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7章 瀛洲公盘(四)

007章 瀛洲公盘(四)

    四块电子屏幕快速翻动着,很快到了欧阳玥中意的三块之一58号,底价70万,表相在一堆原料中算是差的,但欧阳玥却看到里面是好货,所以她在势在必得的情况下投了270万。

    “我们中了!”任云桀高兴地说道,欧阳玥一看确实中了才松口气,回头看看那边的伍少华,这男人那双桃花眼此刻正望着她,他是知道欧阳玥投这块的,就是没想到70万的底价她居然出270万,这说明这块原石中一定有好料,这让他面色有点阴沉。

    接下去,欧阳玥连续五块都没中,就连她想买回来卖的都没中到,三大珠宝集团居然直接刮分掉,让欧阳玥哭笑不得,不知道他们买回去解开来还会不会在相信她运气逆天了。

    第二块欧阳玥中意的是79号,底价120万,表象也不是很好,她出到401万,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居然没中,而是给李利克450万标走,气得她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如此看来,那路海峰确实和方老能齐名,那里面是冰种满绿,有点小飘花,但绝对价值过五千万,这次李利克只怕不会输了,除非他明后两日买中废料,但路老在,李利克应该不至于闯下大祸吧。

    欧阳玥心里乱糟糟,自己最后一块中意的可千万不容有失,因为那一块是三块之中最好的,想买回去自己切的。

    接下去,她们中了两块还可以的,到168号时,欧阳玥差点紧张地站起来,当滚动屏幕上出现中标者是自己时,欧阳玥太过激动,一把抱住了身边的任云桀,把任云桀吓一大跳。

    “毛毛,我们中了!”欧阳玥抱着还跳,完全像个小姑娘。

    “嗯,这么激动,是极品?”任云桀嘴角勾着笑容,俊脸微微泛红,抱着她的感觉很好。

    欧阳玥看着他嘴角那抹狡黠的笑容,才惊觉到自己实在兴奋过头,连忙离开任云桀的怀抱,面红耳赤地直点头,然后又抬眼去看屏幕,168号低价200万,她出了600万,整整高出400万,终于得了。

    伍少华、张董、李利克都望过来,见欧阳玥如此兴奋,不禁都去看那块毛料,看来看去也不比其他好多少,就是不知道为何她会出这么高的价值,摆明是势在必得的。

    投标结果在一个半小时后全部公布出来,欧阳玥一共中了五块,两块是自己特别中意的,另三块都还不错,准备直接换现金,参加明日的半料投标,因为半料的底价更为吓人。

    主办发提供解石机和磨石机,有需要的可以免费使用,自然还有专业的解石人员免费帮忙解石。

    这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晚上六点钟了,照理大家都该回去用晚膳,但见有人要当场解石,居然个个都不愿意离去,只有那些不准备解石的老板,让伙计先把自己标中的毛料去后台取出来存放进华夏大银行,自己本人都是留下来看解石。

    所以场中虽少了很多人,但老板们却都没走,他们也很认命地吃着点心喝着开水,坐下来看解石。

    罗刚派人给欧阳玥和任云桀送来饭盒,虽然只是饭盒,但里面可都是瀛洲大酒店的特色菜,让欧阳玥眉开眼笑,果然认识大人物都是有好处滴。

    任云桀去后面打探消息和交易,金胖子就来套近乎,问欧阳玥会解几块,欧阳玥也不忌讳,直接说会解三块,金胖子一脸期待,也让人去买饭盒去了,那样子还真是要等到欧阳玥解完为止。

    很多珠宝公司都不解石,因为他们本来公司就还有产品,买回去不一定要立刻用,只是要长期放在仓库做原料,需要的时候才会解,所以解石的基本是个人比较多。

    十台解石机一起开,想解的都可以上去排队,欧阳玥先看到第一块原料是一个看上去像爆发户的中年男人,脖子里系着一根粗粗的金项链,他用三百万标下了低价150万的原石,兴奋地要第一个解。

    解之前大家都会讨论下原石的表面,积累些经验,而那男人根本不会画线,只能让解石的小伙子随便解,解石小伙子很为难,要知道一刀下去,很可能把里面的整块玉切断,那价值就小很多,但若是从外面慢慢磨,要是太深的话,得磨死人。

    解石小伙子和爆发户皱眉说了些话,那暴发户露出纠结之色,看看四周,想请人,但这种事谁敢帮忙,要是准的话到不错,但不准还不是被人骂。

    暴发户见大家也不愿意帮,只能自己先比划了一道线,解石小伙子立刻就一刀切下去。

    欧阳玥摇头,一刀下去只是白花花的石头,很多人发出叹息,暴发户面色不好看,再比划了一刀,结果还是石头,他面色都青了,然后就让解石的小伙子随便切,小伙子就算把原石切成豆腐块都只是石头,让那暴发户脸色惨白,还是他身边一个女人把他拉回去坐下来。

    这边的九台解石机一起开动,最快出绿的是第五台,一个小切面绿油油一片,看上去很清新,解石小伙子立刻喊大涨,原石的主人自然也高兴,但他让小伙子停手,然后开始对大家说他不想完全解开,而是当半料出手,这原石底价是一百万,他一百八十万中标,现在变成出了糯种的半料起步价三百万。

    “三百五十万!”台上那么大大小小的珠宝公司可以竞价,对于他们是永远都不会嫌少,何况翡翠这东西越开采就越稀少,所以收藏价值也越来越高,谁不想多存点。

    “四百万!”

    “四百五十万!”

    “五百万!”下面的喊声是此起披落,让原石的主人笑不拢嘴。

    任云桀脑袋靠进欧阳玥道:“玥,你觉得这块怎么样?会不会是靠皮绿?”

    欧阳玥早透视过了,淡淡道:“还可以但也不大,这家伙很聪明,要是完全解出来可能还没现在的价值高。”欧阳玥已经听到有人喊了六百万了。

    “六百万成交!”主办方自然有人帮卖主代理这些步骤,“请买主下来签字后再决定继续解吗?”

    那买主是个女人,走下去签了字后说要完全解出来,解石小伙子才又动手,大家都注目这边,而其他那些就算有出绿的都是一般般,没有这块让大家有种看上去像要大涨的势头。

    “哎呦,就这么大啊,看来六百万也差不多,没多少赚的了!”有人说道。

    那女人面色微变,但还是很从容地点点头,让手下去办事交接,好在是没亏。

    这一批十块很快就过,欧阳玥那三块是一起上了三架解石机,任云桀作为欧阳玥的代表人,下去台前观看,而欧阳玥在还是坐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任云桀。

    任云桀无疑是出色的,很多女人都不知道是看美男还是看解石,这等风景可谓是赏心悦目,交流声也大了很多。

    欧阳玥还听到背后有人在说,任云桀真帅气,和这小姑娘到是很相配,不过看上去像小姑娘的保镖,让欧阳玥哭笑不得。

    忽然欧阳玥见任云桀对她招手,她才知道自己还没有画线,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很多人本来不知道那三块是她投中的,这下等于是告诉大家这三块是她的,而对于欧阳玥这个赌石界的新秀大名,很多人都已经如雷贯耳,特别是昨日那金星祖母绿翡翠的出现,已经成为这次瀛洲公盘的一个传奇。

    现在见她要当众解三块毛料,个个都瞪大眼睛,希望还能目赌极品翡翠。

    欧阳玥画完线后回去做好,任云桀叫三人开动,三个人是并排靠一起的,方便任云桀的观察。

    欧阳玥也考虑到他们三人一起切,所以三块原石的画线是有区别的,第一块是直接出绿,只见那家伙一刀下去就停下来张望,任云桀泼清水,发现里面居然不完全是绿色的,而是绿色中带些粉红色的,冰糯种水,看上去很不错。

    “芙蓉种!”解石的小伙子看了会下了结论,他毕竟解了很多年翡翠毛料,有点心得了。

    任云桀点点头,看向主办方的代表,那代表是个高瘦个子,姓谭,立刻也上来看了看道:“芙蓉种,水种在冰种和糯种之间,大涨!请问还要不要接续切?还是直接卖了?”

    欧阳玥这块原料是三百万拍下的,现在卖的话估计能上八百万,但她自然不会选择卖半料,而是对任云桀摇摇头。

    “解开卖!”任云桀立刻道。

    那些想捡便宜的珠宝商立刻叹气,只能看着接续解石。

    很快,小伙子按照欧阳玥的画线,就解出一块有大人头那么大小的翡翠,灯光下一照,绿意中浮动粉色,很是漂亮,虽然不是极品,但贵在双色翡翠,价值自然也会上涨。

    那谭先生和任云桀说了一会话后,对大家道:“经过买主同意,这块芙蓉种现在出价八百万,价高者得!”

    “一千万!”金胖子第一个喊道,引来欧阳玥的笑声。

    “一千一百万。”大家都纷纷站了起来。

    “一千两百万!”

    “两千万!”一声女子巨吼,场面喧哗停下,秦小姐一脸涨红地站起来。

    “两千万第一次、两千万第二次、两千万,?”谭先生很激动地数着。

    “两千两百万!”李利克举手了。

    秦小姐顿时咬牙切齿地看向李利克,又低头看看坐着的张董后道:“两千五百万!”

    “哇!”全场沸腾了。

    “两千五百万第一次!两千五百万第二次!两千五百万第三次!成交!”谭先生声音都亢奋着。

    欧阳玥嘴角一勾,本钱又多了两千五百万了。

    李利克面色阴沉地看了看秦小姐,然后和路老交头接耳去了。

    欧阳玥看看另一边的伍少华,他很淡定,面上挂着微微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本来以为这家伙一定会参加竞价,毕竟这种芙蓉种的翡翠不是很多,没想到他没开口。

    正在这时,旁边那人大叫一声:“玻璃种!”顿时把大家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他这边,而同时,第三个也几乎同时大叫一声:“帝王绿!”两个声音就像导火线一般引爆全场。

    欧阳玥笑了,很多人惊恐地看着她,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厉害,随随便便就能挑选到这等极品翡翠,而只有欧阳玥知道这两块她是用来忽悠人的。

    任云桀马上跑了上来询问她,欧阳玥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后点点头回去。

    “玻璃种!好美啊。”有人看着那只有一碗口那么大一个切面感叹起来。

    玻璃种翡翠几乎都是肉质很老的老坑料翡翠,因此又称“老坑玻璃种翡翠”。顾名思义,似玻璃、水晶那样清澈、晶莹透明的翡翠被称为玻璃种翡翠。一般来说玻璃种翡翠颜色很淡或不带色,颜色浓艳的玻璃种翡翠数量极少。老天造物就是这样,给种不给色,给色不给种,水清无鱼,不含杂质就没有颜色,如果带色,色在其中那就绚丽有光辉,色会呈现鲜亮和通透的灵动,那时它的身价又另当别论了,而这一个切面是完全无色透明的,相对于带色的要便宜些,但已经属于难得一见的极品翡翠。

    谭先生在任云桀的交代下道:“这块玻璃种,买主想卖半料,有意者可以出价,底价二千万!开始!”

    “二千五百万!”有人喊道。

    “三千万!”

    “四千万!”

    “五千万!”数目是千万上涨,气氛直接到了**,而切出帝王绿那小伙子在按照任云桀的说话慢慢地用沙皮磨两边,让个头再出来大一些。

    欧阳玥神情谈定,这玻璃种她也喜欢,可是只有一厘米不到的一条厚度,切出来价值最多也就五千万

    ,不如现在卖半料,看看有没有冤大头,事实证明,在极品翡翠面前大家都是疯狂的。

    “六千万!”李利克再一次大叫起来,比起那帝王绿他更喜欢这玻璃种,完全的无色透明,而帝王绿他们李禄已经有一块了。

    “六千一百万!”张董那边也开始叫了。

    “六千五百万!”一个欧阳玥不认识的矮个子叫价。

    “七千万!”伍少华终于举手了。

    “八千万!”李利克又叫。

    “八千一百万!”张董继续,那矮个子不说话了。

    “八千五百万!”伍少华继续。

    李利克面色铁青,看看两个仇家,这两人是他这次最大的竞争对手,一咬牙道:“一亿!”

    “哇!”全场哗然,这还只是一个玻璃种的半料,要是靠皮那不是亏死,李利克这次算是豁出去了,比他爸爸还狠。

    张董和伍少华都不再说话,一个亿确实太过冒险了,何况下面还有一块帝王绿,最后李利克终于以一个亿成交,欧阳玥心里冷笑,这家伙的赌性还是和之前一样狠哪。

    “一亿成交!”谭先生很兴奋,要知道所有在里面的交易他们都有提成的,这么大数字能不高兴吗?他们恨不得块块出来都是好玉。

    李利克笑了,但他没有当场再解开,而是以半料取走,让好多人很失望,大家都很想看看那里面到底有没有色,个头大不大,到底值不值一亿,不过几乎人人都认为一亿是肯定值的,只有欧阳玥暗笑在心,这次路老只怕也是老眼昏花了。

    第三人的那块帝王绿的两边都已经擦出绿来,极尽明朗,绿色通透,水种接近玻璃种,应该还属于冰种层次,看上去个头比那玻璃种更大,露出的半料也更多。

    这个时候任云桀让小伙子住手,然后对谭先生说了些话,大家都知道这一定是要卖半料了,而这切出来的部分几乎都一半多在外面,等同于明料,一个碗一样的帝王绿价值多少,大家的心都要跳出喉咙口了。

    欧阳玥上次给李炎贝那块帝王绿只有拳头那么大小卖到二亿,以这样的标准计算的话这块大小应该在四亿,但这块毕竟还有后半部分是看不到的,所以估计四亿到不了,但三亿应该不成问题。

    而欧阳玥知道的是后半部分里面有些问题,里面有点点白棉,所以全部解出来的话会大大打折,但她相信解到这一步,很多人都会上当,比如现在的张董直接出价一亿五千万了。

    “二亿!”伍少华目光眯起,似乎这一块他势在必得了,都解到这种程度了,他相信欧阳玥也耍不了花样,只是他想不通她为何不完全解出来再卖呢?或者她就是喜欢刺激。

    “二亿一千万!”另外一个少妇举手了,欧阳玥到是注意了下,看着像是个人的,那么这女人一定是想买回去收藏。

    “二亿三千万!”张董举手。

    “二亿五千万!”少妇举手,大家纷纷猜测这女人是谁?

    伍少华连考虑的余地都没有,价格就一直升,让他很郁闷,最后大喊道:“三亿!”

    “三亿一千万!”少妇举手,而张董缩回去了。

    欧阳玥皱眉,看看那少妇,那少妇面无表情,但很贵气,她看见她的手腕上带着一只贵妃镯,居然是福绿寿的玻璃种,那么光一只手镯就价值八百万以上,怪不得这么有钱。

    “三亿三千万!”伍少华吸口气,阴冷地盯着那少妇,那少妇开始皱眉,她身边有个年轻的男人跟她说了几句,但少妇叹口气,没有再举手。

    伍少华终于松口气,以三亿三千万的价格拿下了这块冰种帝王绿,而且当场开解。

    任云桀办完手续,回到欧阳玥身边,欧阳玥立刻询问道:“毛毛,那妇人是谁?”

    任云桀道:“我刚去后面查了,她是香港‘明月珠宝’的老板娘沈夫人,她对帝王绿有着特别的爱好,明月珠宝里面也是帝王绿的高档品种最多,没想到他们也来参加瀛洲公盘,以为那边的人只会去缅甸公盘呢。”

    “明月比起国内三大珠宝集团怎么样?”欧阳玥关心这些。

    “香港虽然小,但是全世界的旅游城市,每年来来往往的游客数以千万计算,而消费最为火爆的就是世界名牌和珠宝首饰,明月是里面的佼佼者,实力应该和三大珠宝集团不相上下。”任云桀答道。

    “好在她没有继续,不然就坑不到伍少华了。”欧阳玥掩嘴笑起来。

    “哦?那里面有什么?他要亏多少?我看露出来的都不错,应该亏不到哪里去。”任云桀不太懂了。

    欧阳玥神秘一笑道:“那就等着看吧,嘿嘿。”

    全场都在解石,其他机器也接出几块有绿的,有豆青种,干青种,都是当场卖掉,小的珠宝商很需要这些,等到帝王绿全部解出来的时候,大家还都说大涨,等到小伙子水里一洗,在强光下一照,顿时全场倒抽气。

    “怎么会这样?”伍少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因为他是买主,所以此刻他是最近那块帝王绿的,一眼就看到另一边那点点白斑,一点点都连在一起,虽然夹杂在浓郁的绿色中,但却是破坏了美观,伍少华当场脸都白了。

    欧阳玥低下头不去看他,只是心里憋住笑听着大家议论。

    “天哪,那是白癣吗?那不是大打折扣?三亿三千万亏了,要切掉小半的话,最多也就二亿,真没想到啊!”有人大声感叹。

    “亏一亿三千万,心疼死了!”

    “云翔是大老板,亏得起。”

    “你看人家少东家脸都黑了,这种东西要是我投到会发心脏病的!”一个年老的道。

    接下去,欧阳玥就接收到伍少华那不淡定的眼神,那里面有点怨恨之意,欧阳玥则一脸无辜,和任云桀很快离开市场,反正今晚她已经赚了四亿五千多百万,足够他们明日下午的半料挑选了。

    两人回到酒店就接到欧玫的电话,她来接他们宵夜,顺便恭喜他们两个,欧阳玥心情好,高兴地答应,二人又去了市中心吃宵夜,直到十一点才回到酒店。

    酒店走廊上,伍少华正在欧阳玥的房门口靠着,让欧阳玥吓一跳,任云桀立刻牵起了她的手。

    “伍少爷,你这么晚了守在我房门口有什么事吗?”欧阳玥吸口气,微笑地迎上去。

    伍少华看着她那双清澈微笑的眼睛,忽然也笑了,道:“我只是想告诉欧阳玥一个好消息,李利克的帝王种解出来了,一亿的半料只有一条手指宽的玉带,不值二千万。”

    欧阳玥一愣道:“哦?这么亏啊,那他运气可真不怎么样啊。”

    “欧阳小姐不开心吗?你是李炎贝的朋友,对李利克自然不满,现在李炎贝又离开了李禄,想是欧阳小姐为李炎贝报仇吧?”伍少华看着她的眼睛笑眯眯地说道。

    “伍少爷,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才没空去管他们李家的事情,还有我也不知道那玻璃种里面只有这么少,要怪只怪他运气不好。”欧阳玥好笑道,面上尽量不动声色。

    伍少爷柔柔一笑,那样子让欧阳玥有点毛骨悚然。

    “你不会在这里专门就为了告诉我这个吧?要是的话,说完了,我们也该休息了。”欧阳玥看着他不走有点不耐烦。

    “你知道帝王绿后面是废料对吗?”伍少华目光冷冷地射向欧阳玥。

    欧阳玥双手抱胸冷笑道:“伍少爷,你可真好笑?你以为我神仙吗?”

    “你故意坑我对吧?”伍少华目光紧逼她。

    “神经病,我还不想卖给你,谁叫你自己出价,没人逼着你非要买!对不起,请你让开!”欧阳玥心里暗惊,今晚的事情确实说起来有点诡异,伍少华是起疑心,不过就算他起疑心又如何?谁也证明不了她有透视眼。

    “闪开!”任云桀冷冷地往伍少华面前一站,全身冷冽的杀意就迸发出来。

    伍少华眯眯眼睛,最后笑起来道:“有意思,欧阳小姐还真是个特别的对手。”

    “不好意思,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还不够资格做我的对手!”欧阳玥说完一甩头发,潇洒地进房,任云桀跟进去,门砰地关上,伍少华的俊脸再也维持不住微笑,慢慢面色狰狞,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至今为止,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

    欧阳玥看着门外,自然看到伍少华那张已经扭曲的俊脸,心想狐狸终究要露出尾巴来了。

    “玥,这家伙不是好惹的,你小心点。”任云桀有点担忧,伍少华不是李利克,他就感觉这人难对付多了。

    “嗯,我知道,我会离他远远的,慢慢地打击他。”欧阳玥点点头,“他想做朋友真是笑话,从他开始陷害方老开始,就不可能有朋友这个可能了,哼!早晚要对立,我还不如大家立场明确点,逢场作戏还真让人恶心。”

    任云桀笑着揉揉她的头发道:“这样也好,免得他老是骚扰你,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欧玫的店铺。”

    “嗯,你也早点睡!”欧阳玥点点头,看伍少华已经不在了,送任云桀出去。

    欧阳玥洗完澡躺在大床上,有点感慨,自己现在的胆子可说大了不知道多少了,但她也知道自己不能鲁莽,坏人最厉害的不是和你决斗,而是背后下阴招,所以自己要格外小心,好在自己这段时间武功练得还可以,但若遇上人家动刀动枪的还真不好办。

    想到这里,欧阳玥猛然坐起来,看到窗口边的茶几上放着一盘洗干净的苹果,她立刻从包包里拿出她的李时神针来。

    想到那次华夏大银行门口,徐闵用他的匕首飞掉了歹徒的手枪,那么她的银针是不是也可以?

    想到这里,她拇指和食指捏住一根银针,吐口气,朝苹果射去。

    结果自然不中,银针很黯淡地躺在地板上。

    欧阳玥感觉是自己手指捏的方法不对,电视剧里的武林高手有用银针的,好像是中指和食指指尖夹住,然后一甩就能出去,甩得力量比扔来得快和大些,也许自己该这么做。

    想到就做,又一支银针飞了出去,结果路线是有了,但离苹果十万八千里,那准头是没法看了。

    不过欧阳玥觉得这还是有点靠谱的,自己慢慢练习也许准头就会准一些了,而且银针携带方便,对付坏人最好不过了。

    一口气练了半个小时,终于一根银针成功地射在了苹果上,开心得她跳了起来,而且她发现她的手臂开始也有了暗劲,从开始银针的甩飞出去到带着细微的呼啸声,直直地射入,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让欧阳玥有种武林高手的感觉,直兴奋到三点才睡下,睡梦中还在射苹果。

    第二天,欧玫八点来接人的时候,欧阳玥刚醒,好在自己精神很不错,任云桀过来时就看到那几个惨无人睹的苹果惊讶道:“玥,这是你干的?”

    “啊,嘿嘿,是啊,我无聊,练飞针呢。我告诉你,我昨晚能飞中哦,我给你示范一次。”欧阳玥又兴奋起来,连忙拿起一边的银针。

    “你就用这个?这个不是你看病的吗?”任云桀嘴角直抽。

    “咳咳,那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带两幅银针啊。”说完甩手射去,任云桀面色顿变。

    银针虽然没有射中苹果,但任云桀却听到了那股呼啸之声,要被射中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哎呀,偏了,这个得慢慢练,不过我相信我可以的,毛毛,你会这些吗?我看很多男人都玩飞镖。”欧阳玥询问道。

    任云桀拿过她的银针,伸手一投,银针插在苹果上,看得欧阳玥惊叫起来。

    “毛毛,你好厉害啊。”欧阳玥郁闷了,凭什么毛毛什么都行啊,自己却要慢慢学呢。

    “我不知道,感觉有点熟悉,应该也会飞镖吧。”任云桀觉得这很可能是他之前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就像徐闵一样。

    “那你以后身上带把飞刀好了,以防万一,我们就两个人,要是真有点对我们不利,我们也要有所防备。”欧阳玥很认真地对他说。

    “我已经让徐闵去弄两把小手枪了。”任云桀抓抓头发道。

    “啊!手枪?不要!那太危险了,一枪就死人了,我不想要人命,只要教训坏人就可以了。”欧阳玥立刻摇头,除了恨不得一枪毙了东方博弈两兄妹外,她还真不敢开枪杀人。

    “防身用。”任云桀摇摇头,“枪是最方便最有效的。”

    “我不要,我练习飞针就行了,有人欺负我,我就射瞎他们眼睛,不用要他们命的。”欧阳玥还是拒绝。

    任云桀知道她的个性,只好同意道:“那好,他拿来我收好就是。”

    “嗯嗯,走吧,别让欧玫等久了。”欧阳玥已经背上小包包,是白色的挎肩包,配上她白色的短袖短裤,青春洋溢,清新可人,任谁都看不出她是身价上亿的超级小富婆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没有用早餐,而是买了早餐在欧玫的车里吃。

    “小玥,九点开始面试,你准备怎么考他们?我估计人不会少的。”欧玫看着后车镜询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等我去看了你那些古董就知道了。”欧阳玥已经想好了办法,毕竟这种实战的东西光有文凭是没用的,就像她爷爷,那简直就是百发百中了。

    欧玫笑起来道:“我就知道你这丫头聪明。”欧玫完全放心她。

    车子很快到了市区的一条古色古香的青石路上,这边大多店铺是卖瓷器的,也有好些卖古董,但到底真不真就见仁见智了。

    欧玫的店铺就在这条街的中间位置,两个开间不大不小,后面带一个办公室和一个小仓库外加一个小院子。

    装修采用李炎贝给她传真过来的古董店普遍样式,也是古色古香,包括摄像头一应俱全,还真是模有样的。

    门口挂着牌匾‘古清斋’颇有味道,是罗刚取的,这个店两人各一半的股份,欧玫负责经营,罗刚只是占股而已,还有罗刚需要这个店铺把以前那批违章的古董销售出去,而卖出来的钱会充入财政,清单都列好的,所以知情者也都相信这一举动。

    正因为有了那一片货,所以欧玫的店虽然新开,但东西已经是放满了,里面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就是欧玫之前请的那位民间鉴定员叫马昌邑。

    欧玫进去先介绍一下,欧阳玥对马昌邑友好地点点头,任云桀直接走到一边坐下来就不出声了,欧玫亲自泡茶给他们两人,然后对欧阳玥笑道:“小玥,你看看,这里面有多少假的,这些都是老马挑出来的,他说是真货,这些他就不敢确定,我也不敢卖,想着你月底过来正好给我掌掌眼。”

    欧阳玥透视线一扫,发现二十几件真品中只有两件是假的,看来这位马先生眼力还真不错,再看看假的那边,除了两件真的,其他确实都假。

    欧阳玥微微一笑,接过欧玫的放大镜开始装模作样了。

    先把真品里的假件拿出,一件是一只青铜的蟾蜍,另一件是鎏金瑞兽铜香炉。

    “欧阳小姐觉得这两件不真?”马昌邑知道欧阳玥是方世情的徒弟后不敢小觑,提问也很有礼貌。

    “我看着不真,虽然看上去很像真品,不过仔细考究下,还是能看出来的,你看看这里。”欧阳玥先把青铜的蟾蜍拿到手中,指着那身上的点点凸起道,“蟾蜍确实本身就有这种点点,那是它的皮肤,但却没有如此规则的,你看看这只蟾蜍,点状分布很均匀,看上去确实很美,但偏偏就是破绽之处,而且你可以刮一下这青铜,应该是后期涂上去的。”

    马昌邑接过去细细看来,最后还是点点头道:“欧阳小姐说得不错,我对这种蟾蜍确实没有碰到过,现在听了欧阳小姐的话,就像上了一堂课,以后就有把握得多了。”

    “老马,你客气了,你不是专业的鉴定师,不过我看着你比那些专业的还有眼光。”欧阳玥赞扬道。

    欧玫高兴地笑道:“老马人挺实在的,这下我更放心,以后我会进一批鉴定的仪器,加上老马的水平,应该不会出错,再请两个副手就可以了。”欧玫看看时间,八点四十五分,立刻招呼任云桀帮她搬桌子和凳子出去,他们是直接在门口选人,因为里面都是古董,她也怕有人不小心破坏,或者顺手牵羊那可不好了。

    “谢谢欧阳小姐肯定,我还真怕出了差错,把真的当假的卖出去。”马昌邑笑笑。

    欧阳玥又拿起那件鎏金瑞兽铜香炉道:“这件假得真美,一般太美的东西你也要有所警惕,看上面的瑞兽是没有问题,但问题出在下面的掐丝珐琅番莲纹的六角座上,色彩很美,问题出在莲纹上,这件一看是属于清乾隆的香炉,那时候的莲纹以柔和为主,那这些莲纹虽美,但却是叶尖,是属于明朝早起的做法,所以不是真的。”

    马昌邑听后连连点头,怪自己实在不小心,一听欧阳玥的解释他立刻就明白过来,心想自己还是懂得还太少。

    欧阳玥心里惭愧,自己是先知道真假才找迹象,自然简单得多,而他凭自己眼力就能分辨这么多,足见他经验的丰富了。

    欧阳玥再把假的里面的两件挑出来,放在马昌邑面前后笑了笑走到外面去,此刻外面已经来了好几个面试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到是出乎欧阳玥的意料之外。

    “大家先填表,然后由欧阳小姐考核大家的鉴赏水平,我店里只请两个人,只要你有本事,就有机会,至于优厚的条件相信大家都看到电视广告了哈。”欧玫发早准备好的表格,先了解一些他们的大致情况。

    欧阳玥微笑地坐着等待,无聊之余,她开了透视眼把这群人身上都透视一片,忽然她眼睛一亮,一位中年男人腰间居然别着一把匕首,不,正确来说不是匕首,而是一把飞刀!

    ------题外话------

    母亲节快乐,愿天下所有母亲都健康美丽!

    月票急速下滑中,难道她们都比老香更得多?伤心打滚ing。

    恭喜亲亲‘空谷幽兰xyx0321’和‘媚媚2011’成为本文的解元特粉,扑倒大么么,嘻嘻。(.)