她难道嫌钱多?还是她手中哪一块里还能出顶级翡翠?

    ------题外话------

    母亲节二更求月票!二万字了哈,祝妈妈们永远年轻漂亮,宝宝们健康可爱!求月票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天更新放在中午11点吧,接不上鸟,泪奔~

    恭喜亲亲‘潇湘爱你’成为把本文的解元铁粉,谢谢亲爱的,扑倒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